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40515_321412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黑西裝(下) 阿缺

                    2014-05-15 15:36:04
                    27400
                         “真是個瘋子!”盡管看了幾遍,詹姆斯還是咬牙,狠聲說。
                      布朗先生捂著臉,渾身抖得跟篩糠一樣。退休的二十幾年來,一直是老皮特照料著他的起居,兩人名為主仆,實為摯友。
                      而自己所創造出來的怪物,用匕首插穿了他的腦袋。
                      “您放心,他不會逃過法律的制裁的?!闭材匪拐f,“但當務之急,是弄清Mr.Crazy的意圖。皮特先生是您最信賴的人,警方是能夠保護您的人。也就是說,他接下來想殺的,就是探長或我——如果他心情好,就是探長和我。還有您,您是他最后一個目標。所以,這一個月內,您要跟我們在一起?!?/div>
                      他們一起走出房間,一開門,布朗先生就愣住了。
                      門外站滿了警察。
                      每個人胸前都佩戴著印有“LAPD”的證件,一身墨綠色警裝,筆直地站立在門外的廊道里。他們沉默,站姿整齊有力,警帽下的面孔滿是堅毅。
                      探長站在最前面,走上一步,說:“這次是警界所遭逢的重大考驗,法律的權威,人命的珍貴,警察的信念,全被一個瘋子挑戰了。這是不能容忍的,從現在開始,所有的洛杉磯警察都將全力追捕Mr.Crazy!不管是誰,犯了罪就一定要付出代價?!?/div>
                      “嘩!”所有的警察都舉手敬禮。
                      接下來的幾天,布朗先生跟探長和詹姆斯一起,把《黑西裝》翻來覆去地看了很多遍。影片的每一個細節,Mr.Crazy的習慣動作,他說過的所有話……這些都被記錄下來,多次分析。
                      “Mr.Crazy的特征性很強,他以自己的瘋狂為榮,并且永遠穿著一身黑色西裝?!碧介L指著屏幕上的Mr.Crazy,“所以,要防范他其實并不難。這個月還有十天,我們只需要留心所有靠近的穿西裝的人即可?!?/div>
                      這些日子,他們出行都在一起,時刻小心周圍的人。但一切都表現得平安無事,似乎Mr.Crazy發完那段視頻后,就消失了。但布朗先生知道,Mr.Crazy就蟄伏在他周圍,某個看不見的角落里,如蛇吮牙,伺機而噬。
                      幾天后的中午,他們到警局旁邊的餐廳吃飯。進去之前,詹姆斯環顧一周,里面客人不多,沒有穿黑西裝的,連侍者都是穿著純白的工作服。
                      “沒問題?!碧介L說。
                      三人落座后,點了幾份菜。不一會兒,男侍者就將菜端了上來,然后低頭走開。剛要吃,詹姆斯的眼角突然捕捉到了一抹黑色。他下意識地把布朗先生往桌下按,同時去拔腰間的槍,喝道:“小心!”然而看清那抹黑色后,他愣住了,“女人?”
                      沒錯,餐廳外的路口,走來了一個穿純黑西裝的人,雖然隔得遠,但能看到曲線起伏,絕非男人。很快,她身后又走來一些人,均是一身黑裝,在路人詫異的眼神中走過。
                      “哦,是在模仿Mr.Crazy?!碧介L松了口氣,端起咖啡,“狂熱的影迷??!”
                      的確,這些人都是《黑西裝》的影迷。最開始時,市民根本不相信Mr.Crazy從大銀幕上走下來了,都以為那兩段視頻是惡搞。但隨后CNN報道了比弗利山莊的爆炸,加上警方的默認,他們的態度就開始向兩極變化了——有些人很恐慌,躲在家里不出來,畢竟光在電影院就有人被《黑西裝》嚇死,他們不敢想象這樣的人到了生活中會是怎樣;還有一部分人,卻十分興奮,他們故意裝扮成Mr.Crazy的模樣,在街頭閑逛。后者大都是嬉皮士,或者恐怖片迷,對他們來說,Mr.Crazy簡直跟圖騰一樣神圣。
                      布朗先生長嘆一聲。面對外面那些人,他不知是該為自己的作品受歡迎而高興,還是為社會風氣的怪誕而擔憂。
                      “還是小心些,可能真正的Mr.Crazy就藏在這里面?!闭材匪挂琅f握緊槍。
                      “不要太緊張,Mr.Crazy幾次作案都是在晚上,現在大白天,不敢動手。我們要是太害怕,會讓民眾失望的?!碧介L抿了一口咖啡,有些苦,不由得皺起眉頭。他想起了什么,又抬頭說,“對了,這些天,研究所的同事一直在對復制Mr.Crazy的儀器進行逆向分析,成果顯著,很快就能把全部流程和原理弄清楚。到時候,或許會知道Mr.Crazy的某些缺陷?!?/div>
                      “但愿如此吧?!辈祭氏壬闷鸬恫?,切面前的牛排。他年紀太大,一不留神,餐刀脫手掉在地上。
                      詹姆斯朝那上菜的男侍者喊道:“服務員,再拿一副餐具來?!?/div>
                      侍者如若未聞,低頭走向廚房,留給詹姆斯的只是背影。
                      詹姆斯有些納悶,剛要嘀咕時,卻驀然發現探長捂著自己的喉嚨,發出微弱的“嘶嘶”聲。
                      “探長,你怎么了?”
                      探長的臉已經變成了烏青色,凝滿了痛苦的陰翳。他掙扎著伸出手,指著那男侍者離開的方向,說:“咖啡……有、有毒……他就……Mr.Crazy……”
                      “我叫救護車,你沒事的!”詹姆斯急切地說著,掏出手機。
                      探長卻一把打掉手機,艱難地說:“納米毒,沒用的……你追、追他……不要管……快!”就這么一會兒,他整個人已經被醬紫色籠罩了。
                      詹姆斯心里一涼:納米毒是現代科技所研究出的最猛烈的毒,無數微小的納米機器藏在咖啡里,一進入人體,它們就會被激活,開始瘋狂地啃噬人體所有器官。在所有涉及納米毒的案件中,中毒者無一幸免。他沒有再耽擱半秒鐘,拔腿就往廚房追去。
                      在廚房的后門,白影一閃即沒。
                      詹姆斯擠開正在工作的廚師們,當他到達后門口時,看到的只是一條空蕩蕩的巷子。風刮過來,巷子里的廢紙屑紛紛滾動,詹姆斯紅著眼跑到巷尾,一根木棒突然從旁邊揮過來,狠狠打在他后腦上。
                      巨大的眩暈感襲擊了他。他握不住槍,倒在地上,卻盡力掙扎著不讓自己昏過去。一個男人走進他晃動的視線里,正是剛才逃跑的服務生。
                      “嗨,第一次見面就用木棒打招呼,真是不禮貌?!蹦腥税涯景羧拥?,滿臉歉意。
                      “你……是Mr.Crazy?”詹姆斯想爬起來,但四肢軟綿綿的。
                      “是的,我喜歡這個名字,直接,有力,聽到的人都會怕?!?/div>
                      “可是,你沒有穿黑西裝……”
                      Mr.Crazy愣了愣,隨即大笑起來,似乎聽到了最好的笑話。他捂著腰,越笑越止不住,好一會兒才喘勻氣息,說:“哈哈哈,誰說我一定要穿黑西裝的?難道就因為那部電影的名字叫《黑西裝》,還是因為我以前從來沒有脫下過它?可是我是個瘋子呀,親愛的警官先生,一個瘋子有權利穿他任何想穿的衣服!”
                      詹姆斯發出含混的呻吟,他伸出手,試圖把一旁的槍撿起來。Mr.Crazy上前一步把槍踢開了,微笑著說:“木棒已經很不禮貌了,槍更粗魯。我們都是紳士,還是和氣一點好?!?/div>
                      “我死了都會抓住你的……”
                      “不不不,我現在還不想殺你,”Mr.Crazy蹲下來,整理詹姆斯散亂的衣領,湊到他耳邊說,“你替我轉告父親,離月底還有五天,無論如何,我會取走他的生命。這五天,恐懼和絕望將如影隨形——他給了我恐懼和絕望的人生,我要還給他?!?/div>
                      “你不會成功的,你是個瘋子……”
                      Mr.Crazy緩緩搖頭,“不,你不瘋,所以你不明白——我的力量,全部來源于瘋狂!”他提起詹姆斯整齊的衣領,猛地往下一按,巨大的撞擊使詹姆斯徹底陷入了昏厥。
                      這個夜晚,無比漫長。
                      布朗先生獨自坐在男子中心監獄最深處的房間里,老式鐘表的滴答聲一下一下地響起,提醒他時間的逝去。監獄特有的陰腐氣息彌漫在狹小的房間里,浮動,繚繞,似乎想將這個老人趕出自己的地盤。
                      布朗先生也不想待在這里,但這是整個紐約城最安全的地方,連光子炮彈這種重武器也炸不開監獄的墻壁。
                      今夜是月底,Mr.Crazy所說的最后期限。
                      房間外,詹姆斯握緊槍,豎起耳朵聽著外面的動靜。他周圍,是紐約城里資歷最出色的警探們,都配備了武器。更外面一些,停著數百輛懸浮車,一有動靜,這些車就會像蜂群一樣布滿整個天空。而以監獄為中心的幾千米內,每條街都布置了便服警員,時刻留意著任何可疑的人。
                      幾乎半個洛杉磯城的警力,都集中在這里。
                      此前Mr.Crazy揚言要殺的三個人,已有兩人被害,其中之一還是警界頗有威望的探長。這讓政府承受了巨大的輿論壓力。選舉將近,總統不愿背上無能的罵名,也不想影響連任,于是親自批示,必須保護好布朗先生。
                      詹姆斯握槍的手里沁滿了汗水,他不得不握緊又松開,保持與呼吸一致的節奏。Mr.Crazy的可怕他已經領教,但他實在想不出,在這種軍隊般的保護下,Mr.Crazy將如何得手。
                      滴答,滴答,鐘表單調的聲音在每個人耳邊回蕩。
                      已經十點了,依然是死一般的寂靜。監獄外面,聚集了大批市民,他們都知道今晚會發生什么,既害怕又好奇,在不遠的地方觀望著。警察不得不分出一批警力去驅散他們。人群散開,又在更遠一些的地方聚攏,舉起手機拍攝。
                      警方沒有再管,這種急迫的時候,不必分散力量。
                      到了十一點,夜晚深沉幽暗,天幕如黑壓壓的鍋蓋籠罩。無星無月,連風都凝固了。
                      警方早有準備,近千臺強光燈同時打開,監獄外纖毫畢現。沒有人能趁著黑暗靠近。
                      人群越來越緊張,警察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不到一個小時,沒有任何可疑動靜,所有人都在想Mr.Crazy將用什么手段來兌現他的承諾。就像一部好萊塢電影,鋪墊已足夠多,就等一個讓所有人都驚訝又贊嘆的結尾了。
                      滴答,滴答,只有指針在有條不紊地跳動。
                      當分針快指向十二時,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詹姆斯旁邊的一個警探忍不住小聲倒數起來:“三十、二十九、二十八……”
                      布朗先生沉默地坐著。他的心沒有隨著時間的逼近而竊喜,以Mr.Crazy的手段,即使到了最后一秒,自己也有可能死亡。
                      “十、九、八……三、二……”
                      布朗先生閉上眼睛,在絕對的黑暗中等待著命運的來臨。
                      “一!”
                      幾秒后,他睜開眼,一切安然無恙。警察開始小聲議論,圍在外面的人群則罵罵咧咧地散開。
                      這一夜,布朗先生沒有遭到任何襲擊。
                      然而這并非風平浪靜的一夜。
                      午夜剛過,當所有的警察都松了口氣時,警局研究所就遭到了搶劫。
                      因城里的大部分警力都調到了監獄附近,致使警局守備松懈,被一群穿黑西裝的人輕易攻破。當警察們趕到時,研究所大門洞開,里面的設施完好無損,唯一消失的,是復制Mr.Crazy的那臺克隆儀。
                      監視器顯示,為首的人正是Mr.Crazy。
                      事實證明,Mr.Crazy根本就不打算殺布朗先生。他如此高調,只是為了轉移人們的注意力,那段日子,他并沒有閑著——在警察視線的盲區,他糾集了一批忠誠的追隨者。
                      “我真蠢!”詹姆斯在聽到消息后,用頭狠狠地砸了一下墻壁,血跡迅速從額頭滲出來,“他明明都說自己是個瘋子了,我居然還蠢到按著他的思路走!從一開始,他的目標就是克隆儀,這種儀器落到他的手里,后果……”
                      但他立刻又振奮起來:以前抓不住Mr.Crazy,都是因為他獨來獨往,沒有留下線索。而現在,他糾結了十幾個人,人多必定嘴雜,只要走漏出一絲風聲,就可以順藤摸瓜找到Mr.Crazy!
                      詹姆斯立刻把線人全部派出去,在街頭巷尾打聽消息。只要那群人一出來,就絕對逃不過線人們的耳目。
                      事實的確如此。第二天,那群追隨Mr.Crazy的人就被找到了。
                      他們全部躺在金門大橋下,冰冷的海水使他們的身體變成了青紫色。其中幾具眼睛突出,臉上還殘留著震驚和恐懼的表情,仿佛他們一直沉浸在瘋狂里,直到死亡陰影覆蓋前的最后一刻才恍然悔悟。
                      自此,尋找Mr.Crazy的線索完全斷絕。他無聲無息地消失了。
                      兩年后,法國南部,賽爾小鎮。
                      布朗先生剛起床,窗簾拉開,燦爛的陽光立刻照進屋里來。這是歐洲難得的古老小鎮,聽不到車馬喧嘩,沒有刺鼻的工業廢氣,一切都籠罩在清晨靜謐的時光里。光柱從窗子斜照進來,一條一條,純凈得沒有絲毫塵?;煸谄渲?。
                      這兩年,布朗先生一直住在這里,生活寧靜,與世無爭。最初的提心吊膽,已經如陽光下的冰塊一樣消融。他享受這樣天堂般的小鎮生活,甚至疑惑為什么以前沒有想過搬到這里來。
                      吃完早餐,他慢慢在街頭散步,古老的建筑陪伴著這個老人,路過的鎮民都向他打招呼。小鎮人不多,住一陣子就認識所有人了。布朗先生也含笑點頭。
                      晚上,他去了鎮上的老年俱樂部。這里的人熱愛文學與電影,十幾個老人圍坐著,互相分享最近看到的好電影。有人提到了布朗先生拍的幾部恐怖片,當然,他們并不知道電影的導演就坐在他們中間。最后,他們朗誦詩歌。
                      夜色將這個小鎮氤氳成一片的時候,俱樂部散場了。因為順路,布朗先生和列車值班員老金利一起回去。
                      “你來這里也有段時間了,”老金利縮縮脖子,將十一月的寒氣阻隔在大衣外,“怎么樣,喜歡這里嗎?”
                      布朗先生點點頭,“這大概是我一生中最平靜的時光了。以前太忙,忙著掙錢,老了,變成一個人,就覺得活著比生存更重要一些?!?/div>
                      “很高興小鎮能讓你有這樣的想法?!崩辖鹄麌@了口氣,“可惜年輕人不這么想啊,他們長大了,都出去了,巴黎、紐約、新西蘭……我一輩子都待在這里,守著列車站,也沒有覺得生活有多么糟糕?!?/div>
                      “等他們上了年紀,就會明白的?!?/div>
                      他們在路口告別。布朗先生回家,老金利則去車站值晚班。一道離子輕軌在鎮西掠過,行駛其上的是洲際列車。這是小鎮唯一通往繁華世界的途徑,許多年輕人提起行囊、吻別姑娘、踏上車去到繽紛而詭譎的都市。只有人離去,很少有人從上面下來。
                      但今晚是個例外。
                      午夜剛過,洲際列車就進站了。老金利打個哈欠,慢吞吞地在電腦上記錄。這時,一個人的腳步聲由遠及近。離子引擎的列車,在發動和行駛時都是無聲的,因而那腳步聲格外清晰。
                      “這么晚了還有人來?”老金利想著,抬頭去看。
                      進站室里空蕩蕩的,合金墻壁閃著森冷的光,一個男人走進來,一身的黑色西裝顯得格外刺眼。老金利正要說話,卻發現進口又走進來了一個人……不不不,不止一個,后面有五個人走了進來。他們體型各異,五男一女,但同樣的衣著,同樣冷冽的表情。
                      六個西裝革履的人,錯落地站在窗口前。
                      老金利有些納悶,想了會兒才明白——自己之所以會認為腳步聲是一個人的,是因為這六人走路的步調是完全一致的,六只皮鞋同時踏下,六只皮鞋同時懸空,只發出一個聲音。
                      “請問,這是賽爾鎮嗎?”為首的男人走過來,溫和地笑著。
                      “嗯……”老金利還沉浸在詫異中,“賽爾小鎮歡迎你們,你們是來?”
                      “哦,我們來找親戚的?!?/div>
                      “誰呢?這個小鎮的所有人我都認識,我可以告訴你地址?!?/div>
                      布朗先生迎來了久違的噩夢。
                      夢里是黑夜,但整個夜晚的黑暗凝聚起來都不及那人身上的衣服。他的微笑溫文爾雅,但雙手卻淌滿鮮血,一滴滴落下。他走過來,低聲絮語:”父親,我是您最杰出的作品,不是嗎?”
                      布朗先生驚醒了,大口喘氣。額頭上滿是冷汗,白發軟軟地耷拉著。
                      路燈透窗而過,橙黃的光線在房間里纏繞著,讓家具表面染上了淡淡的光暈。這安詳的景象讓布朗先生稍微鎮定了些,他喘勻氣,閉上眼睛打算再次入睡,卻又馬上睜開了——
                      不對勁!
                      因為要節能,小鎮的路燈都安裝了感應器,沒有人或車的話,燈是不會亮的。
                      屋外響起了狗叫聲,連續而急促,在夜色里顯得格外突兀。布朗先生松了口氣:雖說路燈的感應是智能的,但狗叫聲這么激烈,也有可能被誤認為是人聲?!斑^了這么久了,還疑神疑鬼……”他自言自語,安慰自己。
                      “汪汪汪汪——”
                      狗叫聲突然停了。沒有征兆,像一柄匕首割斷了所有的聲音,死一般的安靜壓了過來。路燈依然亮著。
                      布朗先生睡不著了,披衣起床,打開門。在昏沉沉的燈光下,他看到了六個黑色的人影。他們散亂地站著,路燈下,花圃里,遠處的巷子,近處的街道,還有圍欄和臺階,各站了一個人。他們都站得筆直,腳下被路燈拉出標槍般的影子。
                      再也沒有僥幸了,噩夢里的人出現在視野里,糟糕的是還不止一個。
                      “父親,好久不見?!闭驹谂_階上的男人抬起頭,正是消失已久的Mr.Crazy,“兩年了,您在這里生活得還好吧?哦,應該不錯,我跟車站的值班員聊過了,他說您挺喜歡這里的。我真為您高興?!?/div>
                      “老金利?你把他怎么了?”
                      Mr.Crazy笑了,“您不用擔心?!彼哪樕喜紳M了誠懇,語氣柔和,“他走得很安靜,幾乎沒有遭受痛苦。當然,這得益于與我同行的Miss.Poison——哦,瞧我的禮貌去哪兒了,我還沒有給您介紹他們呢!”
                      布朗先生渾身哆嗦,無力地倚靠在門邊。他顫巍巍地把手伸在背后,看樣子是在試圖撐住身體,手指卻摸索著,按下了藏在墻壁上的警報器?!班帧?,輕微的聲音響起,這表明鎮上的警察局已經收到了信號。很快,警車就會包圍這里。
                      Mr.Crazy正要介紹他的同伴們,似乎沒有留意到。他指著站在花圃里的人,笑吟吟地說:“這位是Mr.Blood。他以前是醫生,但是喜歡用刀子割裂人的身體。他身上背著十七條人命?!?/div>
                      “今夜之后,這個數字就會翻倍了?!盡r.Blood脫下帽子,朝布朗先生恭敬地鞠了一躬,說,“很榮幸見到您?!?/div>
                      “那位躲在巷子里的,是Miss.Poison。她是位藥物學博士,卻對毒藥情有獨鐘,曾經把加州州立醫院一百五十二人毒死,而目的僅僅是為了試驗新藥。那位值得尊敬的車站值班員,就是被她吻了一下后,毫無痛苦地去了天堂。所以說,美人的吻總是有毒的?!?/div>
                      巷子里的人影動了動,卻沒有說話。
                      “這位,叫Mr.Boom。您別看他身體瘦弱,他身上攜帶的炸藥,能把這個小鎮炸成飛灰。今晚主要的清理任務,將交給他。那邊在路燈下百無聊賴的,是Mr.Knife,他熟悉所有的刀具,從鉛筆刀到大馬革士刀,從手術刀到斬馬刀,無一不精。當然,死在他刀下的人,比他熟悉的刀種要多?!?/div>
                      布朗先生望了一眼遠處,路的盡頭,一片安寂。
                      “最后,是Mr.Gun?!盡r.Crazy笑意不減,“不過我就先不介紹了,一會兒之后,您就知道他能做什么?!?/div>
                      這五個人,分布在布朗先生視野的各處,如幽靈鬼影。
                      “他們,是你找來的幫手?”布朗先生指著他們問。
                      “你可以這么說,不過,我更愿意稱他們為兄弟姐妹?!?/div>
                      布朗頓時明白了,“你用克隆儀造出來的?”
                      Mr.Crazy像孩子被老師被夸獎了一樣,臉上的笑容格外夸張,“哈哈哈,您猜得沒錯。這兩年時光,我都花在了對克隆儀的研究上。那確實是跨時代的科技!弄懂之后,我就把他們造出來了。剛才我說的他們的經歷,只是克隆儀的設定,還沒有發生。但很快,這些經歷就會成真,世界都知道他們的能力。但在那之前,我必須先向您展示,正如我所說的,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您為我驕傲?!?/div>
                      “任意造人是上帝的活計,你搶了,會有報應的?!?/div>
                      “那就讓報應來找我吧!”Mr.Crazy狂叫一聲,臉因為激動而扭曲。這一聲吼叫遠遠傳開,幾只棲息在樹上的鳥兒振翅飛起,嘩啦啦地盤旋著。與此同時,嗚嗚的警車聲終于響起了。
                      路的盡頭,有閃爍的車燈靠近。
                      Mr.Crazy卻沒有絲毫驚慌,看著布朗先生的眼睛說:“從您按下警鈴到現在,他們過了七分三十八秒才出現,簡直是對效率這個詞的侮辱?!彼D頭看向Mr.Gun,揚了揚下巴,“交給你了?!?/div>
                      Mr.Gun沉默地點頭,掀開上裝,露出夾在皮帶上的七支槍。他抽出兩柄,瞇著眼睛,對準駛來的警車。
                      “砰砰砰……”
                      槍聲將夜的寧靜震得支離破碎。鳥兒正要落回枝頭,卻被槍聲驚得撲騰向上,徹底消失在昏沉的夜幕里。當槍聲消失時,警車的鳴笛也止息。四輛警車全部失去了控制,左右沖撞,直到撞到墻壁才停下,里面沒有人爬出來。
                      “這個鎮上有十七個警察,Mr.Gun總共開了十一槍,”Mr.Crazy滿意地笑了,“所以,父親,您應該知道他是什么樣的人了吧?”
                      “你、你……”失去了對警察的指望,布朗先生的臉色也變得灰白,“你到底想干什么?”
                      “哦,父親,您不要害怕,我不會傷害您的。我們是您的子女?!?/div>
                      “父親?!绷硗馕鍌€人同時低聲說。
                      “但是,這個小鎮上的所有人,都將死去。您會看著整個過程。您拍恐怖片,不就是想探討人性有多么惡劣嗎,今夜,您會知道答案的?!盡r.Crazy緩慢地說著,燈光斜照,他的一半臉纖毫可現,另一半卻埋在深深的黑暗里,“動手吧?!?/div>
                      Mr.Blood、Mr.Knife、Miss.Poison、Mr.Boom和Mr.Gun同時轉身,走向小鎮的各個街道。
                      布朗先生不愿意去回憶那一夜發生的事情。很長一段時間內,他都不能看到紅色——不管是粉紅還是深紅,否則就會嘔吐。
                      詹姆斯也沒有逼迫,安靜地等待著。兩年過去了,他比以前成熟不少,下巴上胡茬烏青,眼神幽藍深邃。他也比以前更瘦了,說話時臉頰的肉會凹陷下去。
                      一周之后,布朗先生才恢復過來,把Mr.Crazy帶著五個同伴的經過詳細地講了出來。
                      “這樣……”詹姆斯瞇起眼睛,眉旁的褶皺重疊如丘,“他為什么要花那么大的經歷去克隆別人呢?他自己就是最危險的罪犯,怎么沒想著把自己復制出來呢?”
                      “他……大概是因為自負吧。當初我為了引他出來,說要翻拍《黑西裝》,在晚宴上,他借普魯斯特的口說他是不能被超越的,甚至不能被復制。所以,我想他不會允許有人跟他同樣聰明,即使是他本人?!?/div>
                      詹姆斯陷入了沉思。
                      良久,他抬起頭,“您知道嗎,在Mr.Crazy搶走克隆儀前,我們就逆向獲取了那項技術?”
                      “你是什么意思?”
                      “我是說,我有一個辦法可以對付Mr.Crazy了——他不肯做的事情,我們來做!”
                      雨夜,整個洛杉磯被籠罩在水霧蒙蒙里,高樓大廈靜默無聲,霓虹撕不開重重雨幕。這座城市似乎快融化了。
                      雨勢太大,市民不愿意出門,這座不夜城也露出了疲勞之態。然而午夜剛過,一輛加長林肯就開到了療養院門口,路面被車輪壓出兩排水壁。兩邊車門打開,各下來三個人。
                      他們沒有打傘,嘩啦啦的雨水將他們身上的西裝淋得濕透。
                      “就是這個地方了?!闭驹谧钋懊娴腗r.Crazy說,“這是個回憶之地啊?!?/div>
                      雨下得更大了,地面的水花凋零又綻放。
                      “去吧?!?/div>
                      除Mr.Crazy之外的五個人,沉默地走向療養院。街面的水已經積得很深了,他們的皮鞋被水灌滿,但步伐一致,如同五具精密的機器。
                      Mr.Crazy站在車旁。療養院熟悉的外觀引起了他的某些回憶,那個肥胖的護士,被勒死的兒童……他想抽根雪茄,但雪茄剛拿出來就被雨水淋濕了。他把雪茄扔了,用皮鞋踩得稀爛。
                      他獨自站在街中央。
                      按照估計,屠滅療養院至少也得五分鐘。但僅僅兩分鐘后,五人就回來了,Mr.Blood走到他跟前,低聲說:“療養院里一個人都沒有?!?/div>
                      Mr.Crazy在口袋里掏了掏,只掏出被泡濕了的口香糖,放進嘴里,點點頭說:“他們包圍了這里。剛才這兩分鐘里,沒有一個行人路過?!?/div>
                      “別擔心,我們會保護你?!?/div>
                      “我什么時候擔心過?”Mr.Crazy低聲微笑,“我只是不知道他們怎么預料到我會來這里的?!?/div>
                      這時,警鳴聲從四面八方傳過來,超過五十輛的飛車從四周建筑的背面鉆出來,車燈匯聚到六人身上。街道旁也涌出許多荷槍實彈的警察,藏在掩體后,舉槍對準街心。
                      “看樣子,真的是個陷阱?!盡r.Crazy聳聳肩,“你們都知道該怎么做吧?”
                      五個人點點頭。
                      “你們已經被包圍了,立刻放下手里的武器!”一輛飛車里傳出喇叭聲,頓了兩秒,又重復,“你們已經被包圍了,立——”
                      是Mr.Gun開的槍,那飛車像是斷翅的鳥,一頭栽了下來。
                      “開槍,死活不論!”警察群里,詹姆斯下令道。
                      槍聲此起彼伏。
                      Mr.Crazy嚼著口香糖,彎腰鉆進車里。子彈打在車頂上,叮叮當當地響,這一瞬間,Mr.Knife至少被三十顆子彈打中,滿身血洞地倒在水泊里。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兒去,Mr.Blood被擊中了腿,Miss.Poison和Mr.Boom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但Miss.Poison在上車前,朝地面扔了一個膠囊,膠囊壁遇水即融,里面不計其數的納米蟲蜂擁而出,在水中以閃電般的速度游弋。
                      在地面包圍的警察,幾乎同時被納米蟲攻擊,捂著腿腳哀嚎。
                      槍聲頓時奚落了很多。
                      等Miss.Poison、Mr.Boom和Mr.Gun上車后,Mr.Crazy啟動了車的懸浮裝置。Mr.Blood掙扎著也想進來,但車門已經關閉了,他獨自暴露在槍林彈雨中,一秒鐘后,他和Mr.Knife躺在了一起。
                      看著被打成一攤爛肉的同伴,Mr.Crazy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Mr.Gun朝車窗外開著槍,每一聲槍響,都有一輛警用飛車隕落。而林肯車軍用防御級別的車頂,為他們擋住了絕大部分的攻擊。
                      Mr.Gun集中攻擊東南方的警車,迅速打開一個缺口。林肯車斜沖過去,車的下盤立刻被地面上的警察攻擊,有兩顆子彈擊中了引擎,車搖晃了一下,但依然沖出了警車的包圍。
                      “想抓我?”Mr.Crazy一邊控車一邊冷笑,“這是你們逼我的,下次,我帶來的就不止五個人了!”
                      在消失于雨中建筑間的前一刻,他斜眼一瞥,看到了地面上的一幕——
                      在驚亂的警察群里,詹姆斯正拉扯著一個穿黑色西裝的人。那人的手被銬住,卻一臉微笑,揚頭朝著Mr.Crazy離開的方向。
                      那個裝束,那個表情,簡直就像是看著鏡子里的自己。
                      林肯車猛地停在了空中。
                      “怎么回事?”Miss.Poison皺著眉頭,“再不走,就來不及了?!?/div>
                      Mr.Crazy沒說話,咬著唇,手指在方向盤上焦躁地敲擊著?!拔乙獨€人,”他說,“他們克隆出了另一個我,這是不可原諒的。我一定要殺了他?!闭f完,他朝Mr.Boom看了一眼,然后操控林肯車迅速爬升。
                      Mr.Boom點了一下頭,打開車門,跳了出去。在落地前,他按下身上炸彈的開關,巨大的轟鳴聲將周圍的一切吞沒。雨水迅速蒸發,追擊過來的警車也被沖擊波掀開,玩具般撞向兩邊的建筑墻壁。
                      待爆炸消弭后,Mr.Crazy降低車的高度,朝詹姆斯那邊俯沖過去。
                      “小心!”詹姆斯一邊喊,一邊扯著那個黑衣的男人往后面躲。警察們不顧腿上的疼痛,舉槍射擊,林肯車的下盤瞬間被射得蜂窩也似。一顆子彈射透進來,鉆進Miss.Poison的左腰,立刻又從右胸穿出。
                      血漿濺滿了整個車廂。
                      Mr.Gun滿臉都是同伴的血,卻沒有擦,沉著地瞄準警察群。他扣動扳機,槍口轟鳴,手臂卻紋絲不動。子彈穿過滿是血腥的空氣,朝詹姆斯身側的那個黑衣男人射去。
                      詹姆斯早就防著了,把男人往身后壓,同時舉槍還擊。他擊碎了林肯車的車窗,Mr.Gun的右手被擊穿,但Mr.Gun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立刻換成左手射擊。
                      “砰砰砰……”
                      詹姆斯只覺得左手一輕,頓時心頭涼了。他回過頭——果然,身側的男人被擊中了,捂著胸口倒在地上,臉上那一貫的詭異微笑也變得冰冷僵硬。
                      “好了!”Mr.Crazy猛提方向盤,林肯車再度逆著雨水爬升。而這時,警車破損一地,警察們也死的死傷的傷,再也無力追擊。
                      詹姆斯滿臉悲憤,怒吼一聲,舉槍連射,但也只能看著林肯車在雨幕中越來越模糊。他為了這場圍剿,付出了極大心血,但沒想到在重重包圍之下,Mr.Crazy還能全憑武力闖出去。
                      一輛飛車突然沖出來,狠狠地撞向林肯車。
                      Mr.Crazy臉上的笑意終于凝結。他扭動方向盤,想要避開,但車的底盤遭到重創,反應遲滯,還沒來得及挪開,就被那輛飛車撞上了。在巨大的震動襲來前,透過破損的車窗,他看到了對面車上的司機。
                      那是一個老人,布滿皺紋,白發耷拉,但眼神里的憤怒連雨水都可以灼干。
                      “父親……”Mr.Crazy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空中兩輛車像彈珠一樣碰撞又分開,朝兩個方向翻滾著落到地面。
                      這次的撞擊連林肯車都無法承受,車門被撞癟,車窗的玻璃直接插進了Mr.Gun的胸腹。這個從來不說話的男人,手里還緊握著槍,卻再也沒了呼吸。
                      Mr.Crazy也被震得夠嗆,咳出了好幾口血。他掙扎著踹開車門,慢慢爬了出來,剛抬頭,就看到了黑森森的槍口指著自己的腦袋。
                      “恭喜你,咳咳……你終于還是抓到我了?!盡r.Crazy滿臉血污,仰頭看著詹姆斯。
                      “這一天來得太遲了,代價也太大?!?/div>
                      Mr.Crazy扭頭看著不遠處那具黑衣的尸體,“如果你沒有復制出另一個我,這一天會更遲的?!?/div>
                      “也只有你自己,才知道你會來襲擊這間療養院,《黑西裝》的場景都是在這里搭建的……你太自負了,要是你不回來殺他,今天我們還是攔不住你?!闭材匪股钗豢跉?,“不管怎么樣,一切都結束了?!?/div>
                      “不,還沒結束?,F在的法律沒有死刑,你把我抓回去,我們之間就還會有見面的一天?!?/div>
                      “法律沒有,但我有?!?/div>
                      布朗先生醒過來后,第一眼就看了Mr.Crazy被當場擊斃的新聞。
                      “局里的人都知道,我是在Mr.Crazy沒有抵抗的情況下開的槍,但他們沒有責怪我,還幫我把報告圓過去了?!闭材匪菇o他送來鮮花,“現在,這場噩夢終于結束了?!?/div>
                      是啊,噩夢結束,天就亮了。布朗先生伸出手,感受著窗外射進來的陽光,老邁的皮膚里,感到了久違的暖意在流淌。
                      “你升職了?”過了很久,布朗先生才留意到詹姆斯的警徽變了。
                      “嗯?!?/div>
                      “也是,這次你做出了很大的貢獻。復制另一個Mr.Crazy來揣測他的行動,并且用作誘餌來牽制他,這種計劃也只有你能想得出來?!辈祭氏壬兆≌材匪沟氖?,“恭喜你?!?/div>
                      “值得恭喜的是那種瘋子終于死了,世界安全了?!?/div>
                      離開醫院的時候是中午,陽光布滿了整個醫院。許多病人出來曬太陽,幾個孩子在打羽毛球,空中被劃出潔白的曲線。這溫馨的場景令詹姆斯露出笑容。
                      “嗡嗡嗡……”手機震起來。
                      “怎么了?”他問。
                      “他逃走了!”電話另一頭是局里的同事,語氣急切。
                      “誰,Mr.Crazy?”
                      “是的!”
                      “不可能,我親手把他的腦袋打穿的!”
                      “不是那個,是另一個。當時他胸口中槍,我們所有人都以為他死了,但是——”
                      手機從詹姆斯手中掉落,后面的話他便再也聽不見了。他怔怔地看著明媚的天色,太陽很明亮,云層高遠,但他縮著手臂,總覺得渾身寒冷。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