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20508_324067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科技生活》

                    《科技生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為您呈上最具權威性和前瞻性的全球科技資訊,滿足每一位讀者對科技的好奇心和求知欲。

                    文章數
                    分享到:

                    生于數字時代

                    2012-05-08 16:17:06
                    90后出生的人們生活在PC、互聯網、手機和平板電腦的時代,被稱為“數字原生代”。他們生存在虛擬社區與現實空間中,切換于各種媒介與設備之間,同時做兩到三件事情對他們來說再自然不過了——聽著歌兒、寫東西還和朋友聊著天。他們權利意識更強、價值多元化,以至于性別色彩的界限感不像前輩人那么清晰,“偽娘”、“腐女”漸漸進入青少年主流文化。他們伴隨技術長大并對此十分適應。老一輩的人總在擔心,“數字原生代”到底會創造出更好的還是更壞的社會來?

                      當他打開網絡瀏覽器時,Google是他收藏的主頁。于是,他鍵入關鍵字以便尋找他所關心的凱爾特文化和旅行服務信息。同時,他可以瀏覽一些主要的網絡新聞媒體,關注愛爾蘭正在發生著什么。

                      他有幾個特別喜歡討論凱爾特文化的部落或者QQ群,幾乎每天都要去報到。在那里,他有幸找到了生活在愛爾蘭的留學生朋友,說好了到時成為他的地陪。而受到線上同伴的影響,他開始接觸有著宏大的凱爾特文化背景的網絡游戲《洛奇》,并在部落洋洋灑灑寫下對這種文化的思考。

                      為了進一步了解這種文化,他在隨身攜帶的電子書閱讀器里下載了《指環王》,一面重新溫習,一面聽著iPhone手機里由網友共享的愛爾蘭音樂。愛爾蘭與他現實世界的距離毫無縮短的可能,但他卻早已完完全全進入了凱爾特文化的世界,沒有任何間隙。

                      這大概就是約翰·帕爾弗里里,這位哈佛大學法學院副院長筆下的數字一代。

                      他們大多是80、90后一代,他們的成長過程有了網絡相伴,他們改變了自身受教育與工作的模式,而這種改變,可能同樣在迫使網絡技術本身加速與人類的融合。

                      當然,數字一代的生活不都是快樂。美國加州一個11歲男孩用母親的信用卡在App store購買了近千元軟件的類似事情,似乎并不少見。在大人的眼中,這些孩子或許是“問題少年”。

                      而認識和了解他們,也許可以幫助我們更好地破譯數字時代的密碼,掃除對未知的偏見。

                      印刷品對他們而言,很少使用

                      歷史證明,技術的變革總是最先帶來人類行為模式的轉變。區別于上一代人,約翰·帕爾弗里里眼中的年輕人是依靠互相聯系的虛擬空間中的信息生活的一代。

                      過去,搜索意味著去圖書館翻閱書卡目錄,而現在,搜索指的是Google、百度,訪問一下維基或是百度百科就可以解決問題。數字一代只需輕松地點擊瀏覽器、搜索詞條,就可以找到他們想要了解的內容,直到他們滿意為止。

                      數字一代不是不看新聞,只是他們利用靈活多樣的形式來獲取新聞。印刷制品雖然沒有過時,但對他們而言,卻很少使用。

                      而身為獨生子女的一代,他們在網絡時代非常容易進行社交活動。

                      “數字時代對于青少年的社交欲望的滿足是前所未有的?!蔽錆h大學信息管理學院教授沈陽說。尤其對于處于叛逆期的孩子來說,跟父母的情感交流隔絕,轉而面向更廣闊的網絡同齡人。

                      在社交媒體中,個體通過發布即時信息,與世界各地的朋友共享大量的生活細節與心情,這種共享會令個體的社交圈不斷地擴大、重疊,形成“朋友的朋友是朋友”的局面。

                      更重要的是,他們在社交媒體所交流的并非只是吃喝玩樂,他們還在一些發明創造和時事問題方面通力合作,進而表達他們的訴求。

                      他們更多選擇活躍在貼吧或者私密的小圈子,而這些圈子對成年人來說門檻是比較高的?!氨M管他們沒有很多的生活體驗,但在這些很強的小部落化傾向的虛擬空間中,他們對于社會解構的能力、調侃的能力、諷刺的能力,可能會大大出乎成年人的意料,對復雜社會的遠觀式的理解會強于同齡的上一代人?!鄙蜿栒f。

                      更關注自我,權利意識更強

                      “信息時代讓互聯網成為了一個互動式的媒體平臺,一個自我展示的中心,在這里集體主義的觀念在逐漸消解?!敝猩酱髮W心理系程樂華博士告訴記者。

                      如果說,上一代人展現自我的內在需求被長時間壓抑著,那么這一代人,各種自拍和賣萌,正是在告訴別人一個更加真實的自我,讓人意識到每一個人的差異化。

                      在這里,人們可以拋開現實的束縛, 自由平等地表達自己的觀點, 人們很難去說服或者被說服,因為世界本來就是多元的,意見也是多元的。

                      比如,這一代人對于性別色彩的界限感不像前輩人那么清晰?!皞文铩?、“腐女”這些曾經難登大雅之堂的名詞,現在甚至已經慢慢進入青少年的主流文化中。在沈陽看來,盡管這可能是一種調侃性的文化,但從某種程度上說明,年輕一代的性別取向也更加多元,而這也正是這一代人個體價值觀多元化的一種必然結果。

                      “更重要的是,相較于上一代人,數字一代更關注自我,權利意識更強?!背虡啡A強調。

                      今年4月,江蘇省啟東市匯龍中學舉行升國旗儀式時,一名高二學生在國旗下發表講話,將之前老師“把關”過的演講稿悄悄換成另外一篇抨擊教育制度的文章。此后,文章內容迅速在網絡轉載。盡管該學校認為這名同學的演講“言論不當,用詞過激”,但是,輿論幾乎一邊倒地要求教育工作者和家長反思孩子在演講稿中提到的一些問題。

                      去年5月,廣州16中的高一學生陳逸華在地鐵一號線東山口站和烈士陵園站舉牌,反對花9000多萬元進行地鐵“統一化”改造。當有網友將他舉橫幅收集簽名的照片發上微博,短短幾天,就被轉發超過萬次,公眾對一號線改造的質疑也紛至沓來。最終在社會輿論的推動下,地鐵公司三度作出回應,并改變了初衷。

                      這些年輕人的種種作為都不約而同地體現了新生代人的公民意識,這不得不說是一種進步。

                      但是,程樂華坦言,隨著公民主體意識的增強,一個歷來偏重集體主義的國度,很可能逐漸走向西方個體主義的道路。盡管,這符合當前主流的一種價值觀。但當面對巨大災難或者變故,人類需要抱團的時候,集體意識會比個體意識更有優勢。

                      內容導讀:新型文化的創造者

                                  他們是最愚蠢的一代?

                                  拒絕恐慌是適應數字時代的開始

                      發送短信“訂閱”至 15117931632,有專人為您提供訂閱服務。咨詢電話:400-0885-266

                    上一篇:穿上“糖衣”做科普
                    下一篇:中文Siri的暗戰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