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31114_321372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窮五代的幸福生活 墨小邪

                    2013-11-14 09:38:13

                         作為一個窮五代,我剛剛遭遇了一次失戀。那個和我曖昧了三年的女人發現我沒有《基因優化證》后頭也不回地離我而去。她是沒有回頭,不過轉頭之前順便給了我一巴掌——“沒優化證的男人也是男人,我呸!”
                      我琢磨著我又不是貓貓狗狗,難不成要隨身攜帶一個血統證明才能配種?
                      沒有優化證也不能怪我呀!一百多年前,也就是22世紀,優化系統剛開發的時候,我的祖先不過是個在大城市埋頭苦干的小白領,一百年的工資不吃不喝都供不起一套房子,更別提什么基因優化了。
                      再說了,我祖先那么務實的一個大好青年,怎么會把錢花在據說要在100年后才有效果的基因優化上。除了那些有錢沒地方花的人,那個年代的普通人誰有閑工夫去做個長達100天、貴達100萬的基因優化改造?雖然聽說有些國家是國家出資,全國人民大優化??稍蹅儑胰丝诨鶖荡蟀?,沒攤上那好事。
                      我郁悶地踢飛一個罐子,路邊的清掃機器人憤怒地轉過身來。我看見它身上貼著一張紙,上面寫著“老中醫專治基因未優化”。有沒有搞錯,這年頭,老中醫都改行看基因了。
                      雖然基因優化未見什么成效,但是做了基因優化的人都拿出高人一等的姿態。醫院為基因優化的人們開具了帶基因識別碼的《優化證》,差不多就是一個世界VIP證;再后來,為了保證最優秀的人管理社會,公務員和行政事業單位都只招優化人了;隨著時間的推移,大小公司都打出了優化人待遇從優的招牌,甚至某些名校的大門也只朝優化人敞開;總之,富人的子孫只要是優化人就生而高于窮人的子孫——工作好找,老婆也好找。窮二代三代四代,包括我這五代可就苦了。拼死拼活地到頭來不如人家投胎投得好,生下來就握個《優化證》。
                      有時候我就覺得,優化基因根本就是個陰謀。我怎么都不覺得那些優化了基因的家伙們比我們窮人家的子弟強。論相貌,也有用臉蛋謳歌月球表面的,更不缺乏長得鬼斧神工挑戰人類想象力的;論身高,也有一堆能直接去演小矮人的;論身體健康免疫能力,該生病時都生病,沒有一條漏網之魚。唯一不同的就是那本《優化證》啊。
                      唉,算了,誰叫咱祖先沒錢,一窮二白到現在呢。龍生龍,鳳生鳳。
                      我走在大街上,盡管失戀了,咱也得繼續工作,我的工作是上門為在虛擬世界中醉生夢死的男女老少們更換生命維持液。
                      路上的行人極少,在如今,還有空在現實生活中穿梭的人只有極富跟極窮兩種,前者是精英,分布在科研、管理等各種高端行業;后者是勞動力,僥幸工作還沒被機器人取代。我不幸屬于后者。
                      我抬頭看了一眼四周的房子,從上個世紀起,人類的房子就以大頭針式的“金針菇”居住艙為主。這樣的房子更有利于吸收風能跟太陽能。細細的“金針菇”菇身是上下通道跟各種管道,也有收集能源跟倉儲的作用。頂部像個球一般的“蘑菇頂”內便是居住場所。球體模仿地球自轉產生內部重力,一個球能容納好幾百人甚至幾千人居住。我走在住宅之間,就像穿行在一片“金針菇”森林中。
                      一個五大三粗的胖子正帶著個美妞在看風景,“??!夕陽無限好??!嗨,我說這位小兄弟,你看我跟我新女朋友配嗎?”他拿著一張生存點卡在我面前晃啊晃啊地說。
                      我誠懇地說:“呸!”
                      胖子立刻哈哈大笑道:“懂事!來,這五毛錢賞給你!”胖子轉頭飛揚了一下他為數不多但足夠桀驁不馴的額發對美女說,“不瞞你說,我可是第一代遺傳的優化人?!泵琅⒖绦Φ孟褚恢淮禾炖锏哪鸽u。
                      幾乎與此同時我的生存晶卡嘀地響了一聲。我心里感嘆,一代就是有錢啊。五毛錢能購買一袋最廉價的營養維持液了。
                      又見胖子從挎包里掏出個貨真價實的包子,獻寶似的捧到他女友面前,道:“吃吧,真正的包子。跟著我,保證你吃香的喝辣的?!?BR>  這個世界上,不是營養液的東西都貴得要命。據說包子曾經是小白領就可以當早餐吃的東西,如今一個真包子足足需要我半年的工資。祖先啊祖先,您怎么不給孩兒留倆包子?總之,大部分人都會選擇營養維持液,然后在虛擬世界中選擇各種味道過過癮。
                      想想,和祖先比起來,燭光晚餐不再會是磨損男生錢包的方式——因為已經沒幾個人能吃得起真貨。男人的雙腿也不再會被逛街的女人們折磨——因為所有的市場跟百貨公司超市都已經成為歷史名詞,如今的女人們全在虛擬世界逛街購物。
                      “真好吃,咯咯……”美女的話再次吸引我的注意力。
                      瞧那軟軟香香的大肉包子,我直吞口水。我這種屌絲只吃得起維持液,而且是最廉價的那種,而且還不能頓頓喝!因為一般人靠政府的分紅就能生活,啥事都不用干,在游戲里度日子就行。稍微緊緊褲帶甚至還能買上兩把好裝備。但我沒那福氣,我不是優化人,從出生到現在我連一個真實的東西都沒下肚過??粗桥颖е笕獍涌窨械哪?,我由衷地祝福她嘴巴再長大些,以方便下次吃包子。
                      我心想,等老子有錢了,就修個游泳池,專門用來裝包子。
                      維護營養液的工作其實很簡單,跟幾百年前的送牛奶工相似。走到在網上訂購了營養液的二胡家門口,防盜系統會給你進行瞳孔驗證,獲得主人批準后,我就可以將營養液的袋子更換掉,或者只是幫他們把吸管插入另一個袋子里。所有的過程,主人都可以通過監控器看見,但都不需要跟我見面。
                      據說,等優化基因的效果出來后,一瓶普通的營養液可以供普通人三天用。更加省錢省事。大家可以享受更美好的時光。
                      自從房子變得更像個獨立的星球后,人與人的交際也更少了。大部分的普通人都在家工作。人心本來就是孤獨的星球,可人是社會性動物,這樣一來,這個世界最熱鬧的地方就是虛擬世界。在虛擬世界里,人們熱情善良相互串門??墒窃诂F實社會中,他們的面孔就是冰冷的維持管的溫度。
                      我嘆了一口氣。最后一包維持液已經插好,我該回我的小家了。作為一個沒有優化證的人,我是沒有資格住“金針菇”的,我的家在地下,是一個個蜂窩般的膠囊。
                      我走在路上,看著天上的十二個月亮——這是為了多吸收能源制作的人造月亮。這十二個月亮在地面不斷裊娜變化的電子光霧的映襯下,很是美好。記得上個月我上虛擬世界的時候還看到一個大作家在歌頌這些月亮——盡管他根本沒親眼見過,但他是擁有第一代作家優化基因的權威作家。
                      “優化改變命運”,至理名言啊。其實我也想過存錢做優化,可是窮一代之后,雖然基因優化的醫療服務還在,但是地球資源日漸緊張,優化費用一代高過一代。最近聽說優化工程的二期工程也要啟動了,為了趕上這最后一班車,許多有點小錢的人都砸鍋賣鐵地要優化。優化價錢漲得比豬肉還快,據說今天早上的最新價是一億元,還不知道晚上會漲到多少。
                      突然,我眼前一亮。離我不遠處的一個原始電線桿的角落里寫著一行東西(別小看這根電線桿子,這可是頂呱呱的文物?。?。在電子霧的照射下,我定睛一看——“辦證138XXXXXXX?!?BR>  能看到這張告示的恐怕只有我這種人。
                      仿佛醍醐灌頂,我剎那間只覺得救世主降世觀音菩薩現身。我狠狠地給了自己一個嘴巴子——我怎么就沒想到呢?
                      記得曾經有人說過,“有人的地方就有辦證”的,“沒有辦不到的證,只是時機未到”。我的乖乖,據說人類移民火星的第二天,環形山就出現了耀眼的倆字——“辦證”,可謂照亮了宇宙、威震了八方。沒想到,這個綿延百年的職業仍有傳承。
                      我真傻,我就算不相信我自己也該相信辦證的啊。如果有了這證,一切問題不是都迎刃而解了嗎?
                      想到有了這證之后,未來可能會有的美好生活,我二話沒說,顫抖著雙手撥通了電話。這是一個沒有虛擬圖像的電話,很好,我也不想跟對方面對面。
                      “喂,辦證嗎?”一個粗獷而猥瑣的男聲響起,“現在辦證還包郵哦親!”
                      什么東西響了一下,憑直覺我推測是老板在把鼻屎擦在聽筒上。
                      “掌,掌門的。不對,掌柜的?!蔽壹拥谜Z無倫次,“《優化證》您能辦嗎?”
                      粗狂而猥瑣的男聲咳嗽了兩下,我聽到他噴吐痰液的聲音?!翱瓤?,哦呸!——《優化證》啊,好辦??!你交一萬元就行啊。小子,算你運氣好,我馬上就不辦《優化證》了,這不,還有最后一張基因識別卡?!?BR>  我頓時覺得一定是老天爺聽到了我內心的呼喊,終于決定給我的人生來個180°旋轉。這不就是命中注定嗎?一萬元,雖然貴了點,但是我辛苦打工這么多年,剛好能拿得出來。想到這,我更有一種宿命的感覺。
                      “這個……那個,辦得像嗎?不會被人查出來吧?”我小心翼翼地說。
                      “開什么玩笑!”男人憤怒的聲音,“你上網查查,我們家可是幾百年老鋪啊。絕無差評!我們很注重信譽的!你放心,我們這出的證書啊,放哪里都能刷,檔案里還能幫你把從祖宗優化基因到現代的資料做好。保證比真的還像真的?!?BR>  一聽到這,我頓時就安心了。
                      “那我的基因識別?”我開始詢問如何操作。
                      男人大大咧咧地說:“容易!你留下電話號碼,我待會把我們家的店鋪網址發給你。你上線后把你的基因識別碼以及相關資料給我發過來。大概明天我就能幫你全弄好。對了,你要不要套餐活動?”
                      我正沉浸在對新生活開始的憧憬中,一時沒反應過來??目陌桶偷貑枺骸笆病裁椿顒??”
                      粗獷的男人哈哈大笑,“優生證也有級別啊。第一代優生證一萬三,那是上等人的標志,我還能幫您掛上古瑞典皇家醫院的章,第二代第三代分別是一萬二,一萬一,第四代最便宜,一萬塊!但是你知道的,人和人之間,這等級差距是很大的。既然要搞,我建議你就一次性搞個好的,省得以后又麻煩?!?BR>  聽到這,我不由想起這些年受的苦。TND,不就是多本證嗎?居然都欺壓在我頭上,連那些四代五代都不曾給我好臉色看。想到這,積累多年的怨氣,似乎一下爆發了。我對著電話說:“一萬五!”
                      “什么?”老板以為自己聽錯了。
                      “是的,我出一萬五。我要一代證,而且醫院蓋章資料什么的,你都幫我弄成最高檔的!”我咬牙切齒地說,“順便把我祖宗十八代的資料全換了。另外給你500元辛苦費?!?BR>  “那我要三天時間?!眽褲h激動了,“您放心,保證是最好的!”
                      “行!把你的網址傳過來吧?!蔽野戳穗娫?。
                      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一萬五千五,這就是我這些年的全部積蓄了。但是為了我的未來,我子孫后代的未來,我拼了。
                      從此以后,我將不是窮五代,我的子孫也不會在窮六代窮七代的陰影里苦苦掙扎。
                      再次走進那些光怪陸離的電子燈霧里時,我發現我直起了脊梁。
                      三天之后。
                      我住的是膠囊旅館。這種膠囊旅館里住的基本上都是我這種窮五代。如果換到一百年前,我們就是傳說中的民工。哎,我家老祖先當年好歹還是個白領,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富的越富,窮的越窮。
                      這種膠囊旅館的費用很便宜,一個膠囊一天才一塊錢,或者說是五個生存點數。當然,如果你要上網的話,要額外收取一定的費用。
                      這兩天,我過得頗為窘迫,每天一包營養液維持生活。不為別的,就因為我把我的錢都拿去買《優化證》了。但是一想到熬完這三天我就有《優化證》了,我連營養液都吃出了傳說中的豬肉鵝肝的味。
                      為了節省經費,這兩天我沒敢開膠囊旅館里的電視電腦,怕超額。雖然沒看電視,但我感覺到最近一定是發生了什么事。因為回膠囊旅館的人開始變少了。幾乎一天減少一半。
                      “老馬,有沒有一千塊錢?”許久沒見面的窮五代兄弟張三突然心急火燎地出現在我面前。
                      “怎么了?要那么多錢干嗎?”我問,“娶媳婦了?”
                      張三擦擦鼻子上的汗珠,憨憨地笑著說:“哪有那么好的事,不過也快了!哈哈!”
                      “小子,找著女朋友了??!”我有點嫉妒地拍拍他肩膀,然后心里暗暗地想道,“去你娘的女朋友,等老子《優化證》到了,找的妞一定比你的好一萬倍?!?BR>  心里正暗自樂呢。一個快遞機器人拉著響鈴冒著黑煙沖了進來——這機器人真是的,我詛咒它今天就進冷凍回收站!“馬虎強先生,您的包裹,請簽收!”機器人用它特有的電子嗓嚷嚷。
                      “老馬你真有錢,都網上購物了呀!”張三羨慕地看著我。我心里樂,拍著他的肩頭道:“這算什么,我待會給你看看更好的。要有心理準備喲!”
                      我起身鉆出膠囊,去那冒黑煙的機器人肚子里取包裹。
                      我哼著小曲,走路都輕飄飄的。一想到張三待會吃驚的樣子,我心情好得跟剛出嫁的大齡女一樣。哈哈,我是否應該先給張三準備點急救藥呢?
                      “請簽收?!睓C器人大聲嚷嚷,噴了我一臉黑煙。它遞過來一個電子指紋板。我用拇指按了一下。機器人巨大的肚子里就滾出來一個紙盒子。
                      哦,我的心肝,哦,我的寶貝!
                      我樂滋滋地捧著包裹回了膠囊。
                      “我給你看好東西!幫我取下剪刀!”我興高采烈地說。
                      張三已經等得不耐煩了,一甩手道:“別鬧別鬧!老馬,快,借我一千塊!我怕來不及了!”
                      “什么事這么急,趕著投胎???”我翻了個大白眼。
                      “可不是趕著投胎嗎?哎呀,你不是還不知道吧?”張三看外星人似的看著我。
                      “什么?”我悠哉游哉地撕膠帶。
                      “不是吧!你不知道優化基因的二期工程已經要開始運行了嗎?政府福利,趕在二期啟動之前對沒優化的窮人進行大規模優化,只要一萬五,你就能優化。雖然藥劑純度不高,但是好歹有《優化證》??!”
                      這番話猶如晴天霹靂,讓我瞬間涼到了骨子里。一萬五,可以真正優化?還帶《優化證》!我一屁股跌坐到地上,“什么……”
                      “哎呀老馬!你真是的,你也不用這么高興吧??旖栉义X!我好不容易才搶到號碼牌。你不知道啊,據說這次普及后,地球上最多就只有十億分之一未優化的人了!咱窮了這么多輩子了,可不能做那十億分之一??!”張三抓著我的肩膀狠命搖。
                      我艱難地搖搖頭,木然地說:“我沒錢了……我也沒錢去做優化了?!?BR>  張三氣鼓鼓地跺了下腳,都沒工夫罵我耽誤他時間,直接沖出膠囊——我琢磨著他是趕去下一個借錢的地方。
                      我顫抖著打開包裹,一張帶芯片的證書靜靜地躺在那兒,活像一張諷刺的臉。
                      難怪那做假證的男人說只剩最后一張了,原來是以后大家都有優化證了。
                      白白失去一次優化的機會——或許是最后一次機會。我覺得自己像個白癡。
                      我在膠囊旅館里出神了良久。然后打開了電腦。原本坐在狹小的膠囊空間里的我,瞬間就進入了一個寬廣的空間。奢華的紅木真皮家具,柔軟而舒適,橡木地板閃閃發亮。這就是虛擬空間的好處,能輕松滿足你所有的欲望。我曾經還使用過故宮的金鑾殿作為我的登錄界面,但那個后來收費了。我接入時事訊息。新聞里正播放著政府為未優化的可憐老百姓做廉價快速優化的廣告。據說,這次優化的純度只有富人們標準劑量的萬分之一,但是可憐老百姓們不關心那個純度,他們關心的是《優化證》。
                      看著看著,我突然開心了。因為新聞上說,這次發行的《基因優化證》還是按老規矩,封殼大小均區別于以前發行的《優化證》。我懂,我就知道不可能社會大同。若是人人都一樣,你叫富五代們怎么去找優越感???這道理就跟辦公室老資格人員總得比新人牛一樣。
                      這么說來,即使沒做真正的優化,沒有拿到第五代的《優化證》也沒關系,因為我有第一代的“《優化證》”啊。這么算起來,我真是一點都不虧。
                      想到這,我釋然了。不就是個優化嗎?做不做都一樣,反正別人看不出來。關鍵是得有證。
                      “現在插播一條全球新聞,現在插播一條全球新聞?!碧摂M空間強制性跳出一個窗口,“根據聯合國的統計數字,截至今日北京時間22點22分,全球基因優化已經全面完成。與此同時,各國耗時百年的二期工程也均驗收合格。第132次聯合國大會研討決定,人類基因二期工程將于今晚零點啟動。據專家透露,這次的二次工程將會有如下特點:1.這次優化將在一個月內見效,這將是人類進化史上用時最短、效果最明顯的一次物種大進化;2.屆時,在我們體內養精蓄銳了100年的改造基因將快速改變我們的體格和智商。3.因為藥品純度、基因改造接受時間長短、個人體質等原因,這次改造每個人的效果并不一樣,但都會是一個質的飛越?!?BR>  我傻眼了。一個月內完成物種大進化?還是質的飛躍?
                      一陣涼意襲來。我終于明白要發生什么事了?;蚋脑斓恼嬲康氖谴龠M人類的進化,而這個進化從第一代科學家到現在已經綢繆了一百年。接下來的一個月,借助優化基因的力量,人類將飛速進化!這么說來,優化人將會變成“新人類”,而我將會變成“古人”?
                      電腦里的女聲還在呱呱叫:“下面我們將采訪一下某某科研院的某某專家,某專家您好,請問在這次激動人心的進化中,我們需要注意些什么嗎?”
                      “這次大進化將在一個月內完成。每個人都會感到自己這一分鐘和上一分鐘不一樣,建議大家在這段時間,適當鍛煉,保證營養,讓我們的基因美化效果最大程度地發揮出來?!睂<移ばθ獠恍Φ卣f。
                      “那么某某專家,您剛剛說美化,請問這次優化是不是有美容作用?”
                      “是的,這次工程會將人類基因中最美的因素調動起來。我們大量的科學研究表明,每個人腦海中都有最美的八張臉譜……”
                      專家說什么,我已經聽不清了。我覺得頭暈,我甚至覺得我在離這個世界遠去。我只知道,我這個窮五代再次被時代遺棄了。老天爺,我不過是想改變我的命運而已,難道就這么難嗎?
                      我忘了我是怎么從虛擬空間出來的。目光再次回到桌子上,那本金光閃閃的《基因優化證》兀自在燈光下閃著燦爛的光。該死的,我為什么要買這本假證呢?如果不買假證我是不是就可以去做優化了?哪怕純度低點。
                      這下完了。以前雖然是窮五代,但好歹是人;現在反而變人猿了。
                      接下來的幾天,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過的。我不想上班,不想吃飯。我渾渾噩噩地待在我的小膠囊里,每天醒著就是看電視。同時我也眼睜睜地看著膠囊旅館里的那些鄰居——接受了最后一批優化的鄰居在這幾天里開始驚人的改變,他們開始長高。我眼睜睜地看著他們由各種丑男,開始變成帥哥和帥中年。他們正在飛快進化成形態美好的生物。據說,長得最美的是富一代們留下的優化人,一百年基因的沉淀基礎不是開玩笑的,一個比一個完美。以前鑒別一個人是否是優化人需要看證件,如今則只需要看外貌。聽到大家對進化的描述,我聯想到了古代神話里的天神。難道那些天神也是優化人?
                      偶爾有新聞說,有人跳海有人上吊,不知道是不是進化太快引起的身體不適??晌抑?,那不是理由。那些死去的人都是沒有趕上最后一批優化的人。我感覺得到他們身上有和我一樣的味道——貧窮和絕望的味道。
                      當你發現你離好好活下去這個基本目標都越來越遠,你是不是也會索性結果了自己悲涼的生命?最好是趕在窮六代們出生之前。
                      我也想死,不過我不甘心。雖然不甘心,我又忍不住開始在千度上搜索各種死法。不知道為什么,我覺得上網的人開始變少,灰色的頭像越來越多。我覺得我似乎與這個世界有了隔膜。我發出無數的信息,大部分都石沉大海。我開始變得焦躁不安。
                      安眠死需要價格不菲的藥劑,割腕死需要繳納城市環保金……好吧,我決定選擇最省錢的方法——冷凍回收。
                      所謂冷凍回收就是把人體速凍起來,把簡歷填上。如果有人需要的話,就會被喚醒。因為不算真正意義上的死亡,所以費用很便宜。冷凍就冷凍吧。我相信也不會有什么人需要喚醒我。
                      于是,我撥打了冷凍回收的電話。來接我的居然是那個噠噠噠冒黑煙的郵遞機器人,看樣子,冷凍回收的待遇真是不好啊。
                      看了看我蝸居多年的小房間,我吸了一口氣,拿起了床上的《優化證》——好歹也讓我帶著個《優化證》去見老祖宗吧。哪怕是個假的。

                      好冷……
                      我睡了。
                      誰在搖我?
                      怎么變暖和了?
                      我緩緩睜開了眼,只看見冷凍室的門開了。我看見幾個穿白袍子的帥中年正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滿屋子轉來轉去?;蛟S我把句子換成“無頭的蒼蠅”會更合適些。因為這些人給我的感覺就是連路都走不好,不是撞著墻壁,就是磕到柜子角。這群人是腦袋都被門擠過,還是小腦不發達???我好奇地從我的“罐頭”里坐了起來,原本環繞我的速凍營養液現在已經變成了溫暖營養液。我看著他們,發現這群人都長得很相似,活像是克隆人。但我知道他們肯定不是克隆人——我在墻上的電子顯示屏上看到了他們的名字“工程師,某某,優化一代……”,難道優化人第二次進化完后都長得差不多?那也太沒意思了。我還看見顯示屏上顯示著日期和事件處理數目。11月份是100件,12月份是120件(嗯,我就是12月份申請冰凍的),1月份是2件,2月份是3件。奇怪,怎么變得這么少?
                      時間已經過了三個月,全世界的進化都已經完成了吧。
                      這些帥中年應該就是擁有優化一代基因的科研精英們??礃幼游液軜s幸地成為了高富帥們的實驗品。
                      正想著,我被一聲巨大的“嘭”吸引了過去——有人撞壞了一個速凍器,也就是罐頭。那個可憐的人還沒來得及正常解溫,就在空氣中抽搐著死掉了。阿彌陀佛,幸好撞的不是我。我同時也感嘆,優化人體格增強真不是蓋的啊,這么厚的玻璃也能撞碎。
                      他們到底在干嗎?我終于發現他們中的幾個試圖拿一個柜子里的玻璃器皿,可是動作極其不協調,另外幾個在手忙腳亂地對付控制儀——這么說來是控制儀壞了,所以我醒來了?
                      我從變溫暖的速凍營養液里爬出來。這群人反應很慢,似乎根本沒注意到我的異常。我靠近控制臺,原來是需要快速點擊,這幾個工作人員點不過來(奇怪,這不是他們的日常工作嗎?)。開什么玩笑,我可是玩連連看游戲的高手啊,再說這是關系到我舒適死亡的大問題。我說:“讓我來?!蔽規洑獾匾凰駶櫟念~發,順手將《優化證》放在桌上,輕而易舉地搞定了操作。
                      “好了,我去死了。你們慢聊?!蔽依^續鉆回營養液里。
                      沒想到一個帥中年卻一把抱住了我。我驚恐地掰開了他的手指——這大叔不是有不良嗜好吧?
                      “神一般的速度??!您是天才??!您留下來工作吧!”中年人熱淚直流。
                      我,我的速度很快嗎?平時玩游戲,能秒殺我的人也不是沒有啊,需要這么感動嗎?
                      突然間,我想到了一個可能性。
                      這次的大優化在短時間內讓身體做出巨大改變,而大腦沒有變化,所以大腦無法很好地控制身體!就跟長頸龍的大腦是一個道理!
                      甚至,大腦根本沒進化,反而退化了,進化的只有外形!
                      不管答案是什么,我這次醒來之后驚喜地發現,我成為了這世界上最聰明的人。更不可思議的是,因為優化模板只有八張臉,所以男人女人都長得極其相似,只有我成了這個世界的例外。作為例外,我的形象備受推崇,甚至有了專門以我的名字命名的妝容——馬臉妝。
                      由光子智腦控制的虛擬世界的訊息傳播十分驚人。在光腦的全方面報道下,我成了名人,三個月后,由于我杰出的大腦我成了政客,有關于我的流言也開始在民間傳播,原因就是我那本《優化證》被人發現了。當時我那錢真是沒白花啊,那個做假證的實在是太賣力了。
                      我的優化證上顯示著:祖祖祖父——愛因斯坦;祖祖祖母——七仙女;玉皇大帝是我的大表弟;我家族成員囊括幾乎所有諾貝爾獎得主,女性成員包括居里夫人和武則天(這倆人還是妯娌),奧林匹斯山上大部分居住者都跟我有十八代內的聯系,同時我和各大星球的神秘力量也有間接關系。我勒個去,這做假證的大叔怎么不改行寫小說呢?
                      最匪夷所思的是這種荒謬透頂的檔案,新一代的人類居然全盤接受了。他們的大腦讓他們不再樂于分析事物的因果邏輯關系,而更樂意盲從于八卦,也不善于辯駁。我相信,這是基因改造的初始者想為世界帶來永遠的和平而設定的。是的,如果全世界的人都盲從于現行的模式,不辯駁,和和順順,只關心娛樂與八卦,那么從某一個角度上來說,血腥和暴力的確會從世界上消失。這和有些宗教的作用倒是頗為相似,只不過一個需要長年累月的“虔誠”,一個只需要一個月。
                      有了撲朔迷離的“傳言”,我的身份更上了一個臺階。輿論表示:馬先生一定是基因優化的最成功模式。他的智力充分展示了人類的最高境界。我們感謝基因改造!
                      我換了房子,我新家的泳池就可以裝下八家最大的膠囊旅館。我有三個泳池,其中有一個泳池不裝水,當然也沒有裝狗不理大肉包子,是用來裝全國各地春心萌動的少女們寄給我的情書和實體禮物。我隨便說句話就會被我的追隨者們(包括那個拋棄我的前女友)當作《圣經》,每天報紙的頭條都有我的名言。如果我說:“我要放屁!”一群達官貴人的子孫們就馬上跪倒在地,齊聲稱頌“屁!屁!屁!”,而娛樂時報的當下流行也馬上會更改為“今天流行放屁!”。
                      半年后,我和世界上其他幾個“成功模式”順利會面,我們邊吃滿漢全席邊感嘆如今的幸福生活。最后,我們一致同意成立地球委員會,我們分別擔任東南西北中的委員長和政要。啟用一些臨時被改造的窮五代們進入政府部門,負責各個部門的工作,保護我們美好新世界的和平與穩定。
                      我走馬上任的當天,我站在話筒前,用顫抖的聲音激動地說:“我感謝我第一代祖先,感謝基因優化!我愛我的幸福生活!”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靠爹娘不如靠自己!”我內心說,“窮五代的生活萬歲!”

                    上一篇:天一星 王晉康
                    下一篇:鄉關何處 暗號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