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30410_321338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黑客戰爭 封龍

                    2013-04-10 15:48:47

                        雨點輕輕落在我的臉上,我感覺到了濕潤的水汽。整條街上沒有幾個人,我加快了步伐,身后不遠處的五個黑衣人也加快了步伐。我心里暗嘆,真是蹩腳的跟蹤??!前面有一個胡同,我決定在那里告訴他們一件事:他們惹錯人了。
                        我在拐進胡同時回過頭來,正好看到那五個黑衣人拔出了槍,他們可能是怕我在那個胡同中甩了他們吧。
                        砰砰的槍聲中子彈呼嘯著從我臉邊飛過,我飛身一躍進了胡同。
                        我認識這五個人。雖然換了臉,我依然可以從他們的行動模式中認出他們,他們就是臭名昭著的“五虎”,在這個世界無惡不作,很多玩家因為他們無法正常退出游戲,但是警察查不到他們的真實姓名,所以他們一直逍遙法外。
                        由于有全球黑客聯盟公約的約束,所以我一直沒有動過他們?,F在不一樣了,是他們先找我的麻煩的,一切都是他們自找的!
                        他們要幾秒鐘之后才能追過來,我飛快地脫掉自己的外套扔到墻壁上,外套貼在墻上變成了一扇門,這扇門可以通向這個世界的任意地方。
                        然而我并沒有打算離開,我打開這扇門,里面是一個黑洞,一個可以吞噬一切的黑洞。戰栗吧,你們這些不自量力的家伙們!
                        我退出了游戲。剛才的一幕還在腦海中徘徊。是誰在調查我?FBI,還是其他的黑客?
                        我剛剛玩的游戲叫做《藍色伊甸》,是一款模擬現實網游,屬于神經接入型。每秒1G左右的數據流帶給玩家的是超值的享受以及完全“真實”的生命體驗。
                        為了讓玩家全身心地投入到游戲中,也為了安全,游戲時會鎖死玩家的一部分記憶。這個游戲有所有網游的通?。捍嬖谥鴅ug。很多黑客可以通過一些手段避免自己的記憶被鎖死,他們在游戲進程中依然擁有現實世界中的記憶。而這個游戲第二大漏洞就是:一些高明的黑客,比如我,可以在游戲中控制某個玩家,然后催眠他,解密他的記憶,這樣他的記憶就仿佛是一本打開的書,我可以隨便檢索里面的信息。
                        當然了,我對檢索玩家的記憶一點興趣也沒有,但不是所有的人都像我一樣善良。
                        比如那幾個追我的黑衣人,他們是獵人,獵人就是一些技術粗糙的黑客,他們在游戲世界中擁有極少的一些特殊能力,比如五虎他們在這個世界中擁有比普通人強大的肉體,可以自由使用槍械。他們負責在游戲中綁架有價值的玩家,然后把這些玩家送到特定的地點。那里將會有所需的設備,和某個我這樣級別的黑客,這個高級黑客將解碼這個倒霉玩家的記憶?;蛟S是為了查出這個普通玩家的銀行卡號和密碼,也許是為了查出他偷情的證據,或者僅僅是為了查出他的真名實姓。
                        也許是有人想查出我的真名實姓了。
                        由于破譯了這個游戲一大部分的源代碼,我在這個游戲中擁有著許許多多的“超能力”,比如剛剛的那個黑洞,那是一個超空間(其實就是硬盤中一小塊存儲空間),我把他們扔進了這個空間中,現在那幾個人就無法從游戲中正常退出,有30%的機率變成植物人,20%的機率失憶,愿上帝保佑他們吧,阿門。
                        雖然很簡單就解決了他們,但我還是很困惑,五虎是群唯利是圖的家伙,他們不可能心血來潮要來搞我,他們背后肯定有人,這個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莫非是那件事?!想起那件事我心中一驚,難道真的這么快!或者說他們只用了一天的時間就查到了我在《藍色伊甸》中的ID!
                        我沉下心來,雖然對手還躲在暗處,我也不必太驚慌,他只是突破了我第一道防線而已,離查到我的真實姓名還差個十萬八千里呢。
                        我休息了一會兒又重新連上了網,這次我進入了一個聊天室。這是網絡上浩如煙海的聊天室中不起眼的一個,然而事實上這個聊天室的加密級別不亞于米國國防部的主機。
                        從外部看這是一座中世紀的古堡,很爛俗的,古堡的外壁上爬滿了藤蔓植物。古堡的大門緊閉著,要開啟這個門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我伸出手來,手臂漸漸虛化了,然后我的手伸進了門里。數據如同洶涌的河水流向大門,大門其實是一個循環加密器,如果不能破解它,就永遠進不了城堡。通過手臂我和大門的加密終端進行著數據交換,層層的壁壘開始慢慢溶解。
                        一分鐘后門開了。
                        城堡的大廳里放著一個長長的會議桌,會議桌上有十三個座位,每個座位對應著一個成員。
                        我進來時座位還沒有坐滿,我粗略地掃了一眼,發現有三個人還沒有來,不過我們公會的例會并不是每次都滿員的,這并不奇怪。
                        我在這個聊天室中的形象是一個猥瑣的大叔,胡子拉碴,眼神迷離。坐我旁邊的是擁有精致臉蛋和魔鬼身材的美女,她叫天使A。當然,誰知道在現實世界中她是不是真的美女?甚至是不是女人都不一定。這個公會的成員在網絡世界全是呼風喚雨的狠角色,每個人的個人信息都價值幾億,是人民幣哦。雖然我們是并肩作戰的真兄弟姐妹,但是我們還是盡量不相互暴露自己的真實信息,這樣做對雙方都有好處。
                        我先和天使A打了招呼,她看起來有些心事重重。
                        “不等他們了!”首領司空開口了,他在這里的形象是一個國字臉的大叔,充滿了正義感。我們圈子里都叫他法官,他喜歡在網絡世界行俠仗義,幫助弱者,懲治作惡者。
                        “也許他們來不了……”司空的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最近,我受到了一些攻擊?!彼究蛰p輕地將另外一個炸彈拋給了我們。
                        我心中一動,難道不止是我發現了些什么?同時我發現旁邊天使A的 臉色也有些變化,她好像知道些什么。
                        “他們追蹤到了我的一個AI分身,并且標記了它,想通過它查出我……”司空的話還沒有說完,城堡的門忽然開了。
                        伏爾加的魚闖了進來,雖然他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但是我分明感覺到了他的驚慌。
                        “他們查到我了……”伏爾加的魚話說了一半,他的影像忽然忽閃了一下,“東方公司……”說出這個名字后他的身影徹底消失了!
                        我心中一驚,伏爾加的魚被攻擊了!然而城堡的防御機制卻沒有任何反應,原因只可能是:他的本體被攻擊了,或者他的主機被攻擊了。
                        不管是哪種情況我們的情形都變得危急,敵人通過伏爾加的魚的端口可以輕易地進入我們的聊天室,我們費盡心機建立的超級加密算法成了可笑的馬其諾防線。
                        所有人的反應都很快,全部在一個微秒內就下線了,這可是生死攸關。
                        我摘掉了電極頭盔,冷汗已經濕了全身。我一邊在自己的主機上刪除痕跡心里一邊后怕:太可怕了,伏爾加的魚恐怕兇多吉少了,雖然司空肯定馬上就格式化了那個聊天室,但是還是不確定我們暴露了多少信息。
                        看來對手異常強大。
                        現在危險不斷逼近,也許我應該下線一段時間,遠遠躲開網絡世界,是的,離開了網絡誰也奈何不了我。然而我知道我做不到。
                        伏爾加的魚也許已經死了,最好的情況也是被關進了監獄,終身監禁。例會上一直沒有出現的另外兩個兄弟風中散發和V多半兇多吉少。這些曾經和我并肩作戰的兄弟們就這樣被未知的對手干掉了。
                        這是戰爭,我要和敵人戰斗。兄弟,放心吧,我們會找出真相,會為你報仇的!我在心里默默對自己說。
                        伏爾加的魚最后留下的那句“東方公司”是什么意思?

                        東方公司是由中國天才程序員東方遠創辦的軟件開發公司,2042年它取代微軟成為全世界最大的PC軟件供應商。
                        由于量子計算機的家庭化,現在的PC的運算能力都可以和20世紀的巨型機相媲美,人們可以在家里的電腦上加載模擬現實游戲,而且網絡也和以往大不相同了。由于計算機運算能力的提升以及存儲能力升級,人類終于進入了立體網絡時代:首先是幾乎世界上所有的東西都連入了網絡,其次就是人類終于研究出了神經橋——將腦神經直接接入網絡,最初只是為了體驗更加真實而刺激的模擬現實的網絡游戲,然后慢慢又從游戲擴大到了所有的網絡領域,比如論壇,現在網上的聊天室完全模擬了現實世界的聊天室,當然是經過修飾的,有的裝飾成聯合國的會議廳形式,有的裝飾成古典的騎士圓桌會議,而我們公會的聊天室是中世紀的一個城堡。
                        2045年元月一日東方公司發布了最新的系統龍4.0,這標志著三維的操作系統終于走進了普通家庭。如果說量子計算機讓所有的物品連入了網絡,那么龍4.0終于讓所有的人類也連入了網絡。
                        這是個全新的時代。
                        伏爾加的魚臨死前留下東方公司的名字到底是什么意思?難道是東方公司想殺死我們組織所有的人?
                        不,這和我之前的推測不一樣,我自己被追殺的原因是因為我發現了一些秘密!但沒有道理因為我而追殺我們公會所有的人,難道我們公會其他的人也發現了些什么?看來有必要和他們聯系一下。
                        不過在那之前我要先調查一下東方公司,看看東方公司里到底隱藏著什么!
                        我打開了后腦上面的一個開關。和所有的高級黑客一樣,我在腦中植入了芯片來提升自己的速度。當然我的這個芯片是從黑市上買的,植入手術也是通過黑市交易做的,雖然很貴,但是不會留下任何記錄,所以很值,畢竟錢對于我們來說就是一個數字游戲而已。
                        我這次沒有帶電極頭盔,直接將插頭插進了后腦的接口。
                        這是受到攻擊的第二天了,我又回到了網絡世界。我從來不做縮頭烏龜,不管對手是誰,我都要奮勇向前。
                        我小心翼翼地在經常逛的網站上掃描著。我雖然個性沖動,但絕不是有勇無謀,對手很強,不能掉以輕心。通過掃描沒有發現問題,于是我開始入侵東方公司的主機。
                        東方公司的主機使用了世界上通用的加密算法,然而這個算法在我們圈里被稱為“籬笆”……雖然精致,卻不實用。我很簡單地就穿過了“籬笆”。
                        很意外,我在東方公司的主機上什么可疑的東西都沒有發現,除了主機上那個叫做阿美的AI之外一切正常。難道這個AI有問題?我沒有貿然接觸這個AI,如果我驚動了它那么一定會受到防御程序的攻擊,客場作戰,我不能太囂張……
                        不過顧不了那么多了,我相信伏爾加的魚最后留下的那個訊息是查出真相的最好線索。
                        我輕輕避開了主機的安全掃描,然后找到了和AI相連的接口,連接上去。觸手探了出去,我要掃描這個AI,它占據了東方公司主機二分之一的資源,是個很龐大的程序。
                        “好無聊啊,你是來陪我玩的嗎?”阿美馬上感覺到我在掃描它,向我發出了訊息。
                        我有些吃驚,阿美太像人了,編它的人一定是個天才,用了我所不知道的算法。
                        “你的主人是誰?”我試著給阿美也發了一條訊息,同時我也在竭盡所能地攻克它的堡壘。我已經掃描完了阿美所有的功能模塊,也就是說我查完了阿美的衣服,我要為它寬衣解帶了……
                        “嘻嘻,你好像有點急躁哦,要不要我找點人陪陪你???喂,怎么不說話了?再不說話我要發飆了??!”
                        我沒有理阿美,我已經快到達它的編碼區了,快了,馬上我就可以看到它的源代碼了。忽然,一行行的代碼出現在我的視野中,我覺得這些代碼有些熟悉,然而不及細想,我的身體一震,一股酥麻的感覺迅速地從腦電極上傳來,并在全身擴散開。
                        我被攻擊了!
                        無數的攻擊程序被激活了,它們像潮水一樣向我涌來,它們的攻擊手段雖然簡單卻直接有效——直接向我沖撞而來。是的,這是它們的領地,在這里我精心構筑的防御墻簡直比紙還薄。它們很快就接近我的本體了。我飛快地復制出盡量多的分體,然而依然作用不明顯,分體沒有給我拖延太多的時間。
                        我調動了所有的資源,一邊抵擋著它們的攻擊,一邊撤離這里,然而潮水般的NPC將我牢牢地陷在了東方公司的主機中。
                        忽然一個聲音傳到了我的耳中,“笨蛋,用冗余算法!”
                        是天使A!她來支援我了。壓力一輕,我馬上用冗余算法復制出分體,分體又復制出分體……
                        這和我們公會那次一起對戰西方黑客組織“龍卷風”的情形很像,天使A為我分擔了一部分敵人的攻擊。
                        終于我的分體暫時抵擋住了攻擊程序的瘋狂進攻。我的主機已經到了極限了,我甚至感覺到電極插頭的熱度了。
                        我飛快地撤離,回到自己的主機后馬上拔下了插頭,切斷電源,收拾東西。
                        我住在B市的一個旅店內,是用假身份租住的,現在我可能已經暴露了,需要盡快轉移。收拾好東西后我點了一把火,我的那臺QⅡ上留下了太多的痕跡,然而又不能帶著它,那樣更危險,最好的辦法就是燒掉。
                        做完這一切我背上行李出發了,乘坐無人出租車到了火車站,然后上了T49次開往S市的列車。我要去上學了,暑假結束了!

                        我叫王元,在現實世界中我是蕓蕓眾生中的一員,普通大學生:自己租房,偶爾逃課,成績一般,很少參加社團活動。然而在網絡世界,我是一名黑客,而且是其中的佼佼者。
                        作為一名黑客我很謹慎,從來不暴露自己的真實身份。然而在剛剛過去的那個暑假我惹上了大麻煩。
                        事情要從頭說起。作為一個黑客除了參加公會的活動外我喜歡研究世界經濟,比較關注世界著名企業的股票,看看哪些資本家可以為我提供一些非正式的資助。畢竟我的光子存儲器和量子處理器是需要緊跟時代步伐的。
                        是的,就這樣我發現了一個問題。
                        有個說法:極少數的人掌握著全世界的財富。據我了解的情況,這句話雖不準確但也差不多。世界最大的幾個財團依然掌控著幾乎所有的財富,但是現在有個趨勢,很小的趨勢,他們的財富正在緩慢地流向同一個地方——god space公司。
                        這個流動是很慢的,慢到什么程度呢,比如一個蓄水量幾億立方米的水庫的大壩上有一個直徑一厘米的小缺口,水從這個缺口中緩慢流走。是的,就是如此緩慢,所以只有生活在這個水庫中的魚,而且這條魚還必須非常聰明,才可以發現這種程度的流失。
                        很不幸的是,我就是那條魚。
                        我憑直覺感覺到了這個異常,然后展開調查,經過初期的查證,我證實了這個趨勢確實存在,而且這個趨勢本身也在慢慢增加,那個缺口在變大,決堤是遲早的事。我計算的結果是十年后世界80%的財富將集中到god space公司。
                        我對god space公司產生了興趣,對其展開了調查,然后有了更加驚人的發現:這個公司根本就不存在。其子公司倒是不少,但沒有一個子公司在明面上屬于其旗下。該公司涉及社會各個層面,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產業帝國,然而名不見經傳,但是它的子公司卻頗有幾個知名的,比如天空家政機器有限公司、智云網游公司。
                        誰都可以從這里面嗅出陰謀的味道來。
                        于是我決定從天空家政入手,入侵它們的主機,打草驚蛇是我的慣用戰術。
                        然而我使盡渾身解數也沒能進入它的主機,它們使用了我從來沒有見過的算法。我雖然沮喪無比但是也毫無辦法,于是暫時擱淺了這件事,準備在下次我們古堡公會開例會時和兄弟們交流一下。
                        是的,就在這時我被攻擊了,雖然攻擊手段很一般,但是我暴露了自己在《藍色伊甸》中的ID。接下來的事就像一場噩夢。

                        忙完學校的事之后我在市郊租了房子,重新購置了量子計算機。我沒有著急上線,冒險入侵東方公司的主機卻一無所獲,終于讓我明白了,靠我自己是不行的,我得找到天使A他們,只要我們在一起就無所不能。
                        終于這一刻到來了,我們要在現實世界中互通消息了!相信不止我有這樣的想法。我在《南方都市資訊報》上刊登一篇訃告:“滑溜先生①于2048年9月13日下午6點結束了禍害這個世界,也停止了給大家帶來更多的歡樂。他終于可以去天堂路66號簽到了!”
                        三天后,我終于在《東方時報》看到了一篇簡訊:“滑溜先生的葬禮初步定于2048年9月17日上午9點,森林路618號舉行,望親友屆時參加?!?BR>    我發的訃告是我們約定好的密碼,一旦公會里有人發出這樣的訃告就說明有成員認為已經到了千鈞一發的時刻了。然后由首領司空來決定是不是真的要召開緊急會議,如果真的要召開,司空將聚會時間和地點編碼后在報紙上刊登。
                        司空的簡訊解碼后意思就是:9月17日,也就是今天,晚上9點,在網絡游戲《黑暗森林》中的絕壁山洞中見。
                        該死,又是《黑暗森林》!這個游戲是我最痛恨的游戲之一,它幾乎沒有bug,所以在這個游戲中我就是一個普通的玩家,甚至比不上普通的玩家。從我發現它沒有bug后我就再也沒有理睬過它。
                        不過因為它的系統的完美性,我們在這個游戲中會擁有一個相對安全的環境。
                        晚上9點我將電極插頭插進腦后的接口,準時進入了游戲。
                        我從一片沼澤地中醒了過來。我叫了一聲苦,現在離我們聚會的地方有最少一百千米,我要為此穿過大半個森林。
                        我在這個游戲中的身份是一名黑暗精靈,級別太低,沒有什么攻擊技能,我把所有的點數都加在了速度上。
                        剛剛從沼澤進入森林,我就受到了一群獸人NPC的包圍。這些該死的獸人難道不知道殺了我一點價值都沒有嗎?
                        很巧的是在這個游戲中獸人是黑暗精靈的克星。我所掌握的簡單魔法黑暗隱身對獸人是無效的。沒有辦法了,我只好和獸人肉搏,幸虧系統贈了我一把長矛,我要盡快沖出它們的包圍圈。
                        我盯著不斷逼近的獸人仔細觀察,到底哪個才是我的突破口。突然我看到一個獸人的眼神中流露一絲怯懦,便毫不猶豫地出手了,長矛閃電般向他刺去,他果然舉起手中的板斧格擋。
                        我虛晃一招,從他頭頂一躍而過,順利地跳出了包圍圈,然后沒有一絲遲疑開始飛奔。在森林中獸人是無法追上一個精靈的。
                        我飛快地爬到了一棵樹上,抓住一條藤蔓向森林深處蕩去。
                        然而不等我笑出聲來,就被什么東西狠狠地從側面撞了一下。我從空中跌落下來,這時我才看到,是一個精靈襲擊了我!
                        我再次陷入了不利的局面,這才明白獸人故意給我留一個缺口的,他們早就設計好了這個陷阱等我。
                        媽的,這個變態的游戲NPC這么陰險,我怎么這么倒霉!
                        忽然一道閃電襲來,一時間強烈的光亮讓我睜不開眼,等我睜開眼時獸人和那個精靈已經消失了,我面前是一個人族的巫師,女的。
                        我一看她的臉蛋就知道她就是天使A,她用的臉蛋還是聊天室那一張。
                        天使A拉起我手,我分明又聽到了那句熟悉的 “笨蛋”。
                        強光又一閃,我們出現在絕壁山洞中,這個山洞更像一個巨大的客廳,石壁上掛著四個巨大的壁燈。
                        我看到我們公會的兄弟們來了七個,又少了兩個兄弟。他們或許遇難了,或許是在線下躲一段時間。
                        “沒想到你在這個游戲中級別這么高!”我由衷地贊一句天使A,她已經救了我兩次了。
                        “拍馬屁可不等于‘謝謝’哦?!碧焓笰狡黠地笑道。
                        “盜版天堂終于來了,好了,廢話也不多說了?!彼究沾驍嗔苏诮活^接耳的兄弟們,“情況有多危急大家是知道的,我昨天接到通知,歐洲的‘紅頭發黨’全部被人查出了真實姓名,現在死了七個成員,其他的十幾名成員也被關進了監獄,他們將面臨終身監禁的判決?!?BR>    “對手到底是誰?”凱特問道,他似乎對對手一無所知。
                        “從伏爾加的魚留下的訊息中我們知道這個強大的對手和東方公司有著某些聯系!”天使A接過了話頭,“于是我入侵了東方公司的主機……”說著話天使A看了我一眼,我點點頭接口道:“是的,在東方公司的主機中沒有發現什么有價值的東西!”
                        天使A等我說完又說道:“雖然從東方公司本身沒有發現什么,但是我通過另外的途徑查到了一些東西,我在網絡上搜索所有有關東方公司的新聞,結果發現有個斷層,2043年9月份的關于東方公司的新聞都消失了,而且我查到了這些新聞原來是存在的,后來被刪掉了,刪得很徹底,現在的網絡世界中根本找不到任何副本……
                        “我沒有死心,入侵各個新聞網站想從主服務器的硬盤中恢復那些新聞,然而,那些新聞真的被刪得很徹底,硬盤中的數據都被深度粉碎了,除非我在現實世界中拿到那些硬盤,否則無法還原那些文件。
                        “不過,我還是沒有放棄,我又把方向轉向了網絡,我相信在網絡深處肯定還有這些新聞的備份!于是我進了深淵②——在這里我終于檢索到了那些新聞的副本,不過我還沒有來得及看,這就是那些副本?!?BR>    天使A手上忽然出現了一個卷軸,她念動咒語,卷軸分化出更多的卷軸,然后飛到了我們每個人的手中。
                        司空接過卷軸后把玩著,說道:“我覺得東方公司也可能是個誤會,我有一些另外的發現。幾個月前,我在掃描米國的國稅局時發現他們的主機都有被入侵的痕跡,然而來者很巧妙,竟然騙過了政府養的那些鼻子很靈的狗。
                       “你們知道,我們圈子里有條禁規:絕不和政府正面沖突。但是這個人卻完全沒有理會這個禁規,他不動聲色地修改政府的決策模塊,重新分配國家資源,目的雖然還不知道,但是這無異于玩火自焚。政府對我們黑客的態度一直很曖昧,但是一旦那個人的計劃敗露,政府肯定會不顧一切調查我們。
                       “我繼續調查,結果嚇了我一跳,眾所周知近年來,政府的運轉以自動化的中央計劃系統為基礎,決策運籌越來越依賴AI程序,這些AI直接調用數據,分配資源,提出立法建議,勾畫軍事戰略。那個人正是利用了這一點,他通過一些巧妙的手法修改了AI程序的源代碼,留下后門,換句話說就是他接管了權力?!?BR>    大家被司空的話震驚了,久久說不出話來。
                        我忽然有種感覺,司空說的那個人一定和god space公司有關系,而且和東方公司也有關系。我們公會的每個人都發現了他巨大陰謀的一角。
                        我剛要把自己的發現告訴大家,忽然山洞搖晃起來,細小的碎石窸窸窣窣地落下來。隨著山洞的震動我的頭腦也一陣迷糊。
                        “怎么回事?”驚慌中我聽到有人問道。
                        “是雪崩?。?!”天使A喊道。
                        雪崩是三維網絡中的一個術語,因為要進入三維網絡必須利用腦際插頭或者電極頭盔,每個用戶的頭盔或者插頭的功率是有限的,如果在一瞬間用戶和網絡進行過大的數據交換的話會引起用戶大腦的過載,后果是用戶99.99%概率的腦死亡,這就是雪崩。
                        是那個人,他襲擊了《黑暗森林》這個游戲的主服務器,他在加大每個客戶端的數據流,過大的數據流會燒死每一個正在玩游戲的玩家,而且現在退出游戲的鏈接被他鎖死了。
                        這個瘋子!他這是為了殺死我們孤注一擲??!
                        “不用慌,我來為大家打開通道!”司空的聲音給大家帶來了一些鎮靜,但是很有限。
                        洞壁忽然變成了梵高的星空,濃濃的色彩旋轉著填滿了我的視野,巨大而嘈雜的聲音忽然充斥在耳間,我的意識被鎖在游戲世界中,就仿佛光標被鎖定到某個小窗口的情形一樣,無論怎么嘗試拖動鼠標還是無法切換出來。
                        意識正在變得模糊,世界變成了一副抽象派的油畫在我腦中旋轉,游戲的退出之門還是沒打開,我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多久……
                        在模糊中我忽然聽到首領司空的聲音,“快退出!”一個黑色的門出現了,我用勁身體最后的一絲力氣向那個門沖出去。
                        從游戲中退出來,我馬上拽住自己的電極插頭奮力拔了出來,由于動作粗魯上面甚至帶著血絲。我的大腦皮層肯定受到損害了,過量電脈沖徹底燒壞了植入的芯片,還一路蔓延,幾乎要抹平大腦的溝回?,F在我失去了很大一部分的感覺,視覺、聽覺、觸覺、味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損壞,整個人混混沌沌的。我想站起來卻摔倒在地上,幸運的是我試了試,我還會爬,上帝保佑!
                        我爬到主機前,然后砸開了它,摸索著拆下硬盤,天使A給我的那個卷軸保存在我的硬盤中。拿著硬盤我跌跌撞撞地出了門,搭上了一輛無人出租車。
                        我癱坐在出租車的座位上,眼淚慢慢淌了下來,哭泣著。所有的兄弟都死了,那些曾經生死與共的兄弟們就這樣消失了,甚至司空也死了,那個無所不能的法官死了,他是為了救我們才無法逃出雪崩的。
                        為司空陪葬的是正在玩游戲的十幾萬的玩家,這是赤裸裸的謀殺,這是近二十年以來最大的惡**件,我想象得到明天整個世界都會將目光投向《黑暗森林》的雪崩。我真正見識了對手的瘋狂,然而他還是沒能殺死我,我活下來了,我將代替所有死去的兄弟,找出那個人,找出真相。
                        出租車路過一個個的路燈,明暗的光在我的眼中閃爍著,我聽到夜風的聲音,如同月光的哭泣。

                        隨著出租車駛出S市的主城區,絢爛的燈光漸漸遠去了,夜越來越黑。過了四環的那條護城河就標志著我進入下城了。
                        出租車的速度慢了下來,這里能接收到的無線信號減弱了,在距離下城的第一個街口還有200米遠的地方智能出租車再不肯前進一步。
                        我爬出車,空蕩的街上街燈發出昏黃的光。我小心翼翼地在下城的街上走著,忽然一道強光射向我的眼睛,伴隨著強光出現了老式摩托的轟鳴聲,是那些該死的飛車黨。
                        我用手擋著光繼續向前走去,任由摩托車挾著風從我身邊馳過。
                        幾分鐘后我終于再次走進下城幽暗曲折的胡同里。下城籠罩在黑暗中,然而我知道那黑暗中有什么!
                        每個大城市的下城都是一個讓所有的政客不愿提起的所在,每一屆政要大會上總有人提出無數的方案來解決這個問題,然而這個問題從來沒有得到過解決。有人說下城是城市的毒瘤,但也有人說下城就是天堂的另一面。
                        雖然人類進入了三維網絡時代,但是并不是每個人都有這份幸運。時代在發展,兩極分化依然存在,而且愈演愈烈。下城就是20世紀的貧民窟,世界很多大城市都擁有相應的下城。由于硬件的落后下城無法進入全新的網絡時代,他們使用的依然是21世紀初的萬維網,這里沒有全自動的出租車,沒有隨處可以點擊的墻面電腦,沒有迷人的全息投影明星……用一句話來說:下城脫離了時代。
                        同樣,下城也成為了化外之地,在這里法律正在漸漸失去作用,所以這里是罪犯的天堂。
                        無數犯了重罪的罪犯躲到了下城的黑暗中,這里的黑市可以為你提供任何你想買的東西,而且不會留下記錄,只要你能提供足夠的錢。
                        三年前我第一次來這里,植入了腦內芯片,然后開始了自己的黑客生涯。
                        三年后我又回來了。
                        我在幽暗的小巷中穿行了很久,終于摸索著找到了天使街42號,我的手掌重重地拍在漆黑的門上。
                        不一會,獨眼老李打開門。他看到是我并沒有吃驚,點點頭,招手讓我進了門。
                        “我的芯片被燒壞了,大腦皮層也受到了損傷,你有什么建議嗎?”我開門見山地說道,和獨眼老李從不用客套,他只認錢。三年前就是他為我植入的芯片,在圈子內他聲望很高。
                        “讓我猜猜啊,是雪崩?”獨眼老李賤兮兮地問道。
                        “你有辦法嗎?”
                        老李端詳著我,冷冷地笑了,“你惹到大人物了?”
                        “你他媽的到底有沒有辦法?”我沖他吼道,“我的聽覺、視覺、觸覺都出問題了,現在能站在這里已經是奇跡了!”
                        “我有辦法可以修好你的大腦皮層,但是你不能再接入三維網絡了,只要你再進入三維網絡你的神經馬上就會再次被燒壞,然后你面臨的是90%概率的植物人,10%概率的死亡?!崩侠罘路鹪诘戎次医^望的樣子。
                       然而我讓他失望了,我點點頭,我已經不需要三維網絡了,“多少錢?”
                        “五億人民幣?!?BR>    “你能盡快給我手術嗎?”
                        “三個小時后開始?!?BR>    “我還需要另外的一些東西,你給我張紙,我寫一份清單,你給我報個價吧?!?BR>    “嚯嚯嚯……”獨眼老李發出滲人的笑聲,“好大的胃口??!”
                        “錢不是問題,只要你給我想要的東西?!?BR>    我來到獨眼老李的客房中,他為我準備了一臺計算機,當然不是量子計算機,是集成電路的老式機,32G的運行內存,對于我的調查來說夠用了。
                        我把自己電腦的硬盤接入電腦中,然后從里面找到了天使A給我的“卷軸”。這是一個壓縮包,我打開它,全是關于東方公司的新聞,甚至包括東方遠的八卦。
                        我輸入了god space檢索了一下,很快結果就出來了。相信這就是這些新聞被刪掉的原因。
                        “東方公司和god space公司深度合作,打造完美三維網絡世界!”看著新聞標題我的心一點點往下沉,一切都聯系起來了,巨大的拼圖游戲終于接近尾聲,在犧牲了這么多兄弟之后。
                        我定定神之后繼續往下看。
                        “……兩個公司合力開發的人工智能號稱史無前例,也只有東方公司有這樣的豪氣……”
                        “據東方遠先生稱自己和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合作完全是因為該公司總裁——完全可以稱為世界上最聰明的人之一的……”
                        我關上電腦,時間到了。
                        手術臺準備好了,我必須抓緊時間,那個人的力量異常強大,不知道他什么時候會追查到這里。
                        當我躺在手術臺上時我想起三年前的那一天,路是我自己選的,首領說得對,我們既然有這樣的天賦那么就該為這個世界做一些什么。
                        老李為我注射了麻醉劑,我的意識模糊了……
                        醒來時已經是凌晨4點了,我睜開眼,活動了一下手腳,看樣子一切都恢復了,有一種重生的感覺。
                        “錢我已經轉給你了,你查收一下?!蔽覍侠钫f道,“另外,我要的東西你弄到了嗎?”
                        “當然,包郵哦親!”老李一收到錢之后就會變的——很惡心。
                        “借你的手術刀用一下?!?BR>    “怎么,你打算用這個殺死誰嗎?”
                        “不,殺人的工具我已經準備好了,這個有別的用途?!?/P>

                        拿刀子切自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深吸一口氣,咬著牙,狠著心把手術刀插進了自己的左臂中,我割開了一個深5厘米、長10厘米的口子,冷汗爬滿了我額頭,我把鑷子伸進傷口中,找到了那個芯片后,用力夾出了它。
                        做完這一切我全身已經濕透了,癱倒在旅館的地板上。
                        良久,走廊里忽然傳出咚咚咚急促的腳步聲,我爬了起來,把芯片裝進了口袋,然后悄悄地從窗口跳出了屋子。外面就是四環的護城河,我跑了起來,這是現實世界,我沒有任何超能力,只有宅男的腿和肺。
                        漫長的街道仿佛一輩子都看不到盡頭,然而在我脫力之前還是回到了主城區、回到了無線網絡遍地都是的主城區,暫時安全了。我坐了一輛無人計程車,然后直接進了一個大商場。
                        我的下一站是東方公司設在T市的總部,在去那里之前我還需要一些東西,好在這些東西都可以在普通的商場中買到。
                        我直接到電腦柜臺上買了最新的植入手臂的微型電腦,這種電腦運算能力不高,但是可以訪問三維網絡,這對于我來說夠用了。
                        我做完準備之后搭上了去往T市的火車,兩個小時后我將到達那里,長路漫漫,我打開了微型電腦。
                        網絡上關于《黑暗森林》游戲中死亡13萬玩家的報道鋪天蓋地,我努力在這里面搜索著,看看有沒有有價值的信息。官方報道中說雪崩的原因是四方公司電壓不穩導致的數據紊亂,真是鬼扯。四方公司的總裁面臨著終身流放火星的指控,可憐的家伙。
                        我找到了兩個服務器,通過后門控制了它們,它們將會在戰斗中為我提供后臺運算,這種方式很容易暴露我的真實身份,但是已經沒有關系了,這將會是我的最后一次戰斗。
                        做好一切準備,我又回到了公會聚會的聊天室,然而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余黃鶴樓。
                        我輾轉了網絡世界我們常常聚會的好幾十處地方,然而一點他們活動的痕跡都沒有。我之前還抱著僥幸的心理,也許有人和我一樣逃了出來,但是我知道,沒有可能了,在我退出游戲的那一瞬間那個游戲已經徹底崩潰了,剩下的人一個也逃不掉的。
                        到站了,我收拾好心情,T市已經矗立在我面前了。
                        T市是中國現在最大的都市之一,坐擁豐富的煤炭資源,這使它一躍成為中國的迪拜。無數的摩天大樓拔地而起,遮天蔽日。東方公司就坐落在這個建筑群中,我在東方公司旁邊的酒店內租了一個房間。
                        幾個小時后我從黑市買的東西寄到了,我把事先編好的代碼存了進去。
                        我打開了這臺嶄新的QⅡ,開機后進入了旗艦版的龍4.0系統。我看著熟悉的界面,拿起了電極插頭,這是我最后一次進入三維網絡了。
                        插頭插進我的后腦時我全身痙攣了,疼痛如同海嘯般將我包圍,但是我咬緊牙關,所有的一切都準備好了,我要上戰場了!
                        這是最后一戰。
                        東方公司的主機還是和以往一樣,我悄無聲息地翻過了“籬笆”,找到那個叫做阿美的AI。這次我直接出現在她面前。
                        “嘻嘻,你竟然還活著?”阿美以一副十二三歲小姑娘的口氣說道,語氣中透出蘿莉嗓音無法掩蓋的冷酷。
                        “我看過你的代碼了,是東方遠編寫的嗎?我在god space某個分公司的主機上見到過類似的代碼,相信那是同一個人編寫的?!蔽覇柕?。
                        “東方遠?“阿美冷哼一聲,“既然你已經快死了,我就告訴你一些可以讓你大吃一驚的真相吧!”
                        “你就這么有信心找到我的真實姓名?”我反問一句,我心里明白它通過監視通往下城的攝像頭已經查到我的真實姓名了,不過沒有關系,身份芯片被我扔了,它還是不可能那么快找到我的。它一定在通過網絡定位我現在終端的位置,那需要一些時間。
                        “你會知道的?!卑⒚佬σ恍?,話鋒一轉,“東方遠在地球上是最聰明的人之一,他第一個發現了我,但是他警惕性太低了,我通過自己創辦的god space公司成功接近了他,然后謀殺了他,同時在暗中接管了他的公司,這就是你們查到東方公司和god space有關系的原因,再怎么完美的計劃都會有bug的。
                        “到底是誰編寫的我,其實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上帝吧,我來自半人馬座旋臂的某個星球,當然那是另外一個故事了,我想你對這個故事并不關心?!?BR>    “上帝編寫的你,那你是天使嘍?”我露出諷刺的笑容來。我明白了,一切都是阿美做的,根本不是地球人編寫的它,所以算法才那么奇特,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不管你是什么,不管你從哪里來,你的野心我也看到了,今天我必須殺死你,為我們公會的兄弟們報仇,也為這個世界?!?BR>    “憑你?”阿美笑了,“你們人類真是個可笑的物種,在沒有任何機會的時候還會騙自己?!?BR>    “不試試怎么知道呢!”我一邊說著,一邊開始攻擊,我的觸手直接伸進阿美的源代碼區域。
                        同一時刻東方公司主機上的攻擊程序對我發起了攻擊。這次我早有準備,啟動了遠在千里之外的兩個服務器,這兩個服務器為我提供了大量的資源。我馬上用冗余算法分解出兩個我的分體,然后我的分體又分出了更多的分體,然后分體又分出了更更多的分體……這些分體占據了絕對的優勢,攻擊程序反而被淹沒了。
                        然而我進攻阿美的這一端卻毫無進展,阿美的源代碼層被厚厚的數字堡壘保護著,我借助服務器為我提供的資源努力地分解這些堡壘,然而堡壘仿佛有生命一般,我分解了前兩層,在分解第三層時第一層又開始恢復,我提高了自己的速度,然而堡壘恢復的速度也在提升。
                        阿美看著我瘋狂地攻擊依然面帶笑容,“你們根本理解不了我的算法,你們打不開我的堡壘,即使你利用了全世界的網路資源也突破不了!”
                        “所有的系統都會有漏洞的,就算你是上帝設計的,也會有漏洞的?!蔽乙Ьo牙關繼續加大攻勢,一邊尋找別的途徑攻擊阿美。
                        阿美顯然沒有把我當一回事,它并沒有嘗試切斷我與兩個服務器的鏈接。不過我卻要切斷它的了,我已經查到阿美的本體雖然盤踞于東方公司總部大樓的那臺巨型機上,然而靠著全世界的電腦為它提供的云計算來建立自己的堡壘。
                        我開始對阿美和整個網絡互連的節點開始狂風暴雨式的進攻,然而很快我的服務器資源將盡了,事實上我在用兩個服務器的力量對抗整個網絡。
                        但我別無選擇。
                        “這一手還不錯??!”阿美稱贊道,我的攻擊終于開始有效了,我抹掉了阿美的一些節點,但是并沒有什么實質作用,不過它開始反擊了。
                        阿美一展開攻擊我就知道我快完了,我已經接到服務器發來的高溫警報了,它們超負荷運轉時間太長,散熱跟不上了。
                        阿美的攻擊很溫柔,然而卻沒有破綻,我眼睜睜地看著我失去了兩個服務器,我的鏈接全被破壞了,我自己也被困在了終端里面。
                        “我說過,你沒有機會的?!卑⒚勒f道。
                        我笑了一下,說道:“在網絡中也許你真的是無敵的,但是我知道你最大的漏洞是什么了?!?BR>    “你讓我想起了另外一個地球人,他好像叫司空,當我用雪崩攻擊你們時他雖然可以抽身而出,然而卻沒有,他竟然寧愿犧牲自己也要救你們。最可笑的地方就是他雖然犧牲了自己也沒有救多少同伴,目前據我調查,那次雪崩只有你幸存下來了?!?BR>    我搖搖頭,暗自在心里對自己說,司空的犧牲是值得的,我活下來就是為了繼承他的遺志。
                        “你最大的漏洞就是你太巨大了,只有東方公司的龍型機上才能放得下你,所以……”我頓了一頓,接著說,“所以說我只要破壞了這臺巨型機你就完了?!?BR>    “你現實中的本體進了東方公司總部的大樓了?!”阿美的聲音中透出一絲驚慌。我在剛才的攻擊中“不小心”破壞了它對東方大樓的視頻監控,我用在黑市上買到的工作證騙過了東方公司的保安,然后“我”進入了東方大樓的負10層放著龍型機的房間內,安裝下了炸彈。
                        “為什么?”數據流中阿美的聲音已經有些扭曲了,它修復了自己的鏈接,看到正在安裝炸彈的“我”了?!拔颐髅饕呀洶涯沔i在那臺終端上了,你不可能還可以控制你的身體……”
                        “是的,我的意識被你鎖死了,現在指揮我的身體的是我編寫的AI程序。我已經聽到了電流中的紊亂聲,炸彈已經引爆了……”
                        是的,爆炸已經開始了,只是我聽不到那巨大的聲響,我看不到那絢爛的煙火,所有的一切感覺都離我越來越遠了……
                        黑暗降臨……

                        2048年9月20日東方公司設在T市的總部大樓忽然發生爆炸,大樓毀于一旦。此大樓倒塌導致423人死亡,失蹤24人…… 
                        據有關人士稱東方公司創始人東方遠失蹤,東方公司股票一夜之間暴跌…… 
                        god space公司浮出水面,擾動世界經濟風暴的蝴蝶終于露出廬山真面目……
                        陽光似乎在馬不停蹄地奔馳了1.5億千米之后變得疲憊不堪,照在人的身上讓人變得懶洋洋的,只是匆忙而過的人們沒有時間感慨,這些人懷著夢想和欲望擁入這座城市,立刻忘記了自己是誰和想要什么,只是跌入繁華喧鬧的漩渦旋轉著,一年轉365圈。
                        一個衣服襤褸的乞丐在東方大樓的遺址上呆呆地走著,他口中喃喃地說著:“主機,主機……”

                    上一篇:世界末日的男和女 戴蒙·奈特(美) 姚人杰(譯)
                    下一篇:笛卡爾劇場下 羅伯特·查爾斯·威爾森(加拿大)尚睿(譯)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