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31114_321373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天一星 王晉康

                    2013-11-14 09:48:58

                          “范小姐,這就是你說的那個藏著宇宙至寶的行星?”船長哈倫特俯視著飛船下的星球,懷疑地問。舷窗內嵌著一顆千里冰封的荒涼星球,遠處一顆老年白矮星有氣無力地照耀著它。
                      “不會錯的,就是它,方位和形態都符合?!庇钪婵脊艑W家范天怡滿臉光輝。
                      哈倫特看看身旁的大副肯塞,鼻子里哼了一聲,“范小姐最好能兌現你的諾言——讓我的‘冥王’號載著滿滿一船黃金返回太陽系?!?BR>  “我當時說的是‘一船珍寶’,并沒有專指黃金?!碧焘ξ卣f。
                      “行啊,鉆石也行啊,但最好不要出現另一種結果。我們都是紳士,對女人下不了那個手。再說,相處五年,難免有了感情,說不定你主動往飛船外面跳的時候,我們還得去拉你?!?BR>  肯塞鬼笑著加了一句:“沒錯,船長肯定第一個去拉?!?BR>  “那就提前謝謝你的救命之恩啦?!狈短焘倚χ熳〈L的胳臂。
                      五年前,范心怡說服這艘超光速飛船前往銀河系邊緣探險時,開玩笑地說過,“我以生命擔保,讓‘冥王’號滿載一船無價珍寶返回,否則我主動‘走跳板’注?!碑斎?,哈倫特最終同意參加這場豪賭,絕非因為范小姐的發誓,也不是因為她的漂亮臉蛋兒,而是因為一個古老的傳說。
                      這個傳說流傳于銀心附近一些古老的土著民族。據說,在很久很久以前,也許是幾億年前,也許是幾十億年前,銀河系曾興起過一個神奇的種族。他們以幾萬年的短暫時間脫去凡胎肉身,成了握有無比神力的神族,足跡曾遍布整個銀河系。然后他們因“神的召喚”而一朝飛升,在銀河系里銷聲匿跡。消失前,他們在一顆荒僻的行星上留下了“宇宙的至寶”,并留下一個家族看守它,一直守護到今天。這件至寶是神族特意留給銀河系新生種族的,但只有福緣深厚者才能見到它。這個傳說縹緲如夢,也含混不清,(比如,傳說中的“幾億年”是指哪種行星年?究竟有多長?)但它流傳得太久遠,成了銀河聯邦每個尋寶人縈繞心懷的夢。
                      而考古學家范天怡的游說正是聰明地激活了這個古老的夢,所以才能“一騙而中”(哈倫特調侃她的話)。
                      現在,經過了五年艱難的搜索,已經看到希望了,這讓船員們的情緒陡然高漲。降落之前,“冥王”號先以近地軌道巡視這顆白色星球。這是個富水星球,但都以冰川的形式存在,沒有發現液態水,也沒有生命的跡象。忽然肯塞喊:“看!綠色植物!”
                      果然,地平線處出現一片綠色,是位于赤道冰川上的一個綠島。飛船上的生命探測儀也發出了強烈的信號。飛船臨近了,發現這個綠島與周圍的冰川界限分明,區域內是絕對的綠色,而區域外是絕對的白色冰原,這不大符合一般植物的分布規律,有點古怪。范天怡興奮地說:“哈倫特,藏寶地就在這兒了,降落吧!”
                      哈倫特、范天怡和兩個船員駕著星球越野車繞綠島巡視。組成綠島的是一種奇怪的植物,沒有葉子,綠色藤條顯然替代了葉子的光合作用。密密麻麻的藤條向下穿過冰川,深扎在巖石里。在地面之上則互相糾結,結成一片密不透風的網。它渾然一體,多少類似于地球上由單株榕樹組成的“榕樹島”。綠島方圓大約有300平方千米,即半徑約10千米。越野車轉了一圈,沒有發現可以進入林中的任何縫隙。哈倫特停下車,派尤素夫和布加喬夫設法開路。范天怡遠遠看見兩人抽出佩刀打算砍藤條,立即大聲制止:“不要砍!”
                      在她的急切呼喊下,兩人生生地收住刀勢。這時奇怪的事情發生了:恰恰以兩人準備劈砍的部位為中心,綠色藤網泛起一波漣漪,它微微顫動著,在綠色的“湖面”上向遠處蕩去,漸漸消失。它一定是蕩到了綠島對面的邊界,因為不久后一個回波又蕩了回來,在起源地匯合并消失。范天怡雙手合什,輕聲說:“你們看,它們是有多莽撞?!庇人胤蚝筒技訂谭蛴樣樀卮饝?。
                      哈倫特忽然指著地下問:“這是什么?”
                      原來,在綠島圓周處,萬年寒冰的下面,立著一根圓形的石柱。石柱上端離冰面不是太遠,拂去冰面上的雪粒,能看清石柱端面上刻著兩行符號,很像是文字。再向四周尋找,原來每隔10米左右就有一根石柱!因為有雪粒掩蓋,剛才在越野車上沒有發現它們。四人重新上車,繞綠島轉了一圈,發現它們把綠島整個包圍了。算下來,60多千米的綠島圓周上,這種石柱應該有6 000多根?!笆悄贡??”范天怡喃喃地說。但似乎不是,因為仔細觀察發現,每一根石柱端面的銘文顯然都是完全不同的文字。當然也可以解釋說,碑文是按每個死者母族的文字而書寫的,但6 000多死者中沒有哪怕一對是相同族籍,這肯定不可信。他們繞著綠島圓周仔細尋找和察看,忽然范天怡指著一根石柱驚呼:“中國文字!”
                      那根石柱端面上果然刻著一行象形文字,文字曲里拐彎。哈倫特的第一反應是懷疑——如果在一個荒遠的星球上出現地球文字,應該是世界文吧,至少應是早期地球最通用的英文。范天怡猜到了他的疑問,簡單解釋說:“是中國古老的甲骨文。綠島主人一定是早在數千年前到過地球,那時英文還沒有誕生呢。啊,我猜到了,各根石柱上的銘文一定是用銀河系各文明種族的語言書寫的,以便讓各星球的來訪者都能找到自己的文字。但各種文字書寫的應該是同一句話,是對探訪者的問候或導游。對,既有甲骨文,肯定應有蘇美爾人的楔形文,那是地球上最古老的文字,比甲骨文古老得多。哈倫特,你去找找!”
                      哈倫特帶著兩個船員去尋找,范天怡則努力辨識著這段銘文。漢語的確是最簡練的語言,該銘文的長度是各銘文中最短的。它們應該屬于早期甲骨文,非常難識讀,范天怡憑著自己的考古學造詣,半讀半猜地認出來了。這行字的意思大概是:
                      請告吾族,吾等盡責矣。
                      這段平易的話讓范天怡心潮激蕩。哈倫特返回時,見范天怡俯首合什,對著綠島默默祈禱,宇航頭盔中,她的眼中盈盈含淚。她的目光蒼涼而感傷。哈倫特體貼地陪她沉默一會兒,輕聲說:“楔形文字確實找到了,可惜不能識讀?!狈短焘f:“我也不能識讀。拍下它,交給飛船主電腦翻譯吧。但我估計它的意思同這兒應該是一樣的。哈倫特,這是那個守寶家族的誓言,正像當年斯巴達人留在溫泉關石碑上的誓言一樣?!?BR>  三個人都問:“什么意思?”
                      范天怡把它翻譯成現代語言:“請來此地者轉告我的母族,我們盡到了自己的責任?!彼n涼地嘆息道,“哈倫特啊,不用懷疑了,這兒就是藏寶地,而咱們眼前這片互相糾纏的綠色藤條,很可能就是守寶人家族,他們沒有死,還活著?!?BR>  “他們是植物種族?”哈倫特震驚地問,兩個船員也很吃驚。
                      “我不能確知,但很有可能。也許那個神奇種族本身就是植物種族或動植物合體的種族;也許是在漫長的守寶過程中對自己進行了基因改造,以便在惡劣的環境中只依賴陽光而生存下去?!?BR>  哈倫特和兩個船員都不敢置信。但就在這時,眼前的藤網忽然起了強烈的騷動。它們在做著一致的變形,不久在一個圓圓的洞口出現了,而且向藤網內無限延伸。范天怡興奮異常,“他們聽懂了!他們已經知道咱們讀懂了石柱上的告白。這是在邀請咱們進去呢?!钡珗A洞太小,穿著宇航服是進不去的。范天怡想了想,忽然摘下頭盔,試著呼吸一次,驚喜地說:“綠島附近是有氧環境!溫度也在零度之上。哈倫特,你幫我脫下宇航服?!?BR>  雖然心有疑慮,哈倫特還是照辦了。四人都脫下了宇航服,試了試,大氣果然可以呼吸,氣溫也不是太低。范天怡迫不及待地往洞中鉆,哈倫特一把拽住她,把她推到身后,自己去打頭陣。范天怡雖然不大情愿,但無奈地認可了這個男人的好意。這是藤條編織成的甬道,甬道頂有微弱的透光,爬起來并不困難。隨后圓洞越來越大,最后下面變成了巖石路面,走起來更容易了。大約10千米后,前面露出一抹明亮的綠光,綠光越來越強,直到照徹四周。他們發現已經來到一個穹窿形的石洞之內,綠光是由洞頂的一盞燈發出的。不,那不是一盞燈,而是一個“光蛋”,它飄浮在半空中,邊緣是無定形的,微微脈動著。
                      這就是那個“宇宙間的至寶”?哈倫特走入光蛋的光芒內,覺得萬千光點打在腦海中。他直覺到這是對方在試圖進行思維交流,可惜他完全不懂?;仡^看看范天怡,此刻她已經進入禪定狀態。她同樣感到密密麻麻的光點打在腦海中,覺得這些光點是在努力拼出什么。終于,范天怡認出來,那是在重復剛才她看到的碑文:請……告……吾……族……
                      范天怡讀懂了,興奮地在意識中接續上:“請告吾族,吾等盡責矣!”
                      隨著她的“思維調諧”,一個巨大的天幕在她腦海中嘩然打開,無窮無盡的漢字信息流在天幕上流淌。在過于兇猛的刺激下,范天怡一時幾乎休克。對方像是明白了她無法接受如此高速的信息傳遞,開始讓信息流變緩,直到她能夠接納和讀懂。她也讓自己的思維運轉到最高速度,努力辨識著,交流著,記憶著,有時也詢問著。下意識中她盤腿坐下,閉著雙眼,雙手疊放在丹田處,口中喃喃有聲。這個過程持續了一個小時,也許兩個小時。哈倫特和兩個船員也都屏神靜氣,盤腿坐在她的周圍,耐心地等待著,不去打擾她。
                      很長時間之后,范天怡結束了同對方的第一輪思維交流,輕輕地長呼一口氣,緩緩睜開眼睛,臉上光彩流動,“哈倫特,尤素夫,布加喬夫,知道這個光蛋是什么嗎?”她喜悅地說,“它確實是那個神奇種族留下的至寶!”她頓了一下,亮出謎底,“它是一幢圖書館,銀河系最大的,館中蘊藏著那個頂級文明所有的知識!”
                      “圖書館?”三個男人都疑惑地脫口問道。的確,這個光彩游動的光蛋和他們心目中的圖書館大不一樣。而且,這么一個小小的光蛋,說它蘊藏著一個頂級文明的全部知識,似乎也有點過。范天怡猜出他們的心理,扼要地解釋:“科技發展過程中,信息存儲密度常常呈階躍態的跨越。像剛才我們看到的甲骨文,其信息存儲點的直徑大致是厘米級的;到了地球的科技第一次暴漲時代,即21世紀,在幾十年中把它縮小到納米級(10-9米)。21世紀的一塊磁盤足可容納甲骨文時代地球文明的全部成果;到了我們所處的51世紀,信息存儲點直徑又縮小到皮米級(10-12米)甚至飛米級(10-15米)。我們時代的一件量子存儲器,同樣足以存儲21世紀地球文明的全部成果——要知道,21世紀的信息量已經是浩如煙海了。而在這兒,”她虔誠地指指半空中懸浮的光蛋,“存儲點直徑已經縮小到普朗克尺度。所以,一個光蛋足能儲存一個頂級文明的全部信息?!?BR>  “那么,這些綠色的藤條……”哈倫特問。
                      “剛才我沒猜錯,他們確實是神族留下的守寶家族。神族是像地球人一樣的動物種族。但是,他們為了圖書館能夠長存,決定把它建在最荒僻的星球上;守寶人為了能在不毛之地長久生存,毅然對自己進行基因改造,增加了植物的光合功能,放慢了生命節律。他們仍舊是有意識的,只不過是一種集體意識;而且身體的反應速度相對緩慢,只能達到植物級別的反應?!彼肓讼?,補充說,“我與光蛋只進行了極初步的交流,很多脈絡還理不清。比如,我還不知道這些‘植物人’是如何進行星際航行的。按邏輯推斷,既然他們掌握楔形文和甲骨文的知識,說明六七千年前肯定到過地球,因為這些知識較晚,不會是母族留下的,那時神族早從銀河系消失了?!?BR>  三個男人不由環視著周圍的綠色藤條,臉上浮出憐憫的神色,哈倫特喃喃地說:“是這樣啊……把自身改造成類植物,放慢生命節律,放棄個體意識……幾億年的漫長守護……值得嗎?”
                      范天怡看看他們,沉默良久后才說:“值得。其實在地球上也有類似的人。至少在中國就有這么一個家族,世世代代守護著一個私家藏書樓,把它看成家族的圣物,或者說士大夫精神的象征。歷經戰亂饑饉、世態炎涼、道德淪喪、社會滄桑巨變,一直堅持到今天。他們的守護沒有任何獲利而只有犧牲,是普通人很難理解的,即使理解者也難以堅持。但有一種叫做‘責任’或‘榮譽’的東西在這個家族代代相傳,造就了4 000年的堅守?!?BR>  她說得很動情。哈倫特看看她,沒有再說話。
                        他們撤出了綠島。船員們都來了,團團圍住四人,聽他們講有關“宇宙至寶”的傳奇。無庸諱言,當他們得知辛苦尋找的“至寶”原來只是一個圖書館,不少船員顯得失落。一家銀河系級別的圖書館當然應該是寶貝,但對于普通船員來說,畢竟和金銀珍寶還有距離。范天怡冰雪聰明,知道船員們的情緒流向,笑著說:“伙伴們,還記得我游說你們參加探險時,我許下的諾言嗎?”
                      船員們的響應不大熱烈。有幾個人勉強點頭說:“記得?!?BR>  “剛才我與那枚光蛋進行了第一輪交談。按說,初次交談,是羞于問起帶銅臭味的問題的。但為了在我的哥們兒面前說話算話,我還是厚著臉皮問了?!贝瑔T們已經猜到了她下面的話,人群中有了輕微的騷動?!八月?,現在我已經敢說,你們肯定能帶著一船黃金或鉆石回家了?!贝瑔T們亢奮起來,目光急迫地看著她,范天怡笑嘻嘻地亮出謎底,“我已經要到一顆黃金星球和一顆鉆石星球的準確坐標,都在距地球500光年之內,是咱們‘冥王’號三四十年的航程。還有一則消息你們肯定更樂意聽:那兩顆星球曾是神族的采礦場,建有永久性的專用運輸蟲洞,雖然荒廢億年,至今應該仍可使用?!ね酢柸绻业竭@條通道,可以在七八年內就完成往返?!?BR>  船員們爆起一片狂熱的歡呼。尤素夫吆喝一聲,指揮大家把范天怡抬起來往空中拋。這兒的重力略小于地球,所以范被拋得很高。她咯咯笑著,嬌喘吁吁。拋了幾十次后,哈倫特船長才制止住亢奮的眾人。他笑著宣布:“按照銀河探險公約,探險船的船長有權對首次發現的星球命名,我現在就宣布對這顆處女星球的命名:天一星?!彼纯创瑔T,看看滿面酡顏的女士,解釋說,“你們是否認為這是‘天怡’的諧音?不,猜錯了,它是緣于一個古老的名字。天怡小姐,你應該知道我的意思吧。我已經想起你剛才說的那件史實:在中國,有一個范氏家族世世代代守護著一個藏書樓,它的名字叫‘天一閣’。我貿然猜想,也許范天怡小姐就是這個家族的直系后裔。我沒猜錯吧?!?BR>  范天怡沒有直接承認,但滿臉光輝地說:“謝謝你的命名,我的船長。為了感謝,我愿獻上我的初吻?!彼龘ё」愄氐牟弊?,深深地吻了他。眾人一片叫好聲。
                      “范,藏寶地已經找到了,你下一步作何打算?”
                      “我想效法中國的唐僧,用十年八年時間粗粗讀懂這兒的經書,再考慮向太陽系各行星譯介。你們只管去取寶好了,不必等我,給我留下點生活必需品就行。這兒是有氧環境,有合適的氣溫,說不定我連食品都不用,學學守寶人的本領,曬曬太陽就能生存了?!彼χf,又揮手指指四周,“何況我還有這么多的同伴。眼下我只能同‘死’的圖書館交流,但我相信會很快找到同‘活人’交流的辦法,會有一大群朋友伴著我聊天,我不會寂寞的?!?BR>  綠色的“湖面”上同步泛起漣漪。那一定是守寶人喜悅的回應。
                      哈倫特略微思索,斷然說:“那好!肯塞,我任命你為‘冥王’號的新船長?!笨先泽@地瞪著船長,哈倫特自顧說下去,“你按范提供的坐標和高速通道,去弄一船黃金鉆石回來,給大伙兒分分——別忘了我和范的兩份兒。至于我,將陪著心怡·范留在這兒。要知道,在一般有關‘蠻荒星球’和‘漂亮公主’的史詩電影中,公主都有一位騎士伴隨的,我不能讓范孤單一人,多沒面子。你們返航時,拐到這兒接上我們倆就行——也許我倆之外會多出來一群崽崽囡囡,一個個精通神族的語言文字,讓他們的笨老爸望塵莫及。我這個安排可以不,我的女主人?”
                      他問范天怡。那位女士沒有直接回答,只是笑著,挽住男人的脖頸,踮著腳再次送上一個香吻。
                      綠色“湖面”上也再次泛起喜悅的漣漪,比以往的漣漪更強勁,可以說是在婆娑起舞了。

                    上一篇:普羅米修斯之死 李伍薰
                    下一篇:窮五代的幸福生活 墨小邪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