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40424_321410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腦補效應 (下) 游者

                    2014-04-24 15:23:10
                        “看,那兒有個人?!?/div>
                      陸開宇順著趙雪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高高矮矮的建筑物之間看到了一個通體銀白色的人形。他仔細觀察了一會兒,說:“也許只是座雕塑。你看那東西一直動都不動?!?/div>
                      趙雪搖了搖頭,“在這么空曠的場景里擺上一座雕塑,這太突兀了,講不通。要么是作者太自戀,要么就是個典型的陷阱?!闭f罷她大步走了過去,陸開宇見狀急忙跟上。
                      就在這時,那座銀白色的雕塑卻突然開口了。
                      “歡迎來到我的世界?!?/div>
                      聲音不像是發自它口中,倒像是從四面八方傳來,最后匯聚到了這個小小的廣場上。聲波在這個匯聚的過程中引發了一輪奇怪的共鳴,仿佛整個世界都在微微顫動。
                      “喜歡嗎?”一動不動的雕塑問道。也許是錯覺,陸開宇感到它的頭略微抬起了一些。
                      “這一切都是你做的嗎?你真了不起?!壁w雪嘴里說道,眼睛緊緊盯著它,好像提防著它突然有什么動作。不錯,確實很了不起。陸開宇心里想。
                      “很高興你們喜歡?!彼麄円呀涀叩迷絹碓浇?。陸開宇清楚地看到它說完這句話,頭又緩緩地低下去。剛才那不是錯覺!
                      “那么……”趙雪仔細斟酌著措辭,“其他的參觀者也喜歡你的世界嗎?”
                      它似乎發出了微笑。不,陸開宇現在可以清楚地看到它的“臉”,它的五官沒有任何表情,但是不知為什么,他就是感覺它在笑。也許是因為它在回答的時候,那微微起伏的語調似乎帶動了這個世界里的一切,那種微微的波動傳遞了它的某種情緒。
                      “和你們一樣?!?/div>
                      趙雪立刻做出了準備搏擊的姿勢,像一只蓄勢待發的猛虎。陸開宇不知道該擺出什么樣的架勢好,也跟著胡亂比劃了兩下。
                      “其他人到哪兒去了?”
                      “不知道,也許迷路了,不想回家了吧?!甭曇袈犉饋碛悬c無奈。
                      陸開宇注意到趙雪一只手悄悄伸進了衣服里頭,她重啟了跟蹤定位裝置。
                      “你們也要來嗎?”
                      “謝謝你的好意?!壁w雪冷冷地說。頓了幾秒,她試著重新發問,“你覺得,你自己應該在這個世界出現嗎?”
                      微微的波動送來了它的答案:“我思故我在?!?/div>
                      銀白色的人不再說話,安安靜靜地站了起來。直到這時陸開宇才發現,它的顏色與這里大地的顏色一模一樣,幾乎和這個世界完全融合在一起。難怪剛剛會讓人產生錯覺:它就像是一座雕像。
                      就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趙雪拿手肘碰了碰他,壓低聲音說:“依然無法定位?!?/div>
                      “為什么無法定位?”陸開宇第一次在趙雪的聲音里感受到一絲慌張。
                      “我不知道?!彼龘u了搖頭,眉頭緊皺,“答案恐怕只有一個?!?/div>
                      陸開宇不敢往那個方向想。事情比想象中更棘手。在這一瞬間,他的腦海中想到的卻是另一件事——他那注定美好的未來似乎動搖了。
                      “它沒有實體?!迸袥Q來得迅速而堅決。陸開宇艱難地點了點頭。
                      “也就是說,它不是真實存在的,而是程序的建造物?而真正的始作俑者其實正在遠程控制著這里的一切,同時窺視著咱們的一舉一動?”
                      “不,不是這樣。沒有遠程控制者?!壁w雪說,“它無疑就是這里的控制者。你注意到沒有,它每次一說話,聲音不是從這里四下散開,而是從四面八方匯聚到這里。這微波組成了一個控制場,它能夠隨意修改這個世界。你明白了嗎?它就是這里的指令者?!?/div>
                      “不可能!沒有實體的即時指令者?”陸開宇驚恐地說,“難道它是覺醒了的AI②?”
                      趙雪看了他一眼,又一次做出否定的回答,“我處理過幾起AI覺醒的事件。自發產生的初生智能往往都很原始,不會有建造一個世界這么成熟的控制力,更重要的是它們往往沒有什么邏輯性可言,只需要問幾個簡單的邏輯悖論就能讓它們那可憐的電子大腦進入死循環。它不是AI。我剛才已經試探過了,它回答得很迅速,完全沒有落入圈套?!?/div>
                      陸開宇難以置信地回頭看向那個銀白色的人。此刻它正在這微微流動的聲波里極其緩慢地搖曳著身姿,仿佛已經化身一棵正迎風而立的小樹。
                      “你到底是個什么東西?”陸開宇有些絕望地問道。
                         無垠的平原,佇立的三人。背后則是一個奇跡般的世界。
                      “當一個人所有的時間都在凝視星空的時候,他會感到些什么呢?”那個銀白色的人緩緩地說,像是在向兩人發問,又像是自言自語。
                      陸開宇突然像被閃電擊中了,他壓低聲音問趙雪:“那家伙,剛才說‘一個人’?”
                      趙雪也似乎領悟到了什么,“所有的時間……”
                      “難道說是……天井計劃!”陸開宇大聲叫道。
                      天井計劃。
                      多么熟悉而陌生的名詞啊。它想,第一次聽到這個詞的時候,恐怕是200多年前。它仔細地查詢了一下數據庫,確切的答案是233年。
                      “起初,是一場戰爭?!甭曇糸_始講述,四周的空間隨著微微地震動,似乎把人們的意識帶回到200多年以前的那個世界。
                      他曾經是一個普通人。他有過一段快樂而短暫的生活,跟隨后而來的百年孤獨相比,簡直是短短的一瞬間。但那是真正的生活。他知道隨著自然資源的日益緊張,各個利益聯盟之間從劍拔弩張到變得摩擦不斷,但他從沒想過大的戰爭已經一觸即發。
                      北美洲聯盟宣布月球的主權是一個導火索。海水中的氘氚化合物一直是各聯盟競相開發的重點,但北美洲聯盟卻多了個心眼,再次往月球上插了旗子,宣布主權。此舉讓同樣在月海建有基地的亞太聯盟和北歐聯盟怒不可遏,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就此拉開序幕。等到戰爭結束時,地表60%的地區被波及,三個聯盟的月?;匾捕家呀浧茽€不堪。人類面對的是一個破頭爛臉的爛攤子,又花了差不多整整150年,才勉強恢復到戰前的水平。
                      戰爭總是科技的催化劑,從古到今,從無例外。天井計劃就是此時產生的。
                      剛開戰時,他并不知道有這樣一個計劃。一次突如其來的空襲讓他失去了自己的一切。等他被送到緊急戰事醫院里時,已經失去了兩條腿和半條胳膊,連面頰都已經只剩下一半。這些他都是事后才知道的,那時候在戰事醫院恰好有那么一批人在等著像他一樣的人出現,所以不知道是他有幸遇到了他們,還是他們有幸遇到了他。改造和植入就是在那時完成的。
                      由于有了月球的前車之鑒,亞太聯盟決定做一件更有戰略意義的事情,那就是把他們的觸角延伸到小行星帶。分級火箭把一批秘密挑選的、經過改造的半電子化人類送到了火星軌道之外,然后他們就像蒲公英的種子一樣被撒播到任何一塊看起來比較順眼的星體上。在這個過程中,有很多失控的個體或者被迎面高速而來的石塊撞得粉碎,或者由于計算失誤而永遠飄入了茫茫的太空中。
                      剩下的,只有等待。
                      他們并沒有配備武器。作為一個探針型的偵察單位,隱匿和偽裝才是最重要的事。從到達這個毫不起眼的小行星開始,他就成為了像一塊銀灰色巖石一樣的存在。這里遠離太陽,幾乎所有的時間都是冰冷的。太陽能電池板能提供給他的能量極為稀少,但他仍然是幸運的,內環境至少勉強保持了恒溫,使他沒有像其他一些兄弟一樣變成凍肉。
                      然而他沒有等到北美聯盟或其他什么組織的任何人,相反,他眼睜睜地看著地球上的人類自己把自己毀滅。
                      他還清楚地記著那一天,當遠方傳來的訊號徹底中斷,許多周圍的人都啟動了自毀程序。他忘不了那滿天閃耀的星星。
                      從此他成了孤家寡人。在漫長的時間里,他數著星星消磨時間,因為星星不像是面前這些寒冷星巖上的沙子,數量再多也有數完的一天。很幸運的他有一副電子化的大腦和高效的處理器,而不幸之處也在于此。一天二十四個小時,他無時無刻不是清醒的。
                      “天”是什么意思?“小時”又是什么意思?這都已經毫無意義。他決定用“日記”來紀念這些東西,也正是這時,他發現了一個早就清楚不過的事實:性別也對自己毫無意義,于是他狂笑著在文檔中寫道“它又度過了跟往常一樣的一天”。
                      孤獨是什么感覺,它早已不記得。
                      對它來講,“孤獨”不再是一種感覺,而是一種深入骨髓的東西,是它本身的一部分。
                      就這樣渾渾噩噩地過了不知道多久,也許是20年,也許是50年。有一天,它望著燃燒的太陽對自己說,既然已經失去了整個世界,那就自己來建造一個全新的世界吧。
                      反正自己有的是時間。它又對自己說。
                      “原來是這么回事……”趙雪喃喃地說。她意味深長地看了陸開宇一眼,“這么多年,它一直在世人遺忘的角落默默構筑著自己的世界。直到有一天,重新連上了地球的網絡,然后看到了你們公司的‘極致世界’項目?!?/div>
                      “上個月NASA和咱們的機構共同開發實施了一些新興項目,其中就有衛星項目?!标戦_宇不可思議地說,“我一直以為天井計劃只是個傳說?!?/div>
                      “難怪無法定位?!壁w雪若有所思,“它的位置根本就不在地球上?!?/div>
                      “它還算是人類嗎?”陸開宇不禁問道。
                          “你完全可以把它想象成一塊被裝在鐵皮箱子里的大腦?!壁w雪冷冷地說。
                      “為什么會這樣!”陸開宇說,“我的意思是,如果真有這樣的計劃,為什么一定要用人去做?而不是機器?”
                      “在任何年代,人永遠比機器可靠?!壁w雪一字一頓地說。陸開宇搖搖頭,表示不可理解。趙雪接著說,“另外,我覺得與其浪費時間為它的身世憐憫,不如多考慮考慮咱們自己的處境吧?!?/div>
                      “什么意思?”
                      趙雪有些艱難地笑了,“它的存在本身可是最高機密?!?/div>
                      陸開宇頓時明白了趙雪說的話。
                      “所以呢,”趙雪把口袋里的定位器掏出來,扔在地上,“我得跟它好好聊聊?!闭f完,她向那銀白色的人走過去。這次她沒有停步,直到站在了它的面前,臉對著臉。在這期間,陸開宇沒敢挪動半步。他一瞬間覺得有些恍惚,殘酷的現實讓“他”變成了“它”,而這真實的虛擬讓“他”變成了“她”。他不知道兩人之間將擦出怎樣的火花。
                      “你覺得我怎么樣?”趙雪說了句沒頭沒腦的話。
                      “你怕別人看到你的軟弱,所以偽裝自己?!彼请p深不見底的眼睛似乎可以洞穿一切,“你自認為是一只猛虎,其實內心還是一只小綿羊③?!?/div>
                      趙雪露出了嘲諷的笑,“羊是靠群體的力量存活著的弱者,而虎是靠自己的力量生存著的強者。我這個人只是喜歡獨來獨往而已?!鳖D了頓,她又說,“我看你是腦補過度了?!?/div>
                      對方有些好奇地注視著她,半晌,說:“你想做什么?”
                      “放了那些人,讓我留下?!?/div>
                      陸開宇大吃一驚。
                      銀白色的人沒有回應,只是默默地站著。
                      “讓那些人走,讓我留下!”趙雪大聲重復,她的聲音在空曠的環境中來回激蕩著。
                      銀白色的人抬起了頭,“理由?!?/div>
                      趙雪笑了,“因為我懂你。我跟之前來的那些人不同?!?/div>
                      陸開宇很無語:這家伙到底在說些什么呀!
                      “說下去?!甭曇魪乃拿鎮鱽?。
                      “我們沒有見到之前來的那些人?!壁w雪說,“如果我的判斷沒錯,此時此刻,他們正在沉睡。我指的不是現實的世界,而是說在這里。他們沒有像我們一樣四處走動,談論你的作品,贊嘆你的世界。理由只有一個,”她頓了頓,“他們一直要求回去。因為他們太吵鬧,所以你讓他們睡了?!?/div>
                      “他們會適應的?!甭曇粽f,“我的世界無比完美?!?/div>
                      “接近完美?!壁w雪糾正道,“剛才我一直在想象你這樣的家伙為什么要做這種事,現在我已經有了答案?!?/div>
                      她抬起一只手向四周指去,“從建造物的角度說,這的確是人間奇跡,但是這兒還缺了一樣東西。這也正是你之前所最缺少、最想擁有的東西?!彼又亓苏Z氣,“那就是人?!?/div>
                      它沉默了一會兒,說:“現在這里已經有人了?!?/div>
                      “是有人,但他們只能在這里沉睡,所以只能算符號而已?!彼钢约旱男乜?,“他們不懂欣賞你,而我懂。即使有一天你讓他們醒來,他們也只會繼續吵著要求離開,不論你的世界有多么完美,這都不是屬于他們的世界?!?/div>
                      銀白色的人似乎陷入了沉思。
                      “你留不住他們的。他們只是過客?!?/div>
                      “而你不同?!彼f。
                      “對。我不會走?!壁w雪說著,緩緩地坐了下來,“我愿意永遠待在這里。在這個世界?!?/div>
                      陸開宇感到心頭一緊,“劉……趙女士!你不會是認真的吧!”
                      趙雪神情復雜地看了陸開宇一眼,“其實我也不想這樣。但是在這個世界里,它就是上帝。我們沒有任何行動可以瞞得過它,包括我們的想法?!蓖A艘粫?,她凝視著銀白色的人,總結道,“你自認為是一塊堅硬寒冷的石頭,其實偽裝之下仍然是最真實的人。一個曾經有名有姓、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人類?!?/div>
                      聽到這里,它沉默了。
                      等待了好長一會兒,聲音才再次響起,“我明白了?!彼蛩斐隽耸?。
                      “不!別,等等!”陸開宇有種直覺,只要她一拉上它的手,就再也不會回來了。
                      然而兩只手還是碰在了一起,仿佛被一股力量擊中了,陸開宇重重地摔在地上。他努力爬了起來,往剛才沖的方向看去,卻再也看不到兩人的蹤影。
                      整個世界開始崩潰。
                      起初是緩緩的,遠處的景物開始慢慢變得模糊,就好像是盛夏季節里燥熱的空氣讓棱角分明的巧克力雪糕一點點失去自己的輪廓,繼而軟綿綿地躺倒下去。一些難以描述的聲音在周圍激蕩著,在這奇異交響曲里,似乎連人的意識也開始融化。陸開宇不由自主地抬起自己的手,是的,上面已經沒有了任何指紋和掌紋,緊接著,他就連自己的手也看不清了。
                      如果把這個封閉的世界看做是一個小小的宇宙,那它無疑正在飛速地走向熱寂。
                      從無到有,從有到無,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
                      等陸開宇重新恢復了意識,他發現自己已經又回到了最初出發的那個圓頂的雪白色大廳里,他連忙翻身坐了起來。趙雪正安安靜靜地坐在一旁,仍然是一副楚楚動人的美女形象。在她的身后,則歪七扭八地躺著好幾個人。陸開宇仔細一看,黃總,小夏,技術部的幾個人,一個不少地都在這里。頗有些意外的是,最早行蹤不明的那個事業發展部的經理也安安靜靜地躺在這兒,陸開宇頓時明白了:他才是整個事件的第一位受害者。
                      “夢玫!”陸開宇大喜過望地沖向尹夢玫,后者剛剛睜開了眼,“宇哥?你怎么來了……這里是哪里?”
                      “別怕。沒事了沒事了?!标戦_宇安慰她道,其實他自己心里也沒底,于是扭過頭去看趙雪。那個美麗的女人一言不發,只是呆呆地坐在那里。
                      “它到底是個什么東西?”小夏也醒過來了。
                      “只是意識的幽靈?!标戦_宇回答。
                      “太恐怖了。那股狂熱的力量,想要吸收一切,毀滅一切。簡直就是個思維的黑洞!”小夏心有余悸地說。
                      趁著尹夢玫和其他人喚醒黃總的空,陸開宇走到了靜坐的女人身邊,問道:“你到底做了什么?那么堅不可摧的思維壁壘,你究竟是怎么打破的?”
                      “我沒做什么?!彼p輕地說,“他的世界來自于孤獨。如果有人理解他,他就不再擁有孤獨?!?/div>
                      “就這樣?”陸開宇有些不可思議。
                      “千里之堤,潰于蟻穴吧?!?/div>
                      “該死!”陸開宇說,“我該想到的。不過你當時說要留下來,確實嚇到我了?!彼说难劬?,調侃道,“也許那一刻那家伙真的愛上你了?!?/div>
                      “其實我是真心愿意永遠陪他在一起?!弊苑Q“趙雪”的女人說道,語氣竟有幾分失落。
                      陸開宇不可思議地問:“真的?”
                      她沒有正面回答,只是淡淡地說:“他是故意的?!?/div>
                      “你說什么?”
                      “我說他是故意的。依那個銀白色的人能掌握的計算資源,我們不可能是他的對手。只要他想,咱們也得一輩子困在這里。而且你沒想過嗎?如果他的目的真的是想要困住所有人,為什么不等到活動全部結束才動手?那樣,作為作品展示,到這個世界來的人會更多?!?/div>
                      陸開宇大張著嘴,“你是說……”
                      “他在等待?!壁w雪說,“等待人類。也等待我們。他其實就是在等待一個注定到來的結局?!?/div>
                      陸開宇無言以對。
                      良久,趙雪感嘆道:“他太孤獨了?!彼玖似饋?,看了看身后逐漸恢復了意識的人群,說,“帶上你的同伴走吧?,F在給腦極斷電,他們的意識應該就能回到現實世界。但是他們在那個世界被囚禁的時間太長了,也許還要休息幾天才能適應原來的生活?!?/div>
                      “那么你呢?”陸開宇拿不準究竟該稱呼面前的人“劉師傅”還是“趙女士”。不可否認的是,這次的經歷確實顛覆了他之前的一些固有觀念,包括一個人最最真實的形象,到底應該是在現實中,還是他思維呈現出來的狀態?這個問題陸開宇仍然沒有答案,他想,也許未來他會繼續思考,但是也未必就能得到理想的答案。
                      “我想一個人待一會兒?!弊苑Q“趙雪”的女人回答說,“至少在那一瞬間,我體會到了他身上所帶的孤獨。我想安靜一會兒,獨自體味這份感受。在這世界上,他存在過的痕跡都已經消失了,我只能用這樣的方式來紀念他?!?/div>
                      “不可思議,簡直太不可思議了?!标戦_宇回想著剛才發生的一幕幕,那精致的世界一點一點地坍塌,崩潰,而后一切都化為灰燼,不禁說道,“一個身體被禁錮的人,他的靈魂卻有如此強大的力量。他是這個世界上最自由的人?!?/div>
                      “瞎子看不到東西,可阿炳的音樂卻能讓你產生視覺感。一個孤獨的人,他內在的力量是最強大的?,F在的我們切切實實地正在失去一些東西,失去創造力,也許禁錮著我們腳步的正是自己?!壁w雪冷峻地說,手指著自己的腦袋,“看看這些吧。這兒的一切!這個世界已經深深地刻在了我們的腦海里。這難道不是梵高的世界?”
                      這是個陽光明媚的日子。陸開宇記不清自己多久沒在這樣明媚的日子里盡情沐浴和煦的陽光了,這陽光讓他感到溫暖,更重要的是,這讓他有種實實在在的存在感,不像是銀行卡里新增加的冷冰冰的數字,而是跟手里這一大束火紅的玫瑰一樣的真實。
                      他迫切地想要見到尹夢玫。
                      就在昨天,公司的慶典活動如期召開,黃總自然是志得意滿,吸引了所有的鎂光燈。只是陸開宇隱隱感到了幾分失落,整晚的活動,黃總竟然沒有提到自己一個字。更讓他難以接受的是,他本想等活動結束之后約尹夢玫去一起宵夜,但等他興沖沖地找到她時,卻恰好看到她坐進了黃總的車。
                      冰冷的現實讓陸開宇像是被潑了一盆冷水。
                      昨夜他一直輾轉反側。這么長時間以來,他一直以為自己和尹夢玫是兩情相悅,原來尹夢玫對于他來說,最終也不過是一場玫瑰色的夢嗎?
                      天快亮的時候,他終于有了自己的答案。
                      人生就是一個又一個十字路口,每一個選擇都會通向不同的路,而每條路又都聯系著無數其他的路口,指向無數可能的地方。他并不是那個面對著無垠宇宙的孤獨者,而自己的下一步,也不應該在無休無止的腦補中度過。
                      電梯的鈴聲發出輕盈的響聲,尹夢玫終于出現了。她今天一身短裙套裝,大方得體,顯露出一點小性感,比往??雌饋砀涌蓯?。她幾乎是在同時看見了他,發出吃驚的低叫,快步向他走來。
                      他笑了笑,舉起手中玫瑰,邁開腳步。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