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30320_321329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霧都孤兒(下) 綠天

                    2013-03-20 15:39:08
                      這時候,平子發現了那塊隕星,他放下手中的粉筆,走過去蹲在它身邊,伸出雙手,像對待一件極為珍貴的寶物般露出欣喜的眼神,輕撫它?!翱缭綗o邊際的不確定的量子的海洋的橋梁,其實一直在呼喚君之名,其構筑其坍塌其毀滅,無不表征著一個時代,即使光速不變也無力挽回量子缺失,唯有跨越以太橋梁,唯有跨越以太橋梁……”平子兀自地念道。
                      “他在說什么?”阿哲問。
                      “平子偶爾會在毫無征兆的情況下說些毫無意義的話……”
                      “毫無意義嗎?”阿哲喃喃說,“本來他的畫也是毫無意義的,但卻隱藏著龐大得無以復加的物理公式。我很在意他所說以太橋梁?!?BR>  “邁克爾遜-莫雷實驗都已經證明了以太⑧是不存在的?!?BR>  “可是現在,它又鉆出來了啊?!?BR>  “來得有些不是時候呢?!?BR>  接下去的數月時間里,整件事毫無進展,對于平子所書寫的公式,阿哲遇到了解讀的瓶頸,楠生在對那塊隕石的三維建模構筑好后,未能在其中發現任何有價值的東西,我將其帶到以前留在??茀f的朋友的研究所對其構成物進行化驗,也沒能找到其化學組成上的特殊之處。
                      四月,就在重慶綿延至少半年的霧季幾近結束的時候,人類文明史上最殘酷的災難降臨了。夜里一點,全市所有的防空警報同時尖嘯起來,如連續不斷的驚雷將城市從睡夢中打醒。我打開電視和網絡,無一例外地滾動著猩紅色的通知,編號HP23767的恒星發生了超新星劇變,伽馬輻射已在宇宙空間中包圍地球。通知并未作過多細節描述,明確警告立即就近尋找地下庇護所,等待政府救援。
                      我們帶著平子立即下到地下車庫,僅拿了些食物和水。地下車庫很快擠滿了小區住戶,眾人一齊拉下防爆門,將外界隔絕起來,防空警報繼續鳴叫著,令人心悸。
                      我們坐進皮卡車里,平子眼神空洞地晃著身體,阿哲和楠生神色凝重。
                      “HP23767是顆什么恒星,之前沒有觀測到其爆發跡象嗎?”我問。
                      “太詭異了?!卑⒄苋〕鰩聛淼墓P記本電腦,打開一款天體查詢軟件,喘著氣說,“HP23767的光譜型為b⑨,溫度在16 000K至20 000K之間,距離太陽系219.34光年,星等3.2,同太陽一樣處于主序星階段,正值壯年,退一步說,即使HP23767步入恒星晚年,其質量早已決定了其最終的歸宿是紅巨后的白矮星,而不是超新星。這根本不合邏輯?!?BR>  “最近不合邏輯的事太多了?!遍欀?,呲牙咧嘴。
                      “會對地球造成多大影響?”我問,
                      “超新星爆發對類地行星造成的影響主要來自于伽馬射線,它能在高層大氣中通過將氮分子轉化為氮氧化物破壞臭氧層,失去臭氧層,太陽和宇宙輻射將對碳基生命體造成巨大傷害。奧陶紀與志留紀之間有近60%海洋生物銷聲匿跡,很可能就是由超新星爆發引起的?!?BR>  “快別進行科普了,究竟會怎么樣?”楠生急了。
                      “HP23767距地球219光年左右,近幾年的推算表明,若要摧毀地球上一半的臭氧層,需要在26光年以內的地方……”
                      “就是說影響并不會很大?”
                      “我不清楚。如果一顆主序星發生了超新星爆發,則肯定出現了某種未知的內部或外部因素,該因素會在多大程度上對爆發能量產生影響不得而知。不過……”
                      “什么?”
                      “HP23767是秋季星空的恒星,歐亞大陸這時正處于夜半球,所以伽馬射線將直接撲向面對HP23767的美洲大陸,由于未采取任何防范措施,美洲大陸將受到更大的影響?!?BR>  “你認為這一切有潛在關聯嗎,跟那顆隕星?”
                      “很難講?!?BR>  談話陷入沉默,我們只是單純地為雙喜的意外尋找一個可以接受的理由,從未曾想象這一切會跟人類的巨大災難產生任何可能的聯系,這未免太過于滑稽了。
                      接下來的五天里,通訊全面陷入癱瘓,地下車庫里的人通過車載收音機接收著僅存的幾個波段所帶來的消息。HP23767爆發的能級完全超越了一個200光年外恒星所應該產生的,全球臭氧層遭受重創,美洲大陸因爆發初期受到直接影響而損失慘重。由于發生在白天,工人、技師、學生、股票經紀人、營業員及其他所有崗位的人都爭先恐后逃往地下,超市、停車場、地鐵站、隧道,甚至下水道,工廠中的機械因無人操作而引發大面積事故。整片大陸都煙火彌漫,爆炸聲此起彼伏。因車輛全部在道路上囤積,軍隊無法快速開進城市維護秩序,銀行遭到膽大妄為暴徒的洗劫,監獄變得空空如也。
                      歐亞大陸在輻射來襲時處于夜半球,所受的各方面損失相對較小。裝甲車很快開進城市,在無線電中多個波段傳播著相對利好的消息,他們向城市無數個臨時庇護所發放食物和水,安撫群眾。各國領導人很快便出現在無線電波中,發表著感人肺腑的講話,表示和群眾在一起。堅定不移地傳達著一切都會好起來的信念。
                      第六日,宵禁解除,人們得到一些防輻射的簡單裝備和藥物,陸陸續續走出地下,我們開著車駛出地下車庫,整個城市大霧籠罩,能見度不足百米,曾無比熟悉的建筑物如同一頭頭怪獸般靜靜地端立在乳白色的漫天霧靄中,城市在數天之內便改變了它原有的模樣。前日的廣播中,軍方發言人已經介紹過這種霧,霧氣厚達幾乎整個對流層,現在已經在全球范圍內施放,用以替代臭氧層。
                      “我得回一趟北京?!卑⒄茏谲嚴锿蝗徽f。
                      “我知道,那里有第一手資料,有最好的硬件設施,如果要弄懂這一切,你必須回北京?!?BR>  又過了幾日,通訊和交通漸漸得以恢復,由于臭氧層霧的關系,航班無限期停滯。阿哲買了火車票趕回北京。在接下去的一個月時間里,人們陸續恢復了生產和生活。如果說有什么東西在這之后幾乎銷聲匿跡,那便是娛樂產業,人們在一瞬間變得木訥和寡言,他們切身體會到了人類文明在宇宙空間中的渺小,甚至可笑,超新星爆發為這個時代的人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他們背負起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巨大責任,時代將他們推向文明的風口浪尖。
                      又過去半月之后,我和楠生接到阿哲的電話。
                      “我們完了,所有人都他媽得完蛋了?!卑⒄荛_口吼道。
                      電話被放在茶幾上,開著免提。我和楠生面面相覷,一語不發。
                      “宇宙正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人類這個犄角旮旯的文明壓根就沒被放在眼里過,我們根本無法承受這種劇變?!?BR>  “說吧,阿哲?!蔽衣犚娮约菏殖林卣f。
                      “因大霧的關系,地面觀測已全面停止,幾個在軌天文望遠鏡返回的數據給了全世界的天文物理學家當頭一棒?!卑⒄茴D了一會兒,“我們在HP23767的位置上觀測到兩顆恒星重疊在一起?!?BR>  “你,你在講什么?”楠生結巴著問。
                      “一顆是發生爆發后形成的中子核,如今被非熱射電源⑩的氣體塵埃殼所籠罩,而另一個,該死,爆發之前那顆主序星仍然好端端地待在那,從未離開過或者發生改變?!?BR>  “怎么會這樣?”
                      “唯一的解釋就是,在過去的某個時候,那個星系的光速發生了改變?!?BR>  “我懂了,那里的光速在某個時候加快,爆發后的光和輻射與更早的主序恒星的光同時抵達地球,所以呈現出兩個圖像?!?BR>  “不僅如此。光速的改變將我們的思路引導到了其他常量的檢測中去,很快便發現,萬有引力常數的增加極可能是一顆主序星走向坍塌并爆發的原因,可能還包括電子帶電量,真空中磁導率、普朗克常數、阿伏加德羅常數、波爾半徑、中子靜止質量等多個常量的改變?!?BR>  ……
                      “事情遠遠不只如此,當在軌天文望遠鏡將焦點投向其他方向時,觀測結果同樣顯示出這種影像重疊,在距地球200光年的地方,數個恒星已發生紅巨化現象,沒有出現更多的超新星已實屬萬幸?!?BR>  “更遠的地方呢?”
                      “有觀測證據表明,這種常量變化正在從距地球200光年處向外擴散。很可能這種改變是同時發生的,因光速有限而暫時沒有被觀測到?!?BR>  “換句話說,更多的意想不到的災難將會降臨,而且這種常量與太陽系周圍的常量相互兼容,這解釋了為何其高倍光速可以在一倍光速的地方傳播?!?BR>  “愛因斯坦失敗了(愛因斯坦1914年提出的狹義相對論,是從光速不變的原理出發建立的新的時空觀),我們被包圍在了銀河系邊緣宇宙的犄角旮旯?!?BR>  “等等,萬有引力常數的改變如果發生在整個宇宙,如果普適性……”
                      “如果其普適性在宇宙間都存在,極有這種可能,”阿哲以極為低沉的語氣一字一頓地念道,“宇宙正在向內坍縮?!?BR>  長久的沉默籠罩在電話的兩頭,窗外白霧蒙蒙,像是隱藏著什么不可告人的隱秘東西。
                      “HP23767的光速是我們的多少倍?”我最終問出這個我不愿直面的問題。
                      “我知道你在擔憂什么,梁子?!卑⒄苷f,“經測定,新出現的光速穩定在17.29倍原有光速上,逆推的結果就是,這一常量的改變極可能正好發生在十二年前的某一天?!?BR>  一片死寂,空氣被抽空了一般,數分鐘的沉寂不語如同一只巨掌緊緊勒住我,讓我透不過氣。
                      “如今各國政府都在行動,修建規模巨大的掩體,以迎接下一輪更加劇烈的超新星輻射。一個聯合政府的成立正在提上日程,它將獲得有史以來空前的權力,以求以最高的效率協調全球的資源,盡可能地將人類向地下轉移?!?BR>  “還有多久,”我問,“下一次?”
                      “以十二年前作為新常量的起始點推算,擁有爆發條件的下一顆恒星將出現在半人馬座方向,其爆發后的輻射將在兩個月后到達太陽系,且其能量將高于HP23767十倍以上,到時候,地球表面將寸草不生?!?BR>  我頓了很久,最后竟笑起來罵道:“看來該死的房地產商要倒霉了?!遍桶⒄芗尤氲竭@種不顧一切近乎癲狂的大笑中,我們笑得直不起腰,笑出了滿眼的淚花。
                      “我下周回重慶?!卑⒄茏罱K說。
                      “嗯,我們等你?!蔽液鴾I笑著說,“如果世界終將逃脫不了毀滅,最起碼,我們可以回到這一切開始的地方?!?BR>  “是啊,雙喜這人最耐不住寂寞了,而現在,全世界都得去陪她?!?BR>  “你們記得嗎,那次約好去隔壁美術學院涂鴉,由于我們仨看球起晚了,去的時候看見她一個人坐在校門口的臺階上哭鼻子。她還真是個需要人陪在身邊的人?!?BR>  “別提了,還不是因為阿哲你提回來的酒過期了?!?BR>  “我說過很多次了,那酒沒問題,只是度數高?!?BR>  “還有一次,我們仨把手機全關了,偷偷跟著雙喜看她滿學校找我們……”
                      “那是梁子出的餿主意,最后雙喜急得沖進派出所報案?!?BR>  “我只是覺得她著急的樣子很好玩?!?BR>  我們漫無目的地在電波兩頭聊,聊那些再也回不去的時光,聊丑態萬千的歲月,聊那些雞飛狗跳人犬不寧卻朝朝暮暮撕心裂肺的青春。一個多月后,阿哲回重慶,亦然如此,我們甚至在大霧彌漫中去重復我們曾經歷過的一件件一樁樁無聊至極的事。文明、災難、宇宙,在時間的盡頭,你終將會認識到,這些事物再宏大、再偉岸無比,也不及生活之萬一。
                      平子偶爾跟著我們出去游蕩,大多數時候待在家里的一塊塊黑板前,我發現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那些黑板上的奇怪公式就再沒有改變,平子只是呆呆看著它們,還有那塊隕石,他與它寸步不離。
                      于是阿哲說:“看來,這小家伙完成了他最終想完成的東西,可是,”他轉向平子,“平子啊,叔叔們不知道這些符號究竟代表什么,你到底想表達什么呢?告訴叔叔?!?BR>  所幸,在最后的時刻,在時間結束之前,在宇宙盡頭跟前,楠生最終在與理論物理全然不同的角度看懂了平子所表達的東西。
                     
                      七月初,重慶城的炎熱已蔓延至每一個角落,太陽的熱輻射與江水所蒸騰起的熾熱空氣被那無所不在的霧氣所包圍,無處逃脫。這時候,城市早已空空蕩蕩,人們在一周之前便悉數進入掩體,這個城市在上世紀戰爭時期修建的大量防空掩體得到了很好的利用,極短的時間內,掩體便得以擴充,且設備齊全功能完善。我相信,災難在人類中間激發出一種難以名狀的力量,且將整個種族凝聚到了一起,以一種驚人一致的步調和堅不可摧的精神力量直面災難。然而我很懷疑,宇宙是否在乎這一切。
                      城市里,除了偶有經過的裝甲車,街道上空空如也,我相信這星球上其他地方也莫不如此,鳥寂山空,跟過去好萊塢的災難片情境如出一轍。天空中紙屑橫飛,沙塵彌漫,全景鏡頭中陰云密布的城市如同用一塊塊積木搭建而成。
                      “你還在干嗎,楠生?”我和阿哲已經開始收拾東西,準備去掩體庇護。按照官方給出的精確計算,輻射將在五天后的周五早上九點抵達地球大氣層。
                      “給我點時間,梁子?!遍鷺O迅速地敲擊鍵盤,面前是那幾塊黑板。
                      “這是……”阿哲看著楠生敲出的東西,啞口無言。
                      “對,這是平子的公式簇,”楠生頭也不回地解釋,“之前阿哲說平子的公式中使用了二進制,我就一直耿耿于懷,昨晚突然明白過來,二進制是經典的計算機語言,平子并不是在為我們推演公式,而是以一種奇特的方式將理論物理轉變為具象化的計算機模型?!?BR>  “具象化?”
                      “就是在建模?!?BR>  “有什么發現嗎?”
                      “我說了,給我些時間?!遍荒蜔┑攸c燃一根煙,“如果真的如此,如果是真的,我想造物主是不會見死不救的,我們甚至不用鉆到該死的地下去?!?BR>  “造物主?”我疑惑著。
                      “你還沒有明白嗎,梁子?”這次為我解釋的是阿哲,“你可能知道約瑟夫·拉莫爾,劍橋大學第十四任盧卡斯教授,他在20世紀早期提出過變G理論11,認為萬有引力常數并非亙古不變的,他認為只有這樣才符合物理上的美學?!卑⒄軐⒛抗馔断蚩蛷d里林立的黑板,“所以你才會漠然接受物理常數改變這一事實。但是,你不覺得這一切太過于突然了嗎,這根本不是美學,而是徹頭徹尾的毀滅?!?BR>  “所以你們才認同了造物主?”
                      “對于任何一件事而言,如果有一個解釋是最為簡單,條件假設也最少的,那么毫無疑問,它就是問題背后最終的答案,而全知全能的造物主就是這個問題中最符合奧科姆剃刀原則的答案?!卑⒄苷f。
                      我怔怔地站在原地,腦中回想起各種片段,隕星、雙喜、HP23767、掩體、平子、伽馬輻射、臭氧層霧、常數、200光年的牢籠?!笆前?,這個解釋回答了所有的疑問?!蔽易匝宰哉Z。
                      “我更傾向于將這個背后的存在者稱為觀測者,而非造物主,因為很難假定他對世俗的影響程度,看上去更像是觀察?!卑⒄苷f。
                      “可是,他并未觀測到我們的存在?!?BR>  “這就是為何他準備改變常數以使這個宇宙坍縮毀滅?!?BR>  “利用隕星?”
                      “很可能。隕星作為改變常數的媒介被隨機施放到宇宙各個角落,但是他可能未曾想到,銀河系獵戶臂的一顆不起眼的恒星系中,一個智慧種群用導彈擊毀了那顆突然出現在近地軌道的小行星?!?BR>  “隕星碎片影響到了平子?”我看向那個十二歲的孩子,他依舊蹲在那塊隕星碎片前,沉默不語。
                      “顯而易見,是的?!卑⒄茳c燃煙,猛吸了一口,“我一直不理解平子為何能推導出這些理論公式,而且其形式如此怪誕,楠生提醒了我,那孩子似乎能看見宇宙的本質?!?BR>  “二進制?”
                      “是的。他能看見觀測者為這個宇宙設定的法則,但是嚴重缺乏生活經驗的他,只能將看見的東西畫出來,而不是翻譯成我們的文字?!?BR>  “平子在試圖拯救我們?”我問自己。
                      “他看見了災難,原原本本?!?BR>  “可這一切都還只是假設?!?BR>  “這個假設中還有一個東西未被提到?!卑⒄芡鲁鲆豢跓?。
                      “什么?”
                      “以太的橋梁,”阿哲說,“這是平子竭盡所能用我們的語言描繪他所看見的東西。我想,這種不與任何宇宙物質相互作用的物質可能正是我們找到觀測者的唯一辦法?!?BR>  “以太……”我低聲呢喃著也點燃煙。
                      連續四日,楠生坐在電腦前敲擊鍵盤,僅睡過四五個鐘頭,所幸電力尚未中斷,我和阿哲則負責為他弄些咖啡和全麥面包,等待著可能降臨的命運。平子睡在隕星殘片旁邊,醒了就坐起來呆呆地看它,我無法理解他所看到的,我只知道,雙喜是因為那些被觀測者隱藏起來的無以名狀的東西奪走了未來,從而這個二進制宇宙的毀滅于我而言已沒有過多的意義,它早在十二年前便被毀滅殆盡。
                      “你們過來看?!遍盐覀兘羞^去,他長時間未合眼,雙眼通紅,布滿血絲。
                      “這是什么?”我和阿哲看向燁燁生輝的電腦屏幕,一時無法言語。
                      “這是平子所書寫的定理以二進制的形式具象化后所表現出來的樣子?!遍幻嬲f一面調整著模型,從不同的角度向我們展示它的詭異模樣。
                      我看著模型內部如同迷宮樣的曲折細長的孔洞,頓時想起了什么,我猛地回頭看向那塊隕星,“那塊隕星?”
                      “對,”楠生點頭認可了我的想法,他從計算機中調出另一個模型,“這是我之前通過掃描建立起來的隕星的三維模型,”楠生把隕星的模型拖進平子的二進制模型中,放大,調整,隕星的模型幾近完美地嵌入了平子的二進制模型里,“看到了嗎,隕星的模型是平子的二進制模型的子集,它是二進制模型的一部分,可以推測出,那塊出現在近地軌道的隕星的完整模型跟這個二進制模型別無二致?!?BR>  “也就是說,那根本不是什么隕星,而是,”阿哲說,“是‘宇宙法則’。也就是說,隱藏在量子理論背后的并不是什么預定論,而是這個,是能夠與以太作用的拓撲形狀?!?BR>  “與以太作用?”
                      “這只是我的推測,如果說這塊隕石可以改變宇宙常量,那么其只可能與遍布宇宙的以太相互作用才行?!卑⒄芸粗鞘^。
                      “通過這一形狀?”楠生問,“這也太過于荒謬了吧?!?BR>  “不,應該有某種未知的方式存在,其形狀只是物理定理的映射,將這種映射投射到以太上需要別的條件?!蔽宜尖庵f,“楠生,隕石的拓撲形狀與平子公式簇的形狀的相似度是多少?”
                      “相似度?”
                      “相信我,它們絕非完全吻合的,至少在常量的拓撲形狀上有所出入?!?BR>  片刻后,楠生從計算機面前轉過身?!傲鹤邮菍Φ?,它們彼此并不完全吻合,有一個地方,存在差異?!?BR>  “是什么?”
                      “跟觀測結果相符,隕石的拓撲形狀中顯示出的光速是我們的17.25倍?!?BR>  “真幸運?!蔽宜闪丝跉?。
                      “什么?”
                      “把石頭帶上,我們回一趟學校,那里的實驗樓有個真空機?!蔽移鹕砣ツ密囪€匙,“如果我猜得沒錯,那石頭只在真空環境下才與以太完全作用,要想知道其作用方式就得冒險一試,所幸這塊石頭只在光速上改變常數,對生物體不會造成影響,我們還有時間?!?BR>  我們立馬下樓,驅車穿過大霧中空蕩蕩的城市,空氣異常悶熱卻讓人感到冷汗直冒。學校早已人去樓空,與我們記憶中的樣子相去甚遠。我把車徑直駛到那棟土黃色立面的實驗樓下,快步上樓,平子低著頭跟在后面。那真空機有冰柜大小,其正面有一個圓形小窗可以看到里面的情況,楠生將石頭放進去,重重地合上門,我開啟電源,機器低鳴著運轉起來,真空機內的空氣正在被緩緩抽空。一刻鐘后,操作臺后的屏幕顯示進度完成。
                      “如果這一切都被我們猜中,在層層霧靄后面,我們將看見兩個太陽,時間間隔在八分鐘?!蔽艺f。
                      “有東西,”阿哲坐在那臺監視儀前,“石頭里有少量電流,還有微量的輻射,不,不對,輻射來自于真空?!?BR>  “不,它來自于以太,那是以太輻射?!蔽已a充說。
                      “看來我們是對的,它們正在相互作用?!遍阶诱驹谝黄?,他拉著他站在真空機前。
                      “現在怎么辦,梁子?”阿哲問我。
                      “接下來要看楠生的?!蔽肄D向楠生,“那塊石頭的拓撲形狀中包含了哪些基本公式?”
                      “嗯……”楠生回想著,“阿基米德定理,質量守恒定律,牛頓第三運動定律,畢達哥拉斯定理……”
                      “就是它,畢達哥拉斯定理?!蔽掖驍嗨?,“你用實驗室的計算機建一個畢達哥拉斯定理(即勾股定理)模型,但是,”我頓了頓,“把定理由A2+B2=C2修為A2+B2=A2?!?BR>  他們愣了愣,“為什么?”
                      “讓觀測者注意到我們,還能是什么?”
                      “知道嗎,你把一個作用在二維平面上的數學定理硬生生改為了一個維度,空間中的某個維度必然消失。你這是在毀滅太陽系,梁子,如果這個公式產生作用,整個兩百光年范圍內的三維空間都將會展開成二維?!卑⒄苜|問我。
                      “這足以讓觀測者注意到這兩百光年范圍內我們的存在了?!?BR>  阿哲不再說話,楠生放開平子的手坐到計算機前,他們都清楚,即便躲過這次輻射,人類也極可能在短時間內被毀滅,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讓觀測者意識到,這個宇宙并不是一片荒蕪,這里還有文明,有智慧的存在者。
                      七個鐘頭后,天色已由黑轉亮,臭氧層霧蒙蒙地亮起,楠生顫巍巍地站起來,因過于疲憊而面容抽搐,“我搞定了,梁子?!?BR>  我們把他扶到長椅上睡下,平子陪著他?!伴_始了叫我?!彼f。
                      我和阿哲迅速將石頭取出,帶到樓上的實驗室,那里有采礦專業的大熔爐,我們將石頭放進去,這時,官方預估的輻射已經抵達地球,窗外的臭氧層霧因與伽馬射線相作用而發出藍瑩瑩的微光,因濃度的關系而深淺不一地疊在一起,像一朵朵一簇簇綻放的藍色小花?!罢嫠麐屍??!卑⒄苷f。
                      我們站在那連續抽完兩根煙,石頭才被徹底熔解,我將楠生的模型反向導入模具系統,新畢達哥拉斯的拓撲模型便很快形成了,又等了大約一刻鐘,待那石頭徹底冷卻,才將它取出,同樣是一塊布滿棱角和蜂窩樣的空洞的古怪石頭。
                      我們將它拿下樓,搖醒楠生,將石頭小心翼翼地放進真空機。
                      “你確定它能起作用?”楠生問。
                      “完全沒有把握,哈哈哈哈?!蔽倚χ?。
                      “如果成功了,結果會怎么樣?”阿哲問。
                      “別垂頭喪氣嘛,無論成功與否,對于我們而言都已經足夠了?!?BR>  “你越來越像雙喜了?!卑⒄芸粗?。
                      我淡淡地笑,滿眼都是雙喜在陽光下帶著雀斑的燦爛面容?!罢嫦M禳c見到她啊,不管在哪里都行?!?BR>  我們一齊站在那傻乎乎地咯咯笑,平子默默地走到啟動鈕前踮著腳用力將它摁下。
                      不知站了多久,窗外的霧依舊泛著藍瑩瑩的光芒,空氣靜止般不流動,我們汗流浹背,雙眼迷蒙,耳邊不斷回蕩著真空機運轉時發出的低鳴,我看到眼前的一切開始扭曲變形,視野急速縮小,光線莫名其妙地變換著,瘋狂纏繞在空氣中,我轉頭看見阿哲和楠生被什么東西摁進了縫隙中,十分古怪而可笑,最終變成了一張張我不熟悉的臉,我感到平子用力拽著我的手,觸感強烈。我試圖挪動自己,奮力轉身擺動下肢,卻一陣暈眩,我看見自己往下倒去,結結實實地砸在地上。我惡心得想吐,腸胃翻滾,眼中、腦中一片暴風驟雨般瘋狂呼嘯。最終,我看見自己吐出來的東西劃過空氣。向上飄蕩,一直飄到阿哲和楠生面前,臭味在空氣中彌漫,我咯咯地笑出聲來,一瞬間,我看見二維的自己墜入一片黑暗與光明交織的未知中。
                     
                      “對不起,梁子。我來遲了?!彪p喜嗖地出現在我面前站定,吐著舌頭說。
                      我怔怔地看著她,猛地回過神,“為了表示歉意,今天就由你來扎帳篷吧,我要躺在草地上舒舒服服地曬太陽吃東西?!?BR>  “哦?!彪p喜低著頭答應我,然后板著臉抬起頭,“可是,都是剛才那兩個人,他們向我問路才遲到的?!?BR>  “問路?”
                      “對呀,在加油站那的時候,他們要去羅漢寺,說為寶寶求平安?!彪p喜露出笑容,“那個姐姐啊,她懷孕啦。我還特地給他們畫了去羅漢寺的地圖呢?!?BR>  我癟著嘴,一臉的不爽。
                      “梁子你個白癡,你不相信我?!彪p喜開始捶我,“我要跟阿哲和楠生講,他們會立馬飛回來一把把你塞進馬桶去?!?BR>  我樂呵呵地笑,一把抱住雙喜,久久不放開。
                    上一篇:疫鳥 詹森·桑福德(美) 阿古(譯)
                    下一篇:霧都孤兒(上) 綠天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