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31015_321368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軀殼 靠尺

                    2013-10-15 10:34:13
                         這里是一片銀白的世界,看起來像是沙漠,此起彼伏,別無他物,只有全然光滑的地表。塔利緩緩轉頭,將異星景致盡收眼底。
                      塔利低頭看了看自己胸前,那兒刻著一個顯眼的號碼,下面是一行工整的字:南十字懸臂外環礦業公司。他伸出自己的右手打量著,不禁感到頭皮發麻——軀殼上模仿皮膚的反饋元件就那么密密麻麻地暴露于表面。
                      周圍還有十多具軀殼,閃著銀色的光澤,與地表融為一體。這些軀體同他一樣,只有骨架,上面附著一些武器、設備和幾處閃爍的數據窗,活像長了瘤子、發著磷光的金屬骷髏,只由胸前的號碼區分開來。他們大多呆呆地杵在原地,看來也都是新來的。身后,一個軀殼正在從另一個的頭部接口處拔出意識傳輸線,收回背上的瘤子中。它的骨架看起來比其他人更為精良,胸前印的不是號碼,而是一個漂亮的徽章。那個額外隆起的瘤子也證明了他的身份。只有隊伍的管理者的軀殼才擁有意識傳輸設備。
                      “我說,這公司有必要這么省嗎?”一個抱怨的聲音在背后響起,看來它的主人和塔利的感覺一致。
                      塔利發言表示贊同:“披上仿真的皮膚,里面塞點膠體,能多要幾毛錢?——這副鬼樣子簡直就是沒吃干凈的骨頭?!?BR>  “還得擔心跑的時候突然散一地——”
                      人群發出一陣哄笑聲。塔利也笑了,試著在原地活動了下手腳,余光瞟到腰間一把槍,取下,端平,放下,收回。軀殼的靈活性與力量都非常好,看來不用擔心一地殘肢斷臂的問題。這家公司大概是把省下來的錢全用來提高軀殼的性能了。
                      “天哪!”有個女人的聲音驚叫起來,“這兒是邊界礦區?你們可不是這么講的!”
                      隊長走上前來,轉過身,冷冷地盯著抗議者,“這兒是邊界礦區,那又怎么了?”
                      那女人猶豫著,沒敢再吱聲。
                      后者哼了一聲,將雙臂抱在胸前,繼續道:“我們供給大家的工用體型號可是嚴格按照標準設計的,也經過了官方的成品檢測——”
                      “敢問你依照的是什么標準?聯邦的軀殼制作標準上,可是明確說明了即使是工用體也得符合外觀要求,而不是由著你們亂省錢?!庇忠粋€人抗議道。
                          雖然這副軀殼沒有太多情緒功能,隊長還是設法發出一聲嗤笑。他放下手臂,繞過步子,掃視著人群。
                          “——新兵蛋子——嫩得滲水——這里全是他媽的新人?
                      “地方不對,軀殼不好,你們還真愛挑三揀四呢?!标犻L咂咂嘴,“嘖嘖,看來你們還是一批貴公子小姐組成的軍隊?”
                      大家乖乖地閉上了嘴。
                      “——說到底,你們不過是一幫社會渣滓而已,不然,除了那些大兵,誰還會來做這個?要我說,你們他媽的還不如一堆編好程序的軀殼管用——可惜技術部那群豬總覺得你們更聰明點?!彼麉拹旱丶哟罅艘袅?,“還跟我磨磨嘰嘰的,想用這套軀殼談戀愛嗎?這可不是社交體!——這兒也不是社交場合,而是工作區!蟲子們不會抗議我們衣著不得體——我們更不會聽。
                      “更重要的是,最近的聯邦軀殼工廠離這里十萬八千里——他們要來邊界巡視,還得他媽的用我們提供的軀殼。所以你們這幫廢物們不要動不動就提聯邦,花錢把你們傳輸過來的是我,指揮你們干活的也會是我?!?BR>  他說完這些,朝地面狠狠地唾了一口??磥砣损B成一個習慣后,這習慣就和他的身體無關了。塔利想。
                      “你們浪費的時間已經夠多了?,F在他媽的開工!”
                      他們的工作是肅清這顆星球上的所有蟲子。邊界星球上總會時不時出現些蟲子,在地里打著洞,啃噬著公司的礦物。公司對它們恨得咬牙切齒。
                      塔利第一次干這種活。不過現在發現這也無妨,活兒看起來沒任何難度。
                      這些外星蟲子和星球的顏色一致,都是銀白色,大約一米高,身體呈紡錘狀,兩側各伸出四條又細又長的腿。它們幾乎長得一模一樣,只有零星的幾只略有不同,背部多了跟觸須一樣的東西,不知道有什么作用。眼下,蟲子們密密麻麻地聚集在一起,刨動著地表,發出令人牙酸的咯吱聲。如果忽略軀殼視野設備里斑斕的熱感標識,它們只是地表中蠕動的一片。
                      塔利端起槍,盡情掃射起來。子彈在蟲群中造成一堆又一堆的殘肢斷臂,伴隨著蟲子們尖銳的吱吱聲。
                      他漫不經心地將彈藥傾瀉出去,心思全放在眼前數據窗那行跳動的數字上。一只蟲子三塊錢,它們全擠在一起等著你們收割——天底下還有哪兒有這么好的事?塔利不禁心花怒放,又興奮地打了一梭子。
                      蟲子們經過第一輪的屠殺,便四散逃去,只余下一地的尸體和一攤銀白色的黏液,在原地冒著白煙。塔利急忙追上去,胡亂開著槍,然而這次子彈大多數打在了空無一物的地表,在地表上留下深深的孔洞。
                          真見鬼!塔利本以為它們會一股腦涌過來反擊的——那樣他就可以愜意地慢慢清理它們。然而眼下,他只能夠跟隨著熱感信號逐一捕殺了。
                      過了約摸三個時辰,統計字數久久地停在了“00357”上。蟲子會鉆洞,塔利悶悶不樂地想,這討厭的蟲子。他猶豫著要不要鉆洞捕殺,想想還是算了。
                      三個時辰三百五十七塊錢,而且看起來之后的這一天這個數字也不會有太大變化了。這點錢遠遠不值。還不如之前給一個公司回收廢舊軀殼掙得多呢。
                      不過那份工作著實有點惡心……
                      前方突然出現一個身影,塔利下意識地端起槍。
                      對方趕緊停下腳步,“嗨!”是那個女人,“別太緊張,先生,我抱歉打擾你——”
                      塔利想了片刻,移開武器,“有何貴干?”工作日志上很詳細地記錄了他們各自的負責區域,看來這女人壓根沒有守規矩的習慣。
                      “先生,你必定是一位紳士,”女人調了個嫵媚的音調,手輕搭在塔利小臂上,開始朝他擠眉弄眼,“眼下我需要你?!崩咸?,她不知道自己的模樣多可怕?
                          “那些生物,”她繼續委屈地說,“那些蟲子好可怕——”
                      原來如此。塔利心中暗笑。女人們一向怕蟲子,如今給她們機會清理蟲子,都怕得不敢動手。
                      “走開,我忙著呢?!蔽铱刹皇悄銒?,塔利不耐煩地想。
                      “別這樣,先生,我害怕?!迸擞盅肭蟮?,“你聽說過那個傳聞嗎?”
                      “閉嘴?!彼麑⑴斯暗揭贿?,將目光轉向兩側,搜尋可能出現的蟲子。
                      “我也是最近才聽到的。這些年邊界行星上工作的人總會時不時地消失——不是軀殼,而是人。只是他們都瞞著大伙呢。我要早知道是邊界礦區——這些該死的家伙!”
                      無稽之談,人怎么可能消失?塔利只想著工作,不清理掉蟲子,就沒有錢花,就沒有社交體,就沒有女人——植入社交體的女人。
                      “聽著,”塔利只想擺脫她,“你現在最好趕緊做完你的活——如果你的數據是零,那就意味著你什么也沒干,意味著你這趟白白欠了這個該死的公司幾百塊錢的傳輸費。而且——沒有完成工作,意味著回去的傳輸費還得自己掏?!?BR>  還不包括軀殼的折舊費、能源費,塔利在心里算了算,發現自己也要他媽的白跑一趟了。
                      一個不錯的點子突然出現在他的腦子里。
                      “我叫塔利,你呢?”
                      “安妮?!?BR>  “嗯,安妮,”原來真的是個女人,“你甚至都沒開一槍,是吧?”
                      對方點了點頭。
                      塔利按捺住不快,將手臂搭在她的肩上,“嗯,也許我應該幫幫你。那么,帶我去你的區域,我來幫你解決它們——”他竭力讓語氣變得友好點。
                      女人的工作區域就在他隔壁,他們毫不費力地找到了蟲群的聚集點。龐大的一群,看起來足足有上千只,依然賣力地刨著土,對即將到來的厄運渾然不覺。塔利一看到這群咯吱咯吱響的家伙,就恨得牙癢。
                      這次得學聰明點,他告誡自己,別放過這種好機會。他的目光投向不遠處一處凹陷的地表,那里足足陷下去一米多深,且邊界光滑陡峭。
                      塔利端起槍,小心翼翼地沿著蟲群的邊界射擊。蟲群立刻沸騰起來,匆匆地朝那個天然陷阱爬去,只有少數脫離了隊伍。塔利沒有管這些漏網之魚,專心地驅趕著蟲群。
                      蟲子們按照塔利的設想,一窩蜂地爬進了陷阱,在高聳的邊界徒勞地邁著細腿。
                      這下看你們怎么跑!塔利得意地想,開始加重火力,由外圍開始向里收割,眼前的數字飛漲起來。
                          00410,00572,00788……塔利心里樂開了花,這次終于可以賺個滿盆缽了。
                      “塔利——”身后的女人不住地扯著他,叫喚著。他不滿地轉過頭,這才注意到里面的蟲子又開始打起洞來。它們將紡錘的尖端扎進地里,分泌出一些黏稠的液體,等堅硬的地表變得松軟,然后拼命地將身子往里鉆。塔利掉轉槍口,朝那些打洞的蟲子射擊,然而一時間所有的蟲子都開始打洞了。他不禁又氣又急,邁上前去,靠近那些蟲子,瘋狂地掃射起來。蟲子的殘軀和汁液四處飛濺。
                      耳邊傳來了女人的驚呼聲,他注意到了腳下的異樣,低頭看去,這才發現自己的軀殼已經陷進了松軟的地表。他忙不迭地往外爬,然而這里此刻卻像沼澤一樣,他越掙扎陷得越快。那女人急匆匆地過來拉他,可是反而一頭栽倒,把自己也陷了進去。
                      “見鬼!”塔利狠狠地罵了句,便連脖子帶頭進入了黑暗之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軀殼終于停止了下陷。
                      塔利艱難地動了動手指,啟動了區域聯絡設備,“安妮?”
                      那邊迅速回應,“塔利!謝天謝地你開了聯絡——我呼叫了好久,可是這附近一個人也沒有?!?BR>  這蠢女人瘋了?讓管事的那**知道了,他的工錢可全得打水漂了。再說了,在這兒待幾天,又有什么大不了的,賺錢的機會可不多??!但塔利只是在心里默默地咒罵了她幾句。
                      “塔利?”
                      “嗯?”
                      “你怎么不說話?我們這是怎么回事?”
                      “你他媽的是第一次干活嗎?出了點小狀況而已?!蓖庑窍x子們用口水融解星球地表,等身體通過之后,再分泌些體液中和掉那些口水,讓地表恢復原狀。只是這次蟲子在一處聚得太多,讓整塊地區都融解了而已。這女人什么世面都沒見過。
                      那邊閉上了嘴,半晌過后,傳來了嚶嚶的抽泣聲。塔利腦海中不由地浮現出一幅骷髏流淚的畫面。當然,這副軀殼流不出淚來。
                      “好了,”塔利不耐煩地說道,“有什么好擔心的,公司不會白白損失掉兩具軀殼的——這看起來他媽的還值點錢。管事的等活干完了,就會來回收我們,最多一個禮拜?!?BR>  “一個禮拜?”安妮哭著說,“我在家鄉從沒碰上過這種事情——我是說在地球上?!?BR>  聽到這番話,塔利突然來了興致,“你也是地球人?”
                      “我的社交體和工用體都在地球,你呢?”
                      “我想這就是你我之間的緣分……安妮小姐,我的社交體也在地球上?!彼麥厝岬鼗卮?,內心興奮不已。他的社交體確實在地球上,然而日漸拮據的生活早已讓他無法承受那些社交開支,更別提去滿足異性日益膨脹的虛榮心了。所以,他在黑市上將社交體租給了殖民地的人。不過,也許現在是時候收回來了。他看了看眼前那個數字,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已經好久沒嘗過社交的滋味了,塔利出神地想,他都快不記得女社交體的模樣了。眼下這女人,說不定……塔利斟酌了下詞句,輕聲勸道:“安妮,別急,我會一直陪著你的!”
                      “謝謝你!”安妮停止了抽泣,感激地說。
                      他猶豫了一陣,決定趁熱打鐵:
                      “……我知道那里有一家不錯的……咖啡館,等咱們回去后——”
                      那邊突然傳來一聲驚叫,打斷了塔利。安妮開始不斷尖叫起來,聲音刺耳又性感。
                      “怎么了?”
                      “有東西從我身上爬過去了!”安妮尖聲叫道,“不止一只——??!”
                      塔利不禁打了個哆嗦,自己的手臂上仿佛也有東西慢慢蠕動。他想伸手去抓,但周圍的地質已經凝固了。過了好久,那種難受的感覺消失了。他甚至不知道那到底是自己的幻覺,還是真的有蟲子爬過。
                      “沒事的,”他忍住不快,寬慰道,“只是那些蟲子而已,你也見過的,毫無戰斗力——”
                      “不,除了那些蜘蛛,還有別的什么,我肯定!它們是慢慢滑過我身上的,就像……就像蟒蛇……”
                      “行了!”你他媽的別說了,老子汗毛都要豎起來了。塔利不想再聽下去了,“忍一忍,好嗎?不管那是什么,都拿我們沒辦法,安心待在這里,等人回收我們?!?BR>  地下還有別的蟲子,那又怎樣?再正常不過了。這些殖民公司從來不會花太多心思把異星土著們摸個透徹。不管蟲子們吃什么、喝什么、找什么、做什么,公司只會找上一隊不那么職業的打手(職業點的價格可不低),將它們通通清理掉。即使像上次某個星球上那般強悍的異族,也才使那家公司葬送了近百個軀殼,塔利正是在那家公司干的回收軀殼的活,那惡心勁……但是不管如何,永遠不會有人死亡??傆幸惶?,政府、公司或者什么組織,會把你從一堆殘軀碎肉、破銅爛鐵甚至一團輻射云中揪出來,繼續為他們創造價值。
                      所以塔利絲毫不擔心眼下的處境,只是不時有蟲子爬過的感覺,加上這個蠢女人的不停尖叫讓他心神不寧罷了。
                      真是煩死了,但是塔利還是得忍著。等回去之后,他會把她約出來,讓她好好補償一番……當然,一切得慢慢來。
                      又有什么東西從他的腿根處鉆了過去,這一次這種感覺清清楚楚。塔利回想起那只背上帶著觸須的蟲子。它拖著觸須,艱難地在他背上爬行著,惹得他戰栗不已??珊薜氖沁@具軀殼根本不能關閉感應系統,害得他只能活遭罪。
                      “去你媽的蟲子!”塔利被奇癢折磨得怒火中燒,不由得罵道。
                      “你也受不了了嗎?”
                      “對,我受不了了!”塔利吼道,隨后他們開始拼命地在區域聯絡里大聲呼救起來。女人叫一句,塔利叫一句,交替進行。
                      這可真不是個辦法。大約幾個時辰之后,他們終于意識到了這點。最好的做法是老老實實躺在土里,想些開心的事。比如說……
                      塔利的心又開始騷動起來,“安妮,親愛的安妮?”
                      “什么?”
                      “等從這里出去……我們就……就組建家庭,怎么樣?”
                      安妮又驚叫起來,仿佛又有一波蟲子從她身上爬過,“啥!你出了什么毛???”
                      塔利被這句話嗆到不少,如果此刻是社交體,那么他肯定已經漲紅了臉。他抱怨道:“安妮,我這么照顧你……”
                      那邊悶悶地沒有出聲,塔利只好換了個話題,以免她反應更激烈,“我們……我們好歹也算患難與共,不是嗎?”
                          “等我回去了……再看看你的社交體上都有些啥,”安妮幽幽地說,“我可不是隨便的女人?!?BR>      “安妮,”他聽了這話,失望地說,“我本以為你和那些物質女人不一樣——知道嗎,我富裕的是我的思維——”
                      那邊慢悠悠地回答道:“很可惜,我對它沒有一丁點興趣?!?BR>  就像當頭澆下一桶涼水,塔利終于失去了耐心,怒斥其是個不折不扣的婊子。沒想到對方毫不留情,狠狠地予以反擊。塔利驚訝地發現對手的語言造詣比自己深厚得多,不由開始詞窮起來。他喘了口氣,決定將之前說過的臟話加大分貝,再罵一遍。
                      這時候,他腰間突然響起一串“嘀嘀嘀”的聲音,塔利吃了一驚,心頓時沉了下去。這是軀殼電池的警報音。
                      安妮“嗤”地笑了,“繼續叫喚呀,越大聲越好,我等著你呢,‘親愛的’!”
                      這女人開始盡顯言語之能,百般羞辱他。一種血脈賁張的感覺充斥著他的大腦,令他遲遲無法思考。
                      冷靜,他告誡自己,沒必要跟這娘們一般見識。他決定閉上嘴,盡量節省電力。
                      安妮費盡心思組織著話語,然而見對方絲毫不為所動,不由得大感沒趣。她看了看自己的電池存量,心里也打起了鼓。聯絡頻道再次沉寂下來。
                      又是幾個時辰過去了,依舊毫無動靜。
                      “……小姐,我真誠地向您道歉……”塔利不得已告饒,“我堅持不了多久了……”看起來不大可能堅持到隊長前來了。錯過這次回傳,下一次的官方回收指不定到猴年馬月去。他記得一篇報道,有家公司將軀殼回收行動延遲了十個標準年之久。他可不想在這地里待上十年!
                      他繼續央求道:“我為我的愚蠢感到羞愧,小姐——”
                      “還有無恥?!?BR>  “是,還有無恥——”
                      電池的警告音再次響起,“只是,等隊長找到您時,可千萬別丟下我,告訴他還有個人困在這附近……”
                      那邊又開始不吭聲了,塔利咬咬牙,補充道:“等回到地球,我會給您錢的!”
                      “我要你這次掙得的一半?!?BR>  這婊子!
                      “成交。您可得堅持著,別錯過了——”
                      安妮正不耐煩地聽著,頻道里突然傳來一陣蜂鳴,接著,聲音戛然而止。
                      “塔利?”
                      沒有回應,看來他的軀殼是沒電了?,F在只剩自己一個了,安妮不由得心里忐忑起來。萬一直到她的電量耗盡時隊長也沒來,那將是什么情況?會不會她就得體會一陣子那傳說中的“死亡”?
                      安妮打了個冷戰。與此同時,那些該死的東西又在軀殼上蹭起來了。有條細長細長的蟲子居然順著身體蠕動著,插入了她腦后的傳輸接口。腦中尖銳的聲音讓她無法忍受,只想大叫。這正是意識傳輸的前兆。她心中松了口氣,但是又猛然驚懼起來,這感覺和以往有太大的差別。一瞬間,她的意識消散一空——
                      塔利突然間恢復了意識。多久了?他想,別他媽真是過了十年!他只覺得渾身難受,急切地想舒展開筋骨,這才發現身體仍然被牢牢地凝在地里。
                      難不成那該死的娘們真的把他丟下了?塔利苦苦思索著,還是他們兩人都被留在了原地?他的疑慮擴散開去,腦子里突然闖入了一些奇怪的訊息,開始在里面嗡嗡作響。
                      塔利索性拋下了這些疑問,拼命掙扎起來。不管怎樣,待在地下真是受夠了!他分泌出黏液,融化了軀殼前的地質,然后蹬著腿往前擠。
                      終于,他感到頭頂的壓力猛然消失了,忙費力地伸出前肢,架在地面上,慢慢拔出整個軀殼。
                      眼前的景象讓他吃了一驚。成千上萬只蟲子正擠在一起,閃著銀色的光澤,在這顆星球上形成了銀白的一大片。
                      塔利低頭看了看自己胸前,那兒刻著一串號碼,下面是一行細密的、奇怪的字體:銀河系礦業公司。這種語言他以往從沒見過,然而奇怪的是他就是能看懂。他抬起自己的前肢打量著,不禁感到頭皮發麻——那看起來就是蟲子的節肢,令人惡心不已。塔利聽著漫山遍野的咯吱咯吱聲,忍不住迅速顫動著腹部,加入了合唱團的行列。不遠處,一只蟲子朝地面狠狠吐了口黏液,動作似曾相識。
                      有蟲子推了它一把,塔利轉過頭去,怒視對方,然而那只蟲子急匆匆地爬過去,徑直鉆入蟲群中。
                      塔利呆呆地愣了片刻,低下了頭,開始按照指示,繼續工作起來。畢竟,在哪兒工作,抑或替誰工作,又有什么區別呢?
                          眼前的那行數字從零開始,慢悠悠地跳動起來。
                    上一篇:單兵行動 Shirley Liu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