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91127_932128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張江科技評論》

                    《張江科技評論》

                    開博時間:2019-06-06 14:03:00

                    《張江科技評論》是由上??茖W技術出版社與上海市張江高科技園區管理委員聯合創辦的一本科技評論類雜志。該刊報道評價國內外創新性科學技術的發展趨勢及其商業價值,介紹上海在建設全球領先科創中心進程中的制度成果、技術成果、創業成果,推動產學研密切協作,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服務經濟轉型發展。

                    文章數
                    分享到:

                    人工智能產業投資之道

                    2019-11-27 19:36:00

                      人工智能技術將取代移動互聯網成為未來10年最大的投資機會。

                      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商業模式創新”帶來的投資紅利,隨著宏觀經濟環境、金融環境、市場和技術的發展,已經不再是未來10年的投資主流了。人工智能技術已經成為未來8~10年最大的投資機會,在這個領域的投資機會,即使用“遍地是黃金”來形容也不為過。在人工智能技術的推動下,預計2030年全球GDP將增長14%,達到15.7萬億美元,相當于中國與印度GDP的總和。人工智能無疑創造出了極大的商機。

                      人工智能產業進入“黃金窗口期”

                      在人工智能領域,我國多項技術處于世界領先地位。在基礎研究方面,我國已擁有人工智能研發隊伍和國家重點實驗室等設施齊全的研發機構,并先后設立了各種與人工智能相關的研究課題,取得了許多突出成果。我國在語音識別、視覺識別、機器翻譯、中文信息處理等技術方面處于世界領先地位。智能芯片技術也實現了突破,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發布了全球首款深度學習專用處理器,清華大學研制出可重構神經網絡的計算芯片,比現有的圖形處理器(GPU)效能提升了3個數量級。

                      盡管我國在一些人工智能關鍵技術尤其是核心算法方面與發達國家水平相當,但是我國人工智能整體發展水平與發達國家相比仍有較大差距,如在高精尖零部件、工業設計、大型智能系統、大規模應用系統以及基礎平臺等方面。另外,我國人工智能技術發展還面臨體制機制、創新人才、基礎設施等方面的挑戰。

                      2018年,中國人工智能核心產業規模超過987億元人民幣。隨著國家規劃的出臺,各地人工智能相關建設將逐步啟動。預計到2020年,中國人工智能核心產業規模將超過1600億元人民幣,增長率達到26.2%。我國已經進入人工智能產業的“黃金窗口期”,預計未來將有更多的地方政策文件出臺,從而形成多點齊放的局面。

                      人工智能領域投資現狀

                      在人工智能領域,2018年全年我國共有201個項目獲得投資,獲投總金額為1117.19億元人民幣。投資事件數同比增長6.91%,投資總金額同比增長114.84%。目前,人工智能領域96%的投資資金集中在北上廣深杭地區。其中,過半資金集中在北京,遙遙領先于其他城市。深圳、上海、杭州、廣州為第二梯隊,深圳與上海不相上下,杭州、廣州次之。

                      目前,在國內人工智能熱門領域中,計算機視覺、智能駕駛領域最熱,機器人、智能芯片、智慧醫療領域最具潛力。其中,信息分發領域,字節跳動公司的產品今日頭條以40億美元(約271.06億元人民幣)的F輪融資獨占鰲頭。計算機視覺、智能駕駛領域不僅獲投企業多,而且投資金額大,為最熱門領域。機器人、智能芯片領域緊隨其后,機器人、智慧醫療領域獲投企業多但投資金額不大,項目多處于早期。隨著企業的不斷成長以及市場需求的不斷開拓,機器人、智慧醫療領域發展潛力巨大。

                      現在來看,重點行業依舊是人工智能應用熱點,其中運用“技術下沉+物聯數據”模式的小場景下的智能應用爆發。例如,全球首個人工智能科技主題公園運用了智能語音亭、無人車、智能儲物柜、智能售貨機、智能步道等一系列運用場景。

                      就目前國內的投資結構來看,多數獲投企業處于初期發展階段,A輪及A輪以前的投資共有117起,占比為58%,表明多數獲投企業處于發展初期。投資機構更愿意將大筆資金投入未來預期更加明確的項目,因此,雖然在B、C、D輪的獲投企業數量不多,但投資額很大,獲投資金占比達60.31%。2018年的投資結構偏向中后期。

                      人工智能領域投資分析

                      首先,投資人工智能最重要的一點是先要摒棄傳統互聯網思維。因為有太多在互聯網、移動互聯網時代有過成功經驗的投資人,還沒有意識到人工智能與互聯網、移動互聯網本質上的不同,以至于還在用互聯網的投資思維去考評人工智能項目,這樣得到的結論往往和項目價值相差甚遠,會錯失好的投資機會。

                      其次,投資人工智能應從垂直行業入手,而不是上來就做大項目?;ヂ摼W行業要想獲得投資人的青睞,往往是故事要大而美,要講規模,講對人類社會生活的革命性變化,但人工智能行業目前主要還是應用在垂直領域。

                      互聯網是基于海量用戶已經在線這個前提,找到相似點并歸類,其實要解決的只是簡單的信息不對稱問題。因此,互聯網項目很容易放量做出規模,也只有規?;庞型顿Y價值。人工智能要解決的不是信息不對稱問題,而是對現實環境的感知以及決策問題。通用型大項目往往涉及復雜的多種因素決策,遠超出目前人工智能的能力范圍。同時,時間周期和成本遠不是一般企業能承擔的。

                      在人工智能還沒有被客戶群體廣泛深刻認知之前,垂直領域項目的應用效果往往立竿見影。當然,投資具有革命性的劃時代意義人工智能項目另當別論。例如,被廣泛使用的基于語音識別、圖像識別系列技術的項目,對創業團隊運作管理能力的要求遠遠超過類似規模的互聯網項目,因為人工智能與整個服務領域是深度融合的。團隊必須具備匹配大項目的能力,包括技術、資源、資金、管理能力等。更重要的是,凡是綜合性大項目,意味著用戶預期極高,而項目實施難度極大,項目失敗概率極高。如果一個團隊從某個垂直領域入手,既符合早期團隊資源運作能力,又符合人工智能當前技術水平。這是因為解決的只是批量化智能替代重復勞動的工作以及客戶的典型剛性需求,也就意味著項目的落地能力極強,是投資的好對象。

                      再次,要投資有明確垂直領域應用場景的項目。對于一個人工智能創業團隊,找得到垂直領域還不夠,必須有明確的應用場景,才能有辦法去一步步細化,最終判斷項目的質量。如果僅僅聲稱要解決萬眾矚目的通用性問題,缺少對人工智能的深刻認識,沒有意識到它的局限性,也缺少對任何傳統行業的深刻理解,想不出人工智能可以具體用在何處,那么泛泛的大場景是最容易想到的,但此時團隊往往缺乏與之相匹配的能力。

                      另外,具有優質頭部客戶也會格外受到資本的青睞。垂直領域應用場景往往是千差萬別的,人工智能投資看似是一個領域,實際上是一個涵蓋幾乎所有社會生產生活領域的橫向投資。投資人想成為每一個領域的專家是非常不現實的,那樣判斷項目是否具有投資價值,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看項目是否有足夠數量的頭部客戶,如果頭部客戶肯大批量下單,說明產品已經具備了很好的可靠性,項目也就具備充分的投資價值。

                      現在很多人工智能項目聽起來應用領域很多,但仔細考量,你會發現每個領域可能都是簽了一兩個小訂單,客戶只是出于各種原因,為了投石問路而提供了一些實驗性項目。這樣的訂單其實不一定能夠持續,投資人需要對訂單服務內容和客戶反饋進行深入盡職調查分析,才能確定它能否在未來一年轉化為批量生產型訂單。

                      目前,人工智能領域應用場景越簡單的地方,用重復人力勞動越多,解決的問題越簡單。與人工智能當下的能力相匹配,人工智能往往能夠實現的價值也越大。如果應用場景非常高大上,這可能需要真正的智力如創造力、分析力等,現在的人工智能根本做不到。越簡單、越是“紅?!钡牡胤?,一旦用了人工智能就是全新的“藍?!?,而且別人還不一定進得來。越簡單的場景,越適合初創團隊;越高大上的場景,解決起來越困難,越適合已經具備足夠規模的企業。

                      最后,團隊必須要有較強的演進能力,因為每一個階段應對的問題都不一樣。創業團隊要具備的演進能力既包括技術和產品能力,也包括客戶服務能力,最關鍵是自身的管理能力。如果任何一個階段跟不上,項目都可能就此停滯,未必銷聲匿跡,但可能估值就不再提高。這對投資人來說,是很大的潛在機會成本。

                      但是,無論雙螺旋如何變化,技術與投資相輔相成、交互上升的趨勢是永恒不變的,人工智能也會有8~10年的創業與投資紅利。時刻把握最新趨勢才能在這場進化中占據優勢,才能分享到人工智能發展的巨大紅利。

                      鄭曉軍,博士,曾任德國洪堡學者(Alexander von Humboldt Fellow)、法國阿爾卡特(ALCATEL)智能終端首席運營官、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研究員和博士生導師、上海海中科計算技術研究所所長等,是藍海天使資本管理合伙人、北大縱橫投資中心董事總經理、綠野資本集團首席合伙人,現任聯合國非政府組織國際信息發展組織執行總干事、世界數字經濟論壇理事長、世界人工智能組織執行總干事。

                      作者:鄭曉軍

                      本文來自《張江科技評論》

                    上一篇:“人工智能+制造”的機遇與挑戰
                    下一篇:深度學習的發展脈絡和方向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