<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30815_320648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兵器知識》

                    《兵器知識》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以普及兵器科技知識,提高中國全民國防觀念,為實現國防現代化,特別是武器現代化服務為辦刊宗旨,面向中國廣大青少年軍事愛好者,廣泛宣傳兵器科技知識,大力普及軍事高新技術,介紹世界軍事科研生產情況,展示各國武器裝備風貌,宣傳中國兵器工業發展道路和成就。

                    文章數
                    分享到:

                    鐵幕下的電子斗爭 “烏鴉”飛進了“超級堡壘”

                    2013-08-15 21:44:14

                    [編者按]在二次大戰結束后的短短五年里,蘇聯依靠戰時獲得的技術資源和高超的逆向設計能力,大大提升了其電子工業水平。而曾在這一領域獨領風騷的美國卻因錯估國際形勢而大舉裁撤了電子戰研究機構,就連已經列裝的電子對抗裝備也疏于使用。隨著“鐵幕”的步步緊逼,美國的戒心也越來越大。當情報專家們將目光集中到太平洋彼岸時,他們驚呆了:蘇聯人仿制了一切他們感興趣的西方武器裝備,并且已經開始了批量生產。在這一背景下,電子情報的重要性日漸凸顯出來,西方急需一種能夠裝載大量電子偵察設備并能長時間滯空的飛行平臺,來完成對共產主義陣營的外圍偵察任務。

                     

                    鐵幕下的電子斗爭

                    “烏鴉”飛進了“超級堡壘”

                    /馬巖

                    23433

                    坐在馬桶上的新乘客

                    前文已經提到,戰后5年內美軍的電子對抗技術運用水平相對二戰時期并沒有提高,甚至在某些方面還出現了倒退,在19451950年間,美軍的電子戰裝備序列幾乎與二戰時完全一樣。戰后幾年里,從盲目輕敵到突然警醒,美軍對電子偵察的態度似乎是太平洋戰場歷史的重演。

                    將日歷翻到19428月,距離日軍偷襲珍珠港已過去了近9個月,美軍的情報人員仍然沒有找到日軍發展和部署雷達的蛛絲馬跡,在電子戰領域的輕敵情緒開始擴散。但是,當美國海軍陸戰隊在瓜島登陸時,意外繳獲了一部幾乎完好的日制防空警戒雷達,引起了一場震驚。這一事件催生了太平洋戰場上一系列周密的電子偵察活動的開始。

                    23434

                    戰后初期,美國海軍曾使用4 架偽裝成郵政班機的PB4Y-2飛機,往返于歐洲西亞各大城市間運送外交郵件,執行秘密電子偵察任務

                    一批電子偵察接收機被秘密地安裝在飛機和艦艇上,用于捕獲日軍的雷達信號。雖然電子偵察活動深受美軍戰略決策層重視,但美軍的基層官兵對此并不感冒。在他們的眼中,那些電子戰軍官除了會往一架好好的飛機上到處打洞來安裝各種設備之外,做不了什么有意義的事。部隊抵制電子戰裝備的事件屢見不鮮。當最初一批2架安裝有偵察設備的B-24被編入轟炸機部隊時,部隊指揮官認為這些破爛電子器材只會增加飛機的負擔,竟下命令將其強行拆掉。此后,所有經過電子偵察改裝的B-24不再分配給轟炸機聯隊,而是由電子對抗人員自行指揮。

                    1943年,美國陸軍航空兵第58轟炸機聯隊開始接收波音公司生產的首批B-29“超級堡壘”戰略轟炸機,其起飛重量是B-17B-24的兩倍以上,代表了當時重型轟炸機的最高設計水平。值得一提的是,B-29也是當時第一種在交付時就為電子對抗設備預留空間和布線的飛機。在58聯隊中,每4B-29中就有一架作為電子對抗飛機使用,每架這樣的飛機中都額外增加了一名機組成員,任務就是使用機載電子偵察設備對飛行過程中遇到的敵方雷達信號進行分析。

                    23435

                    B-29 上的無線電員席位。面對這些眼花繚亂的設備連續工作十幾個小時,往往是家常便飯

                    B-29 轟炸機的機組成員是11 名,增加電子對抗觀測員后變成了12名,然而這第12名乘員的工作環境非常之艱苦。經常坐飛機的讀者應該熟悉,當飛機起飛或降落前,空乘會提醒您打開舷窗遮光板、系好安全帶、收起小桌板、調直座椅靠背。但是當年B-29上的電子對抗觀測員卻不用做這些準備工作,因為他的位置沒有舷窗、沒有安全帶、沒有小桌板、也沒有座椅靠背。事實上,他們連座椅都沒有!雖然B-29在交付時就已經為電子對抗設備預留了空間和布線,但它畢竟是作為一架轟炸機來設計的,所謂的預留空間非常有限,其實就是飛機上的廁所,電子對抗觀測員的“座位”就是馬桶!遇到氣流顛簸時,他們只能牢牢抓住設備面板上的拉手才不至于身體晃蕩。

                    23436

                    早期B-29 上的電子對抗觀測員“席位”,圖片攝于戰后,許多電子設備已被拆除,只留下空空的機架,但是畫面左側的馬桶和廁紙仍然顯示了當年電子戰人員工作環境的尷尬

                    在如此“耐人尋味”的環境里工作,的確是一件“可歌可泣”的事情。更令這些電子戰軍官抓狂的是,他們的偵察接收設備工作也不夠穩定,為其供電的交流發電機安裝在炸彈艙里,在飛行中只要出現一點故障,哪怕是保險絲燒斷了,也沒辦法對其進行維修。

                    即便如此,每一次B-29執行對日本占領區和日本本土的空襲任務時,電子對抗觀測員都能夠對敵方雷達照射進行預警,并且記錄下不同信號的特征,最終證實了日本雷達的技術大致與盟軍1941年左右的技術水平相當,對美軍轟炸機部隊的行動不能構成嚴重威脅。

                     

                    西伯利亞上空流竄的“烏鴉”

                    “烏鴉”是二戰時期盟軍對電子戰人員的稱呼,至于為什么要用這種動物為他們冠名,還有一段歷史。在愛爾蘭和威爾士的神話傳說里,“烏鴉”——準確的說是“渡鴉”(raven,一種體型巨大的烏鴉)——是英雄的化身和對抗入侵的護身符,甚至有傳說認為,只要倫敦塔上有這種大烏鴉的存在,英國就永遠不會戰敗給外來入侵者。所以,在二戰時期,英國特地將一批烏鴉引入倫敦塔,并使用了“烏鴉”作為保護英格蘭空中安全的電子戰行動的代號。久而久之,“烏鴉”也就成了電子戰人員的綽號。

                    當戰后對蘇電子偵察任務正式提上議事日程時,美軍需要一種高空遠程飛行平臺擔負這一重任,B-29轟炸機首當其沖,但是,要對盡可能寬的頻段進行搜索,工作量非常大,單純依靠坐在馬桶上的那一只“烏鴉”是遠遠不夠的。因此,他們對一架B-29 進行了大幅度的改裝。第45-21812B-29轟炸機被拆下所有炮塔,在機身后部的增壓艙里設置了6個對抗工作席位。這些對抗工作席位排列在飛機的兩側,每側3個。4個靠近炸彈艙的席位朝向前方,2個在后面的朝向機尾。各操作員的工作席位由前向后按從高到低的頻率排列:1號和2號席位搜索1 000兆赫以上的頻段,3號和4號席位搜索約200~1 000兆赫的頻段,5號和6號席位搜索約200兆赫以下的頻段。其中,1號位置是主任對抗軍官的工作席位,設置在艙門一側,緊靠炸彈艙的后部,安裝有1部導航雷達的中繼顯示器,使他能對計劃的飛機航跡保持跟蹤。對抗接收設備包括APR-4 APR-5接收機、1ARR-5接收機、1ARR-7接收機,以及一些APA-17測向機和APA-11信號分析儀。此外,在飛機頭部原來轟炸員的位置上設置了一個通信截收席位,配備3部收信機和1套鋼絲錄音機。為增強飛機的續航能力,盡可能增加留空時間,這架B-29還在炸彈艙內安裝了副油箱。

                    23437

                    APR-4 是二戰期間大量裝備美軍轟炸機部隊的一種偵察接收機,在冷戰初期,它也是美軍必備的電子偵察設備之一

                    19475月,這架特殊的B-29滿載著精心挑選的專家級“烏鴉”,飛往阿拉斯加進行適航訓練,并學習高緯度飛行所需的網格坐標導航技術。由于飛機龐大而笨重,而且所有自衛武器均被拆除,所以機組人員戲謔地將他們的飛機取名為“活靶”(The Sitting Duck)。在試飛中,這架經過改裝的轟炸機曾在中途不著陸加油的情況下到達北極并返航,留空時間長達17個小時。

                    所有的準備工作完成后,一場周密計劃的電子情報偵察行動拉開了序幕。611日,“活靶”首次遂行作戰任務,沿西伯利亞北部海岸進行了偵察。令人哭笑不得的是,這次飛行在軍事層面上乏善可陳,飛機上的“烏鴉”們在長達13個小時的時間里沒有接收到1部蘇聯雷達的信號,但是在地理學領域卻意義重大,因為飛行員在這條從來沒有人飛行過的航線上意外發現了3個地圖上沒有標出的冰島。

                    繼首次出師無功而返之后,“活靶”于617日執行了第二次任務,沿西伯利亞的東海岸飛行的偵察行動持續了將近18個小時。倒霉的是,這次行動再次遭遇意外情況。計劃的路線是貼近海岸飛行,但是途中一股強大氣流把飛機“吹”向了蘇聯領空,當“活靶”成功脫離氣流影響時,已經深入蘇聯內陸90 千米。萬幸的是蘇軍并沒有在那里部署雷達和殲擊機,飛機上的“烏鴉”們著實嚇出了一身冷汗。

                    23438

                    在“活靶”號B-29開創了對西伯利亞地區電子偵察的先河之后,對這一地區的例行偵察任務交給了美軍第72偵察機中隊,圖為該中隊的3RB-29正在飛越阿拉斯加

                    截止19478月,“活靶”已經圍繞西伯利亞海岸線執行了8次電子偵察作戰飛行任務,飛行總時數超過了100小時。機組摸清了西伯利亞瀕海地區雷達的配置,更重要的是查明了雷達未覆蓋的盲區。這意味著,一旦美蘇之間爆發戰爭,美國轟炸機便可以穿越這些盲區對蘇聯發起空襲。這架B-29825日返回安德魯斯空軍基地,五角大樓特地為每名機組成員授予了勛章。

                    “活靶”在西伯利亞外圍開創性地執行了偵察任務之后,該地區的空中電子偵察任務交給了第72偵察機中隊。該中隊裝備了經過改裝的照相偵察型B-29,大約每3周執行一次這樣的電子情報任務。在與西伯利亞地區惡劣的氣象條件抗爭的同時,蘇聯防空軍戰機也會偶爾對這些不速之客發動截擊。當遭遇截擊時,B-29標準的飛行程序是:進入小坡度下降,增大速度,向正北方飛行或向海上脫離。也許是作戰半徑的限制,蘇軍戰機也很少長時間追趕。

                     

                    對東歐的偵察行動

                    1947 年,一架美軍C-47 運輸機誤入蘇占區上空,在大霧中遭遇了蘇軍高炮準確的射擊。這一事件是蘇聯已經開始使用雷達的鐵證,當時美國并沒有常駐歐洲的B-29部隊,所以,新組建的電子情報部隊使用了2B-17轟炸機作為飛行平臺,每架飛機安裝了2 APR-4接收機,1APA-17測向機和1APA-24測向機。這支專職電子偵察部隊被命名為第7499中隊,平均每周出動3架次,在德國與奧地利境內的蘇占區邊界發現了約10部警戒雷達。

                    23439

                    1948 6 月,蘇聯開始了對柏林的交通封鎖,歷史上著名的“ 柏林空運”開始了。圖為當時西方盟國對柏林實施空運的三條空中走廊,也是電子偵察機在蘇占區僅有的飛行航線

                    19486月,東西方兩大陣營的關系進一步降溫,蘇聯切斷了德國西部與柏林間的所有地面交通。為了對抗封鎖,美英兩國對柏林實施了將近一年的空運行動。為探明空中走廊附近的蘇軍雷達部署,駐德國第7499中隊奉命執行此項任務。

                    由于B-17的外形和其它運輸機截然不同,為了防止被蘇聯方面發現,B-17只在夜間出動,并編入C-54運輸機的飛行編隊,使用和運輸機相同的呼號。根據美蘇間的協議,蘇軍軍官有權在柏林的機場塔臺監視每架飛機的起落,所以B-17也不能在柏林降落,否則就會馬上“穿幫”。但是如果不聲不響的脫離編隊直接返航,同樣會引起蘇軍的警覺。后來,在塔臺的蘇軍軍官發現來來往往的運輸機編隊中經常有一架會報告“起落架故障,無法降落”,然后趁亂混入離開柏林的機群中銷聲匿跡。

                    23440

                    隸屬于美軍7499 中隊的電子偵察型B-17,在柏林空運期間擔負了對蘇占區縱深的電子偵察任務

                    23441

                    一架正準備在柏林滕伯爾霍夫機場降落的C-54“空中霸王”運輸機,其外形與秘密執行電子偵察任務的B-17 差距甚遠

                    隨著新的偵察計劃悄然展開,7499中隊的B-17已經難以勝任,剛剛返回美國的B-29“活靶”又被抽調到歐洲。出于保密需要,“活靶”涂上了第9轟炸機中隊的標志。該部隊預定要飛往德國,參加由戰略空軍司令部舉行的輪換野戰演習。

                    9 4日,“活靶”隨第9轟炸機中隊飛抵德國。飛機上的裝備也與在西伯利亞執行任務時不盡相同,新增了1 APR-9 微波接收機。這部新型接收機甚至沒有經過正式的飛行試驗就倉促上陣,主要用于監測蘇聯是否使用了類似德國“維爾茨堡”的微波雷達??墒莿偟降聡?,APR-9就出現了故障。由于這是部工程樣機,既沒有使用維護手冊,也沒有備件,工程師也曾告誡機組人員,這種設備在野戰條件下是不能修理的,否則有可能進一步損壞設備。但是,偏偏有2 名機組成員不信邪。他們拿了一瓶酒,把設備搬到娛樂室修了一通宵,讓這部新型接收機在第二天早上恢復了工作。

                    偵察飛行計劃是由“活靶”上的1號席位也就是主任對抗軍官制訂的——沿南面的空中走廊飛向柏林,在柏林上空折向西北,再沿北面的空中走廊飛向漢堡。然后,飛機再從相反方向重飛這條航線,這樣可以最大限度的搜索到蘇軍的雷達信號。

                    此次任務之后,“活靶”號B-29奉命返回美國。但機組人員沒有時間去分析他們的偵察結果,因而把資料留給了美國駐歐空軍司令部的情報分析人員。但最終,分析人員沒有從中再獲得任何高價值的情報。










                    上一篇:柯達公司事件背后的核幽靈 淺談“中子照相技術”及核安全
                    下一篇:新型低附帶毀傷武器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