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60226_450589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科普天地》

                    《科普天地》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以通俗易懂的科學知識,用圖文并茂掛圖編排形式,宣傳科普知識。

                    文章數
                    分享到:

                    研究了一輩子“轉基因”從沒轉變過自己“執著的基因”

                    2016-02-26 11:04:00


                    研究了一輩子“轉基因”從沒轉變過自己“執著的基因”

                    —— 國家“973計劃”項目首席科學家黃大昉采訪錄

                     

                     

                    2015 9 19 日,由省科協聯合省教育廳、省科技廳、省經信委、中科院南京分院等舉辦的2015 年江蘇省全國科普日活動在省科技活動中心隆重開幕。

                    在當天活動中,高端科普報告是重要內容之一。黃大方教授作為中國轉基因工程首席專家,受邀前來為大家解讀轉基因,解答轉基因安全之惑,以及轉基因技術的最新發展情況和研究成果。

                     

                    人物簡介:

                     

                    37660

                     

                    黃大昉,男, 1942 8 月出生。國家高技術研究發展計劃(863 計劃)生物技術領域專家委員會委員,國家重大基礎研究計劃(973 計劃)項目首席科學家,農業領域咨詢專家組組長。研究領域涉及植物病蟲害生物學與農業生物技術兩方面。1965 年畢業于北京農業大學植物病理專業,1986 ~ 1988 年和1992 年曾以訪問科學家身份赴美國康奈爾大學從事微生物分子遺傳研究,現任國家科技重大專項轉基因農業生物新品種培育監督評估組成員,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規劃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第九屆、第十屆、第十一屆全國政協委員。

                     

                    記者:黃教授您的研究領域是農業生物技術,這一領域包含許多子學科。為什么在您從事了植物病理學研究20 多年后,決心選擇轉基因技術這項研究課題呢?

                    黃大昉:上個世紀80 年代的時候,分子生物學飛速發展,當時我以訪問學者的身份前往美國康奈爾大學從事微生物分子遺傳的研究,這是我首次接觸到轉基因技術。在孟山都公司介紹轉基因抗蟲棉的一場學術報告上,一句話讓我豁然開朗,決心回國后要在國內進行轉基因技術的研究。從棉花本身的種質資源出發,是找不到抗蟲辦法的。將外部的抗蟲基因轉入棉花,就能徹底打破這一屏障,見效很快。就是這句話讓我受到啟發,做了這個決定。

                    其次,基于這個研究領域本身,它也應該得到足夠的重視。因為對于生物技術來說,它是一項關乎生命科學的技術,那么一切生命的基礎是什么,就是基因。因此,基因技術理所應當是生命科學這個大農場的農場主。

                     

                    記者:您親歷了這些年轉基因技術的大發展,縱觀全世界,轉基因技術到底給我們帶來了多大的影響,請您從全局的角度給我們作分析,讓廣大青少年對轉基因有更加深刻的認識。

                    黃大昉:轉基因技術的研究經歷了30 多年,轉基因育種經過了17 年,在這期間巨大的經濟社會效益和顯著的生態效益已經逐漸顯現,它推廣應用的速度之快更是創造了近代農業科技發展史上的奇跡。為什么這么說呢?國際上一些權威機構,這幾年一直在跟蹤全球的農作物轉基因育種發展,每年都有重要的報告,為世界上多數國家的政府和科研機構所認可。根據它的報告, 2012 年全世界有28 個國家、1 730 萬戶農民種植了1.7 億公頃的轉基因作物。另外還有59 個國家和地區進口轉基因產品。我認為數字是不會騙人的,數字就是科學。

                     

                    37661

                     

                    目前, 世界上81% 的大豆是轉基因的, 81% 的棉花是轉基因的,轉基因玉米現在已經超過1/3,轉基因油菜接近1/3??梢哉f你們每一個人都與轉基因農作物有著關聯,例如你們現在身上穿的棉質衣物。

                     

                    【更多資料】

                    黃大昉在轉基因技術領域的突出成就

                    長期以來,黃教授致力于農業生物技術研究,尤其是農業微生物轉基因工程的研究。在國內率先開展植物病原真菌抗藥性、病原真菌遺傳轉化與殺蟲防病微生物基因工程等項研究。帶領研究團隊鑒定克隆了32 種新型的蘇云金芽孢桿菌殺蟲蛋白基因并獲得國際命名,其中部分基因已分別導入玉米、水稻、大豆、煙草、草坪草等植物和農業微生物,為具有我國自主知識產權的抗蟲轉基因作物和新型殺蟲微生物農藥的開發提供了技術儲備。并在推進轉基因抗蟲棉、抗蟲水稻、農業微生物基因工程研究和產業化、農業重點基礎性研究以及農業基因生物安全法規的制定與實施中發揮了積極作用。

                     

                    【知識鏈接】

                    被許多人稱作改造自然的上帝

                    ——“轉基因到底是何方神圣?

                    轉基因技術的理論來源于進化論的子學科——分子生物學。其中能夠決定物種各類性狀的基因片段(又叫DNA 片段)是核心內容。DNA 片段的來源有兩種,一是提取的特定生物體基因組中所需要的目的基因,也可以是人工合成的指定序列的DNA 片段。轉基因技術就是將DNA 片段轉入特定生物中,從而與其本身的基因組進行重組,再從重組體中進行數代的人工培育,從而獲得具有穩定表現的,能具有某種特定遺傳性狀的個體,最終可以使重組生物獲得人們所期望的新性狀,培育出新品種。

                    轉基因技術按照所轉基因來源分類,可分為兩種。一種是從物種間尋找目的基因,另一種是跨物種找基因。黃大昉教授研發的抗蟲棉花就是第二種,它將結構清晰、性能明確、安全性高的蘇云金芽孢桿菌中的抗蟲基因導入棉花,最終培育出抗蟲棉花植株。

                    說到底,基因技術是一種科學,是生物技術的子門類,并非民間所流傳的上帝。

                     

                    【誤區】

                    圣女果是轉基因食品

                    圣女果并非轉基因食品。圣女果又稱珍珠小番茄,既是蔬菜又是水果,也可以做成蜜餞。我們吃的圣女果就是最原始的番茄品種,甚至可以說是沒有完全馴化的品種,現代的DNA 分析,也確實證實了這一點。

                    目前國內市場上,根據2002 年國家農業部發布的《農業轉基因生物標識管理辦法》, 制定了首批標識目錄,包括大豆、油菜、玉米、棉花、番茄5 17 種轉基因產品。國內批準商業化生產的僅有棉花和番木瓜,批準進口用作加工原料的有轉基因大豆、玉米、棉花、油菜和甜菜。除此之外均不是轉基因產品。

                     

                    記者:如今,轉基因安全這兩個詞似乎成了連體嬰兒, 您如何分析這個連體嬰兒的情況?

                    黃大昉:首先,我還是用科學來說話。從第一個轉基因產品的誕生至今,每年億萬公頃土地種植轉基因作物,數億噸轉基因產品進入國際市場,數十億人群食用含有轉基因成份的食品,到目前為止確實沒有發現任何有真正科學證據的安全問題。這是經過科學考證的,用數字來說的話,就是轉基因安全問題事故發生數為“0”,這就是事實。

                    然而必須承認,轉基因安全問題到現在沒有定論。但是我覺得是該有個結論了。結論就是經過科學評估、依法審批的轉基因作物均是安全的, 它的風險是可以預防和控制的。這不是中國人自己說的,因為現在轉基因安全問題已經在國際上引起了高度重視,世界衛生組織、聯合國糧農組織、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每年都公布大量的報告來討論這個問題,近幾年都是類似的結論:沒有任何證據表明,已經批準上市的轉基因作物會給人類健康和環境帶來更多的潛在風險。

                     

                    記者:就在本月,黑龍江農民私自種植轉基因大豆的消息被各大媒體報道,對于這樣一件事,大家眾說紛紜,其實如今轉基因對于公眾來說已不陌生,為何這樣的新聞會引起學界、普通民眾如此多的關注,您的看法是什么?

                    黃大昉:黑龍江農民私自種植大豆的新聞我也聽說了,這個事情的關鍵在于這些農民混淆了或者說沒有明白一個概念,這就是即使轉基因技術的安全性評價被指通過,可種植品種也被確定,但也不代表民眾就被批準去自家田地種植。這有著本質的區別。目前,轉基因作物的種植范圍是國家明確規定的范圍,超出這個范圍的種植就是違反規定,甚至是不合法的。

                     

                    37662

                    轉基因土豆

                    表面光滑,坑坑洼洼很淺,顏色比較淡。削皮之后,其表面無明顯變化。

                     

                    37663

                    非轉基因土豆

                    樣子比較難看,一般顏色比較深,表面坑坑洼洼的,同時表皮顏色不規則,削皮之后,其表面很快會顏色變深,皮內為白色。

                     

                    記者:現在包括移動互聯網在內的多個公眾媒介均報道過,美國等多個國家的民眾并不食用轉基因食品,而是作為養殖飼料,據您了解,真實的情況是什么樣的?

                    黃大昉:這個問題本不打算今天提及,因為在我看來,它已經得到解決。實際上,我前面也說過,目前轉基因作物已經占據幾種主糧農作物的大半個江山,而且這些產品都是我們不可避免要接觸的東西,美國人當然也一樣。我曾經去美國調查過這件事,美國官方認定的事實是,目前美國市場上70% 的食品都含有轉基因成分,那么毋庸置疑,他們幾乎每天都在吃著轉基因食品。

                    事實上,對于轉基因產品,美國人的態度可以概括為四個字——習以為常。轉基因存在于他們生活的多個方面,以至于他們根本無法繞道而行。例如醫學領域,我們熟悉的糖尿病人每天注射的胰島素,就是由轉基因技術生產的。當然還包括食品,美國是轉基因食品的發源地, 1983 年,全球第一個轉基因農作物——土豆就誕生在美國。隨后,包括玉米、大豆、小麥都加入了轉基因的行列。

                    基因技術的使用的確帶來許多好處。它可以減少農藥、化肥的使用,減少溫室氣體的排放, 保護生態環境。同時增加作物的產量,提高產品的質量。今后還可以拓展到環保、材料等各個領域,包括中國、美國等世界各國都將是轉基因技術的受益者。

                     

                    記者:目前,中國對轉基因技術的研究依然十分審慎,您如何評價轉基因技術的發展前景?

                    黃大昉:發展前景無限光明!包括國際科學界也認同,我們目前仍處于轉基因技術發展的初級階段,但是已經發展得這么好,隨著科技不斷創新,它的發展前景非常樂觀。我覺得對于中國來說,現在轉基因育種已經到了十分關鍵的時刻,再也不能等待了。因為中國是世界上率先研究農業生物育種的國家之一,轉基因作物種植面積居國際前列,而目前中國農作物生物育種的產業化進程確實是減慢了。如果我們還要猶豫觀望的話,結果不僅會導致我們的發展水平同發達國家的差距重新拉大,而且發展速度也會落到巴西、印度等發展中國家之后。那將是一個遺憾。

                     

                    記者:您作為一位知名科學家,有沒有什么寄語可以送給廣大的青少年朋友? 我想您也一定對這些花朵兒寄予了厚望。

                    黃大昉:的確,孩子是未來的希望。少年兒童對新事物的接受能力好,理解力也強。據我了解,現在初中的生物課本上關于基因的基本知識都有詳細的介紹,學生們都有學習。所以如果他們學會了這些知識,我相信將來也會非常堅定地支持生物技術的研究,從而推動它的發展。

                     

                    【記者手記】

                    本次采訪中,讓我印象最深的是黃教授說的這段話,作為一個科技工作者,他的一個起碼的要求,就是要說實話、講真話,因為你是科學的研究者、真理的探索者、科技的傳播者,這是你的責任也是義務,要對國家負責、對民眾負責。讓科學回歸科學,就是我的宗旨。不得不說,轉基因到目前為止,還是個有些敏感的詞匯,但是之所以敏感,它的重要性可見一斑,可研究潛力也不容小覷。正是秉承這樣的責任感,憑著對科學研究的熱情和執著,黃教授在不太順暢的科研道路上,在爭議不斷的科學領域上,一走就是大半生。科學家都有自己理想的目標,如果你認準了,即使碰到困難也決不會動搖。這是黃大昉教授對自己科研生涯的總結。

                    上一篇:“長征六號”——令人驕傲的“火箭新兵”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