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40829_323452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科學畫報》

                    《科學畫報》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由中國科學社于1933年8月創刊,距今已有80年的歷史?!犊茖W畫報》在80年的辦刊歷程中,形成了通俗生動、圖文并茂地介紹最新科技知識,形式多樣地普及科學技術的特點,對提高廣大群眾的科學水平,啟發青年愛好科學、投身科學事業起了很大的作用,當今的不少著名學者、教授、科學家,青少年時代都曾受到它的熏陶和啟發。

                    文章數
                    分享到:

                    甜蜜的威脅

                    2014-08-29 16:08:54

                    28596
                    文/尋

                     

                    糖,曾經是一種奢侈品,非大富大貴之人難得一吃。漸漸地,糖融入了我們的生活中,成為日常飲食中不可缺少的食物。然而,近年來更多的人把糖看作毒藥,認為它會令人上癮,甚至使人致命。那么,我們到底該怎樣正確看待糖呢?

                     

                    經不起甜蜜誘惑的甲殼蟲

                    三國時代一方豪強袁術只管掠奪,不事生產,眾叛親離,淪為喪家之犬,最后因為連蜂蜜都吃不上,給活活氣死了?,F在,蜂蜜已經是家庭中的普通食物,即使是貧困之家,如果想吃,也能去超市抱上兩罐回家,并不增加多少經濟負擔。它甜入心竅,即使偶爾嘗之,也可回味多年。在文化中,甜蜜已經成為衡量美好事物的標準。

                    甜蜜還是跨物種的,在生物界中它是一種陰險的武器。在南美洲獨特的平頂山上,由于長年雨水沖刷,土壤無法積累,植被生長不易,食物難尋,一只饑餓的甲殼蟲正在四處覓食。忽然,一股清香飄來,甲殼蟲興奮地尋香而去,不遠處有數個花花綠綠的翻著蓋的“瓶子”。走近一看,才發現那個瓶蓋與瓶口極不相稱,像是一個廚房中用于添加作料的小匙,倒懸在瓶口的上方,香味越來越濃。原來,這個倒扣的小匙中富含這個瓶子狀的植物所分泌的蜜露。甲殼蟲來到流蜜之地,怎能不鉆進去痛飲一番?一口,兩口,甲殼蟲覺得沒有什么比這更幸福的了。突然,蟲爪一松,甲殼蟲發現這蜜之天堂也太滑溜了一些,可供牽拉的纖毛眾多,但一抓上去就開始滑,它試圖調整一下體位向上爬,但討厭的纖毛不刺眼睛就刺鼻,它念念不忘再飲一口蜜露,卻不可控制地向瓶底滑去。哇,瓶底有水,甲殼蟲悲哀地發現自己想飛的時候,已經被水濕了翅膀,掙扎中,它驚恐地發現堂兄表弟殘破的尸體就在自己周圍飄浮這只甲殼蟲很快也變成了尸體,成為濕地瓶草的花肥。

                    當然,甜蜜的背后并不總是潛伏著死亡。當你從商店中為自己的菜園購買豆類種子的時候,你并非只是給豆種付錢,種子公司還會給種子附著人工培育的固氮菌,它能提高種株的成活率與產量。豆苗的根部會有一些結節,它們會分泌蜜露,以吸引固氮菌。固氮菌能把空氣中的氮氣轉變為氮肥,為植物所利用,生產蛋白質與核酸。許許多多的植物都會自覺地分泌蜜露,用于聘請大黃蜂來保護自己,以免被大量的毛蟲傷害。

                     

                    不要輕易落入甜蜜的陷阱

                    蜂蜜與蜜露中的甜味源于其中所含的糖。在生物化學中,廣義的糖指所有的碳水化合物,其中大多數并不產生甜味,而能產生甜味的也并不僅僅是糖。在現實生活中,糖與甜味差不多是緊密結合在一起的。狹義的糖指食糖,能產生甜味的多種單糖或者小分子糖的產品。最常見的單糖包括葡萄糖、果糖與半乳糖。一個半乳糖分子與一個葡萄糖分子構成乳糖,一個葡萄糖分子與一個果糖分子構成蔗糖,兩個葡萄糖分子構成麥芽糖。這些單糖與雙糖中,最甜的是果糖,甜味最弱的是乳糖。

                    植物分泌的蜜露中,主要含蔗糖,其次是葡萄糖與果糖。蜂蜜中主要含果糖與葡萄糖,甜度跟純蔗糖相當。我們在廚房中所用的糖,基本上都是蔗糖純化產品,其中冰糖純度最高,達到99%以上,而白(沙)糖純度為95%以上,紅糖的純度則在90%以下。過去,提純工藝落后,要先生產紅糖,再進一步提純生產白糖,現在的紅糖反而是用白糖添加著色劑搭配而成。

                    糖是三大生命能源物質之一,這是生物界差不多所有物種都對它喜好偏愛的基礎,我們的味覺很大程度上依賴于甜味來判斷食物的營養價值。這種判斷構成了現代食品加工業食糖使用的基礎,絕大多數加工食品,都會添加食糖用來改善成品味道,以獲得消費者的青睞。在這種形勢下,我們生活中所攝取的能量,就遠超身體所需,很多人在逐漸發胖,面臨糖尿病、高血壓、心臟病、中風等健康風險。

                    然而,食糖的陷阱遠比我們想象的要陰險。當我們吃糖的時候,我們得到的不僅僅是熱量,還有它對我們味覺的刺激產生的食欲,以及食用后產生的滿足感。如果你自制力夠強,知道飯吃八分飽的養生之道,食糖只不過使我們進食的過程變得更加愉快。但對大多數人來說,食糖是持續進食的基礎,甜蜜的誘惑難以抵擋。當科學家用成癮性藥品對比時,他們發現可卡因成癮的大鼠在面臨可卡因與食糖的同時誘惑時,它們會選擇糖水而不是可卡因。正如成癮性藥品一樣,甜食也會刺激大腦的獎勵系統——讓人成癮、欲罷不能。

                    這樣的研究讓一些學者相信糖也是一種成癮性物質,只不過沒有其他成癮性物質所產生的戒斷癥狀。不過,在生活中我們也不難觀察到某些人對美食的缺乏產生極度的不滿,某種程度上類似于戒斷后的輕度癥狀。

                    在食糖的成分中,果糖更甜。據統計,美國成年人攝入的糖超過1/3來源于飲料,飲料中果糖的含量可以達到其中糖分的65%。因此,如果你想要活得健康,以后到餐館吃飯,請記住不要點飲料,大多數餐館免費提供的熱茶,會讓你吃得更健康實惠。

                     

                    提高警惕擺脫甜蜜的威脅

                    針對糖的健康風險研究層出不窮,而結論很大程度上依賴于研究者的傾向。那些由食品行業贊助的研究傾向于認為喜好甜食沒有健康風險,而關注公共衛生的學者則易于得到相反的結論。中國有句俗話,“王婆賣瓜,自賣自夸”。在關于糖的信息中,大多數“自夸”又給甜蜜的陷阱上覆蓋了偽裝,讓它變得更加隱蔽陰險,人們不可不慎。

                    在食糖的錯誤觀念中首屈一指的是傳統醫學賦予各種食糖的所謂食療意義,比如紅糖補血、冰糖潤肺去火、蜂蜜能止痛解毒。這些說法,包括許多烹調方式中給食糖賦予的特殊作用,都是缺乏實證的。食糖的唯一作用就是為食品提供甜味,讓它們變得更為可口。學術界現在強調,在豐衣足食的人群中,額外吃糖是不需要的,你的身體必須攝入蛋白質,也必須攝入必需的脂肪酸,但你完全可以不吃糖。

                    曾經有一則為巧克力促俏的假新聞宣稱,美國人做了一個實驗,發現飯后給中小學生吃巧克力,學生更不易在下午上課時打瞌睡。更有甚者,在下午2點駕駛員吃點巧克力或甜點心飲料,還能預防車禍。這兩項研究不能從學術期刊中檢索到,即使有,也是食品公司發起的專門為售賣相關產品而做的不為學術界認可的研究。如果你真要實踐,飯后再加巧克力,估計會讓你更加昏昏欲睡。餐后嗜睡是一個常見的生理現象,嗜睡程度跟食量成正相關關系。

                    更常見的能擺上臺面的食品工業發起的研究,則傾向于否認食糖的負面健康作用。比如,歐洲軟飲料協會與主要受英國糖業贊助支持的英國糖營養所聘請的兩名研究員在2007年發表了一項研究結果,證明兒童肥胖跟攝入的總熱量與缺乏運動相關,而跟軟飲料與添加食糖關系微弱或者無關。在統計分析中,如果控制總熱量,而軟飲料與食糖則主要通過增加總熱量來使人變胖,那么研究者得到這樣的結果就毫不稀奇,因為糖的作用被統計模型掩蓋了。所以,我們應當警惕時不時從西方傳來的不實或者帶有偏見的科學信息。

                    糖不僅人愛吃,細菌也愛??谇粌忍呛扛?,易于在牙齒表面形成一層對細菌有保護性的生物膜,而細菌在生物膜下面產酸,最終腐蝕牙釉質,產生齲齒,這種機制在兒童中尤其明顯。因此,現代社會提倡成人戒煙,兒童戒糖,以保護牙齒與獲得適當營養,避免肥胖及其相關健康風險。

                    面對甜蜜的陷阱,你準備做那只圖一時之歡的甲殼蟲,還是要戰勝誘惑,贏得健康與長壽?

                     

                    ——選自《科學畫報》2014年第8


                    上一篇:光創造了影,影襯托了光
                    下一篇:如何利用大學排名選擇海外高校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