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71222_668260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科學畫報》

                    《科學畫報》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由中國科學社于1933年8月創刊,距今已有80年的歷史?!犊茖W畫報》在80年的辦刊歷程中,形成了通俗生動、圖文并茂地介紹最新科技知識,形式多樣地普及科學技術的特點,對提高廣大群眾的科學水平,啟發青年愛好科學、投身科學事業起了很大的作用,當今的不少著名學者、教授、科學家,青少年時代都曾受到它的熏陶和啟發。

                    文章數
                    分享到:

                    不“網駕”的老司機才是好司機

                    2017-12-22 17:47:00

                      你可能已經知道,在上海,如果電子警察抓拍到駕駛員在開車時接聽或撥打手機要罰款扣分。這項規定出臺之前,日本一名卡車司機因為在開車時玩“口袋妖怪”游戲撞倒行人,導致一死一傷。開車時使用電子產品,其危險程度和司機不系好安全帶或“醉駕”不相上下,或許我們可以把這種行為稱為“網駕”。

                      為什么駕車時打手機或玩電子游戲會影響交通安全呢?這是由于“一心不能二用”,把注意力集中到和人通話或者游戲上,就會注意不到路面的情況,甚至對眼皮底下的事都會“視而不見”,這在科學上被稱為“疏忽盲”。

                      視而不見的疏忽盲

                      2007年,在美國華盛頓的一個繁忙的地鐵站里,美國著名小提琴演奏家貝爾用他那把價值300萬美元、已有300年歷史的斯特拉迪瓦里古琴在自動扶梯附近演奏了45分鐘之久。貝爾蜚聲樂壇,他音樂會的平均票價高達100美元而且一票難求,但在那天的免費“音樂會”上,人們從他身旁匆匆走過,極少有人駐足傾聽。因為他們都趕著上班,所以對一位“街頭藝人”就不加注意了。

                      有人把注意力生動地比喻為人生舞臺上的聚光燈,你所關心的只是聚光燈照耀下的場景,對聚光燈外的一切都任其退居幕后而不聞不問。與“注意”相反的是“忽略”或者“疏忽”,“疏忽盲”就是雖然目光落到對象上,然而由于不注意而沒有產生知覺的現象。

                      關于疏忽盲有一個經典的實驗。美國心理學家西莫斯和卡布里斯給學生看一段錄像,錄像中有6名學生分成黑白兩隊各自傳球。學生的任務是統計白隊的傳球次數。學生報告統計結果以后,心理學家問他們看錄像時是否發現什么異常的情況,有46%的學生報告說一切正常。其實錄像開始后不久,就有一位扮作黑猩猩的人上臺,穿過全場,甚至在畫面中心停留了5秒,并用雙手拍胸。當再次播放錄像時,那些原先報告“一切正?!钡膶W生都為自己的視而不見而驚奇不已,有人甚至責怪心理學家另外準備了第二段錄像來欺騙他們。

                      在這一實驗聲名遠揚之后,西莫斯給1000位知道這個實驗的視覺科學家放錄像,不過這次稍稍做了點改動:當黑猩猩上場時,背景幕布的顏色由紅色改為金色,同時有一位黑隊球員下場。盡管這些科學家知道錄像中有出乎意料之處,但是絕大多數受試者都沒有注意到這兩處變化。因為他們過分專注于尋找黑猩猩,對其他出乎意料之處就視而不見了。

                      “網駕”——和“醉駕”一樣危險的疏忽盲

                      上述兩個實驗告訴我們,雖然每時每刻都有大量的視覺信息投射到視網膜上,但是其中只有一些信息,特別是注意的對象進入知覺,其他的都被忽略掉了。這兩個實驗只不過令人覺得驚奇好玩而已,在現實世界中類似的情況卻可能帶來嚴重后果,但是還有許多人沒有給予應有的重視。最普遍的例子就是邊開車邊打手機。

                      有些人誤以為邊開車打邊手機之所以危險,是因為一只手拿著手機,就只能用另一只手操縱方向盤;如果用耳機或免提方式打手機,使雙手都解放出來掌握方向盤,那就沒有多大危險——這不就像司機和坐在副駕駛座上的朋友談話一樣嗎?其實大謬不然。上海以及美國有些州立法禁止一手拿手機通話一手駕車,但是不禁止在駕車時用耳機或免提方式打手機,可能是因為后者用電子警察抓拍取證很困難,而并不意味著這樣做不危險。

                      邊駕駛汽車邊打手機造成危險的原因在腦不在手。打手機分散了注意力,使你的心思沒有放到路面上去。無論是實驗室中用駕駛模擬器做實驗,還是對交通事故原因的統計都一致表明,邊打手機邊駕車造成交通事故的風險比不打手機高4倍,但和是否用手握住手機無關,其風險和醉駕處于同一水平。

                      打手機很可能嚴重分散了司機的注意力,影響到安全駕駛所需要的空間處理能力。這方面的一個證據是駕駛員的眼動。在正常情況下,司機的眼光應該不斷四處搜索,但是打手機時,目光只是投向前方,而且還不知道他究竟是否真的看清了前面的情況。這就造成反應遲緩和其他問題。

                      美國神經科學家馬魯瓦做了一個實驗。他讓受試者分別執行兩個任務:一個是聽到8種不同的聲音后點擊相應的鍵,另一個是看到8種不同的圖像之后說出相應的母音。當受試者分別執行這兩個任務時,他們幾乎在刺激出現之后立刻做出正確的反應。但是,如果同時執行這兩個任務,他們對第二個刺激的反應差不多要延遲1秒。雖然對許多日常事務來說,延遲1秒并沒有多大關系,但是如果以每小時60千米的速度驅車,反應慢1秒卻可能導致致命的后果。

                      美國科學家斯特雷耶及同事用一臺汽車駕駛模擬器研究駕駛時打手機的影響。受試者在實驗時處于各種不同的駕駛條件之下:手持手機打電話,用免提方式打電話,和副駕駛座上的朋友聊天,甚至處于“醉駕”狀態。然后,受試者要完成下列簡單任務:沿高速公路驅車幾千米并尋找特定出口;在市內開車,并按交通信號燈及時停車;變道并注意行人。儀器嚴密監視其駕駛速度、在車道上的表現和眼動,還記錄了他們的腦電。結果表明,和在車內的其他交談方式比起來,通過手機交談特別使司機分心。

                      熟,未必能生巧

                      別以為自己是“超任務執行者”

                      有人以為“熟能生巧”,如果多加訓練,就可以減少“網駕”的危險。事實并非如此。美國心理學家斯特雷耶和沃森對經常用手機和不常用手機的駕駛員進行了對照研究,并沒有發現前者打手機造成的駕駛失誤比后者少。

                      近年來,斯特雷耶和沃森等人對300多名受試者進行實驗。他們要求受試者對自己執行多任務的頻率和能力進行自我評分。然后,他們讓受試者完成多任務測試:一邊從一長串物品清單中記住盡可能多的物品,一邊解數學題。此外,他們還給受試者發調查問卷,由此評定受試者沖動和尋求刺激的程度。結果發現,在日常生活中越是經常執行多任務的人,其工作記憶的容量越小,也越是沖動和喜歡尋求刺激,同時越會高估自己執行多任務的能力。這說明他們之所以喜歡執行多任務,并非真的技巧過人,而是過于自信的結果。

                      不過也有例外。斯特雷耶和沃森偶然發現,有一名受試者無論執行單個任務還是同時執行兩個任務,得分都很高,這引起了他們極大的興趣。后來,他們從700個受試者中發現了19個這樣的人,他們把這些人稱為“超任務執行者”。

                      為了研究這種超?,F象的神經機制,斯特雷耶和沃森對16名超任務執行者以及在其他方面和這16人匹配的普通受試者做了磁共振成像。結果發現:對普通人來說,任務越艱巨,就要調動越多的腦內資源參與;但對超任務執行者來說,任務變艱巨時,其腦活動幾乎沒有任何變化。

                      和普通人相比,超任務執行者在下列腦區中的活動差異最為顯著:額端前額葉皮層、背外側前額葉皮層和前扣帶皮層。斯特雷耶和沃森對額端前額葉皮層特別感興趣,因為和大猩猩比起來,人類這部分皮層特別大且神經元連接緊密。他們認為,盡管人類執行多任務的能力問題叢生,但這可能反映了人腦在進化上的最新發展。 另外,臨床觀察表明,額端前額葉皮層受傷的患者執行多任務的能力更差,這從反面證實了這一皮層對執行多任務的重要性。

                      在遙遠的未來,人類也許都能進化為超任務執行者。遺憾的是,現在我們絕大多數人還不是超任務執行者,因此邊開車邊打手機是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讓我們珍惜生命,不要邊開車邊打手機!

                    上一篇:黑枸杞是軟黃金?后廚房的茄子皮笑了
                    下一篇:我們要什么?長壽!怎么要?改DNA!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