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40121_321386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昆侖(上) 劉洋

                    2014-01-21 10:06:44
                          “田襄子,田襄子!”孟勝用竹簡敲著案牘,提高了音調喊道。
                      在一座簡陋的竹屋中,跪坐著十幾個十歲左右的小孩。其中一個正望著窗外,愣愣地發呆,也許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臉上偶爾不自覺地露出微微的笑意。
                      “嘿,叫你呢!”鄧陵用手肘輕輕地碰了下田襄子。
                      “啊,”田襄子突然回過神來,慢悠悠地站起來向孟勝鞠了一躬,說道,“巨子大人有什么事嗎?”
                      “哼!‘力,刑之所以奮也。力,重之謂?!谓??”孟勝板著鐵青的臉問道。
                      “哦,這句話啊,我想想啊……”田襄子用手撓了撓后腦勺,看著窗外,突然彎腰拾起一塊石子扔了出去。一個黑影撲騰著從茂盛的枝葉中竄起,哇哇叫了幾聲飛走了。小屋中頓時掀起了一陣騷動。田襄子歪著脖子說:“你瞧,要把石子扔出去,就要用力。石子不會一直飛,最后掉到地上了,也是因為力。大人,你說是不是???”
                      孟勝看著田襄子,無奈得嘆了一口氣。這是他所有學生中最聰明的一個,太聰明了,簡直都不知道該怎么教他。而且,他還經常提出一些稀奇古怪的問題——也不知道他腦子里成天都在想些什么。
                      “大人,我有一個問題?!碧锵遄油蝗晦D過身來。
                      孟勝眉頭一直跳,有一種不祥的感覺。
                      “既然萬物的運動都是力之所致,然則日月星辰,繞行不息,又是依賴什么力呢?”
                      “哦,這個嘛,乃是元力所致?!泵蟿儆趿艘豢跉?,“天地有道,萬物都要循道而行。圓是天地的本源,我們的大地就像一個雞蛋一樣,所以萬物都要掉到地上,就是為了使之符合圓的形狀。日月星辰同樣要按照圓形運轉,以符合天道。維持天道的力,就是元力?!?/div>
                      “哦……這樣啊?!碧锵遄踊腥淮笪虬汩L聲應道,正想問“為什么圓是天地的本源,而不是方呢”,突然看到巨子一雙大眼狠狠地瞪了他一下,連忙坐了下來。
                      不過很快,田襄子又進入了神游的狀態。明天就是近月日了,田襄子一想到這個,頓時覺得全身上下都變得輕飄飄的,心也越發快速地跳動了起來。
                      昆侖山,高萬仞,其上云霧繚繞,白雪皚皚。不時有雷鳴般的轟響從山中傳出,令得一時間天地震動,百獸惶惶。特別是每個月的初八,山中更是轟鳴不絕,周圍百里,飛沙走石,風云變色。
                      昆侖山下,有一個近萬人的大村寨。寨子的中央,是村里的先祖祠堂。一個穿著褐色麻衣的白須老人,正在祠堂前閉目跪伏,低聲默念著:“墨家師祖和三位師叔在上,徒孫無能,秦軍追逼,致使我墨家分崩離析?,F徒孫自領一脈,已于昆侖山下隱沒一年有余。唉,幾年動蕩,不想天下已盡入秦之口也。我輩唯有暫避其鋒芒,待日后尋得時機,再光復我派。必不使我墨家道義斷絕……”突然間,他抬起頭來,望著窗外,大聲喝道,“誰?!”
                      “嘿嘿,巨子大人,是我啊?!币粋€少年嬉笑著從窗外站起來。
                      “田襄子,墨規有訓,門徒非祭祀不能擅入祠堂,你可記得?”老人冷冷地訓斥道。
                      “我現在沒入??!”田襄子一副驚詫的樣子,“難道窗外也站不得嗎?子曰:罪,犯禁也。不在禁,雖害無罪。我現在應該沒犯禁吧?”
                      老人板著臉看著田襄子,后者也一臉無辜地看著他。半晌,老頭終于憋不住笑道:“你個小賊,進來吧!”
                      “這可是巨子大人您叫我進來的啊?!碧锵遄哟蟛竭~入,隨手拉過一個草墊坐了下來。
                      突然間,一陣悶響從地下傳來,祠堂晃動了幾下,從房梁上簌簌地掉落了幾絲灰塵。巨子孟勝望向窗外,皺著眉頭問道:“今天是近月日,你不在家里老實待著,跑這里來干什么?”
                      “正想和大人討論這個呢?!?/div>
                      “討論什么?”
                      “近月日??!”田襄子頓了頓,說道,“大人昨天說過天道,可是大人難道不覺得,今天將要發生的事,與天道有違嗎?”
                      第一聲轟響的余音尚且未絕,就在此時,又有隆隆之聲陸續傳來。這時,村民們都已關門閉戶,進入了自家的地窖里,靜靜地等待著。風漸起,不知從哪里吹來的風,呼嘯而過,發出尖利刺耳的聲音。天空中,一輪大如冠蓋的月亮正從遠處緩緩移來。它幾乎占據了半個天空,一眼望去,其宏偉之勢不禁讓人心生震怖。
                      祠堂內的兩人也默然地望著天空,同時不自覺地靠在了身邊的屋梁上。一群烏鴉驚叫著從林中竄起,往遠方飛去。
                      來了,那個時刻就要來了。
                      月亮緩緩地在天空中滑行著,越來越近,越來越大。到最后,終于占據了整個天空。
                      狂風已然大作。風從四面八方涌來,沖擊著緊閉的門窗。盡管是經過反復加固的房屋,此時也劇烈地搖晃起來,吱吱呀呀,隨時都會倒塌一般。
                      慢慢的,一種奇妙的感覺出現了,全身好像泡在水里似的,軟綿綿的,渾然使不上力氣。田襄子突然用力在地上一按,身體竟然晃晃悠悠地飄了起來,他兩手胡亂揮舞,激動地喊道:“快看,我會飛!”
                      孟勝一臉怒容地把他拉了下來,“不許胡鬧,抓穩坐好!”
                      他只好吐了吐舌頭,無奈地坐了下來。
                      大地突然猛地一晃,一聲巨響仿佛在耳邊炸開。塵土四濺,屋頂的瓦片互相撞擊著,在空中紛飛。地面仿佛活過來一樣,波浪般涌動著。屋梁如蛇一樣扭動,田襄子幾乎快抱不住了。他把雙腳也緊緊地盤在柱子上,咬緊牙關,奮力支持著。
                      風暴最盛的幾分鐘到了。
                      啪的一聲,前方的墻面裂開了,一個大縫口迅速地撕開。在一陣顛簸中,整面墻忽的躍到了半空中,然后嘩地解體了,露出了墻內用竹片和纖麻編制出來的架子。
                      田襄子瞇著眼向遠處望去:什么也看不清,四處全是亂串的沙石,它們在天地間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洪流,奔涌著,呼號著。只有一個巨大的黑影在沙幕中隱約顯現出來,它高聳入云的巍峨身軀,此時也仿佛正在微微地搖動著。他腦中突然涌現出一個奇怪的畫面:一只巨大的手正握住那昆侖山的山脊,用力地向上拔。
                      他被晃動得有些頭暈,不由得閉上了眼睛。
                      一個時辰之后,一切都安靜了下來。人們開始從地窖里爬出來,看著變為一團亂麻的屋子嘆息著。不知從哪里傳來了門框摔在地上的聲音。幾個腦袋從空洞洞的窗戶口里伸出來,呆呆地望著天邊逐漸遠去的月亮。
                      “剛才,元力消失了嗎?”田襄子拍拍身上的塵土,忍不住問道。
                      “恰恰相反,剛才的一切,正是元力的作用?!?/div>
                      田襄子不解地看著對面同樣蓬頭垢面的老頭。
                      “我說過,元力的作用是使萬物合為一圓?,F在月在近處,它也是一圓。于是天地間二圓相爭,元力欲使二者合為一大圓。此間之物,自然會飄忽其間,不知所往了?!?/div>
                      “那么大人,如果現在天地間只有地這一圓,那么萬物都會下而墜之了?”
                      “正是如此,這便是所謂的重?!?/div>
                      “那么請問,飛鳥為何能不墜于地?”
                      “這是因為它有翅膀,可以乘風而行?!?/div>
                      “大人,”田襄子突然眨了眨眼睛,湊近了問,“如果有一物,沒有翅膀,也不必乘風,便可跳出天道元力之束縛,應該何解?”
                      孟勝愣了一下,突然恍然大悟,怒聲喝斥道:“你偷偷去過禁地了?”
                      “襄子,我不敢跳?!编嚵觌p手牢牢地抱著老榆樹斜向上伸出去的樹干,用顫抖的聲音說道。
                      “沒事,你看那邊地上全是厚厚的樹葉,摔不著的?!闭f著,田襄子借著樹枝一蕩,輕巧地落在了圍墻的里面。落地之后,他向前走了幾步,四處看了看,又向后面喊道:“快點,現在沒人!”
                      “哎喲……”后面傳來一聲悶響。
                      田襄子看著鄧陵拍了拍屁股從地上爬起來,連聲催促道:“走,過一個時辰天色就大亮了,又會有人進來了?!?/div>
                      “這里面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一個樹林子嗎?”
                      “不是樹林那么簡單。你說為什么巨子大人把這里設為禁地,不許我們進來,而且每天都有工匠絡繹不絕地進來,你不想知道他們在做什么嗎?”
                      田襄子一邊用手撥開叢生的蓬蒿,一邊向前走?,F在天剛蒙蒙亮,四周的野草和樹枝上都凝滿了露水。不一會兒,兩人的全身都濕透了。
                      終于,他們來到了一條小路上??绰飞系狗囊安菥椭?,這里經常有重物運輸往來。沿著路往樹林深處走去,慢慢的視野變得開闊了。突然,田襄子停下腳步,看著路旁一棵被砍倒的樹干,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怎么啦?”
                      “你看,這里到處都是這種樹。很多已經被砍倒了,只剩下樹樁。你以前見過這種樹嗎?”
                      鄧陵靠近仔細地看了看,搖了搖頭。
                      “這樹也奇怪了,枝干如此纖細,竟然能長到七八尺高,而且你看,天哪,好大的果實!”田襄子指著樹頂處一個圓滾滾的龐然大物,驚呼道。
                      那果實在樹頂像葡糖一樣長成一串,通體渾圓,外表淡黃。它們每一個都有大約一尺見方,與纖細的樹干形成了鮮明的對照。田襄子用手搖了搖樹干,它軟軟地左右擺動了幾下,又恢復成直立的形狀。
                       
                      繼續向前走了幾步,一轉彎,前面突然出現了一片空地??盏厣?,剛才那種奇怪的果實堆起了數米高的一個大堆。旁邊還有一些用竹筒連接著的木制風箱。
                      田襄子饒有興味地上去推了推風箱,拉桿帶動著鼓風片開合著,氣流在竹筒中飛速地穿行而過,發出嗡嗡的聲音。在進風口處,一根竹管向外延伸出去,插入了一個圓形果實之中。把果實取下來,田襄子伸手進去探了探。
                      里面是空的。
                      他走到一旁,抱起一個完好的果實。起身的時候差點摔一跤——這果實被一根麻繩拴在了地上。他蹲下身解開麻繩,一不注意,這個果實竟然筆直地沖著天空飛去。他嚇了一跳。抬頭望去,眨眼之間,目光中已經只剩下一個小黑點。那小黑點越來越淡,很快消失在視野中。
                      “這果實完全沒有重量,反而會飛?”田襄子激動得低聲呢喃著。
                      “我看我們還是走吧,馬上就要來人了?!编嚵暝谝慌跃o張地說。
                      抬頭望天,一縷金色的陽光從枝葉叢中透出來。天色已經大亮了。
                       
                    手記1
                      【猜測一】萬物都受到元力作用,但是可按元力的方向分陰陽兩種。陰者下墜,陽者升騰。
                      【解釋】圓果凝聚萬物中的陽屬性之物,其總的元力向上,故而可以上升。
                      【疑問】為什么元力的方向會分為兩種?是什么決定了事物所受元力的方向?
                       
                      “你這是要干什么?!”孟勝看著眼前的古怪之物又驚又怒,簡直快說不出話來了。
                      四個圓圓的金黃色球體被捆綁在一起,下方懸吊著一個拖車大小的竹籃。竹籃邊緣用兩根粗繩系在一旁的樹干上,在繩子的拖拽下,整個籃框斜斜地向上晃動著。
                      “你把這邪果綁在這里干什么?趕緊把它放走!”
                      “邪果?為什么?它有毒嗎?”
                      孟勝閉上眼,緩了一口氣。良久,他才鄭重地說:“天地萬物,莫不遵循天道。因力而起,力竭而落。而此物不僅不受元力束縛,反而無端有上升之勢。此其一邪也。襄子,你過來看?!彼∠掳l簪,用力向綿軟的果皮插去,一陣嘶嘶的聲音從破口處傳來。田襄子把手放在洞口處,只覺得一股強烈的氣流從中噴涌而出。
                      “充滿其間的便是邪氣。你往后退!”他拿出火石,點燃了一根枯草,退后幾步,把枯草扔到了出氣口。轟的一聲,一股數米長的烈焰竄出,像一條紅色的大蟒蛇?;鹕咴诳諝庵刑S著,隨風劃出妖異的軌跡。轉瞬間,火焰又消失了。
                      “很好玩,不是嗎?”田襄子看得睜大了眼睛。
                      孟勝嘆了一口氣,“總之,你以后少碰這種邪氣之物。還有,不許再進禁地了!”
                      “巨子大人,我昨天仔細想過了。也許并不是此物不循天道,而是我們把天道搞錯了!”田襄子反駁道,“那樣的話,這就不是什么邪物,而是我們領悟真正天道的一個機會?!?/div>
                      孟勝聽得一驚,“此乃祖師親傳下的天道,豈能有錯?以后休得再說這樣的胡話了!”
                      “子在經上曰:‘巧傳則求其故?!y道我們面對這樣的邪物就只能避而不見,而不求其緣故了嗎?”
                      “你……好,那我且問你,你剛才做的那個東西,到底有何用途?”
                      “我試過了,四個圓果,足以承受一個人的重量。只要切斷麻繩,人便可借此扶搖而上。若欲返回,只需割破一個果皮,便可讓其緩緩而落?!?/div>
                      “襄子啊,難道你不知‘子之為鵲也,不如匠之為車轄’的道理嗎?”
                      “我當然知道。所謂‘利于人謂之巧,不利于人謂之拙’??墒谴笕?,此物新制,又焉知它不利于人呢?”
                      “唉,你啊……”孟勝苦笑著,終于沒有再說什么。有這樣的弟子,究竟是墨門之幸,還是墨門之禍呢?他心里想著。也許他說得對……這時候,他心里不知為何浮現出了祖師墨翟的模樣。
                       
                    手記2
                      【推演】如果萬物分陰陽兩種,則可能有三種情況:其一,組成事物的成分中有陰有陽,二者所受元力方向各異,上下撕扯,致使其自動裂解;其二,即使有某種未知力量把它們凝結起來,那么當其中的陰陽二者同量時,此物便可不受元力束縛,懸浮于空中;其三,即使組成其中的陰陽兩者不等,事物也應有趨向性,陽屬部分位居其上,陰屬部分沉墜其下,不管如何顛倒,它總是會恢復此種取向。
                      【結論】從未在世上看到以上三種現象中的任何一種,故假設一是錯誤的。
                       
                      “敵襲,敵襲!”突然,一陣喧嘩的喊聲從遠處傳來。片刻之后,便有墨家弟子來報:“巨子大人,秦軍來攻!”
                      他微微一愣,隨后心里立刻涌起了一股絕望的情緒。他們終于還是找到這里了!
                      “堅守寨門,決不可讓秦軍攻入!快,我們去看看?!?/div>
                      他一邊沉著臉吩咐著,一邊邁開大步向前走。那戰馬的狂嘯和戰車轆轆的前行聲,仿佛就在耳邊響起。他似乎已經看到,自己和墨門子弟們迅速淹沒在一股洶涌而來的黑色軍隊里,伴隨著烈火焚毀的村莊和滿地的鮮血。但這些不是最重要的。這樣的犧牲,他見得太多了。最可怕的是,墨家道義就此斷絕,天下再無墨門存在。想到這里,他咬咬牙,密密的冷汗從額頭滲了出來。他突然轉身對田襄子說:“你去集合所有四代門徒,退進昆侖山暫避!”
                      “???我不去,我要去守城!”田襄子下意識地反駁道。
                      “快去!”孟勝嘶吼著說,“你想讓墨門斷絕不成?”他喘息著低下頭,看著田襄子,目光嚴峻——在那里,仿佛透出一股重若千鈞的責任與托付。
                      田襄子本來想一口回絕。為了天地間的道義,對抗殘暴的秦軍,這是每個墨家子弟心中最崇高的使命??墒强吹骄拮幽巧畛恋哪抗?,他猶豫了。很快,他就做出了決定。他咬著牙,一轉身向后跑去。那里有一條上山的路。
                      孟勝長出一口氣,臉上竟然露出了一絲微笑。
                      用土石和巨木建造的寨門,正被潮水一般的黑色人流沖擊著。那人流仿佛無窮無盡,一波方退,另一波又已經涌了上來。待孟勝趕到時,只見地上和寨門口,到處橫躺著死傷的門徒。
                      “妖火!”他大聲怒喊道。
                      在寨門口的地上,一排排的細孔悄無聲息地打開了。細孔下面,用竹筒連接而成的管道繞過寨門下方,延伸到一個小房間里。這個房間里,密密麻麻地排列著數十個鼓風機,這些鼓風機的鼓風口都連接到一個木制的大轉盤上。大轉盤的邊緣,整齊地卡放著十個金黃色的圓果。圓果向著轉盤中心的地方,插進了一個短截的竹筒。圓筒另一側是用機括封閉好的擋板。
                      與這個轉盤相切的是一個水平放置的木制鏈帶,鏈帶可以循環轉動。其上排列著更多的圓果,三五人各排列于鏈帶兩側。只聽一聲口令,幾個墨者迅速踩動一個類似水排的木輪,木輪傳動到大轉盤中心處,聽得一陣吱呀的聲音,轉盤慢慢地轉動了起來。
                      在轉盤中心處有一個固定的集氣口,轉盤轉動之后,集氣口的端面依次與外側的竹筒接合。接合之后,隨著咔的一聲,機括開啟,擋板打開,圓果中的氣體迅速涌出,從集氣口充溢到鼓風管道內。
                      “抽!推!抽!推!”鼓風機的拉桿整齊地動了起來,把氣體源源不斷地鼓入地下的管道中。鏈帶兩旁的墨者則不斷地把新的圓果補充排列到上面。隨著轉盤的轉動,帶動鏈帶的傳送,上面的圓果在兩者相切的那一瞬間,準確地卡在了轉盤上。嗤的一聲,短筒便插入了新加入的圓果里。
                      如是循環往復,圓果中的氣體便源源不斷地鼓入了管道之中。
                      與此同時,在寨門外,從地下噴涌而出的氣體帶動了在洞口處的木燧。木燧飛快地轉動,很快引燃了近處的火絨。只見一眨眼工夫,寨門前方就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一聲聲凄厲的慘叫聲從秦軍將士的口中傳出。
                      這些從地下鉆出的火蛇,在戰場上妖異地舞動著。從遠處看去,仿佛是朵朵在黑色的潮水中漂浮著的紅色蓮花。
                      不多時,潮水暫時退去了。
                      孟勝長長地出了一口氣。他看著滿目瘡痍的門樓,疲憊地坐了下來。
                      “大人,我們恐怕頂不住下一波攻勢了……”一個沙啞的聲音從后方傳來。他望向遠方,秦軍并沒有撤軍,而是在整頓隊伍,那些黑色的人影慢慢地移動著。
                      “孩子們撤退得怎么樣了?”他問。
                      “不知道,門樓上沒見到他們。想來,應該已經到山上了吧?!?/div>
                      他點了點頭,似乎頗為滿意。一絲黑色的血從胸口的鎧甲上慢慢地滲了出來。那是來自一支羽箭留下的傷口。箭早已被他拔了下來,傷口處的疼痛已經漸漸麻木了。似乎太安靜了,他突然生出這樣的感覺,安靜得仿佛看到了世界盡頭。一堵無邊無際的墻,緩緩地向他壓下,令他暈眩。就這樣,就這樣了吧。他想躺下,因為身體變得越來越重,每一根骨頭,每一塊鎧甲的甲片,都成了巨大的負擔。天變紅了嗎?他從眼縫中看著半空中那血紅色的云朵,緩緩地飄行。
                      冷風吹過,他全身一陣激靈。不行,現在還不行!他又略微振作起精神,一邊大口喘息著,一邊用力拄著長劍,顫顫巍巍地站了起來。
                      目光中,一切都已經變得模糊起來。他只能看到,那片黑色的潮水又一次向前涌了過來。近了,更近了。
                      “各守其位!”他竭盡全身的氣力喊出了這句話。
                      妖火再次燃燒了起來,可是在那無邊無際的黑潮中,卻顯得那么微弱。
                      “嘭……”撞擊寨門的聲音在他腳下沉沉地響了起來。他的心漸漸地沉了下去。就在這時,他突然覺得刺眼的陽光似乎不見了。一個黑影突然出現在頭頂上。
                      不知從何時起,戰場上突然安靜了下來。秦軍士兵們看著突然出現在半空中的詭異物體,驚呆了。這時候,一個粗壯的聲音突然從半空中傳來:
                      “昆侖神在此!……”
                      他聽出來了,這是鄧陵的聲音。這么說,孩子們都還沒走??!他看著那個漂浮在半空中的竹籃,那些驚恐萬狀的秦軍士兵,突然想仰天大笑。那是一種抑制不住的笑、從心底浮出來的笑。那個少年,他終于還是走到了這一步!他腦海中又浮現出田襄子和自己爭執不下的那一幕。那種執念和堅定,清晰得像要從臉上滲出來一樣。
                      天地開始旋轉,萬物重歸混沌。手中的長劍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音。在意識尚存的最后一瞬間,從眼角的余光中,他似乎看到,那黑色的潮水正在慢慢地散開。
                      午夜,在閃爍的火光下,眾人神情凝重地圍在巨子孟勝的身邊。
                      “秦軍只是暫時退兵了,他們還會再回來的?!泵蟿傥⑷醯穆曇粼谝雇淼目諝饫锫貧栝_。
                      “大人……”田襄子跪倒在孟勝身邊,眼淚慢慢從眼角滑落了下來。
                      “不要哭,今天……我很開心。田襄子,你過來?!泵蟿俚穆曇粢呀浽絹碓轿⑷趿?。
                      田襄子趴了上去,把耳朵附在孟勝的嘴邊。
                      “我錯了,你是對的……從今天開始,帶著墨門一脈去追尋真正的天道吧……”
                      在昆侖山深處的一個山脊,在白雪皚皚的山地上,亮起了點點火光。人們三五成群地圍在火堆旁邊,低聲細語地交談著?;鸲牙锊粫r響起木材的爆裂聲。
                      在住著病人的帳篷里,不時有輕微的呻吟聲傳來,夾雜著一兩句狠毒的咒罵。
                      田襄子抬起頭來,望著已經被踩在腳下的云霧,長吸了一口氣。冷氣灌進了體內,仿佛刀子一樣,割得喉嚨生疼。他不禁劇烈地咳嗽起來。進山已經五天了,他們仍然在繼續向上攀爬。每個人都清楚地知道,要不了多久,秦軍就會再度襲來。在這之前,必須轉移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墒?,這茫茫雪山,哪里又是真正安全的地方呢?
                      他轉入了一個靠山壁豎立起來的帳篷,把手放在火爐上暖了暖。一個墨者掀開布簾,向他鞠躬致意。
                      “巨子大人,山下傳來消息,現在還沒有發現秦軍的蹤跡?!?/div>
                      “嗯,知道了??磥砬剀姸虝r間內是不會追來了,叫他們都撤上山來吧。我們要加快腳步了?!?/div>
                      “是,大人!”那墨者響亮地答應道。過了半晌,他慢慢地抬起頭來,猶豫著問道,“大人,這茫茫雪山,我們到底要去哪里???”
                      田襄子嘆了一口氣:“從明天開始,你帶人在前面探路,看能不能找到一個可以歇腳的地方?!?/div>
                      墨者點點頭,退了出去。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