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31230_321383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極速(下) 劉嘯

                    2013-12-30 15:01:53
                          這是羽第一回坐上實驗車。以往的幾次載人,都是揚獨自一人親身進行,危險性是存在,卻也大大激發了參與者的責任心。這次羽也躍躍欲試地申請參與試航,見載人條件已基本成熟,而且新的控制系統也需要人員操作,揚也就答應了。此次的雙座實驗車是揚的賽車改裝的,參考小飛搜集到的氣墊船資料,車底加裝了幾個微型火箭噴口,模擬氣墊船的原理抵消掉大部分重力,從而大大減少了摩擦阻力。
                          車體的振動在增強。速度表上的數字突破了2公里/秒,不過已增加得很慢了。
                          耳機里傳來小飛的聲音:
                          “燃料即將耗盡。41號、43號,請報告你們的狀態?!?/div>
                          “速度正常。車體振動未超過預警值。車內溫度增高,未超過預警值。完畢?!?/div>
                          “準備著陸,啟動反向制動。注意安全?!?/div>
                          羽伸手扳動了操縱桿,推進器熄火了,車體略微一沉,似乎碰觸到了堅實的地面,與此同時,車體前方的反推發動機噴出一股烈焰,這道用于減速的火焰像一只無形的巨掌,死死擋在了實驗車的前方。前傾的身體又一次被拉緊的安全帶勒在座位上,恍惚中,羽好像又回到了當日剛進宏城時被攔下的倒霉場合,所幸這次的減速在可控范圍內,還不至于令人受傷。
                          “每秒2.24公里,新記錄!”實驗車停穩后,羽興奮地朝揚喊。
                          揚點了點頭。透過面罩,羽看到他臉上漾起一絲笑意:“不錯。不過,仍然不夠?!?/div>
                          羽頓時大跌眼鏡,驚訝道:“已經很快了老大,你還想多快?”
                          “你有沒有感覺到……”揚停了一下,像在想些什么,又思索了一會,卻改口問,“白星地表重力加速度是多少?”
                          “下面6.2多,這兒可能還大些。咋啦?”
                          揚沉默了半分鐘,咬牙吐出四個字:“還要更快!”
                          一句“還要更快”,讓剛嘗到喜悅的羽和團隊成員們重新陷入絞盡腦汁的局面中。額外裝備的車底火箭發動機噴口已經讓尺寸進一步增大的燃料箱不堪重負,自重再增加,勢必加大車底噴口的功率,又需要更多的燃料與更大更厚的燃料箱,如此陷入循環,速度卻難再提高。后來羽他們抱著僥幸的心態又去了一趟知識庫,在自動人行道上來回奔波,在多棟書樓間反復翻閱,然而也一無所獲。自重問題像一堵嚴嚴實實的墻,攔在了他們的面前。
                          又累又困的羽趴實驗室里睡著了。在夢里,他變成了燃料箱里的一個弱小的氫分子,被旋轉怒吼著的渦輪所驅使,在和強壯的氧分子的結合中爆發出強大的能量,這能量推動他以極高的速度鉆進錐形噴嘴,在狹窄而悠長的導管中飛馳。導管四壁閃著金屬的光澤,像知識庫中的走廊。走廊中的水分子越來越多,一顆顆怒氣沖天,你追我趕,甚至互相碰撞、踐踏,他不得不跳到高處,看著身下的同伴在瘋狂中舞蹈。水滴涌現得更多了,在擁擠之下,他們竟然排成了緊密的隊伍,一面紛亂掙扎,一面被更多的同伴擠向長長走廊的另一端。于是,身下出現了一條流速極快的不成型河流,像移動的自動人行道;他嘗試踏入,卻被沖得打了個旋兒撞飛了出去;他重新溜回,體會著河流的節奏,跟著它跳動,漸漸適應了它的速度。終于,他能夠隨著河流前進了!腳下的水流挾持他平緩移動,他享受了一陣漂流,卻又不甘心總是被動,便往前一蹦,越過許多同伴的頭頂,落入一處新的水花。他發現這樣前進更省力,只要稍稍一用力,就能從迅速奔涌的河流中騰空而起,以更快的速度沖向遙遠的盡頭……
                      “有了!”羽猛然驚醒,蹦起來大喊,“上兩級!”
                          光環出現了。揚所在的第二級火箭發動機已經啟動,盡管車體前方有厚厚的散熱壁作為遮擋,驟然閃現的強光依然從四周透過來,讓第一級內的羽覺得自己正待在一座閃亮的拱門中。
                          “第一級脫離?!?/div>
                          在前方噴口的高溫作用下,散熱壁邊緣開始融蝕。羽扳下操縱桿,車頭傳來猛烈的一震,眼前刺目的光環正在變暗、遠離。兩車間達到安全距離時,羽撤除了被燒得千瘡百孔的散熱壁,透過減光面罩看去,第二級的火箭噴口縮成了一個燦爛的光球,像傳說中的太陽。
                          “第二級初始速度每秒1.93公里。41號,請隨時報告狀態?!?/div>
                          “航行正常。車內溫度正常。完畢?!?/div>
                          “第一級進入自然減速狀態?!庇鹨矆蟾娴?,“燃料消耗80%,脫離動作順利完成?!?/div>
                          “第二級繼續加速。秒速2.5公里,燃料消耗50%?!?/div>
                          “秒速2.3公里?!?/div>
                          “秒速2.4公里?!?/div>
                          “秒速2.5公里?!?/div>
                          “突破每秒3公里沒懸念,這下該滿意了吧?!庇痖L長出了口氣,舒服地仰在椅子上。這一刻,他和大伙一樣都沉浸在即將成功的喜悅與成就感當中,羽甚至猜想,即使是那位平時不茍言笑的揚,此刻端坐在飛馳的第二級實驗車上,恐怕也抑制不住對突破新記錄的激動吧?
                          誰也沒想到,就在此時,意外悄悄地發生了。
                          “車體振動增強,接近預警值?!毙★w最先發現了異常,“41號請注意,請報告你的狀態?!?/div>
                          沒有回答。
                          “車體振動突破預警值!41號,立即減速!”小飛聲音已發抖,幾乎是尖聲叫喊。
                          仍然沒有回答。
                          大部分人還呆呆的沒有明白發生了什么事。羽也驚呆了,然而他在短短半秒鐘內就反應了過來,腦海里模模糊糊閃過“低頻共振”四個字。沒有任何猶豫地,他撳下了重新點火的按鈕,然后猛力一推操縱桿。第一級實驗車尾部噴口重新射出明亮的火焰,本來已經慢下來的車體一抖,又一次開始加速向前飛掠。
                          “43號已重新點火,呼叫41號,請回答!”
                          “47號呼叫41號,請回答!”
                          對于他們這群初次踏入高速領域的探索者來說,低頻共振是個陌生但殺傷力不容小覷的危險因素。之前慢速時,它的危害程度尚未凸顯出來,可隨著速度的提高,共振頻率逐漸合拍,對乘員的生命產生了直接威脅。羽此刻心急如焚,他盡管重新啟動了火箭發動機,但仍然無法趕上一直在加速的揚,前方的光球越來越遠,像正在消失的希望。
                          漫長的十幾秒,長得像足足一個世紀。
                          耳機里終于傳來了揚微弱的聲音:“41號……報告……”
                          “堅持??!”羽大吼,“快減速!”
                          此時,第二級的速度已接近每秒3公里。耳機那頭揚的呼吸聲異常沉重,似乎正在忍受著極大的痛苦。
                          “41號注意,第二級燃料剩余10%,請盡快關閉主發動機,啟動反推裝置?!?/div>
                          沒有回答。
                          “41號,你的燃料剩余5%。請回答?!?/div>
                          仍然沒有回答。
                          “41號,你的燃料已經耗盡,進入自然航行模式。請回答?!?/div>
                          短短的二十秒內,全速前進的第二級轟然耗盡了最后一點燃料,前方閃亮的光點變得暗淡了,仿佛夜空中的螢火蟲。追趕的羽與駐守的小飛都非常焦急。羽一邊不斷呼叫,一邊全力追趕。又過了幾秒鐘,耳機里終于又聽見揚的聲音,微弱得幾乎聽不見:
                          “41號報告,振動正在減弱……發動機已關機……”
                          耳機里,小飛如釋重負般松了口氣。
                          “……已進入失重狀態……”
                          本來也已打算舒口氣的羽,聽到揚的最后一句,一瞬間覺得極度不妙,頓時心又提到了嗓子眼。與此同時,剛打算回話的小飛也驚叫起來:“第二級沒有減速!天啊,他飛起來了!”
                          如果沿途有觀測站,它們一定會忠實記錄下此時的情景:第二級實驗車的發動機已全部關閉,可它卻無視白星的重力,水平懸浮在真空的曠野中,高速行進,沒有絲毫減速。艙內已完全失重,漂浮的灰塵在微光里隨性舞蹈,仿佛慶祝終于脫離了重力的束縛。這是達到第一宇宙速度的奇觀!
                          可是這奇觀,現在卻代表著死亡。
                          沒人知道揚究竟忍受了怎樣的痛苦。第二級的發動機噴口已完全看不見亮光了,只有白色的底盤燈還在艱難地閃爍。前方暗淡的光點越來越遠,讓全力追逐的羽首次體會到了深深的渺小與無力。駐扎在豎井口附近的小飛他們因為距離過長,無線電通訊已近中斷,現在耳機里只剩下揚的沉重呼吸,似乎仍在半暈迷狀態中掙扎。
                          羽機械地一遍遍地呼喊:
                          “呼叫41號,請回答?!?/div>
                          終于,耳機里又傳來一聲輕輕的呻吟。
                          “41號,請返航。重復,請返航!”羽精神一振,提高了嗓門。
                          “我……已無法返航?!?/div>
                          羽心里猛地一痛。盡管早有預感,但最不愿承認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41號報告,車體已離開地面,正在持續升高。振動基本消失,速度每秒3.02公里?!睋P吃力地停頓了一下,“燃料耗盡,無法啟動反推裝置。 其他狀態……正常?!?/div>
                          “別說了?!庇鹧蹨I不禁奪眶而出,“第一宇宙速度是2.9,你早算準了是不是?你堅持要載人,堅持自己來,堅持要坐頭上這一級,你早就打算進行近地軌道航行了,是不是?”
                          揚沉默著,似乎默認了。
                          “那你為什么不早告訴我!”羽大喊,“反推發動機應該獨立供料的!減震裝置也要再增強,還有失重的固定。嗚嗚……現在說這些都晚了……”
                          “探索,總要有人做出犧牲?!睋P的聲音恢復了一絲往日的沉穩,卻又有說不盡的蕭索,“我承認,我對危險的估計不足,可我不后悔,因為我飛過,這……也許是我應該付出的代價吧?!?/div>
                          羽想抬手抹抹眼睛,卻被面罩擋住,只得無奈地捶了一下座椅把手。
                          “這么多年來,我們名義上是追求地面上的高速,但我們的研究實際上已經進入了航空航天領域,只是我不能明說這一點,因為,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我們一樣,有足夠的勇氣仰望星空。
                          “長久的流浪,在人類的基因里深深種下了逃避的種子,他們不敢嘗試飛翔,甚至畢生都不敢想象一次??墒?,永恒的家園只有墓場,洞**的贊歌又怎能比得上遠航的號角?我希望有一天,人類能夠坦然面對深邃的宇宙,能夠勇敢地飛向璀璨群星,這一切也許非常遙遠,但幸運的是,我們跨出了第一步。這顆用生命造就的衛星,便是后來者的燈塔。
                          “時間不多了?,F在高度還在增加,電源與氧氣會很快耗盡,第二級即將進入白星背面,無線電聯系也將中斷。再見了,朋友們,很高興曾在一起共事,謝謝你們?!?/div>
                          最后一句,他是對包括羽和小飛在內的全體人員說的。
                          遠處微弱的光點漸漸融入了地平線,再也看不見了。此刻,羽的實驗車燃料也行將耗盡,車身觸及地面,開始急劇減速,和地面擦出大片火花。車身還沒停穩,羽便扯開安全帶,推開艙蓋跳出來,在地面上跌跌撞撞地狂奔,一邊跑一邊語無倫次地喊:
                          “不要!還有辦法!41號,朝上面扔東西,有多少扔多少,要不跳車也行?!?1號,請返航,請返航……”
                          一個踉蹌,羽摔倒了。一瞬間他似乎被抽盡了全身的力氣,滾了兩滾,竟再也爬不起來。靜寂中,只有他低聲的呢喃:“41號,等等我們……”
                          羽仰天躺在雪白平整的地面上,呆呆地望著遙遠的夜空。在這個角度上,他似乎覺得自己浮在了大地與天空的夾縫中,整顆白星都被拋在身后,前方是宏大的宇宙,宏大得令人一無所知。一剎那,羽忽然對身后白星數以萬億億噸的質量產生了強烈的憎恨,這些可惡的質量產生了愚蠢的引力,將一切吝嗇地吸附在地面,不但阻止著他的前進,還束縛著整個人類文明。他企圖向宇宙撲去,可用盡力氣也無法掙脫引力的枷鎖,一切掙扎均是徒勞,熱量正被身后的地面迅速吸去,來自太空的寒冷像針扎般滲入身體的每一處,仿佛要將意識從生命中剝離?!麩o聲地哭了。
                          可怕的冷寂籠罩了一切。不知過了多久,小飛他們駕車趕來,扶起幾近崩潰的羽。羽斷斷續續講述了揚的遺言,震驚悲痛之余,他們一字排開肅穆站立,面對揚消失的方向,默默致哀。
                          “我們會來的?!庇鹨а缹ψ约赫f。
                          背后的地平線上,一顆閃爍的星星冉冉升起,劃過遼闊的夜空。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