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21030_320699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科幻世界》

                    《科幻世界》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讓讀者在幻想中理解科學,在科學中擁抱幻想,給科學插上幻想的翅膀,帶著年輕的心一同飛翔!

                    文章數
                    分享到:

                    只有核心強大,才能突破邊界

                    2012-10-30 19:05:04

                     

                    ──專訪《科幻世界》雜志副總編、《三體》三部曲策劃人姚海軍

                    《 中華讀書報 》( 20120711 06 版) 

                     

                     

                    一個民族有一些關注天空的人,他們才有希望?!诟駹?span lang="EN-US">

                     

                    科幻小說就是一座座通往群星的橋梁,而構成這橋梁的是作者最純粹的想象力,他們用這種力量把平日腳踏實地的人們送進未來,送進人類最美好的希望或是最恐怖的夢魘。在歐美,科幻小說是重要的類型文學之一,有著穩定銷量和大批擁躉,誕生了眾多暢銷作品和文學經典。無數知名導演、技術天才和科學家都能如數家珍地說起那一本本曾為自己打開想象之門的科幻小說。而在中國,科幻小說的出版顯得已沉寂多年。直到《三體》三部曲橫空出世,這一狀況才有所改變。

                    引人關注的是,2012年多家出版商不約而同地推出了科幻小說,這是“三體現象”為中國科幻帶來的復蘇之兆,還是對這一出版熱點的跟風之舉?更重要的是,中國圖書市場究竟能否容納下科幻小說這一類型文學?科幻小說能不能成為一個暢銷、常銷的類型文學,從而為我們的民族培養出更多“關注天空的人”?

                    如果你走進一間中學理科班的教室或是某個大學男生寢室,很容易找到一本被傳看得皺巴巴的《科幻世界》,這本于1979年創刊的雜志為中國培養了眾多科幻愛好者。姚海軍說:“中國科幻在80年代初期曾經有過短暫的黃金時期,之后陷入沉寂?!痹谀鞘畮啄曛?,《科幻世界》是唯一一個發表科幻作品的平臺,“在中國科幻的復蘇過程中《科幻世界》起到了重要的作用?!?span lang="EN-US">

                     

                    中國科幻崎嶇路

                    1978年,郭沫若的《科學的春天》震動了整個社會,在中世紀般的崇拜和愚昧后,人們終于開始崇尚科學,“向科學進軍”?!翱苹眯≌f有前瞻性,在文學中是和未來、和科學都有關的門類。而當時的另一個大背景是國門剛剛打開,人們對新鮮事物充滿了好奇。葉永烈、鄭文光等作家大放異彩?!币\娀貞浀溃骸暗驗橐恍┐蟓h境的原因,在83年之后,國內就很少有科幻出版物出現了,即使是登載在《科幻世界》前身《科學文藝》上的作品,也沒有用科幻小說的名,而是稱其為‘科學小說’?!?span lang="EN-US">

                    科幻出版的沉寂一直持續到90年代初。1991年,《科幻世界》經過很多曲折,爭取到了世界科幻小說協會年會在成都召開?!澳鞘且粋€很重要的機會,”姚海軍說,“當時《科幻世界》的發行量不足1萬冊,中國科幻的最后一本雜志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在83年之后,談及科幻小說,大家都是負面印象:胡思亂想、不著邊際、偽科學、怪力亂神。中國科幻要想真正得到發展,必須扭轉科幻在大眾心目中的形象?!贝舜文陼?,四川省省長張皓若和副省長韓邦彥到會接見外賓,在社會上起到了正面的效果。雖然對于《科幻世界》的銷量沒有立竿見影的提升,但省政府的重視還是傳遞了一個信號:科幻是正面的東西。姚海軍認為,那次會議邀請到世界各國的科幻大師來到中國,對有志于從事科幻創作的年青人是一個刺激,“也是科幻出版否極泰來的轉折點?!?span lang="EN-US">

                    對姚海軍來說,中國科幻真正復蘇的開始是在1997年北京的國際科幻大會。此次會議由中國科協主辦,《科幻世界》承辦,大會邀請到了美俄兩國的宇航員,開設了論壇,吸引了全國各地的科幻迷和作家前來參加。中央電視臺也對會議進行了報道,“新聞聯播、晚間新聞和焦點訪談都有科幻大會的新聞。在中央電視臺的黃金時段新聞中播出科幻文學的消息,這讓科幻的社會形象得到了迅速提升?!倍屢\娪∠笞顬樯羁痰?,是焦點訪談對市民的隨機采訪,“記者問他們對于科幻小說的態度,大家都給出了比較正面的回答,比如科幻小說提升想象力,而一個民族要有創造力,就離不開想象力?!?span lang="EN-US">

                    1997年,科幻終于擺脫了灰姑娘形象,而中國原創科幻的新生代也成長起來,吳巖、韓松、星河、楊平、趙海虹、何夕等人嶄露頭角。如今,《科幻世界》的發行量超過20萬份,并發展出《奇幻世界》《科幻世界譯文版》兩本新的幻想文學月刊。

                     

                    給原創科幻更高的起點

                    1999年的高考作文題是“假如記憶可以移植”,而正巧,當年《科幻世界》7月號刊登了主編阿來寫的一篇有關記憶移植的文章,由此很多家長開始推薦孩子們去看科幻。但2001年姚海軍去逛書店時卻發現,家長們賣給孩子的仍然是凡爾納和威爾斯的作品,他覺得很可怕:“雖然這些都是經典作品,但已經問世超過百年。也就是說,中國人的想象世界仍停留在西方100多年前的水平,這讓我毛骨悚然。我想,有必要把世界一流的科幻作品引入中國讀者的視野?!?span lang="EN-US">

                    2002年,姚海軍還是《科幻世界》的一名普通編輯。進入編輯部之前,他長期在做一本名為《星云》的科幻愛好者刊物,由此與科幻結緣?!耙苍S是因為這個‘出身’,讀者對經典科幻作品引進的期望,我感同身受?!倍艺f到底,姚海軍認為,中國科幻能不能繁榮,不在于引進了多少外國作品,而在于本土作家能否成長起來,而這種成長需要一個較高的起點,“本土科幻作家要對西方科幻有起碼的了解,包括寫作水平和潮流。這樣,中國原創科幻才能取得讀者的認同,甚至贏得世界的聲譽。為此我做了一個科幻出版的規劃,期望系統引進外國科幻經典,同時加大對原創力量的培育扶持力度,我們把它利潤留成為‘科幻視野工程’?!?span lang="EN-US">

                    那時候,科幻小說的印量大多是30005000冊,偶爾能印到6、7千就很不錯了。姚海軍為此找到時任《科幻世界》主編的阿來,尋求支持,阿來說:“你如果能說服發行部,我們就做?!庇谑且\娋腿ァ坝握f”發行部主任,“也巧,運氣不錯,那幾個月中發行部換了兩次主任,前兩位我磨破嘴皮,他們都說‘不行,我們是做刊物的,做不了書’,換到第三位主任才有了轉機?!币\娀貞浀溃骸坝谑?,終于有了‘試一試’的機會?!?span lang="EN-US">

                    第一次做圖書,姚海軍特別謹慎,他把“世界科幻大師叢書”的前三本和“流行科幻叢書”的《星際爭霸》一同推出。他說:“視野工程分為幾個系列,一個是科幻大師叢書,是引進國外的經典。一個是中國科幻基石叢書,就是中國科幻真正能堪稱基石的作品。還有就是流行科幻叢書,這個系列的作品也許稱不上是“核心科幻”,但在國外卻非常暢銷?!币援敃r火爆異常的“星際爭霸”游戲同人小說,帶動“科幻大師叢書”這樣的經典作品,姚海軍思考的是雜志社做圖書出版的可持續性,“如果只能印3000冊,對于我們來說就沒有盈利空間,這是不可持續的?!?span lang="EN-US">

                    果然,《星際爭霸》總印數超過了35000冊,而最初的三本科幻大師系列,也都印刷超兩萬冊。姚海軍說:“這比我們預計的好很多,也堅定了我們的信心?!币?,《星際爭霸》加印第10次時,總印數才超過三萬冊,“可見當時我們的謹慎,而發行方面也確實信心缺缺?!?span lang="EN-US">

                    如今,“世界科幻大師叢書”已出版120余種,整個視野工程已經出版250多種圖書。在這里,中國讀者第一次接觸到了《沙丘》,第一次系統地地讀到羅伯特?海因萊因、阿瑟?克拉拉等世界科幻大師的經典之作;在這里,《三體》從小眾走向大眾,完成了中國原創科幻的一次華麗轉身。

                     

                    原創科幻也能成為暢銷書!

                    打響了第一炮,姚海軍開始有計劃地推出原創科幻作家新人,他的辦法是創辦一個《星云》叢刊?!敖小窃啤彩俏夷潜緪酆谜唠s志留下的情結吧,這本叢刊其實很像是現在的Mook書,思路是用一些資深作家的作品帶出新人新作?!币\姳硎?,當時科幻創作新人很多,在讀者中缺乏知名度,把他們推向市場的時候就面臨著風險,“而‘新老混搭’這樣的作法,是為了用知名作家把叢刊這個品牌打出來,名號響亮了,新人的作品也會受到經銷商和讀者的認同?!?span lang="EN-US">

                    謹慎考慮之后,姚海軍選擇了錢莉芳的《天意》打新人原創的頭陣,而錢莉芳之前從沒寫過小說。經過《星際爭霸》和“科幻大師叢書”的摸索,姚海軍對《星云》期望較高,首印三萬冊,這在當時是很冒險的。而事實證明,他的選擇是對的——三萬冊迅速銷售一空,加印的三萬冊又很快售罄,“后來,有經銷商從新疆烏魯木齊跑到成都來跟我們要貨?!币\娬f。這一期《星云》發行量超過15萬,創下1983年以后中國原創科幻發行量最高紀錄。

                    在近十年后的今天,姚海軍回看《天意》,認為其意義在于:“第一,確立了國內科幻作家的信心,讓大家明白,只要作品質量好,科幻也是能夠成為暢銷書的。第二,讓我們的發行人員有了信心。第三,是讓發行渠道有了信心。過去,給渠道商推廣科幻作品的時候他會說這個東西沒有市場,而現在,他們會說:‘科幻好賣!’從產業的角度來看,各個環節都要對這個類型的圖書有信心,才能做起來?!?span lang="EN-US">

                     

                    中國科幻需要暢銷作家

                    姚海軍認為,中國原創科幻能不能發展,就取決于有沒有自己的暢銷書作家,也就是明星作家,“換一個角度講,原創科幻能不能真正繁榮,取決于能不能從雜志時代過渡到圖書時代?!痹陔s志時代,大多數作者都是在雜志上發表中短篇小說,很難誕生明星?!岸趫D書時代,一流作者的主要精力就會集中在創作長篇小說上,集中在圖書出版上,只有這樣,影視化、游戲化才能談得上,才能形成產業鏈?!?span lang="EN-US">

                    在姚海軍心中,一個類型文學如果銷量都停留在幾千冊,如果沒有暢銷書作家,那么是無法站住腳的,也是無法說服下游去支持此類圖書的。但是,要把科幻小說做成暢銷書,這個過程充滿了艱辛。

                    2001年,我收到了劉慈欣《超新星紀元》與王晉康《類人》的稿件,非常喜歡,我們當然想自己做?!币\娀貞浀?,“但當時我們的圖書項目還沒有啟動,沒有能力也沒有渠道做單行本。阿來也非??春眠@兩部作品,最終我們決定找國家級的大出版社合作?!?span lang="EN-US">

                    結果并不理想,兩本書的銷量都在一萬冊左右?!霸趧e人眼里,這個銷量也許不錯,”姚海軍說,“但要知道,劉慈欣和王晉康是中國原創科幻最重要的兩位作家,如果我們這個圖書類型最好的作品才賣一萬冊,那么這個類型將來能有多大的發展空間呢?”在遺憾的同時,姚海軍也在思考:“為什么由一個實力很強的出版社發行這兩本書卻沒有達到好的效果呢?我認為這是因為出版社太大了,科幻對于他們來說只是很小的一件事,畢竟他們品種太多。這也是我下決心做‘視野工程’的一個原因:別人做,不如我們自己來做?!?span lang="EN-US">

                    后來,劉慈欣的《球狀閃電》用《星云》叢刊的形式發表,發行量達到5萬多份。姚海軍認為目標基本達到了,“2003年我曾跟參加科幻世界筆會的作者說,中國科幻基石叢書的目標是每本書都賣到三萬冊以上?!边@個數字也許在現在看來很保守,但當時姚海軍的想法是:如果把銷量從幾千冊提升到三萬冊這個量級,那么作家的生存狀態就會改變,就會愿意更多地傾注心力來從事這方面的工作,對于創作環境來說,這是一個質的變化。

                     

                    《三體》的營銷經驗

                    毫無疑問,《三體》三部曲為中國科幻出版打開了新局面,如今其銷量已經突破四十萬。姚海軍認為,《三體》成功的原因,在于它讀者范圍的擴大,“銷售量級的提升是因為其讀者從傳統的科幻讀者延伸到了更廣泛的讀者群體中。原來不讀科幻的人這次讀了《三體》?!边@當然和該書在微博上引發的熱潮脫不開關系,《三體》吸引了各行各業、各個階層的讀者在微博上對其進行討論和推薦,形成了如“鏈式反應”一般的效果。

                    當然,《三體》的成功與精心策劃也脫不開關系。姚海軍說:“《三體》第一部通過雜志連載的方式與讀者見面,吊足了科幻迷的胃口。而對三部曲的節奏我們也嚴格控制,這對劉慈欣來說也是創作上的挑戰,我們要求三部曲按照一定的波次出版,這樣不但讓讀者有所期待,在市場宣傳上也形成了一波一波的浪潮?!弊钭屢\姼袊@的還是《科幻世界》粉絲們的“威力”:“我們最大的優勢就是擁有一個專業的期刊平臺,它團結了很多‘忠實得讓人吃驚的’科幻讀者?!边@些讀者不但是微博上《三體》熱潮的起源,他們甚至會買上好幾本《三體》送給身邊的人。

                    《三體》的成功,是否意味著中國科幻將迎來新的黃金時代?姚海軍對此持保留態度,他說:“我們仍然不能盲目樂觀,目前科幻作家數量還很有限,中國遠未成熟?!?span lang="EN-US">

                     

                    “后《三體》時代”的欣慰與憂慮

                    姚海軍認為,《三體》作為有一定閱讀門檻的“核心科幻”,躋身暢銷書行列,本身就說明了中國科幻環境的提升?!坝捎谏婕暗胶芏嗫茖W觀念,科幻小說對讀者有一定的要求,尤其是硬科幻?!度w》的成功另一方面也說明了國民素質的提高,而今天科幻小說有比較好的發展,還是得益于大學教育的普及。隨著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接觸科學,排斥科幻的聲音會越來越弱,會有越來越多人理解科學與幻想的結合?!?span lang="EN-US">

                    也許有人會問:那么80年代初的科幻熱又如何解釋呢?姚海軍表示:“那個時候的中國科幻小說,更多體現的是新奇感,是滿足人們對未來的好奇。而如今的中國原創科幻,已經遠遠超越新奇感本身,我們對科學,對整個人類文明的理解和思考,很多已經涉及了哲學層面。理解這樣的思考,也需要高素質的讀者?!备屢\娦老驳氖?,如今的科學界人士也加入到科幻創作者、推廣者的行列,“要知道,中國科學家曾對科幻避之不及。這也說明了科幻環境潛移默化的變化?!?span lang="EN-US">

                    不過,姚海軍坦誠:“劉慈欣的小說征服了很多人,但科幻整體的發展水品仍然較低,即使是《科幻世界》也面臨生存壓力?!爆F在,《科幻世界》的讀者主體依然是大中學生?!耙簿褪钦f,中國科幻經歷三十幾年的發展,理論上來說應積累了大量成年讀者,但這些讀者成年之后卻很少讀科幻。即使是單行本小說,主要讀者竟然也是學生?!彼麩o奈地說:“有人說中國科幻讀者群很年輕,說明中國科幻有無限的未來。但從另一個角度講,這說明社會整體氛圍和閱讀風氣對科幻的發展產生著無形的壓力。在美國,科幻小說的讀者大多是成年人,有相當一部分人是購買力很強的四五十歲的人,同時也很有穩定性。而中國成年人的閱讀量本來就小,很多人對閱讀還抱著功利的態度,這都對科幻小說的推廣有著負面作用?!?span lang="EN-US">

                    姚海軍認為,中國科幻要想打開局面,除了有自己的暢銷書和暢銷作家之外,還應該多樣化?!安荒芏际莿⒋刃?,也不能都是王晉康或韓松,有一位成功的作家,對于中國原創科幻文學的發展會有極大的帶動作用。但我們更希望出現一個群體,有一批劉慈欣這樣的暢銷作家,有更多的類型、風格,來滿足不同的讀者的需求,中國科幻才能發展的更好?!彼赋?,科幻創作的空間很大,外延很廣,“比如韓松,用科幻的鏡子透視社會的現實,看似晦澀、灰暗的色調下是一雙批判的眼睛,他的小說是中國現實非常好的寫照?!倍鴦⒋刃篮屯鯐x康的作品則是核心科幻,是類型文學存在的價值所在,“只有核心強大,才能談突破邊界?!?span lang="EN-US">

                    在姚海軍的心目中,與西方科幻小說相比,中國原創科幻的價值在于對未來的不同構想?!拔覀優槭裁锤矚g中國作家創作的科幻小說?是因為中國人關心的未來和西方人是不一樣的,中國讀者關心的是中國的未來,這片土地上的人們的未來,關心的是用中國人的思維方式和世界觀來解決未來問題的可能性?!痹谕鯐x康的小說《終極爆炸》,未來的農業由掌握著基因霸權的大公司所壟斷,而中國農民買到的種子,則是經過基因技術處理的產物,它們的第二代種子不能發芽?!斑@徹底改變了中國農民世世代代遵循的‘留種子’的傳統,他們認為這有悖天理?!币\娫u價道:“這樣的思考和想象只有中國作家才會有,而這就是發展中國原創科幻的價值?!?span lang="EN-US">

                     

                    渠道沒信心,“改變需要過程”

                    姚海軍說,這一路走來,“磕磕碰碰很艱難,但回頭一看,還是很有成就感的?!眲傞_始做“視野工程”的時候,《科幻世界》沒有一個專業的圖書編輯,沒有專門的人員配置,“全部是我們雜志的編輯用業余時間來做這個項目?!庇纱?,翻譯成大問題,姚海軍只能去大學中找老師和學生進行翻譯,對于譯文,他的要求只有一個:“要把故事說明白、講清楚,沒有我讀不懂的句子?!币\娀貞?,也許正是這個“最低要求”讓“世界科幻大師叢書”取得了成功:“與現今很多出版社編輯、校對脫離的狀況不同,120多本大師叢書,我每一本都讀過,保證故事的邏輯是順暢的。這恰恰是科幻小說最基本的一點,我們做到了?!比缃?,《科幻世界》引進了很多外文編輯,其中包括戈寶權翻譯獎獲得者李克勤?!坝行┯部苹?,即便你給出高價,也找不到翻譯人才,而《科幻世界》擁有很棒的硬科幻翻譯團隊?!睋\娊榻B,就在接受采訪的幾天前,《科幻世界》終于設立了圖書事業部,“也表明了我們發展科幻圖書出版業務的決心?!?span lang="EN-US">

                    對于科幻圖書的出版來說,另一個困難是渠道的不認可?!啊犊苹檬澜纭返陌l行渠道優勢是隨刊配送,優勢是雜志能到哪里,書就能到哪里。劣勢則是主渠道的新華書店系統鋪貨不足,即使是北京的新華書店有時也會斷貨?!币\姵姓J在發行方面還有改進空間,但他也指出,科幻確實仍不受一些圖書經銷商的重視,“這體現在‘要書’的保守上。很多書店對于科幻小說的要貨量較小,很快賣光后,重新要貨、發貨又有一個周期,這就會造成斷貨。這也從另一方面體現了我們科幻市場的不成熟,書商對于科幻小說的銷量仍沒有信心,在重要的銷售時段來臨前,也沒有備足科幻小說的動作?!?span lang="EN-US">

                    姚海軍認為,這種對科幻類型圖書的“沒信心”,需要長期磨合才能解決:“我們和京東的合作比較好,但這也是有過程的,雙方需要反復的互動。以《三體》為例,今年五一期間,我們幾乎每天都在向網絡書店發貨,這一番折騰下來,電商對于科幻小說銷量的判斷就會比較準確了,他們就會知道每月大約能走多少貨,因為他們已經有了直觀的感受。而過去一些傳統書店的采買人員,他們不讀科幻,只有個概念,因此試探性地進貨。要改變也需要過程?!?span lang="EN-US">

                     

                    “中國人知道我,是因為《科幻世界》”

                    《科幻世界》策劃的圖書能在市場上取得不錯的銷量,與雜志的影響力息息相關。且不說上文所提科幻迷們對《三體》的狂熱追捧,即使是在引進作品的營銷方面,《科幻世界》也有一定優勢。姚海軍說:“即便是在美國很有影響力,很暢銷的作者,對大多數中國讀者來說也是陌生的。其他同行的作法可能是打廣告或者在腰封上進行宣傳。而我們就多了一個途徑,我們會挑選一些該作家優秀的短篇小說放到雜志上,讓讀者對這個作家有最直觀的感受。然后我們再請專欄作家抓住該作者小說中的一些概念,來做成很有趣的文章?!?span lang="EN-US">

                    《科幻世界》這樣的作法,將很多世界科幻名家帶入了中國讀者的視野。也許,姚海軍講的這個小故事最能總結這本刊物和它背后出版人三十多年來的努力:“尼爾?蓋曼的新作名為《墳場之書》,當時國內很多出版社在競爭引進,而《科幻世界》給的報價并不高。當時他的經紀人很自然地就把我們淘汰了,他看中的是另一家出版社,這家出版社很有實力,操作了很多暢銷書,從一個經紀人的角度來講,這個決定是理性的、正確的。但是最后要蓋曼簽字的時候,他說:‘中國人之所以知道我,是因為《科幻世界》,所以這本書的版權要給他們?!币\娬f,“這句話,讓我很感動?!?span lang="EN-US">

                     

                    上一篇:《科幻世界》
                    下一篇:中國科幻的現實生態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