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31230_321381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遺失的邊界 七老

                    2013-12-30 14:31:30
                          屋子里沒有開燈,清冷的光線從狹窄的窗縫中射進來,照在杰克的臉上,他的臉色鐵青,憂郁的面孔有些扭曲,他知道這是一件棘手的事情,可又有什么好辦法呢?一位白發蒼蒼的老人正站在他的對面。老人從口袋里取出一個小木盒遞給他,盒子很精致,只有手掌大小,帶著綠色的花紋,盒子的正面刻著一長串奇怪的文字,杰克一愣,盒子上面的文字有些熟悉,卻又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見過?!?/div>
                      “這……這是什么?”杰克遲疑了一下,問道,“難道……難道我們真的要尋找那條丟失的邊界嗎?我們都會……都會被流放的?!薄  ?/div>
                      老人沒有回答,只是慈祥地注視著手中的木盒。那是一個古老的傳說,一個人類自己的傳說,在那個時候地球還是人類的地球,人類主宰著一切,他們擁有高度的文明,只是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人們開始彼此厭煩對方,開始不斷地發動戰爭,互相殺戮,摧毀著一切由人類自己創造的文明。直到有一天,人們忽然發現世界變得安靜了起來,沒有了戰爭和毀滅,人們過上了幸福富足的生活,而過去的一切都仿佛夢境般消失了,不留一絲痕跡,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么,只有一個人悄悄地把這個木盒藏了起來。
                      杰克猶豫了片刻,還是打開了木盒,在這個星球上沒有人能抵擋得了那個木盒的誘惑,兩枚古老的銅芯片整齊地碼放在里面,似乎還散發著淡淡的氣味,它們是古人類最高文明的標志,“怎么會有兩枚芯片?傳說中不是只有一枚芯片嗎?”杰克疑惑地問道?! ?/div>
                      “不,杰克,盒子里有兩枚芯片,一枚通往死亡監獄,一枚通往‘過去’真實的世界,這是芯片設計者為自己留下的兩個入口,那是兩個不受任何人控制的區域,傳說人們一旦進入那里,就再也無法回來了,所以人人都想得到它,卻從沒有人敢使用它們?!崩先擞挠牡卣f道,他從不相信阿塔法是真實存在的,也許這里只不過是超級計算機虛擬出的一個場景,只是他還沒有找到足夠的證據罷了。在這里人們雖然過著衣食無憂的日子,卻總感到不安和失落,這里沒有國家,沒有軍隊,沒有貧窮也沒有饑餓,可這些并沒有讓人們滿足,反倒是更加讓他們懷念那個傳說中的狂野的地球,更想找回那迷一般的過去。
                      死亡監獄,在阿塔法沒有人不知道,那是傳說中關押最邪惡叛亂者的地方,那個地方寒冷、骯臟,沒有秩序,處處充滿了殺戮和仇恨,甚至連機器人都不敢輕易進入那里,所有的人都對那里充滿了敬畏和好奇?!    皞髡f通往‘過去世界’的大門就在那座監獄里,只要找到它,就能進入到‘過去’,我們就能找到真實的世界,哪怕只是看一眼……”老人表情凝重地沉思起來,解開人類歷史丟失的謎團,已成了他的心結,杰克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這是一種古老的聲波電感能量芯片,使用者只要把芯片貼在皮膚上,就可以通過聲波或是光波的形式接收到波形信號和能量,芯片會把這些信號再轉換成神經電能傳入到人的大腦神經中,使用者就像是一部古老的電腦用無線路由器接入到了網絡中,不同的是它可以把人的思維與虛擬世界直接鏈接并從傳輸波中獲得能量,接入者就像一個獨立的能量體,可以在某個特定的虛擬空間中復活。  
                      “我不相信我們是生活在一個假象中?!苯芸斯虉痰卮_信自己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實的,根本不存在什么另一個“過去”的世界,而那些關于地球的傳說,只不過是哪個無聊的人杜撰出來的?!叭绻业男盘栒娴谋蛔钄嘣谀抢?,那就請你拔掉我的芯片,讓我留在那里?!苯芸说匦α诵φf道,他那大膽而又瘋狂的天性注定他不能像一個普通人那樣墨守成規,越是危險的事情,對他來說越具有吸引力,杰克決定試一試?!  ?/div>
                      芯片很快接入到了杰克的神經系統中,古老的數據被一條條復制了下來,奇怪的坐標一個個被點亮,那是一條從沒有人走過的路,神經能量接口啟動了芯片,這是一個危險的旅程,當一個未經授權的芯片接入到神經網絡中時,任何一個來自目的地的關閉信號,都可能會終止它的工作,燒毀芯片,而連接神經系統的觸角將會斷裂,接入芯片的人便會像計算機病毒一樣被隔離在系統中,無法恢復意志,也無法從網絡中獲得生物電流來補充能量,直到整個個體因能量枯竭而終結?!  ? 
                          另一個世界會是什么樣子呢?芯片植入的疼痛感,更加激起了杰克的好奇心,那種向往而又恐懼的感覺縈繞在他的心頭,沒有人知道是誰制造了這兩枚芯片,也更不會有人知道他留下這些芯片的意圖,也許只是為了給后人們留下一個紀念罷了。
                      很快芯片被啟動了起來,一陣劇痛后,一個陌生的信號接了進來,杰克慢慢睜開眼睛,周圍熟悉的街道,忽然變得暗淡了下來,街上的行人變得模糊不清,閃動著若有若無的光影,仿佛是一部老式放映機在斷斷續續地播放影像。
                          “見鬼,圖像系統似乎有點問題?!苯芸苏{整了調整平衡,揉了揉眼睛,可是沒有一點起色,“怎么會這樣?”杰克有些納悶,“難道是芯片太古老?接入的數據不全……”他自己安慰著自己,決定按照接入的坐標前進。
                          “死亡監獄會是什么樣子呢?怎么會被用來關押叛亂者,難道有人感覺這個世界還不夠完美嗎?”杰克費解地自言自語道,“也許那里有更大的吸引力,誰知道呢?也許大家都瘋了?!?/div>
                          街上的行人越來越少了,他沿著一條筆直的公路走了下去,街道兩旁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突然空無一物,到處是漆黑一片,所有的房子都消失不見了,只有這條馬路清晰可見。
                      遠遠的一座大門憑空出現在馬路的盡頭,那是扇巨大冰冷的鐵門,門的后面就是杰克要去的地方,至于那里到底有什么,現在沒有人能說清楚,杰克深深吸了口氣,向大門走去,仿佛整個世界只有他一個人。杰克沒有猶豫,用力推了推大門,吱的一聲,大門打開了,門的后面是一條傾斜的隧道,越向里走,光線越暗,一陣陣冷風從洞底吹來。
                      杰克沿著小路走了下去,隧道里又濕又滑,拐過幾道彎,兩扇緊閉的小門出現在了面前,一道白色的門,一道黑色的門,該走哪一邊呢?杰克沒有了主意,阿塔法的長老從沒有告訴他會有兩條路,或許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這里的一切。杰克扭動了白色鐵門的把手,咔嗒一聲,門竟然動了,一道亮光從門縫里透了出來,鐵門并不重,杰克輕輕地推開了大門,一道柔和的白光照在了他的臉上,還沒等他看清楚,只覺腳下一沉,心中大叫一聲不好,還沒等他回過身來,整個人便墜了下去。杰克只覺得耳邊風聲呼呼,不知道什么東西胡亂地砸在臉上,不一會就失去了知覺。
                      白色的鐵門慢慢地閉合了起來,仿佛剛剛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喂,醒醒?!苯芸穗[隱約約聽到好像有人在叫他,慢慢地睜開了眼睛,頓時被眼前的情景嚇了一跳,一群彪形大漢站在他的周圍,正虎視眈眈地盯著他,每個人手里都拿著一個十分復雜而又貌似非常強大的步槍,“站起來,你這個該死的密探,站起來?!编桃宦晲烅?,杰克只覺得腰眼上一陣劇痛,險些又暈了過去。
                      兩個大漢走了過來,一邊一個架起杰克轉身就走,他這時才看清楚周圍的情景,一條泥濘的大路上留著殘雪,道路兩旁停滿了巨型坦克,每一輛戰車足有一座小山那么大,車上站滿了表情兇惡的家伙,此刻他們正幸災樂禍地盯著杰克。走了沒多久,杰克被帶到了一個大房子旁,房子外重兵把守,不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
                          “進去吧,叛徒,奸細,讓人討厭的家伙?!苯芸吮恢刂氐厝舆M了屋子,摔倒在地上,兩只耳朵嗡嗡作響,他不明白這些人為什么叫自己叛徒和奸細,他只記得自己似乎是第一次到這里來。關押囚犯的房間不大,除了他里面還躺著兩個人,不,準確點說是躺著兩個機器人,兩個骨瘦如柴的機器人。
                          “你好,地球人?!逼渲幸粋€沙啞地說道。
                          “你們好,很高興認識你們,外面的家伙們看起來不太友好?!苯芸诵⌒囊硪淼匦α诵?,轉身打量了一下這狹小的房間。
                      “你會習慣的,外面的家伙都是些魯莽的混蛋,他們休想從這里出去?!绷硪粋€機器人說道。杰克點了點頭,不再答話,他還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想和這些囚徒毫無意義地聊天。
                      忽然屋子外面傳來了巨大的轟鳴聲,嘭嘭咚咚的聲音像是幾百輛拖拉機同時開了過來,地板也跟篩子般抖動起來,巨大的聲響震得人耳朵發麻,杰克踮著腳尖向窗外望去,只見一長串巨型坦克車冒著黑煙開了過來,像一列移動的小山,車上張牙舞爪的彪形大漢們紅著臉大吼著什么。
                      “時間到了,你們的部隊又出發了?!币粋€機器人說道,“你會習慣這完美的噪音的?!苯芸瞬唤獾貑柕溃骸俺霭l?這些部隊要到哪里去?”“去打仗,去攻打離開死亡監獄的大門,每天這個時候都會發動攻擊?!绷硪粋€機器人無精打采地說道。
                      杰克嚇了一跳,他只知道這里是關押叛亂者的地方,卻從來不知道這些叛軍居然有這么強大的武器,而且更讓人頭疼的是,他們居然每天都會發動攻擊,如此強大的部隊,發動起進攻來,那場面一定驚天動地,不對?杰克突然疑惑起來,問道:“每天都發動攻擊?那么就是說還有一支比他們更強大的部隊在和他們作戰了?”
                      機器人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你到底是從哪里來的?不過不用著急,你一會兒就會看到激戰了,保證你終生難忘,哈哈哈?!苯芸艘哺笮α似饋?,他可不想讓自己看上去傻乎乎的什么也不知道,雖然自己腦袋里越發地糊涂起來,不知道這場激戰到底會怎樣終身難忘。
                      果然不大一會,“巨型小山”們停了下來,排列在不遠處的山坡上,看架勢是要發動攻擊了,可杰克看了看周圍,除了山就是山,哪里有什么“敵人”,難道這些家伙都瘋了,要和空氣打仗不成?
                      一個骨瘦如柴的機器人走到窗前,看了看說道:“從現在的能量看,大概只能維持1分鐘的攻擊,我們檢測到的聲波電感能量還在下降,情況似乎越來越糟,不知道阿塔法……”機器人還沒有說完,就猛地聽到一陣陣劇烈的爆炸聲,把杰克嚇了一跳,只見無數的黑煙夾著火光從巨型坦克中噴出,一道道火線向半空中射去,一枚枚火紅的彈頭像雨點般沖了出去,看樣子“戰斗”已經開始了,當杰克正納悶敵人在哪里時,更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只見所有射出去的炮彈甩出一道道長長的弧線,并沒有爆炸,而是噼里啪啦地掉了下來,那雄偉的場面杰克一輩子都忘不了。
                      巨型炮彈呼嘯著插入到地面里,一層又一層,不一會竟然堆積起了一座小山,地面被炙烤得騰起一陣陣熱氣,黑糊糊的炸彈有的還隱隱發紅,杰克一下愣在了那里,心想這么多的炸彈一旦爆炸,恐怕半個阿塔法都會被炸掉了,可是它們并沒有爆炸,竟然都安靜地躺在那里,這是怎么回事? 
                      “不好,聲波電感能量異常?!币粋€機器人吃驚地叫道,“有人闖進了死亡監獄,他的聲波能量芯片傳遞進了新的能量,打亂了……打亂了系統平衡,他會引爆所有的炸彈?!薄斑@?這……”另一個機器人嚇得臉色蒼白,扭過頭來盯著杰克,顫聲問道,“你……你從哪里……”話音還沒落,就猛地聽到一連串的巨響,屋子里的墻壁咯咯作響,砰砰兩聲,房間的窗戶和門幾乎同時被氣浪沖開,一股渾濁的煙霧涌了進來,衛兵早已經被吹得不知了蹤影。
                          此時不逃更待何時,杰克順著墻角向大門挪去,再不逃跑,恐怕就沒有機會了,可他剛邁出大門,還沒來得及看清方向,就覺得后頸上一陣劇痛,一只鐵鍋般大小的拳頭打在了他的背上。
                      杰克還不知道,自己的秘密潛入,竟意外地帶進了新的波形能量,雖然死亡監獄只是一個由程序模擬出的世界,但它的一切規則都像真實世界一般,一切都是由計算機計算出來,分毫不差,杰克沒想到這微小的能量變化竟誘發了炸彈爆炸,更意外的是摧毀了一支龐大的“敵軍”。
                      “醒醒,喂,年輕人快醒醒?!币粋€生硬的聲音在杰克耳旁響起,按照系統程序指令,挨了一拳的杰克,現在正一陣眩暈。
                      “這……這是哪里?你們是誰?為什么打我?”杰克隱隱約約看到幾個人影在自己眼前晃動。
                      “我的朋友,是你救了我們,你還記得我嗎?那個監獄里的機器人?!币粋€熟悉的聲音傳來,杰克扭了扭脖子,看到了那兩個骨瘦如柴的機器人正略帶抱歉地朝他微笑,“我是死亡監獄的網絡管理員史蒂夫,另一個是我的副手?!?/div>
                      “我還活著?”杰克已經搞不清自己是在虛擬世界還是在真實世界,他捂著紅腫的脖子,刺痛感立刻讓他清醒了許多,他知道這些疼痛感只不過是程序模擬出來的,真實的他還留在阿塔法,一切感知只是由聲波電感能量模擬出的神經電流來完成的,它會讓你進入一個“完全真實的世界”。
                      “你來自阿塔法?可是所有通向這里的道路都被關閉了,除非……除非阿塔法已經不存在……”史蒂夫的語調低了下來,不像剛才那樣興奮,甚至有些擔憂,“那里的一切都還好嗎?那里也是我的故鄉,你為什么要到這里來呢?這里只不過是一所監獄?!?/div>
                      杰克把自己如何來到這里的緣由簡單地敘述了一遍,史蒂夫嘆了口氣,點了點頭,說道:“我在幾個世紀前就來到了這里,負責管理這里所有的程序,正如你看到的,聽到的,以及所觸碰到的,總之一切的一切。那時這里還是一片荒野,并沒有什么人,可是后來一切都改變了?!崩蠙C器人頓了頓接著說道,“人類做出了一個重大的決定,他們要把一些背叛地球的家伙們關起來,這些人中有頂級的科學家、暴躁的戰爭狂人、貪婪的政治家,總之是一股強大邪惡的力量,人類決定把‘他們’永久地關押在一個虛擬的世界中?!?/div>
                      杰克不解地問道:“幾個世紀前,人類發明了聲波電感能量芯片,通過它人們進入到一個虛擬的視聽世界中,幾乎讓人類放棄了真實的世界,‘電感能’可以模擬出人類的一切神經電流,傳輸給人類一切真實的感覺,生活在虛擬世界中就如同在真實世界中一樣,在那里任何人都不會受到傷害,為什么還會有背叛者?”
                      “為什么?還不是因為他們貪婪的欲望一刻都沒有停止?!笔返俜驌u了搖頭,接著說道,“我知道你是誰,我也知道你還有許多問題,也許有個人能更好地告訴你答案?!崩蠙C器人苦笑著扶起杰克,模擬程序讓杰克變得很虛弱,兩個人朝著剛才爆炸過的方向走去,那里已是一片瓦礫,到處是支離破碎的坦克和滾滾的濃煙,看樣子所有的“敵軍”都被意外消滅了,一道精致的黑門出現在兩個人的前方,“那就是你要去的地方,另一個世界,祝你好運,年輕人,那里有你要的一切答案?!崩鲜返俜蚵卣f道,語氣中帶著遺憾,那是它不能說出的秘密,也許該由更合適的人來告訴杰克,它不能再向前走了,只能目送杰克離開。
                      那道門杰克很熟悉,就是他進入死亡監獄時的另一道門,黑色的把手垂著,門沒有關緊,虛掩著露出一條小縫,那就是通往“過去”的大門,難道那里才是真實的世界?杰克定了定神,推開了門,一道刺眼的光芒將他籠罩住,整個大地在一瞬間變成了另一個樣子:一間沒有墻壁和屋頂的大房間里,四周黑漆漆一片,仿佛是懸浮在宇宙中的一個平臺,屋子的中間是一張桌子,桌子后面一個老人正低頭寫著什么。
                      “歡迎來到世界的根目錄,杰克,我已經等你很久了,你終于來了?!币粋€讓杰克無比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老人慢慢抬起白發蒼蒼的頭,注視著杰克。杰克大吃一驚,對面坐的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自己,一個看上去老了幾十歲的自己。
                      “你……你……”
                      “不用緊張,從物理時間上計算,我是一個世紀前的你,雖然我看上去只有五六十歲的樣子?!崩辖芸瞬灰詾槿坏卣f道。
                      “這是怎么回事?一個世紀前的我?難道……難道阿塔法也是電感能量虛擬出來的?”杰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如果真的這樣,那自己也只不過是一個虛擬的程序罷了,那真實的世界到底又在哪里?
                      “理論上是這樣的,正如你所知,早在幾個世紀前,我們就發明了聲波電感能量,我們把人類從真實世界帶到了一個虛擬世界中去,所有的指令都由一臺超級計算機發出,而那個時候地球的資源已接近枯竭,留在地球只有毀滅,人類選擇了星際移民,可是糟糕的事情發生了,我們在尋找新的星球過程時,失去了越來越多的人口?!?/div>
                      杰克聽到這里沉默了下來,他知道失去人口意味著什么,人類的文明將受到嚴重挑戰,接下來的事情,他大概也猜出了一二,“可是為什么要建立阿塔法和死亡監獄兩個世界呢?”杰克有些不解,“還有為什么死亡監獄的管理員會被囚禁起來?難道那里失控了嗎?”
                      老杰克點了點頭,“為了挽救人類文明,人類決定用虛擬世界保留文明的火種,為了區別正義和邪惡,不得不建立了兩個世界,保留下了最后幾個世紀人類的思維拷貝,并在虛擬世界中復活了他們。遺憾的是一個世紀前,死亡監獄里所保留的人類邪惡思維竟然突破了管理程序,整個監獄失去了控制,他們甚至獲得了系統能量優先權,可以優先獲得程序運算能量,你也看到了,他們建造了無數虛擬的戰車和炮彈,試圖突破程序的壁壘,獲得整個虛擬世界的控制權?!?/div>
                      杰克終于明白了炸彈不能爆炸的原因,系統已經沒有足夠的能量供給他們模擬出爆炸的威力,他們想突破根目錄的目的將永遠無法達到,而他看似意外的潛入,現在看來都是老杰克安排的,只有從另一個虛擬世界引入能量,才能引爆那些永遠都不會爆炸的炸彈,人類不能再為邪惡的力量付出更多的代價了。
                      “我能看一眼真實的世界嗎?”杰克向另一個自己提出了請求,這個請求雖然聽起來有些怪,但他還是堅持自己的請求。
                      老杰克沒有拒絕,在桌子上熟練地寫下了幾條代碼,一幅圖像出現在兩個人的面前:一個昏暗荒蕪的星球上,一艘破舊的白色飛船斜插在塵土中,一個銀色的金屬箱從艙門口摔了出來,躺在地上,那就是人類在地球的最后關頭向宇宙中發射的上萬個超級計算機中的一個,每一個里面都有一個完美的世界在運轉,雖然只是0和1的代碼,卻記錄了整個人類的文明。
                          杰克望著箱子,點了點頭,他相信只要人類文明的火種沒有熄滅,即便是虛擬的世界存活了下來,人類的文明也終有一天會重新綻放。
                        那將會是怎樣的一個世界,杰克不敢再想,也許會和阿塔法一樣完美。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