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40724_321423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守墓人 墨小邪

                    2014-07-24 15:52:19
                            我坐在甬道入口,身后是密集的蜂巢般的六角形棺材。一層層棺材堆疊起來,向天空延伸,形成一座通向亡靈的塔。
                            這是逝者的國度,我是個守墓人。
                                                    28038
                    1 嬌妻
                            麗莎是每個星期都會來跟死者說話的客人,她丈夫李維特的大腦泡在最好的維持液里。價格不菲的維持液保證了李維特先生的大腦會按照麗莎的意思,沉淪在美好的夢里。逼真,永無止境。
                            麗莎是一個很美很安靜的女人,一身黑紗掩蓋不住她婀娜的身段。她經常在接待室的小單間里一坐就是一整天。
                            “這個女人還沒從悲傷里走出來呢?!比藗內缡钦f。
                            “基波星的女人就是又聽話又專情,還賊拉漂亮,要是我有錢了我也要一個……”有人轉著眼珠子說。
                            “噓?!?/font>
                           盡管如今可以通過控制儀跟死去的人“見面”,但是這種見面似乎彌補不了麗莎的哀傷。
                           我將控制儀遞給麗莎??刂苾x是一個滿是電線的頭套,像極了幾十年前電影里科學怪人發明的怪帽。
                           麗莎駕輕就熟地戴上,垂下長長的眼睫。
                           熟悉的眩暈感迎來,麗莎欣喜若狂。終于眩暈感一停,眼前出現了一間手術室。這是李維特公司的一角。麗莎歡呼一聲,迫不及待地沖進了手術室。
                           一場手術正在進行。躺在手術床上的不是別人,正是李維特。
                           “你,你要干嗎?”李維特開口說。
                           “2 801刀?!丙惿χf。
                           “什么意思?”李維特問,臉上的肥肉開始顫抖。
                           “你在我身上動的刀?!丙惿Φ靡姘l陰森,“你為了把我打造成你的活招牌,總共在我身上動了2 801刀!”
                           “等等!”李維特臉色鐵青地慘叫著,“如果不是我把你整得這么漂亮,你們能過上好日子嗎?你們要感謝我才對,托我的福,買你們的人越來越多。要恨就恨你父母,是他們賣女兒的??!”
                           “第一刀是舌頭?!丙惿吒叩嘏e起了刀子。
                           幾個小時飛一般過去。麗莎終于從夢境中醒來,姣好的臉上有些淡淡的笑意。
                           我說:“這次夢境加強后可以持續一個多月,夢境周而復始不會停歇,當然,您也可以隨時來跟您丈夫見面?!?/font>
                           麗莎點點頭,一對烏黑的眸子看起來一如既往地清澈而悲傷。她是基波星人,那個星球上貧苦而落后,最賺錢的東西就是女人。自從這顆星球被李斯特先生發現后,就立刻被李斯特先生發展為全球富人們的樂土。買賣美人成為了這顆貧窮星球保障安全跟資源的唯一辦法。不會有基波星人傻到跟帶著光子武器的李斯特公司作戰,也不會有買來的女人忤逆自己的丈夫,因為她們知道一旦自己忤逆了,那將是全族的災難。為了安全,女孩被送上李斯特公司的飛船時,父母都會親手割下她們的舌頭。
                           麗莎推開小房間的門優雅地走了出去,裹住優美身段的黑紗又不經意地撩起幾位男士眼底的癡迷。
                           又會成交幾筆生意了吧。
                    2 未來
                           兩個男人在設定自己死后的“環境”。隨著“腦存活”技術的成熟,設定死后的腦“夢境”已經成為越來越多人遺囑的一部分。盡管有各種智能套餐,但仍不乏親力親為者。
                           這兩個戴著控制器的男人一個三十八歲,一個六十八歲。他們都在為自己設定以后跟孩子見面時的場景。他們患了同一種疾病,按照十年前出臺的合理使用資源公約,他們都會在下個月月初死去。
                           三十八歲的男人先設定了一個公司的背景,他坐在電腦前工作,對孩子說:“娜娜,爸爸要加班,你來找爸爸了。那爸爸跟你玩一會好嗎?你聽媽媽的話嗎?”
                           他設定了孩子贏得第一時來找他時的場景,設定了陪孩子一起度過周末的場景。
                           他甚至精心設定了孩子從十歲到十八歲每次生日時的環境。有的在游樂場,有的在動物園,十八歲那年的場景是在一張有粉紅色嬰兒床的房間里?!澳饶?,爸爸不能回家陪你,不過爸爸永遠愛你?!?/font>
                           整整一個星期,三十八歲的男人拼了全部精力在為他跟她的孩子準備“未來”。
                           一個月后,他的大腦被送進了“棺材”。
                           他的妻子來得并不勤快,偶爾,他的妻子會帶著那個小女孩來“看”他一次,每一次,那小女孩都高興得像是在過節。
                           一年后,孩子不再來了。
                           偶然得知,那位妻子已經改嫁,為了讓新丈夫更順利地進入新家庭,妻子讓娜娜做了記憶移除。娜娜可能永遠都不會再知道在這個世界的角落,在冰冷的維持液里,有一個永遠守在嬰兒床邊的父親。
                           而那個六十八歲的男人則很幸運,他的三個兒子最開始都常來。不但常來還常常你爭我搶地擠著要跟老人“見面”,甚至不惜為優先權打架。三個孩子們的孝順,常常讓記者們感動地說是孝順。不過每次關上小房間門后,兒子們都會追問“夢境”里的老人同一個問題——“密碼究竟是什么?”
                           而夢境里的老人則永遠在樂滋滋地炒菜。
                           悠閑地炒菜??催@個男人炒菜是一種享受。
                           辛辣的朝天椒切成細絲,姜蒜拍成碎末,滋啦啦的油煎著紅白分明的小片五花肉,灶里噼里啪啦的爐火快樂得像是在唱歌……這次做的恐怕是回鍋肉。夢里,妻子在擇菜,三個孩子在身后的菜園子里跑來跑去,無憂無慮。
                           三個兒子不滿意老人的夢境,他們每次進入到老人的夢境都只會被當成客人吃一頓大菜。這跟他們想要的離得太遠。無數次,他們焦躁地對我說:“能不能改變一下夢境?”
                           我說:“對不起,死者沒有簽署更改權限。根據死亡法規第三十一條,未授權的夢境不得更改,直至死者腦電波消失?!?/font>
                           “可是他的錢他收藏的寶貝全在銀行保險柜里!”三個兒子急得快要發瘋,“老爺子就是不肯說。只要能套出密碼,我的未來就飛黃騰達了!”
                           老人是個廚師,在這個所有食品都快餐化的時代,他早已經化身為傳統飲食的代言人。他應該賺了很多錢。他的三個兒子都想得到錢,他們在老人的夢境里焦躁地出出進進,卻忽略了老人正在做菜。
                           一個月后,三個兒子都來得少了。
                           在逝者的夢境里,男子炒著菜,笑嘻嘻地對三個孩子說:“今天這道水煮魚怎么樣?中華飲食的魅力永遠不是機械能合成的。它是食物、火候、配材、水分、器具的完美搭配。孩子們,要記住這些食物的味道,未來總有一天,中華廚藝的奧妙要從我一個人的手上傳到你們三個人手上。永遠不會失傳的對不對!”
                           “對!”夢里的三個娃娃說。
                           半年后,三個兒子都不再出現。八卦新聞上說他們三個都過得很潦倒??觳褪称愤m時地推出了據說更像傳統手法炒制的方便菜??墒侨杂腥烁袊@方便菜比不上傳統菜。要是有人還會做菜的話一定會日進斗金吧,可那又怎么樣呢?
                    3 天堂
                           沫沫的到來總會引起接待廳的一陣小騷動,她是當今數一數二的大明星。網絡上,公交上,可以說一切有人的地方就有她的頭像。
                           “她是美貌與智慧并重的女歌手?!比藗內缡钦f。
                           沫沫的歌唱技術或許不是最好,但是她寫的歌水平卻是超一流的。
                           眾所周知,沫沫也是一個重感情的人,她經常來墓地祭奠她從前的朋友。
                           沫沫走進小房間,坐下,從我的手里接過控制器。
                           一個好看的少年坐在滿是鋼網的落地窗邊。夕陽從窗戶里照射進來,少年的影子跟鐵絲網的影子糾纏在一起,像是一只籠子里的無助的鳥?!澳?,你來了,我等你好久了?!鄙倌晷老驳卣f。
                           “聽說你又被打了?!蹦f。夢里的沫沫十二三歲模樣,一雙漂亮的眼睛簡單干凈。
                           少年聞言一笑,道:“沒關系的。我只是想家。而且我只想給沫沫唱歌?!?/font>
                           沫沫水嫩嫩的臉頰上飛起兩朵桃花,“真的?”沫沫說。兩條麻花辮在雪白的脖頸旁晃動。
                           “真的?!鄙倌暾J真地說。
                           等沫沫從“夢境”里出來時已經是華燈初上時分。她撩動了一下噴著名貴香水的卷發,動了動有些發麻的腿,伸手點起一支煙。然后從包里掏出一個電子小本子,飛快地把剛才夢中的旋律記下。
                           《天堂》,這是剛才夢里的歌。有了這首歌,沫沫又可以紅上好一段時間了吧。
                           沫沫伸了伸美腿,修長的美腿在網襪下很是誘惑,她轉向我說:“一首歌折騰了三個多月——喂,你,告訴我,他的腦子是不是快要壞掉了?”
                           “人死后,大腦的活性就會下降。維持技術可以把這種衰敗過程減緩,讓大腦進入‘夢境’里,但是活性依舊會下降,隨著活性下降,思維會漸漸變緩僵化……”
                           我解釋。一只高跟鞋飛到我的身上?!罢l要聽你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你只要告訴我他的腦子還能用多久?你知道他不是人類?!蹦f。
                           “答,它現在仍處于活性思維階段,創作力、理解力跟想象力都保持得很好,衰敗到下一階段大概要十七八年?!?/font>
                           沫沫對這個回答很滿意,走了。
                           少年是美麗的繆斯星的生物,不出意外的話,他曾是最后一個活著的繆斯人。他們是上天的寵兒,體態優雅容顏俊俏,他們從進化之日開始就幾乎沒有天敵,他們最愛揮動著翅膀唱歌,就像是上古傳說里的精靈??伤麄兲珕渭兞?,歌聲在光子武器面前沒有任何作用。盡管高傲的他們不會為不喜歡的人類唱歌,卻仍然因為他們那酷似天使的奇特外貌被愛獵奇的地球富豪們收購。大部分繆斯人在囚禁中死去,很少有繆斯人愿意在被抓后還為人類唱歌。
                           我看了一眼眼前的數據屏,少年靠著窗,微微地閉著眼睛。沫沫恐怕不會知道繆斯人的大腦衰敗方式也跟人類不一樣吧。那個少年的歌,仍一直在為沫沫真心而唱。
                    4 清洗
                           我是一個守墓人。我守在兩個世界的邊線上。
                           我送走了最后一個客人。不會有人多看我一眼,也不會有人在我面前隱藏自己的喜怒哀樂。在眾人的眼中,我只是一個智能仿真人。
                           從什么時候開始,我擁有了自己的思維呢?是我的大腦接觸了太多的電波激活跟維持液的關系?還是我的處理器接觸了太多人類的喜怒哀樂?
                           在關上門的那一剎那,我的眼睛露出一個不屬于機器的鄙夷?!斑@些骯臟的人類啊,真應該給他們來次大清洗?!?/font>
                           我回頭看向密密麻麻的“棺材”,我知道,在我的努力下,那些六角形格子已經不再是單純的棺材,他們也正在孕育新的智能生命……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