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90731_920563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科學畫報》

                    《科學畫報》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由中國科學社于1933年8月創刊,距今已有80年的歷史?!犊茖W畫報》在80年的辦刊歷程中,形成了通俗生動、圖文并茂地介紹最新科技知識,形式多樣地普及科學技術的特點,對提高廣大群眾的科學水平,啟發青年愛好科學、投身科學事業起了很大的作用,當今的不少著名學者、教授、科學家,青少年時代都曾受到它的熏陶和啟發。

                    文章數
                    分享到:

                    長瓣兜蘭的騙局

                    2019-07-31 00:04:00

                      世界上有三分之一的蘭花,會使出模擬昆蟲、扮演昆蟲的情敵、使用“美食”誘惑、進行性欺騙等等五花八門的“絕技”,來誘惑那些常常犯懵的小蟲子,免費為自己干活,壯大蘭花家族。

                      也就是說,這些家伙居然能“牽著昆蟲的鼻子”,讓一些不明就里的昆蟲“愣頭青”按照自己的心思,在既定的模式和時間里幫自己傳粉,末了,還是“鐵公雞”一個,不付給干活者一厘工錢!長瓣兜蘭就是這樣的“鐵公雞”,其“殺手锏”,是會模擬食蚜蠅的產房。

                      食蚜蠅長相如蜜蜂,成蟲像蜜蜂那樣以花蜜、花粉、樹汁為食,只有部分種類食蚜蠅的幼蟲以蚜蟲為食。長瓣兜蘭就是仰仗模擬食蚜蠅的繁殖地,誘騙黑帶食蚜蠅為自己免費做“紅娘”。

                      大約所有母親的心思都是相同的,希望自己的小寶寶一出生就能豐衣足食。黑帶食蚜蠅媽媽在產卵時之所以會精心挑選產房——蚜蟲的聚集區,是希望自己的小寶寶打出生起,就有足夠的食物。

                      有需求的地方就有交易,有交易就會滋生騙術。長瓣兜蘭正是瞅準了黑帶食蚜蠅的“軟肋”,偷偷在自己的花瓣或唇瓣的基部,“畫出”星星點點的“蚜蟲”群—— 一粒粒黑栗色的突起物。在食蚜蠅媽媽的眼里,這里正是小寶寶到時候可以撒著歡吃的“蚜蟲餐廳”。

                      這位視力欠佳的媽媽,自認為找到了中意的產房,開始試圖落到花瓣上去產卵。長瓣兜蘭早料到這一招,蓄意讓花瓣變得光滑而扭曲,食蚜蠅在嘗試了幾次無法降落后,突然發現不遠處還有個平整的“停機坪”,它興沖沖剛一落腳,不承想,一下子便掉進唇瓣特化的兜兜里。失足的食蚜蠅自然不知道,這“停機坪”是長瓣兜蘭用退化的雄蕊,為它專門設置的第二重機關。

                      食蚜蠅開始自救,可兜壁內除合蕊柱所在的內通道外,全部光滑無比,想突圍出去比登天還難!這期間它也嘗試過其他方法(譬如跳出),無功而返后,只好乖乖沿著由唇瓣和合蕊柱構成的傳粉通道往外爬。然而這條通道,正是長瓣兜蘭存放花粉塊的所在地,是兜蘭設置的第三重機關。毫無疑問,成功逃脫的食蚜蠅在爬出通道的那一刻,背上沾滿了長瓣兜蘭的花粉。當它在下一朵花上重復受騙時,便“榮升”為長瓣兜蘭的“紅娘”。

                      再來關注一下成功在“蚜蟲”堆里產卵的食蚜蠅的后代。食蚜蠅的小寶寶孵化出來后,很快發現母親為自己準備的食物,只是一堆形似蚜蟲的植物附屬品,完全不能食用。而此刻,食蚜蠅媽媽早已不知去向,可憐剛剛來到這個世界的食蚜蠅幼蟲,只能活活被餓死??磥?,黑帶食蚜蠅媽媽不僅粗心大意,而且是個虎頭蛇尾的家伙,難怪容易被長瓣兜蘭利用。

                      有趣的是,南美洲有一種長瓣兜蘭,其扭曲的花瓣居然長達兩米。這些直接拖到地面上的長花瓣,是這種兜蘭專門為一些不會飛的小昆蟲搭建的“天梯”。昆蟲們循著兜蘭發出的氣味,沿著并不十分光滑的“天梯”往上爬,末了也會落入超長瓣兜蘭的兜兜里,重復起黑帶食蚜蠅“背花粉”的經歷,演繹著一幕幕“天梯紅娘”的悲??!

                      長瓣兜蘭鼓搗出的這套復雜的傳粉系統,看似高明,卻也讓自己陷入脆弱的境地,加之人為掠奪式采挖,長瓣兜蘭目前已處于瀕危狀態。為了利益,讓自己成為他人的地獄。長瓣兜蘭的邏輯,似乎越來越顯得不合時宜了。

                    本文來自《科學畫報》

                    上一篇:貓是怎樣征服世界的
                    下一篇:如何睡一個好覺?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