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tbf9"><nobr id="1tbf9"></nobr></form>

          <address id="1tbf9"></address>

            <address id="1tbf9"></address>

                    <form id="1tbf9"></form>

                    ./t20141031_321445_taonews.html
                    專題
                    首頁  >  專題  >  媒體視點  >  名刊精選  >  《新科幻》

                    《新科幻》

                    開博時間:2016-07-01 14:43:00

                    新知...新奇...新銳...

                    文章數
                    分享到:

                    泰坦之殤(一) 阿缺

                    2014-10-31 15:23:08
                         當第四顆恒星墜下地平線時,阿芷看到了那個坐在山坡上的人。
                      此時天空還剩下一輪太陽,這是五輪中最暗淡的,像一盞點綴在黛藍夜幕上的燈籠,這標志著夜晚即將來臨?;脑撵F氣開始泛起,漸漸模糊了阿芷的視線。她一路從城里走來,走了一個多小時,腿都酸了,那個人卻悠閑地坐著,阿芷看著他的背影,不禁有些生氣。
                      她撇著嘴,不去叫他的名字,徑自向山坡爬去。這里地勢陡然變得詭異,泥沙松軟,走起來很是艱難。阿芷的小腿還被幾片帶著鋸齒的葉子劃到了,又疼又癢。好不容易來到他背后,阿芷正要大叫一聲,嚇他一跳,卻聽眼前的人淡淡道:“阿芷,你來了?!?/font>
                      “李川叔叔,你背后也長了眼睛嗎?”阿芷很泄氣,垂著頭坐到他旁邊,拔起一根草,在手上把玩。
                      “是保羅發現了你?!边@個名叫李川的年輕人轉過頭,沖她笑笑,表情溫和。隨著他的話語,一個毛茸茸的腦袋從他旁邊的草堆里鉆了出來,這是一只老狗,皮毛灰黑,朝著阿芷伸出長長的舌頭。阿芷招招手,老狗保羅便一躍而出,跳到阿芷身邊,把頭靠在小姑娘柔軟的腰上,不住地磨蹭。阿芷覺得很癢,便呵呵笑了起來。
                      斜陽下垂,陽光越發沉暗,只在荒原邊上照出了鵝黃色的一輪金邊,那些草木浸在落日余暉中,只看得到細細輪廓,仿佛顫動的絨毛。更遠處,星辰開始顯現,稀疏地鑲嵌在天宇上,幽幽發光,把整個臨晚的蒼穹照得像藍寶石一樣晶透。阿芷的笑臉也染上了斜暉和星光,在臉頰旁勾出一抹金色,更襯得她的臉白皙光潔。
                      “真漂亮……”李川不禁喃喃地嘆了一句。
                      阿芷抬起頭,看了一眼遠處的夜幕,點點頭,道:“是很漂亮,這里大概是整個恒若星球上最美麗的地方了?!?/font>
                      李川不置可否,再次轉過頭,呆呆地看著遠處。這一男一女和一只狗,便保持著并列而坐的姿勢,沉默地遠眺。
                      很快最后一顆太陽也要落山了,天色陰沉,遠處綿延的群山在暮色中只是一些暗淡的影子?;脑系撵F氣更加濃厚了。李川站起來,拍拍身上的土,道:“我們回去吧,再晚一些,荒原里的野獸們就要出來了,你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奶奶可饒不了我?!彼酒饋淼臅r候,晚風突來,將他的衣衫下擺吹得獵獵發聲,也把他空蕩蕩的右袖平托而起,向后飄揚。他看了一眼右手袖子,眼神失落了那么一瞬,隨即走到不遠處,把他一直放在那里的背包收起來。
                      他彎下腰,用僅剩的左手撿起散落在地上的機械,放進包里,然后用嘴咬著背帶,左手用力,把背包的磁吸壓合裝置扣緊,再反手一甩,碩大的背包就被他用左肩扛上了。阿芷看著李川笨拙而吃力的動作,鼻子突然有些發酸,她曾經提出要幫他系上背包,卻被拒絕了。李川在絕大多數事情上很隨意,但一旦涉及到他的手臂,他的神情就會冷下來,冷得讓阿芷心疼。
                      李川背著包走過來,沖她點點頭道:“我們回去吧。今天運氣不錯,保羅抓到了一只雪雞,很肥,晚上在我家里吃飯吧,我給你做頓好吃的?!?/font>
                      阿芷的鼻子依然酸澀,做不得聲,便只點了點頭。
                      他們離開山坡,涉過齊腰深的草叢,朝遠處燈火輝煌的泰坦城走去。背后,斜陽落山,黑暗如同潮水一般從西邊奔涌而來,吞沒了世界。
                                                  29506
                         “真好吃!叔叔的廚藝比酒店里的師傅都要好?!?/font>
                      “別急,肉都還沒燉熟,不準再偷夾!這雪雞,得等秘制湯汁浸透了肉才好吃?!崩畲弥怀渍{料,小心地放進湯汁翻滾的小瓷鍋里,神情少有的專注。
                      阿芷嘴里的一塊雞肉正燙得厲害,卻舍不得吐出來,只得張開嘴使勁呵氣,臉憋得通紅。好半天才讓雞肉不那么燙了,嚼了好幾口才吞咽下去,然后眼巴巴地看著瓷鍋。一陣陣香味從鍋里飄出來,保羅也禁不住這等誘惑,在爐子旁邊不停地打轉。
                      但是李川不說話,阿芷和保羅就只有干流口水的份。他閉上眼睛,端坐在爐子旁,仔細聽著鍋里傳出來的鼓泡聲,手指隨之敲打,仿佛老僧入定。約莫過了十分鐘,他突然睜開眼睛,道:“好了,可以吃了?!?/font>
                      阿芷歡呼一聲,打開蓋子,白色的霧氣立刻溢滿了整個房間,香味濃烈。阿芷左手拿碗,右手掌勺,給自己盛了一碗,立刻埋頭大吃,嘖嘖有聲。吃了一半,她抬起頭,發現李川和保羅的四只眼睛都在看著自己,不由一愣,“我臉上沾了菜葉嗎?”
                      “那倒沒有,只是……你拿著勺子,我們怎么吃?”李川無奈道。
                      阿芷臉一紅,不過被鍋里冒出的氤氳蒸汽擋住了,別人也看不見。她看見李川的左手拿著碗,遲疑了一下,道:“我幫你盛吧?”
                      李川向右側看了一眼,隨即搖搖頭,低聲道:“我自己來吧?!彼淹敕旁谧雷由?,接過勺子,盛了一些湯,然后把湯里的雞肉舀出來,遞給保羅,一聲歡快的狗叫隨之響起。
                      “對了,李川叔叔,你是怎么學到這么好的廚藝的?我現在都恨不得把自己的舌頭給吞下去……”
                      李川抿了一口湯,笑道:“我從小沒了父母,沒人給我做飯,只有自己弄吃的。久而久之,就學會做一些菜了,我最拿手的其實是糖醋魚……”
                      “原來叔叔你也沒有了爸爸媽媽,真是可憐。不像我還有奶奶照顧,叔叔小時候肯定特別苦吧?!?/font>
                      “也不是,還是有很多比較好的回憶的?!崩畲ㄋ坪跸氲搅艘郧暗臍q月,抬起頭,眼神迷離了一下。
                      阿芷好不容易把肚子吃飽,向后仰在沙發上,摸著鼓起來的肚子,道:“其實跟著叔叔你一起玩,還是有很多好處的,像今天,我就吃到了最好吃的雞肉。唉,只可惜外面那些人老說叔叔的壞話,我奶奶也不同意我來找你,真不懂他們是怎么想的……”
                      “哦,他們說我壞話?”李川饒有興致地笑了笑,問道。
                      “是啊,他們說你來恒若星兩年了,卻一直一個人過,也不跟別人接觸。他們對你的來歷一點都不了解?,F在又是很敏感的時期,坎塔人正在外軌道上跟聯盟打得不可開交,你突然來這里,他們不放心?!卑④频故菨M不在乎,咂咂嘴,“其實恒若星這么偏遠,還窮,坎塔人哪有興趣來啊,他們想得太多了?!?/font>
                      李川看著他,笑道:“他們說得很可能是對的,我這樣一個陌生人,說不定真的很危險?!?/font>
                      “嘻嘻,叔叔你不要開玩笑了,我跟你一起玩了這么久,你也沒有傷害過我嘛?!?/font>
                      李川沒有答話,抬頭看著窗外閃過的流光,那是浮空車在泰坦樹之間行駛。他的臉映在玻璃上,被不斷流曳的車燈劃過,看上去忽明忽暗。好半天他才嘆了口氣,回過頭,說:“其實我是從羽京來的。你聽說過羽京嗎?”
                      羽京,整個人類聯盟的都城,在離此地十億光年之遠的煌乾雙翅形星系上。它是全人類權力與財富匯聚的地方,象征著輝煌與高貴。阿芷當然聽說過羽京,上次城里有個人花了很多錢,才得到批準,在羽京逛了三天,到現在還在向人吹噓著羽京的繁華與典雅,那人最經常說的一句話是“即使死在羽京,也比活在恒若星好”。阿芷狐疑地問:“羽京真的很繁華嗎?”
                      “是啊,那是全宇宙最富饒的地方,人類行政中心就建在里面。羽京雖然不大,卻可以操控整個聯盟的無邊疆域??菜诉@么拼命地進攻聯盟,最后的目的也是要踏上羽京的土地?!崩畲ㄕf這些話的時候,眼睛并沒有看著阿芷,仿佛這話是說給自己聽的,“那是所有人都想爭奪的地方……”
                      阿芷卻像是不感興趣,兀自摸著肚皮,等他說完才道:“那叔叔為什么要來這里?恒若星這么荒僻,在聯盟疆域的盡頭,很遠的……”
                      李川張張嘴,卻終是沒有說出話來,頓了頓,他突然想起一事,“對了,后天不是你的生日嗎?你想要什么禮物?”
                      阿芷跳了起來,道:“我還以為叔叔你忘了呢!你真的要送我禮物?”
                      “那當然啊,難道我像說話不算數的人嗎?”李川揚起手,指著屋子說,“這屋子里的東西,只要你看上了,就可以拿走,我不會有半點舍不得?!?/font>
                      “好啊,我看看?!卑④撇[起眼睛,仔細看著房間里的物品。李川的房間很亂,東西四散而落,而且稀奇古怪,有未知的獸牙,有落滿灰塵的懸空毯,還有一整箱的修理工具。阿芷把李川的背包打開,看到里面有一個方形盒子,破舊不堪,而且很多地方都有些松散,似乎是用許多零件組裝起來的?!斑@是什么?”阿芷從盒子上抽出一根天線,疑惑地問。
                      “哦,這是我自己做的波段發生器,能發送強力的信號?!?/font>
                      “有多強,難道能發到外太空去嗎?”
                      李川走過來,接過發生器,扭動開關,道:“當然可以。它發出的信號很強,不信,你看——”他將天線對準外面,把發生器上的攝像頭朝向阿芷,猛地旋動發送鍵,一陣刺刺聲立刻響起。李川道:“你去把電視打開?!?/font>
                      阿芷將信將疑地打開電視,卻見老式全息投放儀里全是混亂的光線,而這個時間,里面應該是那個漂亮的女主持人在播報最新的戰情?!斑@還不算厲害,你再看?!崩畲ㄓ职聪骆I鈕,投放儀的光線頓時扭曲,隨后投出了阿芷的身影。
                      “恭喜你,你上電視了?!崩畲ㄐΦ?。阿芷猶自不信,走上前,去摸空氣中的影像。而她的影像在同時跟她做了一樣的動作。她拿起遙控器,換了一個頻道,投放儀放出的影像卻絲毫不變,完全重復著阿芷的行為。她這時才不得不相信。
                      “怎么樣,我說厲害吧?!崩畲ǖ?,然后把攝像頭對準自己,大聲道,“后天是阿芷小姑娘十四歲生日,我要祝她生日快樂,還要祝她一輩子都幸??鞓?!”
                      阿芷紅了臉,低下頭不說話。李川笑了笑,把波段發生器關了,遞過去,問:“那你是不是想要這個?”
                      “不,我才不要呢,我拿了這個,我奶奶肯定會把它沒收的,她是城里的管理者,絕不會讓我拿的?!卑④茡u搖頭,繼續在屋子里尋找,里面大部分的東西她都感興趣,但也只是拿在手里把玩一下,旋即放下。她總想找到更好的東西。最后,她進了李川的臥室,在衣柜最上層發現了一個木箱子,踮著腳取了下來。
                      木箱上布滿了灰塵,看上去很老舊,但阿芷吹開上面的灰塵,發現它其實很精致古樸,褐紅色的花紋渾然天成,觸感溫潤。阿芷年紀雖小,卻也知道這只木箱價值不菲。她用手掂了掂,發覺木箱很輕,不由問道:“叔叔,這里面是什么?”
                      李川走過來,看到她手里的木箱,頓時愣住了。
                      阿芷看到,那一瞬間,李川好像顫抖了一下,身影無限落寞。屋子里光線昏暗,他的臉埋在陰影里,看不分明。
                      李川接過木箱,看了良久。他小心地擦掉上面的灰塵,動作輕柔得如同撫摸,沒有理會旁邊一頭霧水的阿芷。阿芷等了一會,卻發現李川只是低頭擦塵,不由嘟起嘴,大聲說:“那好吧,我就要這個箱子和它里面的東西了!現在開始它就是我的了!”
                      李川抬起頭,沉默了幾秒,然后輕輕搖頭道:“對不起,阿芷,除了這個,你要什么我都給你……”
                      “哼,叔叔你說話不作數!剛才還說我可以隨便拿的!不行,我就要這個木箱子!”阿芷嚷道。
                      李川還是搖頭,道:“這是我從羽京帶過來的,是我最重要的物品。對不起,我真不能把它送人,你再說別的禮物好不好?”
                      “不好不好!”阿芷發了蠻,頭搖得像撥浪鼓。以往她這樣做的時候,李川都會忍不住先投降,答應她的要求。只是現在,李川的眼睛雖然看著她,視線卻沒有聚焦,似乎在看向她身后。而她身后只是一片空寂的夜色。阿芷見這招都不管用了,恨恨地一跺腳,“那我就要澤斯龍怪頭上的虺珠,你給我取來!”
                      李川點點頭,但他表情落寞,似乎根本沒聽見阿芷的要求,只是下意識地點頭。
                      阿芷看見他的樣子,越發生氣,干脆上前狠狠踩了李川一腳,跑出了房間。她走得急,沒有留意到身后木然站立的李川突然幽幽地嘆了口氣,而后,一滴液體從他臉上掉落下來,在木箱上碎成無數點。
                      阿芷剛出李川的家,清涼的夜風便撲面而來。她站在樹枝上,回望了一眼身后的泰坦果,再次哼哼一聲。
                      她自己的家在另一顆泰坦果里,從這里回去,得乘坐浮空車,她自己當然沒有,便取了李川的車。她開著車,在樹枝之間穿梭,那顆被她哼哼的泰坦果很快隱沒進黑暗中了。
                      在宇宙大拓荒時代,這顆恒若星球很早就被列入了人類殖民改造計劃,但真正開始實施改造的時候,卻遇到了很多困難。這里白天五日懸空,焦烤灼熱,到了晚間則猛獸出沒,兇險異常,不過最大的困難還是星球上的土質——恒若星上絕大多數的土地由流沙構成,松軟異常,稍不留神便會陷進去。平時人走在上面還勉強,建筑則是修一座沉一座,早期的恒若星不知吞沒了多少工人的心血。就在研究組快要放棄的時候,人們發現這里生長著一種巨大的樹木,參天遮日,聚集成林,因其體型龐然,被命名為泰坦。這種樹結的果同樣巨大無比,且外堅內軟,人們便把泰坦果的內部掏空,修成房屋摸樣,供人居住。這樣,在這宇宙邊緣的荒涼星球上,才有了人類的足跡。
                      起初的時候,很多人來這里開采特有的高能礦,貿易往來,恒若星是邊境最繁華的星球。人們驅逐了野獸,在一片片泰坦樹林中建立城市,泰坦城便是其中最大的一座。后來礦產殆盡,恒若星漸漸荒涼,成了聯盟版圖上一個被忽視的光點。
                      阿芷坐在浮空車上,看到整個泰坦城的燈火盡數熄滅,黑暗如墨,心中竟也有了小小的感觸。
                      這時節,泰坦樹開了大蓬大蓬的潔白花朵,在夜風中輕輕搖曳,暗送芬芳,浮空車便在香氣中行駛。很快到了家旁,她將車停在樹洞里,踏著樹枝來到家門口。此時屋子里面漆黑一片,阿芷心中一喜,這表示奶奶已經睡覺了。她又趴在門前聽了一會兒,確定沒有任何聲息,才輕輕按下進門密碼,推門進屋。
                      她躡手躡腳走過外間,正要朝里走時,卻聽到了熟悉的聲音:“你回來了?”
                      阿芷轉過頭,依稀看見她的奶奶阿黛爾·秦獨自坐在黑暗里,冷冷地發問?!斑@么晚了,您還沒有睡?”阿芷干笑一聲,連忙問道。
                      “這么晚了你都不回來,我怎么能睡得著?”阿黛爾敲了敲手杖,燈便開了,她面無表情地看著孫女,“你去哪里了?”
                      每次看到奶奶這種沒有表情的表情,阿芷心中就會莫名地緊張,答道:“我去老師家了,現在戰爭時期,很多課都停了,我有個疑惑,就去問……”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阿黛爾便不耐地敲手杖,電視機應聲而開,李川的身影出現在清晰的全息畫面上,正在說:“……我要祝她生日快樂,還要祝她一輩子都幸??鞓贰卑Ⅶ鞝栮P掉電視,淡淡道:“全城人都知道你去找那個年輕人玩了,你還打算騙我?難道我臉上寫著‘好騙’這兩個字嗎?”
                      “奶奶……”阿芷心里又把李川罵了一遍,臉上卻露出討好的笑容,撒嬌道,“我只是無聊嘛,現在又停課了,您整天都在處理城里的事情,沒人陪我玩嘛?!?/font>
                      阿黛爾嘆了口氣,語氣松了些,道:“不是我要禁止你去玩耍,你跟其他人一起都還好,只是,那個叫李川的年輕人,能不接觸最好不接觸?!?/font>
                      “為什么???”阿芷上前拉住奶奶的手,邊搖邊問,“我覺得他很好啊,人很隨和,沒脾氣,也愿意陪我玩。他還能做很好吃的菜呢,我都想哪天請他到家里來給我們做頓飯吃……雖然他只有一只手,但一點都不可怕。為什么你們都要這么抵觸他呢?”
                      “你還太小,看不透這世道,更看不清人心。人心是這個世界上最復雜的東西?!卑Ⅶ鞝栭]上眼睛,輕輕道,“這幾十年來,我見過的人和事比你多多了,我曾經親眼看著這顆星球由繁華陷入落寞,看著城市的人一個個離開,早以為能看清人心??墒?,李川來這里兩年了,我一直在留意他,卻仍是看不透。他的手是怎么斷的,他為什么要來這里,他在意的事情,我一點兒不知道……他一直刻意在隱藏?!?/font>
                      阿芷似懂非懂地點點頭,道:“李川叔叔確實從不跟別人說他的來歷??墒?,您不能因為這個就說他是個壞人啊,我覺得他很好呢?!?/font>
                      阿黛爾睜開眼睛,輕輕摸著孫女的頭,嘆道:“可是我看見過他的眼神,有時候陰沉得嚇人……眼神是不能騙人的,那不是普通人的眼神。相信我,阿芷,只有見過了真正殺戮的人,才能有那樣的眼神?!?/font>
                      “哦,那是什么眼神?”阿芷張大眼睛,使勁瞪著奶奶,“是不是這樣的,奶奶?”
                      阿黛爾搖頭道:“你不會明白的,他的眼睛里住著一個惡魔,隨時會醒來?!边@幽幽的話語在房間里盤旋,在阿芷耳邊翻騰,和著屋外漸漸嗚咽的涼風,顯得森然可怖。
                      阿芷渾身一顫,她確實不明白奶奶的話,但她真真切切地感到了一絲寒意。
                      “那是他用血和火養成的惡魔,一直在壓抑,惡魔一旦被放出來,便可能會毀滅掉整個星球?!?/font>
                                                    29507
                      第二天早晨,李川背上行李出了門。
                      保羅哼哧著跟上來,李川蹲下身子,摸摸保羅的頭,說:“不,今天你就不用跟著我了?!?/font>
                      保羅抬起頭,疑惑地看著李川,它烏溜溜的眼睛里映出李川有些無奈的笑意。李川伸手向屋子指去,保羅頓時明白了,但是沒有動身,依舊看著李川。
                      “回去吧,今天很危險,你跟過去不方便?!崩畲托牡貏竦?。
                      保羅依舊紋絲不動。李川想了想,從旁邊折了一小根枝條,往屋子里扔去。保羅條件反射般躍起,追逐著樹枝,在樹枝落下的前一瞬間,保羅張嘴接住了它。保羅得意洋洋地轉過身,正要像往常一樣把樹枝銜回去,卻看到屋門已經關上了。
                      剛出泰坦城,空氣便炙熱了起來,盡管李川在浮空車上,但還是感到陽光在皮膚上留下的焦灼感。從離地面幾百米的高空遠遠望去,城外南邊一片荒涼,雜草萎蔫在沙地上,似乎被陽光榨干了每一絲水分。李川行駛了很久,出了荒原地界,浮空車里的氣溫很快便升高了,他掏出一瓶泰坦果漿,用牙咬開蓋子,灌了一口,這才感覺好了些。這果漿是泰坦果里分泌的漿汁,清香冰涼,每個果屋里都可以收集,李川知道這次出門會很熱,便帶了幾瓶。
                      中午的時候,泰坦城已經是他身后的一個小黑點了。他來到一處巨大的黑色平原,緩緩降下浮空車,落到地面上。這處平原呈三角形,一眼望不到邊,表面寸草不生——黑色表面吸收了大量熱量,沒有植物能受得了。
                      李川也有些難受,腳踩在黑沙上,如被炙烤。他抬眼望去,只見景象模糊,視線被升騰的熱氣給扭曲了,遠處延綿起伏的山脈也顯得模糊不清。這里名叫澤斯原,在恒若星球上很著名,但出名的原因不是它的荒蕪炙熱,而是蟄居在這里的兇猛巨獸——澤斯龍怪。在恒若星上,沒有人不知道這四個字。
                      李川一路向荒原中心走去,由于五個不同方位的太陽齊照,他的影子很淡,幾乎混進黑沙里。他走得很慢,四處觀察。因為高溫,澤斯龍怪并不在白天出沒,但他能夠在原野上找到一些龍怪留下的痕跡。很快,他發現一具鷲虎的尸體,胸腹間有個前后貫穿的傷口,顯然是龍怪的犄角造成的。鷲虎尸體里的水分蒸發干凈了,皮肉卻在,沒有被啃咬的痕跡。李川知道,澤斯龍怪生性兇殘,它們的殺戮并不全是為了覓食,不餓的時候,它們也會在夜色的掩護下,爬到澤斯原附近,攻擊不走運的野獸和未歸的人類。
                      李川在鷲虎身邊找到了一條淡淡的拖痕,順著望去,他看到了原野靠西邊的坡地,那應該就是目的地了。他回到浮空車上,沿著痕跡行駛。沒有一絲風掠過,整個澤斯原如同一個巨大的蒸籠,連空氣都被烤得焦脆,過了不多久,李川就滿臉是汗,便又喝了一口泰坦果漿。
                      兩個小時后,李川看到拖痕消失在一處土坡腳下的黑洞里。這個位置很巧妙,洞與坡成斜角,正好隔離開陽光,保持了里面的陰涼,李川望著黑黝黝的洞口,不禁佩服龍怪選擇巢穴的眼光。澤斯龍怪并不笨,事實上,在某些事情上,它們有著相當高的智商。
                      李川在洞口邊四處跺腳,找了塊比較穩固的區域,然后從包里取出工具,釘了個結實的鋼樁。他在樁上系上繩索,手拉著繩索走進了黑洞的斜道里。這斜道只是用來隔絕陽光的,并不長,李川的繩索拉直了不到十米,腳下的地勢就變得平整。此時視野里一片漆黑,空氣陰冷,李川剛從炎熱的地表下來,渾身不禁打了個寒戰。他屏住呼吸,仔細聆聽,洞里面沒有任何聲息。澤斯龍怪果然在白天陷入了沉睡。
                      李川放下心來,把背包打開,取出一把照明棒,向地洞深處走去,每走幾步便扭燃一根照明棒,放在地上。這地洞只有一條通道卻極不規則,彎曲陡峭,李川走起來甚是艱難。他把手放在兩壁上,摳下拳頭大小的泥塊,稍一用力便搓成沙粒,從指間漏出。
                      看來這地洞是龍怪用蠻力鉆出來的,結構很混亂,一旦有大動靜便會倒塌。李川皺皺眉頭,這是他沒有料到的。他想了一下,又走回去,在每個地上的照明棒附近放置了一根細細的金屬管,他小心地調整金屬管,讓它管口朝上,用土沙固定住。這些是激光噴射器,可遙控控制,原本是戰爭用品,在恒若星上極少,李川找了很久才找到。
                      如此邊走邊放置,等走到洞內深處時,已過了很久,李川抬腕看了一下時間,已經是臨近傍晚了。外面的太陽已經開始陸續下山,再過不久,整個澤斯原的龍怪便會全部蘇醒。他加快了步伐,他已經能聞到漸漸濃烈的腥臭,空氣也變得潮濕起來。
                      終于,當他的照明棒快要用完時,他聽到了一聲低沉的喘息。
                      阿芷在家悶了一上午,奶奶不在,連陪她說話的人都沒有。她實在忍不住了,偷出奶奶的浮空車,中午跑出去和她的同齡人一起玩耍,可那些男孩子非要玩聯盟大戰坎塔帝國的游戲,讓阿芷披上丑陋的外套,演坎塔人。隨后他們一擁而上,大聲喊叫,對著阿芷推推搡搡,有個調皮的還揪她的辮子。阿芷生氣了,一把撕了外套,離開了他們。
                      “哦,我們打敗了坎塔人,耶!”他們在后面大聲笑著。
                      阿芷更是生氣,一個人坐在浮空車上,在泰坦樹之間穿梭。等她從憤怒中回過神來時,愕然發現,自己竟然不自覺地來到了李川的果屋下。她愣了愣,想到昨晚她已經答應了奶奶,以后不來找李川,可是……
                      可是我答應奶奶的事情多著呢,違背一件算得了什么?
                      這樣想著,阿芷心情頓時愉快起來,她把車停在樹干旁,蹦蹦跳跳地在枝干上行走,走到李川屋子門口,大聲叫道:“李川叔叔,快開門快開門,我又來找你了!”
                      以往這種時候,里面總會傳來李川無奈的“你怎么又來了”的嘆息,然后屋門打開,李川那張像總也睡不醒的臉就會出現在她面前??涩F在,她叫了很多聲,里面都只傳來叮當的碰撞聲,沒有回應,門也不開。阿芷趴在門邊聽了一會兒,還是不明所以,便道:“叔叔你再不開門,我就進來了!我知道你的開門密碼!”
                      阿芷確實知曉密碼,她多次在李川身后看他按密碼開門,早將那些數字記熟。
                      還是沒人回應,阿芷嘿嘿一笑,在門上輸入了密碼。屋門剛一開啟,里面一個黑影就撲過來,奪門而出。阿芷嚇了一跳,仔細看去,只見那黑影在泰坦樹的枝葉間不住跳躍,借力下降,很快便消失在重重綠影中了。她醒悟過來,那是老黑狗保羅。
                      “它跑這么快干嘛?”阿芷摸摸腦袋,然后大聲叫著李川的名字,清脆的聲音在空蕩蕩的房間里回蕩,她才明白過來,李川不在。
                      那可就更無聊了。她苦惱地踢踢墻壁,正要離開,突然想起來一件事。她一下子跳了起來,興沖沖地跑進李川的衣柜旁,踮著腳把昨天那個箱子拿了下來。
                      箱子顯然已經被李川小心擦拭過了,木紋鮮明,色澤雅致,棱角被打磨過,摸起來很光滑。她有種做賊般的緊張感,朝身后看了看,確定李川沒有回來,便打開了箱子。里面有兩層,第一層放著一塊金黃色的鷹形徽章,手掌大小,鷹翅橫展,鷹爪緊扣著一柄黃金長劍?;照碌谋趁鎸懥诵┪淖?,但字體奇怪,四四方方,阿芷研究了很久,還是沒分辨出寫的是什么。她撓撓頭,把徽章放下,去揭第二層的蓋子,這蓋子合得有些緊,她很是費了點勁才揭開。
                      她愣住了。
                         里面是一件純白色的蕾絲鑲邊連衣裙。
                      李川心中一緊,險些讓背上的包滑下來。他放緩呼吸,把包穩住,這時候要是驚動了里面的龍怪,他可絕對跑不出去。
                      洞穴盡頭的喘息聲一起一落,很均勻,李川松了口氣,這表明龍怪還在沉睡。這時他已經不敢再用照明棒了,只是借著微光,小心翼翼地繼續向里走。腥臭味越來越濃,簡直像是毒氣,李川索性完全屏住呼吸。
                      他走到了巨獸的面前。從來沒有人敢離一頭活著的澤斯龍怪這么近,近到皮膚能感受到龍怪的呼吸,溫熱的、黏稠的以及令人毛骨悚然的呼吸。
                      好在它正在沉睡,不曾發現李川的靠近。
                      在幽暗的光線下,李川無法看清龍怪的全貌,他只看得到一顆巨大的頭顱,盡管這頭顱伏在地面上,卻比李川還高出不少。頭顱后面的身軀藏在黑暗里。李川倒吸了一口涼氣,暗道倒霉——看來碰到了一頭成年的澤斯龍怪。
                      龍怪頭顱上的三只眼睛全部閉上了,鋼刺般的硬毛卻依舊怒張,護住了它的頭部要害。頭顱上中部,一根尖銳的犄角伸出來,角尖在黑暗中泛著冷光。這便是澤斯原上的霸主,整個恒若星球上最可怕的生物。
                      李川定了定心神,緩慢地從包里取出一個由四根長管組成的炸彈。他從炸彈中掰開三根長管,深深呼吸,然后把僅余的一根小心放在龍怪頭顱旁。他原本的計劃是趁龍怪沉睡,放置炸彈,將它直接炸死。龍怪雖然兇猛,卻不可能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擋住光子炸彈的轟擊。但是這個地洞的構造太過糟糕,一旦威力大點的爆炸發生,必然會將整個洞震塌。他可以在遠處遙控引爆,卻沒有時間再挖出龍怪的尸體,取走它頭上的虺珠。
                      他便減少了爆炸量,只用了原來的四分之一。放置好光子引爆管后,他的那口氣快要用盡,便緩緩吐出。
                      龍怪擺動了一下腦袋,吭哧一聲。
                      李川全身一涼,血液似乎都要凝固,下意識地停止吐氣,一動不動。龍怪卻沒有睜開眼睛,不再動彈,很快,它又發出了綿長的呼吸聲??磥砟侵皇撬瘔糁袩o意識的動作。
                      李川把快要跳出胸膛的心臟穩定下來,一步一步,輕輕后退。這次很順利,龍怪依舊在睡,渾然沒察覺到枕邊已多了一顆要命的炸彈。
                      離龍怪較遠時,李川才開始邁出大步,他得趕緊回到洞口,然后引燃炸彈。這時,幾瓶果漿從沒關緊的背包里掉出來,金屬質地的瓶身相撞,發出“?!钡囊宦?。清脆的聲音在洞內回蕩。
                      李川立刻停下腳步,兩只耳朵幾乎要豎起來了。撞擊聲回蕩良久,而后消失,他壓住自己劇烈跳動的心臟,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聽覺上。沒有任何聲音,洞里寂靜得如同幽墳。
                      等了漫長的十秒鐘,他才放下耳朵,拍拍胸膛,長舒一口氣——
                      地洞深處突然傳來了震耳欲聾的咆哮聲!
                      澤斯龍怪已然蘇醒。李川知道現在猶豫不得,立刻按下了引爆器。下一秒,龍怪的咆哮就變成了慘嚎,那顆炸彈雖然不能讓它致命,卻能重創它。這更讓它憤怒,緊接著,李川聽到呼呼風聲,那是龍怪在向它沖來。
                      李川卻沒有逃走,他掏出一個遙控器,站在原地,目光死死盯著沖過來的黑影。
                      龍怪掠過一根照明棒時,李川猛地按下了按鈕,一道激光從地面上怒射而出,如虹貫日,準確擊中了龍怪的肚子。激光由高能量粒子束構成,破壞力驚人,卻也沒能一下子貫穿龍怪,只在它肚子上留下了一道傷口。大片的血潑灑下來,滲入地面,暗紅可怖。
                      龍怪昂首嚎叫,憤怒欲狂,不顧一切繼續向前沖。在下一個照明棒標記的地方,李川再次引發了激光束,龍怪的左腿被擊傷。
                      看著快速襲來的黑影,聞著浮動在空氣中的血腥,李川的眼睛漸漸紅了,如同被血澆灌的沼澤。他嘴角揚起,笑意卻寒冷若冰,隨著他的引發,埋伏好的激光束準確射出,擊中龍怪。
                      龍怪的步伐越來越慢,當靠近李川時,它打了個趔趄,撲倒在地。巨大的慣性讓它滑到了李川面前,幾乎是挨著李川的鼻子停下來。它看著李川,忽然猛吸一口氣,喉頭里竟有火光閃現。李川心道不妙,連忙向后臥倒,一股炎風幾乎是貼著他的背掠過,背上的衣服瞬間焦曲,皮膚也燙得不輕。
                      龍怪能吐火,這才是它們被命名為“龍”的原因。恒若星的老人們都知道,龍怪有兩肺,左右肺部能產生不同的氣體,兩者混合,經耐高溫的喉管噴出,便能產生灼熱火焰,焚燒一切。
                      龍怪一擊不成,再度吸氣,李川卻沒有給他機會。一根光子引爆管被李川掏出來,迅速扔進龍怪的嘴里,不待引爆,遇火便炸。龍怪的喉嚨被炸開,氣體從創口溢出,不再混合。
                      李川走近去瞧,只見龍怪連形狀也像遠古神話中的巨龍,渾身布滿骨刺,頭顱巨大,脖子長近五米,背上長了兩只漆黑的肉翅,只是在地洞里無法展開。它的三只眼睛全部睜開,惡毒地盯著李川。但是它身上的傷口不下三十來處,已沒有了再站起來的力氣。
                      李川不想浪費時間,掏出量子切割刀,去割龍怪頭上的犄角。這種刀切起鋼鐵來,如切豆腐,碰上龍怪的犄角,卻屢劈不進,李川只好來回鋸切,費了好大勁才鋸斷它。李川把左手伸進犄角的斷口處,在滿角的黏液中摸到了一顆珠子。
                      這便是虺珠,澤斯龍怪身上獨有的寶貝。李川把它裝進準備好的盒子里,然后拾起掉落的泰坦果漿,扭開瓶蓋,喝了一口。這一番對峙,雖然短暫,卻耗費了他大量精力,只覺口干舌燥。
                      龍怪突然抬起血淋淋的頭顱,看著李川。李川正仰頭喝著,感覺到龍怪的異動,便后退了一步。幾滴泰坦果漿灑了出來。
                      龍怪突然再度怒吼,眼睛里盡是瘋狂的血色,不顧滿身傷痕,它奮力一躍,朝李川撲去。李川側身一滾,驚險地避開龍怪的撲擊,然后迅速翻身,朝洞口處跑去。
                      他身后的龍怪長舌一伸,卷起地上的泰坦果漿,連著瓶子一起送到嘴里。龍怪嘶聲怒吼,仿佛受了刺激,聲音透著無法遏制的瘋狂。它受傷頗重,但癲狂之下,仍奮力向李川追去。
                      吼聲在地洞里回蕩不休,洞壁開始顫動,一塊土泥從洞頂脫落,砸到地上。李川心中一驚,看來這洞已經快撐不住了。他加快步伐,幾乎是在狂奔,全身血液都匯聚到兩腳上。
                      快到洞口了!只要爬出去,跳上浮空車,全速行駛,便能脫險了。
                      越來越多的土塊掉下來,龍吼不休,李川感受到一股溫熱黏稠的氣息噴到了自己背上。就在這時,轟然一聲,整個地洞開始塌陷,不但洞頂塌落,腳下的土地也向下陷。陷落的地洞下面是更加龐大的空間,一眼望去,深不見底,幽暗陰森。
                      李川兩腳蹬地,全力向前撲,同時伸出左手去抓那條繩索。但洞底在他跳的前一瞬間分崩離析,龍怪被大量泥沙裹挾著,掉到下方的幽**。李川蹬地的力道一偏,前撲的勢頭不足,沒抓到繩索,整個身子也往下墜去。
                      “完了?!彼祰@一聲。
                      他耳邊響起呼呼風聲。斜上方的洞口里隱隱露出斜陽余暉,可是,他再也不能爬出去看一眼了。
                      突然一條黑影閃電般撲來,是保羅,它嘴里叼著繩索,猛地向李川跳來。
                      李川精神一振,伸手挽住繩子。保羅松開繩子,在與李川錯身而過的一瞬間咬住了他的右袖,“刺啦”一聲,袖口被撕開,保羅的墜勢堪堪止住。
                      這下,李川吊在繩子上,保羅吊在李川的袖子上,下面是深不見底的洞穴。一人一狗竭力保持著這艱難的姿勢,“保羅……這可是你第四次救我了,看來我真不應該小看你……”李川喘息著笑道。
                      “嗚嗚……”保羅嘴里死命咬著衣袖,四肢亂擺,喉嚨里只發出含混不清的聲音。
                      李川低頭,正要安撫幾句,卻看見身下空曠的洞**,驀然亮起了無數團幽幽綠光,密密麻麻,仿佛繁星漫天。那是澤斯龍怪的眼睛。
                      這地底深處的洞穴,是龍巢!
                      李川倒吸一口涼氣,再無遲疑,單臂挽繩,肌肉隆起,拼命向上拉去。這并非易事,他拉一截就要挽一下繩子,情急之下,多年鍛煉的左臂力發揮到極致,身子嗖嗖地向上躥。很快,他碰到了洞口斜道,放開繩子,抱著保羅跑出去。
                      “吼!”無可計數的龍怪們反應過來,紛紛怒吼,一窩蜂地振翅而出,直撲李川。
                      身后群獸嘶吼,暗影如潮,火浪滔天,洶涌而來,李川不敢向后看,只賽跑似的奔向不遠處的浮空車。
                      “跳上去!”他大叫一聲,左臂彎里的保羅四腿用力,一下子跳上車子。同一秒,身后咫尺之距的一只龍怪張大了嘴,森牙怒張,猛地咬下。李川一咬牙,對著浮空車斜撲過去,但距離太遠,他全力一躍,也只有半個身子趴在車架上。來不及爬上去了,他直接伸手按下啟動鍵,速度拉到最大,浮空車一抖,猛然向斜上方沖去。
                      龍怪的巨嘴鏘然咬合,卻只咬下李川的一只鞋。
                      浮空車速度極快,很快便甩開了追來的龍怪們。出了澤斯原,李川才徹底放心,恍然發覺自己背上已經全是汗水。今天實在驚險異常,剛一脫險,他便感到口干舌燥,下意識地伸手去拿車上存放的泰坦果漿。剛摸到瓶子,李川突然想起剛才那頭垂死的龍怪發狂的情形。
                      他拿起裝有果漿的瓶子,瞇著眼睛,若有所思。


                    ©2011-2020 版權所有:中國數字科技館
                    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
                    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388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
                    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
                    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_一起射久久_久久在线视频_日日天天夜夜久久_日日扞夜夜燥国产