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30905_321364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迷霧 劉洋

                    2013-09-05 17:01:43

                      我再次用手在面前揮了揮,想趕走那些討厭的白色絮狀小團。它們在空中悠然地飄蕩著,像霧一樣。
                      從基站出來就是這樣了。剛開始我還很納悶,試著用手去抓住這些不停在我眼前晃著的小棉球,可是它們輕易地從我的指尖穿過,像幻影一樣,完全沒有真實的觸感。
                      “這是怎么回事?為什么有這么多飛絮一樣的東西???”我問旁邊的一個戴著眼鏡、靠在鐵欄桿上看書的大男孩。
                      “沒有啊,哪有什么飛絮?”
                      “那里……這里……還有這個——這個不是嗎?”
                      他用疑惑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后把書頁合起來,書上的文字迅速消去。他調出了封底的全息攝像頭,對著空氣眨了一下眼,一個三維的立體影像頓時從封面上投影出來。他把影像推給我,說:“哪里有飛絮,放大給我看看?!?BR>  我把手伸進三維影像,然后僵住了。那里面沒有白霧?!  ?BR>  我的眼睛欺騙了我?
                      再一次用手徒勞地在面前揮了揮,我在公園中找了個長椅坐了下來。我猶豫著現在應不應該繼續去公司上班。剛才醫生在遠程診療之后,建議我去附近的醫院做一次詳細的檢查。
                      “這是典型的飛蚊癥,”他說,“鑒于你癥狀的嚴重性和突發性,我覺得你應該立刻進行系統的治療?!?BR>  我想了想該怎么向公司提交病假申請。最近公司接了一筆很大的訂單,對一個基站的后選擇程序①進行優化。我做程序員也有十幾年了,還從沒見過這么龐大的后選擇程序庫。從接口看來,我們公司負責的還只是其一小部分。我估計這個基站至少是一個行星級的貨運中心。
                      這時,從我腳下的草坪里突然彈出一個三維的宣傳單來。
                      “強烈抗議聯邦政府隱瞞預算!3 000億國防經費去向不明……”一群人聲嘶力竭地大喊著。我看也不看,一腳把它踢到旁邊的垃圾桶里。
                      對于這些隱瞞的經費,我倒是知道一些內幕。
                      也不知道聯邦政府抽什么風,從兩年前開始,他們開始在全球各地大肆興建物質傳送站,而且都是些大型的行星級傳送站。這些物質先是被傳送到火星,然后又被轉運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奇怪的是,這些浩大的工程卻進行得相當隱秘。沒有任何權威的媒體報道這件事,僅在一些靠歪曲事實和花邊新聞來奪人眼球的小報上有零星的消息——他們說政府正在柯伊伯帶建一個專供富豪享用的大型游樂場。
                      我最終決定還是先去公司,至于眼睛——再等等吧,看看情況再說。
                      站起來,拍拍身上的灰,我正要拿起放在長椅上的皮包。這時,突然不知道從什么地方沖出來一個人,一把拽過我的皮包,往前飛奔而去。
                      我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跑出了幾十米遠。我急忙轉身追去,一邊激活了貼在胸口衣服上的攝像頭,一邊大喊著:“站??!”
                      那個皮包里倒也沒有什么貴重的物品,只是我剛整理好的程序報告恰好在里面,沒有備份,所以我只有死命地追著。那人跑得倒也不快,只是經常鉆進一些偏僻的小巷子里,我要緊緊地跟著才行。
                      他絲毫不理睬我的喊叫,堅定地往前跑去。這里本來就在市區的邊緣,所以漸漸地,我發現周圍的建筑物稀少了起來,環境也越來越陌生??諘绲囊暗睾托∑臈鳂淞植粫r地出現在視野中。
                      這是我好久以來第一次在真實的生活中跑這么遠了,我估計很多人一輩子也不會有這么遠的跑步或者步行距離了。自從五十年前瞬時傳送技術出現之后,各地的基站便代替了人類林林總總的各式交通工具。以前人們要忍受公交車或者地鐵的擁擠,長途旅行時無聊而漫長的等待,而現在只需要進入基站,選擇目的地,然后點一下“確定”就可以了。當然,傳輸也不是絕對的即時,按照距離的遠近也會有不同的延時。但延時不僅很短,而且我們在傳輸時根本感覺不到這段時間的存在,所以倒也沒有人抱怨什么。
                      從那以后,基站就開始像洪水一樣蔓延到地球上的每個城市,每個小鎮,每個社區,每個購物中心,每個游樂場,每個農莊,每個辦公大樓,每個公共廁所。如果你出門百步,沒有碰到一個基站,那你一定置身于火星、木衛2或者土衛6上的人類聚居地。
                      總之,人類完全迷戀上了這種出行方式。去年,新當選的地球聯邦政府總統彼得·陳簽署了一份法案,試圖逐步限制基站的使用,鼓勵人們使用其他替代的交通工具。不出三天,憤怒的人群就包圍了總統府大樓,導致了其內閣的倒臺。彼得·陳本人隨后也提交了辭呈。
                      拜基站所賜,我們這些年輕人的腿腳不如老一輩的那么靈活了。尤其是現在,這一段長途追逐,簡直差點要了我的命。我半蹲著,用手扶著微微抽搐的小腿,看著前面那人。他正靠在一棵樺樹上,大口地喘著氣。
                      突然,他抬起頭來,咧嘴沖我一笑。這時候,仿佛有一大團濃密的迷霧在我眼前緩緩氳開,一陣猛烈的暈眩感襲來。在我最后的意識中,我恍惚看到他的身體慢慢地變淡,像浸了水的水墨畫一樣,慢慢地消失在空氣中。

                      醒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在一個閣樓里。
                      低矮的黑瓦仿佛就在我觸手可及的高度,把整個房間壓成了一個三菱錐的形狀。鼻子能聞到一股淡淡的泥土的味道。我小心翼翼地撐起身體,坐起,楠竹編成的涼板隨之發出“吱吱呀呀”的聲音。
                      閣樓的門打開了,一個圓滾滾的頭伸進來,看了我一眼,又縮了回去。
                      “他醒了!”從門外傳來這樣的喊聲。
                      不一會兒,一個紅發少女出現在門外,她抿嘴沖我笑了笑,說:“實在抱歉,這樣把你請過來?,F在請下樓吧,我們都在下面等你呢!”
                      “你們是什么人……”不等我說完,她已經轉身“噌噌噌”下了樓。我坐在板床上,猶豫了半晌,終于還是無奈地蹲著身子,穿過門洞,下了閣樓。順著一個Z字形的折回木梯,進入到一個圓筒狀的土墻圍成的屋子里。這里的環境非常幽靜,建筑也頗有民族風情,可能是在一個什么自然保護區里吧。
                      揮之不去的白霧仍然飄蕩在空中。我嘆了一口氣。
                      一進筒子屋,便看到眼前一溜的全息網絡終端。這是今年最新的產品,用激光在空中構建一個光晶格,通過光介質與人體產生互動。此時,已經有五個人置身其中,而且頭盔也已經戴好了。電源已經啟動,空中氳開了一個朦朧的光球。見我進來,他們轉過來對我點了點頭。其中一個人正是搶走我的皮包、引我過來的那個男子。
                      “你們到底是誰?想干什么?”我大聲喝斥,以掩飾內心的慌亂和不安。
                      “沒事,不要怕,我們是好人?!蹦莻€少女輕柔地說,那個聲音讓人精神松弛。我竟然鬼使神差地“哦”了一聲,然后下意識地問:“你們找我干什么?”
                      那少女淺淺一笑,她站在光球中,右手拿著頭盔,對我招了招手,“不急。先過來吧,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呢?!?BR>  我上前一步,踏入光圈。剛戴上頭盔,便聽見一陣低沉的嗡嗡聲緩緩地響起,眼前陷入一片黑暗,一種隱隱的墜落感從身上傳來。網絡終端啟動了,很快,一些閃爍的亮點從周圍聚攏,形成了一個蘋果型的圖標。一個對話框突然彈了出來:“請輸入密碼?!?BR>  我往旁邊看了一眼,那少女也似乎愣了一下,然后眨眨眼,揮了揮手,說:“輸入你家里的上網終端的密碼就行了?!?BR>  我疑惑地輸入了幾個字母和數字,竟然通過了。在一陣炫目的五彩變換中,周圍的環境也漸漸亮了起來。
                      我四下看了看,這里似乎是一個倉庫。倉庫中,還有其余的六個人,包括那個紅發的少女——她在這里的頭像也一樣。
                      “陳輝是吧?我叫周彤,這位——呵呵,對,就是把你騙過來的這位——是我們的隊長,王力?!?BR>  “隊長?”
                      “哎呀,真是抱歉,這樣失禮地請你過來?!蓖趿ψ哌^來,拍拍我的肩,“跑了那么遠,累得夠嗆吧?”
                      “你們到底想干什么?”
                      他直直地看著我,臉上帶著某種古怪的笑意。我忍受著他的目光所帶給我的壓力,心里暗暗警惕著。我突然覺得納悶,自己何以如此自然地跟著他們進入了網絡終端了呢?半晌之后,他突然說:“你是個黑客?”
                      我感覺脊背一涼,下意識地回答道:“我是個程序員!”
                      王力笑了,“放心,我們沒有惡意。三年前,曾經有人進入國防部的資料室,在那里放下一個蠕蟲炸彈,然后從容離去。那是你吧?”
                      我默然不語。那一次真的玩大了。我還記得那次惡搞后,一群追蹤犬足足追了我兩個月,我不停地在不同的網絡節點上跳躍,甚至在一個星級燈塔的控制網絡中躲了一個星期,才最終從網絡中脫離。如果不是在終端機里存儲了足夠的營養液,恐怕我早餓死在終端里了。那次之后的近一年時間里,我沒上過一次網。
                      “你們要我干什么?”我猶豫了片刻,終于嘆了口氣,知道自己已別無選擇。
                      “很簡單,”王力鄭重地說道,“再進一次國防部,給我們拿一份資料出來?!?BR>  “??!”我長長地抽了一口氣,感覺到一陣冷汗正從背上滲出來。這個終端的模擬效果還真好,連這種細微的神經反應也合成得惟妙惟肖。不過……這時,我突然想起了什么,抬起頭來問道,“為什么你們的上網終端的密碼設定和我家里的一樣?”
                      “你可以把它看成一個威懾!我們也不是什么都不會的傻瓜,你最好在網絡里老實一點,不要……”
                      “好,既然你們可以在不知不覺中黑掉我的終端,盜竊我的密碼,證明你們的技術比我還好——為什么你們不自己去拿那個東西呢?”
                      “我們不方便出手!好了,不要問那么多了?,F在,我們需要你的合作?!蓖趿τ昧Φ負]動著手臂,似乎想斬斷我的疑慮,“你什么也不要想,拿到東西后,我們也再不會有任何瓜葛——你明白嗎?”
                      我只好默默地點了點頭。
                      “你們究竟是什么人哪?”我喃喃地說。
                      “你要拿的東西,應該是一個很大的文檔。你注意在‘外太空防御’的分區里找找,至于安全級別,應該是絕密級?!蓖趿ψ詈髧诟牢业?,“文檔的名字,叫做‘大洪水’?!?BR>  “準備好了嗎?”
                      我無奈地點了點頭。
                      “這個倉庫是一個代理服務器,你從這里可以下到網絡程序的最底層。我們守在這里,周彤跟著你下去,把你的足跡抹掉。如果中途遇到追蹤,立刻退回到這里。只要把門一關,這里便成了一個局域網,然后我們便可以安全離線了?!?BR>  “好了,出發吧?!?BR>  我和周彤從一個下行的通路滑下來,光線一下子昏暗了許多。這是程序底層的特點,通常其可讀性都不好,所以很多東西都看不清楚。我憑著直覺向前走,身邊不時的有一道道數據流過。周彤跟在我身后,小心地把我擾動的數據流恢復原樣。
                      網速很快,大概不過一刻鐘,我們來到了一個隱藏的站點旁。這個站點是隱藏在地下的,而且周圍密密麻麻的都是警戒網。周彤面帶驚訝地看著這里,擔心地看著我。
                      “你就在這里等我?!蔽覜_她小聲說。
                      這里就是國防部的資料室,通過正常的途徑是進不去的。但我三年前,在一個偶然的機會發現了它的一個漏洞。我小心翼翼地繞過警戒網,寫了一段命令,讓它浸入到一棵大樹里面。
                      這棵大樹實際上是一個監測程序,它會定時檢查所有文檔的保存情況,然后把信息發給辦公室。我掃描了一下大樹上的辦公室賬號,很快破解了這個賬號的密碼。然后我偽裝成這個辦公室賬號的一個刷新命令,通過大樹上的通信通道,溜進了資料室。
                      在資料室門口,我突然猶豫了起來。似乎有點太順利了,潛意識中一個聲音這樣響起來。為什么它們三年前的漏洞還沒有補上呢?
                      我停在門口,等了幾分鐘,什么事也沒發生。
                      終于,我咬了咬牙,側身走了進去。
                      “是這個嗎?”片刻后,我抱著一個厚重的檔案袋,從大樹中鉆出來。
                      “啊,對!就是它!”她壓抑住驚喜的神色,一邊伸出手拿文件一邊說,“不會被發現吧?”
                      “放心,這是復制的,原件還在里面呢?!蔽野盐募钙饋?,轉身往外走去,“先離開這里再說?!?BR>  我們沒有沿原路回去,而是找了幾個跳板,連續地跳躍了幾次。在一個加密的存儲空間里,我們坐下來,休息了一下。
                      “給我拿吧,看你累的!”她笑著說。
                      “可以啊,”我突然把厚厚的文件袋坐在屁股下面,“但是在那之前,可以回答我幾個問題嗎?”
                      她愣了一下,馬上又恢復了笑容,“我們本來就沒打算瞞你。好,你問吧?!?BR>  “你們是什么人?為什么要拿這個文件?”
                          “我們是‘自由突擊’,你聽說過這個組織嗎?”
                      “沒什么印象?!蔽覔u搖頭。這個世界上每天有成千上萬個社會組織或者社團成立或解散,我不知道這個名字倒也正常。
                      “對于基站和聯合運輸公司,你知道多少?”她突然話鋒一轉。
                      我腦筋有點轉不過來,愣了一下。
                      “基站的遠程傳輸原理是什么?”她補充問道。
                      “我想,現在不是我們討論這些技術問題的時候?!蔽矣行┎荒蜔┑卣f。任何一個版本的中學物理教科書上,都可以找到類似這樣的表述:基站,是基于遠程傳輸技術的發射和接收系統。遠程傳輸技術的原理是,任何物體都具有波粒二象性,即物質也是波。此觀點最早由法國科學家德布羅意提出,故物質波又名德布羅意波。物質波不同于經典機械波,它表示的是物體出現在空間各點的概率,是一種概率波。2305年,南非科學家諾姆菲拉建立了概率波的基本輸運方程,奠定了概率波遠程傳輸技術的理論基礎。
                      “好吧,我們直入重點?!彼苯恿水數卣f,“遠程輸運的步驟,首先是掃描物質的量子態。然后通過本征激發,使其進入一種動量凝聚狀態,按照不確定原理,這時物質會表現出明顯的波動性。根據諾姆菲拉的輸運方程,物質波以接近光速的速度傳輸到目的地的基站后,通過后選擇程序,調節物質的量子態為初始的狀態后,再讓物質波坍縮。整個過程是這樣沒錯吧?”
                      “嗯,基本沒錯?!蔽也恢谰帉懞驼{試了多少基站的后選擇程序,對這一系列過程自然是爛熟于胸。
                      “好,那你知道初始量子態的掃描數據,發射到目的基站后,是怎么處理的嗎?”
                      “這……”我突然一愣,“按照我對基站的了解,這個數據應該是存儲在基站的ROM里,傳輸完成之后,被下一個數據直接覆蓋掉了吧?”
                      “不錯,但在這之前呢?”
                      “之前?”
                          “傳送到了另一個地方。那是一個特殊的政府部門,對外從未公開。它的名字叫做‘交通管理局信息處理辦公室’?!?BR>  “交通管理局信息處理辦公室?”我低聲重復了一遍這個有些拗口的名字,“你是說,所有的量子信息都被發送到了這個地方?”
                      “不錯?!彼龖嵢坏卣f,“他們就是這樣肆無忌憚地侵犯著我們的隱私。全世界的人們都在他們面前脫光了衣服,而且還把腦子掏出來,放在他們面前?!?BR>  我心里一驚,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最近幾年來,社會的犯罪率一直在不斷下降,難道竟然是因為這個嗎?
                      “那你們是……”
                      “‘自由突擊’的目的就是揭露這些掩蓋在布幔下的真相。最近幾年,我們曾發起了多次游行,抗議政府侵犯隱私、違反憲法。最近我們聽到風聲,他們終于要對我們動手了!他們制定了一個全面的計劃,準備將我們和其他一些類似的民間組織一網打盡。這個計劃,就是所謂的‘大洪水’?!?BR>  “所以你們才要千方百計得到這個文件?”
                      “不錯?!?BR>  我想了想,慢慢站起身來,把文件袋遞給她,“把我騙過來,是為了避過政府的耳目?”
                      “不錯,他們最近看得很緊。迫不得已,只好以這樣的方式把你請過來,實在是對不起?!?BR>  當我在一片白霧籠罩下回到家時,心里竟突然產生出一股強烈的不協調感。
                      眼前的這一層層白霧,到底是什么呢?我已經去醫院做過了詳細的檢查,醫生肯定地告訴我,我并沒有犯上飛蚊癥?!翱赡苁且环N未知的疾病,當然,我的觀點是,這更有可能是一種心理效應?!贬t生這樣告訴我。
                      是心理效應嗎?我搖搖頭,這時,王力那漸漸消失在空中的場景又出現在我腦海中。
                      不對,有哪里不對。一個聲音不停地對我說。這種感覺一般出現在我調試程序的時候。有時候,明明調試通過的程序,仍然會有一些隱藏得很深的邏輯錯誤,需要非常仔細的檢查才能發現。而現在的這種不協調感,卻比之更加的強烈。
                      對了,白霧!我突然想起來,在網絡空間中的時候,我竟然沒有看到白霧!
                      這不應該???
                      終端的設定完全擬合使用者實際的身體狀況。如果現實中你生病了,那么在網絡中也會體現出同樣的疾病的癥狀。而應該得了飛蚊癥的我,卻完全沒有看到那些白色絮狀物體出現在空中。難道我的病好了?或者……其實我沒有???
                      我疑慮重重地靠坐在熟悉的沙發椅上,仰著頭,看著一縷縷白霧在空中游蕩。它們時聚時散,無聲地在空中穿行,留下淡淡的尾跡——那形狀讓我想起了科赫曲線②?!  ?BR>  我又想起來,在那天把文件復制出來的時候,我是把它儲存在隨身內存里的。那天之后,內存里又讀寫了好多東西——但愿沒有把它完全覆蓋掉。
                      我急忙翻找著內存空間,看能否找到那天的文件。奇怪的是,那文件卻消失得無影無蹤了。連同那天之前的存儲數據也都被清除得一干二凈。
                      他們竟趁我不備清空了我的內存!我突然有一種明悟——事情也許遠不是那么簡單。
                      那種不協調感終于演變成實在的疑慮和不安了。我把內存條從隨身的記憶系統中抽取出來,在陽光下瞇著眼睛仔細地檢查起來。晶格澄澈透明,沒有物理損傷的現象。我松了一口氣。
                      這個內存條是一種特制的、在黑客圈里流行的產品。在它記憶磁矩陣列的兩端加了一個隱蔽的磁場,所以本來垂直于排布面的自旋磁矩產生了一個微小的偏角。一般的內存條在底層格式化之后,所有的磁矩都變成統一的排布,你無法知道它之前存儲的信息。但是一旦加了這種特殊磁場后,即使底層格式化,也無法使其磁矩陣列變為單一的垂直排布——換言之,它使數據恢復成為可能。
                      我把它放到一個特制的數據恢復感應片上。感應片能感應到內存中磁矩的微弱偏斜,然后通過一個特制的軟件,恢復其中的數據。我坐在一旁,眼睛呆呆地盯著空中閃爍著微光的屏幕。
                      恢復的進度條緩緩地滑行著。在進行到68%的時候,一聲“?!钡穆曇繇懫?。我嘆了一口氣。
                      恢復了三分之二,也算不錯了。
                      我用手劃過其中一個恢復得比較完整的文件。它從一堆資料中飄出來,緩緩地展開在我的面前。
                       
                    關于碎片的散射研究
                    (2372.4.12)
                      摘要:基于傳輸方程,對概率波碎片對傳輸的影響,主要是散射行為進行了詳細的研究。研究結果表明,碎片對傳輸的概率波的散射是無規律的。最近發現的基站傳輸事故中,大部分的事故結果分析符合此結論?!?BR>   
                      碎片?傳輸事故是因為這個所謂的碎片嗎?這東西和“大洪水”有關系嗎?我想起了最近頻頻爆出的新聞事件,感覺似乎不是我要找的東西。我揮揮手,把時間軸往后面拉,取出另一個文件。這個文件的標簽上有個鮮紅的五星標記。我隱隱地感到,這些有紅色標記的文件應該是了解“大洪水”計劃的關鍵。
                       
                    碎片行為模式的智能化分析
                    (2372.8.6)
                      引言:近來發現的傳輸事故明顯呈現出某種規律性,與用無規近似進行分析的結果有很大的差別。我組與聯邦腦科學研究中心、人工智能研究所、太平洋大學心理學院合作,對碎片的行為模式進行了智能化分析?!治霰砻?,碎片已經具有高度智能行為,能夠通過有效散射,主動對物質波進行修改和調整。近日的多起傳輸事件,確認是在碎片控制下造成的……
                      備注:本文檔已提交至五人委員會討論
                       
                      白霧——概率波碎片——散射——傳輸事故。一個念頭逐漸在我腦海中形成。我望著天花板,皺著眉頭——真的是這樣嗎?
                      我繼續翻開一個又一個文件,突然又跳出了一份有紅色標記的文件。
                       
                    碎片的生長行為及除霧計劃
                    (2372.12.28)
                      ……反物質的概率波確有消除碎片的效果,但考慮到其熱效應,不能大規模集中使用,效率不高?!诜次镔|除霧之后的一天時間內,碎片即已恢復生長至原狀……現在碎片的生長區域已經蔓延到火星軌道,其社會效應正迅速展現?!F計劃IV,V也均告失敗。建議立刻著手準備“大洪水”計劃。
                      備注:本文檔已提交至五人委員會討論
                       
                      我越看越心驚,在這篇紅色的文件背后,附著一份小小的附件,展開之后,里面只有一句話:

                      準予實施“大洪水”計劃。
                                      五人委員會
                      2373.1.2
                       
                          我明白了,碎片就是我看到的白霧。
                      那是在進行遠程傳輸時,概率波的殘留物。這些年來,它們在空中不斷地堆積著,越來越多,竟然漸漸產生了智慧。我的眼前浮現出一個包裹著整個地球的白色棉球的形象。它緩緩地蠕動著,不停地向外部空間伸展著它的觸手。
                      而“大洪水”計劃,應該就是消除這個巨型智慧體的一個最終方案吧。那么所謂的“自由突擊”,他們偷取這份文件的目的又是什么呢?難道他們竟然和“霧”有什么關聯嗎?
                      毫無疑問,我被他們欺騙了,利用了。我竟然一度相信了他們那“民主斗士”的鬼話,想到這里,我嘆了一口氣,轉過身來,望向網絡終端。
                      我決定向政府通報一下這次計劃的失竊。當然,我有無數種方法可以在不暴露自己的前提下進行這件事情。但這會不會引起“他們”的懷疑呢?我猶豫了一下,仍然向著終端走去。
                      這時,刺耳的門鈴聲突兀地響了起來。
                      我打開門,一個穿著警察制服的男子站在門外。他漠然地看了我一眼,把一張拘捕令從文件夾中拿出來,在我面前晃了一下,冷冷地說:“跟我走吧?!?BR>  我曾經不止一次夢到過現在這個場景,但現在它真的發生了。
                      我被暫時拘留在警察局的一個小屋里。房間的大小和我家的書房差不多,但是四周冷冰冰的,墻壁斑駁,空氣中好像有一股霉味。
                      應該是前幾天的行動被追蹤到了吧,我琢磨著,那么他們知不知道我有“前科”呢?我懷著僥幸的心理,不斷猜測著。不過既然如此,那么政府應該已經知道這次的計劃泄露事故了吧?我也就不用再去通報什么了。
                      真遺憾啊,如果我早幾天向政府通報這件事,說不定會被視為有立功表現而減刑呢!我時而皺眉,時而哀嘆,在房間里不安地來回走動著。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我感到有點疲倦了,便在地上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這地板看起來黑乎乎的,卻并不陰涼。
                      “幾點了?”我問道。
                      “現在時間-東八區-十九點二十三分?!币粋€溫柔的女聲從手腕上的電子表中傳來。
                      不知道為什么,被監禁的我竟然沒有被沒收任何隨身物品。一個警察帶著我進入這個房間,之后便再無音訊。沒有審訊,甚至連基本的登記都沒有做。也許這只是一個暫時羈押的地方吧,我想,或者現在的拘禁手續已經大大簡化了?
                      房間的墻壁上只有一個窗口。往外看去,是一片荒涼的泥沼。一些枯萎了枝干的荷葉靜靜地趴在褐色的泥地上。遠方有一片淺綠色的地帶,間或反射著陽光——那或許是一個湖,或者一條河。不管這是哪里,總之離市區很遠了。我印象中,即使是市郊也很難見到這樣純粹的自然風光了。
                      又是一個小時過去了,什么事也沒有發生。另一種不安漸漸在我心里發酵。我終于忍不住站起來,用力地拍打著房間的門,大聲喊道:“有人嗎?我餓了,我要吃東西!”
                      仍然是一陣令人恐懼的靜謐。沒有人回應我。我甚至感覺我被丟棄到了一個陌生的星球上,這個星球只有我一個人。
                      不對,哪里不對!
                      慌亂中,我四下回望,又湊到窗口遠眺,漸漸的,一種熟悉感從我心里冒了出來。我突然對這個牢房熟悉無比——這房間的形狀,靠窗的桌子,墻邊的木椅,甚至對地板的觸覺,都給我一種親切感。我苦笑著,心里自嘲道:“難道我上輩子在這里坐過牢不成?”
                      雖然算是個資深黑客,但我一向謹慎小心。別說監獄了,就是警察局,我這輩子也是頭一次光顧。我搖搖頭,似乎要把這種荒謬的熟悉感甩出去?;秀敝?,我坐在椅子上,右手習慣性一抓,從一個塑料盒子里拿出一顆巧克力,拋進了嘴巴里。
                      突然,我愣住了。我看著右手邊出現的那個塑料盒子,感到頭皮一陣發麻。它是什么時候出現在桌子上的?我剛才為什么竟然沒有注意到它?
                      我總是把即食的巧克力放在這個塑料盒里,當我在書房中休息的時候,從椅子上一伸手就可以夠到。這也已經成為了我的一個習慣動作??墒沁@個盒子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我仔細地端詳著盒子,確信它就是我放在書房中的那一個。巧克力的類型也是我一貫喜歡的。這時候,我終于正視一個事實:這個房間帶給我的熟悉感,并不是毫無緣由的。
                      當我靜下心來認真觀察之后,更是令我大吃一驚。房間的大小和布置,簡直和我的書房一模一樣!我用力掐了一下臉,疼痛感迅速通過神經傳遞到大腦中樞。這不是夢,但是卻比夢境更荒謬。
                      我扶著桌子站起來,搖晃著來到了窗邊。窗外已經暗了下來,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一些荷葉的影子。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我決定做一個實驗。
                      在窗臺下方的墻上,是一片煤灰似的黑色污漬。
                      我慢慢地把手伸過去,在靠近墻面的空氣中一抓,一股冰涼的感覺清楚地從手上傳來。我向手上看去,那里明明沒有任何東西!
                      我知道抓住的是什么,那個一個壁柜的把手。我緊緊地抓著它,然后漸漸地,它出現在我的眼前。輕輕拉開壁柜,里面傳來我熟悉的紙質舊書的味道。我曾經是一個紙質書的收藏者,一度迷戀著它不同于電子書的觸感和味道。當然,那是我年輕時候的事了?,F在,我的收藏就堆在書房中的一個壁柜里。而這個壁柜,現在正逐漸展現在我的眼前。
                      終于,我可以完全看清楚眼前的壁柜和里面一摞摞泛黃的書籍了。原來的那一團黑色污漬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我站起身來,長長地出了一口氣。
                      我現在在自己的書房里,我確信這一點。
                      從這一點出發,我很快地梳理了一下事情的脈絡。一個警察,把我從家里帶出來,繞了一個圈,又送我回家,卻讓我以為被監禁在牢里?!八麄儭彼坪蹩梢愿蓴_我正常的視覺和聽覺。被抓之前,我正準備向政府通報文件失竊的事件。失竊的文件是一個對付“白霧”智能體的終極方案。而文件失竊事情是幾天前一個叫做“自由突擊”的組織威脅我做的。
                      我突然又想起來,盜取文件那天,我上網所用的終端,使用的也是和我家里終端同樣的密碼。想到這里,我幾乎忍不住要大笑起來。
                      因為我突然想到,根本就沒有什么叫“自由突擊”的組織,也沒有前來抓捕我的警察。如果我所料不錯,我看到的這些人和周圍的環境,完全是我看到的“白霧”幻化而成的。那天盜取文件時所在的地方,也正是我的家里!可惜我當時竟一點也沒有察覺?,F在想來,當時那Z字形的折回木梯,不就是我所在的單元樓的樓梯嗎?
                      我竟完全成為了“它”的傀儡!
                      “不要裝神弄鬼了?!蔽覍χ罩械陌嘴F喊道。然后轉身起來,徑直朝著左邊的墻壁走去。那里是書房通往客廳的大門——雖然現在看上去只是一片陰冷的石壁。我估計好位置,用手在墻上左右探試了一番,然后把什么東西猛地拉開了。門開了,我對自己說,然后筆直地朝著石壁走去。明知是幻覺,但看著石壁撲面而來,我還是不禁閉上了眼睛。
                      睜開眼的時候,我已經在客廳了。王力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微笑著看著我。
                      “你比我想象的要聰明!”他仰著頭,用手揉捏著一個凝成球狀的霧團。那霧團快速地在他手中變幻著形狀。
                      我冷哼了一聲,徑直從他身體中穿過,打開了大門。大門外是一處懸崖,往下看去,深不見底。
                      “你想去哪里?”他仍然微笑著說,“哦,還沒謝謝你那天給我拿到的文件呢!對了,你想知道‘大洪水’計劃是什么嗎?”
                      我知道前面只是樓梯間而已,正鼓足了勇氣往前走去,聽到他說的話,仍然愣了一下,忍不住問道:“那計劃是什么?”
                      “哈哈,我也不知道!”他夸張地笑了起來,“那文件里把各個控制機構的位置標注得很清楚,但是卻沒有計劃的詳情?!?BR>  “是嗎?”我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真的?!彼蝗粐烂C地說道,“我知道你現在要去干嗎,但是沒有用?!?BR>  我試著用右腳踏前一步,那腳穩穩地落在懸崖上方的空中。我長出了一口氣。
                      “好吧,我真的很佩服你的勇氣。不過,我不得不提醒你一件事——你要怎樣去十千米外的政府大樓呢?”
                      我繼續摸索著下樓。王力緊跟在我后面,絮絮叨叨地說道:“你不會還想著用基站吧?我相信你已經知道了,最近的傳輸事故可是有點多哦!”他一臉壞笑地看著我。
                      “放心,我不會去基站的?!蔽翌^也不回地說。
                      “哦?”這次他倒是有些吃驚,“難道你還想步行過去?我勸你趁早打消這個念頭,我可以輕易讓你迷路——哦,有導航儀也不管用,因為你根本看不到正確的路線圖?!?BR>  我抬起手臂,想看看時間。電子顯示屏上顯示的卻是一行文字:“瞧,你連時間也看不到?!?BR>  我嘆了一口氣,快步走出了樓梯口,來到了大街上——雖然這里看上去只是一片沙漠。我站在原地,靜靜地等待著。除了等待,我別無辦法。王力站在一旁打著哈欠,無聊地左顧右看。
                      “你是怎么做到的?”我突然問道,“——讓我能看見這些逸散的物質波?!?BR>  “很簡單,在你的物質波傳輸的時候,散射一部分視錐細胞的物質波就可以了?!彼A苏Q?,“當然了,散射的位置和數量要控制得非常精確才行?!?BR>  “在我之前,你對別的人做過實驗性的散射嗎?”
                      “做過幾次,剛開始控制得不太好,讓幾個倒霉蛋變瞎了。哈哈,不過多試幾次就沒問題了?!?BR>  “不止視覺,我的聽覺也變異了吧?”
                      “不錯。我本來還想虛擬出類似觸覺的感受,那樣就更真實了,不過一直沒有成功?!?BR>  “那么,為什么會找上我呢?”
                      “不是說過了嗎?我需要能入侵國防部網站的人。那時候我已經發現了一些端倪,他們正謀劃著什么,但是我不敢確定。于是我蹲守在各個基站,搜索你們在基站傳輸前的掃描數據,正好在你的記憶數據包里發現了你過去的入侵事件。哈哈,我運氣很好吧……”
                      這時候,我往前伸展著的手似乎碰到了什么——那是一個人的手臂!我心神一震,大步邁上前去,抓住了那只手。那毫無疑問是在街上散步的某個人,此刻他也許正滿臉疑惑地望著我吧。我本來可以叫他帶我去政府大樓,但為了避免路上節外生枝,我采用了最直接的辦法。
                      我握緊右手,狠狠的一拳沖著他打了過去。我可以感到他肥大的身軀帶給我右手的反彈。王力張大了嘴巴,半天說不出話來。
                      我竟然漸漸地看到仰躺在地上的那個人了。他體型龐大,我很詫異自己竟然可以一拳把他擊倒。剛才擊出那一拳的時候,身體的動作竟然熟練無比——難道我是萬中無一的練武奇才?要知道我以前可是連吵架都沒有和人吵過呢!
                      躺在地上的男人一臉驚恐地看著我,右手上的一個全息通訊腕表不停閃爍著。我知道,用不了十分鐘,我就可以出現在警察局里了。
                      王力嘆了一口氣,身體慢慢化為一道白霧,消失了。一個聲音突兀地在我腦海中響了起來,“‘大洪水’的總控室在近日軌道上,我幾分鐘就可以到達那里,把它破壞掉。你能在幾分鐘內通知到他們嗎?這一局,還是我贏……”
                      “姓名?”一個半禿頭的中年警察一邊查看事發時的錄像,一邊頭也不抬地問我。
                      “陳輝?!?BR>  “為什么打人?”
                      “聽著,我再說一遍——現在事情很緊急,我要你馬上聯系國防部!”
                      他終于抬起頭來,瞇著眼睛細細地打量著我,半晌之后,才悠悠地說道:“把身份卡給我?!?BR>  我嘆了一口氣,把身份卡拋給他。
                      他有氣無力地把身份卡在讀卡區晃了一下,一個信息框立刻從空氣里彈了出來。
                      突然,他兩眼圓瞪著,一下子從座椅上蹦了起來。他慌忙地戴好了警帽,沖我敬了一個禮,扯著沙啞的聲音幾乎是吼叫著說:“首長好!”
                      我完全愣住了。往后看了一眼,沒人。掃向那個身份信息框,一行陌生的信息出現在我的照片旁邊:“楊少川,國防部403所主任,少將?!?BR>  這時候,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傳來。那警察忙把門打開,一個士兵站在門口,對我行禮之后,用催促的語氣說:“楊主任,現在請馬上隨我回總部!這是總司令的命令!”
                      幾分鐘之后,我在那個士兵的帶領下,通過一個加密的軍用基站,來到了一個荒涼的星球上的一座龐大的建筑之中。
                      “楊少川,你總算是回來了。任務完成得不錯嘛!”一個精瘦的中年男子笑呵呵地沖我走來。
                      “我叫陳輝……你們是不是弄錯了?”我有些戰戰兢兢地說道。
                      那中年男子愣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似的拍了下腦袋,說:“哦,對,你現在還是陳輝!瞧我這記性。不過不要緊,你馬上就是楊少川了!來吧,我帶你去見司令?!?BR>  “你是?”
                      “哦,我是加賀光,你以前的同事。沒事,待會兒你就什么都想起來啦!”
                      我們一路向前走去,不時有人向我們敬禮致意。很快的,我們來到一個有著透明圓頂的大房間外面。加賀把手掌緊緊地貼在門上,隨后,門緩緩地滑向了兩邊。
                      里面是一個寬敞的大廳,大廳中央是一個碩大的全息投影區,四周圍繞著一圈黑色的沙發椅?,F在,這些位置上幾乎已經坐滿了人。他們正緊張地在面前的控制面板上操作著什么。最里端的一個位置上,一個金發白眉的老頭對我點了點頭,指著身邊的位置說:“少川啊,快過來,好戲就要開始了!”
                      “這是古司令!”加賀小聲地提醒我,“走吧,‘大洪水’馬上就要啟動了?!?BR>  全息影像突然亮了起來。
                      在影像的中央,是一個耀眼的大火球。慢慢地,鏡頭對準了一個小區域,那里有一個長條形的太空站。事實上,它兩頭粗,中間細,像一根骨頭。
                      “物質波全頻段掃描開始?!币粋€聲音從房間的某個地方傳出來。這時候,影像開始變得模模糊糊,不時出現類似噪點的東西。突然,一個龐大的灰色陰影出現在畫面上:它沒有固定的形狀,但我一看到它,就不禁想到了章魚——因為它就像章魚一樣用整個身軀裹住了太空站。
                      “鎖定霧靈,是否立刻進行‘大洪水’計劃?”
                      “立刻進行!”古司令堅定地說。

                      一個信息窗口突然從主畫面中分離了出來,顯示在座位的前方。
                      一百秒倒計時開始,100,99,98……
                      “自檢情況報告?!?BR>  激發系統正常。
                      量子計算系統正常。
                      回路反饋系統正常。
                      冷卻系統正常。
                      ……
                      我突然轉過頭,面對古司令,問道:“那份文件只是個誘餌?其實近日軌道上的那個太空站并不是總控中心?”
                      “不錯,”老頭點點頭,“這里才是真正的總控中心?!?BR>  “這是哪里?”
                      “火星?!?BR>  唉,我懊喪地嘆了口氣。我早該想到了。那份文件,連同我,都是計劃的一部分。
                      “你做得很好!”古司令拍了拍我的肩膀,“把它誘騙到近日軌道,這是計劃中最難的一步。它一直盤踞在地球上,我們實在是不好下手??!”
                      我抽動著臉上的肌肉,勉強笑了笑,又搖了搖頭。這時,我身后的墻上,一幅奇怪的設計圖引起了我的注意。
                      很容易看出來,那是一個太陽系的等比例縮微圖。不過,在近日軌道的位置上,出現了一圈密密麻麻的小黑點。它們通過彼此的光路連接,形成了一個環繞整個太陽的巨型光環。我探過身去,右手捏住一個小黑點,慢慢放大,直到我看見它表面上清楚地印刻著的“UTC”的銘牌。
                      聯合運輸公司!
                      這難道是……激發器?我終于反應了過來,腦海中也記起了以前見過的基站中的激發器的模樣。
                      一個念頭突然擊中了我。
                      是這樣嗎?是這樣,對,當然是這樣!除了這個辦法,還有什么其他方法能對付“它”呢?我恍然大悟。
                      圍繞整個太陽,建立一個巨大的基站。把“它”吸引到其中之后,讓基站激發,利用后選擇的方式去掉“它”的存在——這就是“大洪水”。
                      這是一個巨型的矯正裝置。物質在原地被激發,然后坍縮,沒有傳輸過程。后選擇程序可以保證,留下我們需要的,去掉那些我們要消除的。
                       
                      10,9,8……
                      異常情況報告,目標正迅速收縮。
                      目標正遠離太陽移動。
                      警告:目標加速。預計5分鐘后脫離激發區域。
                       
                      3,2,1,0……大洪水啟動。掃描開始……
                      掃描預計時間:10分鐘。
                      警告:目標預計4分50秒后脫離激發區域!
                      “啟動011號應急預案?!惫潘玖钜荒槆烂C地說。
                       
                          011號應急預案已啟動。
                      在火星和木星之間的小行星帶,此刻突然在監視器下消失了。準確地說,它們被激發了。它們的物質波被調控著,從一個巨大的環,飛快地擴展成一個球形的波面。同時,這個球面開始慢慢地向內收縮。它無聲無息地掃過了火星,接著又緩緩滑過了地球、金星和水星。
                      最后,呈現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個圍繞太陽的物質波的球面。
                      從近日軌道上急速沖過來的那個龐然大物一頭撞在了這個球面上。它的身形被散射得七零八落,一團團霧狀碎片四處飛濺。它退后了一段距離,停了下來,重新集中了身軀,似乎在對這個阻擋物進行評估。很快的,它重新恢復了斗志,集中力量,往一個薄弱的地方奮力地沖撞而去。
                      “反物質概率波準備!”
                      就在那個東西剛在球面上撞出一個洞、探出頭來的時候,一群反物質孤波突然迎面轟擊過來。在黑暗的宇宙空間中,突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能量,這股能量在各個電磁波段上都散發出耀眼的光輝。
                      位于地球西半球的人們,此刻能看到天空中太陽的亮度正急劇增大。突然,在明亮的太陽背景下,幾個閃爍的光球出現了:它們急速地由小變大,即使是太陽的光輝也在這一瞬間暗淡了下去。這種詭異的景象持續了大約30秒,天空才又重新恢復了正常。
                       
                      掃描預計時間:1分鐘。
                      那個白霧組成的幽靈,這次是死了心往外沖了。它甩掉了一部分被反物質湮滅的傷痕累累的身軀,在密集的反物質網中左突右沖,漸漸接近了防衛區域的邊緣。
                      “快了,再堅持一下就好了!”加賀不知道什么時候來到了我旁邊。只見他咬著牙,狠狠地說道,“我們還是低估了它??!”
                      我也不由自主地凝視著前方,緊張地注視著影像中顯示的情況。
                       
                      掃描完成,激發開始。
                      從這一刻開始,從太陽外圍的基站,逐漸往中心處延伸,所有的物體都漸次失去了它凝聚的形狀,被激發成為量子概率波。在幾分鐘后,整個太陽都會瞬間消失在宇宙中。緊接著,龐大的環形基站將會通過后選擇程序,讓太陽重新坍縮為退激發的狀態。
                      那團巨大的白霧突然不再往外突了。它似乎感覺到了什么。剛剛掙脫了反物質包圍圈的它,卻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哈哈,來不及了,時間不夠了。它已經跑不出激發區了!”在大廳里,一個聲音高興地喊了出來。
                      “它不動了!它放棄了!”
                      古司令也似乎舒了一口氣。他打開專用通信頻道,一個全息的公告信息立刻彈了出來:一個白色的會議廳里,五個蒼老的面孔出現在畫面中央。其中一個人緩緩地開口說道:“所有的“大洪水”計劃的科學家、工作人員們,你們辛苦了。我們勝利了!
                      “這次對“霧靈”的戰斗,讓我們再一次認識到,在享受科技帶給我們的各種便利的同時,我們也一定不能忽視其背后隱藏的種種危害,甚至危險。在這次的危機過后,聯邦政府將著手規范基站建立的標準,遠程傳輸……”   
                      我站起來,繞過這個公告框,繼續注視著前方的影像。那團白霧正靜靜地盤踞著,一動不動。眨眼間,物質激發的浪潮就像洪水般淹沒了它——然后,太陽慢慢地縮小,陽光也漸漸的不那么刺眼了。
                      總控室里的人已經開始擊掌相慶了。
                      加賀一拳打在我的胸口,笑著說:“走吧,咱哥倆去喝一杯?!?BR>  “好,”我一邊答應著,一邊把他拉到屋子的一個角落里,“不過這之前,先聽我說幾句?!?BR>  “好,你說!”
                      “雖然現在我還沒有恢復記憶,不過我也大致猜到了這一切是怎么回事。你聽聽我猜的對不對:我原來是這里的一個什么主任……”
                      “你是網絡安全局的主任?!?BR>  “好,你聽我說。當你們發現霧靈的存在之后,想了各種辦法去對付它,可惜成效不大。最后,你們決定把它從地球上引開,用剛才我們看到的‘大洪水’計劃徹底消滅它。那時候,它正在四處尋找人類傀儡去給它盜取機密文件,于是我就被選為這個誘餌。你們通過一個類似于矯正基站的裝置,用一段你們精心編織的虛假內容替換了我原來的記憶。從那以后,我就以‘陳輝’的身份存在。直到霧靈找到我,讓我完成這件使命?!?BR>  “不錯,你猜的大致都對。不過有幾個地方不準確:第一,當初是你主動申請去完成這個任務的;其次,虛假的記憶內容也是主要由你自己構建完成的。為了使記憶更真實,你甚至親自充當黑客,入侵了幾次國防部的網站?!?BR>  “你剛才說,我是網絡安全局的主任?”
                      “不錯,這里的網絡安全系統的主體框架就是你領導完成的?!?BR>  這就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吧!我苦笑一聲,“最后一個問題,為什么要圍繞太陽建立這個環形基站?”
                      “為了就近獲取能量。如此龐大的基站,即使是用聚變反應堆供能,也遠遠不能滿足需求?!?BR>  這時,整個房間終于完全黑了下來。大洪水的浪潮已經完全合攏,太陽整個消失了。
                      后選擇程序開始運行……
                       
                      當我從矯正基站中出來的時候,我想起了所有的事情。我披著一件厚厚的風衣,四處望了望。沒有白霧——或者說,我再也看不見它們了。
                      風呼嘯著在鋼鐵森林中吹過,給人帶來刺骨的寒意。
                      這里是莫斯科,這一屆的地球聯邦政府所在地。
                      總統和所有的議員正在總統府會議大廳里進行激烈的爭論。
                      對于是否圍繞地球也構建一個類似的巨型基站,大家各執一詞。有人認為這會有助于控制各種自然災害的發生,也有利于打擊犯罪;也有人認為這會嚴重侵犯人權,甚至導致專制政權的出現。
                      我對這樣的爭論其實毫無興趣,而且現在還有個更值得我們頭疼的事情等著我們去解決。我抬頭望了望,在林立的高樓的縫隙中,三個紅彤彤的太陽正高高掛在天上。
                      這是“霧靈”最后的反抗。
                      我們仔細分析了當天的錄像:在物質波激發浪潮到來的一瞬間,從“霧靈”中分出了一部分,迅速沖向太陽的內部,并且在那里凝聚成了實體。那凝聚體持續不斷地壓縮,終于引發了核爆。核爆的能量打破了太陽內部系統的平衡,在太陽表面形成了一次短暫的電磁風暴。在總控室與基站通過EPR效應保持量子通信的磁矩陣里,受到這最后的一股狂暴的電磁場影響,一個磁疇突然改變了它的方向。
                      這個改變帶來的結果,不過是讓存儲的變量從01變成了11。但不幸的是,在后選擇程序中,那個變量代表的意義是太陽的數量。
                      我茫然地在街上走著。街道打掃得很干凈,行人也很少。只有道路兩旁的白樺樹被風刮著,發出一陣“嘩嘩”的響聲。但是我卻總是無端地感到,有重重的迷霧在身邊環繞著。我真的是我嗎?浮現在我眼前的,真的是這個世界的本來面目嗎?
                      我真的無從判斷。
                      后選擇程序決定了一切。我這樣想著,再次用手在面前揮了揮。

                    上一篇:持衰 陳飛震
                    下一篇:第三人稱 白夜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