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30410_321339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世界末日的男和女 戴蒙·奈特(美) 姚人杰(譯)

                    2013-04-10 16:01:13
                        最后一架飛機飛過上空的事情過去十個月后,羅爾夫·史密斯毫無懷疑地知道,除他以外,只有一個人類幸存了下來。她名叫露易絲·奧利弗,羅爾夫此刻正坐在她的對面,兩人所在的地點是鹽湖城百貨大廈里的咖啡廳。他倆吃著罐裝的維也納香腸,啜飲著咖啡。
                        陽光透過破碎的窗玻璃徑直照射進屋,像是審判日里的場景。無論是咖啡店里面還是外面,周遭都萬籟俱靜,鴉雀無聲,只有令人窒息的寂靜。廚房里洗刷碗碟的哐當聲,街上汽車駛過的轟隆聲都一去不復返了。只剩下陽光和令人窒息的死寂,還有露易絲·奧利弗的一對水汪汪、充滿震驚的眼眸。
                        羅爾夫傾身向前,想引起眼神冷淡的露易絲的注意,哪怕只有一秒鐘也好?!坝H愛的,”他說,“我自然尊重你的觀點。但我也得讓你明白,那些觀點是不切實際的?!?BR>    露易絲略感驚奇地看著羅爾夫,然后再次看向了別處。她微微搖頭,“不,不,羅爾夫,我不會和你一起過不道德的生活?!?BR>    羅爾夫·史密斯想起了法國女人,俄羅斯女人,墨西哥女人,還有太平洋海島上的那些女人。他在羅切斯特的一家廣播電臺的播音室廢墟里待了三個月,聽著各地傳來的信息,直到最終再也收不到任何訊息。在瑞典曾經有個挺大的聚居地,成員包括英國的一位內閣大臣。他們報告說,歐洲已經全毀了。歐洲的每一個角落都無人幸免,每一寸土地都已經被放射性塵埃掃掠過。這個聚居地的人擁有兩架飛機和充足的燃料,可以帶他們去歐洲大陸的任何一個地方,但已經沒有安全的地方可去。一開始,他們中間有三人患上了瘟疫,后來數字上升到十一個人,最后全部人都死光了。
                        有個轟炸機飛行員跳傘降落在巴勒斯坦的一家政府通訊站附近。他沒有撐多久,因為他的幾根骨頭在落地時折斷了,但他看到,原本太平洋上的小島如今汪洋一片。他猜測北極的冰層已經被人炸掉了。從華盛頓、紐約、倫敦、巴黎、莫斯科、重慶、悉尼,都收不到任何消息。無法弄清那些地方的人到底是死于瘟疫,還是死于核塵埃,又或死于飛機的轟炸。
                        羅爾夫·史密斯此前是個實驗室里的研究助手,他們的團隊試圖找到一種對抗瘟疫的抗生素。他的上司找到一種有時奏效的抗生素,但為時已晚。在他過世后,史密斯將所有的藥劑都帶在身邊——一共有四十安瓿,足夠他用上幾年的時間。
                        露易絲是丹佛附近的一家高檔醫院的護士。據她講,遭受襲擊的那天早晨,她正去醫院上班,醫院里發生了相當詭異的事情。露易絲說這番話的時候,相當冷靜,但目光恍惚,極度疲憊的神情似乎愈來愈嚴重。羅爾夫沒有強迫露易絲解釋詳情。
                        和羅爾夫一樣,露易絲也找到了一家仍然能工作的廣播電臺,等史密斯發現她并未感染上瘟疫時,他同意與露易絲見上一面。顯然,露易絲天生就具有免疫力??隙ㄟ€有其他天生具有免疫力的人,起碼也有幾個人,但是炸彈和核塵埃沒有放過這些人的性命。
                        對于露易絲來說,最為尷尬的一件事是,新教牧師一個都沒有幸存下來。
                        麻煩的是,露易絲是個十分虔誠的新教徒。史密斯費了好一陣才相信,但事實確實如此。她不會和史密斯睡在同一家旅館,她期待受到最禮貌、最合乎禮節的對待。史密斯在實踐中接受了教訓。他會走在堆著瓦礫的人行道外側;在房門還在的地方,主動為露易絲開門、為露易絲拉出椅子;克制住自己,不說臟話。他使出渾身解數追求露易絲。
                        露易絲大概四十來歲,至少比史密斯大了五歲。他經常在心里琢磨,露易絲自認為自己年紀多大。她目擊到醫院里發生的不知什么事情,又看到自己曾經照顧過的病人的經歷,大受打擊,心思就遁回到童年時代。露易絲心照不宣地默認世界上的其他所有人都死了,可她似乎以為這事沒人提過。
                        在過去的三個星期里,史密斯有過百來次差點難以克制的沖動,想要捏碎露易絲的細脖子,然后過一個人的逍遙日子。但這種舉動毫無益處,露易絲是這個世界上剩下的唯一一個女人,他需要她。要是她死了,或者離開了他,史密斯也就玩完了??珊薜某翩蛔?!史密斯在心里發泄怒火,同時小心翼翼地讓他的情緒不會寫在臉上。
                        “露易絲,親愛的?!彼麥厝岬貙λf,“我想要盡我所能不傷害你的感情。你曉得的?!?BR>   “嗯,羅爾夫?!彼⒅_爾夫看,面容宛若一只被催眠了的小雞。
                        史密斯迫使自己繼續說下去,“我們得面對事實,盡管事實也許讓人煩惱。親愛的,我們是這個世界上僅存的男人和女人了,就像是伊甸園里的亞當和夏娃……”
                        露易絲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厭惡的神情。她顯然是聯想起了亞當和夏娃用來遮蔽私處的無花果葉。
                        “想想未來的幾代人?!笔访芩褂妙澏兜纳ひ舾嬖V露易絲。多考慮一下。你也許還能健康地過上十年,也許不行。史密斯渾身哆嗦地想起了瘟疫發作的第二階段——身體僵硬,孤立無助,猝然的疼痛。他早上已經體會過一次這樣的疼痛,在緊要關頭露易絲救了他一命。假如沒有露易絲,他會紋絲不動地一直待到死去,那針能救他性命的藥劑就放在離他僵硬的手掌十厘米的地方,卻永遠也夠不到。他拼命地想著,假如我夠幸運的話,至少能趕在你絕經之前,讓你生育出兩個孩子,接著我就安全了。
                        他繼續說:“上帝不想讓人類這樣斷絕。他繞過了我們,讓你和我——”他停頓道,他怎么能在不冒犯到她的情況下說出那個字眼呢?不能說“父母”,太有暗示性了,“——延續生命的火炬?!彼f完了。就是那樣了。
                        露易絲茫然地看著他的肩膀后方,眼瞼有規律地撲閃,嘴巴宛若兔子嘴,以同樣的節奏翕動。
                        史密斯望著桌子底下自己瘦瘠的大腿。我不夠強壯,無法逼迫她,他心想著?;桨?,要是我身體夠強壯該有多好!
                        他又感覺到那股無用的怒火,但隨即又撲滅了怒火。他必須保持頭腦冷靜,因為這也許是他最后一次機會。露易絲最近一直在說要上山去祈求指引,用的還是她談及一切所用的含糊語言。她沒有說過要一個人去,但很容易看出來她是那么想的。他必須在露易絲下定決心之前,說服她回心轉意。他用心想著。
                        語言的模式像悠遠的聲響飄忽而過。露易絲在各處聽到只言片語,每一句話引發一連串念頭,把她的白日夢捆縛得更緊?!拔覀儗θ祟惖呢熑巍眿寢尦3_@么說——那當然是在沃特布里街的老房子里,媽媽那時還沒病倒——她說過,“孩子,你的責任是做到潔凈、有教養、敬畏上帝,漂不漂亮沒有關系。有許多容貌平平的女人嫁給了基督教徒的好丈夫?!闭煞颉瓝碛姓煞?,相伴相依……橘子花開,還有伴娘、風琴的音樂。她透過霧霾,看見羅爾夫瘦削、似狼的臉龐。當然,他是她能嫁的唯一一個男人了,她對此心知肚明。天哪,一個女孩子過了二十五歲,應該知足。但我有時尋思他是否真是個好男人,她心想道。
                        “……在上帝眼里……”她記起了以前的第一圣公會教堂里的彩色鑲嵌玻璃窗,她一直以來都認為上帝正透過那些璀璨的玻璃窗俯視著她?;蛟S他仍然在看著她,盡管有時看起來上帝已經遺忘了她。當然,她也明白,婚姻的習俗已經改變,假如你沒法有正式的牧師……然而,這真是恥辱,幾乎可說是暴行,假如她真的打算嫁給這個男人,她不能擁有那些美好的東西……甚至不會有任何結婚禮物。羅爾夫當然會給她任何她想要的東西。她又看見了他的臉龐,注意到那對虎視眈眈地盯著她的黑色狹長眼睛,那有規律地緩緩抽動的薄嘴唇,還有亂糟糟的黑發下那毛茸茸的耳垂。
                        他不該讓自己的頭發長得這么長,她心里思忖著,這相當不體面。好吧,她可以改變那些方面。要是她嫁給了他,她肯定會讓他改變生活方式。這不過是她的職責。
                        他現在說著他在城鎮外面看到的一片農場——有一座挺大的房子,還有谷倉。那兒沒有牲畜,他說,但他們以后可以弄些家畜。他們還會種植農作物,吃自己種出來的食物,不必一直去餐館找吃的。
                        她感覺有人正觸碰她的手掌,那只放在面前的餐桌上的白皙手掌。是羅爾夫粗短的棕色手指在觸摸她的手,指關節上下都有著黑毛。他已經半晌沒再說話,可現在又說了起來,語氣愈加急迫。她抽走了自己的手。
                        他正在說:“……你會擁有自己見到過的最精細的婚紗,還有花束。露易絲,任何你想要的東西,任何……”
                        婚紗!還有鮮花!盡管不可能有牧師現身!好吧,為什么這個傻瓜以前不這么說?
                        羅爾夫話說到一半,突然打住,清楚地聽見露易絲口齒清楚地說道:“是的,羅爾夫,假如你希望,我會嫁給你?!?BR>    震驚之下,他想要她重復一遍,但又不敢開口要求?!澳銊偛耪f了什么?”他害怕聽到一些荒誕的回答,或者壓根就沒有回答。他深深地吸了口氣,說道,“就今天嗎,露易絲?”
                        露易絲說著:“呃,今天……我不是很清楚……當然了,如果你認為你能及時地安排好一切的話,不過看起來……”
                        羅爾夫·史密斯的體內涌起一股成功的感覺。他現在占據了上風,掌握了局面?!坝H愛的,說你會嫁給我,”他催促道,“答應我,讓我成為最快樂的男人……”
                        即便到了那時,他還是難以說出余下的話,不過這沒有關系。她順從地點了點頭,“羅爾夫,你覺得怎樣最好都行?!?BR>    他站起身,她允許他親吻了自己蒼白干癟的臉頰?!拔覀凂R上就離開,”他說,“親愛的,你會原諒我走開一會兒吧?”
                        他等待她說出一句“當然”,隨后就離去了,在落滿灰塵的地毯上踩出一個個腳印,走向房間的盡頭。再過幾個小時,他就必須像那樣與她說話,對著她的眼眸,她會與他情定終身。事后,他就可以隨自己喜歡對待她——高興的時候揍她一頓,對她毫不掩飾地流露出蔑視與反感,利用她。然后事態不會太過糟糕,成為地球上最后一個男人——根本一點也不糟糕。她甚至可能生下一個女兒……
                        他找到了洗手間的房門,走了進去。他邁進了一腳,身體突然僵住,卻保持住了平衡,上身依舊筆直,卻陷入了無助狀態。他試圖轉過腦袋卻失敗了,恐懼此刻扼住了他的喉嚨;他想要驚聲尖叫,卻也失敗了。他清楚地聽到身后的房門發出弱不可聞的咔嗒聲,那是裝有液壓逆止裝置的房門永遠合上的聲音。房門并未上鎖;但房門的另一側寫著提醒外人的“男廁”二字。
                        戴蒙·奈特(1922年~2002年)出生于美國俄勒岡州,十一歲時便成為了小小科幻迷,制作科幻迷雜志。他對美國科幻迷文化的貢獻很大,創建了美國科幻與奇幻作家協會,與他人合作創立了全國奇幻迷聯合會與號角科幻寫作班。美國科幻與奇幻作家協會更有“戴蒙·奈特紀念之大師獎”。
                    上一篇:尋找超級甜 游者
                    下一篇:黑客戰爭 封龍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