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40515_321414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無因之城 魏浩

                    2014-05-15 15:47:31
                         方靜舒服地躺在草坪上,頭枕著雙手,閉著眼睛靜靜享受著春日和煦的夕陽,感覺到一種身心俱有的寧靜祥和。她甚至翹著二郎腿,完全不顧及自己一向的淑女形象和旁人的眼光。
                      這是她每周五下午例行的休息時間,也是她每周最企盼的時光。在這幾小時里,她完全可以拋光腦海中的一切,任由散發著淡淡青草香氣的大地溫柔又堅實地托著她,想象自己的靈魂飛出體外,懸浮于半空,甚至越升越高,自己的身體慢慢變小,然后是整個草坪,整個校園,乃至整個大地變得彎曲變形,顯露出它球形的本質……然后,她開始在整個星海遨游,無拘無束……
                      忽然間,她的心頭似有所感,似焦慮又似期待,這微妙的情感變化如同投入水中的石子迅速泛起波瀾。她整個腦海都被波及,那幅深邃浩淼的星空圖雜亂地波動起來,自己的靈魂仿佛“?!钡囊宦晳{空消失在夜空,迅即回到了自己的身體。
                      她睜開眼睛,夕陽仍舊有些刺眼,恍惚中她看到了一個男人,那個男人仿佛也是恍惚的,在落日的余暉掩映下,身體周圍發出淡淡的金黃色光芒。他背對著夕陽,方靜看不太清楚他的臉,但他無疑覺察到了自己對他的注視,對著自己笑了笑,然后轉身走開了。
                      方靜揉了揉眼睛,向那個背影望去,現在他已經走到另一個方向,然而方靜卻仍舊覺得他有些不真實。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一見鐘情?”方靜自嘲道,隨即便將這個荒誕的念頭拋開了,起身拍拍身上沾染的碎草葉,繼續回到了自己的象牙塔中。
                      她大學讀的是光學,后來考上了中科院的研究生,修的是生物醫學光子學。這是光學與生物和生命科學交叉的新興學科,它涉及光子與生物系統相互作用,以及這些光子攜帶的有關生物系統的結構與功能信息,還包括利用光子對生物系統進行的加工與改造等。
                      方靜并不是一個目的性很強的人,她這般努力學習也并不為出什么成果,只能歸結于個人習慣。她信奉的是簡單充實,她努力但絕不拼命,有自己的原則,懂得愛惜自己,該休息的時候絕不勉強自己??傊?,是一個心思單純的女生。
                      日子在繼續,她朝九晚五的研究生生活平淡無奇,如同她自己簡單快樂的天性。這段經歷好似長江大河中最不起眼的一個漩渦,悠悠地旋轉,瞬間便消失了。
                      然而僅僅隔了兩個星期,方靜又遇到了他,就在她幾乎完全忘記的時候。那是一次關于量子信息處理的選修課上,他在方靜身旁坐下,輕聲打了個招呼。
                      方靜自知身材嬌小,容貌也只能算中上,但在物理系這男女比例失衡的地方,還是有不少陌生人來搭訕,所以她也并未在意,只輕聲回了一聲,便繼續聽課。那人也沒有再找話題,仿佛也沉浸在課堂中……
                      “繼續我們質因數分解的話題,如果我們給你一個兩位數,比如49,你能瞬間得出7x7的結果,我想對于我們親愛的同學們來說實在是小菜一碟。然而在這個數字增大到十幾位幾十位的時候呢?比如說:10 949 769 651 859,你還能迅速得出答案嗎……”
                      “4 220 851x2 594 209……”旁邊的陌生人輕聲說道。
                      “什么?”方靜以為是在跟自己說話,輕聲問了句,陌生人回過頭來笑了笑,用筆在方靜的筆記本上記下了這些數字。方靜皺皺眉,輕聲問道:“你是說這是答案?”陌生人微笑地點點頭,方靜無奈地笑笑,以這種方式跟女生搭訕,是想引起我的好奇心嗎?可是你做得太過了吧,連超級電腦都要做好久的計算,怎么可能在一秒鐘之內得出答案,這不是天才而是超人了!
                      “有的同學會說,我雖然不能馬上做出來,但我們肯定可以編出一個電腦程序,利用更簡便的算法將它在很短的時間算出,”學生們都會心地笑了笑,“啊,二十一世紀的孩子們……可惜我們會發現無論你如何改進算法,復雜性仍舊在指數級別徘徊,可能稍好些,然而對于一個大數來說,所需的時間仍舊是驚人的,并且每當我們增加一個數位時,所花費的時間會增大三倍。于是我們很快發現,這個計算時間超過了宇宙的年齡!”
                      學生們露出教授意料之中的驚訝神色,他輕咳一聲繼續說道:“這對于密碼安全專業的同學們來說是件好事。顯然他們對于當代利用‘大數不可分解性’形成的加密算法是很有信心的。然而,我們會發現在量子計算機面前,這將不再是問題!當然,它改進的并不是算法,整個計算機結構也并未脫離圖靈機的范疇,然而它卻具有比傳統計算機大得多的效率,理由很簡單,它的計算過程是真正并行的……”
                      課間休息時間,方靜忽然心血來潮,高聲問道:“教授,請問剛才你說的數字有答案嗎?”剛要休息的教授啊了一聲,微笑道:“答案是有的,不過我可記不住,我看一下……”邊說邊將教案上的數字抄在了黑板上。
                      4 220 851x2 594 209……
                      “這,這不可能……”方靜心中驚訝到了極點,不由得輕聲喊了出來。教授疑惑地問道:“這位同學,有什么問題嗎?”
                      “教授,你能不能再舉幾個大數質因子分解的例子……”方靜急忙問道。教授笑了,擺擺手道:“同學,這些例子只是為了說明質因子分解的困難,除了真正用在密碼安全上面并無太多實際意義。再說,你也不可能算得出來……我是說短時間內?!?/div>
                      “可是他能……”方靜指向身旁的陌生人。
                      教授一怔,隨即笑著搖頭道:“這不可能,不可能……”整個教室安靜了下來,都紛紛望向那個陌生的學生。
                      方靜走上前去,將自己的筆記本拿給教授,說道:“這是他剛才在我本子上寫的,在您報出數字后一秒內……”
                      老教授驚呆了,半天說不出話,忽的眉頭一展笑道:“這位同學是不是為這門課做過準備,讀過大衛德義奇的著作《The Fabric of Reality》,這個數字是他在書中舉的一個例子?!?/div>
                      陌生人輕輕搖了搖頭,教授又怔住了,立即打開自己的電腦,隨機出了幾個十幾位數的質因子分解問題,然而都在一秒鐘之內被這個學生說出答案。
                      整個教室靜悄悄的,聽不到一點聲響,只有教授與陌生人之間不停報著越來越長的數字聲,還有教授那越來越粗的呼吸聲。
                      “這些計算都太過簡短了,你們所能算出的最大的數字是多少?”陌生人輕聲問道。教授顫巍巍地打開網頁,報出了數字“2的1039次減1,這是一個307位的數字……”
                      那陌生人走上前去,取出一支粉筆,輕聲說道:“這個數字可以分解為兩個質數之積,數字很長……”
                      教授看著那上百位的兩個數字,心中最后的一絲鎮定也塌陷了,“這,這絕對不可能……你,你到底是誰?”
                      那陌生人聳聳肩,沒有回答,這個時候上課的鈴聲響起,但卻沒人注意到。他想回到座位坐下,但看到教授和一眾學生驚呆的表情,只得無奈地搖搖頭,走出了教室。
                      再一次見到他是在周五下午,方靜例行的休息時間,雖然這一周被那個神秘的男子攪亂了,但她還是盼望著這一刻,希望能在這段時間梳理自己的心情。
                      然而,她剛走到草坪,便見到那個陌生人正微笑地望著自己,仿佛一直在等待。她不由得心中一動,走過去問道:“你是在等我嗎?”
                      那陌生人點點頭,露出了微笑,伸手彎腰,仿佛整個草坪是自己家一般?!罢堊狈届o心中的好奇勝過了一切,慢慢坐下,那陌生男子也坐在了旁邊。
                      “你是專程等我的嗎,你怎么知道我會來這里?”她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先問道。
                      “你連續三個星期的周五都在這里發呆,所以我猜想你有很大概率今天也會來?!?/div>
                      “呵,那么你是數學系的同學了?”方靜有些調皮地說道。
                      “……不算吧,我不是這個學校的,上次的選修課只是一時興趣,當然也是為了見到你?!?/div>
                      “可是我并不認識你呀?”
                      “三個星期前我在這里出現時見過你,你當時在發呆……”
                      方靜回憶了一下,“哦,我想起來了,那個時候我還以為你是憑空出現的呢,因為那個角落平常都不會有人經過,而且我也沒有聽到你的腳步聲……不過也許是因為我當時真的在發呆吧!”她輕聲地笑了,陽光斜照在笑臉上,她白皙的皮膚上仿佛散發著淡淡的光華……
                      “你怎么會有那種……超能力呢?”她終于拋出了這個一直深深困擾自己的問題。
                      陌生人疑惑了一下,說道:“超能力?哦,你是說那天選修課的事吧,那沒什么的……”
                      方靜呼的一下站起來道:“怎么會沒什么呢?你做到了全世界的超級電腦加起來都做不到的事情,而你居然說沒什么?”
                      陌生人盯著她因為急切而發紅的臉頰笑了,拉著她的肩膀讓她重新坐下,但是并沒有回答她的問話。兩個人就那么靜靜坐著,度過了一整個下午……
                      夕陽整個落下了,方靜站起身來,忽的驚訝道:“呀,我都沒問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方靜?!蹦悄吧嗣黠@怔了一下,然后笑道:“我叫袁聲?!?/div>
                      “假名!”方靜指著他,佯怒道,“我姓袁你就姓方,我叫靜你就叫聲,以為我聽不出來嗎?”
                      那男子爽朗地笑了,也站起身來說:“這些重要嗎?我更在乎跟你在一起的感覺,我可不會因為另一個人名字更好聽而愿意陪她一下午的!”
                      方靜聽出他話中特別的意思,臉上微微一紅,笑著掩飾道:“反正你不肯說實話,不過總有一天我會聽到你的故事的?!?/div>
                      袁聲沉默了,良久才說:“或許真的有那么一天吧……”
                      半年后,兩個人已經如同世間所有最親密的情侶一樣,每日出入成雙,如膠似漆。袁聲并不算高大,但卻讓方靜覺得很有安全感,他棱角分明的面容下是一顆熱情的心,拋開他的神秘,他幽默爽朗,溫柔體貼,時時讓方靜覺得自己是世上最幸運的女人。
                      然而,總有一些問題是難以回避的,他神秘的來歷,莫測的能力,總讓沉浸在幸福中的方靜有些隱隱的擔憂,雖然他總能安慰自己,卻無法磨平自己內心最深處的不安。
                      他總能找到去某個地方的最短路徑,并能提前預知會堵車的路段而避開;他隨口說的天氣比天氣預報準確百倍;他能輕易學會人們往往花半生時間才能掌握的技能……
                      方靜知道自己陷入了一個漩渦中,她舍不得拋開眼前的幸福甜蜜,但另一方面,內心深處仿佛有什么東西在指責自己,仿佛自己很自私地占有了什么……這種感覺讓她不安。
                      這一天,袁聲開車帶她去郊外,本來不過十幾里的路卻被他繞了上百里,方靜奇怪地問道:“怎么了?怎么不走立交橋?”
                      袁聲簡單地答道:“那地方不安全……”方靜習慣了他這種奇怪的想法,而且事實上有很多次自己都因此而脫離了危險。
                      兩人在郊外玩得很痛快,夜晚甚至扎了帳篷露營,漫天星輝下,兩人就躺在綿軟的草地上,雙手相握,誰也沒有說話,只讓情感在無言中默默交流……
                      忽的方靜的手機響起,是王清,自己的一個同學加閨蜜。她隨手拿起漫不經心地問道:“怎么了?”王清急切的聲音響起來,“啊,靜你沒事吧,嚇死我了,我知道你要去郊外玩,一聽說這消息都快崩潰了,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嗎?”
                      方靜聽出事情不對,忙坐起來問道:“怎么了清,那么急?”王清帶著哭聲說:“你不知道?通往郊外的立交橋垮塌,幾十輛車被壓,聽說死了上百人呢!還好你沒事,可擔心死我了!”
                      方靜一愣,望向袁聲,手中的手機落到了地下,聽筒中仍舊傳出王清焦急的詢問聲……
                      “你早就知道?”她緊緊盯著袁聲問道。
                      袁聲溫柔地望著她,搖搖頭說:“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可是你說的……”
                      “我只知道那條橋可能要坍塌,我不想讓你冒這個險……”
                      方靜一直抑制的心中的不安仿佛在這一刻要盡數發泄了,她哭著指著他說:“你騙人,你早就知道的,為什么你不說,為什么讓那么多人就那么白白死了,你可以阻止的!”
                      袁聲攬住她的肩膀,輕聲說道:“我不是超人,我沒有你說得那么厲害……”
                      方靜掙扎著擺脫他,哭著說:“你騙我,你一直都在騙我,你到底是誰,為什么不能告訴我……”
                      “靜,我有苦衷……”
                      “我不管,今天我一定要聽,如果你不告訴我,咱們就結束了……”方靜捂住耳朵使勁地搖著頭。
                      袁聲苦笑一聲,溫柔地拉住方靜的手臂,陪她一起坐在草地上,然后輕聲說出了一切。
                      “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他決定和盤托出。
                      “我早該知道的,我早該知道的……”袁靜怔怔地說道,眼淚順著白皙的臉頰流下。
                      “你放心,我肯定不是外星人……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你們心目中的什么人?;蛟S算是另一個世界的訪客吧,只能這么說了?!?/div>
                      “我的世界是你們無法想象的,你是學物理的,對量子力學應該有一些了解吧……你們的科學家二十世紀發現了微觀粒子的波粒二象性,并將之推廣,認為世上一切事物都是有其二象性的,只不過宏觀物體的波動效應被其巨大的粒子數量抹平了。所以在你們的世界中,宏觀物體,比如你們人類本身,可以說是不體現波動性的。如果我們畫一個波動的函數,那你們宏觀物體的運動規律完全可以預料,他在某段時間后在某確定點出現的概率幾乎是百分之百。這個函數是一個非常尖銳的曲線,幾乎所有的概率都在確定點處,其他地區的概率加起來都是可以忽略的。然而在我們的世界中……這個函數幾乎是平滑的?!?/div>
                      方靜驚呆了……
                      袁聲苦笑一聲,繼續說道:“你知道這是不可思議的,然而這比你的不可思議還要不可思議得多……你們是完全無法體會我們世界的生活的。在我們的世界中,你做的每一個選擇,從生老病死到每一步該邁哪只腳,都是無法預知結果的……我現在在這里,當我想往前走一步時,我可能確實走到了前邊,但也有同樣的概率走到了左邊,右邊,甚至后邊,甚至發現自己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我們習慣了,見到你們反而覺得驚奇,你們居然可以決定自己的方向,這真是這個世界上最不可思議的事情了,你們每個人在我們的世界里都會被當做神……”
                      方靜喃喃道:“你剛才說神?”
                      袁聲笑道:“你的思維很敏捷,不錯,我們的世界是有神的概念的,當然這只是按你們世界的語言解釋。他們更像是你們所說的超能力者,就像你看我一樣,你知道量子力學的哥本哈根解釋,也就是觀察者假說,它是對的……要維持這整個社會的波函數不斷坍縮,光靠觀察者們自己的互相觀察與自我觀察,是不可能的,這是一個龐大的無與倫比的系統,甚至在我們自己的頭腦中計算量都過于龐大。但是有一些生命,他們是天生的超級觀察者,他們維持著我們整個社會的運行,而我們則供應他們繼續生存所需的物質與能量。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們是共生關系。但有些強大的超級觀察者,他們甚至突破了自身的進化,竟然能夠只靠觀察控制波函數的坍縮,他們是神中的神,一旦出現,整個世界都會陷入恐慌,引發量子世界的騷亂……哦,當然,對你們來說,我們每日的生活都是混亂的。但是我們默認的本就是那樣,而這些神中神的出現能根據自己的意識決定萬物的波函數坍縮成什么樣子,他們甚至可以輕易毀掉整個文明……”
                      方靜呆滯地望著袁聲說:“這些東西……太過離奇了……”
                      袁聲苦笑道:“當我來到你們的世界時,內心的訝異并不亞于此刻的你,然而我們量子態的生命有很強的適應性。呵,這是必須的,我們每天都在面臨著新的環境……”
                      方靜苦澀地說:“這么說,你的到來也不過是一次隨機的選擇,是波函數再度坍縮前一次錯誤的延伸,你的到來只是一個意外罷了……”
                      袁聲點點頭道:“不錯,是這樣的,當我自己的波函數擴散時,我并不知道自己下一刻會出現在哪兒……呵,我連下一刻的概念都沒有,因為在我們的世界,時間也是錯亂的……不過,是你的觀察讓我重新坍縮,出現在了你的世界……”
                      方靜想起那天的情景,流著淚哽咽道:“原來你真的是憑空出現的……”
                      “不錯,你當時就輕輕看了我一眼,然而對于我來說,我的波函數坍縮了,我又有了實體,雖然這個地方我很不熟悉,不過我并不在乎,只要有實體存在,就說明我的生命還在繼續,這是我們的第一需要,不是嗎?”
                      方靜忽然說道:“可是你怎么會是這個樣子呢?難道你們那兒的量子態的人,跟我們地球上,跟這個世界一個小小行星上的卑微物種居然是一種樣子嗎?”
                      袁聲這次真的沉默了很久,“這個問題我也不知道,在我們世界里外形是很不重要的,有意識的容器,可以作為觀察者獨立存在,就可以定義為生命……所以,如果你們世界的攝像頭可以有意識,那它就是我們的生命體。你們肯定不會把將來出現的機器人當做生命體,然而對于我們來說,這是很自然的事情……我們自己也可以算是某種機器人?!?/div>
                      “自我觀察,既然可以自我觀察,那為什么你的坍縮還需要我的觀察呢?”
                      “這個問題很簡單,正如我們世界里有超級觀察者一般,每個人的觀察強度是有區別的,而且自我的觀察是遠遠小于他人的觀察的……”
                      “那你的那些神秘的超能力……”
                      “這個很難解釋,但是我們并行計算的能力是天賦的,這毫不奇怪,正如你們只能串行計算一般,但為何到了這里我仍能如此我也說不清楚。至于那些所謂的預測,我真的只是看到了各種事物發生的概率,而他們真的發生了,那只能說是巧合,你知道我們每天都在做著這樣的計算,是完全下意識的。正如你們自己邁步往前,結果真的就向前走了,這種東西你是不會過大腦的……”
                      方靜沉默良久,臉上的淚痕仿佛都干了。
                      袁聲輕柔地問道:“還有什么問題,親愛的,你可以隨便問……”
                      “你們的世界……怎么可能存在生命呢?這太不可思議了……”
                      袁聲呵呵笑道:“那你們呢?你應該知道生命的出現幾率是多少,假設存在無數個宇宙,要從中選擇一個可以產生生命的是多大的概率?即便在地球上,分子的隨機碰撞居然形成了有機物,有機物的隨機碰撞居然形成了DNA,蛋白質,而這些東西居然可以自我復制……這概率又是多大?但是你們還是出現了,所以,我的理論是,是出現的東西決定歷史,而不是歷史決定現在的世界!”
                      方靜喃喃地道:“參與型宇宙模型……”
                      袁聲點點頭說:“不錯,你們是這么叫的……
                      方靜又道:“你說你們的世界有神,那你們的世界有宗教嗎?”
                      袁聲贊許道:“你居然想到問這個問題,如同你們一樣的宗教是沒有的,但確實存在著超級觀察者的崇拜,甚至還有崇拜著那些毀滅之神的……當然了,像佛教這種充滿因果論的宗教是絕對不會有的,其他的基督教伊斯蘭教中因果的觀念也都很重,這些是不可能在我們世界被接受的,我們住在無因之城。你分不清你走到這里是剛才在后面的原因還是結果,因為時空是錯亂的,每一步都帶有隨機性,它是自發的,無法控制,因果是這個世界最讓我驚奇的地方……”
                      他頓了一下說道:“其實仔細思考來,我們那里也并不是絕對沒有因果,那條平滑的波函數仍舊受到量子論的影響,所以是不可能完全平滑的,但那是對于整個系統而言的,對我們個體來說,確實是完全隨機的……”
                      “那你們的世界是怎么……怎么……”
                      袁聲笑道:“繁衍后代嗎?你應該能猜到的……”
                      方靜靜靜思考片刻后,一臉驚愕地道:“難道,難道……”
                      袁聲點頭說:“不錯,兩個波函數形式下的生命隨機相遇后,可能會分裂,甚至每一個人在波函數的形式下也可能分裂出新的波函數,而當這些波函數坍縮時,就會形成很多新的事物,也許是生命,也可能是非生命……”
                      “這,這……”
                      “你覺得頭暈了,惡心了?”
                      “確實有點,恕我冒昧,我不知道是否會得罪你,可是你們這樣的生命體居然還能形成社會?這太難以置信了?!?/div>
                      袁聲感嘆地說:“正如我剛才所說,超級觀察者的存在在整個生命層面上提供這樣的穩定性,使得生命一旦出現便會想方設法生存下去,這一點我想是整個宇宙共通的吧……”
                      “你說整個宇宙,是哪個層面上的?”
                      袁聲搖搖頭苦笑道:“這個我也不知道,我甚至不知道我們的世界在你們世界的何處?它們是平行關系,被包容的關系,還是共存的關系?是的,我也不知道,正如你們也不知道一樣……不過我有個猜想,只是猜想……”
                      “說說看……”方靜企盼地說,雙眼溫柔地望著他。
                      袁聲道:“這只是我個人的猜想,我們的世界中也有科學體系,然而跟你們的決然不同,量子力學在我們的世界中相當于你們的牛頓力學,所以,你們難以理解量子力學就如同我難以理解你們的因果論一樣。我的猜想是,我們是共存的,是在一個宇宙中,然而也是平行的,甚至也是被包容的……”
                      “可這是互相矛盾的……”
                      “真的嗎?我不這么認為,我覺得我們的世界存在于你們世界的一個微觀粒子中……”
                      “這,這可能嗎?”
                      袁聲笑了,輕撫著方靜柔順的長發說:“親愛的,你已經說了很多次這句話了,用你們這里的話說,一切皆有可能呢?!?/div>
                      他面容一整,肅然道:“你又怎么知道你們的世界不是在一個微觀粒子中呢?”
                      方靜大驚失色,“你是說,輪回?”
                      袁聲笑道:“我說了,這只是我個人的猜想……”
                      方靜決定繼續深入下去,她拂了拂鬢角的亂發,思考道:“那你們平日的生活是怎樣的呢?”
                      袁聲說:“平平淡淡,毫無可言……呵呵,別那么看著我,我作為另一個世界的人問你,你們世界的生活呢?你會回答我吃飯上班這些事嗎?”
                      “那你們的科學呢,在尋找什么呢?”
                      袁聲深邃的眼眸望定了方靜,深沉地說道:“你應該想到的……”
                      方靜略一思考便想到了,然而她繼續深入思考下去卻發現了可怕之處,她猛地抬起頭望向袁聲。
                      袁聲嘆息道:“我們就是在找這樣的天堂,最高深的學問是牛頓力學,在那里它被許多科學家研究,雖然那些東西常被譏諷為屠龍之術……如果,他們知道不是的話,肯定會想辦法進入這個世界的,這里……太美了……”
                      方靜顫抖地說道:“不會吧,你們的世界那么久了,如果會來早就來了……”
                      袁聲說:“時間這個概念是你們的,對于我們來說,我們的世界存在了一瞬間,也或者是一百億年……再說,早就來了,你們不是早就來了嗎?”
                      他眨了眨眼睛。
                      方靜用力捂住腦袋道:“這,這是真的嗎?”
                      袁聲道:“呵呵,我也不知道,但是有什么不可能,生命體一旦出現便在尋找生存之道,這問題一解決便會尋求更理想的世界,我們的世界很混亂,你們的世界就很美好嗎?你們這里缺陷也一樣多,舉例來說,你們無法解決光速的問題,便永遠不能實現星際通信,更別說旅行。如果現在你們發現有一個宇宙,那里完全不同,那里的人們可以超越光速,每個人都可以把思想無限延伸,每個人都自由自在,都是世界的主宰;他們可以通過思想實體化任何東西,能量全部都從虛空中來,他們解決了你們的一切困惑,你們會不會渴望去往那里呢?”
                      他體貼地等待著方靜慢慢消化他的話,然后繼續說道:“顯然你們是渴望的,否則又怎么會有那么多的宗教,那么多的理論,描述那虛無縹緲的理想社會,那美麗的天堂,那極樂的凈土……”
                      他雙眼望向無盡的宇宙深處,仿佛要把它洞穿,看到那宇宙之外的宇宙……
                      “最后一個問題,你們那里有愛情嗎?”方靜帶著最后的決心、毅力與滿腔的柔情蜜意問道。
                      袁聲望著她如同星空一般深邃、卻如秋水一般溫柔的雙眼,輕聲地說:“有的,然而是偶然的,一見鐘情和始亂終棄每天都在發生,而不會有道德上的困擾?!?/div>
                      他攬住方靜柔弱的、輕輕顫抖的雙肩,溫柔地說道:“有的,還好是有的……”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