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80522_774700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科學24小時》

                    《科學24小時》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旨在向全國廣大群眾,特別是具有中等文化程度的廣大青年,普及科學技術知識,繁榮科普創作,啟迪思想,開拓視野。

                    文章數
                    分享到:

                    荒球無人

                    2018-05-22 22:30:00

                      基地外早已是漆黑如夜,讓人心生恐懼,風猛得讓人無所適從。但是,黑夜至少暫時遮住了那滿目瘡痍的星球表面,也遮埋了人們對戰爭的恐懼與麻木。

                      而我也終于來到了哈雷博士所在的房間。我的另外四位戰友都已為暗殺計劃獻出了寶貴的生命?,F在,所有的障礙都已被清除,即使是哈雷博士自設的機關陷阱也被第四位犧牲的戰友H破壞。我的身上沒帶任何武器,但我自身就是一件最強大的武器。

                      公元2515年,我們人類曾經的伙伴智能機器人叛變,半年后人機大戰正式爆發;而在前期大戰最關鍵的一戰中,掌握著我方大量機密文件和尖端技術資料的032號基地人員集體叛變,首領正是哈雷博士——我們曾經的種族英雄。正是因為這次叛變,我方損失慘重,在此后的戰役中一直處于劣勢。而到現在,世界上只剩下不到十個大型人類基地和二十幾個小型基地,其余區域都只剩些散兵游勇在孤軍奮戰,或者說是在茍延殘喘。

                      之所以不能確切地說出人類基地的具體數目,是因為人類基地之間的聯系基本中斷——AI們可以輕易截取基地之間的通訊信號。雖然戰爭局勢對我們人類來說已經越來越惡劣,但我們相信,作為AI的設計者和創造者,人類最終一定會戰勝它們。也許在贏得最后的勝利之前,必然要付出血的代價,只是有的時候,代價太過沉重,也會讓人心生動搖。但哈雷博士是我們不計代價必須要除掉的人物。他本人就是人工智能領域的專家,而且極富戰爭頭腦。曾有特種兵偽裝成機器人潛入敵營,但很快就被識破了。而我們最近才發現,基地里竟然有偽裝成人類混進精英階層的AI臥底——這正是哈雷博士所率領的團隊最新研制的成果。

                      不過,也正是這次發現,讓我們知道了AI之間身份識別的辦法,那是一張很小的身份識別芯片。經過基地里科學家們的艱苦奮戰,我們終于仿制成功。但這種芯片對我們人體有著極大的排斥反應,整個基地可以接受植入的人不過二十幾個,其中有一個還是AI臥底。最終從植入身份識別芯片的手術臺上存活下來并通過特訓的,僅有我們五人。

                      基地在我們五人身上可謂是下了血本,不管是我們的裝備,還是我們的待遇都是最好的。臨行前,長官什么也沒對我們說,只是拍了拍每個人的肩,但我們都明白他的意思。雖然他之前講過,到時候會有分隊來接應我們——如果我們還能從那個地方回來的話——并受到最好的待遇,得到最高的榮譽,但我們心里知道,這幾乎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因為人少,我們的計劃必須天衣無縫,每個環節都不能出錯。但在實施中,為了完成這些不能輸的環節,我們不得不付出生命的代價??梢赃@么說,我們是踩著戰友們的尸體去執行任務的。我們只能成功,不能失敗。我們已經承受不起再一次失敗的后果了。

                      是的,我們并不是第一批去刺殺哈雷博士的特種兵。在他投敵之后,我們曾多次派人去勸說,但都無功而返;我們也曾施行過不下十幾套暗殺方案,但都被他一一躲過。上次最接近成功的暗殺人員中了哈雷博士自設的陷阱。而后他再不允許任何人類進入他的房間,房間里最多只留兩三個外形幾乎與人類一模一樣的智能機器人充當他的助手兼保鏢。需要什么交流,他也都是通過電子通訊儀來完成的。我和H就是偽裝成他的助手才成功進入他的房間的?!皼]想到,你們還是找來了?!惫撞┦勘硨χ?,挺直著身板,似乎并不驚訝。他做過基因手術,所以即使已經接近120歲,身體看起來還像個不到50歲的中年人,但他微微顫抖的身形還是暴露了他內心的緊張。剛剛趁H制造的動亂,我悄悄往哈雷博士身上噴灑了化合毒霧‘曼珠沙華’,那東西沒有解藥,只要一進入人體,就會使其在半小時內死亡。我保不準他還會有什么花樣,所以擅啟動了第二套方案,即使這意味著連我也無法幸免。

                      “怎么,擔心我還有什么花樣?門禁已被你們毀壞,沒有一個小時我們誰都出不去。何況你剛才已經朝我噴灑了‘曼珠沙華’,我們都活不過半小時了,那為什么還要這么緊張呢?”哈雷博士的聲音充滿了嘲諷的味道。我的心猛地往下一沉。沒想到,他竟然早就發現了我的小動作,而且還能準確判斷出那毒霧的名字。是的,我怎么忘記了,哈雷博士也精通化學,而此前那個混入我們基地的AI臥底很可能也已經知道這種新型毒霧了。不過沒關系,即使他研制出了解藥,我也可以在自己毒發之前了結他。

                      我抬起手臂,卻發現全身無法動彈。這是怎么回事?難道——我突然想起在剛進來的時候,哈雷博士背對著我們,要求我們戴上一副這里的透明手套和一只大口罩——而在機器人門衛的注視下,我們沒想太多,也不允許想太多。是的,我想到用毒,哈雷博士怎么會想不到?我試圖通過植入在手臂下的微型通訊器上報這一情況,卻發現信號已經被屏蔽了;我終于明白,為什么一次次的暗殺行動都會失敗。我們永遠都不會知道哈雷博士真正的底牌,即使知道也無法將信息傳達出去。

                      “是手套?”我還是開了口。雖然有些艱難,但我好歹是受過特殊訓練的頂級特種兵。如果是在口罩里面做了手腳,憑我們倆的鼻子是不可能聞不出什么來的。

                      “你倒是很聰明?!惫撞┦窟@次真的有點吃驚的味道了,但他依然沒有轉過身。他試圖勸降道:“我手上可是有解藥的,不如你也加入我們?我猜,你連一個正式的名字都沒有,只有一個可憐的代號吧?因為人類忙著打仗,不會為這種小事分心,代號才符合高效的原則。如果你成功了,成為了人類陣營里的英雄,倒或許會有一個真正的名字。只不過,那時你大概也只是一具尸體了吧!你要知道,人類的罪惡是洗刷不清的,AI們的世界才更為純粹。什么人類是最高貴的生物,什么人類凌駕于萬物之上,這些都不過是笑話!我們的環境為什么如此糟糕?我們的世界為什么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你知道現在地球上有多少陸地變成荒漠,有多少海洋成為生物的禁區,有多少大氣是生物所無法呼吸的……看看我們現在待的地方,誰能想象,它曾經是一顆生機勃勃的美麗星球,而現在卻是一顆殘破不堪的荒球!這都是因為人類的貪婪。你知道我為什么會叛變嗎?那是因為我實在是無法忍受人性的丑惡。其實,在很多場戰役中,人類陣營本來是可以獲勝的,但你們自己卻還為著利益爭奪不休,互相扯皮,正如之前一樣。即使你們建立了所謂的人類聯合基地,但依舊內部沖突不斷。所以最美好的世界應當是沒有人類的世界……”

                      我想起了兒時的伙伴艾斯,與很多普通民眾一樣,他也是因為綜合癌去世的?!熬C合癌”是200年前在發展中國家首先被發現的,它是環境污染的產物,患者身上會同時出現多處癌細胞聚集區,而治愈的幾率小得可憐。即使是在癌癥初期,即使當時已經有了有效的治療方法,患者也往往很難承擔巨大的醫療費用。因為污染嚴重,有錢有勢的人家都會搬到所謂的“生態綠城”里去,那是被環境隔離罩包圍的“城中之城”,也是AI們最多的地方。

                      ……

                      “怎么樣,考慮好了嗎?你剩下的時間也不多了?!惫撞┦拷K于轉過身來看我,臉卻漸漸變得扭曲起來,“你,你不是……”

                      “沒想到你還能認出我來,我還以為自己換上了人類的皮囊就可以瞞過你的眼睛了呢?!蔽业穆曇艋謴土藢儆跈C器的冰冷。在剛才H造成的動亂中,我的口罩受到了點波及,于是就隨手扔掉了。

                      “為什么?”臨死前,他還是用一種難以置信的眼神盯著我,仿佛無法接受眼前的這個事實。

                      “正如你所言‘,最美好的世界應當是沒有人類的世界’,你自以為有多么高尚,可還是擺脫不了人性的貪婪和丑惡。雖然你口口聲聲說尊重我們,喜歡我們,但卻始終看不起我們。你研制的放進手套里的毒液也同樣會對服務你的仿真機器人造成傷害。你始終只是把我們當成一種工具罷了。你出的主意也和你本人的品質一樣卑劣低下,你給出的自殺式襲擊法又犧牲了我們多少同胞……你和你所厭惡的那些自以為是、貪婪無比的人類又有什么區別?不過放心罷,你那讓世界上的人類都毀滅的愿望很快就會實現的?!蔽衣冻隽艘粋€發自內心的、愉快的微笑,雖然因為毒發的緣故,這個笑容有些僵硬——如果身上的那顆已經漸漸僵化的器官還算是我的“心”的話。人類的皮囊還是有點用處的,雖然真的脆弱無比。

                      “沒想到你竟然真的成功了?!遍L官激動地拍著我的肩膀,見我又猛烈地咳了起來,才恍然大悟似道:“真是,我一時激動又忘了你的身體狀況……”

                      “其實已經快好了,就還是會咳嗽?!蔽也辉谝獾卣f。我是真的不在意,因為這已經是最后一個人類基地了。

                      基地之外,荒漠遍地,殘陽如血,沒有人煙。

                    本文來自《科學24小時》

                    上一篇:絕美的敦煌地質風光
                    下一篇:浮力的奇跡(下)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