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80323_729906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科學24小時》

                    《科學24小時》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旨在向全國廣大群眾,特別是具有中等文化程度的廣大青年,普及科學技術知識,繁榮科普創作,啟迪思想,開拓視野。

                    文章數
                    分享到:

                    三星堆,古蜀文明的密碼

                    2018-03-23 23:56:00

                      “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蠶叢及魚鳧,開國何茫然!爾來四萬八千歲,不與秦塞通人煙……”這是唐代大詩人李白在《蜀道難》中對蜀道及古代蜀國的描寫。這些膾炙人口的詩句,不僅藝術地再現了蜀道崢嶸崎嶇、不可凌越的磅礴氣勢,還描述了古代蜀國歷史的撲朔迷離、神秘莫測。誠然,對于遠古蜀國,歷代史書的記載僅有只言片語。在古史中,秦滅巴蜀以前的四川一直被認為是“蠻夷之地”,那么,古代蜀國究竟是怎樣的呢?四川省廣漢三星堆文化遺址的發現,為我們揭開了這片土地下埋藏的秘密。

                      半個多世紀的叩問

                      在四川省廣漢市西北約8千米處的南興鎮,有一個名為“三星村”的小村莊,古老的馬牧河由村西南向東盤桓而過。在馬牧河的南岸,有一段約200米長的“土梁?!?,其上分布著3個起伏相連的巨大黃土堆,因其形如星辰,故得名“三星堆”。在馬牧河的北岸,則有一處高出地面,如同一輪月牙兒似的地段, 被稱為“月亮灣”。三星堆與月亮灣隔著馬牧河南北相望,很早以前便是當地一處著名的人文景觀——“三星伴月”,并被稱為“漢州八景”之一。清嘉慶年間編撰的《漢州志·山川志》中記載:“治(今廣漢)西十五里,有‘三星伴月堆’?!?/font>

                      在漫長的時光中,在“三星堆”和“月亮灣”的四周,許多遠古器物屢屢被村民們發現,范圍遠及南興鎮和三星鎮的5個村落,面積約12平方千米。成都平原是由岷江和沱江水系沖擊出的巨大平原,因為有豐富的水源和物產,這里自古就被稱為“天府之國”。這一帶鄉村和城市的歷史都與華麗、富庶等形容詞聯系在一起,許多王朝的余韻存留至今。成都平原有跡可尋的文明史只可以追溯到2000多年前,而更早的歲月,只存于神話和傳說中。直到1929年,當地的普通農民,在不經意間叩開了一個沉睡了數千年遠古文明的門扉,撩動了“三星堆”神秘的面紗。

                      1929年早春,成都平原進入了繁忙的播種季節。廣漢中興鄉月亮灣的農民燕道誠父子在自家院子旁引水澆田,意外挖出了一批古玉石。經清理,共有璧、璋、琮、釧、珠、斧、玉料等400余件。因擔心消息走漏招來災禍,燕家人將這些古物分散埋入家中。過了一段時間后,燕道誠取出部分玉石器在成都古玩市場出售。一時間,廣漢出土玉石器的消息不脛而走,成都古董市場被“廣漢玉器”攪得沸沸揚揚。

                      廣漢出土玉器的消息不僅吸引了大批的古董商,也引起了東西方學者的關注與重視。當時,英國傳教士董宜篤正在廣漢傳教,他是一位畢業于英國劍橋大學的哲學博士,酷愛中國歷史和地理。董宜篤輾轉從燕家獲得了那批古物中的幾件,他意識到這批器物非同尋常,便找到當地廣漢駐軍旅長陶宗伯協商,希望盡可能地搜集并保存這批文物,并與華西大學博物館(今四川大學博物館的前身)聯系文物收藏事宜。

                      1931年,華西大學美籍教授戴謙和等人,在董宜篤和陶宗伯的陪同下,對月亮灣進行了考察,并對出土的幾件古物進行拍照。戴謙和認為,這些古玉石為商周遺物。

                      1934年春,在征得四川省教育廳同意后,廣漢縣國民政府邀請華西大學博物館副館長林名均和美籍教授葛維漢,帶領一支考古小組來到月亮灣進行調查發掘。他們在80名武裝士兵的警戒下,日夜不停地挖掘了10余天,開出數條長12米、寬1.5米的探溝,發掘出石璧、石環、石斧、綠松石、料珠和陶器殘片計600余件。經考證,他們推斷這些古物為西周初期之物。這些出土文物全部交由華西大學博物館收藏。后來,燕道誠也將部分文物捐贈給了華西大學博物館。

                      這是歷史上第一次對三星堆遺址一帶文化遺存的正式發掘。也許,當時還很少有人意識到,在中國的成都平原上,一扇歷史之門已經悄然開啟,自此所引發的三星堆遺址考古一直持續了半個多世紀,許多考古學家陸續被吸引到了那里。

                      神秘古蜀王國重見天日

                      抗日戰爭爆發后,包括葛維漢在內的一批華西大學的外籍教授紛紛回國,三星堆的考古發掘工作也因戰亂而停止。新中國成立后,連接成都和重慶的成渝鐵路開工建設,施工中,工人們多次在沿線挖到大量文物。于是,西南博物院的考古人員在鐵路沿線進行了一場大規模的文物收集和清理工作。

                      1953年,西南博物院院長、著名考古學家馮漢驥先生和四川省文物管理委員會王家祐等人到廣漢市馬牧河一帶進行考古調查,發現月亮灣、三星堆都有古文化遺址,并將這一帶的古代遺址劃進了重點關注區域。

                      1963年,四川省博物院和四川大學歷史系考古專業的師生在燕家院子附近選了3個點進行考察,發掘了150平方米,出土了一批玉石器、陶器殘片、骨器、青銅器殘片,并發現房址、建筑基址等。在此次考古發掘現場,馮漢驥教授很有預見地指出:“這一帶遺址如此密集,很可能是古代蜀國的一個中心都邑。只要再將工作做下去,這個都邑就有可能完整地展現于我們面前?!?/font>

                      1980年至1985年這5年期間,四川省文物保護部門及廣漢縣政聯合對三星堆遺址進行了數次發掘,出土了數百件陶器、石器、玉器文物和數萬片陶片標本,發現了龍山時代和距今3000年至4000年的房屋基址18座,墓葬4座,并且找到了三星堆遺址東、南、西3段城墻遺址。經過反復考古調查,考古隊確定三星堆遺址的范圍約在12平方千米以上,應當是四川迄今發現的范圍最大的一處古文化遺址。

                      1986年春天,四川省文物考古所、四川大學歷史系和廣漢縣政府聯合開展了歷史上最大規模的三星堆遺址考古發掘工作,參與考古的工作人員達上百人。然而,考古隊還是與“寶藏”擦肩而過。事后發現,考古隊所布最近的一個探方與“寶藏”相距不到20米。

                      一個多月后,也就是那年夏季,當地村民在“三星堆”附近取土燒磚,結果一次性挖出了十多件玉器。正在附近整理出土器物標本的考古人員聞訊后,迅速趕到現場,對此地進行了搶救性發掘??脊抨爢T清理完文化層后,一個長4.6米、寬3.5米的土坑及坑道顯露出來。從7月25日下午開始,坑內的器物陸續開始面世,動物骨渣、陶器、銅器、玉器……文物的密集程度使考古隊員們興奮異常。7月30日凌晨,一條雕刻著紋飾、彎彎曲曲的黃金制品出現在土層中。剛開始,考古隊員們認為這可能是古代蜀王所用的金腰帶,完全分離出土后才發現,這是一支黃金手杖。又經過幾晝夜的發掘,“寶庫”的大門終于打開——一大批出土文物呈現在考古隊員眼前,先后清理出青銅人頭像13件,青銅人面像、跪坐人像、銅戈、銅瑗等青銅器178件,以及玉器129件、石器70件、陶器39件、海貝124枚、金器5件??脊艑<覀儗⒋丝泳帪椤耙惶柤漓肟印?。

                      很快,距“一號祭祀坑”東南20多米處,考古隊員又發現了青銅人頭像和面具,發掘清理出長5.3米、寬2.3米、深1.55米的“二號祭祀坑”。在二號坑中,鋪滿了60余根象牙,象牙之下則是滿滿一坑青銅器及玉石器等。據統計,該坑內共出土有青銅立人像、黃金面罩、象牙等1400余件,海貝約4600枚,數量之多令人驚嘆。經專家鑒定,這2個祭祀坑為古蜀王魚鳧氏時期的祭祀坑,距今已有3000-5000年的歷史。

                      石破天驚的發現

                      三星堆出土的器物很轟動一時,國際媒體和研究者將這次發現與巴比倫空中花園、亞歷山大港燈塔、羅德島太陽神巨像、奧林匹亞宙斯神像、摩索拉斯陵墓、埃及金字塔以及我國的秦始皇兵馬俑相提并論,將其稱為“世界第九大奇跡”,并以發掘地的地名命名為“三星堆文化”。

                      三星堆遺址出土的各種工藝復雜的青銅器、玉器、金器和陶器,呈現出宏大神圣的場景,也顯示出古蜀人溫情有趣的生活。數量巨大的象牙和海貝,揭示了古蜀人生活的環境和他們范圍廣泛的商貿活動。3000多年前,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已經擁有非凡的想象力和精湛的冶煉鑄造術,他們用青銅鑄出自己看到和想象到的一切,并賦予它們神性的色彩和理想的光輝。這些青銅器制作工藝精湛,造型神秘怪誕,以大量的人物、禽獸蟲蛇、植物造型為其模本。這不僅充分展示了3000多年前商代古蜀方國高度發達的青銅文化,也證明了三星堆古城遺址是該古國的國都。

                      在三星堆遺存中,另一個讓世人驚訝的是大量出土的金器,它們的數量、形制和器物的體積,在中國相同時期的考古史上絕無僅有。一號祭祀坑出土的黃金手杖長143厘米、直徑約2.3厘米、重達463克,系金皮包卷木芯制成, 是目前世界上已發現最長的金杖。金杖下端為兩個人頭像,上端鏨刻有 3 組奇特的花紋圖案, 上下左右對稱排列。圖案中的每一組紋樣,都由魚、鳥、箭組成。這些圖案,引發了很多學者的爭論:它是符號文字,是族徽,是圖畫,還是某種宗教符號?至今尚無定論。

                      三星堆遺址的發現及三星堆文物的出土,為研究我國巴蜀地區青銅時代的歷史提供了罕見的實物資料,填補了我國青銅藝術和文化史上的重要空白,把巴蜀文化上限向前推進了1000多年。同時,有力地證明了中華文明的起源是多元一體的,證明了長江流域和黃河流域都是中華文明的發源地。

                      海內外新聞媒體及考古學界對此給予高度評價,認為這是“世界上最引人注目的考古發現”、“比著名的中國兵馬俑更要非同凡響”、“它們可能會使人們對東方藝術重新評價”。1988年1月,三星堆遺址被國務院列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992年8月,依托三星堆遺址而建的三星堆博物館奠基動工,并于1997年10月正式對外開放。這是我國一座大型現代化的專題性博物館。曾經輝煌的古蜀方國,留下無數精美又神秘的文物遺存,這些古文明之謎,必將吸引人們進一步探尋。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