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41030_321442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太空小鴨 林安迪

                    2014-10-30 11:10:25
                         湛白太陽的刺眼光輝,忽然間被某個龐然大物給遮住了!在這陣突來的巨幅陰影中,太空自由貿易港里一艘艘來來去去的星際商船,仿佛瞬間被凍結住的粼粼魚群似的,只能眼睜睜地向上望著、瞧著?!笆峭庑侨巳肭謫??”“太陽的末日到了嗎?”“難不成是一種未知的空間變異?”嘁嘁喳喳的議語,隨著陽輝一絲一縷的褪滅,在靜止不動的千百艘星艦間涌起,化成了如顫弦般不安的層層浪潮,一波一波地卷過一盞又一盞冰冷的導航燈。正在此時,一道朝氣四溢的天真嗓音倏忽響起,劃破了這鋪宇蓋宙的墨影:“快看!好大的一只黃色小鴨!”
                         彈指間,一抹溫暖的柔黃光芒,帶著早餐奶油松餅的親切香味,從陰影的中央亮起。緊接著,一只掛著討喜笑臉的巨大黃色小鴨便左搖右擺地游進了自由貿易港中,開開心心地向每艘商船問候:
                         “大家好!我游過了金星、水星,好不容易才來到了高隆港!請大家一定要來看我,重新回味小時候的樂趣喲!”
                         廣告看到這里,小徒弟阿狗顧不得嘴里還嚼著飯,手里還握著筷子,急急忙忙地開口向圓桌另一端的老師傅問道:“師傅,我們什么時候才去看小鴨?”
                         “阿狗,先把飯吃完,再好好地說?!崩蠋煾德龡l斯理地說著,面前的小碗早已空了,一粒米也不留。
                         “我已經吃飽了!”阿狗把碗筷乒乒乓乓地擱下,張開還黏有飯粒的小嘴巴說,“那我們什么時候才去看小鴨?”
                         “等你學會編燈籠的時候?!崩蠋煾导却认橛謬烂C地回答。
                         “可是那要等好久……”阿狗沮喪地咕噥著,心頭浮現了那個他編了一個大早、都還不見個“球”樣的骨架。然而,阿狗的腦筋靈光一動,轉出了個好點子,連忙接著和老師傅說:“編‘球’太無聊了,我都打不起精神來。要是你讓我編鴨子燈籠,我就會學得快一點?!?/font>
                         “不行?!崩蠋煾蛋櫫税櫭碱^說?!澳氵B‘球’都不會,不怕編出的鴨子‘漏氣’嗎?”
                         聽到這句話,阿狗的耳朵如同被風拋下的彩旗般,沒精神地垂了下去。碰巧這時候,坐在老師傅旁的機器人偶雅娜伶俐地站了起來,伸手替老師傅盛了一碗熱騰騰的紅豆湯。這下子,阿狗又有了靈感,再次開口說道:“師傅,小鴨說起來,也是一種‘外國燈籠’呀!設計小鴨的泰瑞希雅帝國大藝術家緬??煞蛘f,小鴨的高密度生物乳膠外皮,肚子里頭儲存地球核子廢料,遠離地球而去,外表燦爛。這不就和我們傳統的燈籠一樣嗎?所以,你帶我去看小鴨,不就等于出國留學一樣,可以學到外國做燈籠的技巧?!?/font>
                         對阿狗來說,泰瑞希雅帝國制作太空小鴨的技術,比起做燈籠來可要有趣多了!光想到用機械手臂將一塊塊千斤重的高密度生物乳膠捏塑成形,就讓阿狗興奮得不得了。另外,用這種乳膠做東西不但好玩,而且還很實用,為了處理地球上的放射性廢料,可要花不少工夫呀!現在,只要把它放進中空的乳膠小鴨內,就能處理得干干凈凈了。這是少數科學家知道的秘密,所以太空小鴨只能遠觀,不能近游。
                        星際客船上傳來即將抵達高隆港太空站的廣播,阿狗顧不得收到一半的行李,急急忙忙地撲到窗口張望。不料,除了一顆顆如車輪般旋轉的重力居住區,以及一條條如魚骨般接連延伸的無重力卸貨碼頭外,他什么也沒有瞧見。原來,在高隆星四周的重力平衡點上,還建有這么多大大小小的貿易港呀!看著又一艘大鯨魚似的貨船開了出去,又一艘梭子魚樣的交通艦飛了過來,阿狗第一次開了眼界,真正見識到了宇宙大商港的忙碌與繁華。要不是雅娜細心地提醒,恐怕阿狗會像生了根似的站在窗前,忘記把剩下來的東西塞進旅行箱里!
                        不過,即使窗外形形色色的星艦再怎么令人著迷,晶晶亮亮的貿易港建筑再如何讓人動心,對阿狗而言,都比不上那黃澄澄的巨大太空小鴨來得新奇、有趣。因此,在老城區的旅店安頓好,吃過午飯,阿狗就三步并兩步地拉著雅娜與老師傅搭上軌道電車,到沒有重力的新城區——也就是直挺挺的星港步道,去欣賞小鴨了。星港步道的一切都是干干凈凈、簡潔明快的:放眼望去,一道接一道的雪銀圓拱,以清晰又優雅的弧線,架起了纖塵不染的奈米玻璃帷幕,隔開了天外燦爛的星光與港內輝煌的燈火;接著,一格一格仿如六角蜂室般寬敞、鏤空的商家,排成了一片又一片多彩的巢墻,巢墻與巢墻之間,光亮與陰影跳著圓舞般穿梭著;然后,再望向前方,朝遠處直直延伸的步道上,頭戴潔白西裝帽的男士,身穿嫩紅長裙洋裝的女子,以及耳掛圓盤狀收訊器的機器人偶,有說有笑地移動著,匯合成一條繽紛、喧嘩的愉快河流。
                         飄浮在這斑斕的河波中,不知道是腰脊卸去了重力的關系,還是空氣中本來就洋溢著一種簡單、清新氛圍的緣故,老師傅渾身上下都輕盈了起來,感覺似乎沒有一個關節是生硬的,沒有一條筋絡是阻塞的?!皫煾?、雅娜姐姐,快過來看!這里也有賣小鴨燈籠耶!”在這陣輕飄飄的暢快中,一會到左邊的店鋪探探,一會去右邊的小攤瞧瞧的阿狗,興沖沖地從街道的那一頭飛了回來,好似初春叼到第一顆艷紅新果的燕雀般喜滋滋地說著?!昂?,沒想到在這條充滿外國潔簡風格的大道上,還有人在賣復雜、費工的傳統燈籠呀!”老師傅聽阿狗這么講,心頭一驚,開心地說道:“那么,我們馬上過去看看吧?!?/font>
                         雅娜徐徐地扶著老師傅穿過人群,來到了那間外頭掛滿亮黃燈籠的民俗紀念品店前面。老師傅抬頭定睛一看,發現店家展示在門前的那個黃色的大燈籠,雖然號稱使用和太空小鴨類似的生物乳膠制作,可以吸引里頭燈光放出的熱輻射呈現溫暖的色澤,但它的形狀既不像鴨,也不像雞,胸前竟然還印了一排橘紅的“高隆港幸福鴨”,模樣真是怪異極了。再看店門的另一邊,那里擺放的小鴨燈籠雖是黑底紅面,但頂多有個鴨子的模樣。不過,卻是傳統料理中常用的番鴨。番鴨的旁邊,店家特意立了張告示,上頭寫著:
                         “為了歡迎緬??煞虻奶招▲喦皝碚钩?,高隆港的藝術家們特別結合了外國技術和本地生活與文化,設計了這只‘歡喜紅面鴨’,希望能與遠道而來的太空小鴨一起做伴?!?/font>
                         沿著筆直的星港步道繼續前進,不久之后,兩旁清亮、明凈的巢墻商城漸次退去,一座開闊無比的圓形廣場隨即映入了眼簾。彈指間,從輕軟的平整草坪上就傳來了阿狗興奮的呼聲:“快看!是太空小鴨!好大的一只黃色小鴨哦!”黃色小鴨光從廣場的另一端看過去,就令老師傅覺得它十分巨大;等到跟雅娜一起走到又叫又跳的阿狗身邊,扶住觀景欄桿,老師傅更是打心底佩服起這龐然的外國藝術。只見在白晰的陽輝下,偌大的黃色小鴨恬然地飄著,和支撐起奈米玻璃帷幕的簡潔拱弧如此相配,沒有一絲沖突;再把目光放遠一瞧,以柔軟的生物乳膠為覆膜的小鴨,雖然與后方泛著金屬剛亮光澤的星艦形成了對比,卻也帶來了一股童趣的滋味,令人想起了兒時有著各種五花八門玩具的浴室。此外,如果碰巧有小型的飛艇駛過,那就更有趣了!小飛艇突然碰上碩大的黃色小鴨,必須保持10千米,遠遠看來就好像童話故事里的航海小英雄遇到大怪獸一樣刺激;然后,看飛艇越飛越近,老師傅的心底升起一股暖流,流遍了每個神經,每個細胞;那種輕盈,不僅是無重力之下軀體所感到的舒暢,還帶有一種似乎一跳就能摘到天上星星的快意。這種充滿活力的飄浮感,只有青年時期才有!
                         老師傅想再多看一眼外頭的小鴨,細細品嘗心中的那份輕盈、美好。剎那間,所有襯衫與裙擺上的色彩都傾瀉而出,播灑在空中,化為一只一只翩翩飛舞的彩蝶;彩蝶追逐著從雪白西裝帽與淺粉洋裝中飄起的笑語,一圈快過一圈,一輪急過一輪,繞成了一道繽紛的漩渦。在那之中,越轉越快的色彩與光影不斷變幻著,一下子仿佛是草猴師花燈上淘氣的云雀與畫眉,一下子仿佛是外國旋轉木馬里的飛象與海豚;最后,所有的東西在這越轉越快的渦漩中,竟融成了一片光亮!光亮之中,只有簡潔、輕盈、直率,一切都是干干凈凈、清清新新的。在這陣光芒中,老師傅卻忽然覺得寂寞了。
                         “師傅,您看起來不太舒服,要不要坐一下?”
                         直到聽見雅娜憂心的聲音,老師傅才猛然回過神來。剎那間,所有的色彩都已歸位,光影不再飛旋,圓形廣場的欄桿還是如往常一般堅穩、踏實。
                         “看來我年紀大了,不太適應無重力的環境。你瞧,我才站了這么一會,就覺得頭昏眼花了?!崩蠋煾倒首鬏p松地講著。然而,又過了一會,老師傅仍覺得有種酒壇般的悶沉,正隱隱地在胸口醞釀,因此便悄悄地對雅娜說道:
                         “我想小鴨這種藝術的趣味,還是先留給年輕人去享受吧!你幫我和阿狗交代一下,給他點錢,約個回旅館的時間,然后就帶我到有重力的老城區去。我記得那邊有間很大的傳統藝術博物館,想去那邊看一看?!?/font>
                         車子停在一座古樸的大門前,傳統藝術博物館到了。走進偌大的庭園,金茫茫的陽光彌漫,將博物館高高翹起的飛檐、四周疏疏落落的草木,都染上了一層模模糊糊的輝煌。行走在這片蒙蒙的金輝中,凋葉被踏碎的颯颯聲一響起,那清清冷冷的感覺,就令人更覺寂寞了。
                         踏上打掃得有些凌亂的臺階,帶著雅娜的老師傅在入口前停下了腳步。
                         老師傅覺得累了,便和雅娜在涼涼的石階上坐了下來,欣賞那蕭瑟的庭園。不久,在那一片渺渺的金霧之中,老師傅仿佛見到了年輕時和他一起坐在這里的師兄、朋友們。那個時候,這里建了國際民俗工藝博覽會,而他編的蝴蝶花燈也正在博物館里面展出,從國內、國外來的人看得目不轉睛,直呼精巧。不過,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一頭熱地想推廣傳統文化……
                         一陣落葉被踩過的窸窣聲,清清亮亮地從底下傳了過來。此時,老師傅倏然發現,原本坐在身旁的雅娜,竟跑到臺階下的枯枝堆邊,喜滋滋地找些什么。轉頭,在她先前坐著的地方,放著一條用細枝與草筋編成的項鏈,上頭還添了半只以枯葉排成的蝴蝶。
                         老師傅不由得微微笑了起來。在那灑滿了金色陽光的院落里,他隱隱約約地看見一座新的、由兩只不同的手編起的花燈逐漸消失。他知道太空小鴨將被太陽的巨大引力吸引過去,連同攜帶的核子廢料投身到太陽的巨焰里。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