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40515_321411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黑西裝(上) 阿缺

                    2014-05-15 15:27:05
                       洛杉磯的夜如鐵,冷中帶硬,黑暗里又藏著一抹不易察覺的鋒利。昨夜暴雨的潮濕,還遺留在空氣中。
                      布朗先生看著窗外黑沉沉的夜,總感覺有什么事情要發生,這個念頭剛結束,敲門聲就響起了。
                      門外是個年輕人,高個子,面部消瘦,站得筆直。當他把警察證掏出來的時候,布朗先生就知道自己的預感又一次對了。
                      “我叫詹姆斯,”年輕的警察說,“這么晚打擾您真是抱歉?!?/div>
                      布朗先生的傭人老皮特走進廚房,端出一盤蘋果餡兒的派。詹姆斯卻連忙擺手,說:“我需要您跟我去一趟警局?!?/div>
                      “是我做了什么事情嗎?”布朗先生瞇著眼睛,想不出最近做過什么違法的事情。
                      “不、不是您——”詹姆斯說,“請您跟我走吧,這件事很重要,而且只有您才能幫我們?!?/div>
                      懸浮汽車的燈像兩柄利劍,在黑夜的胸膛里穿刺,四周的建筑如同面目模糊的巨人般靜默著。布朗先生坐在車里,想不出有什么事情是只有自己這種糟老頭能夠解決的。但他并不排斥這種感覺,自從他宣布不再拍電影后,一直隱居在這里,已經很少被人需要了。
                      警察局很快就到了。已經很晚了,里面卻燈火通明,幾個警察焦急地站在門口,見到布朗先生下車,趕緊迎上來。
                      “您好,我是探長,這次的案子由我負責?!睘槭椎囊粋€胖子自我介紹說,“趕緊進去吧,這件事,遲一秒鐘后果都不堪設想?!?/div>
                      “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一起兇殺案?!?/div>
                      布朗先生愣住了,解釋說:“我已經很老了,連拐杖都拿不起了,而且我一直待在家里,不可能去殺人的。我的傭人老皮特能夠作證?!?/div>
                      “不不不,不是您……”詹姆斯搖搖頭,“這個解釋起來很復雜,您先看看我們的錄像?!?/div>
                      錄像在檔案室里,保管得很嚴,需要開三道基因鎖才能打開。詹姆斯泡了杯咖啡,布朗先生接過來,顫抖著抿了一口。到現在他依然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事情。
                      基因鎖被打開,探長按下播放鍵,唰,流水般的光線立刻充滿了整個房間?!斑@是昨晚監視器拍到的視頻,您小心些,內容有點嚇人?!碧介L頓了頓,隨即自嘲地笑了,“我差點忘了,您以前是恐怖片導演,應該不會被嚇到的?!?/div>
                      全息視頻籠罩了所有人。
                      布朗先生待在雨夜里,噼啪的雨點落下來,穿過他的身體,在地上濺起碩大的水花。不,不止是水花,即使以布朗先生昏暗的視野,也能看見那些暗紅的液體。水中摻雜著血。血從一個在地上艱難爬行的人身上流出來。天知道他身上挨了多少刀,衣服散成布條,渾身的傷口如褐色魚鱗般露出來。
                      一只腳踏上他的背,他重重地摔在地上,再也爬不起來。踩他的是一個黑色的男人,手里握著染血的刀。接下來,這柄刀完成了幾次突刺,直到地上的男人再沒有聲息為止。
                      黑色的男人緩慢地把刀上的血跡擦干,沖監視器笑了笑,然后低頭走進雨夜里。
                      布朗先生被嚇了一跳,尤其是最后那個男人笑的時候——男人正對著監視器,因而看上去就像是在對著布朗先生笑。盡管他面容模糊,但那笑容里分明藏著妖詭氣息,長久不滅地彌漫在屋子里。
                      “這個人好熟悉……”布朗先生摳著手指,“我拍的最后一部恐怖電影《黑西裝》里,男主角Mr.Crazy也是穿的一身黑色西裝,體型也很像,行事風格……簡直像從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div>
                      “這就是我們找您來的原因?!碧介L說。
                      “哦,你們認為,是有人在刻意模仿電影里的角色來行兇嗎?”布朗先生問。其實這種事并不罕見,在漫長的犯罪史里,諸如野牛比爾、開膛手杰克,犯罪手法都被后人效仿過。罪犯能從對經典案例的重現中,得到極大的滿足感,當然,這往往也成了他們被抓獲的突破口。
                      但探長和詹姆斯互相看了一眼,后者吞了口唾沫,艱難地開口:“恐怕不是這樣。你說對了一半,兇手作案,跟您的電影里確實是同樣的手法。但他不是在模仿,事實上,我們有理由認為,兇手就是您那部恐怖電影里的男主角本人?!?/div>
                      “我知道這難以理解,但請相信我們,這么晚了把您叫來,不是為了開玩笑的?!碧介L用手在四周的光影里劃了一圈,“請您仔細看一下,這是哪里?!?/div>
                      全息視頻所投射出來的,是一個逼仄的巷子,旁邊有個殘破的廣告牌在一閃一閃?!斑@個巷子的背后,是一家非法克隆器官買賣中心。其實那里才是主要的兇案現場,我們在里面又發現了五具尸體,均死于同樣的手法。六個被害人全都是買賣中心的技術員?!?/div>
                      “但這并不能說明,我的電影里的變態殺人狂從大銀幕里走出來了,然后在現實世界里大開殺戒吧?”布朗先生瞪大眼睛,喘著粗氣說。
                      “是的,這些不能,但買賣中心里的實驗記錄能。他們不但克隆器官,還克隆出了真正的人?!碧介L撓撓頭,轉頭對詹姆斯說,“你給布朗先生解釋一下,那個太復雜了,我沒記住?!?/div>
                      詹姆斯點頭,“其實我也沒弄懂,里面有太多的技術細節了。但大概是這樣的——他們先是制作出了一個程序,把您電影里的殺人狂Mr.Crazy進行拆解分析,補充了他的全部性格因素。然后把這些玩意寫進克隆細胞的基因里,再把這個細胞直接培養成成年人?!彼肓讼?,解釋說,“我說得太簡單了。事實上,我們的技術員在查看實驗記錄時,激動得幾乎要昏過去!這里面有很多技術是超前的,比如能夠分析電影角色的程序,還有能夠活生生克隆出一個具有完整的指定人生經歷的人——您想想,這樣的話,我們能夠復活歷史上的許多偉人,只要把他們的生平經歷輸進去;或者把死去的親人重新拉回人間。即使以現在這么發達的科技來看,這些東西仍然像是魔法,但它真真切切地發生了?!?/div>
                      “是啊,”布朗先生嘆了口氣,臉上的皺紋像蜈蚣一樣抖動,“但他們沒有復活偉人,也沒有把親人從墳地里拉回來,他們直接讓一個魔鬼從電影里走到了人間……”
                      “他們都是您的影迷,尤其喜歡這部《黑西裝》,所以第一個實驗對象就用了它來當素材?!碧介L把全息影像關了,檔案室里恢復光明,但這光明顯得脆弱無比,似乎隨時會被屋子外的黑暗擠得粉碎,“當Mr.Crazy醒來的那一刻,災難就來臨了,這種人跑到了外面的世界,想一想都覺得可怕……既然您是那部電影的編劇兼導演,我們覺得您比任何人都要了解他。希望您能協助我們?!?/div>
                      布朗先生沉默地看著窗外,天似乎又黑了一些。
                      洛杉磯的一家電影院里,離開場還有五分鐘,觀眾陸續坐下。
                      “不好意思,”一個禮貌的聲音傳來,“讓一下好嗎?”
                      正在跟女友親熱的男生抬起頭,看到了一個穿西裝的男人正站在旁邊。西裝很考究,看料子就知道是專門定做的,只是,這個男人卻頂著一頭亂糟糟的雞窩頭,兩手還各抱著一大桶爆米花,與西裝極不相稱。
                      男人的臉上帶著討好的笑意。
                      電影快開始了,男生不想耽擱,挪了挪腿,讓男人走了過去。
                      那男人連聲說謝謝,走到座位中間時,又停住了。他指著女生的座位,語氣有些膽怯,“呃,那個……你能幫我從兜里拿電影票出來嗎?”
                      女生正打算跟男生繼續親熱,聞言不耐煩地說:“你自己不會拿??!”
                      男人看了看兩手的爆米花,聲音有些膽怯,“我不太方便……”
                      女生只得湊過去,把手伸到男人的西裝兜里,摸到了電影票。正要掏出票,她突然碰到了男人的皮帶,在腰側,上面好像還別著某種堅硬冰冷的東西。
                      “你遞到我眼前,讓我看一下好嗎?”男人開口說,“我好像走錯廳了?!?/div>
                      女生掏出電影票,遞到男人眼前。男人看了一眼,又扭頭看了一眼座位上的女生,說:“我沒有走錯,那就應該是你們坐錯了。我是六排七號,你現在坐的這個位置?!?/div>
                      男生聳聳肩說:“哦,沒錯。我們的座位是六排八九號,但我女友視力不好,坐在外側看不到屏幕,就跟你換了一下?!?/div>
                      “可是……”男人有些為難,斟酌了一下話語,“可是我習慣坐在中間,視野好一點……”
                      “大叔,你就發發好心吧?!笨吹阶约鹤坏脑魅?,女生也收斂了不耐,撒嬌地搖著肩,“你就坐外面吧,我們會感激你的?!?/div>
                      她有對付這種中年男人的經歷,知道什么樣的姿勢會讓他們意志變軟。
                      果然,男人暗暗吞了口唾沫,撓著頭,說:“那好吧?!?/div>
                      男人剛坐到九號座位,電影就開始了。燈光如海潮般退卻,電影院里,滿是黑壓壓的人頭。黯淡的大屏幕上,閃出一個個字母,每出現一個字母,放映廳里就會響起一聲“咔”的打字機聲,不緩不急,宛如心跳。
                      “本片旨在揭露人性之黑惡,涉及被常人所不接受的倫理悖亂、道德淪喪和心理狂亂,含有大量血腥、暴力、性及其相關鏡頭。因此不建議意志薄弱、膽小和對人性**懷有向往的人群觀看。離正片開始還有兩分鐘,以上人群可趁此時離開,去往柜臺退票?!?/div>
                      放映廳里的人不但沒人起身離開,反而更加興奮了,坐直身體,盯著屏幕。
                      這是電影院舉辦的活動,名為“恐怖一周游”,即把經典恐怖片集中反映,讓有特殊口味的觀眾看個過癮。男生就是被這個噱頭吸引過來的,帶女友看恐怖片,在驚嚇時抱住她,到時候她就任自己施為了。
                      想到這個,男生微笑起來。這時,身邊又傳來男人的聲音:“抱歉,再打擾一下。這部電影的分級是PG17,你們……你們還不到這個年齡吧?”
                      男生心里一驚,他確實是借別人的社??▉碣I的票。他扭過頭,看著男人,說:“我們都已經十八歲了。再說,這跟你有什么關系!”
                      “嘿,我不想管閑事?!蹦腥诉B忙擺手,往后縮了縮,“我就是想提醒你們一下,這部電影可不比其他的恐怖片。它拍出來的那年,因為太嚇人太黑暗了,導致沒有通過審查,禁止放映。直到五年前才允許上映,但也只限于北美,很多國家甚至都不敢引進?!?/div>
                      “不就是一部電影嗎?”男生無所謂地說,“反正角色都是假的,再嚇人也只是在屏幕里?!?/div>
                      “那可不一定?!蹦腥诵α似饋?,“我建議你們現在出去,不要看這部電影了,不然可能會出現什么可怕的事情?!?/div>
                      男生不耐煩地揮揮手,“你管好你自己吧!”
                      女生把手指豎在唇邊,說:“噓!電影開始了,不要講話?!?/div>
                      男生和男人也就不再說話,把頭轉向屏幕。寬闊的銀幕上,警告字句慢慢隱去,開始呈現電影制作者的名單。
                      但奇怪的是,最先出現的導演名字,被打上了馬賽克。
                      看到這一幕,男人低下頭,黑暗里傳來牙齒磨動的聲音。輕微、嘶啞、又帶著詭異。幾秒后,男人抬頭,愉快地吹了一聲口哨,把爆米花放在自己腿上,一邊看一邊嚼。
                      名單介紹完后,屏幕突然變得血紅一片,整個放映廳里都被映紅了。血幕中,流動著一抹黑色,詭譎如蛇,在殷紅中扭成了兩個猙獰的單詞。
                      這就是片名——《Black Suit》!
                      吉姆是個漂亮的小孩,金發柔順,眼睛湛藍,也很聰明。不幸的是,吉姆五歲時,一場高燒襲擊了他。經過治療后,體溫很快恢復了正常,但腦袋卻燒壞了,智力永遠停在了五歲時期。
                      吉姆的父親是個律師,總是穿著一身筆挺的黑色西裝,在人前嚴肅不茍,人后卻有家暴傾向。在吉姆懵懂的目光中,父親對母親進行了持續七年的虐待。父親習慣將母親毒打至遍體鱗傷,昏迷不醒。
                      而這一切,都當著吉姆的面。
                      十二歲那年,父親終于失手將母親打死,為了掩蓋,他將母親的尸體藏進地下室。吉姆正巧目睹了這一幕。他偷偷溜到地下室里,希望母親能像以前一樣爬起來和他玩耍。但直到晚上,他都沒有如愿,于是,他脫下了母親的外套。
                      父親睡著后,總是夢見母親的鬼魂回來報復。被嚇醒后,他睜開眼睛,駭然發現床邊正是妻子那熟悉的身影,沉默,詭異,在夜色中如同剛從地獄里爬出來的人一樣!父親被嚇得屎尿齊流,渾身抽搐,當場猝死。
                      吉姆看著父親扭曲的尸體,半晌,癡癡傻傻地笑了起來。
                      警方處理了這場離奇的案子。吉姆被送往療養院,與其他沒有監護人的智障者一起。照顧他們的,是一個叫瑪麗的胖護士。
                      最初,瑪麗溫和又耐心,無微不至地照料他們。但漸漸地,她的本性露了出來——戀童癖。在夜深人靜時,她把男孩子們召集到一個小房間里,用威脅、謾罵等手段,逼孩子們對她做一些極其猥瑣的動作。
                      有著天使面龐的吉姆,自然就成了瑪麗的最愛。
                      而在十四歲那年,吉姆無意間看到瑪麗活活悶死了隔壁房間的男孩。吉姆嚇得瑟瑟發抖,于是,在下一次趴到瑪麗身上時,他咬斷了她的喉嚨。
                      聽到尖叫聲的護士們趕過來,撞開門,只看到瑪麗的裸尸,以及一臉血污的吉姆。
                      護士們將吉姆又送到精神病院。他在里面過了五年,與形形色色的精神病人打交道,也變得瘋癲起來。
                      唯一讓吉姆覺得安心的,是醫院后園的一棵櫻桃樹。吉姆把它當成了母親,每天坐在樹下,同虛幻中的母親說話,也幻想著得到了母親溫和的回應。這是他一生中唯一覺得溫情的時刻。但到了十九歲,精神病院決定整改,將櫻桃樹伐去了。傍晚時吉姆來到后園,只看到光禿禿的樹樁,視野里,樹樁變成了母親那支離破碎的尸體。
                      他趴在樹樁上痛哭失聲。
                      一位趕著下班去赴約的醫生過來叫他。他不理,繼續哭。醫生有些不耐煩,伸腳踢了幾下吉姆的腰部。吉姆抽泣著站起來,準備回屋,但這一刻,他突然看到了那個醫生的白大褂下,是一身純黑的西裝。
                      久遠的記憶再次彌漫而來,如煙籠霧罩。父親的猙獰覆蓋了他的雙瞳。
                      醫生見他不動,伸手來推。吉姆突然轉身抓住醫生的肩,將他絆倒在樹樁上,接著用膝蓋死死頂著醫生的脖子。直到醫生失去呼吸,吉姆才站起來,有條不紊地脫下醫生的黑西裝,穿在自己身上。
                      接著,吉姆在貯藏室里找到了砍伐櫻桃樹的斧頭。他提著斧柄,緩緩走向病房。
                      其他護士看到了這一幕。他們驚恐地發現,吉姆的眼睛已不再蒙昧,但也沒有正常人一樣的清明,而是籠罩了一層濃郁的瘋狂之色。如同嗜血野獸,冷冷地打量著獵物,喉間低吼,尖牙上寒鋒流轉。
                      他們吃了一驚,顫聲問:“吉姆,你,你提著斧頭干什么!”
                      “從現在開始,我的名字不再是吉姆了?!彼斐錾囝^,舔著冰冷的斧刃,一字一頓地說,“請叫我Mr.Crazy!”
                      《黑西裝》講述的,就是這個叫Mr.Crazy的人的故事。他屠滅了整個精神病院,醫生,護士,甚至病人,一個都沒有放過。
                      這之后,他逃離了這個城市,到世界各地流竄犯案?;蛟S是對之前長久弱智的補償,離開精神病院后,他的智力達到了令人嘆為觀止的地步,一次次將警察耍得團團轉。
                      但終于有一個與之智慧相當的警察,察覺到了Mr.Crazy的犯罪動機:在地圖上,把Mr.Crazy犯下血案的城市用紅線連起來,正好組成了一個碩大的漢字——“殺”。
                      于是,警方在“殺”字那最后一點所對應的紐約城里,布下了重重陷阱。Mr.Crazy知道危險,但依然來到了紐約,一番大戰后,警察死傷遍地,Mr.Crazy更是親手殺死了那個察覺到他犯罪蹤跡的警察。影片末尾,瓦斯爆炸,帶著無數條人命的罪惡,Mr.Crazy消失在火海里。
                      就當人們以為影片已經結束,可以從長達兩個多小時的顫抖和屏息中松口氣時,一個人影突然從灰燼中站了起來。鏡頭拉近,越來越清晰,最后定格下來的,是人影身上那被火燒壞的黑色西裝。
                      影片黑沉壓抑,有些鏡頭更是令人作嘔。當那位父親睜開眼睛時,屏幕突然跳轉,母親那張陰慘的臉充斥著整個屏幕,這個鏡頭就嚇壞了不少人。還有,護士瑪麗脫下衣服時,用CG特效做出來的肥胖裸體,簡直像一座肉山,看著就讓人胃部痙攣。
                      整個觀影過程中,女生不斷驚呼,死死攥住旁邊男生的衣服。男生也沒好到哪里去,臉色發白,好幾次都快要吐出來,要不是為了在女友面前硬撐,只怕早就跑出電影院了。
                      但坐在外面的男人,卻一臉悠閑,一邊看著惡心的畫面,一邊把爆米花往嘴里塞,嚼得嘎嘎作響。
                      “你吃得這么大聲,我們還怎么看電影?”在影片快到尾聲時,男生突然扭過頭,對男人惡狠狠地說。他被電影嚇怕了,但通過找旁邊這個膽小大叔的麻煩來挽回面子,他還是有把握的。
                      女生也轉頭看過去,幽暗光影里,她突然察覺到——這個男人,穿了一身黑色西裝!
                      “對不起,對不起……”男人很不好意思,一邊道歉一邊把手伸進西裝里,拿出了某樣東西。男生正要哼一聲,卻突然耷拉下頭,軟倒在座位上。
                      女生碰了碰男生,毫無反應。她猛地想起,在替男人掏電影票時,在皮帶旁碰到的那個堅硬冰冷的東西。
                      她正要驚叫,但指尖突然像被什么蜇了一下,一股冰涼從指頭滲進血液里,吞噬了她所有的力氣。她恍惚地低下頭,看到了一支注射器插進自己的右手食指,以及,男人臉上露出的詭異笑容。
                      “已經告訴你們,可能會發生什么可怕的事情,”男人收回注射器,插進皮帶里,低聲笑著,“你們要是聽勸離開該多好?!?/div>
                      影片到了尾聲,但已經無所謂,男人早就知道這部電影的結局。他吹了聲口哨,離座而去。他身后,男生和女生都已沒了呼吸,軟軟地抵靠在一起,看上去似在相擁。
                      到了外面,空氣一下子清涼起來,夜風吹拂,男人的西裝獵獵鼓蕩。他張開兩手,似乎在擁抱整個夜晚。
                      這時,路旁投影新聞的內容吸引了他的注意——
                      “下面將播報一個震驚好萊塢的新聞:著名的恐怖片導演、息影二十年的電影大師布朗先生于近日宣布,將以七十歲的高齡重執導筒,為廣大恐怖電影迷貢獻出新的作品?!逼僚鞒终f完后,畫面跳轉到布朗先生臉上,他的聲音沉穩有力,“此前我放棄電影事業,是因為覺得我的最后一部電影《黑西裝》,只是一部好萊塢工業流水線作品,毫無特色可言。對我來說,這是不可原諒的,我甚至不希望我的名字出現在導演一欄里。而現在我有更好的靈感,我將把這部電影進行翻拍,塑造一個更陰暗、更恐怖、更讓人戰栗的角色!”
                      “那我們拭目以待!”女主持說,“三天后,獅門影業將為布朗先生舉行歡迎晚宴,到時候將具體商量翻拍事宜?!?/div>
                      冷風從街頭貫穿而過,使得男人的亂發簌簌抖動。他的臉上揚起笑容,然而這笑容也和夜晚的風一樣沒有溫度?!笆菃?,父親?”男人嘿嘿地笑著,“你要創造出一個更完美的我嗎?”
                      比弗利山莊,人山人海,觥籌交錯。
                      衣著華麗的好萊塢名貴們在大廳里交談,侍者端著酒盤穿行,角落里有樂團彈奏悠揚的音樂。這一切,都落在了詹姆斯眼里,巨細靡遺。到目前為止,沒有可疑的現象。
                      “你確定他會來嗎?”詹姆斯皺起眉頭,小聲說。
                      “如果他真的是我電影里的Mr.Crazy的話,那他就會出現。我要重拍《黑西裝》,這是對他的侮辱,他不可能坐視不管?!辈祭氏壬椭?,晃動紅酒,五彩的燈光在酒杯邊緣閃動,“但是這里穿正裝的人太多了,他很容易混在里面?!?/div>
                      “放心,我們的探員遍布整個會場,只要他出現,就跑不了?!?/div>
                      正說著,一輛黑色加長型凱迪拉克降落在大廳前的草坪上。車門打開,一個肥胖的男人走出來。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過去——能在這種場合直接將車開進來的,即使在整個好萊塢,也只有一個人。
                      “嗨,老布朗,”男人徑直朝布朗先生走過去,或許因為太過熱情,他臉上的肉都在抖動,“好久不見了啊?!?/div>
                      布朗先生回應道:“普魯斯特,上一次見你,你還是在攝影棚打工的年輕人。二十年過了,沒想到你成了獅門影業的CEO,整個好萊塢最有權勢的人?!?/div>
                      “哪里哪里,”普魯斯特擦了擦腦門上的汗,握住布朗先生的手,“您、您的回歸,才是好萊塢最關注的事情。我代表……我代表獅門影業,希望能夠做您的這部作品的發行商,就像過去一樣?!?/div>
                      布朗先生有些尷尬,他宣布翻拍《黑西裝》,只是為了將Mr.Crazy引出來。他年齡太大,疾病像蟲一樣藏在骨子里,已經很難拍電影了。他正要說出實情來時,普魯斯特卻將兩個酒杯相碰,清脆的碰撞聲在會場里傳開。這表示他有話要說,于是所有人都安靜下來了。詹姆斯驚詫地發現,普魯斯特的腿竟然在不停地顫抖。
                      “首先,歡迎大家來到……”他扭了扭脖子,臉上的肉抖得更厲害了,“布朗先生是值得尊敬的導演,從業幾十年,為我們奉獻了幾十部優秀的作品。他讓恐怖片在藝術的高度上跨了一大步,電影行業里,唯有希區柯克能與他比肩?!?/div>
                      所有人都鼓掌。詹姆斯環顧會場,一切都正常。
                      “尤其是他的隱退之作《黑西裝》,更是影史經典……”他清了清嗓子,“這一部電影,我想恐怕連老布朗本人都無法超越?!?/div>
                      布朗先生皺起眉頭,臉上的褶子聚攏起來,周圍也開始竊竊私語。普魯斯特為人圓滑,在好萊塢各大權力間游走,從未說過像現在這樣不得體的話。
                      “所以,我認為,宣布、宣布翻拍《黑西裝》,是極為不……不明智的決定……”普魯斯特的顫抖傳染到了聲音里,誰都聽得到他牙齒打戰的咯咯聲。
                      布朗先生后退一步,小聲對詹姆斯說:“情況有點不對,小心些……”詹姆斯下意識地把手放在腰間,打量周圍,但視野里沒有穿黑西裝的人在靠近。
                      普魯斯特繼續說:“因為……因為Mr.Crazy是老布朗塑造得最為成功的角色,完美、美,不可復制……”他突然抬起頭,沖草坪聲嘶力竭地喊,“我已經按你說的做了,你,你千萬不要引爆!”
                      他目光所向,是那輛加長型凱迪拉克。從普魯斯特出來后,它就靜靜地停在那里,如一方隆起的黑色墳墓。
                      詹姆斯眼尖,透過車窗,看到駕駛座上坐著一個人。那人隱在車窗的黑暗里,如同幽靈般模糊,但仔細看,還是能夠看出他身上穿的黑色西裝。
                      “就是他,Mr.Crazy,在車里!”詹姆斯頓時明白了,一邊大喊一邊掏出槍。四周的警探立刻行動,朝凱迪拉克包圍過去。但在他們撲上去之前,車的懸空引擎已經發動,嗡嗡聲中,車迅捷地升上夜空,在草坪上盤旋一周后向四周林立的建筑群駛去。
                      警探反應過來后,連忙奔向停車場。幾分鐘后,一輛輛飛車呼嘯著升起,朝凱迪拉克消失的方向追去。幽沉的夜空將這些車一一吞噬。
                      詹姆斯依然不放心,握著槍,警惕地看著周圍。
                      布朗先生扶住桌子,但手還是止不住地顫抖,好一會兒才說:“是他……肯定是Mr.Crazy。他是我創造出來的,不會看錯……”
                      “你放心,我的同事們已經去追了,他肯定跑不掉!”
                      布朗先生搖搖頭。
                      “看來,”詹姆斯長出一口氣,“他也沒有電影里那么厲害和恐怖嘛,一被發現,立刻就嚇跑了?!?/div>
                      話音未落,一直站在客廳中間顫抖的普魯斯特突然炸開,如花綻放,充滿了整個廳堂。一個女明星發出一聲尖叫,暈了過去。
                      正如布朗先生所想,警察沒有追到Mr.Crazy。他搶那輛凱迪拉克是有預謀的,那是最新款的懸浮車型,有強大的反重力發生裝置,潛進高樓群中后,就像飛鳥藏進了叢林。警察們的車跟沒頭蒼蠅一樣瞎找,一個半小時后才在垃圾場找到那輛凱迪拉克,但里面已經空空如也。
                      車里有遙控引爆裝置。Mr.Crazy在逃竄的時候,按下了它,使普魯斯特成了晚宴中最盛大鮮艷的花。
                      “他的預謀不僅在凱迪拉克上,”探長苦著臉,每一條皺紋里都盛滿了擔憂,“普魯斯特炸死的畫面,至少有三十家媒體拍下來了?,F在,網上已經吵翻天,警局的電話全被打爆了。局長肯定頂不住這樣的壓力,我想,最遲明天,Mr.Crazy從電影走到現實生活中的消息就會曝光?!?/div>
                      詹姆斯問:“他為什么要這樣做?隱藏起來不是對他更有利嗎?”
                      “他想證明給我看,”布朗先生一臉頹然,布滿褶皺的灰色嘴唇在微微顫抖,“他要證明他是最完美的犯罪角色,不可能有人比他更加恐怖……都是我的錯,我不該激他出來的……”
                      “現在說這些已經沒用了。既然他打的是這個主意,那您的處境也不安全了。從現在開始,您將接受我們的全面保護。如果他想傷害您,就一定跑不了?!碧介L安慰道。
                      普魯斯特不也是在滿是警探的舞會里被炸成肉醬的嗎?布朗先生這么想著,卻沒有說出來。
                      掛了電話,老皮特憂心忡忡地看了看天色。夜正濃,隱隱有雷聲傳來,似乎天邊有只巨獸在打著呼嚕。
                      布朗先生說比弗利山莊出事了,今晚就不能回來了。他叮囑老皮特關好門窗,夜里可能有雨,把花圃的遮雨蓋拉上……
                      老皮特覺得布朗先生過于擔心了。他自己能夠處理好這些事,他是專業的,從沒讓雇主失望過。
                      一切妥當后,他回到了自己房間。年紀大了,睡意來得遲,在床上躺了很久才讓頭腦有些許昏沉的感覺。外面的雷聲漸漸變大,夾雜著風聲,呼嘯不止,在耳邊時而強烈時而隱約。
                      到了下半夜,老皮特終于陷入了睡眠。但沒過多久,他就被一聲劇烈的響動給驚醒了。他睜開眼睛,視覺還殘留著剛才的光亮——哦,原來是閃電和雷鳴??磥聿祭氏壬f得果然沒錯,暴雨將至。
                      又一道閃電亮起,窗外一個黑色人影清晰可見。
                      “誰!”老皮特嚇得一哆嗦,顫著嘴唇問。沒有回應,他豎著耳朵聽,只覺得外面所有的聲音都停止了,風聲雷聲俱隱?!笆腔糜X嗎?”他喃喃地說,似在安慰自己。
                      閃電再度劃過天地,世界亮如白晝。這下老皮特看清了,窗外只有大樹的枝條在搖曳?!澳昙o大了,看東西總是要花的?!彼@么想著,又躺下來。
                      但接下來他怎么也睡不著了,在床上翻來覆去。房間里一片黑暗,只有自己的呼吸聲如潮水般一漲一落。
                      “吱呀——”客廳門被打開的聲音。
                      老皮特的心再次揪了起來。他每天要把那道門打開關閉十幾次,不可能聽錯。他坐起來,左手捏緊被子,右手在床旁柜里拿出了手槍。
                      “吱呀——”樓道門被打開的聲音。
                      “嗒嗒嗒……”這是腳在樓道毛毯上踩動的聲音。有人在上樓梯,不疾不徐,似乎是在自己家里走一樣。但老皮特知道,上樓的人,不可能是布朗先生。他拉開了手槍的保險,顫巍巍地對準臥室的門。
                      腳步聲在靠近,到臥室門前卻停下了。這時,閃電劈下來,老皮特能看到門縫下有一雙皮鞋的陰影。
                      老皮特屏住呼吸。
                      “吱呀——”臥室門被推開。
                      “砰!”老皮特顫抖著扣下扳機。
                      “轟隆隆……”積蓄已久的雨終于落了下來。
                      第二天,網上果然沸騰起來。布朗先生還沒起床,房間的門就被詹姆斯推開,他急切地說:“您快看看網上!”
                      布朗先生從睡夢中回到現實里需要很長時間,這是歲月留下的副作用。詹姆斯又說了兩遍,他才聽清,“這不是我們預料到的事情嗎?”
                      “不是!”詹姆斯的折疊屏幕延展開,迅速連上網,“普魯斯特被炸死的視頻確實引起了軒然大波。但現在,點擊率最高的是另一個視頻?!?/div>
                      屏幕上光影流轉,畫面變換。在渾濁的視線里,布朗先生看到了熟悉的人。
                      是老皮特。
                      “嗨,大家好,”畫面搖晃了幾下,一個黑色的人影從旁邊走出來,“你們認識我嗎?”
                      視頻的拍攝場地是一個昏暗的屋子,一切都很模糊。布朗先生卻覺得很眼熟,仔細辨認了一下,驚覺這竟是自己家的地下室。老皮特被綁在一把椅子上,離鏡頭很遠,只能看到他頭上有一點亮光在一閃一閃。
                      “哦,可能有些人不認識,但恐怖片影迷一定知道我。我叫Mr.Crazy,來自《黑西裝》。我得給你們說說,這是一部偉大的電影,IMDB竟然只給了8.5分,當年的奧斯卡獎也沒有開出分量足夠的獎座?!盡r.Crazy在地下室里胡亂走動,看到什么東西,就拿起來看一眼,然后扔在地上,“但現在好了,我想你們每個人都會知道這部電影,并且會去看。那時候,你們就會明白,我是不可超越甚至不可復制的?!?/div>
                      他站定了,站在畫面的中間,發出像刮瓷片一樣刺耳的笑聲。
                      “父親,”Mr.Crazy輕聲說,“您在看嗎?您肯定在看。那么我想告訴您,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想讓您為我驕傲。我是您創造出來的最完美的角色。為了證明這一點,在這個月我將殺死您最信賴的人,能夠保護您的人,以及您自己?!?/div>
                      Mr.Crazy的手向后揚,身子前傾,行了一個標準的貴族禮。
                      “再會,父親?!彼梅ㄕZ告別,“這一天不會很久?!?/div>
                      隨后,鏡頭拉近,逐漸將老皮特的身影勾畫得清晰。這時布朗先生才看清老皮特頭上那一點閃亮的光。
                      那是一柄貫腦而出的匕首刃尖。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