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科學畫報》

                    《科學畫報》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由中國科學社于1933年8月創刊,距今已有80年的歷史?!犊茖W畫報》在80年的辦刊歷程中,形成了通俗生動、圖文并茂地介紹最新科技知識,形式多樣地普及科學技術的特點,對提高廣大群眾的科學水平,啟發青年愛好科學、投身科學事業起了很大的作用,當今的不少著名學者、教授、科學家,青少年時代都曾受到它的熏陶和啟發。

                    文章數
                    分享到:

                    機器人,不要闖入“恐怖谷”

                    2021-06-02 13:24:00

                      你拍過自帶卡通效果的自拍照嗎?“咔嚓”一聲,照片里的你多了一雙可愛的小耳朵,或者像貓咪一樣的小胡須。哦,那是因為你使用了智能拍照軟件,它可以為照片添加各種特效。

                      你跟手機上的語音助手聊過天嗎?現在,蘋果公司的Siri等智能軟件可以唱歌說話,還能回答簡單的問題呢。

                      跟這些手機軟件打交道已經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了。但如果它們走出手機,成為會拍照、會聊天的人形機器人,就未必如此受歡迎了。人形機器人,也就是外表和動作都酷似人類的機器人,一不小心就會闖入人類心理上的“恐怖谷”。

                      以假亂真的機器狗

                      皮埃爾·德羅茲是18世紀著名的鐘表制造商,他有一個愛好,就是制作精巧的機械玩偶,包括各種惟妙惟肖的機器小動物,當然,也包括機器人。

                      在他眾多栩栩如生的機器人作品當中,最出名的當屬三個分別叫“作家”“畫家”“音樂家”的機器人。每個機器人都由簡單的手柄和齒輪操縱,可以完成一系列動作。最逼真的是“作家”,“他”是一個光著腳的小男孩,能伸出手中的鵝毛筆蘸一下墨水,搖勻筆管中的墨,然后按照要求書寫一行行字句,與此同時,“他”的眼珠子還能跟著手中的筆轉動。

                      德羅茲還做了一條能看護水果籃的機器狗,獻給當時的西班牙國王。當國王拿起籃子里的一只蘋果時,驚人的一幕發生了:“忠于職守”的機器狗搖搖晃晃地跑了起來,還發出一陣狂吠,把一條真正的狗嚇得躥了出去。侍衛們蜂擁而至,他們以為這條會動會叫的“狗”是一種巫術。

                      愛迪生的“小怪物”

                      機器狗能嚇到狗,機器人也能嚇到人,比如愛迪生的“會說話的娃娃”。托馬斯·愛迪生,這位因發明了白熾燈而舉世聞名的發明家,也熱衷于制造自動化的機器人。1890年,他隆重推出了一款機器人——“會說話的娃娃”。

                      這個娃娃跟我們抱在懷里的小玩偶完全不同,“她”一點也不討人喜歡。 “她”身高61厘米,體重2千克,相對笨重的外形已經讓人不愿親近了。更糟糕的是,盡管“她”的金屬身軀里隱藏了一個微型留聲機,只要搖動背部的手柄就可以唱出歌來,但是“她”發出的聲音很古怪,甚至聽不清楚在唱什么,這使得人們對“她”的印象更差勁了。由于不受歡迎,“會說話的娃娃”只生產了1個月就宣告下線。愛迪生在失望之余,戲稱這個娃娃是“小怪物”。

                      盡管愛迪生一生有數不盡的成功的發明,但“會說話的娃娃”確實是個敗筆。多年以后,設計師依然百思不得其解:明明跟人類這么像,為什么非但沒有拉近與人類的距離,反而讓人心生厭惡,避猶不及?

                      越像未必越好

                      1970年,日本機器人專家森政弘提出了“恐怖谷”理論,用來解釋這一心理現象。他認為,當機器人與人類在外表和動作上越來越相似,人類就會越來越喜歡它們。比如,我們會把電影《星球大戰》里的C-3PO看作好朋友,而工廠車間里埋頭造汽車的機器人,我們就不會感到親切。但是,當相似程度上升到一個臨界點時,我們對機器人持續攀升的好感卻戛然而止,不僅一下子不喜歡了,甚至還覺得恐怖、瘆得慌。直到機器人繼續“進化”,變得跟人類一模一樣,才能重獲人類的喜愛。

                      如果把人類對機器人的好感程度畫成一條曲線,那么在這個臨界點處,會呈現急劇下跌的形狀,仿佛突然間墜入谷底,這就是恐怖谷。

                      恐怖谷里的機器人,跟人類其實非常相似,只差一點兒就能以假亂真了。但遺憾的是,就因為只差一點兒,所以這僅有的差別才會被放大,顯得刺眼可怖。想想看,一個機器人也擁有像人類一樣的彈性皮膚,結果一摸,竟是由橡膠制成的;它能目不轉睛地凝視著你,但是眼神空洞;它會動,但肢體極為不協調;它也有喜怒哀樂的面部表情,但整張臉怪誕呆板,帶有一種皮笑肉不笑的僵硬——這簡直是個怪物!還不如一點都不像呢!

                      科幻電影里的恐怖谷現象

                      恐怖谷現象不僅出現在機器人身上,也出現在許多科幻電影的人物形象身上。

                      2001年,電影《怪物史萊克》點映時,有些小朋友看到酷似真人的菲奧娜公主出現在大銀幕,甚至嚇得哭了起來,還好,電影公司很快作出調整,給菲奧娜公主的形象增添了許多卡通元素,讓她不那么“擬人”。2005年的動畫片《極地特快》講述了一個小男孩去往北極的奇幻之旅,原本是個很吸引人的故事,但其中的列車員看上去一副僵尸樣,導致票房慘淡。到了2009年,導演詹姆斯·卡梅隆就學乖了,他在電影《阿凡達》里塑造的納美族人有著藍色的皮膚,像小兔子一樣的耳朵。它們的模樣跟人類相去甚遠,反而大受歡迎,成為紅極一時的銀幕形象。

                      同樣是科幻電影里的機器人,為什么有些讓人感覺萌萌的,有些卻讓人毛骨悚然?科幻電影的導演仍在尋找卡通形象和真實人物之間的分界線。

                      機器人應該設計成什么樣

                      為什么會出現恐怖谷現象?這可能是因為,我們看到自認為不正常的事物,會本能地回避和排斥。這些機器人的外觀既不完全像人類,又不像傳統的機器人,我們會覺得這是不正常的,從而產生厭惡和恐懼。

                      恐怖谷現象的產生也可能是由于預期和現實之間的矛盾。也就是說,如果我們明知眼前的是一個機器人,我們自然會預計它做出機器人的反應,但事實上,它的動作、表情卻跟人類很接近,這就與預期相矛盾,使我們產生了認知上的錯亂,從而催生厭惡、恐懼等負面情緒。

                      我們很快就要步入一個與機器人共處的時代。未來,機器人可能會擔任博物館的引導員,會幫助自閉癥的孩子重拾社交技能,會陪伴老年人排解孤獨……那么,它們的模樣絕對不能嚇到我們,最好讓我們感到朋友般的親切。

                      許多機器人專家認為,設計機器人時,沒有必要追求過于逼真的“擬人”效果,跟人類太過相似,十有八九都會陷入恐怖谷。干脆別模仿人類了,做一個徹頭徹尾的機器人,像機器人瓦力那樣,難道不好嗎?

                      文/水水

                    本文來自《科學畫報》

                    ©2011-2021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