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40121_321387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昆侖(下) 劉洋

                    2014-01-21 10:11:42
                         田襄子繞過火爐,來到一個小桌子旁。桌子上放著一個瓦罐,里面是一株新植入的“妖果”的幼苗。他把它命名為玉樹。玉樹的生命力極其頑強,他聽山下的探子講,前幾天他們上山時,一路遺落在雪山上的玉樹種子,全都發了芽,有的甚至都已經長到尺許高了。
                      秦軍退兵后,他們就立刻著手安排撤退進山的計劃。除了必要的衣食和工具,帶的最多的,便是這些玉樹種子。他模模糊糊地從這玉樹上看到一絲天道的痕跡,仔細一想,思路卻仍然混亂不堪。一路上,他幾乎沉浸在這樣不斷的思考中,就在剛才,他突然產生了一個念頭。這個念頭在他的腦海中不斷發酵,像野草一樣不停瘋長,向不同的方向不停延伸,和其他現象也逐漸結合起來,變得越來越牢固了。
                      氣,也是有疏密的。
                      這個想法是在上山的過程中,首先由身體感覺到的。越往上走,就越感到呼吸困難。每吸一口氣,都仿佛要耗盡全身的力氣一樣。前進的步伐越來越沉重,人們不得不時不時停下來休息和適應。有時候,那空氣稀薄得簡直讓人覺得窒息。這時,他就想到了玉樹那圓圓的果實。萬物都有疏密之分。木頭可以浮在水上,是因為木質輕于水。那么如果有一種氣,比天地自然之氣更輕,那不就可以浮于空氣之中了嗎?
                      這么明顯的事情,自己為什么早沒有想到呢?他臉上漸漸露出了微笑。
                       
                    手記3
                      【猜測二】元力只有一種,方向都是向下。
                      【猜測三】萬物有疏密。密者所受元力較大,疏者受元力較小。
                      【解釋】圓果中凝聚了極疏之物,在天地間其他密者的排擠下,被迫上升。
                      【定義】輕氣,圓果中凝聚的是比天地之氣更疏之物。
                       
                      他對著玉樹幼苗上剛長出的小粒果實,翻來覆去地觀察著?!拜p氣”是怎么產生的呢?所謂“偏去莫加少”,輕氣的產生,又伴隨著何物的“偏去”呢?
                      他從隨身攜帶的背囊里拿出了一冊竹簡,取出筆刀。筆尖輕輕地落在竹白上,但沒有留下刻印的痕跡。他猶豫著要記下點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該怎么表達。
                      突然,一陣劇烈的轟響在耳邊炸開。隨之而來,強烈的沖擊氣流掀翻了帳篷的門簾。目光所見,在半丈開外,一輛四輪的木制篷車被炸得四分五裂,一個墨者暈倒在車旁。
                      他認得那輛車。那是輸運玉樹果實的貨車。那車和一般的馬車差不多大小,用木板封閉得嚴嚴實實,里面滿載著成熟的圓果。
                      一股淡淡的白霧籠罩在篷車周圍。
                      “怎么回事?”他問道。
                      “他……他說車里有點冷,想點火取暖,結果就……突然炸了?!币粋€墨者驚魂不定地回答道。
                      他走近一點,看著那白霧,用手扇動著聞了聞,沒有什么特別的味道。查看了車上的玉樹果,發現其中有一個果皮早已破裂了。為什么會爆炸呢?皺著眉頭,他靜靜地思考了片刻。這爆炸似乎讓他想到了什么,可是又捉摸不定,模糊不清。
                      受傷的墨者很快被抬到一旁。一個白發的醫者正在對他進行仔細的檢查。
                      田襄子的目光在裂開的玉樹果上游移,那水霧般的白氣慢慢地散開了。突然,一個新的想法擊中了他。
                      “偏去”的,難道是——水?
                      他沉吟著,或許以后有機會可以再試驗一下。不過現在,他環顧四周,長嘆了一口氣。
                       
                      隊伍越拖越長。越往山上走,風就越狂,有時候不得不倒轉身背著風走。身邊經常是深不見底的懸崖絕壁,深谷中白云翻卷,霧氣騰騰。不僅是車,連人行都異常艱難。什么都是冷冰冰、硬邦邦的。
                      往上看去,仍然是陡峭的山體,一眼望不到頂。
                      不能這樣下去了。在山里東躲西藏,終究還是甩不掉秦軍。田襄子望著這茫茫雪山,喃喃低吟著。
                      看來,只有那一條路可走了!
                      “沒有嗎?一個人也沒有?”田襄子再一次問道。
                      沉默。帶著粗氣的沉默。
                      “大人,沒有別的出路了嗎?”一個聲音掙扎著說。
                      田襄子看著那張臉。那是一張絕望中帶著驚恐的臉,或許里面還夾雜著一絲憤怒和無奈,但他已沒有心思去琢磨這些,他也無暇再去顧忌太多。昨天得到的消息,秦軍二十萬,已經在山下集結。領軍的是秦將白起,那是個有名的狠角色。
                      “想想孟勝大人吧。他為了保衛我們,保存我們這些墨家的最后血脈,輾轉千里,戰斗至死。他是為了什么?你們就這么放棄了嗎?你們的勇氣呢???你們的責任呢???”
                      “可是,那可是月亮啊……”那聲音中充斥著驚恐。
                      田襄子的心漸漸冷了下來。他沒有想到,即使在墨家門徒中,對于未知世界的恐懼也如此強烈。不是每個人都像自己一樣,為了探索天地大道而無所畏懼。他突然領悟到了這一點。
                      飛,也許是每個人的夢想,但是也僅止于夢想罷了。真正可以飛翔的時候,人們才發現,原來自己只是一個只敢匍匐在地面上的膽小鬼。
                      “我……我去!”一個厚重的聲音突然顫抖著打破了平靜。
                      “是鄧陵!”田襄子有些吃驚。他沒有想到,第一個站出來的,竟然是鄧陵。這個連從低矮的樹枝上跳下來都不敢的人!上次為了嚇退秦軍,他和鄧陵利用玉樹果低空飛行的時候,鄧陵幾乎全程都趴在籃子里。
                      “拼了!反正都是一死,我們還有什么好怕的!”鄧陵嘶吼著喊道。
                      田襄子微笑著看了他一眼,心里涌起一股暖意。
                      人群漸漸地騷動了起來。
                      登月計劃正式啟動了。半個月后,人們再次聚在一起。
                      “第一船,就我和鄧陵兩個人——我們先上去看看,了解一下情況。你們把東西收拾好,等我們探路回來,便一起前行。秦軍至少還要兩天才能到達這里。我們還有時間?!碧锵遄臃鲋窕@的邊框,目光掃過人群,沉著地說,“我們會盡快趕回來的?!?/div>
                      人們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這個小小的竹籃上。大家屏息著,靜靜地等待著。
                      “好了,解開繩子!”田襄子大聲命令道。
                      一把雪亮的短刀揮過,連接著竹籃和大樹的繩子啪地斷了。
                      眾人頓時一陣喧嘩。
                      竹籃晃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復了平穩。大地飛快地向下退去,視野一下子變得開闊起來。
                      “大人保重??!”田襄子隱隱約約地聽到下面的喊聲,聲音很快變得模糊,終于什么也聽不見了,只有偶爾吹過的風在耳邊呼嘯。還好,他想,今天沒有什么風,要不然竹籃的晃動會很劇烈。
                      奇怪的是,鄧陵并沒有像上次那樣嚇得趴在籃子里,而是木然地靠著籃框坐著。也許上次的經歷讓他不那么怕高了,或者他已經嚇得呆了。
                      “我們真的能飛到月亮上去嗎?”鄧陵突然冷靜地問道。
                      田襄子想了想,認真地回答道:“我不知道。也許月亮是神仙居住的地方,永遠可望而不可及;也許我們做的這一切只是出于凡人的無知妄想,根本毫無意義。但是,如果你相信天道存在,你相信天和地只是這個世界上普通的兩部分,它們只有距離上的間隔,而沒有本質的不同。所有地上的規律,在天上也同樣遵循。那么我們便可以推測,月亮和大地一樣,都只是同樣的普通物質凝結而成的一個大球。那里也許同樣有高山和海洋,有花鳥蟲魚,飛禽走獸。我們可以在那里自由地生活,再也不用擔心秦軍的追擊了?!?/div>
                      “要是那里有比秦軍更殘暴的軍隊呢?”
                      田襄子笑著說:“不管怎么樣,我們都要去看一看,不是嗎?”
                      冷,從未體驗過的冷!田襄子沒有想到,高空的溫度竟然比在極北之地還要低。他蜷縮在籃子的一角,嘴角輕微地顫動著?;@子里帶著睡覺時用的蘆花被,也被緊緊地裹在了身上。
                      他在身上摸索著,正想拿出隨身的竹簡,記下點什么。鄧陵突然瞪大了眼睛,直直地看著前方。他轉過身去,遠方一彎微亮著的龐大弧線正從地面上升起。
                      “快,快降落!得馬上讓所有人升空。要不然來不及了!”田襄子急了,他沒想到月亮來得這么快。
                      明天才是近月日??!
                      難道,月亮繞得越來越快了?他滿是不解地想道。
                      鄧陵急忙扎破一個玉樹果。從扎破的洞中,一股氣流勁射而出。竹籃一邊下降,一邊歪歪斜斜地向著洞口的反方向飛去。
                      啊,不好。得垂直下落才行。這樣下去,不知道會飄到什么地方。
                      竹籃似乎有向遠處飛去的趨勢??粗莻€不停噴氣的果實,田襄子突然若有所思地愣住了。他雙手抱住果實,用力地旋轉了一下。洞口的噴氣方向也隨之轉動,慢慢地,竹籃的軌跡也在空中劃出了一個弧線。
                      一個想法在他腦海中閃過。他放開手,找到另一側的玉樹果,在相反一側又開了一個洞。兩個果實,沖著相反的方向,各自噴射出輕氣來。
                      竹籃搖晃了幾下,打了幾個旋,最后平穩了下來?,F在,它終于可以近乎垂直地向下降落了。田襄子松了口氣,從腰間抽出竹刀,在竹簡上刻畫了起來。
                       
                    手記4
                      【現象】玉樹果噴射出氣流的時候,其本身會向反方向運動。
                      【猜測四】物體在拋離自己的一部分時,剩下的部分會受到與拋離方向反向的力?;蛟S可以把它叫做離力。
                       
                      昆侖山云臺峰,高兩千丈。峰頂處卻仿佛被一把大刀憑空削去了似的,有一個極大的石臺。在這個石臺上,密密麻麻地排放著數百個飛艇。這些飛艇有的用竹條編織而成,僅容三四人;有的用木板嵌合而成,可乘坐二三十人。這都是墨家門徒在這段時間趕制出來的?,F在,他們正在把這些飛艇連接在一起。
                      連接完成的飛艇群看上去像一個亂糟糟的鳥窩,但卻非常結實。一些人開始把捆在地上的一串串玉樹果取下,綁定在飛艇群的上方。不時有人抬頭看看天空,像是在等待著什么。
                      “回來了,大人回來了!”
                      人們齊齊地向上看去,只見一個黑點慢慢變大,最后落在了石臺下方的山腰上。有人立刻向山腰處奔去。
                      “快!加快速度!”田襄子一邊從竹籃中跨出來,一邊朝著前面迎來的墨者喊道。然后他再次看了看月亮,補充道,“多帶點御寒的衣服。一刻鐘后出發?!?/div>
                      “你不告訴他們秦軍的情況了?”鄧陵問道。
                      “不用了?!彼卣f。不用再擔心秦軍了。雖然下降的時候看到,一群黑色的人流正大規模地上山,比他們原來的預計要快很多,但也無所謂了。一刻鐘之后,秦軍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飛升的身影。
                      沒有必要再去擾亂大家本就緊張的心情了。
                      山谷又開始轟響了。震動從腳下傳來,仿佛是整座昆侖山的脈搏在跳動。
                      月近中天。
                      秦軍前進的腳步停頓了下來。他們有些恐慌地面面相覷,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白起拔出了身上的佩劍,大喝道:“不許停,走快點!”
                      “大人……你看!”他身旁的副將一臉畏懼地指著半空。
                      那里,一個龐然大物正在緩緩升空。
                      白起愣了一下,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陰沉著臉說:“取我箭來!”
                      他從身邊接過弓箭,一聲大喝,弓已拉滿。三支箭,一手搭在弦上。突然放手,箭頓時向著半空中飛馳而去。第一支從那飛艇的下面穿了過去,第二支往右偏出,最后一支一直奔行到了飛艇的船身處,卻只是輕輕地和木板碰了一下,便掉了下去。
                      飛艇越飛越高,白起無奈地看著天空中的黑影越來越小,恨不得自己也飛上天空。奇怪的是,他漸漸真的覺得自己快要飛起來了。他憤怒地把劍柄狠狠地跺在地上,卻把自己的身體震飛了起來。急忙抓住身邊的一叢灌木,身體才緩緩地重新落地。
                      看著路旁云霧繚繞的深澗,冷汗不覺從額頭上冒了出來。他轉過身,對著幾個副將說:“六國余孽已經被盡數剿滅,尸骨掉入山谷,不知所蹤。下令,退兵!”
                      田襄子一邊在飛艇群間游走,一邊安撫著眾人的情緒。升空一刻鐘后,所有人都加厚了衣物。呼吸開始變得困難——可是很快就得到了緩解。因為起風了。風是從下面吹來的,穿過船體間的縫隙,搖曳著長串的玉樹果。在這股上升的風力吹動下,飛艇群繼續向著高空飛去。
                      月亮已經占據了他們上方的全部視野。抬頭望去,就像是整個世界壓在頭頂;而腳下,大地已經顯現出一絲弧形的輪廓。
                      田襄子仔細地觀察著月面和地面上的標識物,借以判斷各自的距離和飛艇的速度。首先選取地面上的昆侖山,半刻鐘后,昆侖山已經只剩一個黑點了;然后他發現了一條大河,根據河流的長度,來判斷高度的變化。但是河流很快就消失在視野中,這時候,他開始抬頭看月亮。月亮表面上有一塊塊的亮斑,他不知道那是什么。開始只有米粒大小,后來漸漸變大,現在已經有手掌大小了。他把五指合攏,手臂伸直,放在眼前,用手掌覆蓋住那些亮斑,仔細地比對著。
                      他知道,月亮經過這段區域的時間只有一個時辰左右,所以必須在一個時辰內到達月球,否則就只有再次降落,等下個月了??墒窃俅谓德涞奈kU是毋庸置疑的。他和墨門都冒不起這個險了。
                      隨著時間的流逝,他開始變得有些焦躁起來。
                      他感覺事情哪里不對勁。手掌攤開,對著月面再次比對了一次。沒有變化,一點增大的跡象也沒有!
                      飛艇懸停在空中。
                      為什么停下來了?田襄子強迫自己靜下心來,細細地思考著。
                      飛艇的升力,來自于玉樹果內的輕氣與周圍氣體的元力之差。為什么現在元力之差會消失了呢?難道現在外界氣體也變得極其稀疏了嗎?
                      他深呼吸了幾口,搖了搖頭。月亮的元力吸引了更多的氣體上來,現在周圍的氣體并不稀疏。那么兩者的疏密差異,應該還是存在的。
                      那么,是哪里出了問題?
                      這時候,鄧陵用手抓著捆綁著玉樹果的粗繩,浮在半空中飄了過來,“襄子,大伙讓我來問問你,還有多久才能到?”
                      看著鄧陵漂浮的樣子,他突然眼前一亮,想通了。
                      現在這地方,應該在地月元力的相持點。也就是說,兩個元力剛好抵消了。所有的東西,不論疏密,總的元力都是零,自然就不能為玉樹果再提供升騰之力了。
                      既然如此,如果再上升一點,那么月球的元力就將超過大地的元力。到時候,再進行降落,不就可以降落在月亮上了嗎?
                      可是,現在又如何才能再進一步呢?
                       
                    手記5
                      【現象】在地面上飛起到一定距離時,飛艇失去了升騰之力。
                      【猜測五】元力與物體與源的距離有關。其離源愈遠,元力愈小。反之,則愈大。
                       
                      也許有個方法可以試一試??墒?,萬一不行的話……沒時間猶豫了,他咬了咬牙,下定了決心。
                      他附耳對鄧陵說了幾句。鄧陵點點頭,再飄蕩到飛艇群的中央,大聲喊道:“大家看我的手勢。我一揮手,你們便在每個飛艇上刺破一個圓果。注意,一定要刺其底部!大家準備……”
                      所有的人都迅速找到一個玉樹果,用右手的短刀緊緊抵住了果實的底部。隨后,隨著鄧陵大手一揮,飛艇上立刻響起了陣陣氣流噴射的聲音。
                      飛艇動了——它猛地向上竄了起來!
                      腳又碰到了飛艇的地板,漂浮了許久,現在又可以重新站立了。似乎元力又回來了一樣。田襄子來不及思考這是為什么,只是用手重新比對起月亮上的亮斑來。慢慢的,亮斑已經超過了手掌的大小,每一個亮斑都開始顯現出它細部的形狀。
                      突然,在某個瞬間,整個飛艇群開始翻轉了起來。即使大部分人早已經把身體綁在了船體上,這時候也急忙抓緊了各種攀附物。一時間,驚叫聲此起彼伏。
                      整個世界在旋轉,眨眼之間,天地易位。
                      等到大家從旋轉的眩暈感中回過神來,一切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頭頂上,大地正在逐漸地遠去。漸漸的,已經可以看到整個大地的全貌了:那是一個晶瑩剔透的藍色大球。這景象令大家驚呆了。人們癡癡地看著這美麗的球體,好像不認識它一樣。這一刻,天地都安靜了下來。
                      看著原來稱為“大地”的地方,七國連年征戰不休的地方,過去這么多年一直生活的地方,有著高山和海洋、森林和湖泊,先人所葬、身之所依的地方,現在漸漸的,不可逆轉地向上升去,越來越遠,終于有人忍不住啜泣了起來。
                      田襄子深吸一口氣,悄悄拭去眼角的淚水,向腳底望去?,F在,那些亮斑已經變得非常巨大。在陽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刺眼的光芒。
                      現在,飛艇開始朝著月球的地面降落了。周圍的水汽越來越重,形成如云霧般的氣團。那些水汽是從下面蒸騰起來的,天地間像一個巨大的蒸籠。剛開始,這些水汽還帶有灼熱的氣息,大家只好把全身包裹起來,以免被燙傷。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它們漸漸變得溫熱,不至于讓人無法忍耐。于是大家這才露出了自己的臉,趴在飛艇邊緣,開始仔細探視起下方的月面來。
                      現在終于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些亮斑了。那是一個個巨大的湖泊。在水面上,大量的水蒸氣還在裊裊地升騰著。
                      最后,飛艇群便降落在這樣一個湖泊的邊緣。
                      大地一片焦黑,仿佛剛剛經歷了一場大火似的。在焦黑的地面上,除了一些似乎是苔蘚類植物的殘骸外,就只有滿地的碎石了。
                      他微微有些失望,這里比他想象的要荒涼。不過他很快振作起精神。至少,現在擺脫秦軍的追逐了。他想——或者說,暫時擺脫了。他相信,這里將是他們新的家園,墨家道義將在這里繼續流傳下去。
                      田襄子試著在月亮的地面上走了幾步,可以明顯感覺到,這里的元力似乎比原來的大地小很多。他彎下腰,挖起一些泥土,用鼻子聞了聞。
                      這里的空氣似乎也比地球稀疏一些。
                      他走到湖邊,捧起水洗了洗臉。水位還微微有些溫熱。探足下去,很快就觸到了一層冰涼而光滑的東西。這是什么,他探頭仔細看去,用手摸了摸——竟然是冰。很快他就發現,整個湖面底部就是一塊巨大的冰。
                      當然,他現在還不明白這是怎么回事。直到一年之后,他才完全了解了這一切的原因。每次地月接近的時刻,月球會進入地球的大氣層,與其產生劇烈摩擦,瞬間的高溫會融化月球表面的一層冰,使其成為一個暫時的湖泊。待月球重新冷卻之后,這些湖泊又會慢慢凝固成冰,像珍珠般散落在月面上。
                      人們聚集在一起,一臉迷茫地看著四周?,F在,他們是這里的新主人了。當然,擺在他們面前的,還有很多事要做。
                      要做些什么呢?田襄子想。首先,在天黑之前,得拆散這些飛艇,用帶來的材料搭建一些臨時的帳篷??催@云霧繚繞的天空,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會下雨,這帳篷必須得搭建在一個高地上。他四處望了望,看到了不遠處的一座小土丘,那里正是一個不錯的位置。過一會兒,得組織幾個小隊,四處探探,看周圍有沒有野獸或者是別的什么東西。啊,對了!明天,得把從地球上帶過來的種子種下去,希望能夠順利長出幼苗來。
                      不過不急,田襄子悠然地坐了下來。他拿出刀和竹簡,靜靜地思索著。在這一天,他有太多的東西需要總結。
                       
                    手記6
                      ……
                       
                    手記7305
                      【公式】井(·定)~“地球”~“月球”|三十侖(++)…元力素~“月球”
                      【推演】從上面的公式中可以得到如下推論
                      “地球”……三十侖(++)~元力素|井(·定)
                      【結論】代入元力素,就可以得到,地球重六千三百巨勢。同樣的方法,也可以計算月球自重。
                      “這是田襄子生平寫下的最后一則手記?!惫珜O氏指著展柜中的一片竹簡,輕聲地對女兒說。手記中用了許多古老的符號和標記,小女孩完全看不懂。
                      這時,她突然轉過身,嬌聲說:“不對!你剛才說的故事不對。老師說,我們星球的表面是沒有空氣的?!彼贿呎f,一邊用手從空中抓過一個信息包,展開給媽媽看。
                      那信息包緩緩打開,展現出一副荒涼冷寂的月面景象。
                      “等明年,你學過《新周簡史》就知道為什么了?!惫珜O氏溫柔地撫摸著女兒的頭。
                      “哼,你不說,我就自己去看!”女兒撅起嘴巴,一轉身,化為一股閃爍的流光向遠處奔去。公孫氏無奈地搖搖頭,也撤去了自己的虛擬身軀,順著女兒的方向流去。不一會兒,兩人就來到了歷史影像區。映入她們眼簾的是一個高高壘起的石臺:石臺上不斷發生爆炸,巨大的石塊像溪流一樣,飛濺著向著天空而去。
                      一個渾厚的聲音開始解說:登月之后第二年,新周建國,是為新周元年。從新周五年開始,名為“落石”的龐大計劃正式啟動。計劃是基于這樣的一個判斷:在秦國統一六國之前,公輸盤已經造出了木制機括鳥,按照正常的發展速度,秦國可能很快就會擁有載人飛行器。為了抵御秦國的進攻,巨子田襄子提出,像地球拋射大量石塊,利用反向離力,使月球徹底遠離地球的大氣圈,這樣秦國就無法再飛臨月球了。
                      整個計劃可大致分為三個階段:新周五年至十二年,為第一階段。這個階段,受到技術限制,只能在每個月的近地日,元力最弱之時,利用輕氣炸彈向地球投射石塊。新周十二年至二十五年,由于爆炸力學的迅速發展和炸彈強度的不斷提高,人們開始利用集束壓縮輕氣的爆炸方法,投射時間也逐漸擴大,在近地日的前后十天都可順利使石塊進入地球元力的束縛范圍。新周二十五年至一百零七年,熔融噴濺法開始逐步取代原始的固體投射法。在這個階段,隨著噴濺的速度和規模不斷得到提高,月球軌道開始發生明顯的變化。
                      在計劃的后期,隨著元力學的發展,人們認識到,落石計劃在拯救自己的同時,實際上也拯救了整個地月系統。計算的結果顯示,如果當初沒有實施這項計劃,在一個甲子之后,在大氣的摩擦中總能量不斷減小的月球,就將墜毀在地球上?;蛟S整個人類都將毀滅在這場巨大的災難中。
                      但是,歷史沒有如果。幼年的人類在懵懂無知中,因為一個巧合的舉動,與一場滅頂之災擦肩而過。
                      計劃在新周一百零七年終止。在這一年,首個蝶形探測器到達地球。人們驚訝地發現,秦國早已滅亡,甚至連昆侖山都已沉降為一片廣闊的高原。地球人的技術在這一百年中沒有任何明顯的進步,反而大大地退后了。經大司馬古川提議,墨門討論同意,最終停止了這一持續百年的龐大計劃。至計劃停止之時,月球的總重已比百年前減少了十分之一。其繞地軌道已經近乎圓形——近地點和遠地點的軌道長徑只有約五侖之差了。
                      “月球表面有空氣嗎?”女兒稚聲稚氣地問,“媽媽說有,可是老師說沒有?!?/div>
                      那個聲音停頓了一下,然后說道:“您咨詢的問題與以下資料庫相匹配——‘落石’造成的生態災難。請確認獲取?!?/div>
                      女兒點點頭,然后一個冗長的信息團懸浮在她面前。她皺著眉頭說:“給我摘要!簡單一點?!?/div>
                      那個信息團立刻開始飛快的扭曲著變換形狀,像是在擰干一團飽蘸了水的纖棉。它慢慢地收縮,很快就只有米粒般大小了。這時候,它蜷曲的身體慢慢展開,一段簡短的文字從里面跳了出來。
                      “月球變軌造成的生態災難之‘大氣部分’:遠離地球大氣圈的月球大氣得不到定期的補充,自身元力過小,導致其逐漸散逸。新周一百一十四年起,人類開始移居地下生活。至新周三百年,月球大氣基本完全消散?!?/div>
                      “媽媽,我想到地上去玩?!迸畠和蝗煌现珜O氏的衣擺,撒嬌著說道。
                      “好好,等過幾天媽媽就帶你去玩?!彼⑿χ鴮ε畠赫f。
                      “今天行不行?”
                      “這幾天可不行?!?/div>
                      “為什么呢?”
                      “因為這幾天有地球人在上面呢。我們要和他們玩捉迷藏,好不好???”公孫氏一邊說著,一邊拉過一個直播球,“你看!”
                      在直播球中,一個穿著臃腫的地球人,正在從一個小小的球形艙內蹣跚地走出來。
                      月球上靜靜的。碎裂的礫石散落在黑色的沙土中。四面望去,一片荒涼。
                      阿姆斯特朗扶著欄桿,有些狼狽地走下樓梯,踏上了月球地面。這是人類第一次踏足地球外的另一個星球,他知道,現在有億萬雙眼睛,正通過直播觀察著他的一舉一動。他調節了一下嘴邊的麥克風,有些激動地說道:“That's one step for man,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div>
                      回答他的,只有一如既往的寂靜。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