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31230_321382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極速(上) 劉嘯

                    2013-12-30 14:46:07
                          地洞里陰暗潮濕,窒悶的空氣讓羽有些不舒服。他緊握住操縱桿,瞪大眼睛緊盯著前方的路面。車頭的碘鎢燈射出的光線并不強,沒幾步就被前方濃濃的黑暗吞沒,使得他不得不放慢速度,謹慎前進。
                          每隔大概一公里,地洞壁上便有盞昏暗得幾乎看不見的路燈,像傳說中的星星。
                          身后已經完全聽不見追擊的警車聲了。這也正常,各個衛星城的警力人員只負責本城一定范圍內的安全工作,只要驅離危險分子即可,不會窮追不舍。不過這次羽在微城內似乎鬧得有點大,不但超速駕駛,還違反了新執行的宵禁令,引得大批警力圍追堵截。警方在各大通往其他衛星城的桁道路口全設置了監控路障,倘若不是羽仗著路況熟悉,搶先逃進了一條偏僻的小巷道,此刻他恐怕已經待在警局享受“您有權保持沉默”的待遇了。
                          盡管先行一步,但羽仍舊沒有順利擺脫警方的追捕。當時有四輛緊追不舍的高速電動警車緊跟著羽沖進了小巷道,羽甚至都能從后視鏡里看見后面警察的兇惡神情。不過小巷道里錯綜復雜的路況顯然對警車造成了很大的阻礙,拐彎時身后不斷傳來刮蹭路壁的撞擊聲,反光鏡里刺眼的車燈光愈來愈遠,十幾個轉彎后,終于聽不見了。
                          羽知道,警察放棄追擊并不真的是因為畏懼危險的路況,而是因為電動警車的續航距離有限,即使充滿電,也頂多只能跑不到一百公里,因此追擊三四十公里后就只能返回。對于警方來講,將羽驅離微城,也算完成了職責。
                          想到電動車那點可憐的續航距離,羽不由滿意地輕拍了一下駕駛臺,權當是撫摸自己的座駕。這是他自己改裝的超小型燃油動力單人滑翔跑車,不但續航距離超過電動車好幾倍,而且爆發力強,加速性能優異,和羽本人一樣在微城的地下飚車一族中小有名氣。圈子里有幾位羽的崇拜者,經常帶著羨慕的口氣在羽跑贏比賽后湊上來說:“羽哥,你太厲害了,再多跑個十幾場,你的排名就能趕上你的偶像,宏城的揚哥了?!?/div>
                          “去去,逗我呢。再說,我哪有錢買這么多燃油?”
                          這是實情,燃油在白星上屬于稀缺物資,雖然允許民用,但無論是官方流通渠道還是民營,價格都高得離譜,即使拿了微城地下比賽的大獎,獎金也換不來多少燃油,遠不夠平時練車用。再者,小小的微城太不自由,居然還搞宵禁,完全上不了臺面。羽早就考慮去其他自由的城市發展,這次的離開也在計劃之中,而且有警車大張旗鼓地送別,也算走得轟轟烈烈。
                          羽苦笑了一下,輕踩油門提高了一點速度。巷道里的路面是輕微下行的坡道,兩邊突著堅硬而嶙峋的黑色巖石,類似于地球上的玄武巖,又像巨獸的腸子,延伸向無盡的地心。羽憑著記憶在多條岔路間繞行了近一小時,終于路面不再傾斜,轉為平坦,隨即又是很陡的上坡路。羽降到最低擋,吃力地爬行了二十多分鐘,眼前又逐漸亮堂起來。小巷道在這里匯入了另一條寬敞而陌生的主桁道,匯入點的路牌上寫著“宏城出口,三十公里”。
                          看到路牌,羽的疲勞一掃而光,一踩油門,車頓時飛馳起來。桁道兩側閃閃的路燈一下連成了一道道亮線,向身旁兩側飛速后退。幾乎沒多久,羽就來到了宏城的出口。
                          每個曾經在桁道里長時間駕駛的人在到達出口的時候總有一種長期的壓抑被突然釋放的感覺,羽也不例外。那些從前方黑暗中持續撲來的無窮無盡的黑色巖石一下子消失了,眼前展現出一座燈火輝煌的巨大城市,在廣闊的乳白色穹頂下顯得分外的絢麗燦爛。宏城的出口在城市邊緣的高處,這里的路面寬闊平整,低矮的穹頂懸在頭頂不到四十米的地方,像一個沒有墻壁的大禮堂。路的前方是一個大廣場,之后是極長的平緩下坡,在目力所能極處沒入了林立的灰暗混凝土建筑群。
                          羽心動了,狹小的微城里從來沒有這樣適合追求極速的優質路段,幾乎一瞬間他就做出了決定。他向后倒一段距離,掛上擋,踩緊剎車,閉上眼睛,開始踩油門。發動機的轟轟聲逐漸增大,他仔細地聆聽著,像在等待一個最佳彈射起步點。終于,車身開始微微顫動,時機到了!羽猛然松開剎車,一股強大的力量擊向他的后背,他的頭也被緊緊壓在頭枕上,甚至眼球都有些凸出。與此同時,在與地面摩擦的刺耳噪音中,輪胎的每一寸都迸發出強大的抓地能力,它們向微微上翹的車體猛然施加推力,產生的爆發般的加速度讓羽感到小腹持續一陣陣的麻癢。七秒鐘后,羽的瞬間時速已達上百公里。車體駛出了平整的廣場路段,正以極高的速度直沖出坡外,在空中短暫地滑出了一道微微的拋物線,隨即又落在路面上繼續飛馳。在最高擋位加速至近兩百公里時速后,羽一按駕駛臺上的一個按鈕,車體兩側突然彈出一雙滑翔翼,車身猛然一滯,竟平平騰空而起!高速滑行中,車身離下降的路面越來越遠,充滿興奮感的羽看著眼前燈火輝煌的繁華城市迎面撲來,不由得想伸出雙臂擁抱它:宏城啊,夢想中的自由天堂,我來了!……
                          眼前突然由遠及近出現了一張大網,羽來不及減速,驚恐地徑直撞了上去,一瞬間羽腦中一片空白,只剩下對死亡的恐懼。然而這大網卻似乎有彈性,沒讓車毀人亡的慘劇發生,盡管如此,巨大的減速阻力仍然使得安全帶猛然抽緊,把羽緊緊拉在座位上,羽感覺全身像被絞索切割般疼痛,而頸椎更像被一只無形的巨手使勁地向前拉伸。羽大張著嘴,舌頭吐出,卻無法呼吸,一瞬間似乎到了死亡的邊緣。幸而車終于被大網拉停了,羽隨著回彈的車體轟然墜下地面,飛行距離雖然不高,但也足夠讓羽摔得頭暈目眩。羽昏迷過去之前,隔著大網恍惚看到有兩個警察匆匆跑來。
                          “我說,這年頭還真有不要命的?!?/div>
                          “這小子新來的吧,難道他不知道宏城早就實施宵禁了嗎?”
                          羽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在宏城警局的附屬醫院中。他的頸椎拉傷了,給套上了個固定圈,再加上各處皮外傷處所扎的繃帶,看上去像個重病犯人。
                          住院期間,那兩位警察來到羽病床前做筆錄。其中一位帽子戴得有點歪,一坐下來便大呼小叫:“嗬,你膽子不小,多少年沒人晚上出來了,你倒好,還敢飚車?!憧隙ú皇潜镜厝?!”
                          羽有些膽怯,習慣性地點點頭,卻被脖子上的固定圈弄得一陣刺痛,頓時呲牙咧嘴。
                          “你的姓名?”另外一位警察照章辦事,攤開筆記本拿起筆。
                          “羽?!?/div>
                          “年齡?”
                          “二十一?!?/div>
                          “出生地?”
                          “微城?!?/div>
                          “果然,我沒說錯吧?”歪帽子警察一拍大腿,“第一次來宏城?”
                          “嗯?!庇鸩桓以冱c頭了。
                          “來宏城的目的?”
                          “旅……旅游?!?/div>
                          “旅游?”歪帽子警察盯著羽的眼睛,似乎想從他眼里挖出些什么。羽竭力保持平靜,然而在歪帽子警察的目光下沒堅持多久就放棄了,略一低頭,脖子又一陣刺痛。
                          “無論目的如何,你都已經違反了宏城關于宵禁的治安管理條例,加上超速駕駛違反了交通管理安全條例,必須接受處罰?!?/div>
                          “那,我的車呢?”
                          “你也不關心一下要受什么處罰?”歪帽子警察帶著詭秘的笑。不知怎的,羽總覺得這位警察有些幸災樂禍。
                          “我……反正沒錢,罰我干什么都行?!?/div>
                          “沒錢?你那破車多少還值幾個錢,考慮一下充公拍賣?”
                          “不要!”
                         “不要?這可由不得你?!?/div>
                          羽索性賭氣地把眼斜向一旁,一副“隨你怎么辦”的樣子。
                          事故本身比較簡單,另一位警察又簡要詢問了幾句后,筆錄就結束了。一個星期后,基本康復的羽出了院,被押送進警局辦手續,并在諸多卷宗上簽字。羽頭昏腦漲地簽完,又看見那位歪帽子警察坐在辦公桌后,正沖他眨巴眼睛。
                          “你可以走了?!?/div>
                          “走?”
                          “有人替你交了保釋金?!蓖崦弊泳斐饷媾?,“那個人就在外面,他要找你?!獎e以為你出去了就自由了,記得定期來報到,聽見了沒?……哎,走這么快干啥,什么人這是?!?/div>
                          驚詫莫名的羽無論如何也猜不出誰會保釋一個在宏城中舉目無親的交通肇事者,索性不再猜,直接走出警局大門四處張望。警局門口幾乎沒人,他看見街對面路邊遠遠停著一輛小型的流線型雙座跑車,白色底盤燈分外耀眼。車旁站著一個年輕男人,年紀比羽要略微大一些,正沉靜地看向這邊。羽一瞧他的臉,頓時一呆,立馬加快腳步走過去,連脖子疼也不顧了。
                          “偶像,快快,給我簽個名!我認識你!揚哥!”
                          那年輕人一愣,似乎料想不到羽的舉動會如此。羽見他沒反應,又左右看了看,才明白過來,“是你保我出來的?”
                          那位年輕人便是宏城賽車界里大名鼎鼎的揚,羽早已在坊間聽說過他的事跡,崇拜備至。此刻一見真容,不由得激動起來。
                          揚略一點頭,“上車說?!?/div>
                          車緩緩開動了。似乎是為了照顧羽脖子上的傷勢,揚并未加速,而是平穩地朝宏城外圍開去。此時正是上午,高高的穹頂灑下很亮的高仿日光,看起來的確像個晴朗的天氣,城外遠遠閃現出連綿起伏的山脈。羽瞇起眼睛扭動身體四處張望,覺得十分新鮮。
                          “大型投影,不是真的?!睋P余光瞟見了羽的神情,淡定地開了口。
                          “假的也漂亮,微城可從沒有這個?!?,那兒好像是我栽跟頭的地方?”
                          車頭拐過一個彎,一個巨大的丘陵映入眼簾,這丘陵雄踞在宏城的盡頭,側看起來像平坦小腹上端聳起的乳峰。隨著車輛前進,視角逐漸繞到了丘陵的前方,羽又發現這丘陵相當窄,山脊屹立,宛如薄薄的魚背。宏城的主干道縱貫整個山脊頂端,這一道平地而起的超長引橋直通向盡頭高處的桁道出口,出口處的廣場正是山脊的最高點,廣場之下的山脊被巧妙地雕刻成了一個碩大的巨人,一雙巨手有力地托起頭頂的路面。一瞬間羽竟然有些眼花,似乎那條路正是巨人甩起的長發,在勁風中獵獵飄揚。
                          “哇,真雄偉?!庇鹜鲁鲆豢跉?,“那天晚上我怎么就沒看見呢?”
                          “你沒看見,你倒是從上面飛了下來?!?/div>
                          “嘿嘿?!庇鹩行┎缓靡馑嫉匦α?,“對啦,為什么要保我出來?”
                          揚沒回答,卻反問:“你覺得我這車怎樣?”
                          “雙渦輪,四升八缸,頂多三秒。一個字:吃油?!庇鸷唵卧u論了一下,又露出羨慕的神情,“要是我有錢……”
                          “那是兩個字?!睋P嚴肅糾正。
                          “一點沒幽默感?!庇疣止?,又補充道,“上屆環城大賽你開的應該就是這輛吧,拐彎時的表現似乎有那么一點點……不完美,不過直道加速太強,還是沒人趕得上你?!?/div>
                          “我不喜歡拐彎?!?/div>
                          羽被這句話噎得翻了個白眼,正欲反駁,揚卻又問道:“你的車,為什么不裝安全氣囊?”
                          “減重?!庇鹚餍砸埠喡云饋?。
                          “不要命了?”
                          “我這不還活得好好的?!?/div>
                          “要減重,為什么還裝可伸縮滑翔翼?不但微城里沒人像你這樣做,整個白星恐怕都找不出第二個?!睋P顯然調查過羽,言語之間絲毫不讓,“倘若不是你技術還算過關,微城里的那些不入流的比賽,你根本就贏不了?!?/div>
                          “我想飛!”
                          揚吱地踩下了剎車,轉過頭來盯著羽。
                          羽脖子又痛了,要不是安全帶纏著,他已經跳了起來,“我想飛,不行嗎?地面上,你的路再好,車再好,時速三四百撐死了,對吧?我就是想更快點兒。飛機你聽說過沒?——沒有?那飛鳥總知道吧?——也沒?哎,你什么都不懂……”
                          “你飚過三百?”
                          “那個……沒有?!庇鹩行]底氣了,但立即又硬起脖子,“我那是沒錢。要是有錢,別說三百,五百、一千都行,地上不行就空中……”
                          “為什么要更快?”
                          “我就想,不行嗎?有個心理學家弗什么德說過,極速是男人的性欲,聽過沒?”
                          直到這時候,羽才看見揚臉上第一次露出一絲淺笑。
                          “極速是男人的性欲……”揚重復了一遍,笑意更濃了,“跟真的似的。難怪,張隊說你和別人有點不一樣?!?/div>
                          “張隊?那個歪帽子警察?我一看見他就煩?!粚?,你說真的似的,你什么意思?……”
                          揚卻止住笑,面對羽,一字一句地鄭重說道:“跟我干吧,我們能飛?!?/div>
                          和微城一樣,宏城也是一座建造在地底洞穴中的衛星城,只不過規模較大而已。自地球移民發現白星并定居的兩千多年來,白星堅硬的地層底下也不知道究竟被挖了多少洞穴,造了多少衛星城。大小不一的城市之間有許多隧道相通,這些隧道就像一套復雜的桁架,把各大洞穴固定相連,因此這些隧道也被形象地稱之為桁道。一個城市的桁道數決定了其開放程度,一般多則十幾條,少則一兩條。據說還有建成后封閉桁道徹底和外界隔斷的城市,不過誰也沒見過。
                          揚的實驗基地在宏城的另外一個小小的桁道出口附近,是一片低矮的廠房,廠房門口有一塊不大的露天試車場。揚帶羽進入實驗基地的大門時,試車場里正在進行動力實驗。
                          “燃氣輪機推進?!睋P簡單地解說道。
                          “天啊,你們實現了燃氣輪機小型化?不會要用在新款賽車上吧?”羽兩眼放光,“據說這東西的推力和效率可是牛極了,就是太花錢……”
                          “這只是一個研究方向,和賽車無關?!睋P緩慢地搖了搖頭,打斷了羽的話,“你看那設備的個頭,如何能叫小型化?”
                          羽定睛細看,不禁嘆了口氣,那尾部的葉輪立起來幾乎比羽的個頭還要高。
                          “而且,壓氣裝置需要外接動力。之前的燃燒效率太低,輸出功率不夠,無法為壓氣機提供足夠的機械功。外接的一撤,它就停了?!?/div>
                          “你們已經很厲害了。我最早聽說它的時候它還是知識庫里的影子,一件實物都沒人造出來?!?/div>
                          “這得拜托這幾年機械加工與材料的發展,否則還是空中樓閣。這次我們又做了改進,應該快能實現獨立工作了?!獊?,走這邊?!?/div>
                          揚帶領羽走進了低矮廠房大門,門里是一排排隔間,分別掛著“備件”、“維修”、“保養”等牌子,一看就是揚賽車團隊的辦公區域。兩人又從一個鐵架樓梯下到地下室,經過長長的走廊來到空氣動力研究區,羽站在一個小型風洞口,看著頭上的巨大葉片嘖嘖稱奇。兩人又繞過燃氣輪機研究區,最后在地下一層盡頭的一間獨立辦公室里坐下了。
                          “有興趣嗎?”
                          “當然有!”羽猶自沉浸在震撼中,“想不到你除了開車之外還會搞研究,你哪來這么多錢?”
                          “這正是需要你幫忙的第一件事:幫我賺錢?!?/div>
                          羽一愣,“一說到錢你就哭窮啦?”
                          “不是哭窮?!睋P嚴肅地擺擺手,不茍言笑,“我的比賽收入與資產增值部分足夠維持賽車團隊運轉,也有些盈余,但不夠支持多項動力學研究,尤其是你期望的——極速、飛翔!”
                          羽頓時有種上了賊船的感覺。
                          “怎么幫?”
                          “參加比賽!”揚雙手撐在桌子上,探過頭來,“我提供你需要的改裝設備與訓練場地,介紹你參加各個城內城際比賽,獎金對半分成?!?/div>
                          “好吧?!庇鹚伎剂艘幌?,覺得條件并不苛刻,就答應了,“還有第二件?”
                          “第二件就是協助我的研究,也為了你自己的夢想?!睋P露出凝重的神情,“我的研究團隊一直在高速領域進行著各種前沿探索,但你也看到了,內燃機的動力已經接近了極限,燃氣輪機又沒有達到實用層次,高速區的空氣動力學參數更需要大量實驗來校正。我……力不從心?!?/div>
                          羽忽然覺得眼前的這位偶像有些無助,不由同情地問道:“那你何必如此?做一名普通的賽車手,也夠了。這些尖端科技,不是常人可以勝任的?!?/div>
                          “我,也有和你一樣的夢想?!睋P握緊拳頭,像下定決心似的開了口,“地球移民的科技水平已經嚴重退化,你看看這些地下城市,簡直就是牢房!它們只有基本的生態圈,對環境依賴太高,可再生資源稀缺。倘若白星內部開始冷卻,所有依賴于地熱的生存環境將毀滅殆盡。人類再不思進取,文明遲早會滅亡!”
                          剎那間一片寂靜,兩人都意識到,他們談及了一個有關地球移民的禁忌話題。
                          兩千多個地球年之前,地球移民船隊抵達了白星所在的星系。這支滿目瘡痍的船隊在宇宙中航行了近百萬年,竟早已遺忘了當初為什么出發,以及要去往何處。這一絲微弱的文明之光淹沒在浩瀚星海中,接近熄滅的邊緣,流浪的游子們急于尋找一個堅實的家園,早日結束流浪的生活。因此當他們發現這顆包裹在濃厚星際塵埃中毫不起眼卻勉強適宜居住的白星時,那種狂亂的驚喜也就可以理解了。事實上,除了有些乏味之外,這顆直徑兩千六百多公里的白星可以說是一顆非常完美的行星,它表面的球形極度理想,仿佛是不知名的高等文明所雕琢出來的一件簡潔的藝術品。它的重力略小于資料記載中的古老家園——地球。它表面雖沒有大氣,內部卻蘊含著豐富的地熱資源,地層中有稀薄的氣體,甚至還有水!于是登上白星的地球移民在地面上挖出豎井,開掘洞穴,依托蛛網般的暗河建立了一座又一座地下城。人類用地熱資源發電、造光、碎石、植林,那些飛船中繁衍的適應能力極強的植物在漫長的時光里改造了地層中的大氣,終于讓人類在洞**重新開始了自由呼吸。因為流浪太久的緣故,地球移民對神賜予給他們的禮物白星異常珍惜,甚至產生了以白星本身為崇拜圖騰的主流宗教。白星外圍的星際塵埃攔截了宇宙射線,堅硬的地殼擋住了宇宙中的寒冷,這得天獨厚的神的恩賜,給地底蟄伏著的人類營造了一個溫暖的襁褓。移民的先輩們吟誦著贊美神的詩句一代代地繁衍,逐漸習慣了穴居生活、習慣了頭頂上低矮的人造天空、習慣了在狹小的空間中安然度過一生。幾乎每一個人都相信,在神賜的白星的庇佑下,人類能夠千秋萬代地生存下去,直至宇宙的盡頭。
                          懷疑這一點的人,自然就被視為異端。
                          沉默了許久,羽才勉強地笑笑,“為什么是我?我的基礎又不怎么樣?!?/div>
                          “你我是同一種人?!睋P語氣堅定,幾乎是立刻回答道,“我們都追求更高的速度,不惜一切??墒?,高速不是簡單的數字比例放大,它涉及的學科太多了。你既然聽說過知識庫,就應該知道,科技斷代以來,知識庫里的東西能讀懂的人越來越少。我害怕再過幾百年、甚至幾十年,我們就會徹底停止前進的腳步,變成被圈養在前人留下的光環中的廢物?!?/div>
                          羽想開幾句玩笑輕松一下氣氛,卻開不了口。又思索了好一會,才問:“你們這兒一共有多少人?”
                          “真正參與核心研究的不多,只有五六位?,F在正是科技斷代的低潮期,很少有人愿意進行這方面的學習?!?/div>
                          “我對歷史不熟,這個什么斷代的影響真這么大?”
                          “其實科技沒斷,斷的是人?!睋P嘆了一口氣,“這么多年來,安逸扼殺了人類的求知欲。我們不閱讀、不追求、不研究,甚至不肯為傳播和普及知識庫盡一份力。地下城的生態圈穩定后,滿足了生存需要的人類除了追求享樂,已經沒有了其他動力。地球移民的科技,也已因此停滯了上千年,幸而這幾年有些變化,否則我也遇不上你?!?/div>
                          “你是說賽車?”
                          “對。賽車本質上也是享樂主義的延伸,相關科技的發展只是其副產品。不過話又說回來,享樂不享樂,動機其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會不會因此而前進?!?/div>
                          羽收起笑,緩緩地點了點頭,咧咧嘴,卻說了一句似乎前言不搭后語的話:“下邊地兒太小,往上吧,那兒不需要空氣動力學?!?/div>
                          揚注視了他一陣,臉上終于泛起一絲笑容。
                          “不忙,贏了下個月的比賽再說?!?/div>
                          倒數第六圈時,居于第一梯隊中游的羽開始加速了。
                          羽仍舊開著那輛被揚一同“保釋”回來并維修好的愛車,那毫無特色的普通流線造型,加上冷色調的無風格噴涂,使得羽在奔流的車隊中顯得一點都不起眼,遠比不上此刻跑在首位的一輛大紅色火焰涂裝賽車。
                          宏城的賽車行業并不像微城那樣偷偷摸摸,而是已有限度地合法化,因此大型比賽能確保使用標準賽道,不用占據城里的交通主干道,這一切都讓初次參加正式比賽的羽感到異常新鮮。選手入場時,羽一下就注意到了那輛高調的“火焰”,敏銳的直覺告訴他,這是最強的對手。比賽總共二十圈,前五圈內,“火焰”都沒有擠進第一梯隊,而在中游滯留。羽倒是一開始就搶在了最前面,然后不動聲色地稍稍放慢一點速度,或者在轉彎時做出略微笨拙的姿態,刻意讓身后的選手一輛輛超車。轟鳴的噪音中,羽側耳細聽身旁對手在超車時引擎發出的聲音,這些噪音中混雜著細微的聲線,像一道道指紋,在羽耳中精確地訴說著引擎的性能。羽很快就超過了許多不入流的對手,但令他很好奇的“火焰”卻只跟在他身后,既不超車,也不落后,剛好保持著一個讓羽聽不清楚的距離。羽知道遇上了有經驗的對手,不禁有些焦急,于是一踩油門開始追趕前車,后面的“火焰”似乎有些意外,也開始加速追來。
                          第十一圈時,越跑越快的羽進入了領頭的第一梯隊范圍,隨即玩了個小把戲,在一個彎道處故意稍稍偏離了賽車線,給后車讓出了彎道頂點附近的空檔。身后也在持續加速的“火焰”毫無遲滯地超過了羽,過了三圈后又超越了五位其他對手,暫時爬到了領先的位置?!盎鹧妗睌D至第一位的時候,看臺上的觀眾一片歡呼,似乎它已經穩操勝券了。
                          當時“火焰”從羽身邊擦過時,羽不禁皺了一下眉頭:耳膜里的震顫告訴他,這輛車的動力太強勁了,絲毫不輸于羽剛從揚那兒淘來的強動力引擎。那一剎那,羽幾乎有些懷疑放任“火焰”超過自己的策略是否正確,或許這一次讓它超越,之后就再也沒機會趕上了。
                          這些念頭在電光火石間閃過,沒有遲疑,羽也果斷開始了加速追逐。他憑借在微城巷道里練出的騰挪技術,連續在幾個彎道處超越了三輛車,爬入了第一梯隊中游。倒數第六圈時,羽再次加速,在一段直道上憑借引擎強大的爆發力又追上了一位對手。此刻,看臺上的觀眾才開始注意到羽這匹爆發的黑馬,人們都有些發愣,隨即馬上有一大批人喝起彩來。倒數第四圈結束時,爆發的羽已經追到了“火焰”的尾部,其余車輛雖然不能說被遠遠拋在了身后,但已被拉開了相當一段距離,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冠軍應該在“火焰”與羽之間角逐產生。觀眾們也幾乎同時意識到了這一點,整個看臺竟然一下子變得鴉雀無聲。賽場內彌漫著引擎的呼嘯,嘯聲中,觀眾們屏住了呼吸,等待最終追逐的來臨。
                          “火焰”畢竟還是老謀深算,連續幾個急彎入口都將車道內側堵得死死的,雖然稍慢,卻不讓羽有任何超車的機會,而對于較緩的彎道,羽又沒有足夠的把握從外側突破,只能繼續落后一頭地全力追逐。進入倒數第二圈的直道時,羽幾乎已和“火焰”齊頭并進了,然而前方一個左側急彎,“火焰”提早減速內側進彎,又把外側的羽甩出一個車頭的距離。
                          最后一圈了,雙方的車速在不斷提高,彎道的追逐也越來越驚險。由于終點前是一大段直道,因此,終點前的一個幾乎九十度的直角拐彎便成了決定勝負的關鍵因素,誰在這個彎道占優,誰就極有可能獲得最終的冠軍。這最后的彎道逼近了,兩輛車都已經跑出了各自的最高速,羽仍然在外側苦苦等待著時機。離彎道二十米左右時,“火焰”開始入彎,或許是因為車速實在太高,它到達彎道頂點時,不得不放棄像之前那樣減速到足夠低從而進行全內側轉彎的方式,而是略略越過了彎道頂點,等它車頭方向擺正時,一半車身已進入了外側車道。
                          等待已久的機會終于來了!羽從外側急打彎直撲彎道頂點。車頭剛擠進內側彎道那一刻,“火焰”發覺了羽的企圖,也猛地一拐,企圖擠占內側車道,阻止羽的突破。然而“火焰”計算錯誤的是,羽的賽車小巧,車身比普通的賽車窄了整整三十厘米,就這三十厘米的差距,給羽留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空檔。羽生生從內側路肩和“火焰”間擠出了一條通路,眨眼間,車頭竟超出了“火焰”!觀眾席上爆發出瘋狂的喝彩,無數雙眼睛死盯著這最后的角逐。
                          領先的一瞬,羽非但沒有接近勝利的喜悅,反倒緊張起來,他知道,完全比拼引擎性能的時候到了。他使勁將油門踩到了極限,排氣管突突噴出帶火星的熱氣,輪胎在地面上摩擦,迸出刺耳的爆裂音。加速中,身旁的“火焰”忽然冒出了一陣不同尋常的聲響,這響聲如毒蛇般鉆入羽的耳朵,羽頓時大吃一驚:“氮氧加速!”
                          面對對手的殺手锏,沒有時間猶豫了,羽心一橫,伸手直接拍下了駕駛臺上的一個紅色按鈕,“嘣”的一聲,車尾左右裂開,一副滑翔翼“嗖”地被扔了出來。上千觀眾目瞪口呆地看著這古怪的一幕,甚至以為羽的車身在高速下解了體。不過更令人驚奇的還在后面,羽那拋掉了滑翔翼的車體后部中央驟然噴出一股白亮的火焰,伴隨著呼的一聲悶響,說時遲,那時快,羽的車身猛然往前一縱,竟在迅疾之間突進了近一個車身的距離。觀眾席上籠罩著可怕的沉默,無數雙詫異的眼睛緊盯著場內這出乎意料的一幕,大氣都不敢出。
                          最終的角逐上演了,“火焰”在氮氧加速系統的推進下,爆發出了比平時更快的速度,羽憑借一拋一縱所取得的一個車身的距離優勢,正在被“火焰”慢慢縮小。終點越來越近,觀眾們大氣都不敢出,唯恐錯失了冠軍誕生的時刻。此刻,以最高速行駛的羽腦海中卻是一片平靜,只是剛痊愈不久的頸椎盡管有頭枕護著,但被剛才那一噴一縱帶來的加速一折磨,仍有些疼痛。他歪歪腦袋,沉靜地從反光鏡里瞟著“火焰”一寸寸逼近,忽然有種微妙的懶惰感,像剛打完一場激烈的戰役后的那種極度的疲勞。他的前方,終點線正以驚人的速度瘋狂地撲來……
                          羽的計算無誤。他以領先“火焰”半米的微弱優勢搶先沖線,獲得了本次比賽的冠軍。
                          “什么東西!嚇老子一跳?!?/div>
                          終點線后,“火焰”吱地一個擺尾,停在羽的車旁,對手跳下車,取下頭盔沖羽嚷。
                          羽不由一呆:
                          “你你……歪帽子……怎么是你?”
                          “怎么不能是我?怕我抓你?”張隊走來敲羽的車蓋,“你脖子還沒好透,就敢出來跑,還敢贏我,膽子真不小哇,???”
                          羽也吃力地掀開車蓋爬出來,嘿嘿地笑道:“對不住啊張隊,我不知道是您,否則我就……”
                          “少來這套!”張隊一拍羽的肩膀,讓羽一下子苦著臉矮了一頭,“連我費盡千辛萬苦換來的氮氧加速都奈何不了你,你小子果然有點貨,是不是揚教你的?難怪他自己不來?!?/div>
                          “不不,是我自己裝的一管子藥,點火一噴,還好沒把車給炸了?!?/div>
                          “那你扔掉那倆破玩意兒又是怎么回事?”
                          “減少配重唄。唉,我這兩塊翅膀算是毀了,您看能不能……”
                          “要我賠?獎金分我一半先?!?/div>
                          “咳,那算了?!?/div>
                          揚也走了過來,沒說話,只看著張隊。張隊被他看得有點發毛,大聲喝道:“看什么看?算我輸了行不?大丈夫說話算話,今后81192號豎井,你們可以隨便上下,別出事就行?!?/div>
                          羽左右看了半天,疑惑道:“原來你們……你們在拿我打賭?”
                          羽跟著揚的車隊在離宏城七十多公里外的桁道里行駛了一個多小時,前方出現一個岔路口,車隊拐了進去。這一段路沒有主桁道里那么多路燈,昏暗的光影透出荒涼,一看就是人煙罕至的小道。繼續前進了約十公里,又拐了幾個彎,隧道愈發狹窄低矮,幾乎要擦著載重卡車的頂棚。開車的司機一面頻繁伸長脖子盯著左邊車頭防止蹭墻,一面自言自語道:“多少年沒開這種路了。真奇怪,以前我從來不知道有這么個地方呢……”
                          羽坐在司機后排,正好奇地檢查手頭的一套密封加熱服。這套剛剛發到手中的遍體銀色的衣服似乎是匆忙之間趕就的,不少地方做工顯得有些粗糙,讓羽不由得懷疑這東西是否會在白星地表的嚴寒真空環境中掉鏈子。不過看到身旁坐著的揚那自信的神情,羽倒也不怎么擔憂,真正令他忐忑不安的倒是地面上未知的一切,雖然他早已從各種資料里了解過一些外面的情況,但畢竟從未親身涉足,難免有些緊張。
                          見羽他們一直沒說話,饒舌的雇傭司機倒主動攀談起來:“聽說,前面的路能通到上面去?我真佩服你們,我要是一個人,連靠近點兒都不敢。以前跑運輸,經常在這幾條路上來來回回,每回經過這附近,押車的老頭子總說這兒鬧鬼。我當然不信,但這事也邪門,越不信,就越能聽見鬼哭。聽了幾回,真怕了。這回要不是你們人多,我打死也不來?!?/div>
                          聽見“鬼哭”二字,羽詫異地看了揚一眼,然而揚的表情還是那樣波瀾不驚。
                          “鬼哭什么樣?”
                          “聽起來‘嗚嗚嗚’的,一陣陣,嚇死人了?!?/div>
                          羽想了一會兒,忽然笑了起來。
                          “我說鬼呢,你笑什么?”
                          “沒沒,你繼續說?!庇鹑套⌒φf道,“我也不知道對不對,算啦?!?/div>
                          司機很奇怪地從后視鏡里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揚。
                          “你們也真奇怪?!⊙轿kU……”
                          就一愣神的工夫,車頭險些蹭上了路壁,幸而司機猛打半圈方向盤,躲過了一次掛彩。
                          “都怪我這嘴?!彼緳C略有歉意地又從后視鏡看了他們一眼,“不過沒事,前面快到了?!?/div>
                          好像為了印證司機的話似的,前面一亮,車一個拐彎,挨著前方的車隊停下了。羽看見他們的車隊進入了一個方圓近百米的洞穴,洞穴有約二十米高,天花板上一排排暗橙色的水銀燈剛剛打開,嗡嗡地一明一暗,像傳說中閃爍的星星。洞穴盡頭豎著一扇金屬大門,門上右側有白色油漆寫的81192五個數字,旁邊的石壁上嵌有一只加了鎖的金屬壁柜,像是控制臺,上面畫有紅色的警告標記:危險勿動!
                          羽跟著揚跳下車。揚指揮前面兩輛載重卡車卸下了一輛電動車和一輛實驗用車,羽則掏出從張隊那兒贏來的鑰匙打開了金屬柜的立門。柜里一盞小燈亮起,照出柜中三根銹跡斑斑的操縱桿和幾個沾滿灰塵的按鈕。羽呼地吹了口氣,頓時塵土彌漫,令身邊的幾個同伴皺眉退了幾步。羽捂住嘴辨認了一下按鈕上的文字,按動了一個紅色按鈕,隨著轟隆隆一陣刺耳的摩擦聲響起,高大的金屬大門艱澀地兩邊移開,露出一間約莫上百平米的空房間。這房間里同樣布滿了灰塵,堅實的金屬地板正在回蕩的余音中輕輕震顫。
                          “好大的電梯!”有人驚嘆。
                          “準備換裝?!?/div>
                          揚已經套上了密封服,拿起頭盔,指揮兩輛車慢慢開進了這電梯間一般的升降式密封過渡艙。大廳里留了兩名助手駐守負責操縱,其余五六人登上了電動車,大家在車體里開始七手八腳穿密封服。雖然之前實驗過不少次,但戴上頭盔那一刻,羽仍然有一種像即將和這個世界隔絕的不適感覺,眼前的一切在面罩后面有些變形,顯得那么的不真實。
                          “測試無線通話。41號就緒,完畢?!倍鷻C里冒出揚沉穩的聲音。
                          “42號就緒,完畢?!?/div>
                          “43號就緒,完畢?!庇疒s緊答道。
                          “44號就緒,完畢?!?/div>
                          ……
                          “全體人員就緒。關閉氣密閘門?!?/div>
                          門口操縱臺前的助手按下了關門按鈕,刺耳的摩擦聲再次響起,砰的一聲,過渡艙的兩扇閘門合攏了。
                          “開始抽氣操作,請時刻檢查密封服的氣密性?!?/div>
                          不知什么地方又響起了沉悶的嗡嗡聲。車燈的光柱里,無數被氣流激起的灰塵正飛卷飄揚。氣壓計的讀數在飛速下降,羽清楚地感覺到身上的密封服開始加壓膨脹,逐漸緊貼在身體的每一處。這種緊貼感帶給羽一種莫名的亢奮,暫時掩蓋了對地上世界的恐懼。
                          “啊呀呀呀!救命!……”
                          身旁一位同伴忽然慌亂地尖叫著跳了起來,他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脖子,另一只手拼命推車門。事發突然,羽幾個人都呆了。只聽見耳機里揚厲聲道:
                          “42號,保持冷靜!43、46,控制住42號。抽氣中止,恢復常壓!”
                          “是!”
                          “是!”
                          羽和身邊的另一個同伴跑上去抱住42號,羽想用手堵上42號脖圈上漏氣的部位,然而徒勞。42號手腳抽搐,連站都無法站穩了。半響,嗡嗡的抽氣聲才消失,又過了短短的幾秒鐘,氣密閘門重新打開了一道縫。閘門開啟的瞬間,空氣從門縫中瘋狂涌入,卷起大量灰塵,同時帶起尖厲的嘯叫,仿佛鬼哭。
                           42號被扶了出去。他取下頭盔,臉色蒼白,一邊使勁喘氣,一邊無力地朝電梯里其他同伴擺了擺手,表示已無法繼續參加行動。羽清楚地聽見揚在耳機中輕輕嘆了口氣。
                          “關閉氣密閘門,重新啟動抽氣?!?/div>
                          第二次很順利,隨著空氣變得越來越稀薄,被氣流卷起的灰塵也迅速落回地面,光柱中,過渡艙里的空間顯得異常潔凈。
                          “出發?!?/div>
                          艙外的助手扳動了操縱桿,艙體猛地一震,開始顫動著徐徐上升。輕微的超重感像涓涓的細流一樣汨汨冒出,壓在每個人的身上,也滲入到每個人的心里。
                           “等我們回來?!庇疠p輕地說。
                          上千年來,洞穴中的人類習慣了暗無天日的穴居生活,無論地下城修建得多么雄偉壯麗,無論投影模擬的天幕多么靈動逼真,他們的目光卻始終沒有投向真正的天空。移民的祖先替子孫后代在地底下準備好了一切生活設施,那數量眾多的縱深豎井,便是當年著陸后人類向地底突進的見證。遺憾的是,地下城建成后,這些豎井便被徹底廢棄了,雖然名義上還屬于就近城市所在的安全管理局管轄,但治理權早已隨手扔給了地方機構,除了時不時的例行保養,幾百年來幾乎從未真正使用過。由于人跡罕至,那氣密性例行保養所產生的氣流嘯叫聲經常在空曠而寂靜的隧道里傳得很遠,以訛傳訛后,居然被疑為“鬼哭”,想到那司機的驚恐模樣,羽就覺得滑稽。
                          然而現在的羽卻輕松不起來。上升的加速度在增大,漸漸讓好幾個人產生了不適感,不得不平躺下來以分散壓在身上的重量。81192號豎井離白星表面有近五十公里,過渡艙上升了約莫十公里后減速停下,似乎是換了一道牽引索,又重新開始加速上升。如此交替起停了四次后,艙內的溫度開始急劇下降,預示著接近了地表,大家都打開了密封服的加熱開關以抵御來自外面世界的嚴寒。終于,過渡艙開始了最后一次緩慢減速,十分鐘后,隨著輕輕的一下震動,輕微的失重感消失,過渡艙穩穩地停了下來。
                          一行人走下電動車。揚按了一下艙內壁的按鈕,氣密閘門無聲地打開,露出外面的出口。他們走出去,發現身處在一個大型密閉礦坑的底部,礦坑四周的坡度約四十五度,斜壁上建有盤旋的路面,還有一條很陡的扶梯直接通向上方出口。過渡艙所在的豎井井塔正處于礦坑底部的正中央,回頭看去,像立在環形山里的中央峰。
                          羽他們跟著揚攀上了扶梯,笨拙地爬完這一百來米的距離,來到穹頂邊緣的出口前。站在臺階下仰頭看時,巨大的穹頂像天花板一般以一種極度傾斜的沉重角度向里面壓過來,幾乎要觸及每個人的頭頂。
                          凝立了片刻,揚向前走了幾步,手指按動了墻壁上的一個紅色按鈕。于是,古老的穹頂像舞臺的大幕般緩緩拉開,之前從未見過的白星真正的夜空,此刻便真實地展現在他們眼前。
                          和無數次幻想中的任何一次都不同的是,白星真實的夜空看起來既不像一片實體,也并非一片虛無,而是介于這兩者之間的一種地底下的人類無法體會的廣闊。如果非要用視覺方面的語言來具體描述的話,它就像一片比礦場的穹頂大無數倍的無形蓋子,黑色的背景上整體泛起均勻漸變的微弱乳白色光暈,勢不可擋地凌駕在白星之外,卻漫不經心地壓迫著這群渺小的人類個體。
                          在場的每個人都目瞪口呆地仰著頭。他們的目光從未像現在這樣在重力所在的豎直方向上投射如此遙遠,終于,在這種由空間展現出來的廣闊面前,有人崩潰了。46號搖搖晃晃一屁股坐在地上,開始嘔吐,透明的面罩里濺上一堆穢物。其他好幾個人也站立不住,紛紛向后退,似乎躲在高大的礦場穹頂下面才有安全感。好在揚和羽還算比較鎮靜,他們制止了這種紛亂的局面,并讓大家一起把嘔吐的46號送回了電動車,大家休整一會后,再由揚駕駛著電動車,后面拖著實驗車,從礦坑邊緣的盤旋路上慢慢繞行上來。車爬行了半小時,或許因為有了車體的庇護,重新看到白星的天空時,大家的情緒不再像剛才那樣強烈波動,而是保持著一種十分微妙的平靜。電動車駛出了礦坑出口,完全暴露在天空下,平平極目眺望,眼里除了暗黑的天幕就是純白的地面,兩者交匯的地平線在夜色中看起來模糊一線。這時羽開始注意到了白星的地表。和現有資料記錄的一致,白星的地表由細密的白色巖石構成,非常平整,視野內沒有丘陵,沒有山峰,沒有溝壑,更沒有隕石坑,簡直比無風的海面更加平靜。
                          “我下去看看?”羽請求道。
                          沒人出言反對。羽小心地拉開門跳下車,踩在白色巖石的地面上,輕輕跺了幾腳,又蹲下來摸了摸,粗糙而寒冷的感覺刺刺地透過電加熱的密封服傳來,不禁讓他打了個寒噤。
                          揚也跳了下來,同樣蹲下來撫摸了一下地面,立刻站起來,又向四周望了一圈,說:“可以實驗了,開始吧?!?/div>
                          大伙兒似乎已經將這次上來地面的目的忘了,經揚一說,才如夢初醒,趕緊忙碌起來。所幸本次實驗只是初步測試真實地表真空環境中火箭發動機的性能,要求并不太高。卸開電動車與實驗車的牽引鏈后,47號助手將電動車開離了一段距離,接著開始遙控檢測實驗設備是否正常。大家也各自退后,站在了實驗車側后方的安全距離外,并調低了頭盔面罩的透光率。幾分鐘后,耳機里響起了47號的聲音:“發動機狀態正常,燃料狀態正常,推進系統正常,檢查完畢?!?/div>
                          “點火?!?/div>
                          揚話音剛落,實驗車體后方便射出一股強烈的火光和大量煙氣,幾乎和上次羽賽車時的噴發一模一樣,只是要耀眼得多。實驗車在這種強力的推動下猛地朝前沖去,速度快得驚人,幾乎短短一瞬,就消失在了晦暗的天邊。
                          “時速237公里,距離200米,繼續加速。
                          “時速352公里,距離500米,繼續加速。
                          “時速480公里,距離1000米,繼續加速。
                          “時速626公里,距離1500米,繼續加速。
                          “時速745公里,距離2000米,繼續加速。
                          “時速931公里,距離3000米。燃料已耗盡,呼叫41號,請求遙控制動?!?/div>
                          “制動。完畢?!?/div>
                          啟動時噴出的煙氣已迅速跌落,給白色的地面蒙上了一層細細的灰塵。大家登上電動車,慢吞吞地朝實驗車消失的方向開去,十分鐘后,他們在五公里外找到了已耗盡燃料的實驗車。車體似乎在制動時失控側翻了,靜靜地歪趴著,輪胎磨損很厲害,噴口處也燒焦了一片,但整體依舊完好。
                          “這是白星近千年以來人類能達到的最高速度?!睋P聲音里有一絲激動,卻也透著濃濃的疲憊,“謝謝各位的努力?,F在,請掛車,返航?!?/div>
                          之后的許多年里,羽一邊奔波于各大城市間參加各種比賽賺取高額獎金,一邊和揚他們一道沉迷于火箭發動機的推進研究,也頗有進展。期間,揚轉讓了燃氣輪機推進技術,并停掉了空氣動力學研究,停掉了風洞的運轉,把資金與人力全部集中到自主研發真空環境中的火箭發動機這個方向上來。當然,說自主研發有些不確切,因為他們有一部分知識庫中的古老資料作為參考,像關于第一次實驗中固體燃料暴露出來的燃燒快、不易控制的缺點。
                          知識庫的某些藏匿很深的資料中直接給出了液態燃料與氧化劑的方案,它燃燒速度可控,推重比高,甚至噴嘴、燃燒室等都有現成的示意圖,令揚他們少走了不少彎路。后面幾年,他們陸續在地面上又進行了幾次秘密實驗,火箭發動機的推進持續時間越來越長,達到的最高速度記錄也在不斷刷新,最近一次的載人實驗,居然突破了每小時三千五百公里,用羽的話來說就是,以后計算速度時不能說小時,得換成秒了。
                          選擇液態推進劑時,揚和羽幾乎沒有爭議地一齊看中了液氫和液氧,一方面基本沒有其他價格低廉的燃料可供選擇,二來白星的地熱發電規模龐大經濟,直接使得電解水獲得液氫和液氧的成本降到了可接受的程度。何況,液氫與液氧燃燒的比沖值高,其他昂貴的燃料未必比它倆好多少。
                          在進一步提速的過程中,他們很快遇到了新的困難:要達到更高速,勢必要多攜帶燃料,而燃料箱一大,立馬結構臃腫,自重大大增加,燃料裝再多,效果也不顯著。
                          “前兩次實驗中就已暴露出了這個問題?!庇鸱治龅?,“我們燃料幾乎多帶了一倍,跑是跑遠了一些,但速度幾乎沒增加多少。雖然我們面對的主要是地面的阻力,不是豎直方向上的重力,但它也和自重成正比,真是不好辦啊?!?/div>
                          “從減少摩擦阻力入手?”揚略微一抬眉毛。
                          “唉,我也想過?!庇饟蠐项^呻吟了一聲,“但現在根本就沒有更好的潤滑油,車體內部的推進機構再怎么折騰,也就只能這樣了?!?/div>
                          “輪子呢?”
                          “輪子?上頭那磨刀石一樣的地面,用來驅動倒挺適合。一快,就磨沒了,你沒感覺?后面兩次,磨得只剩下鋼圈,一剎車就打滑,停不下來,害得我們跟著你多跑了十幾公里?!?/div>
                          “考慮鋪設專用軌道?”
                          羽眼睛一亮,但隨即又暗淡了,“實驗場里搞搞這個還行,可上頭,真空作業,至少幾十公里,太大的設備還運不上去,低溫下能用的軌道材料也沒著落,我們整不起啊?!?/div>
                          揚也思索了一會,無奈道:“看來,我們得再去知識庫找找靈感了?!?/div>
                          知識庫是人們對白星上的“人類實體知識貯存總庫”的簡稱,它最早出現于十萬年前的地球移民船隊上,經歷了一代又一代實體化,最終形成了極大的規模。本來,地球移民船隊起航時,已將人類歷代積累的所有知識與文獻資料全部數字化,貯存在船隊的計算機中,然而在漫長的航程中,人們很快發現,由于量子漂移效應,貯存在計算機中浩繁的信息正以緩慢的速度消失。消失雖然緩慢,但在上百萬年的航程中,其積累將非??捎^,如不加以搶救,人類文明甚至面臨著丟失全部知識的危險。由于大部分人類個體在航程中都處于休眠狀態,無法以地球上的教育方式傳承知識,少數未休眠的決策者只能命令船隊的計算機中樞每隔幾百年定期復制一份知識庫中的內容并淘汰掉舊有的存儲器,但資源消耗巨大,收效還甚微。繼任的決策者在后續的幾十萬年中還陸續嘗試過其他多種數字化載體,仍然沒有明顯效果。在非常宏觀的時間尺度上來看,數據正以驚人的速度在消失,無奈之下,十萬年前的一任決策者做出了“知識實體化”的決定,這個決定,直接造就了現在羽他們所見到的知識庫。
                          知識庫所在的城市很遠,幾乎離宏城有半個白星了,而且,說它“城市”也有些牽強,它只是一個十公里見方的立方體洞穴,就一側面正中央有一個桁道入口,其他方向均是封閉狀態,內部沒有常住居民,只有為數不多的幾個負責交通調度的工作人員。桁道口被巨大的合金門封閉著,雖然知識庫名義上對全體公民開放,但平日里仍舊非常冷清,幾乎看不見人影。
                          “怎么就沒人把它重新數字化呢?害得我們每次都要跑這么遠,真浪費時間?!庇鹫驹谥R庫門口等待驗證身份時,不由得抱怨道。
                      “也不是沒有,各個城市都有些數字化的副本,有些機構也有,但都只有一小部分,不完整,基本上是要什么沒什么,不如來這兒?!蓖瑏淼?7號說。
                          47號也是火箭發動機研究的核心人員,長得瘦小干練,平日里大伙喜歡叫他小飛。
                          “可是來一趟多麻煩啊?!庇鹑匀挥魫灥?,“而且,看到了有用的資料,也不讓往出帶,抄能抄多少?我們算是舍得血本的,帶個相機敢偷偷地拍點,別人呢?當官的不來數字化,倒是掛著‘保護’的名號不讓碰,這堆東西,遲早得壞掉?!疫€是喜歡我以前在城里圖書館看的小副本,就是東西太少?!?/div>
                          身份驗證通過了,守門的工作人員有氣無力地朝他們揮揮手表示允許放行。合金大門打開,露出里頭幽深的走廊。
                          “小飛去V區,羽去U區,我去T區。每隔三小時聯系一次。干糧與飲水帶好,再檢查一遍記錄設備與備用電源?!?/div>
                          “好?!?/div>
                          羽三個沿著走廊往里走到一處大廳,這兒是交通換乘中心,一個工作人員在崗亭里打瞌睡,幾十輛白色的小型軌道車在燈光下靜靜匍匐著。購票后,三個人分別登上了三輛軌道車,向各自的目的地駛去。羽的車帶著他行駛了約兩公里,進入了一架敞篷的升降機,以令人眩暈的速度向地底下沉,一層層帶著燈光的樓層像電影放映機慢速投射的膠片,里頭存儲區巨大金屬圍籠的身影一閃而過。后來升降機停了,軌道車駛出升降機,繼續在走廊里前進。走廊很高很窄,兩邊正是掠過其他樓層時見過的金屬網,密密的網眼后面排布著高大的書架,每一座書架都像一棟多層住宅,有五六層樓高,兩邊敞開,沉沉地露出上面擺放的黑黝黝的“書刊”。
                          軌道車在金屬網旁的一扇小門邊停住了。羽緊緊背包,跳下車鉆進小門,開始小跑著搜尋目標書架。雖然每個大型區域、樓層都已標明了知識的分類,每棟書架的側面也用油漆鮮明地刷上了各種詳細分類的子類,但每個子類所擁有的書刊數目仍然是驚人的。羽跑過近三十棟“書樓”后,已經有些氣喘吁吁,于是放慢腳步,一邊走一邊張望,又走了約莫半公里,才在書樓側壁上看到熟悉的子類號。羽卻不忙攀登書樓的扶梯,而是仰頭逐層仔細辨認了一下每層樓梯口掛的更詳細的子類標牌,確認沒有要找的內容,才又奔向下一棟書樓。如此又過了三棟,羽才抓著鐵扶梯爬上其中一棟的第五層,走過走廊鋪設的哐啷作響的金屬網地板,來到一排排一人多高的書架前。這排書架和其他大多數書架一樣很久沒人光顧了,上面厚積了一層灰塵,金屬網地板上還零星散落著少量生活垃圾,像是很久以前的讀者留下的。羽吹掉一排書脊上的灰,借著走廊里的燈光挨個辨認,最終費勁地抽出了一本書。
                          書的封面刻印著陰文的書名與分類編號,書名和書本身的顏色一樣,都黑沉沉的不起眼。翻開封面,里頭薄薄的金屬書頁卻略有些紫藍色光澤,文字以約六毫米見方的尺寸緊密地刻印于其上,筆劃深約二毫米。由于文字顏色與書頁的底色差異不大,肉眼閱讀起來比較困難。這種書的材質據說是某種硬質合金,在通常條件下,可長期保存達千萬年。
                          這方圓十公里洞穴中堆積的數量驚人的硬質合金書刊正是十萬年前地球移民船隊上的實體化知識庫,當時,面臨知識丟失的窘境,決策者一面迅速調集所有可用的重金屬資源來熔煉合金鑄造書頁,一面從海量的數字化知識庫中優先甄選出數學、物理、工業、生物、經濟、環境、建筑、藝術等大量基礎學科知識,邊整理邊刻印,耗費了上千年時間才分類刻印完畢。不過,盡管體積巨大,但實體化的書刊仍然只是海量知識庫中的一小部分,其他未來得及搶救出來的人類知識,包括數量眾多的文學藝術作品,便已隨著時光的流逝,永遠消失在茫茫宇宙中了。
                          “報告位置。T區224層西54號樓?!?/div>
                          “V區,130層西16號樓?!?/div>
                          “U區,12層東257號樓?!庇饝艘痪?,“有沒找到好東西?”
                          “有!”小飛的聲音,“等回去時再告訴你們?!?/div>
                          “還賣關子……”
                          一天下來,羽啃著干糧爬了幾座樓,搬下一本本書刊,翻完后又費勁地一本本塞回去。他記錄了不少之前未接觸過的航空航天方面的資料,但鮮有實用的,不是成本太高,就是當前科技水平達不到。筋疲力盡后他躺下思考了一陣,決定換個區碰碰運氣。他爬下樓,跑回軌道車,乘車回到升降機處,輸入目的地K區的指令,升降機又以令人眩暈的速度向上爬去。
                          羽在164層停下了。這兒明顯比底下的其他樓層熱鬧些,地面上的生活垃圾比較新鮮,有時甚至還能看見其他遠遠的書樓上有一兩個讀者在席地閱讀。長長的走廊里沒有鋪設車軌,取而代之的是兩條看不到盡頭的自動人行道,羽站上自動人行道,馬上覺得它速度有點慢,不耐煩的他開始在人行道上奔跑,身旁隔著金屬網的書樓迅速后退,給他一種正闊步飛奔向知識海洋的感覺,但這種感覺沒持續多久,目的地就一閃而過了,羽趕緊停下腳步,縱身跳到對面道上,險些摔了個跟頭。
                          從自動人行道上返回后下來進入書架區,羽又開始了在書樓間的攀爬與搜索,困了就坐下靠著金屬網瞇會兒,醒了接著翻閱。如此又過了一天,拍攝的資料又積累了許多,電源也已告罄,但仍舊沒什么太有用的東西??纯幢?,已經接近約定的碰頭時間了,羽聯系了一下揚和小飛,決定先返回知識庫的中央大廳。
                          在大廳里等了好久,才見揚和小飛陸續走出來。小飛眼里布滿血絲,卻閃著掩藏不住的興奮,他一見羽,便高高揚起手中拓印下來的一張圖紙,激動地喊:
                          “猜猜我找到了什么?你肯定想不到?!?/div>
                          “啥?”
                          “氣墊船!”
                          加速時,小腹的麻癢感又涌現了。車窗外依然是一成不變的白色地面與深黑色夜空。系著安全帶的羽費力地歪頭看了一眼身邊的揚,他也正被強大的加速度壓得陷在柔軟座椅中,只露出半個頭盔。
                          前進中的車體沒有之前的強烈震感,只有橫向的搖擺,像大海中乘風破浪的小舟。
                          速度表上的數字已經平穩地突破了1.5公里/秒,還在慢慢增加。雖然看不見車尾推進器噴出的烈焰,但從這速度來看,仍可以想象它們全力噴發時的威力。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