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41030_321444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期末報告之夜 李伍薰

                    2014-10-30 11:16:49
                        “唉,當初真不應該逞強選修的!眼看交報告的截止日期越來越近,可是明天還有兩科要考,我的程序卻連最基礎的架構都還沒寫出來,怎么辦、怎么辦???”
                        望著《碳基循環性機械研發》這門課的評分標準,阿硅苦惱得抱頭埋怨著,一旁的小磊則抱著教科書嘿嘿嘲笑他道:“就跟你說不要自不量力去選研究所的課程了,你就是不聽,結果落得現在這個下場,能怪誰?不過……”小磊略一沉吟,道,“反正才六學分而已,怕什么?”
                        “我就是在怕這個??!”阿硅氣急敗壞地回答,“我這次貪心去選修的兩個外系科目,后來都因為逃學太多被點到,看來是‘穩當’定了……要是這六學分又保不住,那我,我就要……”
                        “哎呀,也不過就是退學而已嘛!幸好當初我沒有超修這門課,否則又得和你一起耍自爆?!?/font>
                        阿硅紅著臉正要反駁,瞄到了轉角逐步靠近的身影,眼角隨即閃過一絲邪惡的目光,咬著牙冷笑道:“嘿嘿,我看你也未必悠閑得起來,我記得,小碧也選修這門課哦。瞧,你的老相好這不就來了?倆眼眶黑黑的,看來也是死命啃書闖期末??!”
                        “什么?小碧也……”小磊轉過頭,但見小碧那纖弱的手臂里緊緊抱著兩大本厚厚的原文書,忙疼惜地問,“昨晚又熬夜了?”
                        “嗯,其他的考試倒還好,可是我選修的《碳基循環性機械研發》可就慘了,除了鹽基程序的架構大致完成之外,其他都還沒弄,大后天就要交了??!”小碧搖著頭嘆道。
                        “不,不會吧!”小磊驚呼道,“那不就是說……”
                        “少來少來,別推托了,快來幫忙!小碧,你說是吧?”
                        “嗯?!毙”烫鹛鸬?、帶著半分憂郁的微笑,看得小磊心如刀割,只好無言地點頭答應。
                        “我從來不知道,要獨立寫出一個完整的碳基循環機械,是一項這么龐大的工程,雖然教授讓我們自由創作,不需要像業界那樣遵循客戶的需求,可是整體的架構還是太復雜了吧!”翻閱著系圖書館里歷屆學長學姐制作的成品資料,阿硅只感覺頭昏眼花,腦袋都快爆炸了。
                        “所以說是研究所的課程??!”小磊隔著高倍率望遠鏡觀察著實驗場,一面道,“我姐說,進入業界之后,所有碳基循環機械的制作都必須以團隊進行,要獨立制作,除非是制作專門騙小朋友的玩具,否則才沒有那么簡單呢!”
                        “是啊。我看歷屆學長學姐們制作的這些碳基機械,雖然沒有市面上那么精致多功能,但是就整體規格而言,還是相當復雜呢!”小碧靠在小磊身邊,一同瀏覽著實驗場的實況。
                        “我的天哪!就連第一屆學長制作出來的最簡單的玩具等級的碳基機械,主架構程序也要460萬個字符、50萬種組件和200萬個回饋反應式才能夠組成??;后來歷屆學長所設計出來的碳基機械一個比一個功能強大,程序也越來越復雜,上一屆選修的艾柏學長制作的那個T-REX,光是鹽基字符就超過12億,牽連的回饋反應式超過2 500萬個,所使用的零件更多達1 200萬種,給學弟妹的壓力會不會太大???”
                        “當然?人家可是上一屆的最高分,98分呢!”小磊隔著望遠鏡追蹤著一具T-REX,看著那機械正在實驗場里,發揮強大功能清除其他學長們的作品,不禁贊嘆道,“你瞧T-REX那么完美的功能,艾柏學長到底是怎么寫出來的呢?”
                        “艾柏?你們是說玉艾柏嗎?他一直是我們班上的第一名啊?!边@時他們三個身后響起了一個聲音,小磊等連忙轉過頭去,說道,“原來是瑞玉學長??!莫非,你也選修了這堂課?”
                        “可不是嗎?”瑞玉學長撓了撓一頭蓬松亂發,意興闌珊地問,“看來,你們三個也在為這堂課煩惱?”
                        “正確來說,是我和小碧兩個,不過小碧有難,小磊也等于被牽扯進來了?!卑⒐璧?,“學長,你的進度如何?能夠如期交出來嗎?”
                        “這個當然是……不可能的啦!我可是連最基礎的架構都還沒有開始動工,你覺得呢?”
                        “那那……怎么辦呢?”
                        “所以我才來系圖書院找艾柏他們的資料參考啊。你們的狀況如何?”
                        阿硅、小磊與小碧三人對望一眼,不約而同地搖頭嘆氣,“都還沒動啊……”
                        “待會我跟艾柏有約,想請教一下他是怎么弄的,你們要不要約晚上一起討論看看?”
                        “好!求之不得啊,學長,麻煩你一定要跟艾柏學長要幾招好用的過來,阿硅的退學保衛戰就靠你啦!”
                        “OK,包在我身上,等等我先去探探艾柏的口風,晚餐后還約在這里見面如何?”
                        “一言為定!”
                        入夜的系圖書館,罕見的燈火通明,三道疲困的身影就坐在討論桌的角落,這時一陣急促的開門聲將他們從沉默中喚醒,只見瑞玉學長興沖沖地跑進來,“八卦!八卦!你們想不想知道,艾柏今天跟我說了哪些八卦?”
                        “學長,你要不要先告訴我們怎么解決這次期末報告的困境?”小碧把頭從桌面上抬起來,無神地望著瑞玉。
                        “我要說的正是跟期末報告有關的事情呢!艾柏跟我說:觀察歷年學長學姐們所制作出來的碳基機械,也能夠反應他們的個性和處事態度呢!”
                        還不等三人答腔,瑞玉便自顧說了下去:
                        “歷屆獲得最高分或者前幾名的,他們的作品多半帶有一些創新性,譬如早期的某一屆,最高分就是把一個機械所能包含的多種功能,分解為數個各司其職的結構組件群,卻能夠藉由同一套鹽基程序表現;第十三屆的學長,則挑戰了實驗場前輩們從未接觸過的領域,讓他的碳基機械能夠跳脫富含氯化鈉的氧化氫溶液而獨自在空氣中執行指令,而其他則不受到影響。第十五屆的最高分,則讓他的碳基機械發展出在不同階段能適應不同環境的能力,并具有中途更替自身結構以配合環境需求的能力;第十八屆的創舉則在于設計一組更耐旱的自我重制系統;這些都是他們能夠在該屆獲得第一名的原因?!?/font>
                        “那……跟八卦有什么關系?”
                        “當然有關系啦。除了這些創舉可以拿高分之外,我還知道,有些碳基機械的特質與他們的制作者彼此間的相關程度很高;像第十四屆的志明學長和春嬌學妹本來是情侶,后來卻大吵一架分手了,據說春嬌對志明恨之入骨,因此就連他的作品也不放過,后來春嬌制作的碳基機械,就是以破壞、分解并利用志明的作品機械來作為能量生產方式的,從而得到最高分?!?/font>
                        “這不是犯規嗎?襲擊其他同學的作品,這樣侵略性的性格教授會讓他過嗎?”阿硅困惑地問。
                        “是很令人反感,但是并不犯規,規則上說:‘可主動轉化實驗場之資源作為能量來源’,因此只要放進實驗場,別人的作品當然也視為實驗場的資源啦?!比鹩駥W長繼續道。
                        “這種例子屢見不鮮,像去年畢業的那屆研究所學長,班上就分為好幾個小團體,彼此厭惡,結果他們那一屆交上去的作品也都彼此競爭殺戮,好不恐怖!”
                        “幸好咱們跟研究所的學長學姐們沒什么瓜葛?!毙”趟闪丝跉獾?,“那……學長,說了這么多,艾柏學長有沒有教你什么招數,讓我們能夠比較容易地混過期末報告這一關?”
                        “唔,他說,如果你心里有個想要實現的目標,趁早開始制作,就會比較容易!”
                        “這……這不就跟沒說一樣嗎?”小磊咧著嘴拍著阿硅的背,“看來,我們同學的緣分就只能到這學期為止了,吾友?!?/font>
                        “別著急,我下午聽應屆畢業的研究所學長學姐正在串聯一個活動,正要去找助教談,說不定期限能夠延長呢!”
                        “快說吧,學長?!卑⒐杳η蟮?,“我不想被退學啊?!?/font>
                        “你們也應該知道,實驗場的容納量總是有限度的,而歷經這么多屆,里頭的碳基機械數量應該早已爆滿,所以他們告訴助教,怕自己制作的碳基機械放進去之后淹沒在環境中,甚至被其他機械破壞而難以評分,因此希望助教去跟教授反映,請教授寬限一段時間,讓他們制作更完美的碳基機械?!?/font>
                        “這個借口倒是不錯,不過助教會這么好勸說嗎?”
                        “這就不知道了,即使不行,也好歹能夠替我們爭取一點時間,咱們就趁今晚趕快先展開先期制作?!闭f罷,瑞玉從口袋里拿出幾片光盤,分給三人。
                        “這是……?”
                        “這是艾柏偷偷塞給我的,不可以讓助教發現,先拿回去看看,明晚同一時間約在這里,OK?”
                        系圖書管里彌漫著一股凝重的氣氛,四人打開了燈,半聲不響地依序坐在桌子四周。瑞玉環視眾人,首先開了口。
                        “大致上就是這樣,相信大家都知道了吧?”
                        “……沒想到教授竟然這么狠,二話不說就命令助教砸顆大石頭把實驗場的碳基機械清理掉了大半,現在整個實驗場就像個廢墟,還能運作的碳基機械根本沒幾個,就連艾柏學長的T-REX①也無法幸免……”小磊嘆道。
                        “所以,看來繳交報告的期限是不能延后了,只剩下兩個晚上可以拼了……”阿硅閉著眼睛,內心似乎已有了覺悟。
                        “所以,昨天交給大家的那個東西你們都看過了?”瑞玉再次環視,大伙不約而同地點點頭。于是瑞玉繼續道,“就是這樣,所有學弟學妹的作品都是建立在歷屆學長學姐的基礎之上,就連艾柏的T-REX,其實也是參照前幾屆學長開發出來的D-LON②,針對許多細節部分進行改良而成的?!?/font>
                        “妙!這招正點!”小磊搭著瑞玉的肩膀笑道,“多虧學長弄來了歷屆學長作品的原始碼,否則我看阿硅肯定逃不過退學的命運?!?/font>
                        “可是……這不是抄襲嗎?而且,難道助教看不出來嗎?”阿硅望著桌面,支支吾吾地說,“即使是針對細微部分進行修改,所使用的基本架構卻都還是一樣,構組那些零件、回饋反應式的原始編碼要怎么改???任何一個鹽基經過更動都可能導致當機的??!”
                        “我說,阿硅啊,虧你的成績還不錯,這堂課不就是要活用你在其他基礎課上所學到的相關知識嗎?”小磊忍不住挖苦道,“想想看,別再死腦筋啦,辦法不就是人想出來的,說不定這才是教授考驗咱們的真正測試呢!怎么樣?眼看著咱們做同學的緣分就只能到這個學期,我忍不住大發慈悲地想要將你從痛苦的深淵當中解救出來,請我一頓如何?幾百塊錢延續我們的友情,很便宜的?!?/font>
                        “好啦好啦,小磊,你就別再捉弄阿硅啦。要是真的給退學了,那可就……”瑞玉正色道,“阿硅、小碧,我有件事情要跟你們商量,這是跟研究所學長們討論后決定的,為了大家著想,請你們務必配合?!?/font>
                        瑞玉深吸了一口氣,繼續道:“關于怕被助教和教授認出來這方面,我們已有應對方法:四種鹽基字符的排列,每三個一組,總共可以產生六十四種組合,但是這個密碼所對應到的碳基材料卻只有二十種,這代表許多組合對應到的是相同材質,因此,我們可以將對應到同一種材料的密碼置換成另一個,這樣下來……”
                        “我了解了,這樣子即使我們用的是相同的材料和順序,但是表面上看起來的鹽基程序代碼卻截然不同了!”阿硅正要興奮地大叫的同時,瑞玉又從口袋里掏出另一片光盤:
                        “不只如此,加上從鹽基碼轉錄到暫存碼、轉譯暫存碼成為碳基材料這兩個步驟之間,有套辨識系統可以將不需要或無意義的信息剔除;而我們則要反其道而行、將更多不相干的隨機鹽基原始碼塞回這些片段當中,這樣更能增加彼此之間的復雜程度。再者,助教要檢視這么多同學的作品,礙于送成績的截止日期,也未必能每一個都仔細分析;而我手上這套軟件,則可以幫助你們完成上述繁瑣的作業?!?/font>
                        瑞玉眨了眨眼,道:“這是研究所學長說好每人一套的,現在跟你們分享當然是可以的,但是學長們有個條件,你們制作出來的碳基機械不能比他們的好,因此我們下午費盡心思,從早期學長的作品當中幫你們挑了一個雛形?!?/font>
                        順著瑞玉指在圖書數據上的圖片,阿硅看到了一組非常原始的機械,瑞玉緊接著道:“這組TRI-F,是第十五屆的雪鴻學姐制作的樣本,能夠依據身處環境的不同而改變外在形態以適應改變,它的程序代碼容量比較大,卻絕大多數都是沒有意義的噪聲;而且許多特征并沒有完全被發揮,相信是能夠讓你好好調整細節,交出一份完整的成品;再加上由于隔了許多屆,也比較不容易被助教認出來,你覺得如何?”
                        “唔,我……”
                        “你不想被退學吧?”
                        于是,硅基文明的那個學期,瑞玉、阿硅、小碧以及研究所的應屆畢業生都順利通過了這門課。阿硅痛哭流涕地看著成績單,他的碳基循環性機械研發得到剛好及格的六十分。還好,沒被退學!
                        這個時候的實驗場,也就是剛從白堊紀過渡到第三紀的地球,出現了蟾蜍科、赤蛙科、狹口蛙科、樹蛙科、鋤足蟾科、負子蟾科等各類無尾目兩棲類的原始祖先型——那都是從第十五屆(兩億五千萬年前)的學長作品:代號TRI-F③的三迭蛙稍事更改,得到恰好及格的六十分作品。
                        但仍然有十多位高明而認真的研究所學長,在前人的基礎上努力地創造有趣的新功能,分別開發出了現在被稱為哺乳類食肉目、奇蹄目、偶蹄目、翼手目乃至于靈長目等的諸多作品,他們具有許多創新的優勢特征,足以占據助教清理后實驗場的大部分面積,因而都得到了九十分以上的高分。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