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31015_321369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單兵行動 Shirley Liu

                    2013-10-15 10:36:50
                         我不記得我多久沒來過地面了,如果不是艾麗婭的囑托,也許我永遠都不會再來。
                      兩個月前,戰爭一開始就已經結束了。不,這不是戰爭,簡直就是單方面的屠殺。有那么一瞬間,5艘小型外星飛船讓325艘人類最先進的近地防衛型星艦變得毫無生氣。緊接著,鬼魅一般的掃蕩進一步摧毀了地表,巖石化為蒸汽,高樓被攔腰折斷,屋里屋外尸橫遍野。
                      還好戰時總指揮長帕克英明的決定讓幸存的人類躲進了戰前為采礦挖好的深型巷道,利用先進的微循環技術保護著人類,同時進行著零星而艱難的反抗。
                      此時,我身著最新版工用改軍用的護體機甲(戰前超級惡化的生態環境使人類早已不敢毫無防備地來到戶外),地面上的一般傷害對我沒有影響,但卻不能阻止我被這詭異的氣氛所感染。
                      這里以前應該是一所學校,幾棟這個時代少見的矮樓之間坐落著一片防護罩早已破碎的小松樹林,一塊寫著“六年級生物園地”的牌子掩在黃沙里。松樹的枝葉也全是沙黃色,有一棵樹的樹梢上隱約停著一只鳥——不,是掛著一只死鳥的尸體。又一個被外星人直接抽走靈魂的生靈,還保留著生前的姿態。我不敢想象樓里的孩子們怎么樣了,是安全撤離,還是像艾麗婭那樣……我咽了咽唾沫,胃抽搐了一下。隱藏我身形的建筑上歪歪斜斜掛著已作古的偉人題的燙金大字:教育要面向世界,面向現代化,面向未來。
                      我想起了老林飲彈前的話:“他娘的人類哪還有未來?!?BR>  這個年代最不缺的就是絕望。我整理一下心情,深吸一口機甲里的循環空氣,強迫自己為接下來的推進做準備。機甲的掃描顯示所在區域上空并沒有敵艦出現,但我還是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太陽。
                      隔著頭盔上的鋼化玻璃,本該刺目的陽光柔和了許多,但跟原來不同的是,太陽以肉眼可見的幅度劇烈顫抖著。在向地球拋灑狂潮一般的電磁波輻射的同時,還在醞釀著下一波敵星戰艦的傳送。
                      “該死的太陽?!备ヌm克的聲音不出意料地又響了起來,開始了一路上他對這個養育了地球生命的恒星的第18次控訴。
                      “20年前你們發現這個大火球是個比蟲洞還NB的傳送門的時候就應該把它炸了!結果等收到外星佬消息的時候還沒察覺,人家假惺惺地跟你們做生意,你們還真信了。弱點被摸得門清,人家隨便找個借口就能把你滅種了……”
                      我對弗蘭克馬后炮式的抱怨早已放棄爭辯,畢竟人家還管著你的機甲、握著你的命脈,再說了,偶爾重復是這類模擬人格類機甲管家的通病,雖說弗蘭克這樣確實是啰嗦過頭了……
                      “那個……說完了咱們可以走了吧?!?BR>  “嘿,你小子也不告訴我作戰路線圖,老子管過好幾個機甲還沒見過你這樣的……往哪走?”
                      “不好意思,這個是機密?!蔽夷托牡刂貜偷?,“一直往東走200米,這期間建筑物逐漸稀疏,不過做掩護足夠了。然后就能進入厚度足夠潛行的沙漠,在里面繞幾圈,確保不被跟蹤。目的地坐標到時候再告訴您?!?BR>  “行,小心得很。不過這年頭,想保住小命可以理解。但是誰稀罕跟蹤你啊,那些外星佬不是流行無差別嗎,老子家里的跳蚤都沒放過……”
                      “不好意思打斷您,但是咱可以出發了嗎?”
                      “啰嗦。我這不是在調試著嗎,走嘍……”
                      居然還嫌我啰嗦。
                      不過機甲終于動了起來,以極快的速度穿過覆蓋著黃沙的操場。我不放心地回頭看看,足跡早已被東邊吹來的小沙暴覆蓋。
                      一條黑得看不出本來顏色的布狀物體卷在風沙里,在我眼前一閃而過,沒了蹤影。
                      那是每個士兵曾經發誓要效忠的人類聯邦旗幟。
                      我模糊的童年記憶閃現著。依稀記得20年前人類社會剛剛和外星人展開貿易,跨入美好新時代的號角仿佛已經吹響。在“我有一個夢想”的主題班會上,幼小的我立志成為跟外星人打交道的外交官,為人類要來好多好多先進的技術……而如今,當年許下美好愿望的小伙伴,有的真變成了烈士,染紅了人類抵抗的旗幟。
                      弗蘭克也是烈士。所有的機甲管家都是烈士。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時候陣亡的,但我猜想他也是無差別生命毀滅武器的受害者。這種神秘的外星武器比火炮核彈更可怕,雖然打擊面有限,但是可以一下子剝奪有效范圍內所有碳基生物的生命。軍隊常常走著走著突然定格,然后一個個綿軟地倒下。
                      唯一的“好處”是,這種武器不會破壞生物大腦的生理完整。于是人們回收尸體以后,對大腦進行精準的3D建模,模擬每個神經元和突觸的連接。人類沒有時間也沒有足夠的技術研究大腦機能,但是不妨礙把它們當做黑箱使用——在適當的程序里,它們簡直就是逝者在凡間的投影,完整保留了生前的記憶、知識、智力和性格,可以跟人交流,甚至可以通過最嚴格的圖靈測試。
                      要是在和平年代,這項技術可能會做成緬懷先人的“活照片”,但是在這個非常時期,軍方終于不用再為研發不出合格的機甲AI而苦惱——模擬逝者人格的機甲管家成為了每位機甲兵的標配。
                      戰士就是戰士,即使犧牲也不能停止服役。
                      而我不是戰士,我是艾麗婭的丈夫,是不可能出生的特瑞麗的父親,是星際外交官的高級助理,是人類反抗運動三個最初領頭人之一。我本來可以接受最嚴密的保護,藏在最深的巷道里。但是這是艾麗婭讓我辦的事,死也要完成。
                      每次想到艾麗婭,我的胃都會一陣異樣地抽搐。
                      “喂,小子,小伙子!打起精神來,老子幫你看著機甲可不是讓你在這么危險的地方發呆的!”弗蘭克的聲音適時地響了起來,拉回了我的思緒。
                      我的機甲已經穿過幾個相對開闊的地區,前方就是一片廣闊的沙海。順利得有些不可思議。
                      其實這個世界上自然形成的沙漠早就消失了。與外星生命帶有欺騙性的交流展開后,剛剛達到智力下限的人類勉強擠進所謂的銀河生命貿易聯盟,在可以換取一些“高科技”的誘惑下,簽署了一系列基本制造業承辦協議。那些按照復雜圖紙制造出來的精密而巨大的機器很快蠶食掉了地球300米深的土地和巖層,所有自然生態系統毀于一旦。山川、河流、雨林以及沙漠全部消失,外星人還未出動一兵一卒,地球早已在人類的破壞下面目全非。
                      這里的沙漠本是一片在防護罩保護下運轉的、有一個中型城市那么大的人造田野,那時無土栽培還未大面積普及,很多貧苦的農民就在這里耕種。所謂的外星高科技遠遠惠及不到他們,依然要一鋤頭一鋤頭拼命,任憑汗水在簡陋防護服里成股流下。
                      開戰不到一個月,所有珍貴的土壤都化成了沙海。
                      而現在,這是很好的保護:沙海的厚度足以讓機甲在其中潛行而不被無法勘測地下物體的敵艦發現。
                      機甲帶著我在其中緩慢而無規律地“游”著,流沙變成了視野里唯一的東西。
                      “行了,聽你的,我還沒下過這么痛快的指令,這鐵家伙可勁地亂竄呢?!?BR>  “弗蘭克,讓它竄一段時間吧。麻煩您了?!?BR>  “什么麻煩不麻煩的,聽指揮唄!不過話說回來,我活著的時候是不是見過你?挺臉熟的,難不成我還拉了個大官!”
                      “啊,怎么可能?我就是個大眾臉。第一次用機甲,麻煩您多指教了?!?BR>  “沒發現你還是個文縐縐的小伙子。不過我可不是活人,別這么客氣!”
                      “您別這么說,您也是為人類做出貢獻的偉大戰士……”
                      “唉,可千萬別提這個。我最遺憾的事,就是他娘的連外星人的影子還沒見到就升天了?,F在護著你們別死就算功德無量了。你小子可給我爭氣啊……”
                      我不知道弗蘭克生前長什么樣子,但是他渾厚而爽朗、略帶沙啞的嗓音讓我想起了在地下酒館里那些大口喝著霉蘑菇味燒酒的老兵,見到年輕人就哈哈笑著取樂,拿沾著機油的粗糙手掌沒輕沒重地拍打對方的肩膀。他們把死亡的恐懼藏在永無休止的說說笑笑里,把責任默默扛在肩上。
                      在他的保護下,我突然感覺很安心。
                      雖然我內心很清楚,再怎么人格化,弗蘭克也已經死了。這只不過是兩億死去的靈魂在人間的投影之一,跟曾經輸一個指令進行一步動作的DOS系統沒有本質上的不同。而艾麗婭連投影都沒有留下。
                      見我沒有說話,弗蘭克又接著說:“小子,我可是說真的。有的笨蛋和怕死的膽小鬼真的說服自己,死后還能在機甲里重生,都是扯淡。雖然好像軍方又在研制什么新型生化機器克隆人什么的,不過我覺得區別應該不大。我雖然已經死了,不過我跟你說,我還真不避諱這個話題。說實話,我還有感覺,一般人該有的感覺我都有,但就是不一樣?!?BR>  “不一樣?怎么不一樣?”我一下子來了興趣。戰前我一直在外交部工作,戰時又一直待在核心指揮部,對科技部研制出來的新發明了解不多,更沒和機甲管家面對面交流過。這個時候,好奇心很大一部分取代了悲傷。
                      “說是不一樣,其實也沒啥變化。就是你腦子里之前有啥現在就有啥,不會有啥新感覺。老子嘴笨,那些白大褂能給你一大堆官方解釋,什么突什么觸不能建立新聯系什么的……”
                      “您可以舉個例子?”這個奇怪的說法讓我更好奇了。
                      “還是文化人有辦法。我記得,死后第一次執行任務的時候,我跟那個機甲里的小伙子路過了我的墓碑?!?BR>  我的心里一股異樣的寒意升起,和想起艾麗婭的衣冠冢時的感覺別無二致。但是弗蘭克的聲音聽上去很平靜。
                      “我,我當時就像走在艾伯的墓前,感覺跟那時的一模一樣,我的悲傷就像是當時對艾伯的悲傷?!备ヌm克頓了頓,“艾伯是我的戰友。有一次偵查的時候,他飛起來幫我們班擋了外星佬的炮火。一道閃光,然后他跟他的機甲就只剩渣了。我才撿了一條活了不太久的老命。艾伯才是真正的英雄?!?BR>  我沒說話,那道閃光,也是擊中艾麗婭的動能武器。
                      “跟你這種新兵蛋子說這個干嗎,再給你舉個輕松點的例子,你有老婆吧?”
                      “有?!边@個話題對我來說一點都不輕松。
                      “你想你老婆時,她在你印象里會有變化,對吧?”
                      “當然會有變化?!?BR>  艾麗婭,艾麗婭,艾麗婭。精明能干卻又照顧著身邊人的女上司艾麗婭,因正直而遭到不公待遇也不改立場的外交官艾麗婭,勇敢帶領大家反抗強大外星力量的領頭人艾麗婭。我的愛人,我的妻子,我未出世孩子的母親。
                      她在我的心目中每時每刻都在微妙地變化著,隨著思念、隨著擔憂、隨著愛變化著。我永遠不能忘記她放下驕傲接受我的愛時的嬌羞、她在地下婚禮上無與倫比的美麗、她在那一日之前縮在我懷里央求我一定要活下去的淚水……
                      “但是你變成我這樣以后,你老婆在你腦子里就不會再有變化了,你再怎么想,也只能想起她之前在你腦子里的樣子?!?BR>  我的胃收緊了。那一日之后,艾麗婭在我的心里也不再有變化。
                      那一日是我永遠的傷痕。外星人要求談判,而作為領頭人之一又精通外星語言的她是不二人選。她只在我面前展現了內心的恐懼,但是,任憑我再怎么阻攔她也要去。這就是她,這就是艾麗婭。
                      事實證明,那不是談判,而是外星人對人類信心的一次無情打擊,證明了所有防護的無力。
                      懷有一個月身孕的艾麗婭一來到地面,就被無差別武器殺死,然后動能武器把一切化為灰燼。
                      我的世界黑了。
                      “艾麗婭……”回憶太殘酷,那些痛苦真真切切地再次襲來,我下意識地念出了愛人的名字。
                      “艾麗婭?你媳婦是艾麗婭·維特女士?”弗蘭克終于想起了什么,認出了我,“你是瑞恩·李?我的天哪,三領頭之一!失敬失敬!可是你怎么會……”
                      “我說過了,我有機密任務在身?!蔽冶M力控制著情緒,雖然艾麗婭去世后我一直做得不夠好。
                      “說實話,總指揮長帕克·布萊克犧牲以后,我們都以為你會接任他的職務,畢竟……不過這樣也可以理解,槍打出頭鳥嘛,總指揮長死亡率太高……”
                      “不,您誤會了,要是需要,我不會推辭。但是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蔽也幌朐儆懻撨@個,“您剛才說到哪了?接著說?!?BR>  “知道知道!你們高層總是有重要的事,我不打聽。其實知道你是瑞恩·李的時候,我的感受和之前接見三領頭人之首的布萊克先生的感受是一樣的。挺無聊的,是吧?遇到再新鮮的情況你也不會產生任何新的感受。而且學習能力也大打折扣,我能搞清楚什么情況下按啥按鈕,但是那些小年輕搗鼓的新奇玩意就是理解不了……所以軍隊總是需要新鮮的士兵大腦,我們都裝了一旦士兵陣亡立刻掃描傳輸大腦精細數據的程序,挺不吉利是吧?這個機甲怎么沒開?”
                      “沒關系,我……”在艾麗婭死后不論是茍且偷生還是以數據的形式活在機甲里對我都沒有任何意義了。不想顯得太頹廢,后半句我咽了下去。
                      “行了行了,不說了,轉悠了這么久也沒啥情況,咱到底要去哪?”
                      “好,速戰速決?!蔽野涯且蝗涨鞍悑I在我耳邊悄聲說出的坐標輸入了弗蘭克的系統。我能感到機甲漸漸靜止了,然后調轉了方向,像子彈一樣在沙海里向目標沖去。
                      我也不知道我會見到什么,但是當看到那個我對其圖紙很熟悉卻認定不可能存在的龐然大物時,還是不相信艾麗婭真把它造了出來。
                      藏在地底深處的,是一艘小型曲率飛船。
                      進船以后,我脫下機甲。里面的空氣清新宜人,甚至還有一株活生生的蘭花——她最喜歡的花。
                      艾麗婭的聲音響起來:
                      “親愛的瑞恩,當我死了以后,請帶著我的愛和地球文明逃到宇宙盡頭。
                          “我知道,開戰之前,我們的共識是光速飛船不能建,也不用建。不能建,是因為暗物質材料太少,夠加速卻不夠減速;不用建,是因為我們發現了恒星蟲洞的力量,以為進軍星辰大海的捷徑就在頭頂。
                      “可是,戰爭來了。人類有了亡族滅種的危機。請原諒我,瞞著你和帕克,私自動用三領頭的權力建了這艘飛船,把人類還保留著的所有文明成果的備份藏在里面。
                      “請你走吧,逃走吧,坐著這艘不能回頭的光速飛船,越過廣闊的時間和空間,逃到宇宙盡頭吧……”
                      艾麗婭,我怎么能離開你獨自逃跑。我跪了下來,淚水滴在了光潔的地板上。
                      “行了,別哭了,快按她說的做吧,這里畢竟還危險?!备ヌm克操縱著機甲,用與冰冷龐大的金屬外殼不相稱的輕柔把我拉起來,“老子這輩子還能坐回光速飛船,真是值了?!?BR>  為了地球文明和弗蘭克也要走。
                      我擦了把眼淚,穩定了一下情緒,走到操作臺前,開始啟動曲率引擎。
                      倒計時30秒。
                      突然,尖銳的警報聲響了起來,整個駕駛艙瞬間變成血紅色。
                      動能武器正在接近!
                      “還是被監視了,他娘的?!备ヌm克罵了一句,“小子,不能陪你坐飛船了。嗨,兩個大男人跑那么遠有啥好的,自己保重??!”
                      倒計時25秒。
                      “弗蘭克!”
                      我還沒來得及轉身,陪伴我一路的機甲——弗蘭克在交替閃爍的警燈之中奪門而出。我隱約聽到了他最后又說了句什么,好像是“艾伯”。
                      一秒之后,“嘭”的一聲巨響傳來,整個艦體劇烈地震動了起來,我失去平衡倒在地上。
                      還未來得及為弗蘭克悲傷,我就驚恐地發現,那株蘭花正在迅速地枯萎死亡!
                      無差別殺傷武器。
                      我趴在地上,胃又劇烈地抽搐起來。
                      倒計時10秒。
                      “對不起艾麗婭,”我絕望地想,“不能完成你的愿望了?!?BR>  ……
                      “報告總指揮長,飛船所在地上空出現敵艦!據觀測敵人已發動動能武器和無差別殺傷武器!”
                      “沒關系?!毙律先蔚目傊笓]長瑞恩微微一笑,“我相信他,或者說我相信我?!?BR>  屏幕上,一望無際的沙海上突然涌起一個巨大的鼓包,狂風很快吹走上層的沙粒,銀色船背露了出來。船首指向天空,傲然地反射著詭異的太陽光輝。但只是一瞬間,它立刻化成一道綠光消失了,那里只留下一個大洞,沙子像雨一樣紛紛回落到那已被曲率引擎熔化的底部,其中夾雜著機甲的碎片。
                      上空,兩艘敵艦徒勞無功地對著飛船消失的地方發射著動能武器。
                      瑞恩·李知道,飛船的駕駛艙里,植入他記憶人格的、可抗無差別殺傷武器的新型生化克隆人操縱著飛船,正在帶著人類文明的種子飛向宇宙盡頭。
                      艾麗婭,讓他帶著我們兩個人的愛與記憶遠走吧,我怎么可能舍得離開你身邊,離開你奮斗犧牲的地方。
                      在指揮艙外,一批又一批生化克隆人披掛好武裝,整裝待發,其中也有一個叫弗蘭克的。它們不再害怕無差別武器的襲擊,它們不是碳基生命。
                      “趁那兩艘敵艦還在那里徘徊,出發!”
                      人類的反擊,才剛剛開始。
                    上一篇:無盡列車 李健
                    下一篇:軀殼 靠尺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