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71128_648109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科學24小時》

                    《科學24小時》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旨在向全國廣大群眾,特別是具有中等文化程度的廣大青年,普及科學技術知識,繁榮科普創作,啟迪思想,開拓視野。

                    文章數
                    分享到:

                    落鯨之歌(下)

                    2017-11-28 10:52:00

                      這么多年來,盡管“天堂”一直作為純潔美好的象征出現在各種神言文里,之后的一些探索發現也間接證明了它應該就在最高的那個樓層里,但畢竟沒有誰曾經真的到過那里。甚至“去天堂吧”成了非常流行的玩笑話,意思大概和“有多遠滾多遠”差不多。

                      現在威廉突然把這事情提出來,一般人都只會以為他在開玩笑。但他很清楚,謝麗爾肯定會認真對待?!巴?,你說的……是真的嗎?”威廉聽出謝麗爾的聲音里帶著一點顫抖,分不清是興奮還是害怕。威廉咬緊牙關點點頭,鼓起勇氣轉過臉來,至少也要看看謝麗爾真實的反應……

                      “太棒了!”

                      謝麗爾尖叫一聲撲了過來,高興得就像小時候撲向一個嶄新的玩具。她拿起另一件“阿莫”,翻來覆去地看,然后便開始無師自通地穿戴起來。

                      “這個‘阿莫’用的材料比我穿過的任何一件衣服都要柔軟而又有彈性,里面還有幾個不同的夾層,果然是這一層才能制造的寶物啊,”謝麗爾夸贊道,“我想,穿上它的話,想必是連那種足以把身體擠成薄片的巨大力量都能抵抗了吧?!?/font>

                      威廉的動作頓了一頓,說道: “你都猜到了?”

                      “這有什么難猜的?要上天堂的話只能利用‘電梯’, ‘阿莫’的性能不就是用來抵抗電梯里那些致命力量的嘛?!?/font>

                      謝麗爾用力拍了拍威廉的后背,可愛地嘟起了嘴: “威廉,我太了解你了。你那么細心, ‘阿莫’你一定自己試穿過了,對不對?真是的,這下子我就無法成為第一個親眼見識到天堂的人啦!”

                      威廉的神色有點古怪。他微張著嘴似乎想說點什么,但最終還是以苦笑一聲收場。

                      所謂的“電梯”,其實并不能算一個嚴謹的說法,時常有人提出應該給它一個獨立的名字,以免與文獻中的同名物體混淆。神言文里描述的電梯是一個封閉的小房間,只要進入后按下按鈕就能瞬間移動到選定的樓層。但是人們發現的這一個“電梯”卻不一樣。它確實是一個封閉的空間,然而,選擇樓層的按鈕卻在外面,而且也不是在每一個樓層都有???,這也是威廉他們必須上到第12層的另一個理由。

                      但這些還不是這部電梯與記載中最不同的地方。按照神言文的描寫,電梯應該是一種很安全的工具,雖然在少數情況下會意外停住,但畢竟不會致人于死??墒亲詮纳蟽纱税l現了這個東西以來,意外卻不少見。各個有電梯口的樓層里都有勇敢挑戰它的勇士,那些一次只移動兩三個樓層的人最終活了下來,但每個人在出來后都是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向人們講述他們曾被看不見的神秘力量緊緊壓在地板上的經歷。

                      但他們依然是幸運的,因為那些勇敢挑戰未知樓層的人一個都沒有回來。圍觀的人們看見電梯的指示燈去到很高的樓層,卻一直沒有再往下走。于是,人們按下按鈕把電梯調回來,等電梯開門后只見到地板上躺著尸體,每一具尸體都像是被用力按壓過,扁得像是一張紙。

                      人們一度興起的“前往天堂”的熱情就這樣被連續幾次意外徹底撲滅了。反正生活里還有許多值得追求的東西,人們的興趣也就慢慢轉向其他方面了。于是,當威廉和謝麗爾來到電梯入口時,發現那里一個人也沒有。

                      “一會兒進去之后,你貼著墻壁站好,然后把身體的重心慢慢往下沉,但不要徹底坐下來,留出一點空間用作緩沖?!?/font>

                      威廉仔細地向謝麗爾傳授自己的經驗心得,他可不想在這種時候出什么意外。謝麗爾看向他的眼神已經徹底變為崇拜了。 “你果然自己嘗試過了,”謝麗爾說, “威廉,你真是個了不起的探索者??!”

                      突如其來的幸福感瞬間席卷了威廉的全身。有些話威廉剛才沒能說出口,現在他更不好意思說了。其實就在約會的前一天,他已經寫好了遺書,帶上剛制作好的“阿莫”來到這里,但最終還是沒有選擇直上天堂,而是選擇了一個比較高的樓層,測試了一下“阿莫”的性能就回去了。

                      以當時的情況, “阿莫”的性能穩定,他完全可以再測試一次,用自己的雙眼見證天堂的景象。他是因為害怕再測試一次會出意外,還是在暗地里期待著要和謝麗爾一起成為首先登陸天堂的那兩個人?這些復雜的心緒,只怕威廉自己也說不清。

                      現在他設定好了最高的那一層,然后帶著謝麗爾進入電梯,關上門。兩個人面對面站著,謝麗爾的臉上滿是難掩的興奮和期待,讓威廉原本有些忐忑的心情仿佛也變得雀躍起來。

                      腳下的地板開始晃動,緊接著就有噪音響起,電梯開始向上加速。威廉閉上眼睛,后背緊緊貼著墻壁,扎穩了腳步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巨大壓力。

                      謝麗爾忽然說道: “真期待上面的景色??!”

                      “別說話,小心咬到舌頭!”威廉告誡道。但謝麗爾卻不理會他,她的臉上洋溢著向往的激情,自顧自繼續說道: “威廉,你先別告訴我天堂的景象,讓我好好想象一下。書里從不說它有多美,只說它是最善良、最好的人才有資格去的地方。我想它一定會比我見過的任何一個地方都美!

                      那里應該有著五顏六色的頂蓋,還有金碧輝煌的墻壁,說不定還有閃爍著亮光的風在穿梭……”

                      聽謝麗爾越說越沒邊際,威廉的心里又開始發虛了。 “說不定并沒這么好呢……”威廉試圖給她潑冷水,畢竟那地方誰都沒去過,期望值太高可是容易失望的。

                      “書中記載的內容也有不對的地方,像我們乘坐的這個‘電梯’不就是么?”威廉說道。

                      “可是也有一些內容完全正確啊,比如和‘天堂’相對應的‘地獄’,”謝麗爾爭辯道, “那些下到最低層的探險家都說了,在第1層以下的地方確實存在地獄。那里什么也沒有,只有熊熊燃燒的烈火,足夠把任何一個妄圖靠近的人燒成灰燼。既然地獄真實存在,那……”

                      她忽然不說話了。威廉知道原因,因為他也感受到了那股拉扯著全身的巨大力量。他們身體的各處仿佛都在發出輕微的哀鳴,全靠著“阿莫”的防護能力才沒有散架。威廉的腦袋一陣接一陣地暈眩,這是前一天的測試里同樣經歷過的痛苦。他抬起頭,看到謝麗爾咬緊了牙關,緊閉著雙眼,臉上露出無法控制的痛苦表情。

                      威廉忽然就下了決心。他的后背靠著墻壁,吃力地挪動雙腳,一點,再一點。威廉的身體被看不見的力量往下拉扯,體重仿佛一下子增加了好幾倍??墒撬€是強行命令自己的身體動起來,走一步,再走一步。

                      終于,他沿著墻壁挪到謝麗爾身邊,緊緊抱住了她。

                      隔著兩人身上厚厚的“阿莫”,他依然感覺到懷中的謝麗爾在顫抖。他忘情地抱緊了她,而她也積極地回應著。巨大的力量落在身體上仿佛一陣又一陣的烈風,想要把他們徹底擊垮,然而他們卻反而慢慢平靜下來,最終只剩微微顫動的余韻,像是一列回到站臺的列車。

                      等他察覺地面的晃動漸漸平息,那股拉扯身體的力量消失后,威廉才意識到自己剛才到底做了些什么。他的臉再次漲得通紅,連忙退開一步。

                      “到了?”謝麗爾迷迷糊糊地抬起頭,在看到威廉點頭之后,她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到了!”

                      她一躍而起,甚至顧不上脫掉身上這礙事的東西,拉開門沖了出去。威廉愣了一下,也跟著跑了出去。這可是天堂!探索者的本能再次在他腦中占據了絕對的主導地位,此時的威廉只想親眼看看傳說中的天堂到底長什么模樣。

                      在下一秒,他撞倒了忽然呆立在門口的謝麗爾。

                      “??!對不起……”

                      威廉想把她扶起來,但視線只是偶然掠過周圍的環境,他的身體就猛地僵在原地。

                      天堂是個怎樣的世界??!

                      既沒有墻壁,也沒有頂蓋,什么都沒有。威廉發現自己站在了“摩天樓”的頂端,左邊是一大片光禿禿的地面,向著無限的遠方一直延伸開去,像是完全沒有盡頭。右邊卻是一道陡峭的懸崖,走錯一步就會墜落。威廉隱約看見在最下方有紅彤彤的顏色,火光搖曳,仿佛正獵獵作響,那大概就是眾人口中萬年不滅的地獄烈火。

                      “這里好冷……也好黑……”謝麗爾喃喃自語著,忍不住地把身子往后縮。威廉也感受到了這里冰冷的風,遠比他待過的任何一層的世界都要寒冷得多。然而,他的身體里卻像是有一把火焰在熊熊燃燒著。忽然,天空的美景映入他的眼簾,沖淡了他周身的寒意。

                      “看哪,謝麗爾!看這美妙的‘星空’!”威廉張開雙臂,用一種像是詠嘆調的聲音大聲說道。

                      “星空”這個詞匯,自從被創造出來后一直沒能找到合適的用途,它所代表的景象在人們口中只不過是眼疾患者受損視界中的雜質和異象,然而此時威廉為它重新找到了歸宿。

                      他仰起頭,看著眼前廣闊而深邃的黑暗,那是待在任何一層的人都無法想象的宏大景象。

                      “它像是用一塊黑布蒙上了你的眼睛,然而你很清楚這不是遮蔽,而是徹底的寬廣!看哪,謝麗爾!看這天幕上面點點的光芒,它們是那么的美妙,那么的……不知該如何形容!”

                      威廉發了狂似地在這片光禿禿的地板上踱著步,時而跳躍,時而匍匐在地,像是個剛剛學會走路的小孩??刹还苁窃鯓拥淖藨B,他的頭始終直挺挺地朝著天空,像是某種膜拜的姿態。28歲的神言文研究者終于在今天找到了一切的答案。那些令人費解的詞匯與描述在這一刻得到了最完美的詮釋。然后,它們就在威廉的眼前幻化成一個又一個巨大的問號,深奧無比,仿佛在等待著他將自己的余生,乃至所有人的生生世世虛擲其中。

                      這世界原來好大,好大,好大!威廉熱淚盈眶,這一生他從未想過自己可以擁有如此幸福的時刻。

                      直到過了很久,這股癲狂的勢頭逐漸從他全身各處的神經漸次退去,威廉才想起應該和自己的心上人好好分享這一份喜悅。

                      “謝麗爾……”他深情地呼喚著她,轉過身去,卻只看到空蕩蕩的電梯入口。儀表盤上的數字顯示電梯已經往下去了,時間大概就在他剛剛陷入瘋狂的時候。

                      “真可怕!真是太可怕了!”謝麗爾一下電梯就直奔10層,像一只受到驚嚇的小白兔沖進了帕拉丹的家里。帕拉丹細心安撫著這位可憐的女士,聽她抱怨威廉是如何使計把她騙到一個布置好的黑房間里,用各種虛假的幻象嚇唬她。她越說越怕,最后趴在帕拉丹的身上嚶嚶哭了起來。帕拉丹拍著她的背,輕聲安慰著她。

                      與此同時,威廉只是坐在天堂的地板上,獨自仰望著頭頂上這些發光的小點?!吧裰酪磺??!蓖南?。那些還未被破解的神言文里一定藏著關于天堂景象的更多描述,猶如一個巨大的寶藏等待他去挖掘。想到這些,他就想趕快回到自己熟悉的辦公室,帶著對這個世界截然不同的認識,從頭開始研究。

                      但他挪不開步子。刺眼的美讓他始終無法對眼前的天空移開視線。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掌心握無限,剎那是永恒。

                      他吟誦著那段難解的文字,癡癡地向著頭頂的蒼穹張開雙手,感覺整個身體仿佛融入其中。威廉永遠不會知道,他和他的子子孫孫直到世界毀滅的那一天也不會知道:寫下那些精妙文字,和威廉·布萊克同名同姓的那一位神明住在那片閃爍的光芒中一顆肉眼看不見的蔚藍星球上。而在他無法預知的遙遠未來,在所謂的176個地球年后,那顆星球上的雙足神明們終于可以親眼觀測到星際探索艦“巨鯨號”降落失敗,一頭栽進盧拉星的景象。依靠艦載電腦將墜毀全程以超光速自動傳回的數據,他們一早就知道了“巨鯨號”墜毀的事實。只是他們在看熱鬧之余,還想找出另一個小問題的答案:為什么在“巨鯨號”失速墜落地面,所有乘員都死于急降中之后,飛船上的各項物資卻還呈現出持續被消耗的狀況。

                      可是隔了這么遠,他們怎么都看不明白。墜落的“巨鯨號”筆直刺進星球表面,猶如一座矗立在茫茫大地上孤獨的高塔。猛烈的火勢從巨艦頂部與地面接合的地方開始,如地獄之火般往上蔓延,直到損傷過大的艦身逐漸無法承受自身的重量。他們屏住呼吸觀看著。

                      在墜落地面兩小時后, “巨鯨號”轟然倒下。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