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201019_1035874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科學畫報》

                    《科學畫報》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由中國科學社于1933年8月創刊,距今已有80年的歷史?!犊茖W畫報》在80年的辦刊歷程中,形成了通俗生動、圖文并茂地介紹最新科技知識,形式多樣地普及科學技術的特點,對提高廣大群眾的科學水平,啟發青年愛好科學、投身科學事業起了很大的作用,當今的不少著名學者、教授、科學家,青少年時代都曾受到它的熏陶和啟發。

                    文章數
                    分享到:

                    防控新冠肺炎是公共安全大事件

                    2020-10-19 12:20:00

                      目前,新冠病毒在世界各地肆虐,疫情已成為影響全世界的大型傳染病感染的公共安全事件。

                      是否能立刻開發特效藥

                      事實上,任何一種傳染病,包括鼠疫、霍亂(兩者都屬于中國法定傳染病中的甲類傳染病)在最初暴發時,我們都很難找到適用的特效藥。

                      中世紀的歐洲,鼠疫來勢洶洶,教皇在四周點燃熊熊大火進行自我隔離,幸運的是,他逃過了這一劫。20世紀初,中國哈爾濱暴發了兩次鼠疫,在應對過程中也沒有特效藥,主要依靠有效的隔離來解決問題。某種意義上說,最后誰能幸運地活下來屬于概率事件。

                      直到20世紀50年代,世界上才有了應對鼠疫的抗生素。之后,鼠疫再也沒有大規模暴發,這主要有賴于現代衛生體系的建立,和藥物的關系不大。當然,我們不能說開發藥物是做無用功。事實上,2019年年末,中國內蒙古確診的鼠疫患者已在北京醫療機構獲得妥善救治,其中抗生素在治愈過程中起了關鍵作用。

                      霍亂的出現主要因為生活水源被污染,它的消失也主要是因為我們現在使用的是消毒后的自來水。當然,如今世界上已經有了治療霍亂的藥物。

                      2003年,SARS疫情橫掃中國,然而一直到現在,國際上都沒有研制出高效治療的藥物。當時,一些患者由于大量使用了激素類藥物而產生了嚴重的后遺癥。

                      這次我們面對新冠肺炎,也沒有特效藥,只能不斷嘗試以前在治療其他類型肺炎中起過積極作用的藥物,也在試用尚未進行三期臨床試驗但在之前試驗中已有一定效果的瑞德西韋。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申請了瑞德西韋在中國的使用專利,以求真正將其用于治療時不至于有專利障礙。

                      當一個新的傳染病出現時,我們很難一下子找到有效藥物。這也告誡我們要盡量抵制引起傳染病的行為,比如,不再食用野生動物等,以免疫情出現時,我們只能寄希望于“幸運的概率”。

                       病毒

                      面對疫情,要不要“小病大治”

                      如果我們發現了傳染病的苗頭,是否需要嚴陣以待?甚至是否需要“高射炮打蚊子”?

                      正如美國電視劇《血疫》中,生物學家殺滅了攜帶埃博拉病毒的猴子,國會議員質疑道:“這個病毒的變種可能完全不會影響人類,為何還要耗費資源應對?”生物學家答道:“也許這個變種不會感染人類,但是人類不能依靠僥幸來躲過病毒的攻擊?!?/p>

                      現實生活中也是如此,一旦臨床上發現了傳染病的存在,一定要在最短的時間里以最強的措施進行應對。

                      2018年,美國《自然》雜志發表了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等單位的一項研究成果:2017年導致廣東2.4萬多頭豬死亡的致命疾病,是一種源于蝙蝠的新型冠狀病毒,它被命名為“豬急性腹瀉綜合征冠狀病毒”,簡稱SADS病毒。由于其主要宿主是豬,幸而沒有對人類造成巨大的傷害和影響。

                      而這次疫情中的新冠病毒,雖然與SADS病毒都是新型冠狀病毒,但并非同一種病毒,其在傳染性上就明顯強于SADS病毒?,F代科學技術能夠幫助研究人員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影響人類健康的病毒基因,進而和已知的一些病原體的基因進行比對,發現相似性。

                      但是,相似的病原體哪怕只在幾個基因片段上存在不同遺傳信息,也可能具有完全不同的特性,對于人類的影響不可輕忽。尤其是在面對可能感染人類的病毒時,我們絕對要用心對待,不能有一點兒馬虎。一個“大病小治”,就有可能帶來災難性的后果。

                      傳染病的防治,如何做到無一遺漏

                      事實上,即使長時間內沒有出現大規模的傳染病,國家的疾病預防與控制系統也應該時時待命,而不是被隱形裁撤。傳染病的預防工作就像空氣一樣,我們不一定感覺得到它的存在,但是它一旦缺失就可能會帶來巨大的災難。

                      在2003年SARS疫情之后,中國加強了疾病預防與控制的力量,同時在疾病的報送邏輯上有所加強。比如,醫生在患者就診時,如果發現有造成大規模傳染的可能,就會在醫療服務系統的終端填寫相關信息;這些信息將同步到達不同級別的疾病預防控制中心。

                      畢竟,一家醫院不見得能判斷疫情規模,但是一個區的衛生部門可能會搜集全區同類疾病的信息;與之類似,一個區里出現了傳染病患者也許是個例,而在一個市的范圍內,就可能有明顯的傳染規律;一個省可能沒有疫情擴散趨勢,而從國家的角度看,可能就有燎原之勢。

                      疾病信息的報送系統如果不受人為干擾,就能在同一時間讓不同級別的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獲知信息。這些信息經過大數據技術的集成處理,就能盡早反饋給不同地區的衛生部門和醫療機構,讓其提高警惕。

                      我想,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之后,國家會在疾病信息報送系統上繼續加強運轉流程,保證不再有漏網之魚;各地各級政府也會吸取經驗和教訓,使得瞞報或漏報的事情不再發生。

                       洗手

                      人類如何與其他生物和平共處

                      人類在幾千年的進步歷程中漸漸走向文明,在這一過程中,世界各地都有先行者在不斷嘗百草和尋找可馴化的動物。人類逐漸找到了“馬、牛、羊、雞、犬、豕”等適合作為工具或食物的動物,發現了可供食用和種植的植物,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這些適合人類使用的動植物進一步獲得高產,滿足了人類日益增長的物質需求。

                      但是,人類也要適可而止,要盡量避免對野生動物做無意義的開發,不要為了滿足口腹之欲而對野生動物不厭多、不厭奇地食用。野生動物身上可能攜帶著不為人類所知的病毒,這些病毒一旦感染人類,將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文/陳安

                    本文來自《科學畫報》

                    上一篇:敢醫敢言的鐘南山
                    下一篇:疫情初期、中期和后期的心理防線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