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40328_321402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全民公投 扎扎

                    2014-03-28 10:31:10
                          “再也沒有記憶之苦!你的頭腦就是一座國家圖書館!有大把的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享受悠長的假期、陪孩子們一塊玩?!@一切,你只需要一塊‘芯片’!來吧,為這美好的未來投贊成票!”
                        “我們的身體由我們自己作主。當你將自己的頭蓋骨像公園的大門一樣向陌生人敞開時,你就將自己的命運交到了別人手里!想想清楚吧,人類!”
                      易峰和李美娜走在放學的路上,他們剛剛結束了今天的補習。盡管鋪天蓋地的宣傳語在半年前就出現在城市的各個角落,他們還是興致盎然地一一看過去。
                        “你覺得呢?你贊成還是反對?”美娜再一次問道。
                      “我不知道?!币追逶僖淮螌⒓绨蚋吒呗柶?。
                      這樣的對答在他們之間已經出現好多次了。
                      然后他們揮揮手,各自回家。
                        這必將是一次改變時代的大事件。
                      盡管易峰兩個月之后才會參加全國九年級生結業考試,107個月又3天才達到具有法定公投權的年齡,但這并不妨礙易峰對這一點的確認。
                        大約25年前,全球最大軟件開發商“稀有”公司巨資注入財源枯竭的“腦資源利用研究所”,在當時,這僅僅是報紙上一條類似“富二代燒錢”的花邊新聞。
                      15年前,“腦資源利用研究所”宣布他們在“人腦記憶機制及如何控制記憶”方面取得突破性進展。
                      13年前,第一塊可植入性“記憶芯片”問世。半年后,通過人體初級實驗。
                      8年前,這種被命名為“珍貴”的芯片正式上市。只要有足夠的金錢,還有膽量,就可以在“腦資源利用研究所”專門的醫療機構中將這種芯片植入腦部深處。
                      之后,越來越多的人嘗試在自己的腦部植入芯片?!跋∮小惫疽餐瞥隽艘幌盗小罢鋵殹薄罢淦妗薄罢洚悺钡让嫦虿煌巳旱挠洃浶酒?。更重要的是,這種芯片的價格類似一切電子產品,越來越便宜,幾乎到了人人都可以購買的程度。
                      終于有一天,有人在人大提出議案“建議對所有公民(包括嬰兒)強制性植入記憶芯片”。提案的核心內容是:為了提高全民素質,增強國民在國際上的競爭力,應建議現有公民自覺植入“記憶芯片”,而對于新生兒,則必須在24個月之后植入芯片。
                       一石激起千層浪!
                      贊成和反對的聲音同等激烈。最終的決定是全民公投。日期定為公元2099年10月,也就是今年秋天。
                        易峰很清楚地記得自己小時候看過的一個電視節目,那是一個直播節目。節目持續了很長時間,易平記得中間有過一次考試,那次考試自己考砸了,被媽媽狠狠教訓了一頓。后來易峰才知道那次電視直播是“稀有”公司將芯片植入人腦及應用過程的一次全程記錄。
                      易峰記得最后的片段:一個年輕男子坐在一張黑色的高背椅上,一群人呈半圓形坐在他對面。易峰很同情那個男人,他看起來很緊張。他一定是犯了什么錯,這些人在審判他。在學校的辦公室,老師們就曾這樣注視過他。
                      果然,那些圍坐的男男女女表情嚴肅,他們不停地向他拋出問題,剛開始男子回答得很慢,而且結巴,但是越來越快。到了后來,提問者的問題還沒結束,男子就開口回答了。他的臉也越來越紅,眼睛熠熠生光。然后,所有人都停止了說話,電視里一片靜寂。
                      他們要宣判了。易峰想。
                      令易峰百思不得其解的一幕出現了:所有人,那些之前滿臉嚴肅、甚至不屑一顧的人們,其中幾個年紀還相當大,都一下子離開座位,跑向男子,將他擁在中間。
                      他們看起來似乎都挺高興?
                      “他被判無罪了,是嗎?”易峰轉頭問坐在身旁的媽媽。
                      “這簡直是……這有什么好……這都不是他自己的!”媽媽幾乎是生氣地說道。
                      “怎么不是他自己的?這些知識已經植入他腦中了,就是他的了,是他的記憶!他只是一個九年級學生,而現在他無所不知!太神奇了!”爸爸站在電視機前連連贊嘆。
                      “這樣說,那以后的人都不用讀書了?”
                      “當然,有這種好東西,還讀什么書?兒子,你可碰到好時代了!”爸爸向易峰擠了下眼睛。
                      “我可不會沒事讓人把峰峰的腦袋掀開!峰峰,睡覺去,明天還要上學!”媽媽推著易峰往臥室走。
                      周末晚上是易峰最喜歡的時光,因為第二天沒有補習。想到可以舒舒服服地睡個懶覺,整個人都格外輕松。
                      “噢,進了,進球了!1︰0?!弊谏嘲l上的易宏輝猛然跳起來,將面前的茶幾都踢得動了。
                      “真的?是我們嗎?”易峰不顧媽媽王麗凌厲的眼神,碗筷都不及放就沖進客廳。
                      “當然,當然,兒子,我們小組要出線了!太棒了!”
                      電視上正回放著進球的慢鏡頭,配合著解說員激動高亢的聲音,“一個漂亮的弧線球,直逼死角,守門員雖然判斷準確,但是根本沒有用,這是一個必進的球,完美!就跟預選賽那個絕殺一樣,如果守門員還記得的話,如果他能裝上記憶芯片,他也許會早做準備,搶前0.01秒跳起來,那樣也許還有一點點機會……”
                      “進球就進球唄,這也能跟芯片扯一塊兒?!蓖觖愖哌M客廳,對解說深表不滿。
                        “他說得沒錯,要真裝上芯片,反應說不定會快點?!?/div>
                      話剛出口,易峰心想不妙,恨不得能伸手將這句話掐掉。
                      王麗的聲音剎時仿佛被冰水浸過,“這樣,還不如讓個機器人站球門口呢!不,應該是讓12個機器人在場上踢球,多方便,還省了開顱呢?!?/div>
                      “別說了,看球吧?!币追逄撊醯卣f。
                      “那是兩碼事!機器跟人能一樣?!”易宏輝沒有注意到兒子的用心。
                      “裝了那玩意兒還叫人嗎?就一機器!”王麗迅速回擊。
                      “你……你根本不懂,跟你沒法說,就一無知婦孺……”
                      “爸,媽,我出去散步了?!币追鍙妱莶迦?,大喊道。
                      巨大的中心廣場人聲嘈雜,人們大多聚在電子懸屏下看足球比賽。中國隊出線在望,很多人已經在提前慶祝。
                      易峰走到人群稍少的一面,那兒有一群少年在玩“神奇飛毯”?!帮w毯”限定了參數,飛得不高,但已經足夠刺激,是現在所有年輕人羨慕的玩具。
                      易峰也想要一個,但這東西太貴,而且不安全(這是老媽的理由),所以……
                      少年中有些人玩得很好,在兩層樓高的空中上下翻騰,在夜空中劃出炫目的光圈。有些新手則戰戰兢兢,離地不過一尺,也是左搖右晃,一不小心摔下來,那是相當的慘——幸好這玩意兒保護措施相當完善。
                      突然,一道藍色的光線筆直地向易峰沖過來。不好,有人失控。易峰正不知該如何反應,那光線卻倏地往旁邊一拐,繞易峰一圈,穩穩地在他小腿高的位置停住了。
                      “嗨,哥們兒,好久不見?!蹦侨藢㈩^盔掀起,露出一臉燦爛的笑。
                      易峰也笑了,伸出手與少年擊了一掌。這是李一鳴,小學時的死黨(小學同學常叫他“驢”,因為課文中有“驢一鳴”的句子)。不過中學讀的學校不同,就很少見了。
                      兩人坐在草地上說話?!帮w毯”靜靜地懸停在一尺高的位置,發出藍幽幽的光。易峰的眼睛總是不自覺地瞅過去。
                      李一鳴說:“要不玩一下,很刺激的?!?/div>
                      “哦,不?!币追逵悬c尷尬,一鳴雖是死黨,但嘴巴損,要是自己出了丑,可能要被說上一輩子,“我怕摔,疼?!?/div>
                      “嗨,你還是這樣,以前旱滑也玩得不好?!?/div>
                      易峰心想后來我玩得好的時候你也沒看見。
                      “你這樣可不行,現在有好多新玩意兒,怕這怕那就OUT了。過幾天我去上海,”李一鳴邊說邊指了指自己的頭,“裝‘珍異’,最新一代的?!?/div>
                      “真的?!”易峰有點吃驚,盡管“忘記芯片”的價格日趨下降,但“珍異”還是非常昂貴的,囊括了所有門類,可隨時升級,是“稀有”公司推出的最新一代“記憶芯片”。
                      “當然?!崩钜圾Q看到自己的話起到顯著效果,非常得意,“我爸說了,這種事可不能落后于人,落后就意味著被淘汰?!?/div>
                      “可是,再過幾個月就要全民公投了,說不定會通過呢,那樣的話就不用自己出錢了?!痹挸隹谝追寰湍樇t了,這個理由太小家子氣了。
                      “不用自己買單?那只會裝一些低價貨。而且,到時全民普及芯片,你不比別人好,哪有什么競爭力!”
                      又是你爸說的吧。易峰心說,你的大腦袋里有沒有自己的東西。
                      李一鳴湊過來,低聲、詭秘地說:“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從此不用讀書?!?/div>
                      話音剛落,李一鳴已跳上“飛毯”,剎時,一道藍光斜飛于一丈高空,忽地便橫跨了整個廣場。
                        離公投的日子不足一個月了,所有的媒體仿佛只剩下這一個主題。電視、廣播、手機、戶外廣告,鋪天蓋地都是關于公投的消息。正反雙方的辯論也日益熾熱。經??梢钥吹诫p方辯著辯著就開始互毆。而兩方所舉行的游行也日漸浩大,經常需要出動大批警察隔開雙方人群。而為此鄰里反目、夫妻離異也不時成為各媒體的花邊新聞。有學者稱:這是本世紀以來導致民眾意見分歧的最嚴重事件。更有人稱:這件事本身就是人類有歷史以來最重大的事件。
                        在巨大的信息流的沖擊下,易峰覺得自己完全沒有辦法好好讀書,同班級同學一樣,大家都在等一個結果,人人心里都揣著個“瘋狂兔子”,躁動不安。
                      這節是歷史課。
                      龍老師的手指流暢地在“電子懸屏”上滑動,一幅幅上世紀世界大戰的圖景跳躍般地交替出現,但下面的學生顯然沒有在聽。大家各干各的,有的干脆在睡覺。
                      終于,龍老師停下來,他想了想,說:“看來,你們都是想早點裝上‘芯片’了?”
                      “那還用說?!庇腥舜?。
                      其他同學也相視一笑。
                      “裝上‘芯片’就一切OK了?”龍老師笑著說。
                      “那是自然?!?/div>
                      “至少不用花力氣記這些東西了?!?/div>
                      “到時,我們就跟你知道的一樣多了?!币粋€聲音高速大聲地喊道。
                      哈哈,大家都笑了。
                      龍老師也笑了,“是啊是啊,到那個時候,就不需要我們了?!彼A送?,似乎感慨很多,“你們真是幸運的一代啊?!?/div>
                      學生們沒想到老師會說出這樣的話,教室一下子安靜下來。
                      易峰也頗為吃驚,他知道,基本上所有的老師都是反對者。畢竟,公投如果通過,對這一職業的沖擊是顯而易見的。
                      “可是,你們想過沒有,芯片只是起到一個信息存儲器的作用,你們的手機都有這個功能,在腦部裝入芯片,只是把信息存儲由外部轉入到內部而已,這樣做意義有多大?”
                      “關鍵是它在我們腦內,我們隨時可以調用,不需要借用外部設備了?!庇腥嘶卮?。
                      “那你們能調用的也只是已有的知識,你們認為這樣就夠了嗎?真正遇到事情,或者發明創造,芯片是不會告訴你的!你擁有的知識是死的,但運用知識的能力卻是在學習中培養的,我真擔心你們中有些人在安裝‘芯片’后會喪失這種能力?!?/div>
                      “老師,你想得太多了。有創造力的人本來就是少數,大部分人本來就只知道接受而已?!币回炐麚P唯精英論的班長干脆站起來反駁。
                      “噓——”大部分同學都嗤之以鼻。
                      老師微微一笑,“看來,你是個技術信仰者?!?/div>
                      “你們應該看了新聞,前不久,美國有兩個州已經通過法案,允許市民自由安裝機械臂和機械腿,其他州通過也只是時間問題,我們的大腦芯片至少可以在知識上超越他們。否則,以后地球上哪還有我們說話的地方?!卑嚅L不顧同學的噓聲,揮舞著胳膊,大有歷史書上革命者的架勢。
                      班長所說的事是近年來除“記憶芯片”外最受人關注的國際事件,也是支持“強制植入記憶芯片”者最有力的武器。此言一出,噓聲就低了下去,大家交頭接耳地議論著。
                      龍老師似乎也無言以對,低聲喃喃:“是啊——是啊——,你們這一代——,這確實令人……”他搖搖頭,卷起電子書準備離開。
                      “老師,你到底是贊成還是反對???”一個女聲。
                      易峰翻了翻白眼,這個李美娜,看到誰都要問這個問題,社會調查科不吸收她做學員真是損失了。
                      龍老師轉過身,眼神迷迷糊糊地看向提問者的方向,“我不知道,不知道?!?/div>
                      易家安靜得像個墳場,除了電視內發出的聲音。
                      遙控握在王麗手里。她不停地摁來摁去,可每個臺的節目似乎都與“全民公投”有關。
                      終于,王麗不耐煩地將遙控器往茶幾上一扔,這是一個表示放棄的動作,一旁的易宏輝略矜持了一下,隨即伸手將遙控器拿在手里,一摁,電視畫面定格:兩個人正在唇槍舌劍地爭辯。
                      王麗斜睨了易宏輝一眼。
                      易宏輝裝作沒看見。
                      易峰又好笑又擔心。半月前,易家通過決議:家庭成員不可在家談論“公投”或“芯片”之事,違者母親罰人民幣200元,父親罰全套家務一次。依此類推。監督者兒子易峰。
                      
                          正在直播的是一場全國性的電視辯論,場面浩大,觀眾云集且壁壘分明,辯手每一次反擊,都迎來觀眾排山倒海的歡呼。
                        “……無論是腦部裝‘芯片’,還是將我們身體的某個部位轉為機械化,都是對‘人’的異化,我們不做‘非人’,我們要做純粹的‘人’?!闭f話的人系著藍色斜紋領帶,戴著圓眼鏡,斯文中透著不屑一顧。
                        他的對手穿著休閑西裝,沒有系領帶,前者話音剛落,他就以令人心驚的聲音吼道:“純粹?純粹者死!瑪雅人純粹,現在在哪里?美洲土著印第安人呢?連一塊自留地都保不??!要純粹,還是要生存?這是個問題嗎?要純粹,你們就該回到樹上去!回到茹毛飲血的時代去!可你們不還是樂滋滋地享受著現代的科技?”
                        “你錯了,以前科技只是人生存的外在手段,而所謂‘記憶芯片’則是內化,它改變了人的思維習慣甚至人體內部結構。今天,你可能為自己能夠駕馭它沾沾自喜,懶惰的心性會導致人類愈來愈依賴所謂‘芯片’,終有一天,人會變成‘芯片’的奴隸,人的身體不過是‘芯片’的載體而已,那時,人類就迎來了自己的末日!”
                        王麗熱烈鼓掌,并挑釁地望向易宏輝。
                        休閑西裝揮動一下手臂,“你太小瞧人類的力量了,芯片本身不會發展出思想,你那根本是杞人憂天!退一萬步講,即使有一天二者完美地結合,那也意味著一個新的人種的誕生,就好比第一只從樹上下來的猴子,在其他猴子看來,它已經不是猴子了,但它最終成為今天地球的主宰——人類!事實已擺在眼前,你停滯不前就只能做猴子,往前走一步,就是新人!超人!將來的人類,必是新人類的天下……”
                        臺下的歡呼聲幾乎要將辯論臺掀翻。
                      易宏輝緊握拳頭,低呼“耶”。
                      王麗搶過遙控器,一摁。
                      一個學者模樣的人侃侃而談:“……人人都有機會,安裝‘記憶芯片’看似平等,人人有份,實則剝奪了平民上進的機會,因為他們中的大多數只能接受政府提供的‘芯片’,而有錢人卻能裝最好的‘芯片’,他們的升級也更快更便捷,而這種配置不同種芯片的后果將會非常明顯,勢必導致人人生而不平等……”
                      易宏輝想拿遙控,王麗不讓,易宏輝直接走到電視邊,找到備用開關,一摁。
                        “……芯片既安全又環保,大勢所趨……”
                        王麗站起身,“啪”一聲直接將電視關了,說道:“不管怎樣,就算法案通過,我也不會讓峰峰去做!”
                      “兒大不由娘。你還以為他是小孩子,他大了,自己有腳,自己會去,對不,小峰?”
                      “再大也是我的孩子?!蓖觖愞D過身,以不容置疑的眼神盯住易峰,“小峰,聽媽媽的,別去想什么‘芯片’?!?/div>
                      “自己的路自己走?!币缀贻x一向以民主家長自居,此時也不便太露骨。
                      易峰嘿嘿一笑,“你們都犯規了,都要罰?!?/div>
                      “別打岔,你聽媽媽的,還是爸爸的?”王麗唬著臉,斬釘截鐵。
                      “嘿——”易峰此時深刻感覺到美娜的正確性和前瞻性,必須二選一,贊成還是反對,這是一個沒法逃避的問題,即使還沒到法定公投年齡。而且就算公投沒通過,這依然會是擺在所有人面前的一個問題。
                      長方體的電子懸屏投影靜靜地懸在廣場正上方,廣場內擠滿了人,還不停地有人從四面八方涌向這座最大的城市廣場。
                      廣場東南方是一個巨大的白色帳篷,里面有一排排的白色隔斷,大量的警察站在帳篷的各個入口,還有一些身著黑色西服的政府工作人員,他們看起來比廣場內的人要冷靜,但也依然難掩興奮之情。
                      今天,12月23日,全民公投的日子。
                          一個歷史性的時刻。
                          9點差兩分。
                      電子懸屏上發出“咝咝”的電流聲,藍屏,然后,一個人出現在屏幕上,人群發出了低低的聲音,這個國家沒有人不認識屏幕上的人。
                      那人的手撐在一張黑色的臺面上,他看起來略顯緊張,但聲音非常沉穩。他用全國人民熟悉的聲音說道:“這是一個歷史性的時刻,我們一共有72小時的時間。我希望所有公民經過深思之后能夠獨立、慎重地做出自己的抉擇?!彼A艘幌?,聲調略略上揚,“我宣布,關于全體公民是否強制性植入‘記憶芯片’的全民公投現在開始!”
                      瞬間,人影消失,繼之而起的是兩排并列的紅色“0”,幾乎沒有任何停頓,兩排“0”的最后幾位開始閃爍,它們閃爍得如此之快,幾乎看不出變化,也看不出數字,但每個人都知道,它就在跳動,每一次跳動代表一個公民的決定。全民公投已經開始。
                      而幾乎同時,廣場上像開了一朵巨大的花,人群在呼喊、高叫、跳躍,他們高舉著手臂,像這朵花的無數花蕊,花蕊仿佛在搖擺,不是風,而是無數的人涌向白色帳篷,同時,無數的人從白色帳篷中涌出來……
                      這一幕,在這塊神奇土地上無數的城市中同時上演。
                      易峰、李美娜,還有他們的同學站在這朵巨型大花的最邊緣。他們沒有到公投的法定年齡,但他們顯然是這次公投結果的第一批接受者,他們的命運將被改寫。
                      易峰望著不著邊際的人群,那真是壯觀的景象,他感到很自豪,有幸親眼見證這一注定寫入史冊的歷史事件。在前一刻,易峰還很好奇為何此時此地李美娜反而不再追問自己那個關于“yes or no”的問題,而現在他明白了,因為,空中兩排巨大的紅色數字將在不久后顯現出問題的答案。
                      他現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靜靜地凝望……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