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201022_1036100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科學畫報》

                    《科學畫報》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由中國科學社于1933年8月創刊,距今已有80年的歷史?!犊茖W畫報》在80年的辦刊歷程中,形成了通俗生動、圖文并茂地介紹最新科技知識,形式多樣地普及科學技術的特點,對提高廣大群眾的科學水平,啟發青年愛好科學、投身科學事業起了很大的作用,當今的不少著名學者、教授、科學家,青少年時代都曾受到它的熏陶和啟發。

                    文章數
                    分享到:

                    不吹不黑,三峽大壩要不要為洪水背鍋?

                    2020-10-22 11:11:00

                      江河上的大壩是人類改造自然的代表作。正如詩中所言:“更立西江石壁,截斷巫山云雨,高峽出平湖?!币舱蛉绱?,對于大壩,歷來反對者有之,贊同者亦有之,各種觀點的碰撞甚是熱鬧。其中,爭議最大的自然是長江三峽大壩,由于它高大上的形象,這幾十年里不時成為“火力”瞄準的靶心。

                    大壩

                      筆者曾多次就此接受過國內外媒體的采訪,人們提出的問題往往帶有一個共同的觀點,就是三峽大壩在生態方面存在很多不好的影響。網絡上也流傳著五花八門的質疑,例如,遭遇干旱是否與大壩有關,連降暴雨是否為大壩所致。對于這些觀點,我們也許無法一一證實或證偽,但是,我們要強調一種更為客觀科學的立場:一項偉大的工程帶來的影響不可能全是壞的,也不可能全是好的,如果好的影響明顯超過壞的,那么,這項工程就是值得的。

                      這一原則實踐起來存在困難。如果僅僅考慮經濟上的成本與收益,計算思路還是較為清楚的,難點在于考量生態與環境領域的各種影響。其自然屬性各不相同,又難以統一折算為可比較的貨幣變量。例如,一座水壩增加了當地的農田灌溉面積,同時也改變了地貌。兩種影響中前者算積極的,后者是消極的,但很明顯,兩者是不能直接比較的。由于不能直接比較,就出現了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局面。每個批評者都會將自己看重的那種影響過度放大,而忽視其他方面或整體的影響。這無助于作出客觀、合理的決策。所以,雖然無法將所有的生態環境影響置于統一的架構內加以比較,但在評判某一大壩的生態效應時,還是有必要盡可能全面地列出影響清單,尤其是那些容易被批評者忽視的正面影響。

                      以三峽大壩為例,以下的積極作用尤其值得重視。

                      首先,三峽大壩生產的電力一定程度上替代了化石能源。我國的能源消費以煤為主,因此也長期受到大氣污染的困擾。水電作為一種相對清潔的能源,可以削減二氧化碳、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煙塵的排放,顯著改善空氣質量。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兩點:一是成渝城市群和長江中下游城市群的大氣顆粒物,也就是PM10和PM2.5的排放會受到遏制;二是重慶等城市的酸雨問題得到了緩解。這里特別要提一下重慶的酸雨治理。20世紀80年代,我國重慶及其周邊地區,是世界上酸雨最為嚴重的地區之一,曾經發生過大片森林受毒害而枯萎的事件。當時,酸雨可以說是該地區生態系統的最大威脅。經過30年左右的努力,重慶的酸雨治理已經獲得初步成功。30年前,當地雨水平均pH值為4.2,近年來已上升至5左右。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究其原因,固然與電廠脫硫和產業結構調整等許多方面的努力相關,但水電的發展肯定有重大貢獻。

                    大壩

                      三峽大壩的另一個重要作用在于滯洪蓄洪。長江掙脫了三峽的束縛,來到廣闊的兩湖平原后,從來都是自由自在且肆意妄為的。其北側江漢平原的前身是云夢澤,南側洞庭湖平原的前身是更為廣闊的古洞庭湖,兩個大湖其實就是長江的洪水調節池。但人類占領了這兩塊平原,云夢澤消失了,洞庭湖也極度萎縮,取而代之的是農業區和兩大城市群。而長江則被限制在大堤之內的河床。一旦四川盆地及其周邊山區降雨量過大,洪峰再與漢江和湘江的洪水疊加,就會對干流兩側人口高度密集的平原形成致命威脅。20世紀50年代,周恩來總理視察荊江大堤時,曾留下“如履薄冰,如臨深淵”的沉重話語。1998年的抗洪搶險,如同打了一場大規模的戰爭。近年來,暴怒的長江似乎變得溫柔了,那段年年與洪水拼死搏斗的歷史終于遠去。此時又有幾人能夠想到這是三峽大壩的貢獻?

                     

                      文/戴星翼

                    本文來自《科學畫報》

                    上一篇:如何安全地到火星上溜一圈,然后再安全地回來?
                    下一篇:洪水可能源自天河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