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70531_497383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科學24小時》

                    《科學24小時》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旨在向全國廣大群眾,特別是具有中等文化程度的廣大青年,普及科學技術知識,繁榮科普創作,啟迪思想,開拓視野。

                    文章數
                    分享到:

                    【科幻】破繭(下)

                    2017-05-31 15:03:00

                    中國礦業大學 趙羚子

                     

                    還是在那個窗口前,我更進一步了解了“雕像”的想法。

                    有一天,他突然把一團紙扔出窗外,可是那團紙并沒有劃出弧線落向地面,而是被風卷走,吹向了天空,竟不見了。

                    “木頭,這個窗是這個世界的邊界,從這里可以通向外面的世界,這是我偶然發現的。 但是,如果我們這樣直接跳出去并不會通向外界,而是會進入穿變區。 所以,我曾猜想把穿變區摧毀之后就能從這個通道逃出這個世界。 只是這不是我一個人能做的選擇?!?/span>

                    “那你的選擇是什么?”

                    “我的選擇是不輕易冒險,而是找個伙伴一起經歷,我選擇的伙伴是你?!?/span>

                    “冒險明明是你更想做的事?!?/span>

                    “為自己的一個執念去冒險,我做不到。 這似乎是一種狂熱,是沒有足夠動因的刺激,是不明白是非曲直的癡心妄想?!?/span>

                    接著,他踏上窗臺,把手伸向我。

                    “來,我帶你見識下穿變的樂趣?!?/span>

                    我剛抓住他的手,他就往窗外跳去,我被他順勢拉過去,接著便是眼前一黑。

                    那次穿變是神奇的體驗,縱然之前我已穿變過成百上千次,但也從未那么頻繁地穿梭于各種不同的風景中。

                    我們到達的第一個地方是一個小村莊。 傍晚時分,村旁的田地已升起霧氣,堆成垛的稻草氤氳著田野的芳香。我興奮地轉過頭來看“雕像”,他卻像是變了個模樣,五官、發型甚至衣著都與之前不同。 要不是我還拉著他的手,我簡直不敢確定是他。

                    “你的樣子……”

                    “每個時空中的你都是不一樣的,只是你自己看不到,你也變了容貌。 所以,哪怕是熟人,你也會認不出他們的。 但是你能認出我的,看我的表情和眼睛?!闭f著他眨了眨眼。

                    他用另一只手轉了一下膠囊。隨著“咔嗒”的一聲,我們來到一所破舊的小學,不足成年人身高的圍欄被漆成藍色,一株楓楊長在操場一角,以奇怪的姿態向上伸展著。

                    “咔嗒”,又轉了一下,我們又穿變到喧鬧的街邊,行人把領子拉得高高的,埋頭向前走,街邊小店的玻璃上凝結了一層水汽。

                    “咔嗒”,一盞紅色的霓虹招牌在我們頭頂閃爍了兩下就滅了;“咔嗒”,我們看見湖面在月色下波光粼粼;“咔嗒”,林間起風,樹葉沙沙作響;“咔嗒”,我們站在大廈頂端的邊緣,我有些暈眩。

                    我只得緊緊抓住“雕像”的胳膊不放,盡力讓自己站穩。

                    “這一切像做夢一樣?!蔽腋袊@道。

                    此時“雕像”的容貌是留了胡子的,整個人成熟了幾歲,聲音也穩重起來。

                    “你看這兒有個梯子,你順著它爬下去?!?/span>

                    我不敢挪步,那梯子就緊貼大廈外墻, 四周沒有防護。

                    “你覺得大廈很高只是一種意識,你可以通過意念讓大廈變矮。 我們在穿變區都只是以一種意識形態存在著?!?/span>

                    “那我需要怎么做?”我問。

                    “去想象?!?/span>

                    于是,我開始在大腦里灌輸大廈不高的意識,但并不成功?!暗裣瘛痹谝慌缘戎?, 東張西望地觀察著四周。 我也順著他的目光看向了一幢比大廈矮的大樓, 想象著大廈比它矮。 此時,大廈忽然動了一下,起先只是緩緩地,后來便加速地下降起來,如同被巨大的力量向下按壓一樣。 我又驚又喜,用同樣的意念去看其他更低矮的樓房,大廈就不停地下降再下降,直至頂樓距地面就只有兩米多的高度。 我再抬頭看那些周圍的高樓,已經看不到頂了,我感到眼前發生的這一切都太不可思議了 ?!暗裣瘛眳s拉著我的手傻笑。

                    我松開他的手,順著梯子爬下去,下了兩三格腳就已經觸到地面。

                    “哇!”我忍不住發出贊嘆聲。

                    “雕像”也緊跟著下來,警覺地盯著前面的十字路口。

                    突然,他大喊道:“秩序者來了,快跟我跑!”

                    “秩序者是誰? 為什么要躲著他們?”我追上“雕像”,邊跑邊問。

                    “我們擁有私人膠囊是違背穿變秩序的。 維持秩序的秩序者會來抓我們也屬正常。 他們也攜帶有膠囊,具有跟蹤功能,我們得跑出一定范圍,才能不被他們追蹤到?!?/span>

                    不知過了幾個路口,我們終于將他們甩掉了。

                    “把你的膠囊轉到我標記的位置,我們就能穿變回家了?!?/span>

                    我從口袋里掏出膠囊轉了一下,然后攥著“雕像”的手,終于回到了家。

                    一到家,“雕像”就把他的膠囊放在了桌子上,我摸了摸他的膠囊, 已經發燙?!暗裣瘛庇肿兓匚沂煜さ臉幼?,在旁邊喘著氣。

                    “你以后穿變也要防范秩序者,他們看起來與旁人無異,但始終會警覺地觀察著周圍的環境。 這些人已經找我很久了,他們早已發現我可疑?!?/span>

                    “我明白了?!辈恢且驗榕艿眉边€是太擔心,我的心“咚咚”地劇烈跳動著。

                    一群秩序者緊緊跟隨在“雕像”的身后,他邁上窗臺回頭對我眨了眨眼就一躍而出,而他的膠囊還在桌上

                    放著。 從此,他成為一個迷路的人,再也找不到家的方向……我又在這個噩夢中驚醒,伸手摸了摸口袋里的兩顆膠囊。

                    “雕像”是怎么突然在一夜之間消失的,我并不知道。 那天清晨,我醒來就看見桌上放著他的膠囊,他的白色工作服也掛著,樓上樓下再也沒有他的蹤影。 只有窗戶是打開的,窗臺上留著一個鞋印。 自那天起,我總隨身攜帶著兩顆膠囊,也總做那個噩夢。

                    生活中沒有了“雕像”,我無聊地不知做些什么才好。 沒有他的小鎮也靜得仿佛能聽到塵埃落地的聲音。 這種平靜的生活如同一潭死水,讓人愈發難以忍受。 但是我每天仍在鎮上游走。每到傍晚時分,我便爬上山丘看平原的燈火,期待“雕像”能回來, 出現在山下的小道上或取暖的火堆旁。 但是,他并沒有出現。

                    我開始整日地站在窗口發呆,不知道接下來該怎么辦,也不知道去哪里尋找他。 有時候我甚至想:“我現在擁有兩顆膠囊,也許我也可以像他選擇我一樣,去選擇一個伙伴?!钡俏覠o法說服自己這樣做。

                    我曾經是沒有伙伴的。 自從“雕像”出現在我的世界里,我便開始感受驚奇、興奮與平靜的愉悅。他的面孔模糊地烙印在我的心底,變成我自己的模樣。 我似乎也擁有了一雙高低不一、清澈明亮的眼睛。 記憶成了變化生活的錨,一個物件、一段經歷、一種意識都足以讓時空的聯結發生偏斜,如同投入河水中的石子,不僅能激起水花,還能在平靜中改變水底的面貌,甚至是水的流向。 有過去才擁有未來。

                    有一天,我在窗口想著外面世界的秩序,一個紙團從天而降砸到我頭上,然后彈落在地。 我撿起紙團,打開看,發現紙上畫了一個“0”。 也許這是“雕像”給我的信息,但是“0”又代表什么意思呢? 我在腦海里快速回想著我們之間的對話,“選擇”、“火焰”、“破殼”、“外面的世界”、“意識”……這分明不是“0”,是一只未破的殼! 而這次為了伙伴的冒險,也只有我能做!

                    要想打破穿變區,我需要膠囊,但是僅有兩顆也許沒有足夠的能量,我必須一擊即中。 于是我開始到穿變區尋找混跡在人群中的秩序者,用從小學會的本領偷偷摸走他們攜帶在身上的膠囊。 這段日子過得又快又緊張, 我被一種急切的心情催促著,那種想要找回伙伴的念頭,那種下定決心的激動,無時無刻充斥著我的頭腦。

                    在這樣的心境下,我失了手,被秩序者們緊追不放。 但是我已經做好了準備,只需要回到窗口通道,我便可以穿變回小鎮。 但他們很快就追蹤而來。我穿過破敗冷清的街道,眼前就是我們居住的兩層小樓。 我停下腳步,把放在背包里所有的膠囊旋轉激發,從現在到開啟還有十幾秒時間,足夠我沖到窗前。

                    我抓緊背包,直沖向前方的兩層小樓,手腳并用地爬上樓梯。 我在窗口前站定,深深吸了一口氣,把背包猛地向身后的秩序者扔過去,追上來的秩序者急忙向后退去。 為首的那個秩序者惡狠狠地罵道:“你這個瘋子!”

                    對,我的確是瘋了! 我閉上雙眼定了定神,然后睜開眼用雙手扒住窗框,一只腳跨上窗臺,用力一蹬,躍出了窗外。

                    十一

                    我在一座巨大的廠房里醒來,里面高高低低有許多層,每一層都站滿了疑惑地看著我的人。 我不知道是又一次的穿變,還是這就是外面的世界。

                    “是你嗎?”身后的一個人問道。

                    我回過頭,看見一張似曾相識的臉。

                    “我原來住在你隔壁,后來穿變走了,沒想到能再見面??!”她有些興奮地說道。

                    我愣愣地看著她,心想:“如果能認出熟人,那說明我已經打破了那個世界,來到了外面的世界! 那“雕像”也一定在這里!”

                    我對老鄰居抱以歉意的微笑,迅速地跑開了。 我焦急地在人群中四處張望著,尋找那個有著雕塑表情的人——我的老師、我的朋友、我自己的一部分——我的“雕像”,我一定能找到你。

                    上一篇:地球這個林子
                    下一篇:到長興看“金釘子”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