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71127_647334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科學24小時》

                    《科學24小時》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旨在向全國廣大群眾,特別是具有中等文化程度的廣大青年,普及科學技術知識,繁榮科普創作,啟迪思想,開拓視野。

                    文章數
                    分享到:

                    人類文明第一把圣火

                    2017-11-27 17:21:00

                      在漫長的人類文明發展史上,火的使用增強了人們適應自然的能力,是人類進化過程中的一大進步。在遠古時期,先祖逐漸掌握了火的使用方法,他們用火來驅趕野獸、燒烤食物、照亮黑暗、驅散嚴寒……可以說,火是人類賴以生存和發展的一種自然力,也是人類征服自然的武器和手段?;鸬陌l現和利用,堪稱人類歷史上的一項偉大發明。那么,人類到底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掌握并使用火的呢?

                      追根溯源

                      近代以來,中西方考古學者一直堅持不懈地在全球范圍內尋覓遠古人類的生存進化遺存,并借此發現了多處古人類遺跡。目前,國際學術界公認我國山西芮城西侯度遺址是早期猿人階段文化遺存的典型代表之一,其出土的一批動物燒骨材料是我國最早的人類用火證據,也是世界人類用火的最早記錄之一。

                      西侯度遺址位于山西省南部芮城縣西北隅的中條山陽坡,一個叫做西侯度村的小山村里。該遺址距今大約180萬年,發現于1959年10月,是目前中國境內已知的最古老的一處舊石器時代遺址。說到西侯度遺址的發現過程,還要從大家比較熟悉的北京周口店猿人遺址說起。

                      20世紀20年代,考古學家在北京市房山區周口店龍骨山發現并出土了人類牙齒化石,并將其正式命名為“中國猿人北京種”。1929年,著名史前考古學家、古生物學家裴文中教授又在周口店遺址先后發掘出第一顆完整的“北京猿人”頭蓋骨化石,以及人類用火遺跡和人工制作的石器、骨器、角器等工具。通過對這些考古資料的研究,證實北京猿人距今約69萬年。北京周口店猿人遺址為我國古人類及其文化的研究奠定了基礎,其中保存良好的用火遺跡,說明北京猿人不僅懂得用火,而且具有控制火和保存火種的能力。這一考古發現把人類用火的歷史提前了幾十萬年,震撼了全世界,被認定為“北京猿人是人類最早的祖先”。

                      1930年,考古學家在周口店遺址還發現了距今約2萬年前的山頂洞人化石和文化遺物,但由于隨之而來的連年戰亂,該遺址的發掘研究曾一度中斷。尤其令人痛惜的是,自1927年以來發現的全部北京人和山頂洞人的化石標本均不幸遺失,迄今下落不明,這一事件成為20世紀考古史上的世界之謎。新中國成立后,周口店遺址的發掘研究工作得以恢復,并獲取了大量的寶貴資料。

                      我國舊石器時代考古學家王建教授仔細觀察周口店遺址后,從用火遺跡、石器打制技術、猿人體質進化特征等方面進行了全面分析,認為北京猿人已經能夠控制、管理和使用火,能夠用3種方法打制石器,并且打制的石器有比較明顯的分化和分工。同時,北京猿人的體質特征雖然保留有猿的性質,但已進化成了能夠直立并會制造和使用工具的人。因此,王建教授大膽推斷, “北京猿人”應該不是最早的人類,在此之前一定有更加原始的人類存在。王建教授的這一推斷得到了我國古人類學家賈蘭坡教授的支持,不過,想要證明這個理論推斷,顯然需要努力尋找更早的人類遺骸與遺物。通過從古地理、古氣候等方面進行分析,他們把目光投向了山西省西南部 — — 孕育華夏文明的黃河中游地區。

                      1957年,考古工作者在山西省芮城縣風陵渡西北的匼河村一帶發現了幾處舊石器遺址。風陵渡位于芮城縣西南,正處于黃河東轉的拐角,與河南、陜西為鄰,是晉陜豫三省的咽喉要沖,自古以來就是黃河上最大的渡口。相傳,風陵渡附近是黃帝賢相風后發明了指南車并借此戰勝蚩尤的地方。風后歿后,黃帝把他安葬在他曾經戰斗過的地方,謂之“風陵”。這雖然只是傳說,但也從某個角度說明了此處歷史悠久。隨著發掘范圍不斷擴大,王建、賈蘭坡等考古學家來到了距匼河3.5千米的西侯度村,這里是一處高出黃河河面170余米的古老階地,位于芮城縣西北隅的中條山陽坡,黃河從西邊和南邊繞過。這里澗溝梁峁,地層發育齊全,露出良好,是觀察研究第四紀地質的理想地點。

                      與“風陵渡”一樣,“西侯度”這個村名同樣代表了一個古老傳說?!拔骱疃取钡摹昂睢弊直任覀兘洺懙摹昂颉弊秩绷酥虚g的一豎;“度”字也沒有“渡”左邊的三點水。這是因為這個地名,其實來源于一個流傳甚廣且與西伯侯姬昌有關的故事。相傳,西侯度村原名“人疙瘩嶺”或“仁義疙瘩嶺”。殷商年間,紂王在全國分封諸侯,西伯侯姬昌將其封地西岐治理得國泰民安,引起了紂王的忌憚。為了干擾姬昌的心智,紂王派人將姬昌的母親偷偷抓去,關在人疙瘩嶺下的深山洞里,后來姬昌和弟子們想方設法把其母親救出。紂王一計不成又生一計,他召姬昌回朝歌,然后將其囚禁在朝歌城中長達7年之久。姬昌為了大業,臥薪嘗膽,對紂王百依百順,紂王終于放松了警惕,將其釋放。姬昌返回西岐時,途經人疙瘩嶺,村中父老鄉親對其熱情款待,挽留他在此地休整了一段時日后,又將他護送回西岐。姬昌也贈送給村民很多財寶,為了紀念西伯侯母子落難后相繼在這里度過的時光,村民們就用姬昌所贈財寶蓋了西伯侯廟,并把村名改成了“西侯度”。周滅商后,西伯侯廟改稱文王廟。商末周初以后,文王廟香火不斷,后毀于日寇侵華期間。

                      古老的傳說,述說著此地古老的歷史。而考古隊在此地的發現,更證實了先民們在這里書寫的歷史其實能遠溯到遠古時期。

                      1961年、1962年,考古工作者在這里進行了兩個年度的發掘,在距地表近70米的下部地層中出土了一大批古脊椎動物化石和若干石制品,其中包含具有人工打擊切割痕跡的鹿角化石和石塊,后來又陸續發掘出動物燒骨化石以及打砸石器等。隨著研究的進一步推進,根據動物化石群判斷其地質時代為早更新世,古地磁測定遺址年代為距今180萬年以前。

                      這次發現再次震驚了世界。后又經多次考古發掘和反復論證,學術界普遍認定,這是人類最早用火的遺存,屬早更新世,推翻了原“北京猿人是最早的人類”的論斷,從而證明了賈蘭坡、王建等人的觀點。同時,此次發現也確立了西侯度遺址在國際考古界的地位。西侯度遺址火燒骨的發現,把中國古人類用火的歷史從距今50萬年前到20萬年前之間的周口店北京猿人,又向前推進了130萬年。這一發現在全世界同樣具有重大意義,其他國家還從未發現過如此古老的燒骨??梢哉f,人類文明第一把圣火,就是從黃河岸邊開始燃起的。

                      完美驗證

                      繼1960年、1961年兩個年度的發掘之后,山西省博物館又對西侯度遺址進行了進一步的發掘,出土的動物化石有中國長鼻三趾馬、三門馬、古中國野牛、晉南麋鹿、步氏羚羊、李氏野豬、納瑪象、平額象等20余種,其中還包括魚類和巨河貍化石。根據鯉鰓蓋骨判斷,當時這里的鯉魚身長超過半米,說明這里曾經有廣闊而穩定的水域。哺乳類中絕大部分是草原動物,表明當時西侯度一帶是疏林草原環境。石器出土數量不多,在遺址中發現有石制品32件,主要為砍斫器、刮削器、三棱大尖狀器等類型,大部分是用石片加工而成的,這是世界上最早的石片加工技術的標志。在文化層(考古學術語,指古代遺址中,由于古代人類活動而留下來的痕跡、遺物和有機物所形成的堆積層)中還再次出土了若干燒骨。

                      西侯度遺址處于黃河中游,考古學家針對這些考古發現,并結合地理歷史推證出:在180萬年前,西侯度一帶應該處于黃河岸邊或與黃河有關的湖泊邊,氣候溫和、水草豐美、植被茂盛,各種動物眾多。優渥的自然環境,給遠古人類的繁衍生息提供了條件。而西侯度遺址火燒骨、石器等人類活動遺跡的發現,也與當時適宜人類的自然條件互為印證。經過進一步的考證,考古學家認為,雖然西侯度遺址發現的石器制品打制技術比較原始,但其選材取自具有一定硬度的石英巖作原料,并用多種方法打制,從石器生產的全過程看具有其先進性。西侯度遺址發掘出的燒骨化石標本,經中科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的研究人員化驗確認,分別是哺乳動物的肋骨、鹿骨和馬牙,這是先祖用火的標志,說明遠古人類首先在這里學會取火,并開始食用熟食。

                      火的使用,增強了人類祖先適應自然的能力,是人類進化過程中的一大進步,他們開始擺脫“茹毛飲血”的生活,擴大了食物范圍,這對遠古人類大腦的發育和體質的提升有著重要的意義。同時,使用火不僅能給先民們帶來光亮和溫暖,還可以用來防御野獸的侵襲和圍獵野獸。此外,火可以用來燒烤木料、燒裂石塊以制作工具和武器?;疬€可以用來開墾土地、燒制陶器、冶煉金屬??梢哉f,火的使用,把人類從自然環境的束縛中解放出來,從而減少了對大自然的依賴,是人類進化的標志,并對人類社會的演化起著無限巨大的作用。

                      古西侯度人把人類用火的歷史推進到約180萬年前,這一人類自然進化和文明發展史上了不起的大事,在山西南部黃河之濱的這個普通村落矗起了一座不朽的里程碑。

                    上一篇:落鯨之歌(下)
                    下一篇:影子的妙用(上)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