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40221_321397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薇拉的眼睛 漣漪

                    2014-02-21 10:22:22
                    薇拉.E.1
                      薇拉也許不是個漂亮姑娘,但是這不妨礙她的自豪——或者說是驕傲,因為她有一雙特別的眼睛。哦,那是保育班里最美的眼睛了,簡直像一件精美的琉璃藝術品,卻又絲毫不乏閃著漣漪的靈動,用古代的話說,真是“一寸秋波,千斛明珠覺未多”。
                      保育班的阿姨也特別照顧薇拉。其實班里的小朋友長得都差不多,但是只要抬起頭,每一個保育員都不會認錯薇拉那雙完美的大眼睛。每次體檢成績出來后,阿姨就會對著第一名的薇拉豎起大拇指,發給她更多保養眼睛的藥物。
                      薇拉因此驕傲著,驕傲著自己的不凡。她高高昂著頭,邁著大步走來走去,更加嚴格地遵守保育班的愛眼規則,用所有的心思來保養、珍愛自己的眼睛。
                      保育班畢業的那一周,阿姨們突然宣布,小朋友們不用再做眼保健操,不用再咽難吃的營養品,不用再拿墨綠色的液體洗眼睛,想吃什么吃什么,想玩什么玩什么,想看什么看什么——除了薇拉。
                      薇拉小小的嫉妒了一下,但是保育班的阿姨偷偷對她說,她才是幸運的那一個。
                      后來,薇拉再也沒有見到那些小伙伴們。
                      薇拉升班了,來到了一個她從來沒有到過的地方,這里有更大的教室,相貌差異巨大的人,不再友好的老師,還有各種各樣的眼睛。
                      到這兒,薇拉的驕傲一下子沒了緣由,因為這里的人的眼睛,無論什么顏色都是那么的完美、那么的健康,經過了最精心的愛護,而且薇拉一下子就能看出來,他們平時使用的保養品,也比薇拉在保育班時用的不知高級多少倍。
                      薇拉努力地適應著,最后,她終于發現了自己小小的獨特之處:
                      每一個同學都或多或少有幾個相差五六歲的兄弟姐妹,相貌十分相像。只有薇拉沒有親人。全班只有一個薇拉。
                      薇拉嘗試為這件小事而驕傲,但是最后,她找到的只有悲涼。
                      她變得越來越沉默。夜深人靜的時候,陣陣酸楚涌來,薇拉卻一滴眼淚都不敢流。隨意地哭泣在任何時候都是不允許的。
                      “你們要掌控自己的眼睛!你們唯一的任務,就是讓你們的眼睛變得更好!”尖嗓子女教師在課上一遍一遍強調的話鉆進了薇拉的腦海里,恐怖的制度也讓她一陣陣心寒。
                      薇拉想要重拾驕傲。
                    伊蒂絲
                      伊蒂絲又在近現代史課上昏昏欲睡了。大腹便便的斯旺教授永遠一副自說自話的絮叨樣,完全不在乎一大波睡蟲從他的口中伴著唾液飛進聽眾的腦子里。
                      “喂,喂!”半睡半醒中,伊蒂絲隱隱感到有人在戳她的左肋。兩秒鐘后,她終于反應過來,又是同桌艾德在提醒她——又被瞌睡蟲教授點名了。
                      伊蒂絲趕緊噌地站起來,接著,身后的椅子哐當栽倒在地上。全班哄堂大笑,斯旺教授則面露慍色,“伊蒂絲小姐,請你重復一下我剛剛講的重點句子?!?/div>
                      伊蒂絲當然不知道講到了哪里,但肯定不是她意識還清楚的時候學習的“克隆技術取得突破”那一章。她習慣性地轉向艾德求助,艾德則早已把自己的書推到她面前。
                      伊蒂絲感激地笑了一下,清了清嗓子,開始讀那些劃上了著重號的句子:
                      “……讓卑微的東西產生不安分的思想是很可悲的一件事,他們要么悲哀地死去,要么悲壯地抵抗,再悲哀地死去……選自您年輕時候的轟動性著作《劃時代變革》?!币恋俳z慶幸自己腦子還好使,順便恭維一下斯旺教授。雖然她對那些話有著本能的反感。
                      斯旺教授果然很受用的樣子,點點頭示意她過關了。
                      伊蒂絲松口氣,把椅子拉起來,小心地坐下。作為根本買不起全身醫療保險的現代人,她可不能跟別的孩子一樣動作粗暴、凈做一些危險的動作、斷胳膊斷腿都毫不介意。
                      又過了難熬的十分鐘,下課鈴如約響起。
                      等看著斯旺教授肥得冒油的身軀消失在教室門口,伊蒂絲夸張地打了一個大哈欠,然后大聲問艾德:
                      “你到底是怎么在這樣無聊的課程上保持清醒的?!”
                      “無聊并不等于無用?!卑碌卣f,表情意外的很嚴肅。
                      伊蒂絲湊了過來,盯著艾德看了足足半分鐘,突然咯咯笑了起來。
                      “干嘛?我很好笑?”
                      “我只是覺得,你皺起眉頭的樣子特別好看?!?/div>
                      “拜托……”艾德也笑了一下,“麻煩你以后上課好好聽講啊,以后我不在了你怎么辦?”
                      “那你就一直陪著我,好嗎?”伊蒂絲湊得更近了,期待地眨著一雙大眼睛。
                      “我……”艾德躲閃著,聲音也小了下去,“我以后可能還有別的事……以后再說吧……下面還有課呢……”他把自己埋在了課本后面。
                      伊蒂絲小小的失望了一下。她知道在眼前的男孩子心里,懷著比愛情更重要也更偉大的事情。
                      她記得,在剛剛的那段鉛字印成的冰冷課文后面,艾德用她熟悉的字跡寫下了一句話:
                      “選擇抵抗,就有機會永遠不再卑微?!?/div>
                    薇拉.E.1
                         今天的陽光很好,但是所有的人心里都是冰冷的。
                      因為,今天又是考核成績發布的日子。
                      薇拉和身邊的小凱特緊緊握著對方的手,緊張得輕輕發抖,在她們前面,凱爾家三兄弟則比較鎮定一些。
                      尖嗓子女教師輕蔑地看著他們,把名單拿出來,瞄了一眼,“今天,要處理的有,本恩.E.5、杰克.E.2……凱特.E.6?!?/div>
                      “不!”薇拉身邊的小女孩發出一聲驚恐的尖叫,“不要!不要!我在努力,我會努力的!不要處理我!不要……”
                      幾個全副武裝的黑衣人不緊不慢地走過來,輕而易舉地把她從顫抖的薇拉身邊拉開。
                          小凱特的臉色是那么慘白絕望,不停揮動的手里還攥著剛剛從薇拉身上撕下來的一片衣物。凱特家其他人則在努力掩飾著震驚和不舍,只能靜靜地立在一旁,看著她們的小妹妹被帶走。
                          薇拉的大腦一片空白。漸漸地,恐懼像毒蛇一樣蔓延開來,她終于做好了那個艱難的決定。
                          空無一人的回廊上,薇拉拿出了偷出來的禁藥。
                         “喂,你在干什么?”一個聲音從身后突然響起,把薇拉嚇了一跳。
                      原來是凱爾家和薇拉差不多大的老二:她的愛人凱爾.E.2(下文如無特殊說明,“凱爾”均指凱爾.E.2),他瞪著一雙翠綠色的大眼,不可思議地望著薇拉正準備吞下去的藥片。
                      薇拉臉一紅,把手里的藥藏在了身后,沒有說話。
                      凱爾不由分說,一把把薇拉的手拽出來,用蒼白、骨節突出的手指掰開了薇拉緊攥的拳頭,三片墨綠色的藥片露了出來。
                          “誰讓你吃這種藥的?!很傷身體的不知道嗎?”凱爾認出了它們,眉頭皺在了一起。
                          “我知道?!鞭崩V沽藪暝?,把頭扭到一邊,“偶爾吃一下,也沒事?!?/div>
                          “拜托,這可是給快去參加‘儀式’的人吃的,吃多了除了眼睛,別的地方都會慢慢壞掉的?!眲P爾的語氣柔了下來,“快扔了?!?/div>
                          薇拉沒有搭話,忍著又一股涌上心頭的酸楚。
                          “別怕?!眲P爾好像明白了什么,松開薇拉的手,將她整個擁入懷中,“別怕。全班有那么多凱爾,那么多本恩,那么多凱瑟琳,但是只有一個薇拉。而且你的眼睛那么美,不會被提前‘處理’的。我向你保證?!?/div>
                          在那么堅實的胸膛里,薇拉的淚水再也忍不住,“可是小凱特她……我好怕……被處理的人都會去哪啊……就算一直通過了考核,到頭來還是躲不過‘儀式’……那些人……都會去哪……”
                          凱爾沒有辦法回答女孩的問題,只能將她抱得更緊。
                          在這里,那些眼睛體檢不合格的人,會被“處理”,而成績最好的人,會隨時被叫去參加某種“儀式”。學生們無法準確理解這些名詞,因為沒有人從那里回來。大家只知道,被“處理”是可恥的,而參加“儀式”則是光榮的。對此,凱爾相信兩者可能不會有太大不同,他們的最終歸宿和逃不過的命運,大概就是死亡。
                          凱爾不能對薇拉說這些。
                          還有一件事,凱爾不知道該怎么說:薇拉在震驚中沒有注意到,這次考核第一的凱爾,一周以后就要去參加那個“儀式”了。
                      永別在即,凱爾不怕死,只怕不能再去保護薇拉。
                    伊蒂絲
                          班里一群人在熱切地討論周末去哪里探險,而伊蒂絲依然獨自靜靜坐在一旁,默默等艾德回來。之前,那些孩子還會試圖叫上她一起去,但是每次都得到婉拒后,就沒人再想找這個麻煩。他們暗地里管她叫“膽小的窮姑娘”。
                          伊蒂絲沒辦法反駁。在她小的時候,家境還好,家里人給她買了全身醫療保險,意味著她可以不用那么愛惜自己的身體:除了大腦,哪里都可以很方便地更換。(她不太清楚那些毫無排異反應的器官都從哪里來,大概是什么基因工廠的產物吧。)于是,她就有機會嘗試各種各樣的、甚至有些危險的事。但是后來,父親的失誤使得公司倒閉,經濟來源一下子斷了,也就沒有足夠的錢去支付后續的保險金額。也就是說,再過五年,她的生命就失去了基礎的保障,只能從現在開始小心一點,在這個日漸危險的世界里保持健全。
                          有一個衣著十分樸素的女孩子從她身邊走過,用略帶幸災樂禍的眼神看了她一眼。
                          伊蒂絲知道她叫海緹,成績非常好,是極少數能跟他們一起上課的、沒有購買醫療保險的同學。海緹對其他同學總是帶著一絲妒忌的仇視。
                          那些窮苦的孩子,從小就沒有購買醫療保險的條件,很多活動都無法參加,甚至有些學校和單位都明文禁止那些人入學、工作。他們被視作是沒有“冒險精神”的廢人,受盡歧視,而且所受的痛苦比其他人多得多,壽命也不長?!吧倍?,正在這套昂貴的醫療保險的“幫助下”,變得越來越不公平。
                          如今,伊蒂絲馬上也要加入那個圈子,那個被上流社會、被整個飛速發展的世界拋棄的圈子,也不怨海緹那時不時的戲謔。
                          即使這樣,艾德也沒有選擇離開她。當然,兩人雖然青梅竹馬,其實卻并沒有真正在一起。想到這里,伊蒂絲苦笑了一下。伊蒂絲知道艾德對她的關切是真心的,但是總是若即若離,就好像……就好像怕自己會傷害到伊蒂絲。
                          當然,艾德從來沒有做過那種事,他也從來不會讓伊蒂絲自己孤單地待很久——除了這一次。
                          伊蒂絲看看手表,知道艾德回來還早,但是她仍然強迫癥一樣隔幾分鐘甚至幾秒鐘就看一下。外面,夏天的世界像靜止了一樣寧靜,一絲撩動樹葉的風都沒有。但是,伊蒂絲感到十分不安,隱隱地,她覺得有什么事會發生。
                          遠遠的天邊傳來一聲悶悶的轟隆,坐在窗邊的伊蒂絲卻覺得仿佛在耳邊炸響。
                          咚咚咚。
                          有人在急切地敲著窗戶。伊蒂絲一抬頭,一個臉色蒼白、身材瘦削、穿著破損無菌隔離服的人正趴在窗戶上盯著她。
                          伊蒂絲一哆嗦:她不會認錯,那張臉是艾德的臉,尤其是那雙翠綠的眼睛,曾那么多次溫柔望著她的眼睛。但是,凹陷的臉頰、蓬亂的頭發告訴她,這人絕不是艾德。
                          來人很緊張,不停地示意伊蒂絲出來,同時不住地向身后看去。
                          伊蒂絲嚇呆了,她回頭看看,班里的同學還在熱火朝天地討論,沒有一個意識到自己的處境。
                          這時,伊蒂絲手里的手機一震,有短消息。她趕緊低下頭查看,正是艾德發來的,只有三個字:
                          “幫助他?!?/div>
                          伊蒂絲知道該怎么做了。
                    薇拉.E.1
                          “儀式”最終開始了。
                          一天前,薇拉才知道,自己的凱爾也要被帶走。
                          她完全拋開對眼睛的愛護,撕心裂肺地哭喊,卻被一支鎮定劑奪去了知覺。
                          醒來以后,凱爾已經被帶走了。
                          就好像魂魄被抽走了一樣,薇拉整個人失去了精神,對任何事都無法提起興趣,行尸走肉一般生活。眼睛里不再有靈動的活力。
                          突然,她被告知,凱爾要見她。
                          這本是不符合規定的,參加“儀式”的人是不能見的,但是據說凱爾以自殘威脅只求見薇拉一面。
                          薇拉含著淚,看到了凱爾。
                          他瘦得皮包骨頭,皮膚白得耀眼,臉上一塊塊全是凹陷。只有那雙眼睛還是完美的,像一對綠寶石鑲嵌在一張白紙上。
                          “凱爾……”薇拉不相信曾經給她依靠的堅實胸膛竟然變成了這樣。
                          凱爾什么都沒說,也許是不能再說話了。在眾多黑衣人的監視下,他把薇拉一把拉到眼前,給了她一個綿長的吻。
                          這也是不符合規定的。但是監視者仿佛動了惻隱之心,沒有加以制止。
                          漫長而短暫的一分鐘過去了,薇拉的淚在臉上匯成了河。
                          兩人分開了,薇拉想說什么,凱爾卻伸出一只手指輕輕碰在薇拉唇上,微微搖了搖頭。
                          凱爾還是走了,被一大群看不清面容的白衣人像一件東西一樣帶走了。
                          薇拉默默看著,已經流不出眼淚。
                          這也將是她的命運。
                          也許不是。
                          在薇拉的舌下,壓著一塊小小的金屬制品,是凱爾剛剛通過特殊的方式傳給她的。凱爾曾在她耳邊悄悄說,活下去。
                          后來薇拉才知道,那是凱爾拼命偷出來的原生人通行證明。
                          懷著凱爾帶給她的希望,薇拉又重新振作起來,通過努力,很快彌補了那次大哭對眼睛的傷害,漸漸地,凱爾走后監視她的黑衣人也消失了。
                          她知道,凱爾想讓她逃出去。之前凱爾就多次這么對她講過,這個地方是沒有出路的,只有逃出去,才有機會生存下去,把握自己的命運。
                          “……我要給你真正的驕傲,我要你變得不再卑微?!眲P爾曾經認真地對薇拉說。
                          薇拉和凱爾都知道這很難。學校是全封閉式的,那是真正的封閉,高高的圍墻讓所有的人只能看到一小片天空。
                          而且薇拉他們相信,他們所活動的區域只是學校里小小的一部分。
                          有太多的禁區他們無法靠近,太多的秘密他們無法探知。
                    伊蒂絲
                          其實今天艾德走之前,把自己的“原生證明”托付給了伊蒂絲保管。伊蒂絲并不清楚那是什么東西,只知道每個人都有那樣一個金屬小圓片,被要求隨身攜帶。
                      這很奇怪,但是伊蒂絲當時并沒有在意什么?,F在,好像正是用它的時候。
                      伊蒂絲帶著很像艾德的人去了更衣室,換掉白色的隔離服,居然在艾德的衣櫥里找到了一整套男休閑裝,還有食物??磥硭缬袦蕚?。
                      那人在換衣服,伊蒂絲只好回避。她正想問問艾德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手機又是一震,是艾德發來的一封長郵件,它輕易地顛覆了伊蒂絲的世界。
                    小伊:
                      很抱歉讓你卷進來,但是我知道,在無法說明的情況下,能無條件相信我的,只有你了。
                          謝謝你幫助了他。我知道你一定會的。
                          下面,我要講一些事,它們也許很殘酷,但那就是真相。
                      小的時候,父親工作忙,母親也常常出差,父親就帶我去他工作的地方。長大之后,我才知道,那個身處鬧市的地方是對世人絕密的,是一個比地獄還可怕的地方。
                      那時,幼小的我偷到父親的通行證到處跑,不知怎的,跑到了一個很大的保育班門口。我以為,那只是一個普通的幼兒園,但是當看到幾個阿姨把小朋友們排成一隊領出來以后,我嚇壞了:那些小朋友都很瘦很小,營養不良的樣子,踉踉蹌蹌地走路,沒有一個人說話。而且,每個小朋友都長著同樣的一張臉,我無比熟悉,那是我的臉。
                      十幾個“我”——十幾個艾德·凱爾。
                      阿姨看到了我,以為我是亂跑的小朋友,很兇地要呵斥我,幸好及時發現了我的原生人通行證,趕緊找人把我領走了。
                      那天之后,我就一直沉默寡言,晚上常常夢到一雙雙翠綠色的眼睛向我逼來,總是覺得那么多“自己”要隨時過來取代我。
                      父親發現了我的異常,卻無可奈何,在我的再三要求下,他才告訴了我真相。
                      那些,不過是我的復制品。
                      三十年前,隨著人類老齡化的日益嚴重,器官衰竭病變導致死亡人數飆升。等待移植的人呈指數增長,器官買賣黑市空前火爆,但是器官移植和組織培養技術卻停滯不前。勉強移植,排異反應卻只能讓人更加痛苦地死去。但是,那時克隆技術已經非常成熟,不斷有人嘗試進行人體克隆,且屢禁不止。一場空前的倫理辯論在世界各處秘密展開。
                      最后,科學界和政界的高層做出了決議,允許人體克隆。后來,一種“全身醫療保險”被推出,凡是購買此險的人,均有健康而無排異反應的器官隨時供應。而那些器官,就來自于豢養的克隆人。
                      最早的一批克隆人是和原生人同時成長的(之后每隔幾年都會培養新鮮的克隆體),而且會根據一些標準分成“眼睛班”、“手腳班”、“心肺班”等等。以“眼睛班”為例,十來個克隆人會分到一個保育班,在損害身體其他部位的風險下,盡一切可能保養眼睛。保育班會時??己?,最后選出“成績”最好的幾個孩子進入高級“眼睛班”。
                      我童年遇到的那些克隆人,就是“眼睛班”的,他們中除了升班的孩子,都會被人道主義毀滅,有機物會被循環利用。
                      在高級班,他們會遇到其他克隆人的“眼睛”。他們會被要求更加變態地保養自己的眼睛,體檢稍有不合格就會被“處理”——毀滅。而其他人,都在等自己的原生人眼睛出了毛病,把自己花一生保養的完美眼睛換給他,然后被毀滅。
                      對他們來說很殘忍,對不對?
                      也許我是受益者,但是這樣的制度是病態的,總有一天,這個光鮮亮麗的社會會被他們所壓迫的、無比卑微的人顛覆。
                      不管怎樣,童年里看見的那些眼睛總是盯著我,讓我不能不去做些什么。
                      我想幫助他們。
                                                                                            艾德·凱爾
                    薇拉.E.1
                          薇拉偷偷地跑了出去。比想象的容易些。
                          今天不知出了什么亂子,黑衣人和“教師”都走了大半,留下一堆機器來管理他們。
                          那些笨機器,只要掃描到凱爾給她的“原生人通行證”,就立刻給薇拉放行了。
                          薇拉走出待了十來年的幾間教室,卻發現來到了一個相似的地方。
                          一樣的陰暗,一樣的封閉,長長的回廊,相似的教室分立在兩邊。透過那些教室的窗戶,薇拉看到了恐怖的景象:
                      教室里坐著和她年齡差不多的年輕人,每個人都伸出了自己的雙手:女孩子的手細膩而美麗,男孩子的手強健而有力,那是薇拉和凱爾粗糙無力的雙手無法比擬的。但是除了手以外,所有的人其他地方都是病態的,尤其是眼睛——薇拉已經習慣注意別人的眼睛——渾濁不堪,缺少光澤,薇拉甚至懷疑他們到底能不能看得見。
                          突然,其中一個男孩捅了捅身邊的女孩,兩人同時向薇拉那里看去。
                          三人同時呆住了。
                          望向薇拉的,是自己和凱爾的臉。
                          薇拉飛快地逃走了。薇拉怎么也想不到會看到,自己的臉配上一雙這樣無神的眼睛的樣子。
                          那間教室上寫著“手腳班”。
                          后來,薇拉又跑過了“心肺班”、“肝臟班”、“口鼻班”……
                          她不敢再停下,更不敢再往里面看,她害怕會再看到一個畸形的自己和畸形的凱爾。
                          她越跑越快,想要逃離這個恐怖的地方,卻漸漸體力不支。
                          最后一道門,她拼勁全力推開,陽光灑在了她臉上。
                          薇拉來到了外面的世界。
                          街上盡是形形色色的人,他們每一個部位都是完美的,他們驕傲地仰著頭,奔向自己想要的未來。
                          沒有一個人注意到一個蒼白的小姑娘裹著比她大好幾號的工作服,小心翼翼地順著墻根慢慢走著。
                          薇拉不知道去哪里,只想盡量遠離那里。
                          突然,她看到一個黑衣人向她走來。薇拉緊張極了,她想跑卻一步都挪不動。黑衣人拿出一根很長的金屬棒,在她身上一掃?!班帧?,綠燈亮了。
                          “對不起,小姐,冒犯了?!焙谝氯藢λ虮蛴卸Y,“有一個危險的人逃跑了,我們正在搜捕他?!?/div>
                          薇拉依然緊張得說不出話,呆呆地望著黑衣人。
                          黑衣人以為嚇到了這個小姑娘,又說了一句:“小姐,你的眼睛真美?!?/div>
                          他行了個禮,就匆匆離開了。
                          又過了一會兒,薇拉才動了起來。她不知道去哪里,只好把身上的衣服裹緊,漫無目的地往前走著。
                          這時,一輛加長轎車開到了薇拉身邊。車窗勻速降下,一張凱爾的臉露了出來:
                          “你是伊蒂絲·薇拉的眼睛?”
                          薇拉點點頭。
                          “我是凱爾·艾德。你的凱爾是我的克隆人之一。我是來救你的,他告訴我到這附近找你?!?/div>
                          薇拉又點點頭,眼淚流了下來。
                      “凱爾,我的凱爾在哪里?”
                      “先上車?!边@個艾德的聲音和凱爾一樣,那么讓薇拉安心。
                      薇拉鉆進了車里。
                      她信任這個陌生的艾德·凱爾,正如她信任她的凱爾。
                    伊蒂絲
                          眼前這個蒼白的男子真的是艾德的克隆人嗎?
                      伊蒂絲望著他,望著他翠綠的眼睛。男子也望著她。
                      “我是艾德·凱爾.E.2,你很像我的愛人,她是你的眼睛?!?/div>
                      伊蒂絲點點頭,“其實,你也是我愛人的眼睛?!?/div>
                      “艾德,我的原生體。我們都有改變現狀的意愿。他很厲害,假裝眼睛有病,在做手術之前想辦法幫我逃了出來。謝謝你們?!?/div>
                      “這……命運對你們不公平。艾德想幫助你們,”伊蒂絲說,又看了一眼手機,“我的眼睛……你的薇拉,艾德已經接到她了?!?/div>
                      男子明顯松了一口氣。剛才被黑衣人審查的時候,男子的神經就一直緊繃著。艾德的原生人證明幫他逃過一關。幸好艾德之前黑了醫院的系統,沒有人知道逃跑的是艾德的克隆人。
                      又過了難熬的幾分鐘,兩人望著熟悉卻又陌生的對方,不知道該說什么。
                      艾德的車終于來了。
                      伊蒂絲第一次見到了自己的眼睛:一個看著受盡苦難、瘦弱不堪的小姑娘踉蹌著撲在了男子懷里。
                          伊蒂絲不敢想象,這樣鮮活的生命,喝下那些毒藥就是為了像培養皿一樣養一雙眼睛。她想起了那些同學,是那么不愛惜自己的身體,卻不知道換給自己的器官,每一個后面都是十幾條血淋淋的生命。
                          男子放開了小姑娘,卻依然輕輕攬著她。
                      “我的原生體,說實話,我早就開始謀劃反抗了,只是還沒有來得及實施。既然你費盡心思把我救出來,最好有更好的方案。下一步你準備怎么做?”
                      伊蒂絲也被艾德順勢攬過,他說:“現在,世人并不了解事實,我相信有點良知的人,都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而且,這對不是很富有的人來說,也是不公平的?!币恋俳z感到艾德溫柔地看了自己一眼,“所以,第一步,我需要你們出面,把真相公之于眾,同時要想辦法讓所有克隆人了解自己的處境?!?/div>
                      “這很難,會觸動很多方面的利益?!蹦凶拥穆曇粲悬c冷漠。
                      “我知道,”艾德說,“我的眼睛,我相信我們都不會怕的?!?/div>
                      “當然不會,”男子把懷里的女孩子摟緊,“你們得保證她的安全?!?/div>
                      伊蒂絲看著艾德,聽到他堅定地說:
                      “我保證,她們會安全的?!?/div>
                      伊蒂絲·薇拉微微笑了。她知道,她會和她的眼睛相處很久。她還知道,她們的愛人,最終會改變這個世界的。
                          陽光依然好,但是遠處,雷聲更大了。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