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60425_324257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旅行攝影》

                    《旅行攝影》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專為熱愛旅游鐘情攝影的精銳人士量身定制的生活期刊。它以專業和品質為綱,通過充滿創造力的內容策劃,將旅行與攝影完美交融的體驗,理性而時尚地呈現給深具品味的讀創造趨勢、引領潮流、傳遞“用攝影的方式去旅游”的創意生活態度。

                    文章數
                    分享到:

                    體驗| 【西疆流浪記】到西部畫個大弧線

                    2016-04-25 10:01:17

                    從拉薩到成都,可以走2000公里的川藏公路,也可以用59天,畫個12000公里的弧線。我一路一個人,一路搭車,一路穿越新藏線、塔克拉瑪干大沙漠、羅布泊、可可西里、川藏北線。搭車旅行充滿危險,但也帶來無數的奇遇和故事。

                     

                    38608

                    ▲色達全景,夜雨后的晨曦

                     

                    “新藏線 在高原屋脊上行走”

                    民諺有云:黑卡達坂旋,九十九道彎。身臨其境才知毫不夸張。邊巴師傅開過一個轉彎,稍停一秒,果斷拐上了一條我都沒有注意到的岔路,以50公里的時速呼嘯著直朝山谷沖去。

                     

                    新藏線,是喀什到阿里的1455公里公路。這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公路,海拔5000米以上的路段有130公里。在人跡罕至的高原屋脊上,新藏公路是所有進藏線路中最艱苦的一條,也是我唯一沒有走過的一條。

                    在塔欽遇到司機邊巴師傅,是件非常幸運又神奇的事情。告別拉薩青旅里萍水相逢的旅伴,我搭車到塔欽圓了岡仁波齊轉山夢。四年前,也是在這里陰差陽錯沒能去成普蘭,此行決定先彌補這個遺憾再搭車去新疆。

                     

                    38609

                    ▲在壇臺轉經的僧人

                     

                    坐在塔欽的甜茶館里等班車時,進來一個喝茶歇腳的藏族司機。閑聊中得知他空車去喀什接客人,我聽到蹭一下就跳起來求搭車,果斷再次放棄了沒有緣分的普蘭。

                     

                    38610

                    ▲巴音布魯克草原牛羊下山

                     

                    在新藏公路上,最后一個能看到游客的地方是獅泉河以北100公里的班公湖。天空一塵不染,水色青碧明艷,腳下綠草如茵,遠處雪山依稀,正是春末夏初高原的柔軟角落。過了班公湖,塵沙撲面而來,無人區的氣息也隨著越發顛簸難行的道路和越來越稀薄的空氣漸漸強烈。然而我心中新藏公路的美,恰恰在于這四野無人的空曠感。

                    車一路開到紅土達坂,路邊一塊簡陋的牌子上寫著海拔5230米。不過據驢友所稱,達坂的實測海拔超過5400米,是新藏線實際上的最高點。這里海拔高,地勢卻平緩,公路兩邊綿延的紅土在高原的陽光下,襯得雪山都黯然失色。再向前23公里,就是新藏線最著名的地標——界山達坂。

                     

                    38611

                    ▲賽里木湖,草原騎手與野花的家

                     

                    日落時分,我和邊巴師傅終于到了死人溝。這個邪氣的名字來源于無數因高反或寒冷葬身于此的旅人——從新疆往西藏方向走,在這里正是高反最嚴重的時候,許多人就此一睡不醒。雖然我們從西藏反走早已適應了高原,但邊巴師傅仍然不愿在“死人溝里睡一覺”。在漆黑得化不開的夜色中,我們翻過奇臺達坂,繼續趕路。死人溝到大紅柳灘的189公里夜路顯得如此漫長,連邊巴師傅都不停地問我還有多遠,緊盯著路邊所有里程碑計算剩余的距離,直到小旅店孤零的燈光在地平線上出現。

                     

                    38612

                    ▲色達,講經大殿里聽講的僧眾

                     

                    我抓緊座位前面的扶手,興奮地睜大眼睛尋找近路和正路匯合的地方,體會著老新藏線越野路上只屬于4500米的超快感。民諺還有云:麻扎達坂尖,陡升五千三。這句倒是不乏夸張成分。

                     

                    “羅布泊 不要只是擦肩而過”

                    羅布泊的白天是地獄。晴朗的白天是美麗的地獄,而風沙肆虐的純粹的地獄我有幸無緣得見。窗外白云朵朵,藍天因著過分暴烈的日光而顯得顏色淺淡,稍微多望一會兒就幾近目盲。眼神卻總也忍不住飄出去。多么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的美。

                     

                    告別邊巴師傅,沿著沙漠公路搭車到烏魯木齊,去看過北疆的花海,我又開始計劃下一步行程。羅布泊就在此時從腦海中浮現。穿過羅布泊,經315國道就可以到達青海再南下四川。然而,和烏魯木齊的包車師傅談起這事時,卻遭到了無情的打擊:“哈羅公路(哈密—羅布泊的328省道)比沙漠公路車少一百倍!”但是我終歸不撞南墻不回頭,決定先搭車到哈密再看。反正河西走廊我還沒有走過,大不了去蘭州吃牛肉面也好。

                     

                    38613

                    ▲昭蘇的牧羊少年

                     

                    羅布泊的白天是地獄。晴朗的白天是美麗的地獄,而風沙肆虐的純粹的地獄我有幸無緣得見。窗外白云朵朵,藍天因著過分暴烈的日光而顯得顏色淺淡,稍微多望一會兒就幾近目盲。眼神卻總也忍不住飄出去。多么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的美。戈壁上不息的風在白天只是撲面的熱浪,在室外站上一分鐘,就能帶回一身即將干掉的汗。這時候簡陋的地窩子成了避難所,在炙烤著大地的陽光下,唯有泥土中還能藏著一絲涼意。

                     

                    38614

                    ▲黑卡達坂旋的九十九道彎

                     

                    離開羅布泊卻沒有那么容易。如果問我一路最長的等車時間,還是應該算搭車出羅布泊的這次,等了足足一天。早晨在路邊傻傻站了一會,根本沒有車經過。于是果斷走到羅布泊鎮派出所求助。若說這次搭車旅行總結出了什么經驗,有事找民警一定是其中一條,而且越是偏遠地區的民警,越愿意盡一切努力幫助過路的旅人。

                     

                     

                    “川藏北線 蜀道難 難于上青天”

                    正是這路途的隨機,這確定的未知,給了我無數機會與善良的當地人相遇,即使此生多半無緣再見。許多人說,這是搭車旅行最令人生畏的一點,而我卻發現,很多時候偏見與恐懼都只是人們的一廂情愿。

                     

                    離開玉樹,搭了兩輛車到歇武,準備走石渠上川藏北線。車很少,也是第一次遇到了直接要錢的司機,自然不必互相勉強。檢查站里的民警又一次幫了忙——他們不僅幫忙問了路上的司機能否搭車,聽說我沒吃早飯,還親自做了蛋夾饃給我吃。幾十天的艱苦旅途上,抹了辣醬的蛋夾饃真是人間美味。等了四個小時后,終于等到一對夫妻要去甘孜,車上還搭了幾個人,于是決定在馬尼干戈下,再找車去德格。

                     

                    38615

                    ▲牧家樂的藏族小妹穿著我在喀什買的裙子扮成熟

                     

                    然而到了石渠,談話中我才發現他們搭人是要錢的。心中一驚,之前以為民警說好是搭車,如果知道人家是做生意,我肯定不會去添這個麻煩。但是已經搭了一段,終歸是自己理虧。講價未果,只好給錢下車。司機停在鎮中心招徠生意,我一個人背著大包沿著公路繼續走,一邊伸手攔車一邊默默抹淚,懊惱自己上車前沒有問清楚。天已經擦黑。夫妻倆的車后來追上我,說不要錢,走吧。

                     

                    38616

                    ▲色達,禪房花木深

                     

                    “蜀道難,難于上青天”簡直是為川藏北線量身定做的描述。

                    甘孜去色達的車著實少,第二天我先是跟著小姑娘家的車到了走了幾公里,又在路邊凄風冷雨中等了至少一個小時,終于搭到第一輛車,可惜也只到十幾公里以外的村莊。這里雖然是甘孜去色達的必經之路,但是人煙稀少,幾乎等半個小時才會有一輛車路過,那輛車還是“在前面就拐彎去對面的村子”。百無聊賴了好久,終于等到一輛載覺姆“返?!被胤饘W院的皮卡。車上已經擠了五位覺姆,我只好以很扭曲的姿勢半躺在司機和副駕之間手剎的位置。下車時,覺姆們都付了錢,于是這也成了我此行搭到的50車次中,唯一付錢的一次。

                     

                    38617

                    ▲瓊庫什臺的

                     

                    與前面多舛的旅程相比,搭上自駕團的車回成都的路顯得乏善可陳。成都的美食,用來作為旅行結束的犒勞,實在再合適不過?;蛟S我應該再搭車沿川藏南線回到拉薩,畫一個完整的圓;也或許這個結局就恰到好處。但是可以確定的是,我對這59天12000公里的歷險沒有任何遺憾,因為它是如此地無法復制。

                    如果再來一次,我可能要花上一周才能走完新藏線,卻也可能一輛車從玉樹搭到德格。正是這路途的隨機,這確定的未知,給了我無數機會與善良的當地人相遇,即使此生多半無緣再見。許多人說,這是搭車旅行最令人生畏的一點,而我卻發現,很多時候偏見與恐懼都只是人們的一廂情愿。

                    當你在路上深入地與這個世界交流,才會發現它在多數時候,始終充滿善意。











                    上一篇:自駕 | 和牧馬人的【美西攀登之旅】
                    下一篇:北歐的夏季秘境——法羅群島 !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