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70508_485407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科學24小時》

                    《科學24小時》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旨在向全國廣大群眾,特別是具有中等文化程度的廣大青年,普及科學技術知識,繁榮科普創作,啟迪思想,開拓視野。

                    文章數
                    分享到:

                    第三屆全國大學生“科聯獎”科幻征文作品選登——《破繭(上)》

                    2017-05-08 15:20:00

                    中國礦業大學  趙羚子

                     

                    我大口大口地將空氣吸到感覺要爆炸的肺里,并拖著疲累的身體以極限狀態在奔跑著。身后秩序者的腳步越來越近。 我抓緊背包,直沖向前方的兩層小樓,手腳并用地爬上樓梯。 在窗口前我站定,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把背包猛地向身后的秩序者砸過去,追上來的秩序者見狀急忙閃躲。為首的那個秩序者惡狠狠地罵道:“你這個瘋子!”

                    對,我的確是瘋了! 我閉上雙眼定了定神,又睜開眼用雙手扒住窗框,一只腳跨上窗臺,用力一蹬,我躍出窗外……

                     

                    街角被遺棄孩子的哭聲漸漸被周圍的人聲淹沒,在穿變區,這樣的事屢見不鮮。我曾經就是在穿變的過程中與親人失散的,那種害怕與恐慌也在艱辛的磨礪中變得粗糙模糊。穿變就是隨時隨地會發生的混亂穿越,在這個過程中每個人需要不斷地適應新環境,找到新的生存方式,拋下原有的一切:親人、朋友,甚至自己……它是變幻莫測的風暴,席卷生活,永不停歇。

                    我是在昨天剛穿變來到這里的,現在正好奇地打量此地的城市格局,試圖搜尋一個合適的住所。街邊的建筑擠在一塊,擠向行人,玻璃幕墻上映照出的一個個身影似鬼影幢幢。 我看著自己久不散開以致頭發打結的辮子,一張發硬的臉,從上到下的衣服舊得一抓就要破開,沒有個人樣。

                    我走著走著就到了一個集市,沒有了貨幣,人們又回到以物換物的年代。大家圍攏在小販的身旁,爭先恐后地往里鉆。這時我看見人群里有張奇怪的臉, 并沒有專注在交換品上,而是抬著眼發著呆,那份投入旁若無人,好似一尊雕像般帶著憂郁的往事而來。忽然那“雕像”眨了眨眼看向我這邊,我這才發現那是一幅抽象畫上才有的面孔:蓬亂的頭發、驕傲的額頭、不對稱的雙眼、厚實的嘴唇,還有看不清楚的表情。當我們四目相對時,我頓時倒抽了口氣,那是怎樣的眼神??? 那是充滿野心,有些偏激又純凈的眼神。 我移開視線,隨人群涌向一側。 但是那尊“雕像”也慢慢挪移過來,我有意擺脫,他卻有意靠近。

                    忽然我感到手臂被攥住。那“雕像”說:“跟我來?!?/span>

                    感知危險的本能讓我拼命想掙脫,大喊道:“我不去!”

                     

                    再一眨眼,我就穿變了。 我發現自己站在山坡潮濕的草地上。四周空無一人,太陽正緩緩落向山谷,光線正迅速變暗。 我沿著小路向山下走去,打算在天黑前下山找個庇護所。溫度越來越低,今晚不能在外過夜了。 沿著山路轉彎,我看到昏暗的前路上站著一個人,近了發現正是那尊“雕像”,此時他的臉上又顯出陰柔的一面。

                    “你不要想逃了,是我帶你來這里的。我有東西給你看,你隨我來?!闭f完他轉過身在我前面帶路。這時我才注意到他有著歡快友善的嗓音,卻也帶著頑皮戲謔的聲調。

                    我順從地跟著他向前走,繞過山丘的一剎那,我看到了此生最難忘記的風景。太陽的余暉不足以照亮整個天空,漸濃的墨色籠罩著西邊,一兩顆星開始顯現出來。 在這樣的背景下,山丘上的樹和草都變成了模糊的黑色影子,辨不分明。 山下的平原卻是一派寧靜祥和,幾座建筑矗立在平原上,它們的配套設施向四周延伸,形成一片小小的建筑群。一瞬間,如同打開了開關,黑色平原上的建筑物亮起點點燈光,螢火一般的小亮點,似夜里海面泛起的粼光,不耀眼,卻燦爛一片。 平原被賦予了生命,有神秘的生物在其上游走。我驚奇地定定站住,沉醉地看著這景色。

                     

                    一陣陣風,從山上吹過,伴著空靈的回響。

                    “廢棄的煉油廠,真的很美吧?!蹦恰暗裣瘛睂ξ倚α诵?,明亮的眼睛一高一低的,像天空初現的兩顆星。

                    我點點頭,并未說什么。

                    “雕像”望著平原,慢慢說道:“我總在追求這個,但它往往在意外之時出現。一瞬,只要這一瞬,我就能拼命睜著眼睛去看,把它深深印刻在腦海里,然后就覺得足夠了,得救了?!?/span>

                    我明白,我明白這種在困苦憂郁時的一條路、一道光、一聲呼喚便能讓你明白自己沒有完蛋的感受。

                     

                    我們就在廢棄煉油廠旁的兩層小樓住下。小樓的底層是鍋爐房,二層則是澡堂, 隨意收拾一下就成了一個好住處?!暗裣瘛笔莻€研究員,把一層打掃出來當作實驗室,每天在里面耗費著時間。 我則是一直在這個廢棄的城鎮里閑逛,很快就對這里的一切熟悉起來。但是每天早上在同個地方醒來還是讓我感到困惑,我總需要出去走走,看到相識的山丘才能確信自己在這里,而不是在其他什么地方。這里是從未發生過穿變的地方,竟是一片荒涼。我所向往的穩定帶來的繁華,并未在這里發生。 所幸我的生活平淡而開心。

                    我明白自己應該做一些事情,可是能夠做什么我還沒有想到。

                    “雕像”把我叫到二樓的窗前,然后說道: “你知道為什么這里不會發生穿變嗎? 因為這里已經是穿變區的邊界,比較穩定。 在很久很久以前,人們的生活都是這樣穩定的,有固定的社交圈和生活節奏。 他們的文明留下了這個廢棄地,也留下了那些穿變區,我們一直像拾荒者一樣生活在那個文明的遺留中,發展緩慢,人人自顧不暇?!彼卉S坐上窗臺,把手掌對著我打開。

                    “你看這個,我叫它們膠囊。 它們是內含核能的裝置,能對我們所在的混亂時空進行能量擾動?!?/span>

                    我看著那兩個膠囊狀的東西搖搖頭,不明白他想說什么。

                    “這些是我自制的,就這兩顆,給你一顆你就可以自由穿變?!彼哑渲幸粋€塞進我手里。

                    “旋轉一下就能激發它,在十幾秒后就會穿變。你要記得,千萬別在近距離內同時激發兩個或更多的膠囊,會爆炸的,或者會引發時空錯亂,我并不清楚,總之很可怕?!?/span>

                    我把膠囊裝進貼身口袋里,點了點頭。

                     

                    寒冷的夜晚時,我們會燒柴堆火取暖,每次“雕像”都會望著火焰發呆,露出他奇特的表情。我也會看著火苗沉思。

                    “我喜歡的一個作家曾寫過,人們喜歡看火是能從中看到渺小個體與世間萬物及宇宙的聯系,能感到人是造物者?!?“雕像”有次烤火時打破了沉默。

                    我覺得這句話有道理,好像說穿了火焰不讓人厭煩的因由。

                    “你倒是說句話啊,每天不說話像根木頭似的。不知你對此事怎么看?”“雕像”問道。

                    “我覺得火焰很像我們的生活,晃動著、消耗著、擴散著,然后慢慢熄滅,也就留下點灰?!?/span>

                    “你這木頭還真是沉默的悲觀者,可你是否想過溫度?周圍有溫度的升高就不算除了灰什么都不曾留下?!?/span>

                    “為什么……為什么是我?”這個問題我也想不出緣由,趁此機會就脫口而出。

                    “其實不必是你,我需要一個伙伴,可以是任何人。遇到你是個偶然,似乎是感受到你那堆火的一些溫度,所以就靠近了。 這些選擇是我做的,但回想起來就必須是你。 因為你是自己的必須,鳥的殼需要自己打破?!?/span>

                    “所以,你也有非做不可的事?”

                    “雕像”笑了,發出“咯咯”的、動聽的聲音,五官又模糊起來。

                    “是的, 穿變世界有其特殊的秩序,我愿意遵守。如果說存在外面的世界,存在別的秩序,那里更適合我,我就會去?!?/span>

                    “你又怎么確信什么樣的秩序適合你?”

                    “我不需要確定的,我只需要選擇,我的木頭朋友?!薄暗裣瘛钡难劬τ置髁疗饋?,火光映在他眼里跳動著。

                    聽了他的話,我開始不安起來。

                    我們之間的默契向我涌來,我原以為擁有伙伴與安定的日子會持續下去。我突然覺得火堆不那么溫暖了。

                    (未完待續)

                    上一篇:滄海桑田無字書——臨海國家地質公園探秘
                    下一篇:德國高鐵ICE出軌事故的致命真相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