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40320_321399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星辰暗旅(下) 阿缺

                    2014-03-20 14:23:23
                          熾烈的光線灼烤著港口,空氣蒸騰,連視線都被扭曲了。這種溫度下,船員要么在艦只里休息,要么到酒吧里談笑飲酒。此時還在外面走動的,只有古斯特人,他們似乎感覺不到高溫,披著嚴實的黑色斗篷,無聲地巡視著港口。
                      一個略矮些的古斯特人從停泊臺走出,緩慢地視察周圍各處,斗篷的下擺拖在地上,發出“沙沙”的聲音。其他古斯特人沉默地從他身邊走過。檢查完停泊臺后,他徑直走向港口邊緣,那里設置了長長的關卡,每隔十幾米就站著一個黑斗篷。
                      “外出,巡查?!彼叩疥P卡前,發出干癟生澀的聲音。離得最近的黑斗篷走過來,靜靜地看著他。他篷帽下一片漆黑,即使空氣中光線明亮,也照不亮里面的黑暗。
                      關卡緩緩打開,略矮的古斯特人毫不遲疑地走出去。他身后的黑斗篷動了動,但最終還是回到崗位上,繼續巡視港口情況。
                      那個古斯特人一直行走,一個多小時后,港口已經成了他身后的一個小黑點。他轉到一座小山丘后才停下來,一把掀開斗篷,大口大口地喘氣。斗篷下露出一副典型的人類女性軀體,玲瓏有致。她喉部貼有擬聲器,背著背包,臉上被涂得漆黑。
                      張紫從背包里拿出一件薄薄的衣服,剛穿上,衣服就開始變成土褐色,與周圍的環境融在一起。這是她從威克床下找到的潛伏裝,有些寬大,能輕松地套在她身上。臨走時,她想了想,把斗篷放進包里。雖然有些累贅,但只有套在這里面才能模仿出古斯特人那怪異的身形。出于同樣的考慮,她也沒有擦掉臉上的吸光漆。
                      接下來,張紫選了一個方向,然后徑直朝這個方向走去。她帶了些遠行裝備,壓縮餅干也足夠,但飲水是個問題。她只有一邊加快步伐,一邊節制喝水,只有渴得受不了時才抿上一口。好在古斯特星的環境與地球很類似,在快要把水喝光時,她遇見了一處湖泊,不大,但很深。測試無毒后,她把頭埋進水里,喝了個痛快。她在湖邊休息了幾個小時,在壺里裝滿水后繼續前行。
                      荒原似乎無邊無際,只有風聲呼嘯,偶爾天空中會掠過古斯特人的錐形飛行器。張紫每次都會停下來,趴在地上,潛伏裝替她偽造了與周圍環境相同的顏色和溫度。古斯特人沒有察覺到她。
                      她獨自行走在烈日驕陽下,好幾次都險些暈倒,但她沒有改變方向,筆直向前行去。
                      捕魚航線上,數千艘艦只排成一列,在半空中浩蕩行進。途中,安琪號突然一震,搖晃著脫離了艦隊,落到地面上?!鞍茬?,艦只,不得,逗留。立刻,返隊,否則,開火?!彼乃义F形飛行器立刻逼近,通訊頻道里傳來他們冷酷斷續的聲音。
                      阿利沮喪地回答:“抱歉,我們不是故意的。引擎壞了一個,難以平衡,我們在這里修好之后就馬上升起?!?/div>
                      “立刻,返隊,否則,開火?!?/div>
                      阿利看了一眼顯示屏,錐形飛行器頂端的炮口已經凝出了光柱,吞吐不定,像隨時準備出洞噬人的毒蛇。他用誰也聽不懂的家鄉話罵了一句,按下按鈕,安琪號頓時發出轟鳴,升上天空。只用了三個引擎,安琪號有些不穩,但還是回到艦列,搖晃著向環海航去。
                      這個插曲只有幾分鐘。錐形飛行器隨即上升,回到艦列兩側巡弋,一切都恢復了正常。誰都沒有察覺到,安琪號著落的那處沙地上,多了一塊褐色凸起。
                      兩天后,張紫的視野里終于出現一絲異色。她舔了舔干渴的嘴唇,加快速度,很快,她看清了那抹異色。
                      那是一片藍色的樹林,無數粗大的樹干拔地而起,直挺挺地聳入天際。樹干上長滿錯雜的枝條,藍色樹葉茂密地簇擁在枝干上,陽光被一塊一塊地切割開,光斑靜靜地躺在地上。
                      張紫遲疑了一下,隨即決定走進去。每棵樹的直徑都長達五六米,墻一般擋在她面前。風在樹干間穿梭,發出啾啾的怪聲。這像是古老童話里的國度,她行走在無數沉默的巨人中間,這些樹便是巨人的腿,而巨人的臉被藍色樹葉遮住,她仰起頭也看不清。
                      她小心翼翼地走著,盡量不去碰身邊的樹。
                      她覺得有些不對勁,但又說不出來。又走了幾分鐘,她察覺出是哪里不對了——整個樹林都是靜止的!雖然風聲凄嘯,但地面的光斑一動不動,說明所有的樹葉都沒有搖動。
                      張紫走進了一座凝固的森林。
                      她四處打量,發現周圍全是這種樹,沒有其他植物,也沒有動物的痕跡。這不符合生態學,她皺起眉,疑惑地把手放在樹干上。樹皮的觸感很溫潤。
                      “咔咔”,被手碰到的樹干震動起來,并且發出類似齒輪轉動的聲音。這棵樹似乎瞬間活了,枝條有序地橫移側滑,樹干轉動,一道兩米寬的矩形門無聲地滑開。張紫嚇了一跳,后退幾步,但矩形門滑開后一切又靜止了,再無動靜。她慢慢平復心情,小心看去,只見門內是銀白色的圓球形空間,弧線完整平滑,隱隱反光。
                      張紫有點明白了。這棵樹并不是天然如此,倒像是被改造成了類似電梯的機器,那么,這整座樹林就是一片大型電梯群了。她伸手捏了捏一旁的葉子,果然,葉片外部是植物細胞層,里面卻被注入了金屬。不過她沒有太過吃驚,古斯特星屬于二級文明,要把一座樹林改造成半生物半機械的電梯群并不困難。
                      那么,唯一的問題就是,電梯會通向何處。
                      這次張紫沒有猶豫,直接走了進去,樹門無聲地合上了。她的腳感覺到了驟然向上的加速度,力度很強,她險些摔倒。為了適應這種加速,她干脆平躺下來。反正對她來說,電梯的空間足夠大,塞一頭大象都沒有問題。
                      幾分鐘后,電梯開始減速,張紫沒有防備,整個身體被拋起,狠狠地撞到側壁上。她呻吟幾聲,狼狽地爬起來。檢查周身后,她慶幸地呼出一口氣,沒有受傷,只是手臂被撞得生疼。
                      電梯門開啟后,張紫并沒有急著走出去。她從背包里拿出黑色斗篷,披在自己身上。她臉上的黑漆已經暗淡,但畢竟加入了吸光材料,戴上篷帽后仍然能讓她的臉隱進一片虛無中。而后,她走出電梯。
                      看清身邊的環境后,她呆呆地張大了嘴,卻發不出一絲聲音。
                      張紫身處于一座藏在云中的城市。
                      云霧緩緩飄動,城市的景象在她眼中時隱時現。她正處于這個城市的中心,四周布滿弧形橋梁,橋下流動著清澈的水。更遠的地方,巨大的圓球形建筑懸在空中,隨著云霧浮動。路面如波浪般起伏,每隔一定距離,路旁就出現一個球形突起。張紫看著有些眼熟。云霧遮住了絕大部分景物,張紫看不太清,她爬到一座弧形橋的頂端,努力張望,卻看不到這座城市的邊際。
                      但這并不是張紫吃驚的原因,她畢竟是實習記者,走訪過一些發達星球。讓她感到驚奇的是眼前所有的建筑都是透明的,她的視線能穿透墻壁和街道,云被吹散的時候,她還能看見腳下遙遠的大地。這是一座玻璃之城。
                      令她震驚的,還有一個原因——整座城市完全陷入寂靜中,毫無聲息和人影。這是一座無主之城。
                      她向前走去,云汽很涼,她哆嗦了下,拉了拉身上的斗篷。走得越近,看得越細,她就越發驚嘆這座城市的精致。不知出于何種考慮,城市里充斥著弧線,所有需要轉折的地方都以完美的弧形連接。張紫不敢相信,仔細搜尋每一處角落,試圖找出折角或者縫隙。但她失敗了,整個城市渾如一體,似乎建造時就是整體澆鑄而成。
                      這才是二級文明的真正實力。
                      張紫對古斯特人的印象有了改變。原先她很不喜歡他們——躲在不透光的黑斗篷里,固執地不讓任何人走出港口,且從不主動對別人說話,即使是同族,也鮮少交流。這一切都讓張紫覺得他們鬼祟而野蠻。但現在,她佩服于古斯特人的想象力和創造力。任何建造出這種城市的種族都是值得尊敬的。
                      最初的吃驚過后,張紫想起了自己的目的,從背包里拿出全息相機,拍攝城市的每個細節。多年以來神秘未知的古斯特文明被記錄在相機里。這些信息流傳出去的話,引起的轟動肯定比對一個貪財船長的采訪要大。
                      想起威克,張紫激動的心情平復下來。但她的動作沒有停,依然邊走邊拍。城市比她想象中的要大,空曠寂靜,只有她的腳步聲有節奏地回蕩著。
                      她走了很久,餓了就吃幾口餅干,累了便和云而眠。只是睡著時有些冷,云霧在她周身環繞,她蜷起身子,哆嗦著閉上眼睛。這種時候,她會有些害怕,感覺自己睡在一座荒廢千年的墳墓中,而四周站滿了看不見的幽靈,冷冷地盯著她入睡。
                      這種聯想讓她無法安然入眠。她索性不睡了,手持相機,不停地走著。連續拍了十幾個小時后,她的腦袋變得昏沉,意識陷入了無盡的恍惚中。她總以為自己聽到了什么聲音,但豎起耳朵,又什么都聽不到了。她第一次覺得安靜也是如此的讓人絕望。
                      這時,她又聽到了聲音,嗒嗒嗒,有節奏地響起。她以為是幻覺,繼續向前走,但聲音仍然回蕩著。
                      這不是幻覺!張紫猛然一驚,清醒了許多,循聲望去,她看到遠處有一個黑影在移動。隔著重重玻璃,她只能看到模糊的形狀,但她心中已經猜測到那黑影可能是什么了。
                      黑影緩緩走近,赫然是一襲黑色斗篷。這是古斯特人的城市,除了他們,難道還會有別人出現在這里嗎?張紫下意識地想逃,但隨即想到自己也披著斗篷,索性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心臟卻咚咚跳個不停。
                      古斯特人僵直地走來,沒有說話,與她擦肩而過。
                      張紫輕輕呼出口氣。這種有驚無險的情況讓她的神經一繃一松,加上連日的疲憊,一陣眩暈涌上來。她晃了晃,幸好沒有倒下去。但手指一松,相機從斗篷里掉落,砸到玻璃地面上,“?!?,一聲清脆的聲響遠遠傳開。
                      身后古斯特人的腳步聲猛然停下。
                      張紫一把抓起相機,拔腿就跑。但那古斯特人更快,才跑兩步,她的肩就被一只寬大的手掌抓住。她尖叫一聲,抬腿便往后踹,正中那古斯特人的下盤。肩上的手立刻收了回去,同時傳來一陣低沉的呻吟。她不敢回頭,繼續向前跑。
                      跑了幾步,她突然覺得那呻吟似乎很耳熟。她停下腳步,難以置信地轉向身后,“船長?”
                      黑斗篷被掀開,露出咬牙切齒的威克。他捂著襠部,一臉憤恨地看著張紫,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話:“你學過防狼術嗎?”
                      “你怎么到這里來了?”張紫仍然不敢確信。
                      “還不是為了帶你回去!”威克臉色發白,“早知道你踢得這么準,我就不來了,讓古斯特人來嘗嘗你的防狼術!”
                      休息好之后,威克說了經過。他讓安琪號假裝故障,悄悄躲到地面,然后一路找到了那片樹林。通過電梯上來后,他打扮成古斯特人,在城市里亂轉。剛才他看見一個黑影,心里也驚了一下,以為是真的古斯特人,便打算擦肩而過。
                      “……直到看到你的相機掉出來,我才確定是你?!蓖苏f,“難得我們想到了一起,都披上了黑斗篷?!?/div>
                      “可是,古斯特星這么大,”張紫猶疑地問,“你怎么知道我往這邊走了?”
                      威克抬了抬下巴,不屑地說:“你偷走我的潛伏服,難道就沒有檢查一下嗎?這可是幾千聯盟點數的高檔貨,上面有定位儀,我是順著信號找過來的。但是到了這城里,我接收到的信號就混亂了,這里安裝了很多電磁波發生器,充斥著高頻波。我不能再定位,就只有盲目地找了?!?/div>
                      原來街邊那些球形突起是電磁波發生器,難怪看著眼熟。她環顧四周,白色霧氣吞噬了她的視線,寬廣的城市依然沉默著?!斑@一路,你看見其他人了嗎?”
                      “沒有,我看到的第一個活物就是剛才給了我一記防狼術的人?!?/div>
                      “那你說,古斯特人建了這么神奇的城市,為什么不上來住,而要全部站在環海邊上看我們捕魚?”
                      威克上下打量張紫,好半天才哼出聲來,“你大學的建筑基礎課是不是都翹了?”
                      “呃,”張紫窒了一下,“這跟我翹課有什么關系?”
                      “如果你認真學過,就會知道,這座城市并不是用來讓古斯特人居住的?!蓖酥钢闹?,“建筑的第一要務是適用。無論是單體結構還是組合部件,只要存在,就要體現功能。只有在這個基礎上,才能再去考慮美觀。就像蟻穴,里面遍布溝壑,這是為了溝通整個族群,還有蜂巢,采用嚴格的六角形房室,讓每個巢框都穩固貼合,便于儲藏蜂蜜。而你看四周,我想不出這些無處不在的弧形對古斯特人有什么實用價值?!?/div>
                      張紫詫異地看了威克一眼,“我沒想到你對建筑學還有研究……”
                      “談不上研究,只是記得一些常識而已?!蓖瞬幌滩坏鼗卮?,“而且你看,這個城市最大的特色,通體透明……既然那些鬼魂整天披著黑袍,又何必把這里弄得四處見光?”
                      “或許是……古斯特人對透明環境有獨特的藝術追求?”
                      “不可能!你還記不記得我在酒吧里給那些家伙表演魔術?一個不感興趣就罷了,可我一連做了十幾次,所有的古斯特人都不好奇我是怎么做到的。一個沒有好奇心的種族必然也沒有藝術感?!蓖苏f著,眼睛逐漸瞇起,臉色也變得鄭重,“要說透明是藝術追求,我倒是想到了一種生物……”
                      張紫心里一動,腦中也浮現出某個熟悉的形象,她喃喃地說:“這些渾然一體的弧線……”
                      “隨處可見的高頻波發射器……”威克接口道。
                      “可以容下成年象的電梯……”
                      “透明晶瑩的街道和墻壁……”
                      “整個城市都是空蕩蕩的……”
                      “晶魚!”威克和張紫臉色劇變,同時說出了這兩個字。
                      到捕魚周的最后兩天,晶魚已經很難捕到了,往往飛行器在海里搜尋數個小時都看不見綠點顯示。捕魚艦開始陸續撤離,捕不到晶魚,誰也不愿意留在這顆詭異的星球上。他們的貨艙里已經堆滿了晶魚,只要運到其他星球,就可以換成大筆聯盟點數。
                      這時,星際海盜也聞風而動,在航線附近伺機劫掠。撤離的捕魚艦都會結伴航行,所以港口里經常有一大群捕魚艦升空,同時消失在蒼穹。但安琪號一直留在港口里。
                      阿利焦躁地踱步。他的八個爪子扭成怪異的角度,一邊走一邊罵罵咧咧,“不負責任”、“好色”、“該死的船長”是出現得最頻繁的三個詞。
                      “大副,收到一條加密信息?!必撠煴O測的船員抬頭,向阿利報告,“是AES級別的加密法,需要密鑰關鍵詞?!?/div>
                      “輸入‘實習記者’!”阿利氣急敗壞地說。
                      破譯進度很快。幾秒鐘后,船員霍地站起,“是船長發過來的!”      古斯特星沿著軌道行進,逐漸偏離六顆恒星的照耀,滑進黑暗。
                      暗淡的光線也宣告著捕魚周的結束,滿載貨物的捕魚艦從港口升起。安琪號是最后一批離開的,當時天空昏沉,黑暗像發酵一樣在空氣中流竄。安琪號穩健地升入天空,破開大氣,在無盡的暮色中遠去。
                      又過了十幾個小時,最后一縷光線也消失了,整個古斯特星沉進鐵一般凝固的黑暗和寂靜中。由于連日暴曬,空中積累了大量的水汽,此時恒星隱去,溫度降低,云層也跟著下沉。一場大雨即將來臨。
                      在隱隱的雷聲中,一群古斯特人走向港口。其中幾個進去了,他們沒有去檢查港口里是否還有滯留人員,而是在每個角落里都扔下一顆小圓球。隨后他們走了出來,與其他古斯特人一起站在港口外,靜靜地觀望著。
                      港口突然爆發出一連串的爆炸聲,騰起的焰光照亮了天際,也照到了威克和張紫身上。
                      他們披著斗篷,藏身于古斯特人群中。這一路他們都小心翼翼,連呼吸都細聲細氣的,但剛才猛然響起的爆炸聲還是讓張紫驚了一下,幸虧威克及時拉住她的手,才讓她那聲驚呼復又吞回肚子里。
                      不到五分鐘,曾接納了上千艘捕魚艦的港口全部湮滅,風疾卷而過,飛灰消散。很快大雨就會降下來,雨水將抹去一切痕跡。
                      然后,古斯特人同時轉身,往環海的方向行去。威克和張紫只能跟著行走,他們不得不保持和其他古斯特人一樣的步伐和速度??諝鉂穸却蟮脟樔?,他們身上的黑袍都可以擰出水來?!稗Z隆隆”,雷聲越來越大,烏云像是壓在頭頂,不時有閃電從云層里竄出來。
                      在一明一滅的天地間,這群斗篷披身的人影沉默地行走著,沒有人說話,連腳步聲都輕不可聞。張紫忽然想到了四個字:百鬼夜行。
                      從港口到環海接近百里,捕魚艦在空中排成隊列,緩慢行進需要一個小時才能到達。而威克他們足足走了六個小時才聽到海濤陣陣。接著他看到海岸邊也站著密密麻麻的古斯特人,海風掠過,斗篷獵獵作響。威克跟著的這群古斯特人是最后到達的,他們走到人群的最后面,然后靜止不動,像在等著什么。
                      很快威克就知道是什么在讓他們等待了。
                      沉暗的海水中出現了幾抹光點,自海底上升,幽幽地爬上海岸。古斯特人群里出現了難得的騷動,隨即又恢復沉寂。但借著這陣騷動,威克踮了一下腳,目光越過重重黑影,落到了上岸的那些東西上。
                      果然,是晶魚,大概有五六只。此時的晶魚全身都流淌著瑩白色的光華,晶瑩剔透,圓潤如琥珀。
                      晶魚上岸后并沒有走開。它們蜷縮在岸邊,用觸手拍擊著海水。它們的動作緩慢而凄涼。但等了很久也沒有別的晶魚再上岸,它們慢慢停下來,抱成一團。
                      似乎感受到晶魚的哀慟,所有的古斯特人都往后退,留出足夠的空間,然后他們全部匍匐在地上。而晶魚并不理會他們。張紫也趴下了,但努力梗著脖子,觀察著海岸。
                      現在的情形,跟她和威克的猜測很吻合。
                      “那座城市一定是給晶魚住的!”在回來的路上,威克肯定地說,“晶魚沒有感官,吸收能量,辨別方向,一切都是靠電磁波。而玻璃城里到處都有電磁波發生器。你在里面待了十幾個小時就神志恍惚,應該也是受了電磁輻射的影響?!?/div>
                      張紫點頭贊同,補充說,“還有,晶魚整個身軀都渾圓光滑,正好貼合這里無處不在的弧形設計?!?/div>
                      “最重要的是,晶魚是透明的?!蓖说拿碱^又擠出“川”字,語氣變得疑惑,“可問題是,如果這座城市是給晶魚住的,那它們為什么會出現在環海,而這里空蕩蕩的?”
                      “光線,”張紫抬頭望天,眼睛瞇成一條線,重重云霧后面露出了幾輪圓形光斑,“每年捕魚周的時候,六顆恒星照耀著古斯特星球的每一處地方,而這座城市是透明的,擋不住光線,所以晶魚只能躲在深海里。你還記得嗎,捕魚的時候,晶魚在水下還能劇烈掙扎,但一暴露出來就立刻死去?光線對它們——”她猶豫了一下,換了個稱呼?!皩λ麄儊碚f是致命的?!?/div>
                      稱呼的轉換讓威克表情一變。
                      他捏著拳頭,好半天,嘴里才憋出幾個字,“那群該死的披斗篷的家伙!”
                      張紫小心地看著他,威克的臉色從沒有這么難看過,像籠上了無數寒風陰云?!霸趺戳??”她輕聲問。
                      “如果這個城市真的是晶魚建造的話,”威克捏緊拳頭,指節泛白,臂上的青筋一根根跳起來,“那我們的手上就都沾滿了血,我們都是罪犯!”
                      但畢竟還有許多疑點。他們商議過后,決定讓安琪號先走,而他們留在星球上,繼續觀察。這一切都很順利,恒星離開后,星球陷入黑暗,他們趁機混入了一隊古斯特人中。
                      岸邊的幾條晶魚顫抖著分開,他們身上的熒光越來越亮,所有被熒光照到的古斯特人都顫抖不止,哆嗦著爬起來,走到晶魚身邊。他們圍住晶魚,其中一個發出了類似哭泣的怪聲,其他人像被傳染了一樣,也紛紛悲慟嗚咽??蘼曈杉毼u至轟鳴,竟蓋過了浪濤雷電,在海面上遠遠回蕩開去。
                      張紫被湮沒在哭聲里。她看了一眼威克,后者也是同樣不解的表情。明明是古斯特人引來了捕魚艦,對晶魚進行了毫無節制的捕殺,現在他們卻圍在僅存的晶魚身邊,大聲哭嚎,似乎比晶魚還要悲傷。
                      張紫有種錯覺——她像是站在一出荒誕而詭異的話劇中,海岸就是舞臺,晶魚和古斯特人正表演著讓她費解的節目。但她自己呢,是什么身份,演員還是觀眾?
                      哦,她回過神來,告訴自己,我是一個記者。
                      她悄悄掏出相機,對準遠處相擁而泣的古斯特人。此時悶雷陣陣,黑暗吞沒了整個海岸,這種光線不適于全息拍攝。她打開了相機的夜間模式,紅外鏡頭彈出來。
                      威克正皺著眉,忽然在漫天哭泣中聽到了清脆的一聲“咔”,這聲音來自身邊的張紫。閃電劃過,借著光亮,他看到了張紫手里的相機。他想起了張紫的職業,恍然點點頭。他轉過頭繼續看晶魚,突然,他渾身一震,想起了剛才這聲“咔”代表的是什么。
                      “不要!”他低聲喝道。
                      但已經遲了,張紫按下了拍攝鍵。紅外射線從相機射出,形成不可見的漫射式光束,海岸環境被刻錄進鏡頭里。在張紫和威克的眼中,什么事都沒有發生。但遠處的晶魚猛地一震。
                      漫天的哭聲一瞬間消失了,海岸沉寂如墓,雷聲轟轟滾過天際。在這壓抑的氛圍中,所有的古斯特人同時轉身,看向威克和張紫,閃電不時劃過,他們靜如雕像的身影出現又隱沒。
                      “我知道對你這種實習記者來說,偷拍就跟吃飯一樣尋常,”威克把張紫拉到身后,恨聲說,“可你得知道常識,紅外射線是高頻電磁波,晶魚很敏感的!”
                      “對不……”張紫渾身顫抖,正要道歉時,她感到頭上傳來了一點涼意,隨即四周響起了連綿不絕的噼啪聲。
                      積蓄已久的雨水終于落下來了。
                      “你們,為何,逗留?!贝笥曛?,一個古斯特人走到他們跟前,“此為,犯罪?!?/div>
                      “你們才是在犯罪!”張紫索性掀開斗篷,任豆大的雨點淋在身上,大聲說,“晶魚明明是智慧生物,你們卻把晶魚當做貨物賣出去!這種對文明的販賣與迫害才是最大的犯罪!”
                      古斯特人沉默了,良久,他慢慢開口,“從未,販賣。只有,殺害?!边@些語句讓周圍的古斯特人微微顫抖,他們發出窸窣的聲音,像是恐慌,又像興奮,還包含了許多莫名的情緒。
                      張紫一愣,她沒想到對方會這么坦白。她用人類的思維去推測古斯特人的反應,而在對方看來,他們所作的一切都無需對她隱瞞?;蛟S這是因為他們的天性,又或許,是因為她和威克被團團圍住,形勢完全由古斯特人掌控。后一種的可能性要大些,但她穩住顫抖的身體,繼續開口:“你們為什么要殺害晶魚,難道他們是你們的敵對種族嗎?”
                      “嘿,我說,實習記者,現在可不是采訪時間!”威克小心環顧四周,但每個方向都站滿了古斯特人。
                      “晶魚,主人。我們,奴仆?!惫潘固厝讼蚝0掇D身,晶魚正茫然無措地蜷縮在那里。晶魚沒有感官,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相機發出的紅外射線讓他們覺得溫暖。張紫也望過去,看到其中一條晶魚斷了一截觸手。她想起了酒吧里那個貪杯的絲奎人。
                      古斯特人繼續說:“主人,住在,天空。創造,我們,代管,星球?!?/div>
                      果然,云端的玻璃城是晶魚建造的,每年六星照耀的時候,他們全族躲入環海。這一周內,黑斗篷掌管一切,他們開放了古斯特星,人們只在這顆星球上看到了沉默行走的黑斗篷,便把他們認作古斯特人。
                      而這顆星球的真正主人,多年來一直慘遭殺戮,險些滅族。
                      “為什么……”張紫深深吸了口氣?,F在,古斯特星球的面紗在她眼前緩緩揭開,但藏在里面的血腥和黑暗也露了出來,濃郁得讓她險些窒息。聯盟的宗旨是和平發展,成員之間從未征戰過,即使有著黑暗歷史的地球人類,也收斂了好戰天性。像這種對整個種族的迫害,是從未發生過的。
                      “主人,不理,我們?!?/div>
                      說了這三個詞后,古斯特人沉默了,似乎在考慮怎么表達。他能說出的聯盟通用詞匯很貧乏。過了一會,他走上前來,黑斗篷探伸出一根銀白色的柔軟肢節,抵在張紫額頭上。
                      一些畫面從張紫腦海里泛上來,依次展開。那是她從未見過的景象——黑暗籠罩了整個星球,唯一的光源來自天空中的城市;晶魚散發著熒光,在城市里游弋,無數讓人嘆為觀止的科技從他們的觸手下涌現,仿佛他們唯一的愛好就是創造;后來,他們開始創造生命,一個個蜘蛛模樣的軟體生物被制出來,放到地面上;蜘蛛聚集在電梯樹林下,仰起錐形腦袋,渴求地看著遙遠的天空城市;晶魚依舊在創造,他們開始嘗試別的領域,他們不理會地面上的蜘蛛;蜘蛛們不再守望,逐漸散去,每只離開的蜘蛛都自立起來,披上了黑暗的斗篷;人類的飛船降臨,晶魚被捕殺,圍觀的黑斗篷們既恐懼又興奮,還有深深的悲傷……
                      “嘿,你沒事吧?”威克搖晃著張紫的肩,后者正一臉迷茫。
                      紛亂的圖影立刻消失,張紫怔怔地看了一眼威克,回過神來后,她卻沖那古斯特人疾聲問道:“如果是因為記恨晶魚創造了你們卻再不理會,那么,你們可以自己捕殺他們。恒星照耀的那幾天,晶魚沒有反抗能力!為什么要借我們的手?”
                      古斯特人似乎聽到了不可思議的話,后退一步,顫聲說:“我們,從未,想過,去殺,主人。只能,你們,動手?!?/div>
                      “這難道不一樣嗎?結果都會是晶魚遭到屠殺!”
                      古斯特人群騷動起來,像是對張紫的話感到震驚,過了很久,她面前的古斯特人說:“當然,不同。我們,不能,傷害,主人!”
                      威克算是明白了,拉住張紫的袖子,低聲說:“你不要跟他們爭論了,沒用的,他們的思考方式跟我們不同。在他們的認知里,自己絕對不能去傷害晶魚,但可以借我們的手?!?/div>
                      張紫面無表情,說不出話來。是的,古斯特人這種邏輯是她不會贊同的,但反過來,古斯特人也無法理解她的思維。
                      “你們,思維,邪惡?!惫潘固厝藦恼痼@中反應過來,似乎對張紫十分嫌惡,澀聲說,“違法,逗留,處死?!?/div>
                      “難道你們就不怕晶魚看到么?”張紫大聲喊。
                      “主人,不能,視物,聽聲?!惫潘固厝税l出冷冷的聲音。
                      張紫還要說什么,威克已經一腳踹翻那個古斯特人,大吼:“他們要動手了,還爭論個什么勁!跟我跑!”說完,他拉起張紫的手,拼命向前跑去。
                      “跑錯了,那里沒有路!”張紫被拉得一個趔趄。周圍都是重重黑影,越靠近海越多,威克卻是徑直跑向晶魚上岸的地方。幸好古斯特人本來是準備迎接主人的,沒有帶隨身武器,而他們隱在斗篷下的身體很輕,威克沒費多大力就撞出一條路,靠近海水。
                      威克在海邊停下了,海水漫進他的鞋子,冰涼刺骨。他轉身看去,古斯特人已經聚集過來,密密麻麻,再也沒有闖出去的縫隙。而他身后,是無邊無際黑沉沉的海水。
                      “嘿嘿?!彼拖骂^,臉上竟然揚起了笑容,“你怕不怕?”
                      海水的涼意讓張紫瑟瑟發抖,但她搖搖頭,斷續而清晰地說:“我是一個記者?!?/div>
                      威克點點頭。這一次,他沒有給她的職業補充前綴,他湊到她耳邊說:“你知道嗎,我改變主意了?;蛟S回去之后,我可以抽出一段時間,讓你仔細地采訪我?!?/div>
                      雷雨中,難以計數的黑斗篷已經涌了過來,充滿敵意地圍住他們。雖然沒有攜帶武器,但只憑借數量的優勢,這些古斯特人就可以輕易殺掉他們。
                      “都快死了,你就不能說點有用的話嗎!”張紫嗔怒地說。
                      “誰說我們快死了?”
                      威克話音未落,轟鳴聲猛地響起,水花四濺。一架紋有天使徽記的飛行器自海水中躍出,蝙蝠般掠過來。
                      古斯特人愣了一瞬,隨即瘋狂地撲過來。但飛行器比他們更快,它噴出一張漁網,包住威克和張紫,然后陡然轉向,筆直地射上天空。
                      古斯特人撲了個空,呆呆地仰頭望去。夜色深沉,飛行器全速行進,很快,它完全融入進了無邊的夜幕中。
                      “阿利?”漁網被收進飛行器內,張紫爬出去,看見八個爪子的駕駛員后,她一臉驚訝,“你怎么也留在古斯特星了?”
                      “船長給我發消息,讓我潛在環海里待命?!卑⒗^也不回,讓飛行器快速無比地穿過大氣,越早離開古斯特星越好。
                      “你什么時候發消息的?”張紫轉向威克。后者正扯掉身上的網,滿不在乎地回答:“在回來的路上。這些年我東奔西跑,去過那么多危險的地方,你以為我是怎么活下來的?做事永遠要留一手。記住這一點,你以后會感謝我的?!?/div>
                      飛行器穿過大氣層,浩瀚的宇宙撲面而來,星光在遠處閃耀。飛行器已經進入外空間了?!昂冒?,永遠留一手的船長,現在告訴我,”阿利轉過頭來,鄭重地說,“你打算怎么憑這個小飛行器就把我們送到安全的地方?”
                      飛行器本是用來捕魚的,功率不大,能達到古斯特星的逸出速度就已經很勉強了。加上阿利在海里潛伏了十幾個小時,能量所剩無幾。而離這里最近的航線在幾光年開外。
                      威克猛地抬頭,看著阿利,“你沒有讓安琪號留在附近接應我們嗎?”
                      “沒有,”阿利的語氣低下去,“你只說要我潛在環海里。我讓安琪號去聯盟貿易市場了……”
                      威克臉上的肌肉抖動,過了好一陣子才平復下來,對張紫攤攤手,“這下我們可能真的要死在這里了。我料想過我會和某個女人死在一起,但我想不到還有一個愚蠢的斯科星人攙和在中間?!?/div>
                      “我并不是很怕死?!睆堊夏﹃鄼C,“我只是擔心真相被淹沒。我怕我連一篇真正的新聞都沒有寫就死了?!?/div>
                      但是她的擔心并未發生,不久之后,幾艘星艦出現在漂浮的飛行器四周。星艦上伸出機械臂,牢牢抓住了飛行器。阿利高興得眉飛色舞,八只爪子扭來扭去,威克斜眼哼了一聲,“別高興得太早。你用爪子想一下,哪些星艦會出現在這里?”
                      阿利的表情頓時凝固了,“星際海盜……天哪,我寧愿被悶死在飛行器里!”
                      他們被抓回海盜巢穴。海盜們檢查飛行器,沒有找到值錢的貨物,惱怒之下便準備處死他們?!暗鹊?,我們有錢,我有一艘二級艦,應該值十萬聯盟點數!”威克指著阿利,“這個斯科星人知道我的賬戶密碼?!?/div>
                      阿利卻閉上眼睛,一副打死不肯說出密碼的樣子?!昂?,別這樣,阿利?!蓖肃嵵氐乜粗?,“錢還可以去掙,以后再把安琪號買回來,命不在就什么都沒了?!?/div>
                      “嗯嗯,俺愛聽這話,說得在理!”一旁的海盜連連點頭,甕聲甕氣地贊同,“俺就喜歡你這樣的客人?!?/div>
                      阿利嘆口氣,說出了密碼。海盜取錢后猶豫了很久,還是拿出一張價格單,指著上面的明細,愧疚地說:“現在俺們這個行情不好,漲價了,這點錢只能贖一個人?!?/div>
                      于是張紫被放走了。
                      海盜許諾,還可以緩一陣子,讓張紫籌錢來贖威克和阿利。臨走時,威克張開臂膀,似笑非笑地看著她。阿利知趣地轉過身。
                      張紫愣了一下,然后走過去,依在威克懷里。
                      海盜冒險把張紫帶到了航線上,給了她一些錢后便離開了。張紫等了幾天,終于等到了一艘開往地球的貨艦。
                      回到《星旅人日報》所在的成都時,已經是十一月了,秋陽慘淡地貼在天空上。張紫考慮了很久,不知道怎么去籌集二十萬聯盟點數。她憂愁地回到家中,整理物品時,看到了那臺全息相機。一個主意在她腦中浮現。
                      接下來的幾天,她把自己關在家里,查閱大量的資料。準備好后,她開始寫新聞稿。在古斯特星球上的遭遇,關于文明種族的封鎖與迫害,風衣和泰森氈帽組成的熟悉身影,都在她指尖跳躍而出。
                      “我從七月的地球出發,沿著安琪號的航跡,幾乎追遍了大半個聯盟疆域……”寫完開頭,她考慮了一下,決定放棄傳統新聞稿的寫作方式,將自己的憤慨融入其中。
                      在稿子里,她控訴了古斯特人的固執、野蠻和黑暗,贊美了晶魚文明的發達,并且多次提及安琪號船長勇敢智慧的決斷。在文章里,她引用了西方一個流傳甚廣的故事:“……城堡里住著一群小孩,他們年幼單純,卻擁有大量財富。小孩的城堡還有一個老管家。管家想加入小孩們的游戲,但小孩們并不理會。天長日久,管家對這群主人既尊敬又憎惡,每個夜晚來臨時,他都站在陰暗的城堡里咬牙切齒。但他不敢對主人動手,于是引來了強盜,趁主人熟睡時劫掠城堡里的財富,殺害小孩。小孩們每次醒來,都會發現洗劫和傷害的痕跡,同伴每次都在減少,他們越來越孤單。而這個時候,管家就會撲到床邊,一邊和主人一同哭泣,一邊等待著下一個夜晚的來臨……”
                      最后她用力按著鍵盤,寫下了總結——
                      “晶魚沉醉于科技,在情感上卻幾如兒童,他們的思維里沒有一絲黑暗。而古斯特人卻正好相反,披上黑斗篷的那一刻,他們對母文明的報復就開始了。當六顆恒星發出光明照耀的時候,古斯特星卻上演了最黑暗殘忍的一幕……古斯特人的陰暗邏輯固然可恨,但晶魚對情感培養的漠視也值得我們反思……在這幕劇中,我們并不是觀眾,我們扮演了那些強盜的角色。我們為利所趨,捕殺晶魚,并且做成食物在各地販賣。哪怕只需要一次認真的考察,就會發現晶魚并不是低等生物,而是和我們同樣享有生存原理的智慧文明。事實上,就算是低等生物,也不應該被肆意殺戮……”
                      這是她新聞寫作生涯里最順暢的一次。每天伏案書寫,沒有人打擾,只有窗外暮散晨臨,天際日升月落。
                          五天后,她把稿子放到了主編的辦公桌上。主編躺在沙發上,漫不經心地翻開,三分鐘后,他鄭重地坐起來,臉色越來越差。閱讀完后,張紫把全息錄像放了出來,但主編看到斷了觸手的晶魚無聲哭泣時,他喉頭一陣抖動,撲到衛生間里嘔吐不止。
                          張紫知道,主編以前很喜歡吃晶魚肉。
                      下一期的《星旅人日報》取消了所有新聞稿件,全部版面都在報告這條新聞。隨即,它被四處轉載,連《聯盟晚報》都把頭版留給了它。整個聯盟都在議論,晶魚肉停止銷售,人們的目光向那顆詭異的星球匯聚。
                      接下來,聯盟派特使去古斯特星勘察,但此時不是捕魚周,黑斗篷們直接發動了攻擊。特使死于轟炸中?!缎乔蜃灾畏ā冯S即失效,大批軍隊在古斯特的外空間集結,黑斗篷們依然沉默著,拒絕交涉,用炮火來驅趕每一個進入古斯特大氣層的士兵。黑斗篷們掌握了晶魚創造出的高端武器,聯盟軍隊無法進入。
                      而在聯盟軍隊壓境時,古斯特附近星域的海盜們紛紛逃走。張紫寫那篇新聞稿的目的達到了,但她到處打聽,沒有人知道威克的消息。
                      僵持了一個月后,SF星人——聯盟成員里唯一的一級文明種族——出手了。誰也不清楚SF星人動用了什么武器,只知道數小時內,所有的黑斗篷都癱軟在地面上。聯盟軍隊隨即將他們逮捕。
                      在最高法庭上,黑斗篷們對自己的罪名毫不知情。他們安靜地站著,大法官宣布長達數十條的罪行后,其中一個黑斗篷不解地說:“我們,尊敬,主人。你們,殺害,主人。罪犯,應是,你們?!?/div>
                      大法官冷冷地盯著他,好半天過后,重重地敲響桌子:“罪名成立,全部關押?!? 
                      而僅存的六條晶魚回到玻璃之城。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依然安靜地在城市里創造。沒有人去打擾。盡管數量稀少,但不會再有黑斗篷的迫害,晶魚文明的種子已經保留了下來。  
                      歲月更迭,這顆種子會在星球上再度發芽。
                      這一年成都的冬天來得特別早。十二月的時候,一場雪便紛紛揚揚地落了下來,在夜晚的街頭飄落。
                      這在成都是很難得的天氣。環保署沒有派出清掃機器人,特意讓雪在城市里堆積著。街上到處都是人,情侶們擁吻,老人們談笑,小孩子歡呼著在人群里跑來跑去。
                      張紫出了報社,冷風倏地刮來,灌進她的脖子里。她緊了緊衣領,看著夜空,但沒有伸手去招飛的,而是慢慢走在薄雪紛揚的街道上。街燈把她的影子拉得很長。
                      走過一條街時,她突然看到一條長了八個爪子的身影,正在街邊逗小孩玩。她猶疑著走過去,雪在她腳下發出吱吱的聲音,好像是一些可愛的白鼠躲在雪的下面。走得近了,她拍拍那個人的背,輕聲問:“阿利?”
                      斯科星人轉過身,臉上泛起笑意。
                      “你們逃出來了?”張紫驚喜地說,“怎么只有你,船長呢?”
                      阿利笑意不減,目光越過張紫,看向對面的街道。
                      張紫心頭一震,緩緩望過去。在長長的街對面,在昏暗的路燈下,在漫天飄落的細雪中,她看到了一個高大的身影。舊風衣,泰森氈帽,以及帽檐陰影下的笑容,都是那么的熟悉。
                      “嘿,實習記者!”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