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30218_321325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訪《三只小熊》作者赤色風鈴 本刊記者趙曉旭

                    2013-02-18 11:27:58

                      新科幻:赤色風鈴,你好!寫科幻有十年了吧?但你好像還是第一次接受采訪。盡管你事先一再強調“吃雞蛋不需要認識那只下蛋的雞”,但廣大的讀者還是非常想知道“蛋”是如何產生的,為什么味道會如此不同?所以,我們要幫讀者解剖你,啊,口誤,是剖析你。準備好了嗎?
                      赤色風鈴:那么就開始吧,請叫我不緊張。

                      新科幻:你的筆名比較特別,能說一下來歷嗎?有什么含義呢?
                      赤色風鈴: “風鈴”,應該是這世界上最不容易引人關注的發聲者了。在那個聊天室剛開始流行的時候我取了這個網名,一用十多年,再也不想換了。加個前綴只是因為“風鈴”兩字當時被人注冊了。
                      新科幻:你的作品帶有明顯的諷刺與幽默特色,這樣風格的科幻小說在國內作者中很少。你為什么會寫出這種風格的作品呢?平時在生活中,你說話也是這樣的……嗯……幽默嗎?
                      赤色風鈴:很多人在看了我的小說后,想當然地認為作者就該和周星馳演的電影人物一樣。然后有人不小心看到我本人后有些失望,會發現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我是個性格內向的人,由于內心過于豐富而無處發泄,于是趕在變態之前選擇寫科幻小說,又因為除了搞笑外就沒別的特長了,于是成了現在大家看到的樣子。
                      新科幻:我上網統計了一下,目前為止,你大概有十幾篇作品問世,對這個成績滿意嗎?無厘頭的風格是刻意營造的還是自然而然地流露?
                      赤色風鈴: 總是羨慕日產萬字的網絡作家,可惜我一直無法掌握流水線式的寫作技巧,導致作品數量少得可憐。無厘頭這種東西早已沾染在了我體內的每一個分子上,用不著去刻意營造。有時也想去寫寫別的風格,但都以失敗告終??磥砦沂浅刹涣藗ゴ蟮淖骷伊?,還是老老實實地搞笑吧。

                      新科幻:為什么近兩年產量大減?愛情、事業、婚姻、下一代中的哪個因素影響呢?《三只小熊》是否代表你已經回歸正常創作狀態呢?
                      赤色風鈴:近兩年來我與科幻圈漸行漸遠,以上因素都有吧,人生總有些無法逃避的俗務?!度恍⌒堋分皇窃r務而重獲新生的舊稿,全新的小說,還得等一段我也不知道長度的時間。
                      在維修店里寫這篇采訪稿時,自家樓上噠噠噠的裝修聲如機關槍般響著,老婆那邊還有一幢半成品的樓房等著開工,肯定還有得忙。(我們農民的房子都是一幢一幢的,一忙就一年。)
                      寫作這種東西,一旦放下,要想再拿起來似乎也不是很容易。要是有一天我能成為傳說中的創作“大神”,也挺不錯的。
                      新科幻:《三只小熊》以歐債危機為背景,經過智力提升的動物陰謀取代人類,這并不是一個新鮮的科幻點,但你筆下的這三只熊顛覆了我們對熊的正常認知。為什么會選人們覺得憨厚的熊做主角呢?嗯,我的意思是,為什么不是猴子或者海豚?它們好像智商更高。
                      赤色風鈴:喜感,我要的是喜感,選熊這樣的動物再合適不過了。小說也是需要視覺沖擊力的,記得某年的《美國最佳科幻小說集》里有篇小說叫《熊發現了火》,當時沒看懂什么意思,只是覺得這篇名太有趣了。
                      新科幻:三只熊分別控制了人類的政治、經濟與文化,而在文章的結尾處,你已經暗示它們下一步要做的是“槍桿子里出政權”。這雖然是一種夸張的寫法,但也讓我們在笑的同時有些尷尬。三只小熊是人類賦予人性的產物,卻對人類沒有絲毫的感激,這是不是又一次證明了“人性本惡”呢?
                      赤色風鈴:世界一直在變,其間一塵不變的恐怕只有人性了。這也就是為什么孔孟之道歷經數千年而依然有價值。如果沒有強有力的外力沖擊,相信人類世界在可預見的未來還是這副德性。三只小熊只是吃了“人類果實”,從而學會了站在自身的立場思考,最大化謀求自身的利益,它們已經不是動物,算得上是山寨版的人類了。

                      新科幻:雖然讀者在閱讀中會有各自的理解與詮釋,但我還是特想知道,你在創作《三只小熊》時,想表達什么呢?
                      赤色風鈴: 只是一個好玩好笑的故事而已,讀者不必糾結太多。
                      我總是習慣于把作品扔給讀者,然后……然后你們怎么想我就不管了。
                      深層次的東西我不去多想,也很少去剖析自己的文章與內心深處。貌似我們也還沒到玩深沉的年紀。(笑)

                      新科幻:我們知道席卷大半個世界的經濟危機不是你的小熊的功勞,但你的描寫太過生動,以至于讀完作品后我一直在想,可以操控全球經濟的“三只小熊”是否早已出現而人類還不自知,我們接下來面臨的不是世界末日而是另一個生存危機呢?
                      赤色風鈴: 世界末日,多么迷人的話題。人生苦短,相信我們都看不到那一天,所以才會對這個話題這么著迷。如果各位能看到這篇采訪,那么說明又一個關于世界末日的預言破滅了。真是尷尬??!
                      除了“古巴導彈危機”外,無論我們怎么折騰,人類文明距毀滅邊緣都至少還隔著好幾條街的樣子。電視新聞里的那點事,不過是茶杯里的風暴,掀不起大浪的。大家捂緊錢袋子,好好做一個看客,該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新科幻:你的作品有許多是以經濟為主題的,如《三只小熊》《未來不高興》《地球制造》,這個領域一般科幻作品很少涉及,你為什么對經濟如此感興趣呢?
                      赤色風鈴:“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痹诮洕顒又兴l生的有趣故事太多太多,所展現的人性光輝也總是閃得看客們睜不開眼,不發掘一番實在可惜。

                      新科幻:在你的作品中唱主角的都是小人物、小事件,這也與一般的科幻作品的關注點不同,而對這些人的描寫,又帶著一些自嘲、一些調侃。為什么你會把目光放在小人物的身上并以幽默的、科幻的形式來表現出他們的生存狀態呢?
                      赤色風鈴: 生活,創作離不開生活。什么富二代、官二代的,由于咱沒這生活體驗,自然就寫不出來了,寫出來也不倫不類的。像我小說中的各類矮矬窮,如果他們再沒有時不時幽生活一默的勇氣,這日子就真沒法過了。
                      記得有圣賢曾經說過:真正的強者,就是生存環境越是艱難,幽默感就越強。

                      新科幻:你是怎么開始寫科幻小說的呢?在這之前寫過別的類型的小說嗎?
                      赤色風鈴: 小學的時候,我受一部當年紅遍太平洋兩岸的動畫《太空堡壘》的影響非常深,那算是我的科幻啟蒙老師了。多年后特意買過一套此動畫的DVD收藏。
                      當年還有一套非常暢銷的80后都知道的《365夜故事》,六一兒童節新華書店打九折(那個年代新華書店一般是不打折的。),我趕緊去買。結果買錯了,買回來一套封面類似的《365夜科幻故事》,看得我頭大。特別是其中阿西莫夫的機器人故事,直到上高中我才完全看懂。這算是我第一次系統地接觸科幻小說。
                      寫科幻小說,最初只是因為好玩,自娛自樂。直到看到一篇名為《無題》的無厘頭科幻小說,我看完之后的第一反應就是:這咱也會寫??!于是開始認真地寫,認真地投稿、認真地幽默。
                      除了科幻外,我還曾經嘗試過寫奇幻,甚至碼過十萬字的長篇,但最終不了了之??磥砦疫€是寫科幻在行一點。

                      新科幻:你是否尋找過與自己氣場相似的作者呢?你最喜歡的文學作品是什么?最喜歡的科幻小說是什么?
                      赤色風鈴: 國內走幽默路線的科幻小說產量不多,想來作者也是很稀有的。我最喜歡的科幻作品自然是《銀河系漫游指南》系列了,同理也喜歡謝克里寫的幽默短篇小說。我用了多年才看懂阿西莫夫的,并以他為榜樣。
                      我曾經嘗試著寫一些系列化的作品,但很快發現不那么容易,我與大師還是有幾條街的距離的。最后只好先把主角的名字統一一下,也省去給主角取名字的麻煩。

                      新科幻:中國科幻的發展在2012年進入了一個小高潮,這對作者來說是一次機遇,你有沒有準備趁勢發展?
                      赤色風鈴: 發展肯定是談不上了,只是希望有機會的話能在自己的風格上再有所作為吧。
                      我現在經營著一家注冊名為“科幻家電維修部”的小店,修理除閃電外一切帶電的東西。取這個店名就是為了時刻提醒自己,不要忘了曾經的光榮與夢想。

                      新科幻:再問一個許多讀者讓我代問的問題,如何在科幻小說中營造幽默的效果?如何在一個短小的故事中將科幻故事講得圓滿?
                      赤色風鈴:首先得有一顆快樂的心,還要有一雙看什么都覺得挺搞笑的眼睛,并時刻牢記前面圣賢說的話,這就差不多了。(好吧,圣賢這話其實是我說的。)
                      時間、地點、人物、事情、經過、結果,把小學語文老師教的那點東西都抖出來故事就圓滿了。以我的水平,把故事說短了不難,扯長了才痛苦。

                      新科幻:記得當年鄭軍老師曾經給你的作品評價為《放下身段講故事》,很感謝你這些年來帶給我們這么些有趣的故事。聽說你要出作品集了,打個廣告吧!
                      赤色風鈴: 寫了這么多年科幻小說,總算攢出一本書的厚度了,還真是不容易。想看好笑的科幻故事嗎?就請關注我的作品集吧,不好笑任你扁?。ǚ凑阋矇虿恢?。)要想再看到我攢出一本書的厚度就不知要等到猴年馬月了,所以可別錯過了,親!
                     最后感謝新科幻雜志社給我寶貴的版面閑扯,感謝各位看客的捧場。

                      新科幻:謝謝接受我的采訪,這是我第一次采訪你,但我不希望是最后一次。我的意思你懂的。期待能看到更多的赤色風鈴的作品。
                      赤色風鈴: 我一定會回來的……

                    上一篇:霧都孤兒 綠天
                    下一篇:第五冰河期 海野十三(日) 李日月(譯)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