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90808_921166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科學畫報》

                    《科學畫報》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由中國科學社于1933年8月創刊,距今已有80年的歷史?!犊茖W畫報》在80年的辦刊歷程中,形成了通俗生動、圖文并茂地介紹最新科技知識,形式多樣地普及科學技術的特點,對提高廣大群眾的科學水平,啟發青年愛好科學、投身科學事業起了很大的作用,當今的不少著名學者、教授、科學家,青少年時代都曾受到它的熏陶和啟發。

                    文章數
                    分享到:

                    動物也會玩

                    2019-08-08 23:35:00

                      2013年4月,一群壁虎在太空中不亦樂乎地做起了游戲。它們原本只是科學家的實驗道具,搭載在俄羅斯的“Bion-M”號生物實驗衛星上??墒瞧渲械囊恢槐诨⑼嫘拇蟀l,從拴它的項圈中逃脫了出來。于是,在微重力條件下,這只項圈在壁虎間飄來飄去,引起了壁虎們的強烈興趣:一只壁虎用鼻子拱項圈,一只試圖把頭鉆進去,還有一只則把項圈按在甲板上。

                      2015年,俄羅斯科學家公開了這段視頻,讓我們進一步認清了一個事實:并不是只有小貓、小猩猩等哺乳動物才會做游戲,鳥類、爬行類、魚類,甚至無脊椎動物(如蜘蛛和胡蜂)都很會玩。比如,章魚會擺弄樂高積木,科莫多巨蜥可以與飼養員進行拔河比賽,而早在6 500萬年前,動物骨頭就曾是暴龍的一種玩具——這話可不是亂說的,有化石上的齒痕作證呢。

                      當說到“做游戲”時,我們在說什么

                      那么問題來了,怎樣的行為才算得上是做游戲呢?舉個例子,同樣是“跑”,小動物漫無目的地跑來跑去可以權當它在做游戲,但為了躲避天敵而逃跑就肯定不是在玩了。怎樣界定這兩種行為呢?

                      游戲行為,又稱玩耍行為,屬于動物學習行為的范疇。2005年,有科學家提出了動物游戲行為的幾個特征:所謂游戲,應該是一種自愿的、經常重復的行為;沒有明確的目的,也談不上什么實際用途;不局限于某一特定的個體,而是人人都會。

                      做游戲需要發達的大腦嗎

                      早期,科學家往往把哺乳動物作為重點關注對象,因此想當然地認為做游戲是相當復雜的事情,必須有一顆足夠理智的大腦,但實際上,動物的游戲五花八門,有難有易。

                      2014年,德國科學家見識了烏鴉有多會玩。他們給烏鴉幾只塑料小鼠和蜘蛛作玩具,然后,聰明的烏鴉就開發出了難度系數各異的游戲。它們用喙部和爪子去操縱玩具——這已經有點難了;一只烏鴉玩起玩具之后,其他烏鴉也會加入,——這就成了群體游戲,難度升級;當手頭沒有玩具的時候,烏鴉也會倒掛在樹枝上自娛自樂——這雖然簡單得不值一提,但顯然也是在做游戲呢!

                      事實上,像奔跑、跳躍、嬉戲這些最簡單、最原始的游戲形式,根本無須發達的大腦??茖W家比較了15種類別(這里以一個“目”為一類)的哺乳動物,結果發現,對于不同類別的動物來說,大腦越發達的類別就擁有越多頑皮的成員;而在同一個類別中,做游戲的能力則未必與大腦的發達程度有關,以靈長目動物為例,那些最頑皮的物種,其大腦反倒并不發達。

                      盡管“會不會玩”與“大腦發不發達”無關,但做游戲可以強化大腦的功能。來自大鼠的研究表明,游戲可以影響大腦皮質的發育,而大腦皮質是負責復雜性思維和情緒調節的高級中樞。如此看來,小朋友應該擁有更多適當的游戲時間,而不應天天只忙于各種課外補習活動。

                      做游戲需要大腦嗎

                      既然做游戲不需要發達的大腦,那么,沒有大腦皮層的蜘蛛會做游戲嗎?答案很可能是肯定的哦!

                      蜘蛛并沒有真正的腦,它們的“腦”只是3股神經聚集形成的略微膨大的神經結。蜘蛛彼此并不能看到對方,但它們僅憑感受到的振動,就可以同時做出相同的動作。這一神奇的現象當然可以定義為游戲。

                      胡蜂也沒有發達的大腦,但它們也會做游戲。早在2006年,意大利科學家就留意到,年幼的胡蜂聚集在一起取暖過冬時,會像哺乳動物一樣,做出一些嬉戲打鬧的動作,例如舔一舔或者咬一口彼此的觸角,像在互相攻擊,又像在開玩笑??梢钥隙ǖ氖?,這種行為毫無目的性,算得上是游戲的一種。

                      難道做游戲不需要大腦的參與嗎?

                      倒也不是??茖W家根據胡蜂的游戲行為推斷,相比大腦的發達程度,大腦的組織形式可能發揮著更為重要作用。比如,胡蜂的大腦的“整體實力”并不出眾,但它們有很強的交流能力和學習能力。

                      做游戲需要理由嗎

                      截至20世紀末,人們仍然只把哺乳動物和鳥類的游戲視為正兒八經的游戲。直到幾位心理學家目睹了章魚做游戲的全過程之后,這種想法才有所改變。

                      這幾位心理學家將一個舊藥瓶拋給了生活在水族箱中的幾只無所事事的章魚,然后這些章魚就玩起了瓶子。它們把瓶子當作玩具,向它噴水,用水流把它推開,再等待瓶子被水族箱的循環水流帶到眼前,然后再噴水把它推遠,如此周而復始,這個過程似乎讓它們很是享受。于是,科學家終于意識到,游戲并不是哺乳類和鳥類的專利,它可能存在于整個動物王國中。

                      至于動物為什么會演化出做游戲的能力,還真不是三言兩語能說清楚的。

                      游戲最初很可能只是動物們無聊之余的消遣。試想,如果一群動物早已儲藏了豐富的食物,周圍也沒有能威脅生存的天敵,不需要覓食也不需要東躲西藏,這樣無所事事的日子過久了,自然會找點樂子,也就是開始做游戲。上面提到的水族箱里的章魚,就屬于這種情況。

                      這套理論同樣適用于“Bion-M”號上那群玩耍的壁虎。為什么壁虎在飛船上會做游戲,而在地球上卻不會?因為壁虎是爬行類動物,它們的新陳代謝速度比鳥類和哺乳類都慢得多,在地球上,進行劇烈活動要消耗大量的能量,這代價太昂貴了;但在太空,壁虎處于近乎失重狀態,游戲時消耗的能量并不多,因此它們有余力做游戲。

                      做游戲會讓動物們開心嗎

                      那么,這些沉浸在游戲中的動物們——蜘蛛、胡蜂、壁虎、烏鴉,它們真的開心嗎?

                      很遺憾,我們基本只能猜出哺乳動物的心思,因為我們可以將它們的肢體語言或面部表情與人類做比較。至于其他動物是怎么想的,我們還不得而知。

                      看著水族箱里玩瓶子的章魚,或者“Bion-M”號上玩項圈的壁虎,我們只知道它們在做游戲,并不知道它們是否玩得開心。就連稍微高等一些的烏鴉,我們也只能通過它們的一些小動作,猜測它們大概是開心的吧?

                      無論如何,這個問題的答案多半來自科學家的直覺。要洞察動物的情緒,還是個任重而道遠的任務。

                    本文來自《科學畫報》

                    上一篇:當達爾文遇見加拉帕戈斯群島
                    下一篇:Li-Fi,有光照就有網絡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