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30715_321350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我的外骨骼,諾基 楊貴福

                    2013-07-15 15:58:30

                         我從小生活在金廠鎮,在一個半廢棄的小行星上。金廠鎮并不出產黃金,之所以叫這個名字,是因為我們當地人把所有金屬都稱做“金”。當初發現礦脈,附近幾個星系的人都向金廠鎮遷,頂峰的時候達到過30萬人口。不過,我出生的時候富礦基本被采光了,居民外遷,人口銳減。沒走成的人里,主要成份除了官員、士兵、恐怖分子,就剩下兩類人,土里刨食的人和土里刨食的人。這是個笑話,你們外地人不能理解。前一種土里刨食的人是農民,雖然暖棚的成本很高,不過本地生產的作物還是比其他行星運來的要便宜;另一種土里刨食的人就是我父母這樣的,以挖礦為生。
                      士兵和恐怖分子也很難區分。一個原因是他們的鎧甲看起來都差不多,全都很酷,穿上以后力大無窮,行動如飛。另一個原因是他們還經?;Q身份。當時泛銀河系剛剛接觸河外文明,它們一個比一個強,而且都想要侵略人類。各種外星人團結一致,很快把人類打得分裂成兩派,其中一派認為應該學習先進文明,融入河外星系;另一派認為應該保持自己的特色,奮戰到底。所以,后來的戰爭主要是在人類和人類之間展開的,跟外星人關系不大。這兩派爭奪所有可能得到的資源,當然也包括金廠鎮的礦,所以他們交替在這里進進出出。占優勢的一方,我們稱為士兵;占劣勢的一方,被士兵稱為恐怖分子。前面我說了,其實他們穿上鎧甲看起來都差不多。
                      遇到諾基的時候,我12歲。諾基是我的外骨骼的名字,這名字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是我起的,是它身上寫的。我的父母也不是什么礦主,他們買不起那種奢侈品。我當時只認識一個礦主,就是莉亞的爸爸,不過連他也買不起外骨骼。
                      那天我跟著大孩子們去采礦菌。采到以后密封運回,可以跟莉亞爸爸換幾根煙卷。在家長看不到的地方,幾個人靠在墻上,放松肌肉抽上一根,吞云吐霧,那才叫帶勁?;丶业臅r候被問到“抽煙啦?”,就表情木訥地搖頭,這是更刺激的時候。這種刺激跟采礦菌那時候的感覺一樣。明知道要摘的傘蓋隨時可能爆炸,可我們還是小心翼翼地把手伸過去。下一刻,要么又多得了幾根煙卷;要么,傘蓋刷地爆裂,里面凝結的金礦孢子像子彈一樣貫穿宇航服打進身體,血被真空吸出來,噴濺得面前的地面上滿滿一片。其實別的事情也充滿了風險。莉亞爸爸如果被查到非法收購礦菌,會被抓去打個半死,附帶損失一大筆資本。如果莉亞爸爸少了資本,安全設施就會更陳舊、更缺乏維護,我們這些窮小子的父母可能哪天就埋在礦洞里了。我們都是這樣的,家長、青少年們、莉亞的爸爸,我們都希望下一刻運氣不賴,這些好運氣積累起來,我們就有錢離開金廠鎮。這就像把垃圾站里撿到的零件拼吧拼吧,只要你活得夠久而且夠有耐心,最后總可能拼成一臺能對付工作的鎧甲。
                      選礦菌的時候,我專挑那些不那么成熟的,雖然金含量低,莉亞爸爸還會因此罵我是膽小鬼,壓低收購價,但是它們爆炸的機會也小得多。同行的大孩子已經開始發育,他們身強力壯,膽大包天,還經常為誰先發現快熟透的礦菌而大打出手。他們好像既不怕被礦菌炸死,也不怕對方下手狠了把供氣管打斷。我比他們都矮小瘦弱,寧可離他們遠些,他們也不喜歡靠近我這樣的懦夫和我挑選的下等貨。
                      因此,我遇到諾基的時候是獨自一人。我正全神貫住地伸手探向一株礦菌,身子斜斜著,嘴里嘟嚷口訣:“幺幺洞九,九幺洞幺,哈里路亞,千萬別炸?!蹦_下突然一絆。你要是正集中精力拆炸彈的時候,旁邊突然有人弄出點動靜來,哪怕是放個屁,都能把你嚇尿了。我當時就是這感覺。等意識到汗順著脖子后面淌下來的時候,我的手和身體還保持原來的姿勢。低頭一看,一只機械手從地底下冒出來正攥著我的腳脖子。
                      那是一個士兵或者恐怖分子,受了重傷。他身穿鎧甲,把自己埋在土里偽裝起來,可能是在等救援??墒切⌒行侵車鷿M天衛星,他一點無線電信號也不敢發送。
                      他啞著嗓子對我說:“我是一個戰士?!?BR>  我點點頭。這句話沒有半點信息含量。從鎧甲上我就能看出來他是個打仗的,不過,士兵和恐怖分子都稱自己為“戰士”,所以無法分辨他是哪伙的。
                      “你別低頭看我,假裝在采礦菌,聽我說?!?BR>  其實我看他也是白看,他身子大半埋在土里,露出來的部分涂滿了迷彩,頭盔標記屬于哪一方的銘牌早就磨得一片模糊了。
                      “你給我一些氧氣,再給我一些水?!?BR>  他穿著鎧甲,能輕松捏斷我的脖子,我根本不敢不給,但是不得不猶豫。這些給養都是花錢買來的,如果父母知道我被一個半死的士兵或恐怖分子搶了,說不定會把我打個半死。
                      “我把這身外骨骼送你?!?BR>  酷哇。雖然鎧甲這么大,也不能開著下礦,不過,有了這鎧甲,我就是朋友圈子里第一個有車輛的人啦,連莉亞她爸爸也沒舍得給她買呢。而且,我剛剛知道,原來這東西叫做外骨骼,不叫什么土了吧嘰的鎧甲。用氧氣和水換這么一身裝備,而且叫做外骨骼,真是不賴。我點點頭。
                      “你現在把氧氣和水分我一些,”聲音從地下傳出來,指揮我把管子順下去接上,“好,再來一些,再來一些?!?BR>  “再給你,我就沒命回鎮里了?!蔽仪袛噍斔?。
                      “小兄弟,放心吧?!彼氖衷谖业哪_腕上又加了一分力量,我疼得直咧嘴。他說,“我給你留了足夠的份,因為你還得回鎮替我辦件事?!?BR>  他讓我去找鎮民兵三隊典少尉,單獨一個人見他,就說“李記者”在這里等他。
                      我問:“你是個記者?我怎么看不出來?!?BR>  他粗聲粗氣地說:“你照著說就是,快去吧?!?BR>  我懷揣著將擁有這身埋在土里的外骨骼的夢想,向鎮里跑。那位士兵或者恐怖分子,他騙了我。鎮民兵三隊里沒有叫做典的少尉軍官,更沒有認識李記者的人。但他騙我最厲害的事不是這個,而是給我留下的氧氣不足以支撐我回到鎮里。所以,在能看到鎮門的時候,我疲憊不堪,本想坐一會兒,卻摔下山路,醒過來的時候面罩裂了兩道紋,氣流吱吱往外冒。右腿跟腱斷裂,不疼,但是完全不能用力,站不起來。爬了兩步,又擔心把宇航服磨破透氣。我躺下來等死,星斗滿天,銀河暗涌。
                      那些同行去采礦菌的朋友們回來發現我的時候,我已經不能說話。我穿著宇航服,他們抬不動我,一起湊了點氧氣讓我先活著。我面罩的裂紋誰也不敢碰,只好讓它繼續往外漏氣。有幾個家伙跑去鎮里找人,來的是莉亞的爸爸,開著他那輛在平地上也咯吱咯吱響的破車。
                      “小伙子,你真有種,摔成這樣還沒把礦菌扔了?!崩騺喫忠贿呌媚z把我的面罩裂紋堵上,一邊哈哈大笑說,“回去你抽煙管夠,今天算我請的?!?BR>  煙不是白抽的,人不是白救的。今天所有的礦菌,所有人的所有礦菌,都免費歸了莉亞爸爸。他說,就這樣,他也是穩賠不賺,才沒有占我們這些孩子的便宜。
                      幾天以后,有新聞說又抓到恐怖分子,已經處決了。抓獲的時候他偽裝成礦工,正準備進入金廠鎮。沒有提到他哪里來的氧氣,沒有提到他那點氧氣怎么撐了這么多天,也沒有提到他的外骨骼。
                      我能一瘸一拐走動的時候,又去采礦菌。父母說:“你怎么這么不懂事,要是再傷了,又得花錢治?!?BR>  我當然得小心,莉亞爸爸幫助粘上的面罩把我的視野劃成了幾個象限,無論看星空還是行星表面的時候,無時不刻不在提醒我“要小心”。
                      我的外骨骼還半埋在那里,里面已經空無一人。我挖到它的肩膀,擦一擦灰土,想看清它的原主人的陣營和階級。銘牌已經不知什么時候碰掉了,露出下面原來出廠的鋼印,“始于1865,NOKI”,后面似乎還有什么印記,不過早就磨損得一塌糊涂了。
                      “NOKI,你的名字叫諾基?!蔽艺f,“你聽到了,你的主人把你送給我了?!?BR>  “確認,待命?!蹦莻€躺在半截土里的大家伙一動不動,只發出低沉的語調。
                      “這就是我的外骨骼了??!”我繞著它轉了半圈,根據它的手的大小猜測整個機器的尺寸,“這得什么時候才能挖出來?!?BR>  我感到腳下的大地震動,煙塵四起,大機器像是植物一樣從土里面伸展出來。低重力,而且沒有空氣,塵土飄起很高才在遠處墜落。我連連后退,諾基就在我面前直立起來,比金廠鎮防護門還要高。煙塵褪盡,我倆就這樣站在小山丘上,我仰頭望著它,它仰頭望著遠方。
                      這么龐大的外骨骼,與其說是被人穿戴起來,不如說是人鉆進機械中去。不過我沒有找到入口開關,也不敢在鎮外貿然脫掉宇航服,只隔著手套撫摸這大機械。是核動力的,電池不知道在哪里,但是諾基的通體都是溫暖的。
                      “哈哈,外骨骼,我的啊?!蔽掖舐暤睾俺鰜?,“諾基,指令,蹲下!”
                      我做好這家伙又要激起多少煙塵和地震的準備,但是什么也沒有發生?!岸?、下!”可能無線電系統有問題吧,我一字一頓地重新下指令。它還是像是銹住了一樣傻站著。
                      “開步走,向左轉,向右轉,原地起跳?!倍紱]有反應。原來是個壞的,還不如莉亞的機器狗。我暗想,那個士兵還是恐怖分子的人又多騙了我一件事。
                      沒用的東西就是沒用的,開回去棄置的時候還要交費。我扔下諾基,專心采礦菌。貼補家用或是換煙卷,才是正事。這邊采著礦菌,那邊發現諾基似乎在偷看我,斜著眼睛,仍然驕傲地昂著頭。我跟著礦菌的分布,漸行漸遠,聽到背后沉重的腳步聲,諾基始終跟著我,剛好能看到我,卻保持著距離。這倒是跟莉亞的機器狗有點像了。我跑過去再試,“蹲下,開步走,原地起跳?!睕]有任何反應,諾基居高臨下地斜睨著我。
                      我繼續采礦菌,心想,今天可以多采些,至少這個大個兒可以幫我運到鎮外。我只盤算著自己的心思,卻忘記了這片山丘上的礦菌在我養傷的這幾天里繼續生長,更近成熟。當接近其中一株的時候,我看到桔紅色的光星星點點在幾處菌褶里閃爍,瞬間擴散覆蓋了整個傘蓋下方。我下意識地抬手擋往刺眼的光芒,心想,這下完了。
                      礦菌爆裂,在這個距離上,我會被飛濺的孢子射成篩子。我看到純白的光充滿整個視野,鼻子里似乎聞到了金礦特有的死亡氣息。我心里最后的念頭是,至少,父母遷離金廠鎮,又少了一個負擔。
                      我沒有死,不然又怎么有命給你講這個故事。諾基救了我,它以我不能想象的速度沖過來,精確地打飛了正在噴射的礦菌,而我毫發無損。礦菌拖曳著流光溢彩的長尾巴劃出一條完美的曲線,照亮了大半個天空,沉到小行星的地平線下面去了。過了許久,礦菌從地平線的另一端顯現出來,升得更高了,光彩也黯淡許多。當它再次沉下和升起,已經融入群星之中。
                      我張大嘴盯著礦菌消失在星空里,好半天才想起來說:“謝謝你啊?!彪m然我也不清楚對機器是不是也要說謝謝,但我還是忍不住說了。
                      諾基依然昂著頭,俯視著我,轟隆隆地說:“不客氣?!?BR>  那個時候,我還不懂很多年以后自己講給別人的道理:所有的機械都是驕傲的、有尊嚴的,可以指令,而不可以驅使。當你驅使它如牛馬,它就蠢如牛馬;當你與它心靈契合如摯友,它就待你如知己。
                      我打開諾基的背板,把采的礦菌都裝進貨艙。它載著這許多財富,毫不費力。我鉆進諾基胸板后的駕駛艙,興致勃勃地操縱,嘴里大聲復述著指令,準備隆重地把諾基介紹給大家。開到半路的時候才發現,我并沒有真正地操作諾基?;蛘哒f,它只是允許我接觸控制臺而已,根本沒理睬我的指令,自顧自地行動,只是有些時候行動與我的指令一致而已。即使在駕駛艙里,而不是在貨艙或者它的肩膀上,我也更像是個乘客,在仿真訓練系統里學習,而它是任性的司機,想走就走,想停就停。很遺憾,如果我獲得操作權,就能卸下它的武器裝備,說不定能賣個好價錢。不過即使這樣,大家也都對諾基的到來非常高興。
                      莉亞爸爸看著諾基這個大家伙和今天的收獲,笑得合不攏嘴。我今天沒有要煙卷,而是換成了錢。不同于以前每次的零碎,因為我有了希望,這么多的錢,也許可以幫助父母,早晚有一天可以離開金廠鎮。
                      我的父母很高興,他們把諾基敲得叮當響,“真是能節省不少燃料呢,能搬運,還能取暖?!彼麄兾ㄒ粨牡氖侵Z基報廢以后怎么才能偷摸地非法棄置不被罰款。不過這個擔心可能有點早,看諾基健碩的樣子,會比我們每個人都活得久。
                      大孩子們也很高興,我每次都免費幫他們運礦菌。只是如果希望在采礦菌的時候受到諾基的保護,他們就得離我近一些。因為諾基從來不跟著別人走,它一直置我于它的保護范圍,對別人只是順便救助。而且,諾基不聽從別人的指令,無論是命令還是懇求。
                      莉亞也很高興,她和她的同學每半個月往返天梯,去附近的大行星上學?,F在不用再坐莉亞爸爸那輛叮當作響的破車,每次諾基都把莉亞他們裝在背板的貨艙里奔跑,這樣在山間跋涉的時候就快捷舒適多了。我經常一個人在駕駛室里裝模作樣地操作諾基,好像真的成了它的主人。也有時,我騎在諾基的肩膀上,山影和群星撲面而來,然后飛一般掠到我的身后。當諾基飛奔的時候,我能聽到隱約的風聲。莉亞爸爸說得對,小行星的表面的確有微量的氣體。雖然小行星的引力不足以形成大氣層,但是礦脈里不止歇地有氣體逸出,在它們消散在宇宙里以前,在地表形成了稀薄的一層。諾基飛速沖擊這稀薄的一層,就形成了隱約的風聲。還有的時候,我也擠進貨艙里,昏黃的燈光下,大家都低著頭蜷在一起,臉上蹭著機油或者泥污,帶著笑。莉亞有時坐在我的對面,有時就坐在我的旁邊。她總是那么干干凈凈的,不吱聲,安靜地坐著。很多年以后當我回想起騎在諾基肩上風馳電掣的時候,我有時也會后悔,那個時候應該在貨艙里多坐一會兒。外面是寒冷的、無盡的宇宙荒漠,身邊是堅實的諾基的、或者柔軟的莉亞的溫暖。
                      所有這些,再也感受不到。
                      莉亞他們有一次準備去天梯的時候,戰士和恐怖分子們又激戰起來了。他們執著于哪一方先開火,進行過曠日持久的爭論。其實那不重要,因為對于我們來說,無非是一方與另一方打起來了。也許戰爭以后戰士更名為恐怖分子,也許不,又有什么區別。
                      對我們這些孩子有影響的是,沒有人敢去采礦菌了。莉亞他們也只好擱置去天梯,雖然他們心急如焚,說是學校里有重要的課程。金廠鎮外有幾座山被轟平了,與外界的所有通道都成了軍事無人區。礦工們也都停工了,雖然礦井入口在鎮內,但蔓延到鎮外的坑道有幾處被鉆地的炮彈炸塌了。
                      當然,生活還要繼續,我們開始習慣野炮引起的地震。桌椅會搖晃,房屋會搖晃,但是沒有人擔心。我們沒有什么可以失去的,炮火帶不走礦脈,也轟不塌金廠鎮的天頂。通往其他小行星的軌道也每天被炸上七八十回,士兵和恐怖分子都擔心對方從外界得到給養和更多的彈藥。也因此,他們都不攻擊金廠鎮,士兵和恐怖分子都需要金廠鎮供給食物。
                      我們的農業還在繼續。從金礦中提取能源,點亮人工光源照射四季收獲的作物。雖然收成一季不如一季,不過總還能湊和。戰爭雙方都派了專家研究為什么收成會越來越差。這些敵對方的專家坐下來心平氣和地畫很多公式,講很多術語,有時爭得面紅耳赤摔門而去,然后又在鎮中心的酒館摟著肩膀喝得酩酊大醉抱頭痛哭。酒館老板悄悄說,這樣下去他的收入暴漲,也許可以早幾天離開金廠鎮了。
                      除此以外,鎮內的生活也一如既往,連天空的星座都依然耀眼。小行星表面沒有大氣層,鎮外的灰塵不會懸在天空,而是很快就塵降到地面上。所以,無論地面上打得多么慘烈,星空依然如洗般清澈。我們都是塵埃,只是過客,留下很多暫時的印跡,而星辰一直在這里。
                      莉亞爸爸帶我和諾基去給士兵或者恐怖分子送過一次食物,差點出事。
                      見到他們以前,我一直以為士兵和恐怖分子都一定長相可怖,語氣粗野。沒有想到,我所見到的都是比采礦菌的大孩子年長不了幾歲的青年,有一些還會微笑地摸我的頭。只是他們大多數身上帶著各種傷疤,還有一些血跡未干還沒有結痂。我跟莉亞爸爸提到這一點,他哈哈大笑,說:“你以為他們是哪來的,不就是你們長大了嗎,也都是血肉之軀?!?BR>  要平安無事離開時,莉亞爸爸正在數著錢,一個家伙看中了諾基,說是軍事管制,理應征用。我哭著去求他,他甩手就把我推倒在地。這位士兵或恐怖分子,也一樣是大不了幾歲的青年,臉上長著青春痘,只是此刻表情猙獰。
                      他的軍官救了我們。軍官說:“這種老舊的型號搶它還有個屁用?!?BR>  那位軍官前后總共只說了這一句話,啞著嗓子。聽聲音,我覺得像是諾基以前的主人,那個被處決了的記者。但是我沒敢跑過去確認,萬一他后悔了把諾基要回去呢。我又想,也許他就是典少尉?我不認識他們一天三變的軍銜肩牌,所以連他的階級也不能說準,更不敢問名字。
                      這位無名軍官的話還是幫了我們。青春痘恢復成小青年,說:“也是,不夠維護成本的,不定哪天就散架了?!彼麚]揮手讓我們離開,還算和氣,好像剛剛只是想開個玩笑。
                      在路上,莉亞爸爸讓我也喝一口酒壓壓驚,他說:“要是征用了諾基,咱倆怎么回鎮里還真成了問題?!?BR>  我們平安回到金廠鎮那天,莉亞病倒了。她已經少量咳血一段時間,鎮衛生所的赤腳醫生說大家都咳,查不出毛病,估計沒啥大不了的,養養就能好。我們回去那天莉亞咳血噴了一地。
                      莉亞爸爸動用了關系,把血樣送到軍隊醫院檢查,結論是呼吸系統嚴重受損,來源是空氣中的輻射。礦井坑道被炸斷以后,小行星表面的氣體開始逐漸擴散到金廠鎮的天頂內部。專家也終于能夠解釋作物的收成為什么每況愈下,因為空氣里滲透進了小行星礦脈中的金,作物的種子發生了變異。變異細胞的最主要表現,就是死亡。金廠鎮的人沒有全病成莉亞那樣,也只是變異的概率不夠高,假以時日,生病的人和作物會越來越多。
                      “瞎扯淡,”莉亞爸爸說,“空氣里怎么可能有放射性重金屬?!?BR>  莉亞說:“氡氣就有放射性啊?!彼穆曇艉苄?,好像自己生病或者知道這些知識都是犯了什么錯誤。
                      莉亞爸爸變賣了不少家產,準備把莉亞送到附近大行星上的好醫院去,據說那里有先進的設施能治這病。但是戰事不止,雙方都擔心對方從金廠鎮獲得食物,開始加緊封鎖金廠鎮對外的交通,由金廠鎮到天梯的山地拓展成了軍事無人區,每天轟炸,人車禁行。
                      有人勸他:“就算你上了天梯,也可能在軌道上被打下來啊。拖到打得不那么厲害的時候吧?!?BR>  莉亞爸爸怕莉亞拖不到那天,他拿出一半家產,說誰能把他和他女兒送到天梯,就給誰。沒有人敢應征,這是拿命賭。他找到我,說只有我有這么一架外骨骼,說不定能通過炮火封鎖。我說:“好?!彼f:“我知道你從來沒有真正駕駛過諾基,我們也就是碰碰運氣,不行我就認命?!?BR>  我知道他想說的是,“沒有人工駕駛的細致操作,想通過無人區萬難成功?!彼麤]有說,我也沒有提。他說得對,不行我就認命。
                      大家都說我們瘋了。他抱著莉亞進了貨艙,我騎上諾基的肩頭。我對諾基說:“去天梯?!敝Z基沉默著開動,它沒有說我瘋了。
                      在無人區外,諾基卸載掉所有的武裝,包括彈藥、火炮,還有重裝甲。莉亞爸爸說:“這是精明的減負準備。通過無人區需要的是速度,我們又不可能打贏軍隊?!?BR>  無人區地形復雜,山勢起伏。滿山遍野布滿了士兵或恐怖分子掘進的坑道,還有連綿的單兵坑和炮兵陣地。所有這些,都是后來我才知道的,當時只知道我們飛奔著越過一個個山頭,身后激起的煙塵還沒等落下,我們就已經沖進下一個陣地。
                      士兵和恐怖分子都以為我們是敵對的一方,在試圖切割他們的陣地,紛紛射擊。但是,我們快到他們來不及反應。諾基開足馬力,像一把燒熱的快刀,從黃油之中劈出一條急速劃過的線條。炮兵來不及校準射角和裝藥量,我們就已經脫離了他們的射程。步兵還沒能解讀完雷達傳來的信息,我們就轉到了另一個山谷。就這樣,我們通過了大半段行程。
                      但是后來,我們開始與越來越密集的軍隊遭遇,他們顯然為攔截我們而提前集結起來。我們盡可能避開軍隊,不斷變更路線,但還是被幾組步兵火線阻擊。我鉆進貨艙,諾基的輕裝甲保護了我們。
                      我們不停地突進,與通天塔一樣的天梯遙遙在望,諾基卻停了下來。我們被火炮陣地包圍了,他們算準了我們在圍追堵截之下鐵定會一頭鉆進這個口袋。他們不知道我們是誰,為了什么,但是他們要阻止所有他們沒有掌控的事物。我們不是他們的人,這就是攔截的充足理由。
                      望著遠處天梯的剪影,莉亞爸爸直拍大腿。莉亞抱著爸爸,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包圍我們的,不知是士兵還是恐怖分子,反正他們都擁有相同的火炮。他們的火炮第一輪齊射過后,我昏厥過去。當我醒過來的時候,莉亞在我的懷里,她咳出的鮮血染紅了我整個前胸。
                      諾基說,這樣的火炮齊射幾分鐘之后會再來一輪,然后是下一輪和再下一輪,它的輕裝甲不知能再承受幾次打擊。莉亞爸爸的頭抵在貨艙內壁,表情松弛,還在暈厥中。我沒有喚醒他,反正第二輪炮擊還是要震暈過去,何必多一次痛苦。
                      第二輪炮擊之后。我朦朦朧朧恢復意識的時候,發現自己仍然抱著莉亞,她的身體輕得就像沒有重量,好像我用力就能把她拋到天梯那去。我緊緊地摟住她,生怕她會在炮擊中震得飛起來。
                      還沒等我完全清醒,緊接著就是第三輪炮擊,整個小行星和我的腦殼都要炸裂開了。但是我努力保持不暈過去,因為我想起了諾基第一次救我的時候,把礦菌擊打出小行星的引力場范圍。我必須要告訴諾基,我嘶喊,一遍遍重復著。炮聲里,我聽不到自己的聲音,但是我大喊:“把我們扔過去?!弊罱K,我暈了過去。
                      我醒過來,莉亞爸爸說:“扔過去,你想得倒是很好。但是那邊也沒有海綿墊子,我們會在那頭摔死?!?BR>  談話就到這里中斷,然后是第四輪炮擊。從這次炮擊中醒過來以后,我問諾基它能跳多高,它的歷史記錄是跳起幾米。我搖醒莉亞,“你幫我算這些數據。我想知道,這樣的力量在金廠鎮小行星,能跳多高?!?BR>  炮擊。我不知道在諾基的輕裝甲破裂前是否來得及完成計算,是否來得及脫逃,但是我知道,在地球上能跳起幾米的諾基,在金廠鎮小行星這樣的低重力環境下,可以跳得更高、更遠。只是諾基可能從來沒有設置成這樣的模式,它不知道,對于它,在小行星上的最適合的行動方式不是奔跑,而是飛翔。
                      莉亞沒有醒過來告訴我數據,莉亞爸爸清醒的時候完成了計算。不過他說:“你要求的軌道精度必須人工操作,還得有熟練的技術?!庇忠惠喤趽艏磳㈤_始,我們能看到天空劃過一排排閃亮的影子。我大喊回答他,但是炮聲隨即掩蓋了一切聲音。
                      我看了一眼昏睡的莉亞,然后在劇烈的震動中爬出貨艙,外面是地獄之火的海洋,夾雜著金色的礦菌孢子漫天飛舞。我非常害怕,但是聽不到牙齒撞擊聲,我顫抖著祈禱,期待無論哪個神能在這樣的炮擊轟鳴中聽到我的聲音。
                      我在火光里鉆進諾基的護胸板,關上艙門,炮聲漸弱。我一邊復述指令一邊操作,我大聲喊,雖然知道它根本聽不清我的哭腔,我說:“關機,手工操作,手工操作?!?BR>  我的指令是要告訴諾基,不惜失去它對我的所有記憶,我要莉亞活下來。
                      然后,我無法呼吸,又在炮擊的巨震中暈了過去。我醒來的時候,聽到諾基低沉的聲音,我知道它還活著,沒有關機,不知道是應該高興,還是悲傷。
                      “不必關機就可以切換為手工操作?!敝Z基平靜地說,“手工操作需要成年男人的責任和技能,恭喜你都已經具有?!?BR>  在下一輪炮擊開始前,我操作諾基從彈坑斑駁的土地上起跳,在星空里劃一條漫長而平滑的拋物線,掠過腳下正飛向目標的飛蝗般的炮彈。在急速撲向天梯前我最后一眼看到的,是遠方金廠鎮的天頂在礦脈蜿蜒的群山環抱下閃閃發光。
                      諾基在空中翻轉和調整姿態,彎腿緩沖平穩落地。我跌跌撞撞地從駕駛艙中爬出來,正看到近在咫尺的天梯塔身在慢慢傾斜,它的下方煙塵四起,緊接著大地傳來劇烈的抖動和轟鳴。他們炸毀了天梯,為了徹底斷絕敵人與外部的交通。也斷絕了莉亞活下來的希望。我的全身抖個不停,沒有力量從駕駛艙滑下來,就坐在那里放聲大哭。諾基處于手動模式,比平時更加沉默,只用微溫的機殼擁著我。
                      那一天剩下的時光,我們一直躲在天梯的廢墟里,聽四周火炮不時轟鳴。莉亞感到非常冷,我和莉亞爸爸輪流抱著溫暖她。莉亞沒有活著回到金廠鎮,她死在了我的懷里。我永遠記得她最后溫暖和柔軟的感覺。
                      當戰事不那么慘烈的時候,不知哪一方修復了天梯,另一方沒有制止。金廠鎮的人彈冠相慶,說礦能運出去,收入好一些,日子可以不那么緊巴。對我,這沒有什么變化。有些需要就像降落傘,當你渴求它的時候,如果它不出現,以后出現與否,都沒有什么意義。
                      我們從天梯回來以后,莉亞爸爸迅速衰老了。他老得那么快,你正跟他喝著酒,就能看到他的腰慢慢地變彎了,臉上的皺紋刀刻一樣生長出來。他總是一聲不吭地喝完酒,然后拍拍我的肩膀就走了。
                      他不再收礦菌,礦廠也關掉了。他花了很多錢喝酒,喝到最后幾乎所有的財富都變成了酒精,只剩下只身一人離開金廠鎮的錢。他拒絕我和諾基送他,執意要徒步去天梯。我說:“你這得什么時候才能走到啊?!彼f:“總能走到吧?!边@是我聽到他說的最后一句話,以后再也沒有見面。
                      我目送莉亞爸爸的背影,突然發現自己想不起來莉亞年輕的面孔。她如何微笑,她的頭發是怎樣彎曲披散,我以為自己會永遠銘記,清晰得觸手可及,如今卻只剩模糊的印象。我一直以為自己在日夜思念著她,卻再也想不起來她的樣子。
                      我跳進諾基,大聲叫喊著指令讓它在曠野上奔跑,就像失去莉亞的那天晚上。諾基還是微溫的,一如既往。這樣能讓我稍微想起莉亞在我懷里最后的溫度。我和諾基在每一個軍事無人區狂奔,炮火就在我們身邊接連炸響。在整個小行星上放眼望去,是一直蔓延到地平線的燃燒的群山。
                      雷霆轟鳴中,我們被拋起在半空,然后重重地砸在地面上。這是我最后的印象。我以為我和諾基會死在這次魯莽的奔跑中,但是我們傷痕累累卻活了下來。我們落在了士兵或恐怖分子的手里,我和諾基都被征用了。被哪一方征用了又有什么區別,反正我和諾基受命殺光另一方。
                      我們經常就在金廠鎮的附近戰斗,但是我一點也不想逃回去。在這里,或者在那里,又有什么區別?有時我們被這一方俘虜,有時被那一方抓獲,我和諾基一聲不吭,支持他們所有的政策和理念,傷痕累累地跟他們去殺另一方。
                      殺光了其中一方,我和戰友們就離開金廠鎮所在的小行星,被打包成捆發送到別的星系。但是諾基沒有走成。它型號老舊,體積龐大,不再適合日新月異的戰術需求了。
                      我提出過異議,這是我的個人物品,應該歸還金廠鎮轉交我的父母。只是諾基拒絕跟隨任何人,不聽其他人的指揮,這很令我犯難。軍需官說:“首長,這有什么難的,看我的?!?BR>  他熟練地給諾基輸入幾條指令,諾基突然僵住不動,慢慢變冷。再啟動的時候,它不再認識我,但是變得對所有人都溫馴和服從,可以留在金廠鎮作為有用的設備了。
                      “你看,標準的老式工業機器人?!避娦韫僬f。
                      “很好,有你的。賞?!蔽遗呐乃募绨?。
                      我和我的戰友們征戰了整個泛銀河系,我的戰友和外骨骼不斷更新,我的階級不斷上升。能一直活著并且升階級的原因非常簡單,別的人的運氣都非常的不好,他們或者死于我們,或者死于敵人的炮火之下。
                      他們說,我操作外骨骼似乎有天生的靈性,無論是攻擊,還是從潰敗的戰場下撤,總能得心應手。其實,他們只是不相信我的可以告訴每一個人的秘密。所有的外骨骼都是諾基的親戚,它們全都血肉相連。每當我更換新的外骨骼,我總是先給它講一遍諾基的故事。然后,它就和我成了朋友。這些朋友,后來大多戰死了,只有我活了下來。有戰友開玩笑,說我會一直這樣活下去,不斷升階級,直到只有皇帝或總統一個人可以殺了我那天。
                      這么長的生命里,終于有一天我又見到了諾基?;蛘哒f,我認為見到了它。
                      那是一次掃蕩的超小型戰役,幾乎沒有糾纏,是上級賞給我們的肥肉。在攻擊中,我與一臺外骨骼狹路相縫,一看它就是老舊笨重的型號,雖然漆得煥然一新。本來沒有懸念,無論是我的技術還是我的外骨骼的性能。我的戰刀毫不猶豫地斜劈下去,對方奮力一閃,居然躲得半條命在。刀鋒無堅不摧,卻只切掉了它肩上的銘牌,露出下面陳舊的底子。
                      我從后面扼住它的脖頸,讓它暴露出胸甲且無法行動,召喚旁邊的戰友,“來,捅一刀?!本驮趹鹩疡{著他的外骨骼沖過來的時候,我突然看到對手肩上露出的模糊不清的鋼印,隱約可以讀出廠商的標識“始于1865,NOKI”。
                      我大喝一聲:“諾基!”它正掙扎著的動作一滯,然后癱軟在我的懷里。
                      我的戰友指給我看,“嗨,你也太大意了。這個家伙的肘刀已經刺中你外骨骼的護胸板,我再晚半秒,你就被它從前往后扎透啦?!?BR>  操作諾基的家伙束手就擒的時候滿嘴血沫子,他對我喊:“如果不是外骨骼突然卡住了,你早就成了我的刀下鬼?!边@個勇敢的青年由于信仰堅定被準許棄暗投明,后來在泛銀河系不知道哪個角落的拉鋸爭奪里英勇戰死。
                      那次戰斗結束以后,沒有人想要這樣老舊的型號作為戰利品,只是圍過來看熱鬧,看敵人已經破落到何種程度。大家哈哈笑著從列隊擺好的機器前走過,指指點點。
                      有一個說:“居然連這樣的型號也拉出來獻寶了,諾基A型,你聽說過嗎?”
                      我站在諾基的影子里,費力地仰頭才能看到它的面孔,用不屑一顧的語氣說給我的戰友聽,“那些老古董,誰又知道?!?BR>  諾基的背后,陌生的星座無聲地閃爍著布滿太空。我問:“戰爭已經蔓延到什么星系了?這里離金廠鎮有多遠?”
                      沒有人回答我。諾基靜立不語,我的戰友也已經走遠了。

                    上一篇:化生 曹白宇
                    下一篇:烈火長城 李興春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