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40320_321398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星辰暗旅(上) 阿缺

                    2014-03-20 14:18:37
                          我從七月的地球出發,沿著安琪號的航跡,幾乎追遍了大半個聯盟疆域。我搭乘各式航艦,在宇宙間穿梭。有時候飛船里很擁擠,形形色色的異星人混在我周圍,他們談笑唱歌、痛罵打架;有時候客艙里空曠死寂,我獨自趴在觀望臺前,外面群星閃耀、星河流轉……
                      后來通過在宇航署上的關系,我弄到了安琪號的路線圖,于是提前趕到了古斯特星。終于,在古斯特星唯一的港口里,我看到安琪號自天空緩緩降落。巨大的艦身懸停在泊位上,舷梯連接好后,一群船員魚貫而出。我仰著頭望過去,六輪恒星在天際初露崢嶸,光線在艦側勾勒出明亮的光弧。我的眼睛瞇成一條縫。
                      當那個穿著舊風衣、戴著不合時宜的泰森氈帽的男人走上舷梯時,我終于長長舒了口氣。
                      這正是我要找的人。
                      “你要采訪我?”威克接過證件,邊看邊念,“張紫,《星旅人日報》實習記者……”
                      “很快‘實習’這個前綴就會消失了,”張紫把記者證拿回來,小心地放進包里,“只要我寫好對你的采訪?!?/div>
                      威克拉低帽子,轉身看了看身后的安琪號,船員們正在卸貨,優質煙酒會被運往港口的各個酒吧。捕魚周還未開始,所有人都只能窩在港口,煙酒會是最好的消遣?!拔抑皇且粋€普通的船長,沒什么好采訪的?!蓖宿D身走向安琪號。
                      張紫連忙走快一步,“不,你的安琪號是聯盟里最著名的雇傭艦之一,你的歷險航跡一直被人稱道。你到過的很多地方,連科考隊都不敢靠近,暗域、死亡峽——”
                      威克停下,皺起眉頭,“不要拿百科里的資料來糊弄我。而且,顯然你沒有聽出剛才我話里的意思,我不想被采訪。上一次,也有一個女記者說要采訪我,結果三天后她騙了我,套出我的事情,然后把我所有的負面事件報道了出來。到現在我還被船員們嘲笑?!?/div>
                      “放心,我不會——”
                      “嗯,我也相信你不會?!?/div>
                          張紫說:“我是說,我不會那么狹隘地報道,我是一個有專業素養的記者!”
                      “實習記者?!蓖搜a充,“況且,我現在很忙,有大量的貨物要運送,捕魚周開始后我也要去環海捕晶魚,這可是筆大利潤。比起采訪,我對賺錢更感興趣?!?/div>
                      “我不會耽誤你的時間,我只是跟你上船,了解你的生活,記錄下來就可以了?!?/div>
                      “不行,我的船上不能有女人!”威克說完便走了,走了幾步,再沒有聽到張紫的懇求。他有些納悶,這個實習記者看上去不像是這么容易就放棄的人。威克猶豫地停下,扭頭看見張紫正站在原地,不顧周圍涌動的人流,右手在便攜記事本上跳躍點擊,看起來是在打字。
                      “你在寫什么?”威克沒來由地心里一寒,走過去,他比張紫整整高出一頭,很輕易地看見了她打出來的字,“‘僅見一面,威克船長的傲慢與荒淫就體現無疑,其斂財成性,暴露出了對女性的強烈歧視’……嘿,我說,你這是在干什么?”
                      “寫對你的采訪,”張紫頭也不抬,“既然不能直接了解你,就只能憑印象來寫了?!?/div>
                      威克把泰森氈帽摘下來,左手揉捏帽檐,過了很久,他問:“你寫的這些,會刊登出來嗎?”
                      “當然,讀者都喜歡看這樣的報道?!?/div>
                      “那你跟我上船吧,寫些其他的?!?/div>
                      安琪號的規格屬于聯盟二等艦,體型碩大,張紫站在下面,如同螞蟻在仰望著成年鯨魚?!吧蟻戆??!蓖祟I著她,自升降梯進入安琪號內部。里面大都由輕金屬材料構建而成,幾乎沒有裝飾,充斥著原始的金屬冷感。張紫不時扭頭張望,墻壁像鏡子一樣映照出她的影像。廊道和連接橋縱橫錯落,貨物在傳送帶上有序地滑動。來往的船員都向威克致敬,威克以點頭作回應。
                      穿過長長的廊道,他們來到高級船員休息區,威克聳聳肩,“從現在開始,你就要跟我們住在一起了?!?/div>
                      “我不能有自己的房間嗎?”張紫說道。
                      “嘿,小姐,你以為這里是哪兒,地球度假村?”威克鼻子哼出一聲輕笑,“安琪號是運輸艦,里面的設計都是為了能夠獲得最大的運輸量!即使是我的高級船員,也只能擠在一個破罐子里住,我得先給你說清楚,這些家伙可不會像我這么斯文,你要小心了?!?/div>
                      說完,威克一腳踹開門,大聲說:“嘿,兔崽子們,我給你們帶客人來了!”
                      待看清威克身后的人后,船員們都露出笑容,口哨聲在每個角落里響起?!昂?,我知道你們很久都沒碰過女人,但我要提醒你們,這是我的客人!你們要是敢用手碰這位女士,我保證,很快你們就要懷念曾經有手的日子了!”威克嚴肅地說,這番話起了一點作用,所有人類籍的船員都收住了曖昧的笑,但剩下的依舊嚷著。
                      一個斯科星人揮舞著手爪,不停地叫道:“要是我不小心碰到她了怎么辦?”
                      “噢,親愛的阿利,我依然會把你的八只手全部砍下來,一個月后它們會再長出來,那時我再砍一遍?!蓖硕⒅?,“盡管我知道你是雌雄同體,這位女士不會讓你分泌任何有快感的激素,但我還是要那樣做?!?/div>
                      然后整個休息區都安靜下來了。
                      威克把張紫帶到休息區最里面,那兒有張空床,“喏,這就是你休息的地方了?!?/div>
                      張紫感到很不自在,周圍幾十道目光肆意掃過來,混雜著各種意味。她有種脫光了衣服站在人群中的糟糕感覺。她坐到自己的床上,左右看了看,突然抓住威克的手臂,“不,我不能住這里……”她猶豫了一瞬,咬咬牙,“帶我去船長臥室住吧,我,我睡沙發都行!”
                      “你現在正在船長臥室里,我的床就在你旁邊。對我來說,沙發和床是同一件東西?!蓖颂傻脚c張紫相鄰的床上,兩手疊在腦后,舒服地閉上眼睛,“我說過了,這里所有的設計都是為了最大運輸量?!?/div>
                      船員們哈哈大笑。張紫紅著臉,把行李塞到床下,然后低頭在記事本上打字。她盡量不去想自己正身處幾十個粗魯的船員之中。
                      所幸這種情況沒有持續很久,幾小時后,威克把她帶到了安琪號外面,向港口的酒吧走去。隨行的還有那個叫阿利的斯科星人,它有八只觸手,但依然慢吞吞的。
                      酒吧里聚滿了打發閑暇時間的船員,喝酒說笑,他們都在等古斯特人開放海域。這顆星球很保守,捕魚周開始之前,任何人都不能進入星球內域,只能在這個狹小的港口里等待。威克三人走進去的時候,里面正吵吵鬧鬧的,然而看清威克的面孔后,大部分人都寂靜了幾秒鐘。
                      “嘿,威克,你不是死了嗎?”一個紅色皮膚的坎特星人站起來,“我們聽說你的船被星潮湮沒了,沒有一個人逃出來?!?/div>
                      “我也聽說過這個消息。但是很遺憾,我和我的船都好好的?!蓖藦木票D莾航舆^一杯黑啤酒,舉杯示意,“況且就算死,也得在你把我的三千個聯盟點數還給我之后?!?/div>
                      “都這么多年了,你還記得這點錢?哦,威克,你可真是個小氣鬼!”
                      “我是不記得了。不過,”威克從寬大的風衣里拿出一個筆記本,張紫定睛看去,這個筆記本竟然是紙質的,紙頁泛黃,上面密密麻麻地寫著數字和字母,“這個玩意兒替我記著呢?!比缓?,他把酒杯舉過頭頂,大聲道,“我運來貨物,掙了不少。今天你們喝的,都算我身上了!”
                      所有人都笑了,他們站起來,把盛滿泡沫的酒杯舉向威克,“敬威克船長!”
                      端著酒杯,威克跟認識的人打完招呼,然后他回到了張紫和阿利坐著的桌子上,臉色不變,笑笑說:“嘿,小姑娘,你看,像這樣慷慨豪邁的行為,你就可以寫進去?!?/div>
                      張紫不置可否。阿利則拿著八個酒杯,同時往嘴里倒著烈性威士忌,根本無暇說話。
                      威克正想說什么,酒吧的門被推開,然后,整個酒吧都安靜下來了。真正的、徹底的安靜,仿佛場景突然從鬧市切換到了幽墳。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門口那些站著的黑影上。
                      十幾個人站在門口,正冷冷地打量著酒吧內眾人。他們約五尺高,披著斗篷,黑色布料幾乎把他們全身覆蓋。張紫瞇起眼睛,想看清這些人的面孔,但斗篷的帽子下面是一片黑暗,似乎能吞噬視線。乍一看,他們像是沒有軀體,只是一件件憑空漂浮的斗篷。這個聯想讓張紫不寒而栗。
                      “他們怎么看上去像鬼魂???”她問身邊的阿利。
                      “這就是他們被稱作古斯特的原因?!卑⒗杨^湊近張紫耳邊,噴著酒氣,“據說第一次發現這顆星球的,就是你們地球人,他們當時被這些披著斗篷的家伙嚇壞了,以為這是鬼魂聚集的地方……”
                      “別說話了,阿利,把酒精排出來。要做正事了?!蓖丝攘艘宦?。阿利渾身一顫,肌膚上綻開了無數孔隙,酒精汨汨流出。他很快清醒過來。
                      “出示證明,以及,租金?!睘槭椎墓潘固厝烁蓾卣f。
                      古斯特人邁著怪異的步伐走進來,分散到每一個獵人身前檢查船艦證明。獵人們掏出證件來,遞給他們。確定船艦的規格和功能沒有問題后,古斯特人讓獵人輸入聯盟點數,然后再發放捕魚證。有幾艘艦因為規格太小,被拒發證件,那幾個船長憤憤不平,用難聽的言語咒罵著。古斯特人卻像沒聽到一樣,繼續檢查。
                      到了威克這一桌,阿利熟練地出示證明。安琪號的規格完全符合要求。然后,阿利讓威克轉過頭,遮遮掩掩地輸入密碼,支付租金?!扒?,知道我為什么要帶這個八條腿的家伙出來了吧?!蓖宿D過身,無奈地沖張紫攤攤手,“我雖然是船長,但所有的錢財都歸他這個大副管理?!?/div>
                      “誰叫你上次跟別的船長打賭,一下子就把安琪號全押了下去。幸虧你沒輸,不然我就要失業了。所以你管安琪號我管錢,大家都放心?!卑⒗贿呌貌粷M的語氣說,一邊把捕魚證收好。
                      拿到了捕魚證的獵人們放松下來,開始說說笑笑。威克掏出一個銀白色的圓塊,比指甲蓋稍大,對張紫說道:“嘿,我知道你現在不想回船上,來,給你變個魔術解悶?!?/div>
                      “這是,”張紫驚訝地看著那銀白的圓塊,“這是古地球時期的硬幣,你怎么會有?”
                      阿利噴出一口氣,說:“你要是看到了船長的收藏,會更加吃驚的。從毛筆這么古老的玩意,到三個月前才發布的潛伏裝,他都收藏著?!?/div>
                      “可是安琪號不是只追求最大運輸量嗎,連船長休息室都沒有,怎么還會有收藏室呢?”
                      “哦,確實沒有收藏室,我的藏品都堆在我的床下面,男人嘛,不拘小節——看好!”威克接過話頭,拇指一挑,硬幣凌空翻起,在空中旋轉數秒后落向玻璃桌面?!岸!?,硬幣碰到桌面,他閃電般伸出右手,將硬幣覆蓋。他的左手伸到桌子下,隔著桌面與右手重疊。
                      “現在猜猜硬幣在哪只手里?!?/div>
                      張紫知道,按照魔術邏輯,硬幣應該穿過桌面到了威克的左手里。但她想了想,決定滿足一下威克,于是一臉疑惑地說:“不是應該留在右手上嗎?”
                      “哈哈!”威克果然愉快地笑了,他把手拿開,兩個掌心里都沒有硬幣。
                      阿利不屑地哼了一聲,“無聊的地球人,這種靠欺騙視覺的把戲也拿出來玩……”
                      “魔術是一門藝術,真可惜你們斯科星人不能欣賞。說不定連古斯特人都能夠理解?!蓖苏f完,拉住路過的一個古斯特人,“我給你表演一個魔術吧?!?/div>
                      古斯特人靜靜地站在桌子旁,沒有說話,但也沒有繼續走動。于是威克從風衣口袋里又拿出一枚硬幣,把剛才的魔術表演了一遍。古斯特人繼續沉默?!澳憧闯鲞@個魔術的原理了嗎?”威克問。
                      “沒有?!?/div>
                      “那你想知道它的原理嗎?”
                      “不想?!惫潘固厝税l出干癟的聲音,然后飄向別的桌子。
                      阿利發出勝利的笑聲,“看吧,古斯特是二級文明,科技程度在聯盟里也排得上前十了,他們也對你的把戲不感興趣!”
                      威克不死心,又拉住了幾個古斯特人,一遍一遍地演示那個魔術。他玩得不壞,然而得到的答案都是相同的,古斯特人沒有看出原理,卻也不想知道原理。
                      十幾次之后,威克停了下來,皺起了眉頭。
                      安琪號在高空中航行,褐色的原野在它身下展開,無邊無際。張紫趴在窗子前,明亮的光線透窗而入,照在她臉上。她的皮膚在強光下顯得有些透明,血管都能看見。
                      “小心。捕魚周期間有六輪恒星照著古斯特,會有很多種射線。雖然檢測了對人體無害,但照久了,還是會灼傷你的眼睛?!蓖俗叩剿磉?。
                      此時古斯特人已經開放環海,供艦只前去捕撈晶魚。但他們規定了從港口到環海的路線,而這條線上全是高山和原野。艦只航行其上時,完全看不到古斯特星真正的風貌。
                      張紫查過,古斯特星在聯盟資料庫里是空白的。唯一有記載的是,十幾年前,一艘地球艦在航行時收到了一串信號,他們循著信號找到了這顆星球。迎接他們的,正是那些鬼魂一樣披著黑斗篷的古斯特人。最初的驚嚇過后,他們被古斯特人展現出的卓越科技所折服。隨后古斯特人像殷勤的巫師,把地球人帶到了環海,告訴他們,在環海里有一種美味的魚類。地球人于是捕了一條,品嘗之后都贊不絕口,并將魚肉帶了回去。此后,捕魚業在古斯特星蓬勃發展起來。但保守的古斯特人只在六顆恒星合圍的那七天里開放環海,并且拒絕參觀,外人不得進入星球內部。在聯盟神圣的《星球自治法》制約下,沒有人了解過這個詭異的種族。
                      張紫向后方望去,安琪號后面跟著眾多的捕魚艦,排成長長一列。艦隊在地面投下綿延千里的影子。而古斯特人的飛行器在捕魚艦隊列旁巡弋,保證艦隊有序地行進。
                      航行幾十分鐘后,捕魚艦隊到達了環海。海邊站滿了披著黑斗篷的古斯特人,密密麻麻,他們都沉默著。張紫聯想到了地球上螞蟻聚群時的場景,可螞蟻不會這么安靜。
                      檢查過捕魚證后,安琪號飛到碧波蕩漾的環海上空,其余捕魚船也或遠或近地懸停著。
                      安琪號內部,威克對著船員們大聲吼道:“姑娘們,給我去把晶魚撈上來吧!”安琪號底部的艙板滑開,露出整齊排列的方形洞口,數百架小型飛行器從洞口里飛出,在空中滑行一段后,紛紛扎進了海里。其余艦只也放出了飛行器,海面頓時喧鬧起來,像炸開了的油鍋。
                      十幾分鐘后,一艘飛行器躍出海面,它的下方掛著四根繩子。隨著飛行器的升高,可以看出這些繩子是一張網的四個角線。而網里,某個章魚類的生物正劇烈地掙扎著——它像成年象一樣大,身軀呈半圓形,數十條觸手透過網孔伸出來,驚惶地抽動著。它整個身體都是透明的,在海水中宛如琥珀。
                      這就是晶魚,全聯盟無人不知的魚類,美味而昂貴。
                      越靠近海面,晶魚的掙扎越緩慢。當漁網被拉出海面,它的觸手頓時軟綿綿地垂下來,不再動彈。
                      “見鬼!”看清那艘飛行器上沒有熟悉的天使徽記后,威克捏緊拳頭,狠狠捶了一下控制臺,“今年的第一條晶魚不是安琪號捕上來的!那群小崽子沒一個爭氣!”他脫下風衣,整齊地疊好,把泰森氈帽反扣在上面,焦躁不安地走來走去。
                      很快,其他艦只的飛行器也陸續攜網而出,網里面都躺著晶魚。安琪號的飛行器也載魚而歸,把晶魚放到儲存艙,駕駛員正準備再下海捕撈時,威克的命令下來了:“你站著別動,這一趟我親自去捕!”
                      “嘿,實習記者!”威克動身前,朝張紫抬了抬下巴,“要不要親眼看看晶魚是怎么被捕到的?”
                      威克操縱飛行器俯沖進海里,光線頓時被濾去,張紫的視野幽暗了許多。她站在玻璃板前,一眨不眨地看著外面的海水,不時有其他飛行器掠過,又迅速隱去。
                      飛行器以斜線軌跡下潛,徑直潛入深海。有幾次看到三四個飛行器在追逐一條晶魚,但他沒有加入,眉頭都不抖一下?!澳阋ツ睦??”張紫疑惑地問,玻璃外已經是一片幽黑,像一整塊凝固的鐵。
                      “去能捕到晶魚的地方?!蓖硕⒅@示屏,絲毫不在意深海帶來的封閉感,“大魚都在深海里?!?/div>
                      張紫把臉貼在玻璃上,努力去看外面的海水,但深重的黑暗隔絕了視線。她正要移開視線,一道幽影突然擦過飛行器,與她只隔著一厘米厚的玻璃。她嚇了一跳,顫抖著指向玻璃,“有晶魚……不不,不是晶魚,其他的魚!”
                      威克頭也不抬,“我知道。古斯特星跟地球很像,連空氣成分都差不多,環海里自然也不止晶魚這一種生物。別大驚小怪的?!?/div>
                      “那為什么不去捕?”
                      “因為古斯特人不允許。那些家伙只準我們捕撈晶魚,簡直跟你的身材一樣吝嗇?!闭f著,顯示屏上出現了幾個綠點,“哈,這下就看我的了!”他連按幾個按鈕,飛行器前段伸出兩個錐形突觸,突觸快速振動。幾乎同時,屏幕上的綠點一下子散開,向四周逃竄。
                      “那是什么?”張紫指著突觸。
                      “電磁波發生器?!蓖撕喍痰卣f,想了想,他解釋道,“晶魚沒有感官,只能靠電磁波來吸收能量和感覺四周。它們喜歡短波,而長波電磁波對它們能起到驚嚇作用。我現在發出的,就是波長最長的無線電波?!?/div>
                      張紫努力回憶理科知識,試圖理解威克的話,幾秒鐘后她放棄了這種嘗試。她想到另一個問題,張口欲問。
                      “如果你想問我是怎么知道的,那我告訴你,但我希望這之后你能讓你的嘴和我的耳朵休息幾分鐘?!蓖怂浪蓝⒆★@示屏,手在操縱桿上來回移動,口里說道,“是古斯特人告訴我們的?!?/div>
                      飛行器加大功率,破開海水,迅速逼近逃竄的晶魚。威克朝著顯示屏上有兩個綠點的方向追去,看準時機,他猛地按下發射鍵,漁網怒射而出,如手掌般張開,罩住了那兩條晶魚。
                      當威克拖著漁網升上空中時,所有的捕魚艦都在公共頻道里表示了驚嘆,從沒人能一下子抓到兩條晶魚?!扒?,丟出去的臉就應該這樣搶回來?!蓖说靡庋笱蟮貙δ敲凰麚屃孙w行器的船員說,隨后他轉過身,看著張紫,“在報道里,你可以把這句話寫進去?!?/div>
                      由于六顆恒星的降臨,整個捕魚周里都沒有夜晚。當傍晚對應的時間到來時,陽光依舊飽滿炙烈,盡管安琪號的儲存空間和船員捕魚的熱情都還有剩余,但威克還是下令讓安琪號回到港口休息。
                      這一天他們的收獲頗豐。古斯特人只是象征性地收取一點捕魚稅,其余利潤都歸捕魚者。而晶魚在聯盟市場上的價格高得離譜,只要買賣得當,一條晶魚就可以換取近三位數的聯盟點。要知道,貨幣統一后,聯盟點數的購買力很強,張紫做實習記者,一個月工資只有五百點數,就算轉成正式記者,也才八百。
                      “很羨慕是吧?”威克晃動著酒杯,難得地擺出一副鄭重的臉色,“那是因為你不知道我的花費有多大。安琪號是二等艦,每天消耗的燃料能支撐一個中等城市三個月的生活用電;我有五百個船員,每個人都要發薪水,還要定期疫檢、保險……”
                      阿利的八只觸手同時敲了敲桌子,“嘿,不要說得好像你很頭疼的樣子!所有的支出都是我在管,你根本沒有操心過,你唯一做的事情就是穿個舊風衣戴個破帽子去勾搭女人?!闭f到最后一句時,他的目光有意無意地落到了張紫身上。
                      “這正是一個船長該做的事情?!蓖撕敛唤橐?,把酒一飲而盡。
                      酒吧里的人越來越多,大多是來自其他捕魚艦的船員,三三兩兩,舉杯閑聊。隔桌的幾個人正聊得熱烈,威克本沒有在意,但聽到“晶魚的反應真奇怪”這句話時,他豎起了耳朵。
                      “……聽說有人在深海捕到兩條晶魚后,我們都往下潛。好家伙,在一個海溝里,我發現了十幾條晶魚,擠成一堆。娘的,這可都是錢??!我激動得手都抖了,結果按錯了鍵,先把漁網給射了出去,正好被一堆石叢纏住?!币粋€褐色皮膚的絲奎人向同伴說道,“要命的是,飛行器上的激光切割裝置壞了,怎么按都沒有反應。我等了很久,沒有一艘飛行器經過,慌得皮膚全白了。能源快耗盡時,我突然想起來,娘的,我還有電磁波發生器,可以聯絡主艦,于是我向外發出了高能射線。怪事就是這時候發生的——我的酒呢?”
                      “拿去!”其他船員抱怨,“你快說,說完了酒錢我們付?!?/div>
                      “娘的,讓我喝完這杯。高能射線一發出,附近的那一群晶魚都向我游過來,圍著我的電磁波發生器。我知道它們能吸收電磁短波,恐怕我發出的高能射線都被它們吸收了。我連忙去調頻率,想用長波段的電磁波嚇跑它們。這時,一條晶魚游過飛行器的左側邊,在顯示屏上,我看到它用觸手一寸一寸地摩擦我的飛行器外壁,像是在研究它一樣……”
                      “怎么可能,晶魚是低等生物,而且沒有感官,怎么會對你的破飛行器感興趣?”
                      絲奎人急了,皮膚倏地變成紅色,大聲嚷:“千真萬確!我拿我老婆發誓,我說的都是真的!”
                      “去你的吧,你雌雄同體,生殖方式是自我分裂,哪里有老婆?”其他船員笑著揶揄。
                      “但在這件事上你們要相信我!”又灌下一杯酒后,絲奎人繼續講述,“我也奇怪,停住手指,想看看它要干什么。那條晶魚摸完左側后又去摸右側,幾乎把我整個飛行器都摸了一遍。最后,它碰到了激光切割裝置,停了好一會兒。接著它把觸手伸進了裝置里。過了幾秒鐘,裝置里噴出一道激光,把晶魚的觸手切斷了。那條晶魚瘋了一樣扭動,隨后所有的晶魚都跑了。我只能眼睜睜看著我的聯盟點數藏進黑沉沉的海水里。但幸好激光裝置能使用了,我切斷漁網,很快就浮出水面,現在才能在酒吧里和你們喝酒,”
                      其他船員發出不屑的笑聲,“你是說,那條晶魚不但像嫖客研究妓女一樣研究了你的飛行器,還順手把你的激光裝置修好了,而你隨后切斷了它的觸手?哦,狡猾的絲奎人,你講了個既不合理又不有趣的故事,卻喝了我們兩杯酒?!?/div>
                      為了營造熟悉的睡眠環境,安琪號啟動了夜間模式,除了通道處有微弱的亮光外,其余地方都沉浸在幽暗中。高級船員休息區里,鼾聲如潮,此起彼伏,所有人陷入沉睡中。
                      半夜時威克醒過來,然后就睡不著了。試了很久,睡意始終醞釀不出來,最后,他無奈地敲了敲臨床的床桿,“記者?”
                      沒人回答他。借著暗淡的光,他看到張紫床上空無一人,不知何時,她已經出了休息區。想了一下,威克披衣起床,走到外間。巡邏的船員告訴他,張紫去了儲存艙。
                      果然,剛進儲存艙,他就看見了張紫的身影。她正安靜地站在封凍玻璃前,看著里面的晶魚。晶魚堆疊在一起,像冰塊一樣透明,看不到骨骼和臟器?!澳阍趺匆瞾砹??”張紫聽到腳步聲,回過頭,看到熟悉的風衣和泰森氈帽。
                      威克沒有回答,站到她身邊,目光也落到晶魚上,“為什么半夜過來看它們?”
                      “它們是很美麗的生物,你不覺得嗎?”張紫伸出手,抵著玻璃,寒意立刻在掌心上蔓延,“你看,晶魚的身體這么圓潤,透明晶瑩,光看上去就那么柔軟。它們美麗而又脆弱,一離開水面就會死去,它們傷害不了任何人??晌覀儏s肆意地捕殺它們,為什么?”
                      “因為晶魚是低等生物?!蓖税涯抗馐栈?,“聯盟頒布了《資源利用法》,規定宇宙中除了稀有物種外,一切非智慧生物都可列為資源,供文明生物利用?!?/div>
                      “文明?”張紫輕輕地說,“到底怎么樣才能算是文明生物?”
                      威克一愣,把帽子摘下來,手指慢慢揉動帽檐。過了很久,他無奈開口:“你這個問題難倒我了?!?/div>
                      “在古地球時代,人類自詡為萬物靈長,毫無顧忌地支配著別的物種。我們豢養家畜,買賣、捕殺、食用,從沒有去考慮過其他物種愿不愿意被我們吃掉。哦,不,它們肯定是不愿意的。但我們不在意,我們掌握著科技,我們是智慧生物,所以我們不會愧疚?!睆堊系氖州p輕滑著,嘴唇翕動,似乎是說給威克聽,又像是在向晶魚述說,“我們踩著其他物種的白骨,一步步向上爬,從蒙昧爬到了開化。后來走出地球,我們發現這種現象在所有發達星球上都會發生。是不是沒有智慧的話,就連生存的權利也會失去?”
                      她的聲音很輕,仿佛一出口,就會消散在清冷的空氣中。威克怔住了,他第一次仔細打量著眼前這個東方女性,他看見了她漆黑的眼眸,里面閃著細碎的光,像整個夜空的星辰都沉進了里面。他有些失神,不知道說什么好。
                      張紫沉浸在莫名的思緒里,自顧自地說下去:“那我們就需要慶幸了。幸虧聯盟考察艦發現地球時,人類的科技已經發展到四級階段了。要是考察艦早一點降臨,那他們要做的事情一定不是邀請我們加入聯盟,而是要考慮怎么開辟航線,把我們販賣到其他星球?!?/div>
                      “咳咳,”威克轉動腦袋,把視線從那雙黑亮的眸子里拔出來,他的頭腦頓時清醒了很多,“你怎么了,是不是今天捕殺晶魚的場景觸動了你那多愁善感的少女心思?”
                      “是的,今天的場景確實刺激到我了?!睆堊洗瓜骂^,語氣低落。她像是想起了什么,抬頭看著威克,“對了,我想要去古斯特星球內部看看?!?/div>
                      “不行!”威克斷然拒絕,“捕魚合同第一條就規定了,捕魚艦只能待在港口和環海,以及連接兩者的特定航線上。一旦發現有不守規矩的,古斯特人會立刻采取行動,收回捕魚證,而且不排除使用武力。嘿,我說,你想讓我這一趟白干嗎?”
                      “我不是你的船員?!?/div>
                      “可你也不是古斯特人。除了古斯特人外,任何人都不能走出港口。我聽說,曾經有個在酒吧喝醉了的船員,好像是蟲星籍的,非嚷嚷著要到港口外撒尿。那些披黑斗篷的家伙,雖然守著關卡,但都沒有阻止,而且還幫他把關卡打開,讓他走出去?!蓖藟旱吐曇?,緩緩說,“可是那個船員剛出去,只把他的前肢邁了一步,就一步,古斯特人就開槍了。激光把那個可憐的蟲星人轟得渣都不剩?!?/div>
                      張紫皺起眉,“蟲星難道就不管嗎?”
                      “蟲星雖然也是二級文明,實力和古斯特星差不多,但《星球自治法》讓他們沒法喊冤。在不觸犯文明三原則的前提下,我們這些異星人,必須遵守當地法律,而擅自走進這顆星球的內部,被視為對古斯特人最大的犯罪。我們可以不來,但到了這里就必須遵守?!?/div>
                      張紫點點頭,沒有再說話了。
                      第二天,威克早早地醒過來,他用惺忪的眼睛看向鄰床,殘存的睡意頓時煙消云散——張紫的床干干凈凈,被子疊得很整齊,上面有一張紙。
                      “抱歉,我私自離開了。我是一名記者,我的任務是采訪你,但與觀察一個貪財好勝的船長的混亂生活比起來,古斯特星的未知與神秘更加吸引我。如果捕魚周結束時我還沒回來,就不用等我了。請記住,我是一名記者?!?/div>
                      “這該死的職業!”威克把紙揉成一團,懊惱地罵道。(未完待續)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