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40415_321405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壞掉的時光機 劉洋

                    2014-04-15 09:37:11
                      張文捷站在一臺冰柜似的龐大機器前面,摸了摸自己的光頭——那上面干巴巴的,滿是皺紋。
                      禿頭是放療的副作用造成的。雖然發現肺癌的時候已經是晚期了,但拗不過兒子的勸說,還是做了幾個療程的治療。效果很差,每次看到CT拍出來的片子,肺部都是大塊大塊的暗影。
                      “大概還有三個月的時間,你要有心理準備?!贬t生一臉嚴肅地對他說。
                      那個時候,他終于下定了決心。
                      時光機——準確地說叫“快子糾纏態多體傳輸系統”——從沒有進行過人體試驗,據說是因為一些倫理問題還沒有解決。但對無生命物體和一些動物的實驗,基本上確認了其功能的完備性。
                      他輕手輕腳地鉆進柜子里,躺好,慢慢蓋上褐色的頂蓋。他感覺像是躺在棺材里。
                      傳輸只能向著未來單向進行。理論上已經證明,去往過去的時間旅行是不可能實現的?,F在,系統已經開始運轉,發出一陣輕微的“嗡嗡”聲。
                      兩千年后,應該已經可以治愈癌癥了吧。他想,時間足夠了,說不定那時候人類已經實現永生了。
                      柜子旁邊的屏幕上,“2000”的字樣開始閃爍了起來。然后,隨著一聲巨大的轟鳴,一切又重歸于寧靜。
                      風呼呼地吹,帶著一股熟悉的味道。張文捷猶豫著睜開了雙眼。
                      身下是柔軟的泥土,赤紅色,有點黏濕。野草叢生,幾朵黃色的小花正在風中搖曳。在視野的前方,一座石橋橫跨在一條近乎干涸的小河上。露出的河床上,一道道裂紋像敞開的大嘴,呵呵地笑著。
                      搖搖晃晃地爬起來,瞇著眼打量這一切。
                      似乎有哪里不對?直覺告訴他。他深吸一口氣,再次望向四周。
                      這時候,他看到了一個塑料袋。一個乳白色的小團,靜靜地躺在河岸邊的草叢里。幾只蒼蠅在塑料袋上方盤旋。
                      走上前去,彎下腰撿起那個袋子。上面印著“麥香營養早餐奶”的字樣。不妙啊,他心里一沉,抖抖索索地把袋子的封口處展開,仔細看上面印著的生產日期:
                      2013.12.15
                      視野一黑,他差點暈了過去。
                      43年前,竟然回到了43年前!
                      為什么?機器出問題了嗎?
                      他茫然地走著。四周的環境,逐漸喚醒了他的記憶。早該想到了:那個小河邊,自己小時候不是經常去那里釣蝦嗎?小河邊就在學校的后門,門口一棵黃葛樹粗壯茂密。虬曲的枝干上,長著一個個褐色的樹瘤,鼓鼓的,硬硬的,有種微妙的奇異感。他攀著樹瘤,沿著樹枝往上爬,坐在一根離地幾米高的橫枝上。被樹包裹著,周圍全是綠色,視野被密密麻麻的葉子遮蔽,耳朵里響徹著蟬鳴。
                      不想回家的時候,自己常常到這里靜靜地坐著,或者趴在上面做作業。
                      他走到大樹旁,看著它發呆。大樹的主干其實已經中空了,里面有一個很大的樹洞,它里面有一股樹葉腐爛的味道,很難聞——他有一次躲貓貓的時候進去過。那味道讓他打心底里覺得厭惡,甚至恐懼。
                      現在,這股腐爛的味道似乎正在從自己身上散發出來。他又想起了照片上自己的肺,像一團攤開在水泥地上的污泥。
                      醫生說只有三個月了。那時候這棵樹應該已經掉光了樹葉,只留下光禿禿的枝干了吧。
                      一只螞蟻在樹干上緩緩爬過。
                      他盯著這只螞蟻,看它探頭探腦地行進。這時候,一種輕微的不協調感隱隱出現。他蹲下來,靜靜感受著。過了幾分鐘,他終于找到了這種感覺的源頭:那螞蟻不對勁——它是倒著爬的!
                      樹的旁邊是長長的石板路。從學校的后門處,彎彎曲曲地延伸向遠方。
                      就在螞蟻帶給他的驚訝尚未平息之時,一個小小的身影突然從他的身后一晃而過。是一個小女孩。她背著粉紅色的書包,扎著羊角辮,一蹦一蹦地向著學校后門而來。紅通通的臉上洋溢著笑容,很高興的樣子。
                      他長吸了一口氣,只覺得一股冷汗從后背浸了出來。
                      那小女孩是倒退著過來的!動作自然,沒有絲毫不自然之處。他就像在看一部倒帶的紀實影片。不,仔細看,動作其實比正常情況下更快。小女孩揮臂和蹦跳的頻率也很快,說是走,不如說是在跑。
                      就在他的注視下,小女孩倒退著,跑進了學校。
                      事情越來越不對勁了。
                      后方傳來嘰嘰喳喳的吵鬧聲,他轉身看去,再次驚呆了。一大群學生,三五成群,倒退著向這里走來。他們一腳跨出,前腳板先著地,腳隨之落下,然后跨另一只腳。步伐的頻率很快。不止是倒帶,他想,這應該是用二倍的速率在加速倒帶。
                      完全沒有實感,比劣質的全息電影更荒誕。
                      他覺得有點眩暈。
                      這群小學生絡繹不絕地經過他的身邊,耳朵邊傳來稚氣的嬉笑聲??墒?,他突然發現,自己完全聽不懂這些小孩在說什么。那語音和語調都很熟悉,可就是完全無法理解是什么意思。是音道壞了嗎?
                      一個小孩拖長了聲音興高采烈地喊道“lo xue fang”。他愣愣地站在樹下,看著他們一個個退回到學校里。這時候,從學校里突然傳來了一陣刺耳的電鈴聲。這鈴聲他覺得很熟悉。
                      他很快想了起來:這鈴聲正是小時候上學天天聽的放學鈴聲。
                      這下他知道那個小孩喊的是什么了:放學咯!
                      時間的流向翻轉了。他終于醒悟到這一點。
                      狠狠地踢了路旁的灌木叢一腳,喘著粗氣,像一頭絕望的狼。他在小鎮的邊上,遠遠地望著那個具有民國風情的老舊鐘樓,看著指針一點點地逆向而行,茫然不知所措。幾個村民倒退著經過他身邊,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他連忙停住腳步,一動不動地站著,面露苦笑。
                      他突然反應過來:在別人的角度看來,自己也是在倒退著走路。
                      整個世界就像是一列與自己運行方向相反的火車,從身旁呼嘯而過。自己成了這世上的異物。
                      “咕……”胃壁收縮,擠壓著其中的流質和氣泡。他餓了。
                      本能地抬起腳,向著鎮里走去。前面有一個雜貨鋪,不管怎樣,得去找點吃的。偶爾看到有人經過,他就立刻停下腳步,站在一旁。漸漸的,他終于從這交錯的時間縫隙中,發現了某種令他感到些許安慰的事情:那些驚訝地看著他的目光,在他停下腳步后,很快就消失了。
                      像是從來沒看到他似的。
                      這正是時間流向導致的,他很快明白過來。人們之所以很快就忽視了他的異常行為,是因為在他的時間觀中,別人的時間流是逆向的。不管他做過什么奇怪的事情,人們看到之后,都會很快忘記。
                      人永遠不會記得未來發生的事情。
                      逆向的時間就像一個萬能的復原工具。他蹲下,折斷一根野草,然后看著它慢慢地直立起來,斷開的葉片和根莖準確地湊到一起,傷口蠕動著,滲出的淡綠色汁液重新流回到細胞中——仿佛挑釁一般,一棵完好無損的野草在風中瑟瑟地搖曳著。
                      他再次折斷這根草莖,并且把它緊緊握在手里。
                      一分鐘后,他松開手,斷草輕飄飄地落在地上。這次,它沒有能夠再次復活。
                      他贏了。在與時間流的拔河中,他改變了歷史——雖然只是一棵小草。
                      他大步地向前走著,再也不是剛才那種畏畏縮縮的樣子了。既然很快就會被人們忘卻,那么他做什么事,又有什么關系呢?
                      走到雜貨店里,從貨架上拿出一塊面包,然后,旁若無人地走了出去。
                      像一個隱形人。
                      放手之后,這個面包會不會自動飛回貨架上去呢?他一邊往外走,一邊這樣想著。這時,一聲聲悠遠的鐘聲傳來。那是小鎮的鐘樓在報時。他停下腳步,靜靜數著鳴聲的個數。
                      中午12點。
                      抬頭看天,沒有見到太陽。奇怪的是天上也沒有密集的云層——事實上,那里什么也看不到,干凈得有點過分。突然,他想到一種可能性,心里頓時咯噔一下,冒起了一種難以言喻的古怪情緒。
                      太陽光也逆時間倒流了!
                      在他的時間觀下,太陽光應該正在從地球上,從黑暗的太陽系外層空間中,向著太陽匯聚而去。站在地球上,他的眼睛無法接收到直接從太陽上發射而來的光線——自然就看不見太陽了。
                      不僅是太陽,在這逆時間流的世界中,蠟燭,電燈,篝火,所有光源發出的光,他全都看不見。
                      他突然覺得一陣恐懼,一種超脫于生死的恐懼。
                      狠狠咬下一口面包,咀嚼幾下,囫圇著吞了下去。肚子里傳來的飽脹感,讓他稍微安下心來。這下你回不到貨架上去了吧,他暗暗想。
                      還好,漫反射的光線仍然看得見。他微微一笑。當然,光路的方向變了:在正常的世界,光線照射到物體上,然后向四面八方散開,進入人們的眼睛;而在他的世界里,從四面八方的光線匯聚到物體上,然后反射回光線的來源處——在這條路徑上,光線進入了他的眼睛。
                      想到這里,他不禁抬起頭來,順著黃泥小路,望向田野的盡頭——那里只有灰蒙蒙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這是個陌生的世界。
                      蹲在地上,一手拔起一株野草,用力向外拋去。泥土紛紛揚揚地灑落,然后再慢慢匯聚回來。后悔了嗎?他問自己。不后悔,只是有點不甘心。
                      事情從一開始就脫離了控制。自己去的應該是兩千年后??!
                      就像一個做錯了題的小學生,他看著卷子上鮮紅的叉,卻完全不知道錯在哪里。他一次又一次狠狠踢向不停聚攏的泥土,揚起的塵埃讓他劇烈地咳嗽了起來。胸口劇痛,像裂開了一樣。
                      終于,泥土沒能再次聚回來。
                      風似乎變小了一點。
                      等發現事情不對的時候,流速的變化已經很明顯了。
                      剛開始的時候,周圍人的動作在他看來,有如快轉倒帶的膠片。但是現在,這些動作已經變得越來越慢,漸漸地接近了正常的節奏??墒?,自己的動作卻變得愈加緩慢與沉重。
                      身上像是綁了幾十斤的沙袋,做一個簡單的動作都開始變得艱難起來。
                      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這樣下去,不用多久,自己就會完全動彈不得了吧。
                      自己的時間流在變慢。他突然醒悟到這一點。時間流的變慢,導致他身體反應也變得遲緩:胃腸的蠕動,體液的流動,各種離子在細胞膜間的穿梭,全都慢了。也許是因為大腦神經元傳遞速度減慢的程度不如其他生理反應那么明顯,于是,他的行動能力逐漸和思維速度脫節了。就像一個最先進的光腦,安裝在一個老舊的鐵殼機器人里。
                      將一連串的事情聯系起來,他明白了一切——從時間旅行的一開始,自己就犯了一個大錯。
                      可是,這樣的錯誤,事先又有誰能想得到呢?他覺得自己對時間的圖景已經完全崩塌了。
                      現在,還有什么挽回的機會嗎?
                      他拖著沉重的軀殼艱難地前行。盡量避免碰到其他東西。自己的時間流變慢的原因,應該就是與此間物體的互動造成的吧。拔一株小草,強行改變其歷史軌跡;帶走一塊面包,吃到自己的肚子里;呼吸流動的空氣,讓氧氣與血管中的血紅蛋白結合——越來越多的逆流物融入到自己的時間流之中。這就像兩列并排著相對滑行的列車,從一輛車上不斷地扔東西到另一輛車上,結果就是,后者的速度會逐漸地降低。
                      動量守恒,就是這么簡單。
                      天色漸暗。一整個白天過去,黎明就要來臨了。
                      他的動作越來越遲緩,仿佛在泥淖里掙扎。他的腦中閃過自己最后的結局:在自己的時間流停止了之后,身體將完全動彈不得,意識會逐漸模糊,直至消失。因為時間是運動的量度,時間的停止,也就是運動的終結。就像照片,一切停止在快門閃過的那一刻。
                      而與此同時,他與外界的互動也將大幅減小。他不再呼吸外界的空氣,不再進食,不再行走。這使得外面世界對他的時間流交換也大大地減弱。如同一個沉在小溪底部的鵝卵石,水流潺潺而過,他卻只能陷在泥沙和水草之中。
                      化身為一塊石雕。
                      打了個冷戰,他抬起頭來,發現自己竟然不知不覺走到了兒時老家的后門處。這是一個長條薄石板圍成的小院。嫩綠的青藤滿滿地攀附在上面,開出各色小花。
                      不知不覺,街上已經看不到什么人了。時間逆流到了清晨——現在這個時間,大部分人都還在做著這一晚最后的美夢吧。
                      這時候,在晨光照耀下,一個十幾歲的男孩,從狹窄的街道一端倒退著走了過來。他穿著棕色的長袖巴薩球服,抱著幾本書,低頭沉思著什么。經過他身邊的時候,男孩似乎有些驚訝,睜大眼睛反復看了他幾眼。
                      一股溫熱的液體突然從他的眼眶中流了出來。
                      他情不自禁地沖了上去,伸開手,抱向男孩。這是一種由復雜的情緒驅動而成的行為,里面既有對往昔歲月的懷念,也有在這個逆時間世界里的恐懼。緊張的肌肉開始放松。他笑著,把手輕輕地搭在了男孩的肩上。
                      一股眩暈感突然出現,眼前一黑,全世界陷入了虛無之中。
                      只有手心的溫熱還在。
                      身體完全僵住了,不過奇妙的是,意識卻像得到了自由一般,在軀殼中肆意地流動著。什么也感覺不到,整個宇宙消失了。不冷,反而有一種沐浴在陽光下的暖意,意識開始變得懶洋洋的。
                      這時候,他碰到了另一股意識——是那個男孩。
                      “這里是什么地方?”男孩很驚慌,這種情緒從意識的顫動中清晰地傳達出來。他用舒緩的情緒包裹著男孩,直到后者慢慢平靜下來。
                      “你是誰?”男孩的意識再次顫動。
                      “我就是你?!彼靡庾R回應道。
                      “我不明白?!?/div>
                      “我是43年后的你。想想海因萊因的《入夏之門》,你初一的時候看過的?!?/div>
                      “……時間旅行!”男孩愣了片刻,然后興奮地說,“你是未來的我!想不到在這么近的未來就有時光機了!哦,對了,既然如此,那為什么我從來沒有碰到過來自未來的人呢?”
                      “因為旅行是單向的,只能向前?!?/div>
                      “那你是怎么回來的?”
                      “一個意外?!彼h繞著男孩的意識打轉,斟酌著語言,“我的目的地其實是兩千年后?!?/div>
                      “時光機出差錯了嗎?”
                      “不是機器的問題?!彼肓讼?,“就像扔一個小球,用某個力可以把它扔到20米之外,但是,半途中如果有一堵墻,那么這個小球就會被彈回來——甚至彈落到你的身后?!?/div>
                      “我還是不太明白?!?/div>
                      “唉,這也只是我的猜測:有一個時間壁壘,就像空間上的墻一樣,它在時間的維度上給我們這個世界限制了一個尺度。如果我的猜測成立的話,這個壁壘就在公元3 034年。我從2 056年出發,設定為2 000年后,結果被彈回到2 013年了?!?/div>
                      在男孩面前,他開始喋喋不休地講起自己在這一天里的遭遇。逆向的時間流、萬能的復原機制、改變的歷史以及逐漸變慢的流速。
                      “我想,最接近這種狀態的物理存在大概是波。我是一列從壁壘上反射回來的波,與你們的波速方向剛好相反,于是在我的視角看來,你們的時間流是逆向的,而且是正常流速的二倍。對了,你學過波的傳播了吧?”
                      “剛學過?!?/div>
                      “哦,是啊,那個光頭物理老師教的啊?!?/div>
                      “嗯,光頭陳?!蹦泻⑺坪跸胄?,他的意識愉快地顫動著。
                      “對了,是駐波??!”男孩突然冒了一句。
                      “什么駐波?”
                      “現在的狀況??!兩列相反方向傳播的、同頻率的波,碰到一起的時候,不就會形成一列靜止不動的波形嗎?”
                      “啊……也就是說,我們現在的時間流變成了靜止的駐波狀態?”張文捷細細一想,贊同道,“不錯,很有可能。如果說不同的人具有不同的時間頻率,那我們應該具有相同的頻率,這也是形成駐波的重要條件:兩列波必須是相干波。形成駐波的同時,我們的時間流停止了,所以現在一切外部信息都無法傳遞到我們這個系統里,看上去,就像世界萬物瞬間消失了一樣?!?/div>
                      “那……接下來會怎么樣?”男孩變得有些憂慮,“會一直這樣嗎?”
                      張文捷認真地思考了片刻。他裹挾著男孩的意識,小心地安撫著他。這時,一股裂痕開始在這個黑暗的世界中出現。
                      “看到了嗎?”他指著裂痕對男孩說,“這個駐波并不穩定。原因是我的時間流速與你不同。在與你接觸之前,我的流速已經因為損耗而降低了很多。這導致我們兩列波干涉形成的是一個衰減的駐波?!?/div>
                      這時候,裂紋開始擴大,他感到自己和男孩的意識之間出現了一絲微弱的阻隔。
                      “時間不多了,我們得抓緊時間。聽著,接下來我說的話,你一定要牢牢記住,務必完成。幾十年后,當時光機制造出來以后,你要傳送一臺機器到我們現在的時間點來。像我一樣,你只需要設定目的地是兩千年以后就可以了。壁壘會把它彈射到這里?!?/div>
                      “我明白了……你是要利用那臺時光機再次彈射回來……”男孩的話斷斷續續的。
                      “不錯,我不能在這個地方等死?!彼拥卣f。這時候,裂紋已經密密麻麻地布滿了整個時空,兩人的意識漸漸分開了。
                      火車要開了。他仿佛身處火車站的站臺,聽到了一聲清脆悠長的汽笛聲。
                      “記住,永遠別抽煙!”他突然想起了什么,用盡力氣喊出了這句話。
                      車輪轉起來,時間重新開始了流動。
                      男孩倒退著回到了小院,眼神重新恢復了平靜。他知道,這時候的男孩對剛才那段經歷的記憶已經完全消失了。
                      但是,在真正的時間流中,男孩會帶著這個記憶往學校走去。也許一整天他都會心不在焉的,在課堂上發愣。剛才的事情是真的嗎?他開始懷疑,是不是科幻小說看多了,出現的幻覺?
                      不過那位大叔長得好像爸爸??!他想,也許真的是未來的自己??此媚敲磭烂C的態度說的話,還是認真對待吧。他翻開筆記本,一筆一劃地記下了這件事。
                      這下應該不會忘了吧,他小聲嘀咕著。
                      下午放學的時候,在學校后門的黃葛樹下,他再次看到了未來的自己。那個男人正一動不動地蹲在樹下,盯著樹干上的什么東西,露出了一絲疑惑的表情。
                      男孩悄悄地從他身邊經過,瞟了一眼他在看的東西:那是一只正沿著樹干往上爬的螞蟻。
                      “拜托了,千萬別忘了??!”他又想起了那個男人顫動著意識喊出的話。
                      咱倆誰跟誰??!別這么客氣。他心里無聲地回答道。
                      黎明的微光漸漸消失,黑暗開始籠罩大地。
                      他無助地等待著,身體越來越沉重。就在他感覺自己快要變成一尊雕像的時候,一個白色的箱子突然出現在眼前。
                      流線型的外表,精致的做工,一個熟悉的標志烙印在它的外蓋上。
                      他用盡全身力氣,掙扎著,踉踉蹌蹌地奔了過去。當手觸摸到它時,一股暖意涌上心頭。身體開始重新變得靈活起來。
                      打開蓋子,箱底躺著一個火柴盒大小的盒子,下面壓著一張白紙。
                      紙上的字跡很熟悉,他知道是誰寫的。
                      按照你的要求,東西都送過來了。太久了,希望我沒有記錯時間。
                      我去3 034年了。我想親自到時間的盡頭看看,看看那壁壘到底是什么。盒子里是這一年生產的肺癌膠囊,吃一顆就行了。
                      世界的發展超出了我的想象,文字也變化了很多。我花了很長時間才勉強適應了這時的生活。
                      每個人都知道壁壘。事實上,在小學課本里就可以找到對它的描述。
                      它不是一個自然的存在。某種外來的力量構造了它,試圖束縛住人類發展的腳步。
                      在我們的時空中,這樣的時間壁壘不止一個。上一個壁壘在6 500萬年前,很多那時候的生物因為沒有能夠跨過這個時間上的坎,而在之后的時間里消失了——比如恐龍。
                      明天就是碰撞壁壘的日子了。人類已經建造出了一些我完全搞不懂的儀器,據說有很大的機會打破壁壘的束縛。
                      所有人都很平靜。沒有預想中的混亂局面出現。
                      一切都看明天放手一搏了。我很想知道壁壘之后的時間會出現什么。
                      拿到機器后,目標設定為6 500萬年以后吧。你就可以靠著那時候的壁壘再反彈回正常的時間流中了。祝你好運。
                      順便說一句,我一生從不抽煙,現在,肺仍然很健康。
                      他嘿嘿地笑了幾聲,一口吞下了一個膠囊,長吸一口氣,躺進了箱子里。
                      沒辦法精確地設定目標,因為不知道上個壁壘的準確坐標。他試著輸入了一億三千萬年,猶豫著又減去了幾百年,最后終于下定決心按下了確定按鈕。
                      再次醒來的時候,仍然在一片河灘上。他扒開泥土,找到一只螞蟻,看著它慢慢地爬了一段路。然后,他長出了一口氣。
                      一輛轎子突然在身邊停了下來。一個穿著粗布白袍的年輕人走了出來,好奇地跟著他蹲在地上,看著泥土中的螞蟻,問道:“大師在看什么呢?”
                      “螞蟻?!睆埼慕蓊^也不抬地答道。
                      年輕人頗覺有趣地笑了起來,“晚生沈括,沈存中,不知大師法號?”
                      他略微有些驚訝地看了沈括一眼,站起來,摸了摸因為放療而掉光了頭發的腦袋,若有所思。
                      宋朝啊,他輕聲嘀咕道。
                      沒有塑料垃圾,沒有廢棄的酒瓶,河灘上很干凈。涼風吹來,帶著一股沁人心脾的氣息。
                      在這里做個和尚也不錯。他嘴角向上翹起,看著沈括,笑了。
                      “貧僧文捷?!彼J真地回答道。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