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40701_321419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笛卡爾監獄 魏浩

                    2014-07-01 17:41:06
                           濃煙滾滾,戰火彌漫,無盡的喧囂聲響徹天地,菲特·利茲姆將軍在戰壕里躲避了近半個小時,耐心地等待著敵軍猛烈的火力壓制過去。
                       他計算過了,沒有援軍的支援,敵方的炮火頂多能再維持幾分鐘,發動總攻的時機馬上就要來臨。
                       他冷冰冰的臉上看不出表情,眼睛里卻隱隱有一絲火焰升騰。
                       抽出一支煙,接過副官殷勤遞過來的火,點燃了剛要美美地吸上一口,忽的一聲炸響,氣浪翻滾,泥土飛濺。他下意識地用手去擋了一下,臉上沒被紛飛的泥土濺上,手里的煙卻被那股沖擊波震得熄了一半。
                       “媽的!”
                       他臉上的肌肉抖了抖,猛地深深吸了一口煙,隨即使勁扔在地上,一腳把它狠狠踩進了戰壕的泥土之中。
                       “弟兄們,給我沖!”
                       他一個翻身沖出戰壕,猛烈的寒風立即鋪天蓋地地席卷而來,隨之而來的還有對方的槍林彈雨。
                       然而,將軍被壓抑了許久的激情非但沒有被狂風撲滅,反而愈加旺盛。迎著刀子般刮過臉頰的冷風,他身先士卒地沖向了敵陣。
                       完全被將軍瘋狂舉動震驚的部下一時間竟然沒有跟上。直到一陣猛烈的機槍掃射,把將軍腳下的土地打得碎石飛濺,將軍高聲嘶吼著罵罵咧咧的時候,人們才反應過來,立即熱血上涌,如同一群野獸般瘋狂沖出了戰壕。
                       最后的戰斗打響了……
                       菲特將軍雙手持槍,在左右副官的掩護下沖在了前邊,正值戰意沸騰、熱血涌動之際,忽的一顆流彈斜擦著他的肩膀狠狠劃過,猛地射入了地下的泥土,鮮血立即迸射而出!隨之而來的便是一股鉆心的劇痛!
                       副官驚慌失措,立時大叫一聲,請求菲特將軍暫退!
                       “媽的,放屁,給我子彈!”他大聲召喚了一聲,那副官哪里肯干,一急之下,猛地拉住將軍受傷的胳膊,用力一扯,一股鉆心的疼痛使得菲特將軍渾身一個顫抖……
                       “菲特,菲特?醒醒,醒醒!又做夢了?”一個油滑的聲音將菲特從夢中拉回現實,眼前的一片漆黑使得他有些反應不過來,恍惚中仿佛還在硝煙彌漫的戰場上,那種刺激、壯烈、熱血沸騰,讓他久久回味,不愿從中清醒。
                       那個油滑的聲音嘿嘿笑了兩聲,譏諷道:“我親愛的菲特將軍,不知道您這次又夢到了什么,中世紀的歐洲,還是二戰時期的蘇德戰場?”
                       “諾爾曼,你最好給我閉嘴,要是不想死的話!”菲特揉揉被壓痛的胳膊,憤憤地罵了一句。
                       那個叫諾爾曼的小個子男人立即笑嘻嘻地說道:“是,是,將軍!不過小人還是奉勸閣下,不要看那么多上個紀元的無聊書籍了,里面充滿了空洞的個人英雄主義和無聊透頂的打打鬧鬧……”
                       菲特猛地跳起,一拳將這個多嘴的男人打倒在地,絲毫沒有理會他的聲聲哀嚎,轉身到了黑暗中的另一個角落。
                       那里更是沒有絲毫光亮,潮濕與陰暗如同惡魔藤蔓一般將他圍繞,他甚至看不到自己的身體。
                       輕嘆一聲,往事又再次涌上他的心頭……
                       菲特當然根本不是什么將軍,甚至連軍人都不是。
                       在整個第三星際聯盟的人們眼中,他是一個異類,一個叛逆者,一個瘋狂的惡魔。
                       然而最開始的時候,他的確是個很平凡很平凡的人,就像他所有的同事們一樣,在皮埃爾星際開發公司火星總部做一個小職員,每日作息規律,工作也一絲不茍。
                       他的家庭生活也并不困頓,相反,他很幸福,一種屬于平凡人樸實的、簡單的幸福:一個不算美麗但溫柔賢惠的妻子,兩個乖巧可愛討人喜歡的女兒,雖然也會有吵吵鬧鬧等諸般煩惱,但也是家庭瑣事,一切的一切沒有絲毫顯示出他后來會做出那種事的跡象。
                       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這種事的發生是遲早的,內心深處的疑問甚至從他出生時就困擾著他了。當然了,他從來沒有對別人提起,哪怕是最親密的父母妻兒,都無從了解他內心的懷疑與苦悶。
                       他……討厭這個世界,甚至可以說厭惡乃至憎恨,他不明白為何有這種感覺,但那想法一旦出現便如同雜草般瘋長,哪怕是刀劈火燒也除之不盡,而且越是克制越是強烈熾熱。
                       究竟是在厭惡什么呢?他自己也無時不在思考……
                       這個世界富饒而祥和:科技的高度繁榮使得人類可以輕易橫跨茫茫的太空,散布人類文明的種子;能源短缺這個困擾上個紀元整個文明史的問題,在人類強大的科技力量面前,也早已經灰飛煙滅,徹底成為歷史。
                       于是……
                       藝術在這樣一片盛世繁華中蓬勃發展,無數的音樂家、美術家為人類奉獻著至美至樂的享受。
                       甚至人與人之間不再那般勾心斗角、爾虞我詐,資源的極大豐富使得人們失去了斗爭的心思,幸福與滿足的笑容時刻掛在人們的臉上……
                       這是多么美好的畫面啊,這不正是人類追求了幾萬年的終極夢想嗎?
                       可是于菲特看來,這一切都是可憎的,他討厭人與人之間那種簡單平和,他討厭那種追求極致唯美的現代藝術,甚至對整個人類賴以生存的科學基礎也持著深深的厭惡態度。
                       連他自己都覺得,這是病態的,可怕的,甚至是可恥的!然而他控制不住自己,誰能真正壓抑靈魂深處的欲求呢?
                       但沒有任何一個人能跟他分享他的憤懣,他更不敢將自己內心深處的這種懷疑表露出一絲一毫。他知道,任何人都不可能附和他,若是知道了這些,人們只會將他當做破壞和平的潛在威脅,一個光輝年代的異類!這讓他感到一種深入骨髓的孤單與恐懼。
                       最后……
                       在一次跨越星際的雕塑藝術展覽會上,他的忍耐達到了極限,在看到那些美輪美奐精致至極的藝術品時,在看到人們望著那些毫無瑕疵的石頭贊嘆不已、眼中散發出崇拜與向往時,他的怒火驟然爆發了,他將被命名為永恒瞬間的稀世珍寶——完美雕塑狠狠砸了個稀爛!
                       游客們完全驚呆了,紛紛用驚恐的神情望著他,仿佛看到了什么遠古的怪獸,看到了來自上個紀元的毒瘤!
                       整個展覽廳內一時間靜得如同星際間的真空空間。
                       然而,他自己內心深處(雖然也有著些許的恐懼與不安)卻仿佛充滿了極大的滿足感,一種壓抑多年的情緒終究釋放出來的暢快讓他哈哈大笑起來,這使得周圍的游客更加驚恐。
                       很快,他便被幾個面容平靜身著白衣的神秘男子帶走了,他也沒有掙扎,甚至連這種欲望都沒有。
                       發泄過后,那種爽快與新奇,讓他全身顫抖,渾然不知自己被帶到了何處。
                       直到自己在一間小小的白色密室坐定,四周亮起了一圈又一圈白色的燈光,數十位身著白衣之人圍攏在他周遭時,他的情緒終于穩定了下來。
                       “請告訴我們你的名字好嗎?”
                       “菲特……菲特·利茲姆?!?/div>
                       “職業呢?”
                       菲特頭也不抬,一種放縱之后的酥軟與無力籠罩著他。
                       “皮埃爾星際開發公司火星總部,生物研究員?!?/div>
                       “嗯,是的……沒錯,與資料完全吻合?!睅讉€白衣男子點了點頭,互相交換了幾個眼色,似乎是在驗證著什么。
                       一個一絲不茍、面容白凈猶如嬰兒一般的中年人走上前來,神情和藹而淡然。
                       他輕輕拍了拍菲特的肩膀,垂下頭來低聲道:“沒事的,孩子……我們會治好你的……”說罷便對著身后的人擺了擺手。
                       “我沒??!”一股突如其來的怒火忽然從他心底瘋狂燃燒起來,沖天而起,直涌向大腦!他憤怒地將桌子一拍,猛地站起,揮舞著拳頭剛要發作,忽地后頸一陣刺痛,整個人立時陷入了一種迷糊的狀態之中。
                       他飄飄蕩蕩,仿佛身處無重力的太空之中,眼前有各種光華閃爍,仿佛時空被緊緊地壓縮,盤旋在他身旁,整個世界猶如上個紀元一個名叫梵高的畫作一般,怪異而扭曲。
                       頭疼……
                       “確認一下他的神志?!?/div>
                       “好的。菲特先生,請根據你的所學,講述一下人類文明的發展史?!?/div>
                       菲特生不出半點抵抗或者拒絕的心思,立刻下意識地說道:“人類文明從五百萬年之前誕生,經歷了緩慢而平滑的發展之后,迎來了越來越快、越來越劇烈的變動??茖W技術的瘋狂提升,使得人類擁有了連自己都害怕的力量。
                       “終于在三次毀滅性的世界大戰之后,人類文明意識到了阻礙自己生存與發展的,再也不是宇宙自然,而是深藏在人性靈魂深處的不穩定性。
                       “于是,世界政府提出了改變整個文明軌跡的計劃,被命名為凈化!即通過基因技術與藥物控制,使得整個人類文明自主接受洗腦!進化為純凈的新人!這也便是全新紀元開啟的標志**件。
                       “然而這一計劃遭到了人權組織以及全世界范圍內許多民眾的抗議,認為泯滅人性便是文明的終結!堅決反對這一計劃!
                       “最終,激進派與守舊派達成了妥協,開啟了通過教育教化,緩慢過渡的計劃。人類文明進入了過渡紀元。
                       “這一個紀元比人們想象的更為短暫。只用了不到兩個世紀左右的時間,人類已經徹底擺脫了原始欲望,褪去了一切罪惡根源,消解了所有不安分的因子。
                       “之后,便是黃金紀元的開始……科技水平呈現指數級別發展,很快便突破了之前無法突破的種種限制,使得人類文明散播到了宇宙的各個角落。而整個世界,也徹底抹去了不公與紛爭,進入了百萬年來人類夢寐以求的完美烏托邦社會!”
                       一個模糊的身影,聽罷了菲特的陳述,輕輕點了點頭道:“很好,神志并未受損。開始吧……”
                                                 27869
                       這之后的事情,菲特便記不清了。
                       他只知道,從那個神秘的地方回來之后,尤其是經歷過那一次發泄之后,他很長時間都保持著開朗心情,然而好景不長,半年后那種壓抑再次籠罩了他,而且更加的強烈,他感覺到若是不能猛烈地爆發出來,自己一定會憋悶至死!
                       后來,那激情終于爆發了,而這一次已經是彌天大禍……
                       “唉……”
                       菲特長嘆一聲,然而他并不感到后悔。
                       哪怕整個余生都要被監禁,被關押,在這被稱為完美世界中唯一永恒的黑暗的笛卡爾監獄之中,他也不會為當初的舉動后悔。
                       在嘆息的時候,他的嘴角甚至還有著一絲滿足的笑意。
                       “菲特將軍……”諾爾曼那特有的油滑嗓音從黑暗中傳了過來,菲特沒有理會他,閉著眼睛繼續想著什么。
                       諾爾曼慢慢摸索著挪到菲特身旁,咳嗽一聲,嘿嘿笑道:“菲特將軍,又在幻想什么了?”見菲特依舊沉默,諾爾曼也不以為意,忽地壓低了嗓音,輕聲說道,“將軍,我不開玩笑,認真地問您一句,難道您就沒有想過要逃出去嗎?”
                       菲特略微微動了動身子,諾爾曼以為他被自己的話所打動,繼續說道:“您是皮埃爾公司火星總部的職員,總該對笛卡爾星有些了解吧?”
                       “你想說什么就說吧,不用這么拐彎抹角的?!狈铺貙χZ爾曼打斷自己的思緒頗有幾分不耐煩。
                       諾爾曼笑道:“我雖然沒有進過星際建設的公司,但對笛卡爾星也有些了解……當然了,沒有您那么準確。這星球比死去的地球還略微大一些吧,而且全智能控制下的發展建設雖然暫停,但整個星球的環境也被改造有八九成了,如果我們能夠逃出這監獄,整個笛卡爾星球……嘿嘿,還不是任我們揮霍?!?/div>
                       菲特心中略微有些奇怪,這個古怪的家伙比自己還早來到這里,對這里的環境有一些了解也正常。他奇怪的是這個人的個性,他從來沒有在現實生活中見過如他這般油滑奸詐的人,而且他的語氣……哼,菲特苦笑一聲,自己在旁人眼中也是個怪物而已,怎么還有資格評價別人。
                       諾爾曼見菲特神色古怪,以為被自己說動,更壓低了嗓音,輕聲道:“我在這里有四年了,據我觀察猜想,這里根本就沒有人監視,整個系統是自動的,每日的吃喝飲食乃至學習娛樂,完全是一個自主的程序。換句話說:整個笛卡爾星球也許就只有我們兩個人!” 
                       菲特一愣,本來想嘲諷他兩句,但隨即一想卻也發覺諾爾曼說的并非完全沒有可能。
                       行星的開發建設是一個相當漫長的過程,初期行星上復雜極端的自然環境是根本不允許人類生存的,智能機器必須先將之改造成一個類地球幾億年前的狀態,然后才會有職員入駐繼續負責監督改造。
                       整個星球的改造完成可能需要數代人的努力,人類居住在被稱為“行星胚胎”的溫室中,從行星的太陽光這種最原始的能源中獲得賴以生存的能量。
                       然而笛卡爾星在建設到末期之時,自己導致的火星暴亂使得皮埃爾公司遭受了整個世界的質疑,在星際聯盟的干涉下,它不得不召回了所有在外的職員,接受監督下的整改,而笛卡爾星的建設便因此荒廢了下來。
                       這個根本沒有建設完成的星球可能真的不會有人愿意管理,而關押的囚犯(這個詞讓菲特將軍感到說不出的怪異)又會有多少呢?
                       諾爾曼輕聲笑道:“心動了吧?如果我們能夠找到系統的漏洞,也許就可以逃出這牢獄,重新獲得自由?!?/div>
                       菲特打斷了他的話,帶了幾分譏諷的語氣說道:“以我們目前的處境,怎么可能找到系統的漏洞?退一萬步講,即便真的能夠逃出這座牢獄,我們也根本回不去火星,這里總不會給我們預備越獄的星際旅行船吧?外面不過是一個更大的監獄而已!”
                       諾爾曼非但沒有失望,反而更加神采飛揚地說道:“第一點你不用操心,我已經有了一些發現;至于第二點……”他奇怪地望著這個所謂的菲特將軍說道,“你難道還能回到火星嗎?就算有船能回去,難道你還能回到過去的生活嗎?你周圍的一切,甚至包括你的父母妻兒,還能再次接納你?!
                       “拜托,我們是這個時代的異類,從某些方面講,我們根本不是他們眼中定義的人類……再說了,你說這笛卡爾星球不過是個更大的牢籠,哪里又不是呢?我們整個人類在宇宙中不就是囚犯嗎,當最后的末日審判來臨,誰又能逃得出去呢?”
                       菲特默然了,他不得不承認自己被這個奸詐的小子說動了。
                       他這番話早就準備好了吧,菲特想。
                       沉默持續了很長時間,直到一絲微光開始斜斜映入,他才扭頭來,對諾爾曼低聲道:“第一點怎么解決?”
                       諾爾曼笑了。
                       “我進來之前在波爾行星上做善后清理工作,嘿,那真是個好工作……雖然離火星有些遠,不過卻充分滿足了我的破壞欲。說到科學研究你行,搞破壞工作我才是行家!”諾爾曼有些瘋狂地笑著。
                       半晌,他才平靜下來神秘地說道:“據我分析,我們應該是在溫室地下……”
                       菲特擺擺手道:“這個我早就知道,溫室本身不會給我們這樣的囚犯享受,別的地方也根本保證不了生存?!?/div>
                       諾爾曼高興地說:“看來我們合作是對的,我是從每日食物的供應方向判斷的,有你這個專家,就少了許多需要猜測的地方。那你先把你知道的關于監牢的情況說說吧!”
                       菲特昨天晚上接受了諾爾曼的提議后自己也想了很久,這時便順口答道:“溫室的地下室本來是豢養其他生物的地方,用來對外界環境的適應性做出試驗,便于將來人類的入駐。所以生存是沒有問題的,而且建設得甚至比溫室本身更嚴格。這是出于安全性考慮的,為了防止其他生物逃脫進而影響行星建設,”他停了下來苦笑一聲,“而現在,我們便是其他生物……”
                       “那么,整個溫室與地下室的結構……”
                       “我在公司做的是生物與環境方面,負責改進大氣環境的植物研究,溫室本身的系統構造不是我的研究范圍,我自己也從未親身去到另一個星球參與過真正的行星建設?!?/div>
                       “這樣的話,那只能靠我的推測了,希望我在波爾行星上得到的經驗是共通的……”諾爾曼瞇了瞇眼,回想了一下說道,“溫室與地下室都能保證其中生物的生存,但一般是互不依賴的,這樣也是出于安全考慮,萬一溫室系統被破壞,成員可以暫時寄居在地下室內。但地下室本身也不是萬無一失的,如果在極其特殊的情況下,地下室也被破壞了,行星工作人員該如何逃脫呢?”
                       菲特想了想說道:“難道他們沒有星際飛船嗎,溫室被破壞了可以向總部求救,在修復之前可以暫時躲在星際飛船中,你知道,那里面也有自己的生態系統,可以維持很長時間?!?/div>
                       諾爾曼冷笑道:“我說的是極其特殊的情況,在這種情況下,恐怕他們只有一個選擇,便是走出溫室,進入到尚未開發完全的行星表面?!?/div>
                       “你的意思是……”菲特將軍似乎明白了什么。
                       “不錯,這里應該有備用的地面通道,可能還會有太空服和其他儀器。如果我們能通過地面通道進入行星表面,再想辦法從外面進入溫室,就算是越獄成功了。當然,現在笛卡爾星據說已經開發到七八成,如果外面甚至已經能夠適合人類居住,那我們等于擁有了一個新的星球……”諾爾曼的眼睛閃閃發光。
                       菲特望著他,忽地感到一絲恐懼,他看不透這個叫諾爾曼的小子。自己只是對這個世界感到有一些厭倦,而這個人卻有著大過渡時期之前人類所特有的赤裸裸的欲望,而且并沒有打算將它們掩蓋的意思。
                       “即便你所說的都是真的,當然我也相信你說的合情合理,但你如何找到系統的漏洞呢?”菲特問道。
                       諾爾曼狡黠地一笑,“若我們是被迫轉入地下的工作人員,則肯定會有某種操控手段到達地面,可惜我們是囚犯……但那些工作人員也有無法操控的時候,那可能是更加極端的情境,不過在一顆完全荒涼的星球上又有什么不會發生呢?這個偽善的世界向來以人為本,對關乎生命的安全問題可是一絲不茍的。那么智能控制系統是否會在某種情境下自動打開逃生通道呢?”
                       菲特猛然間明白了諾爾曼的整個計劃,不由得渾身一個激靈,微微有些顫抖地說:“你是說,陷入完全絕境的時候?你要讓我們自主地陷入生死邊緣?”
                       諾爾曼笑道:“上個紀元的古國有句話叫置之死地而后生,有時候確實是個真理?!狈铺爻聊?,靜靜地思考著這個計劃的可能性。
                       “不過,”諾爾曼打破了沉默,臉上露出一絲陰冷笑意道,“我們也許并不需要兩個人同時陷入絕境,也許只要有一個面臨生死邊緣,那通往自由的通道便會打開……”
                           菲特猛地站了起來,冷冷地盯著諾爾曼,整個身子微微彎曲,似乎在防備著什么。
                       諾爾曼又笑了,擺擺手道:“你多心了,我要是有心讓你冒險,就不會把這個計劃告訴你了,偷襲可比現在這樣的對峙對我有利得多?!?/div>
                       他笑著看了看菲特那健壯的體型,繼續說道:“你還不明白嗎?如果我為了找到出口而犧牲你的話,我就可能會變成這個星球上幾十年內唯一的生命,那種孤獨感……嘖嘖,還不如死了好!”
                       菲特明白那種感受,他一直是孤獨的。
                       于是他的身子慢慢放松了下來。
                       諾爾曼笑道:“當然我這話也是對你說的,若是你要我犧牲可要考慮清楚后果?!?/div>
                       停了一下,諾爾曼繼續感慨道:“人啊,是多么矛盾的一種存在,他們渴望自由,卻又害怕孤獨;他們有理性的思考,卻偏偏還有感情。也許從誕生那天人就注定是悲劇的!”
                       菲特臉色嚴肅地說道:“你到底是誰?”
                       諾爾曼冷笑道:“在這種境地,我是誰還有什么意義嗎?也許逃出去之后,我可能會告訴你……”
                       四天過去了,諾爾曼自那日跟菲特宣布計劃后一直再沒有動彈過,滴水未進,現在已經虛弱得想動彈也動彈不得了。
                       菲特將軍沒有對他說過一句話,每次看到諾爾曼那張蒼白的臉,他總覺得有種很不真實的感覺,似曾相識卻令人厭惡。
                       然而,他能抱怨諾爾曼什么呢,是他提出了通往自由的計劃,并且甘愿犧牲自己去達成目標,自己不過是一個執行者。
                       成功了,那都是諾爾曼的功勞;萬一希望中的逃生通道沒有出現,而諾爾曼白白犧牲,那也與自己無關不是嗎?畢竟提出這個設想的是他自己,做出這樣選擇的也是他自己??!
                       可是,到時候不也就真的只剩下自己一個人了嗎?
                       他不由想到諾爾曼的那句還不如死了,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這個計劃一旦失敗,本來就是必死無疑的,無論誰是執行者都一樣!
                       一個人能夠在不吃不喝的狀態下堅持幾天呢?就算逃生通道打開,他把諾爾曼救出去,能不能打開溫室的門呢?萬一出去了卻救不活他了呢?
                       種種繁雜的思緒讓他越來越煩躁,有時候他甚至希望自己是那個挨餓者,至少可以什么都不用想,把各種對失敗的恐懼交給對方……慢著,諾爾曼難道連這些都想到了嗎?所以才會那么義無反顧地去冒險?
                       思緒如同黑洞一般,在旋轉,在拉扯……菲特將軍慢慢地陷入了夢中……
                       時間失去了意義,他仿佛再一次進入到了當日在那神秘密室之中的狀態,混混沌沌,懵懵懂懂,一如宇宙最原初之時。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兩天還是一百年?
                       然而終于,隨著一聲輕響,一道門戶緩緩打開,一道刺目的光芒猛地射了進來,菲特將軍的眼皮跳動了一下,被那光芒照耀得睜不開。他忙用手擋著白光,透過指縫向外望去。
                       即便菲特是一個極度冷靜的家伙,這時候也不由得驚喜萬分。
                       “嘿,諾爾曼!是陽光,是陽光啊,諾爾曼!你成功了,你成功了!”他忙去推旁邊的諾爾曼,可對方卻一動不動。
                       “喂,你可不能死啊,我們成功了??!醒醒啊……”菲特慌了,難道真的會變成這個樣子嗎?計劃成功了卻只剩下自己一人?
                       他用手探了探諾爾曼的鼻息,手指碰到了他那干裂到脫皮的嘴唇。
                       “完了,沒有呼吸了,該死的……”他大聲罵了一句,忽地感到手指被什么東西劃了一下,是諾爾曼嘴上脫得皮,他的嘴微微張了張!
                       “太好了,好小子,你是個好小子,我們會出去,會活下去的!”他猛地將諾爾曼拖起來,將他的手臂環過自己的肩膀,慢慢拖著他向著那刺目的陽光走去。
                       他走到聚合玻璃門口前,聽到一個機械的聲音一絲不茍地說道:“行星表面溫度,23.6℃;濕度32%,氧氣含量13%,無明顯有害氣體及宇宙射線,無太空服狀態下可生存……”
                       隨即,門打開了,菲特拖著諾爾曼干枯的身體走了出去……
                       啊,親愛的陽光!可敬的空氣!還有那適宜的溫度!
                       菲特一瞬間有種夢幻般的感覺,自己真的自由了嗎?
                       然而還不能耽擱,必須給諾爾曼找到藥物,保證他不會死去才行!
                       他從地下室拿出了一些水和食物,然而這時候的諾爾曼是不可能吃下去了。菲特只好硬掰開他的嘴灌了幾口水,聽見他的喉嚨發出咯咯的響動,卻也不知道他到底喝下去了多少。
                       溫室,溫室……溫室里有各種急救設施,雖然被關閉了但是應該沒有被破壞,只要自己能進去,只要自己能進去……
                       地下室的出口在溫室后,菲特拖著諾爾曼繞了這個球形建筑半個圓,才來到溫室入口,可是沒有工作人員的鑰匙和密碼根本打不開這扇大門。
                       “鎮定鎮定,一定有別的入口,撤走的人員說不定會疏忽留下忘了鎖上的入口……”
                       又環繞溫室走了幾百米的時候,他們的運氣終于來了,一個溫室隔間的窗戶開著,里面只有一些綠色的植物,但這時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菲特拖著諾爾曼進了隔間。
                       “諾爾曼,諾爾曼,我們成功了,快醒醒看……”菲特又往諾爾曼嘴里灌了些水,希望能發生奇跡。猛然間,諾爾曼咳嗽了一聲,噴出幾口水,眼皮也微微地跳了跳。
                       “太好了,你醒了……”菲特大喜,諾爾曼望著他的臉,顯然聽到了他的話語,嘴角勉強露出一絲笑意,在那張干枯蒼白的臉上顯得格外猙獰。
                       他努力用眼角的余光向四周望了望,忽地露出一絲奇異的神色,驟然間坐了起來。
                       菲特嚇了一跳,不知道這個剛才還一動不動的家伙怎么會恢復得這么快,猛然間他望見諾爾曼的臉上露出了一種難以置信的絕望表情。
                       那是怎樣扭曲而瘋狂的表情啊……比絕望本身更絕望,比恐懼本身更恐懼!
                       他猛力地轉動著身子,驚恐地望著四周,整個世界仿佛在天旋地轉?!安?,這不是真的,這怎么可能……”
                       諾爾曼踉踉蹌蹌地走了幾步,整個臉扭曲在了一起,喉嚨里咯咯地響動著,仿佛想說什么話,卻再也發不出一絲聲音。
                       他用盡最后的力氣轉過身子,憤恨地指著菲特將軍,努力地發出了最后的聲音:“騙子……都是騙子……”
                       諾爾曼轟然倒地,菲特自己卻也忽然感到一陣暈眩,整個世界坍塌了,支離破碎了,連同他自己慢慢幻化為了虛無……
                       菲特再度抬起頭來的時候,自己正坐在自己的辦公室內,心情無比的舒暢與自在。
                       啊,多么規整干凈的辦公環境!那純白的墻壁簡約潔凈,一塵不染!周圍每一個人臉上都洋溢著幸福滿足的笑意,連帶著自己也不由自主……跟隨著嘴角微微上揚。
                       終于,他的臉上也露出了平和的微笑。
                       但心底深處,似乎仍舊有一絲若有若無的悸動。
                       那究竟是什么在作怪?
                       他疑惑地望了望自己的手,是真實的,他抬頭向窗外望去,玻璃上倒映出了他自己的像……那竟然是諾爾曼的臉!
                       那張臉嘴角也在微微上揚,笑意溫暖而平和。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