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21106_324111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科技生活》

                    《科技生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為您呈上最具權威性和前瞻性的全球科技資訊,滿足每一位讀者對科技的好奇心和求知欲。

                    文章數
                    分享到:

                    地震專家入刑,是對科學的無知

                    2012-11-06 20:47:26


                    / 柯觀   編輯 孫燕燕    視覺設計 王智    校對 肖園

                     

                    科學需要不斷發展、并且在發展中自我修正。如果要求科學家超越現有的水平來作出超前判斷,那就恐怕不是科學預測,而是假說預言了。這也是嚴謹的科學本身所不容許的。

                     

                    因為在2009 4 6 日發生在拉奎拉地區的一場6.3 級地震前做了錯誤預測,意大利的6 名專家和1 名前政府官員被地區法院以“過失殺人罪”判了6 年監禁。7 名被告都是“意大利國家重大風險評估委員會”的成員。

                    判決震驚了國際科學界,意大利政府災難評估機構的資深官員甚至辭職表示抗議。美國地質勘探局地震學家蘇珊·霍夫甚至將10 22 日描述為對科學界來說“悲哀的一天”。在2011 年,案件開始審理之后,來自全球的5000 多名科學家就向意大利總統納波利塔諾,聯名發表了一封公開信,批駁這一場審判??茖W界的震驚是有理由的。這一判決與其說是對科學家的審判,不如說是對科學的審判,更是對科學的褻瀆。

                    在全世界,地震預測都是一個大難題。以現在的科技水平,人類根本還無法準確地預測地震。美國的科學促進會也致信意大利總統,告訴他“那些認為專家能夠向拉奎拉民眾發出警告說有可能發生地震的想法是錯誤的。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span lang="EN-US">

                    一個人是否應該被追究刑事責任,首先要看他的行為是否已經構成了犯罪,也就是法律上所說的,是否符合了犯罪構成要件。而幾名意大利科學家只是在自身所掌握的知識范圍之內,以及現有的科技水平基礎之上,作出了自認為最為合理的建議。如果因此認為他們“未能準確預測地震的發生,導致大量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難免有些牽強。

                    毫無疑問,這樣的判決自曝了法律對科學的無知。

                    科學是對真理的探知,它試圖最大程度地接近真相,但并不意味著這一個探知的過程不會出錯??茖W是嚴謹的,同時也不可避免地有局限性。人類對自然的認識,對知識的掌握與理解,對所謂“真知與謬誤”的判斷,都是基于當前的科技背景與發展水平。也正因為如此,科學需要不斷發展、并且在發展中自我修正。如果要求科學家超越現有的水平來作出超前判斷,那就恐怕不是科學預測,而是假說預言了。這也是嚴謹的科學本身所不容許的。

                    法律一樣是嚴謹的;嚴謹的法律不該把板子打在科學身上。其實,這起案件并不讓法官省心。公開的數據顯示,案件的審理歷時近一年半之久;意大利法院前后舉行了30 次聽證會,法官馬可·比利更是花費了4 個小時來考慮如何判決。

                    盡管如此謹慎,但是,讓7 名被告入獄的判決如果維持到終審,那么一個可預見的可怕后果是——當社會面臨危機時,科學家們只會選擇閉上嘴巴,或者選擇將話說得圓滑。因為他們完全有理由擔心,一個科學合理的建議也會給自己招來牢獄之災。倘若事態真走到了這一步,那將是人類的不幸與災難。

                    支持判決的觀點認為,這些專家低估了地震的風險,才導致數百人喪生;因為有專家曾建議人們“只管放心地在家喝紅酒”。有證詞就說:“如果換個場景,我的家人很有可能會選擇逃離??墒?,我的父親告訴他們那些專家的言論。最終,他們選擇留在原地?!痹撟C人的父親在地震中死去了。這場地震中,有309 人失去了生命。

                    很顯然,人們將自己的信任完全給了科學家。但并非科學家辜負了公眾的信任,與給出似是而非的建議相比,這幾位科學家更令人尊重。

                    指控科學家們“一句話讓很多人命喪黃泉”的檢察官皮庫迪認為,專家們應該給出更明確的信息,讓民眾去判斷威脅的嚴重程度,決定是否要離開。其實,在這個案件中,專家們已經給出了足夠明確的信息。

                    當然,地震是一個概率事件?;蛟S科學家們只要說出它的發生概率,就不會在今日被告上法庭。但是,正是出于對社會的責任感,才讓他們選擇了將自己的建議明確拋給公眾,而不是讓公眾憑借自身并不專業、也更為有限的知識,如同猜謎一般地作出抉擇。

                    允許對科學的探索出錯,才是真正地相信科學;任何對科學的迷信,都是對科學的無知。

                    上一篇:科技進化論
                    下一篇:80后集體懷舊為哪般?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