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81213_900719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科學畫報》

                    《科學畫報》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由中國科學社于1933年8月創刊,距今已有80年的歷史?!犊茖W畫報》在80年的辦刊歷程中,形成了通俗生動、圖文并茂地介紹最新科技知識,形式多樣地普及科學技術的特點,對提高廣大群眾的科學水平,啟發青年愛好科學、投身科學事業起了很大的作用,當今的不少著名學者、教授、科學家,青少年時代都曾受到它的熏陶和啟發。

                    文章數
                    分享到:

                    米飯配普洱,癌癥找上門?

                    2018-12-13 21:08:00

                      自然界中有各種各樣的有毒物質,比如細菌、真菌、毒素、重金屬、有機污染物等。從健康角度看,我們自然是希望它們在食物中“不存在”。然而,我們吃的食物、喝的水、呼吸的空氣中,有毒物質不可避免地存在著,于是我們就只能希望它們的含量“盡可能低”。

                      大米中的黃曲霉毒素

                      黃曲霉毒素是其中的一個例子。它廣泛存在于糧食(比如大米)中,按照中國的標準規定,大米中黃曲霉毒素的含量不超過10ppb(1ppb為十億分之一)就可以上市銷售。

                      之所以選定10ppb,一是為達到這個數字而付出的社會代價可以接受,二是這個數字帶來的健康風險也可以接受——這就是“盡可能低”的真正含義。更低的標準,比如5ppb,意味著約有10%的大米因為“黃曲霉毒素超標”而不能食用——那是一億多人的口糧,至少目前這是我們社會承擔不起的。所以,5ppb的含量就是“不可能的低”。

                      那么,這個10ppb帶來的癌癥風險有多大呢?

                      在食品風險評估中估計的是“最大可能性”。也就是說,假定一個人每天吃的大米很多(比如500克),而且吃的全都是“臨界超標”的大米(即黃曲霉毒素含量為10ppb),那么其每天攝入的黃曲霉毒素是5微克。假設他的體重是60千克,按照黃曲霉毒素與肝癌風險劑量關系,他得肝癌的可能性每年將增加十二萬分之一。如果按照全國13億人來算,那么每年光是因為吃米飯而患肝癌的人數就將超過1萬人!

                      驚不驚悚?意不意外?

                      這算法當然不靠譜。十二萬分之一是“最大風險”,是在各個參數都取極限值的時候得出來的,表示實際情況不會比其更糟。比如說,一個人很難每天都吃500克大米,更不大可能吃的所有大米都是黃曲霉毒素10ppb的“臨界合格產品”。拿著這個風險去乘以全國總人數,從而得出全國每年因為吃米飯而得肝癌的人數,就更是大大高估了實際情況。因為10ppb只是“可能遇到的最大含量”,實際上,絕大多數大米是不會有那么高的。

                      普洱茶中的黃曲霉毒素

                      看明白了這個例子,我們再看看普洱茶中的黃曲霉毒素。

                      根據公開報道的許多數據顯示,規范生產倉儲的普洱茶中并沒有黃曲霉毒素。為了估算“最大風險”,我們取普洱茶中黃曲霉毒素的含量為10ppb這個“幾乎不會達到的含量”,并假定一個人每天喝10克這樣的普洱茶,還假定其中所有的黃曲霉毒素都泡到了茶水中——在這種極端的假定下,這個人每天攝入的黃曲霉毒素是0.1微克。

                      如果要拿這個“最大可能值”來說事兒,那么就相當于米飯問題中的每天5微克,意味著吃米飯攝入的黃曲霉毒素是喝普洱茶的50倍;如果要考慮大多數大米中不會有那么高的含量,那么也得考慮大多數普洱茶中沒有黃曲霉毒素,即使檢測的是“濕倉普洱”,其黃曲霉毒素含量也大多在5ppb以下。

                      也就是說,這個0.1微克的數字,是作為風險評估所考慮的“最大可能值”,跟大米的5微克相對應的。

                      那些嚇唬人的小伎倆,是利用0.1這個“極端數字”得出“10萬人中每年增加0.14例肝癌患者”的可能,再把這個可能性的數字乘以全國總人口,得出“全國每年增加1800例肝癌患者”的結論。

                      其實,黃曲霉毒素與肝癌風險的劑量關系,不同來源的數字不盡相同。所謂得出的“10萬人中增加0.14例”,需要針對乙肝患者才能得到。這樣的結論,你信嗎?

                      實際上,“食品安全”的定義不是“零風險”,而是“把風險控制到可以接受的程度”。這一點,對于食品安全的專業人士是常識,但與公眾的心理期望不同。因為不少公眾有這種不符合現實的認知,也就給了騙子玩弄數字嚇唬大家的機會。

                    本文來自《科學畫報》

                    上一篇:睡得長,活得長
                    下一篇:朋友圈攝影大賽制勝寶典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